首页 > 武侠全集 上官鼎 金刀亭 正文

第二章 再世华佗
2021-05-06 14:49:10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旭日初升,天边霞采辉映,清晨凉风阵阵,田间村舍炊烟缓缓飘起,冲得高高的,久凝不散。
  杜天林从树下睁开双眼,林间百鸟晨啼,清脆已极,他慢慢走到小溪边,漱洗一番,四周景色宜人,静悄悄的远离尘世,说不尽的心旷神怡。
  他长吸一口气,忽然剑眉微皱,抚胸忖道:“那伤势仍然不见起色,我这一运气便胸痛如裂,如果放手对敌,只有束手待毙的份儿了。”
  想到此,心中大是不耐,他昨夜运玄功自疗,已觉全身脉道通畅,倦极昏昏睡去,想不到休息了一夜,那伤势竟不见功,他这玄功原是极其上乘内家调息之道,此举无功,痊愈之机更是渺茫。
  杜天林沉吟一会儿,一时间茫然无计,胡乱吃了些干粮,又吸气试试伤势,只觉半边胸口痛极都麻木了,当下心中不禁凄然忖道:“每过数个时辰,这伤痛便漫延几分,等到整个胸口都痛起来,那我的时辰便到了。”
  这时正当旭日清晨,林中小鸟纷纷飞翔而出,觅食填腹,杜天林瞧着那逍遥自在的飞鸟,心中竟是十分羡慕起来,他剥碎干粮,轻轻洒在草地之上,那些鸟儿都落下啄食,而且愈跃愈近他身旁,眼睁睁望着他那干粮袋,想是此地林木茂密,罕见人踪,是以鸟儿并不惧人。
  杜天林自怜的苦笑,笑容敛处,眼色露出落寞孤寂之色,忽然背后一声轻响,杜天林飞快回身,只见身后树上一对亮晶晶的眼珠子,迷惘不解地望着自己,目光中却是充满了友善,绝无半点恶意。
  杜天林暗暗失笑,轻轻地道:“你饿了,也下来混一顿吃吧。”
  伸手解开干粮袋,将干馍馍肉脯,风腊野味倾囊倒出,只见树枝轻轻一动,那枝上的小松鼠欢天喜地的跑前抢食,一边狼吞虎咽的大嚼,一边还不时的回头偷偷瞧瞧杜天林的动静。
  杜天林见那小松鼠一副作贼心虚的模样,心中不禁暗暗好笑,轻松一些,看着看着,忽然心中一个念头闪了上来,他喃喃自语道:“松子谷,松子谷便在附近,我何不去松子谷找叶神医去,如果神医也是束手无策,那我死了也较甘心些。”
  想到此,不觉大是振奋,他忽转念一想,暗暗叫苦忖道:“那叶神医脾气古怪,曾誓言不替武林江湖上人治疗,这事又不能强迫,不然医者不尽心力而为,也是枉然。我……我装成不会武功的人去混朦他不知能不能通过?”
  他虽知此事希望极小,但人在生死边沿,忽逢一丝生机,那是再也不肯放过的,当下站起身来,顺着小径找去。
  走了一个多时辰,却无法走出那林子,那林中小道分歧,绕来绕去,只见又回到原处,心中焦急之下,汗珠沁沁而出,靠在树上,正待凝神苦思,蓦然一声叱喝声传来:“姑娘,你讲理不讲。”
  另一个脆嫩的女声道:“你依我此事,小妹自然和你讲理,便是向你陪罪也成,否则……否则……”
  那叱喝的人道:“否则又怎样?”
  那女声道:“否则剑上见个真章。”
  杜天林轻步上前,拨开身前树枝密叶一看,只见不远之处一块平坦的草坪中,一男一女对立而站,那男的约在三旬左右,生得极为俊秀,白衫飘逸,便如临风玉树,那女的背着杜天林,虽不见她的面貌,但背景窈窕,娉婷动人,那容颜也定不会差到那里了。
  那俊秀的青年道:“我胜你一个稚龄女子,江湖上传闻出去又有何光采?你如再不知深浅,我便代你家大人教训你一顿。”
  他脸色一转变成极为严肃凶恶,似想要吓吓那女子。
  那女子道:“你自己又有多大了,真是不知羞耻,你以往行径当姑娘不知么,你乖乖依了姑娘,以后洗手不再作孽,姑娘放你一马。”
  那青年蓦的面泛杀气,冷冷地道:“你胡说八道,当真不要命啦!”
