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上官鼎 金刀亭 正文

第三章 金蛇之帮
2021-05-06 14:54:24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轻风传来,杜天林缓缓地走在山坡上,他仰目望了望天空,蔚蓝色的天穹令人有昏然欲睡的感觉,杜天林走了几步,忽然一个轻微的声音使他机警地隐身在一片大石后。
  过了一会,只听见前面传来一声奇异的吼声。那吼声不像是人声,也不像是任何一种兽类的声音,听上去倒有几分像是幽灵的叹息。
  杜天林从石后面偷看过去,只见山路转角处正走来了一只奇形怪状的巨兽,那巨兽非牛非象,却有一只墨绿色的独角,身上的皮像是盔甲一样,更奇的是那巨兽上骑着一个人,那人穿着一身鲜红的布袍,白胖的颔下有几根稀疏的胡须,看上去有一种古怪的恐怖。
  杜天林暗中想道:“这个人好生奇怪,恐怕不是中原人士。”
  杜天林忍不住好奇心,便悄悄地跟了下来,只见那一条小径一直奔向下伸延下去,似乎是通到一个什么谷底去,杜天林暗忖道:“这个人不知到这里来干什么。”
  他跟了几丈路,忽然听到前面有人叫道:“朱大哥到了,朱大哥到了。”
  杜天林再打量了一下,立刻隐身到一片矮林之中,他偷偷从林叶孔隙中望出去,只见那谷底的大树荫下坐着三个人,其中一个满面虬髯的大汉正向那骑在怪兽上的白胖汉子打招呼。
  杜天林再看其他的两个人,只见左边的一个又瘦又黑,看上去倒有七分像个病夫,右边一个人却是个面貌清秀的书生,这三个人再加上那骑着怪兽的汉子放在一起,直令人有说不出的不调和。
  那骑在怪兽上的汉子拱了拱手道:“哥儿们,咱们可好久不见了!”
  那虬髯老汉站起身来道:“朱大哥,这几年来你可好?”
  怪兽背上的汉子道:“流浪在异域,有家归不得,说得上什么好?”
  那俊秀书生站起来道:“大哥你还是老样子,一点也没有变。”
  怪兽背上的汉子注视着那俊秀书生一会,叹道:“时间过得好快,幺弟,你怕也有三十出头了吧!”
  那俊秀书生道:“小弟今年已三十一了。”
  那胖汉子从怪兽背跨了下来,望着那又黑又瘦的汉子道:“三弟,你好像比当年还更不喜欢说话了。”
  那又黑又瘦的汉子嘴角微微动了一动,算是代表笑了一笑。
  那虬髯汉子道:“只差老四一人了。”
  那俊秀书生仰首望了望日色,道:“四哥会不会……”
  他话尚未说完,那虬髯汉子道:“不可能了,你想咱们五人中谁会忘得了今天之约?谁忘得了?”
  那书生道:“小弟不是说四哥会忘了,而是——”
  他停了停,继续道:“这些年来,咱们谁也没听说过四哥的消息……”
  那虬髯汉子道:“五弟,你不要胡思乱想。”
  到这时候,那又黑又瘦的汉子才第一次开口道:“五弟顾虑的有理——”
  虬髯汉子和那白胖汉子同时道:“三弟,你说什么?”
  那又黑又瘦的汉子道:“自咱们认识四弟以来,有约会他哪一次不是第一个到的?”
  虬髯汉子与那白胖汉子对望了一眼,然后道:“你是说四弟出了岔子?”
  那黑瘦汉子道:“只怕不可乐观。”
  杜天林躲在林中里听到他们的对话,心中暗道:“这几个人不知是什么来历,我索性看个究竟。”
  那大树荫下四个人都不再开口说话,静静地坐在树下等候。
  杜天林暗道:“我躲在这里距离太近,大是不妥,还是离远一些为妙——”
  他正要向后移动,忽然看见对面山腰上传来一声大喝之声,他连忙停下动作,向对面山腰望去——
  只见对面山腰上出现了五六条人影,看情形似乎是四五个人在追逐前面一人。
  谷底下那四人已发现了对面山腰的动静,虬髯汉子首先叫道:“五人追杀一人!”
  那俊秀书生道:“不是四哥吧?”
  瘦黑汉子道:“不是,四弟哪会带着剑子?”
  杜天林凝目望去,只见那对面山腰上六个人都是疾奔如飞,显然都是一等的身手,渐渐地奔得近了,只见当先一人竟是个年轻的道士。
  后面追赶的五人之中,有一个身着白袍的汉子特别显眼,他持长剑与那前面道士追得首尾相接。
  那底下虬髯汉子忽然咦了一声道:“那白衣汉子不是华山的叛徒沈洛飞么?”