  那女子道:“三年前峨嵋山舍身崖前,去年华山回头坡上的事情,你难道便见忘了吗?”
  那青年陡然脸色暴变,颤声道:“你……你!你是谁?你……你!你怎么……怎么……”
  那女子接口道:“你想问我怎么知道是不是?如欲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自己想想看,你作了多少孽,如果我宣传出去,那些人家长都是大有来历之人,你还有命么?快说,你是依不依?”
  那俊秀男子心中一转,立刻改容笑道:“姑娘手下留情,小人这便……这便离开此地,离开此……”
  他说话未说全,杜天林只见寒光一闪,砰的一声那俊秀青年倒在地上,挣扎了两下,口中嘶嘶哑哑地道:“你……你……是谁?”
  那女子走上前去,她左手微微的一举,那青年气息急促地道:“原来你是……你是……”
  话未说完,已是气绝死去,那女子背对杜天林,是以他并未看清那女子掌中之物,但见那青年临死之际惊悸之貌,这女子定是大有来头的人了。
  那女子上前弯身从青年臂上拔起一枚暗器,拭擦一番,放入囊中,杜天林见那青年臂上中暗器到气绝身死,不过一刹那间,而中暗器部位又非要害,心中不禁凛然吃惊,暗自忖道:“好毒的见血封喉暗器。”
  那女子一回身,杜天林一看之下,心中猛吃一惊,身形不觉微微碰动树枝,那女子冷冷的叫道:“树后的小贼快滚出来,你当姑娘不知你鬼鬼祟祟在作怪么?再不出来,小心我在你胸前刺个血洞。”
  杜天林无奈,缓缓闪身而出,那女子道:“你跟这贼子是一党的么?你的朋友死了,你岂能独自苟活于世间?在姑娘看来,你还是和他一路到黄泉去,再作狐群狗党,岂不快活?”
  杜天林微笑不语,看着那女子,心中忖道:“这女子背影飘逸,真如洛水神仙,声清圆润,有如珠落玉盘,怎的脸孔长得如此之丑,岂不是老天故意捉弄人么?”
  思想之间,脸上不由得露出遗憾之色,那女子机警万分,心中想道:“这人死到临头了,还有心品评我容貌,当真是色胆包天,我便让他瞧瞧我的容貌,看看他会不会瞧得傻了。”
  大凡女子都是爱美,明明在敌人面前,如果别人惋惜自己容颜丑陋,那是最不服气之事,当下伸手一抹,杜天林只觉眼前一亮,眼睛不由得发直了,心中暗忖道:“原来这女子是戴了面具,这人之美,古人书中所言落雁羞花,并不为过。”
  那女子心中得意,她年纪极轻,脸上酒窝微现,对杜天林道:“你先动手吧,免得死不瞑目。”
  杜天林摇摇头道:“姑娘行事不问清红皂白,那算得什么侠义中人?”
  少女道:“我原非侠义中人,呸,你不动手,死了可别抱怨。”
  杜天林又道:“姑娘举手之间杀了此人也便罢了,一见小人又要杀害,姑娘行走江湖,武林中人不要一年半载,全被杀光了。”
  他虽是数说,但言中却隐隐有捧那少女之意,那少女聪明,如何听不出来,当下气消了不少,沉声道:“我要杀谁便杀谁,什么人也阻拦不住,你……你难道不是和这贼子一道的人?”
  杜天林并不答她所问之话,叹息不以为然道:“如果姑娘在笑语谈话之际,暴下毒手,那的确可杀不少人,手段也太毒了些。”
  少女见他话中带刺,不由勃然大怒道:“你是什么人,你凭什么资格来管我,我一伸手你早就没命了。”
  她连骂了几句,只见别人丝毫不动怒容,似乎在欣赏自己撒野使泼,当下更是震怒,喀嚓一声,长剑出手道:“姑娘问你是什么人?你听到么?”
  杜天林双手背立,仰首望着天际,只见碧空万里无云,他缓缓的道:“姑娘回告穿扬仙子,便说西方故人问侯!要她好生管教管教徒儿,别让武林中人笑话。”
  那少女气势汹汹挥剑道:“你答是不答?”
  杜天林一怔,声色俱厉地道:“你师父与我论交,你敢不听我的话?”
  那少女也是一怔道:“我师父,我师父是谁,怎么和你认识?”
  杜天林厉声道:“穿扬仙子是你师父,你连师父也不认了?”
  他连续几次厉声而言,那少女如何能忍这口气,嗤的一剑,直往杜天林眉心刺来。
  杜天林抬足轻轻闪过,心中不解忖道:“这姑娘发暗器手法,分明是穿扬仙子云三娘嫡传,怎的竟敢不认师父,武林中有人有胆撒下漫天大谎,却未有敢欺师灭祖,连师父都不认的混世魔王,这倒奇了。”
  那少女一剑落空,心中更怒,口中叫道:“你想充壳子唬人么?什么穿扬仙子,这外号一听便不是什么好人,你和他论交一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说话之间,一连数剑,剑剑都是上乘狠招,杜天林轻描淡写接了数招,只觉这少女年纪虽轻,却是剑法老到,精妙之极,心中更是称奇。
  那少女见连施绝招并未见效,不由又羞又急,剑式更紧了,杜天林心中急于就医,和少女过招,虽则不用内功也可裕如应付,但实在懒得和她纠缠,觑了一个空隙,身子一闪,已在数丈之外,只闻背后嗤声大起,杜天林反身双手乱抓,一连抓着七八付暗器,口中叫道:“留神。”
  扬手嗤嗤数声,一并排暗器整整齐齐钉在一棵合抱大树之上,扬长去了。
  那少女羞怒难当,仰首前视,哪有敌人的影子,一咬牙走到树前,只见自己几件暗器排成一朵梅花,那三枚毒针,正好作成花心之蕊,用力之巧,入木之深,真是连想都不敢多想。
  她是施暗器的大行家,却见敌人如此功力,那心中领受之深尤甚旁人,她站在树旁发了一阵呆,一件件的将暗器收起,放入囊中,顿足反身跃起,忽然想起一事,反身窜到那死去的年青人身旁,伸手将他所握一柄扇子取去,一拨机簧,只见漫天针雨,纷纷钉入树梁之中。
  少女默默想道:“如非我见他眼神不定,暴然出手,这漫天针雨也甚难应付。”
  当下只觉意兴阑珊,跃身而起,消失在重重林木之间。
  且说杜天林运内功发暗器,他前行了一阵,胸前伤痛加剧,胡乱又在林中走了半个时辰,忽见前面地势开朗,心中一喜,再往前行,只见又是密密松林,风吹之下,松针松子纷纷坠地。
  杜天林狂喜,加紧脚步,往松林中穿去,只见每棵松树都有一人合抱粗细,难得棵棵高短整齐,大小略同,想是当年前人同时植下,但每棵均得一样生长发育,那植树之人,林木之性是熟悉无比了。
  足足走了一个多时辰,松林尽间,前面一个小小院落,屋顶茅草泛光,远远看去,便若金顶一般。
  杜天林走上前去,轻轻叩了几下门,却是寂无人声,他又用力叩了几下,只闻门内一个苍劲的声音吟道:“清风为吾友,白云载我行,高卧日已迟,芒芒是红尘。”
  吟声一止,那木门呀然而开,走出一个六旬左右清癯老者来,看着杜天林道:“小哥有何贵干?”