  那俊秀书生惊道:“那么这五人莫非是金蛇帮的?”
  杜天林一听“金蛇帮”三字,不由一震,却听得底下那黑瘦汉子道:“二哥五弟多年不出江湖,可听说过吕长青这个名字?”
  那书生道:“武当的神风剑客?”
  那黑瘦汉子道:“不错,年仅弱冠就威震武林的杰出少年——就是他!”
  他指着对面山腰上那奔在最前面的道士。
  那白胖汉子点了点头道:“不错,他正是正宗的武当身法。”
  杜天林凝目望去,只见那年轻道士忽然一跃直落下来,落在山脚下的草坪上,后面五人也跟着跃了下来。
  这时对面六人与这边只隔着一道干涸了的河谷,只见那年轻道士全身都是血迹,有几处是由内渗出来的,显然他正受了剑伤。
  那年轻道士落到草坪上,忽然停身不再奔逃,他一停下身来,后面那五人也跟着立刻停下身来。
  年轻道士以手中长剑支在地上,冷冷地道:“各位从金鸡镇一直追杀贫道到此,十一个人只剩下了五人,贫道委实不愿再开杀戒,列位请便吧。”
  那身着白衣的汉子冷笑道:“吕长青,你死到临头了还要嘴硬么?”
  年轻道士冷冷地望了他一眼,环顾了其他四人一眼,然后一抖手中长剑道:“来吧!”
  于是,五支长剑如出洞之蛟骤然齐发,五道寒光在年轻道士头上交织成一片剑光,年轻道士忽然大喝一声,一道剑光从那一片剑网中激冲而出,凌空盘旋一匝,一连四声惨叫传出,五个对手倒下了四个,仅剩下的一个白衣汉子退到三丈之外——
  杜天林在丛林中忍不住暗叫一声:“好剑法!”
  只见那青年道士持剑指着那白衣汉子,朗声道:“放你回去报了信,别人怕你们金蛇帮,我吕长青可不怕,半年之内吕长青不会回武当,江湖上山不转路转,总还有碰头的机会,吕长青随时候教。”
  那白衣汉子哼了一声,如飞逃去,这边那虬髯汉子对那瘦黑汉子伸出大拇指赞道:“好一条汉子!”
  那青年道士吕长青转过身来,他一步步向着这边走了过来,走到那干涸的河谷边上,提气叫道:“这里面有哪一位是朱大先生?”
  大树下四人对望了一望,那白胖汉子道:“敝姓朱,草字良秋。”
  青年道士一听到“朱良秋”三个字,顿时脸上神色一震,他失声叫道:“人称万里飞虹的朱大先生?……”
  那白胖汉子拱手道:“道长见笑,那是多年前的事了——”
  青年道士道:“贫道武当吕长青——”
  他话声才了,人已如四两棉花落地一般到了河谷的这一边,他从怀中掏出一个染了血迹的布包,一面道:“贫道从山西来,带来一位熊施主的消息——”
  那俊秀书生低声叫道:“四哥的消息——”
  瘦黑汉子一伸手,阻止他说下去,那青年道长吕长青道:“熊施主嘱贫道把这布包交给朱大侠先生——”
  他说到这里,那虬髯汉子已忍不住道:“四弟——不,我是说那姓熊的怎么了……”
  吕长青打量了虬髯汉子一眼,然后道:“如果贫道猜得不错,施主可是尊姓姜?”
  虬髯汉子道:“不敢,在下姜令。”
  吕长青望了那瘦汉子与那俊秀书生一眼,然后重新施礼道:“贫道何幸得见昔年叱咤武林的秦岭五侠——这两位想来必是‘青面神拳’马三侠与‘无风剑’何五侠了。”
  那白胖汉子道:“道长与熊四弟是——”
  吕长青道:“贫道根本不认识熊四侠,只是偶尔碰上,他临终托贫道……”
  他话尚未说完,那四人同时跳了起来,齐声喝道:“道长你说他什么?”
  吕长青低声道:“熊四侠在山西大同,遭人围堵,已经过世了。”
  那虬髯汉子一把抓住吕长青的袖子,双目圆睁,大声喝道:“道长你说的可是真的?”
  吕长青道:“是贫道亲手收殓了熊四侠遗体。”
  虬髯汉子姜令颤声道:“是什么人杀了他?……”
  他一面说着,一面虎目流下泪来,那朱良秋喝道:“二弟,你先放开道长——”
  虬髯汉子放开了手,吕长青道:“当时贫道并不知道他就是大名鼎鼎的熊霜,他临死之时求贫道将此物送到这里交给一位朱大先生,没有想到竟是……”
  朱良秋插嘴道:“方才那金蛇帮?……”
  吕长青沉声道:“贫道葬殓四侠,从离开大同起,一十七个金蛇帮的就追拦贫道一路至此,他们要的就是贫道怀中此物,贫道被迫连开杀戒,一路至此正好杀了一十六人!”