  杜天林道:“小人得奇病,望叶老夫子赐我回春良药。”
  那老者呵呵一笑道:“好说,好说,老夫深居此处,亏你还找得到。”
  杜天林见那老者正是叶神医,又见他面容慈善,似乎乐于救人,心中下由想道:“江湖传言叶神医脾气古怪,甚难有缘就医,看来是传闻有误了。”
  当下信心大增,跟着叶神医走入屋中,只见屋内陈设朴素,却是书籍满?,药香扑鼻,那屋角炭火炉上正在煎药,袅袅冒着水气。
  叶神医道:“老夫替小哥把一手脉,看看是何徵候?”
  杜天林伸过手去,心中不禁砰然而跳,万一这神医发觉自己底细,不肯出手相救,只有死路一条。
  叶神医右手轻轻按在杜天林手脉上,杜天林偷观颜色,只见他双目闭垂,脸上并无不豫之色,不由微微放心,足足把了一盏茶时间,那叶神医忽然睁眼轻轻地道:“小哥子家里还有什么人?”
  杜天林忖道:“索性装个孤苦无依的娃儿,博他同情。”
  当下摇摇头道:“小人孤苦一身,既无父母兄弟,又无亲戚良朋,忽得此怪病,望老先生大发慈悲。”
  那叶神医目光愈来愈是柔声道:“小哥子,你心中有何牵挂之事,说与老夫知道可好?”
  杜天林是何等人物,听他的口气,早就察觉不善,自己只怕是死多生少,当下也想不出什么对答之辞,只好硬装到底,又摇头道:“小人一时之间也想不起,老先生您看病势……”
  他尚未说完,叶神医接口柔声道:“你歇歇,好好想想罢!”
  说完双手负在背后踱入内室,杜天林再也忍不住道:“叶神医,小人是无药可救了么?”
  叶神医点点头低声道:“看来是了!”
  他声音虽低,但听在杜天林耳中,却若焦雷轰顶,眼前金花四冒,这叶神医名垂天下,多年以来被人认为是医仙一类人物,成就已远追华佗扁鹊之辈,他这一句话,无异是宣判杜天林死刑,再无生机。
  杜天林为人极是深沉,他急痛之下,忽然想到别人传言这神医最是受激,当下强抑激动之色,淡淡地道:“世间的怪病繁多,人力总是有限,叶神医束手无策,小人只有认命了。”
  那叶神医忽然厉声道:“你激将也没有用,你害的什么病?你中了‘寒蚀功’的力道,你当能混赖过去么?你当老夫是好哄骗的么?”
  杜天林叹息道:“不管是病是伤,只要你叶神医无方,旁人可还有办法么?我的生机已尽,并不怪你老人家不肯相救,实是人力不逮,唉!命该如此,夫复何言?”
  他一再相激,那叶神医果然吃不住了,冲出内室道:“什么人力不逮,这‘寒蚀功’虽是厉害,老夫却也有救转之方,老夫手下,天下绝无疑难之症,你听清了。”
  他愈说愈怒,杜天林闻言反而大喜,待这位老先生发了阵脾气,杜天林诚挚地道:“小人求神医高抬回春贵手,此恩此德,永不敢忘。”
  那叶神医摇摇头道:“你是武林中人,老夫誓言不救。”
  杜天林还待恳求,那叶神医负手走出门槛,开启大门木栅,竟欲出门而去,杜天林蓦然挺身而起,身子一纵,窜到神医身旁,一掌按在神医胸后大穴,怒声道:“你救是不救。”
  叶神医忽然目泛奇光,一闪而逝,摇摇头道:“老夫不能在你身上破誓了。”
  杜天林大怒道:“医者有割股之心,你这狭技自私,算什么仁心神医,要死咱们一道死去。”
  叶神医缓缓回过头来,双目射出摄人光采,杜天林颓然放手,想到自己适才情急无赖,不禁大是惭愧,低声对神医道:“小人不愿死在神医之舍,以坏老先生之名,就此别过。”
  他心中虚弱无比,适才发急之下,自觉大大失了身份,这时又是愧然,又是沮丧,只觉全身都软,刚刚迈前走去,忽然身子一斜,绊住门槛,背上行囊倒掉在地上,束口一松,露出一把大刀来。
  杜天林无言束好行囊,抬头一看,只见那神医脸色惨变,他也无心多所理会,跨过门槛,才走了两步,只闻背后叶神医喝道:“你回来!”
  杜天林一怔,回首道:“老先生有何指教?”
  叶神医全身发抖,颤声道:“老夫救你!老夫救你!小哥快回来,小哥快回来。”
  杜天林被他这突变举动,弄得直如坠入五里雾中,但人恶死爱生乃是天性,当下依言走回叶神医身旁。
  叶神医长吸一口气,神色恢复正常,对杜天林道:“跟我到丹房静室来。”
  杜天林紧跟他身后,深怕他忽然之间又改变意图,两人走入内室丹房,叶神医命杜天林解开衣襟,卧倒室中素榻之上。
  那叶神医瞧了瞧杜天林胸前伤势,闭目苦思了半晌道:“你如早一个月来,老夫虽有救你之心,却无救你之力,罢,罢,罢!总算你命不该绝。”
  他说完走进另一房,杜天林坐起身来,瞧着自己胸前伤处,五指掌印墨黑,深深镌入肌肤之下,那漫延之势极大,已近心间。
  那叶神医在另室中耽搁了一会,手捧一个大瓦罐走出来,走近杜天林,伸手将瓦盖打开,杜天林一瞧,心中耸然发毛,原来里面竟是盛着五六条奇大水蛭,不住蠕动,偏偏又是火红颜色,令人更是呕心欲吐。
  叶神医道:“躺下!”
  缓缓伸入瓦罐,双指夹住一条火红水蛭,杜天林全身毛孔皆张,颤声道:“你……老先生要用……这水蛭来治伤?”
  叶神医怒道:“你小娃家知道什么,这是天地间至宝火蛭,不是水蛭。”
  杜天林心中虽是发毛,但目下之计也是别无他法,双眼一闭,倒在素榻之上,过了半晌,却不见叶神医动静,他心中紧张之下,再也忍耐不住问道:“这……这水……不对这火蛭用来干什么?”
  叶神医不耐地道:“用来干什么?用来吸你体内寒毒呀!你年纪轻轻的,怎的废话这么多?”
  杜天林只觉这神医语中愈来愈不客气,比起方才初见时和蔼之态大不相同,但想到人言叶神医昔年曾发恶誓,绝不救那武林中人,不知怎的他会回心转意?自己害他破誓,心中甚是惭愧,默默依言卧下。
  忽然只觉胸前一阵火烧,直似红热烙铁临身,当下全身痛得发颤,叶神医冷冷道:“你还逞什么强,耍什么英雄?这点痛都挺不住,告诉你不要乱动,再难过也替我乖乖躺着,不然火蛭受惊钻入体内,便是大罗神仙也救不得了。”
  杜天林闭目点头,那叶神医又连放数条火蛭在他胸前,每加一条,杜天林便是一阵烫,片刻功夫,只觉胸前便如在熊熊火炉上烧烤一般,实在难以忍受,但想到那玩意儿如果当真钻入体内不肯出来,真是不寒而栗,只得咬紧牙关,强自挺受。
  那叶神医耽了一会,心中喃喃自语道:“一个时辰后寒毒除尽,此人便得救,但我和那施掌之人又结下梁子,唉,江湖恩怨我早就深恶痛绝,偏偏这娃儿又是非救不可!真是背时。”
  他缓缓才走到前面客室焙制一味新药,突然一声女子尖叫,声音便在门外,却是一叫即寂,叶神医沉声对杜天林道:“你此时无论见何变故,便是你仇家来了,都不准移动半分,老夫自会应付,听到没有?”