  他说着把那布包交到朱良秋的手中,朱良秋缓缓把那布包打开来,双手竟是颤抖不止。
  那布包裹得极是紧密,一连打开三层,才露出一个皮纸的信封来,信封口上有火漆般封住。
  除了吕长青,其他的三人也都强抑悲愤凑近来看,朱良秋将那信封一打开,抽出一张地图来,四人只瞥了一眼,立刻脸色大变,他们一齐望了吕长青一眼,相互对望了一眼,然后忽然一齐向吕长青跪拜下去。
  吕长青大吃一惊,连忙闪身让开,朱良秋道:“道长与熊四弟素昧平生,浴血死战将此物送来,道长义薄云天,请受咱们兄弟一拜——”
  吕长青急叫道:“朱大侠快起来,秦岭五侠叱咤武林之时,贫道还是个髻发小童,这如何担当得起!”
  朱良秋跪地不起,叩首道:“秦岭兄弟五人一生行事乖张,不明大义,咱们只知道好汉子恩怨分明,点水之恩涌泉以报,道长此恩没齿难报——”
  吕长青一把扶起朱良秋道:“贫道虽是一个出家人,平生最敬的便是忠义好汉,朱大侠你再说此话便是看不起贫道了。”
  朱良秋挥手叫其他三人也站了起来,大声道:“道长快人快语,倒显得咱们兄弟世俗作态了,从今天起,只要道长有用得着咱们兄弟的地方,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吕长青道:“熊四侠死前虽未言明,但从这情形看来,多半是死于金蛇帮之手,金蛇帮高手如云,声势如日中天,各位务请谨慎小心。”
  朱良秋道:“多谢关注,金蛇帮便是再加一倍,咱们这四条命是与他拼定了。”
  吕长青道:“贫道另有要事,恐怕要先告退了。”
  朱良秋深深地望了吕长青一眼,然后道:“道长年方弱冠,剑道已臻天下一流,假以十年,必是武林领袖人物,道长多自珍重。”
  吕长青深深行了一礼,面向四人略一挥手,忽然如天马行空般跨过河谷,如飞而去。
  过了好半晌,那瘦黑汉子才沉声道:“十年内武当一脉又要发扬光大了。”
  朱良秋缓缓把信封中那张地图又抽了出来,他望着那一层又一层的包布,忽然滴下两行清泪,低声道:“四弟终于得到了它,四弟终得到了它……”
  那俊秀书生道:“四哥如知这布包终于传到咱们手中,死也可以瞑目了。”
  四人默默地看着那张地图,也不知过了多久,朱良秋道:“咱们走——”
  虬髯汉子姜令道:“到哪里去?”
  朱良秋道:“先到这图上的地方去,再——”
  说到这里他停了一停,然后截铁斩钉地道:“办完了大事,四弟的仇能不报么?”
  他说完当先跃过那河谷,其他三人也跟过河谷,朱良秋一声口啸,而那只非牛非象的怪兽也跟了过去。
  躲在丛林中的杜天林,目睹了这一切的事故,这时他的脸上流露出一种复杂无比的奇怪表情,他喃喃地自我盘算道:“想不到一时的好奇,竟让我跟出这么一大条线索来,我是应该跟下去呢,还是先去办我的事?”
  他考虑了一会,然后决定道:“还是先跟他们一程再作道理。”
  他正要起身,忽然一个轻微已极的声音响了一下,他立刻转过头去,果然看见五丈之外立着一个人,令他吃惊的是那人竟也在同一时间里发现了他的藏身——
  那人低喝道:“什么人?”
  杜天林暗想躲无可躲,使索性站了起来。
  那人再度低喝道:“你是谁?”
  杜天林趁机看清楚了那人,只见那人身穿黄衫,面上却蒙着一块白巾。
  那人见杜天林不答,更是动了疑心,向前走了几步,忽然停下身来,用一种温和口吻问道:“方才这谷底下可是有人?”
  杜天林心想这人多半是方才来到的,根本没有看到一切,那人见杜天林仍是不答,不由怒道:“你是哑巴么?”
  杜天林心中暗暗好笑,忽然兴起一个顽皮的念头,便伸手指着嘴巴,哑哑的叫了两声。
  那人怔了一怔道:“方才你有没有看见谷底下有人?”
  杜天林摇了摇头,那人哼了一声,便向那条杂草丛生的小径走去,他一走到小径边,立刻发现那怪兽巨大的足印——
  他立刻回头过来,杜天林正在看他,他忽然一长身形对准杜天林当头一掌劈来——
  杜天林直等那人掌正临头,才装着脚下一绊,摔了一跤,却正好极其巧妙地闪过了那人的一掌。
  那人怔了一怔,忽然冷笑道:“你还想装么?”
  只见他左掌一带,疾如闪电地向杜天林胸前点到,杜天林傻愣愣地瞪着他,直到那人内力突发的刹那之间,杜天林才毛手毛脚地倒退几步,脚底下一绊,又跌了一跤,而且让出半丈之远,然而却又是巧妙地避过了那人的一招。
  那人蒙巾上的双目中射出惊奇之色,他忽然飞身而上,一连向杜天林发出三招,杜天林避过了两招,第三招却是不得不还手了,他猛一出招,两人在电光火石间换了五式,易地对立。
  杜天林的心狂跳起来,只从这一招之中,他感觉出这蒙面人竟是一代宗师的功力了,这人是谁?这人是谁?他急切地暗问着自己,同时把全身功力丝毫不敢隐藏地聚到双掌之上。
  他却不知道那蒙面人惊骇的程度比他犹有过之,那人双目中露出骇然的光芒,沉着嗓声,一字一字地道:“你——是——谁?”
  杜天林依然不答,他心想:“索性让你认为我是个哑巴。”
  那人一步步走近过来,双目逼视着杜天林,再次问道:“你究竟是谁?”
  杜天林也正在心中问着同样的问题,他暗道:“我真想一把扯开你的蒙巾看一看。”
  那人在距杜天林五步之遥处停下身来,两人都没有立刻动手的意思,因为两人都从方才那一个照面中发现对方深不可测,若是贸然动手,即使再厉害的招式,互相都知道必然仍是各自半试半隐,碰不出个所以然来。
  那蒙面人在想,凭着刚才互换一招的经验,如何在一招之中逼出杜天林的底细来,杜天林却在想,如何在一招之中扯下他那块蒙面的白巾。
  于是两人对立着,缓缓地移动着位置,忽然,杜天林一掌直拍而出——
  那人几乎也在同时里双掌一错,对着杜天林胸前攻来,只听两人的掌风中都发出一声刺耳的怪啸,然后是一片模糊的掌影,轰然一震,两人的单掌互相硬碰一记,另一掌却在疾分的刹那间如闪电般对拆了十招——
  杜天林被震得倒退了半丈,他的手中多了一条白绸的蒙巾,那人也退了半丈,却在疾退的同一刹那转过身,然后一跃而出,如飞而去。
  杜天林虽然抓下了他的蒙巾,却依然没有看见那人的庐山真面目,他望着那人以令人不可置信的速度如飞而逝,低头看了看手中的白巾,心中依然是那个问号:“这人是谁?”
  他把那一方白绸巾收入怀中,略为考虑了一下,然后匆匆地跃下山坡,跨越河谷,向方才那秦岭四侠去的方向走去。
  杜天林跃上了对面的山腰,忖道:方才他们四人大约是往那边的山路绕过这座山的。
  他打量了一下地势,便沿在山路走了过去,果然不远处,便发现了地上的巨兽的脚印。
  杜天林暗笑道:“这个朱老大也是个宝贝,带那么一条怪物在江湖上混,每个脚印都成了指路讯号。”
  他跟着那巨兽的脚印向前走去,但是走到前面一个转弯处,地上忽然失去了巨兽的脚印。
  杜天林吃了一惊,连忙四下查看了一番,这一查看,更叫杜天林不得其解了,那足印在转弯处的那边一路绵绵不绝,但是一转到这边来,却是一个也找不到了。
  杜天林暗道:“难道那四人抬着那巨兽跑了?”
  他想了一想,仍是不得其解,四周也没有任何可疑的迹象,他暗想道:“反正只有这一条可走,我一直走下去便得了。”
  于是他又继续向前走去,那山路弯弯曲曲,一会儿上坡,一会儿下坡,杜天林暗自估计,再有几里路程,便可走出这座山了。
  就在这时,杜天林忽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大哥,你瞧这鸟儿死得好可怜呵。”
  另一个熟悉的声音道:“二妹,不要碰——”
  杜天林暗道:“又碰上这两人。”
  他打算躲在一块石后,但是忽然之间他的目光被另一件东西吸引住——

相关热词搜索:金刀亭

下一篇:第四章 中宗剑会
上一篇:
第二章 再世华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