  杜天林以目示允,他心中害怕,真连头都不敢点得重了,那叶神医快步开门,只见门前卧倒一个花容月貌的淡妆少女,全身一动不动,似乎已气绝死去。
  那叶神医生性最爱俊秀少年男女,遇上甜言蜜语的小女孩,更难免会给上大批好处,是以他自炼的强身延年的丹药,虽是日夜开炉赶制,却总是入不敷出,尤其是他那丹药中几味主药得来大非容易,但他天性如此,只要不是武林中人,他便如慈祥的祖父一般,为博小辈一乐,简直是不惜血本了。
  他名气之大,举国几乎传遍,他那炼制之丹药,对于练功练气之士也是大有补益,是以江湖上常有人着年青人来骗,叶神医每次上当,都是大发一阵脾气,但事后却又忘却,照样被骗不误。
  叶神医一瞧那地上少女,先自生了几分好感,低身抱她起来,只见那少女气息微弱,脸色苍白毫无血色,叶神医将她轻轻放在外室藤椅上,双指微一按脉,脸上忽然露出似笑非笑,高深莫测的神色。
  那少女昏绝未醒,看来已是奄奄一息,叶神医却慢条斯理地踱着方步,过了好半天,口中喃喃自语道:“这姑娘体内气脉不正,脉象大异,便是治好也是瘫痪不能行走,这样绮年玉貌姑娘,却曾得此大症,当真是天妒红颜了。”
  他说了一会又踱着方步,眼睛注意着那少女变化,又过了一会,叶神医自语道:“我用力打她两记耳刮子,如果她双脚脚趾还会微动,那便还有希望。”
  说着当真上前,呼的一掌,堪堪打到少女雪白颊上,忽见那少女双脚十趾齐动,叶神医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拍的一声,打了那少女一记耳光,声音虽是清脆,却是漫无力道。
  叶神医举掌又欲再打,只见那少女仍是双目紧闭,不见动静,一脸垂死可怜之象,叶神医这掌是再也打不下去了,心中暗自忖道:“怎么现在的少年男女,偏偏都有一张抵死不认的贼口,那屋里的一位适才至死不认自己是武林中人,这位宝贝姑娘更是胆大顽皮。”
  叶神医走前伸手在一个药罐内摸了片刻,忽然走近少女卧身之藤椅道:“这姑娘多半是中了风湿之毒,以毒攻毒,用此青竹丝毒蛇来咬吸,说不定会克住毒素,唉,这是急病乱投医之法,说不定只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他说着伸手凑近那少女颊边,脸上笑意更浓,蓦然那少女一声怪叫,身子一跃而起骂道:“亏你还号称天下第一神医,除了唬人之外,根本什么病也瞧不出,算什么大国手?”
  叶神医笑吟吟地道:“姑娘根本无病。”
  那少女脸一红,怒道:“原来你是吓我的,但刚才那又腥又冰放在我脸边的是什么东西?”
  叶神医道:“自是青竹丝毒虫了。”
  那少女脸有余悸,虽知这老头子在哄骗自己,但内心仍是发毛,骂道:“你是举国闻名的大国手,怎么养这些玩意儿?”
  叶神医道:“姑娘身体健康,怎么要到老夫寒舍装死来着?”
  少女见他对自己吼骂毫不卖帐,心中发怒,索性以小卖小,和他胡闹一通,想起适才被他打了一掌,又是气愤,又是羞愧难当。
  少女乱发脾气道:“你打姑娘一掌,如果不还姑娘一个交待,今日姑娘便不离开你这茅屋,死给你看。”
  叶神医道:“你留此自留,老夫也懒得来管你,若说要自尽,前面有深井,屋后有高梁,两者之中,听姑娘自便。”
  少女见耍赖不成,当下一转念,便道:“叶老先生,听说你医道前追古人,便是华佗重生,只怕也难能与您老人家并驾齐驱。”
  叶神医道:“你说了半天话,这句才像姑娘说的。”
  少女一吐舌道:“要想得你老人家一句赞赏,可也不容易。”
  叶神医笑笑不语,那少女心想总得想个办法多留此一时多好一点,当下灵机一转道:“小女子有几个问题请教,尚希老先生不吝下教,以启茅塞。”

相关热词搜索:金刀亭

下一篇:第三章 金蛇之帮
上一篇:
第一章 龙腾虎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