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上官鼎 金刀亭 正文

第十四章 欲语还休
2021-05-06 15:08:16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狭窄的官道蜿蜒在山区之中,沿着起伏的山陵,道路两边是黄土地质,山麓边黄土经流水侵蚀,沟谷纵横,连亘起伏。
  祁连山巨大的石峰仿佛高耸得直入云天,峰顶在云海之中若隐若现,皑皑积雪在偶而露出云层的阳光照射之下,发出灿烂的光彩,在这西疆高原上,大地似乎长年笼罩在冷清的空气之中。
  杜天林怀着异样的心情,在官道上行走着,这几日的变化委实太过复杂了,复杂得已近乎神奇化。
  他几乎不愿去回想这一切是如何开始的,只是觉得心情上有异样的沉重感觉。
  杜天林一边行走,一边四处观望,这时官道之上来往行人络绎不绝,忽然一阵清脆的马蹄声传入耳中。
  那马行走甚为快速,一转眼间已到了身后不远之处,杜天林心中暗道:“天色尚早,怎会有人赶路行走?”
  心中思念,不由偏过头来看了一眼,只见那马正好掠过身侧,杜天林看清马上坐着的骑士年纪甚青,不过十八九岁模样,一身白色衣袍,面上风尘仆仆,分明已赶了不少路途了。
  那马上骑士正好也侧过头来,注视着杜天林,两人目光对个正着,杜天林心中暗暗忖道:“这人似乎心事重重。”
  只觉那人双目之中似乎流露出一种深沉而不能开阔的神色,他望了杜天林一眼,却似乎有些惊诧,马匹驰过去了,侧过的头尚未转回。
  杜天林心中想了一想,觉得那人自己的确未曾见过,便未放在心上,继续行走。
  走到傍晚时分,来到一个镇集,杜天林停足望了望天色,决定在镇中停留一夜,明日再行赶路。
  他摸摸怀中银两,尚不算短缺,打算干脆买一匹好马代步,一路到中原也好省下不少足力。
  心念一定,便进入镇集之中。此际已是万家灯火的时候,过路客旅多半留下,是以镇集之中登时热闹起来,许多客栈食堂的店伙均站在门外道旁招徕饭客,杜天林找了一家较大的客栈,才一驻足,已有店伙迎到面前。
  杜天林订下一间房屋,微微憩息,便走入大厅之中,准备吃顿晚餐。
  才一走入大厅,突然只觉有两道目光射了过来,侧目一望,却正是方才在官道上赶路而去的那个少年。
  杜天林心中微微一动,目光缓缓注视着对方,那少年看见他的目光转了过来,将双目移开,不过杜天林似从他目神之中发现了一丝惊讶之色。
  杜天林暗自皱眉忖道:“这人两度对我留意,而且每次目光之中均露出惊讶之色,难道他与我有什么牵连不成?”
  他找了一处坐席,心中不断思索,直到一顿饭已将吃完,仍然想不出什么结果。
  他不由暗暗一笑忖道:“我何必如此思虑重重,说不定那少年只是好奇心重,故而对我多注意了一二眼而已。”
  正想到这里,突然一阵马蹄之声急急由店门之外传来,听那蹄声,来人少说也有三四个,加以策马狂奔,蹄声震得地面都有些摇动。
  杜天林忍不住侧转头来向店门之外看去,只见一共来了四人,马匹到了店门口,倏地一齐停住,四人一起翻身下马,呼地一声推开半掩的木门,大踏步走进大厅之中。
  杜天林只见那四人全是一身劲装打扮,一望即知是武林中人,四人面上神色冷漠,才踏入大厅,八道目光四下掠扫,像是在找寻什么似的。
  这四人态度相当自大,厅中人有一大半已抬头注意了,但他们的目光一接触四人便立刻低下头去,口中低低地商议。
  杜天林瞧在眼内,心中暗暗忖道:“这四人不知是何来路,瞧四人目神之中,均隐含精光而不露,分明都是内家高手,难道这小镇中有什么事发生么?”
  正思索之间,突然发现那四人的目光一停,一齐注视在大厅角落地方。
  杜天林心中微微一怔,那角落处正坐着那个与自己两度碰面的少年,杜天林缓缓侧目一望,只见那少年低着头根本没有注意那四人,但却在口角边泛出一丝冷冷的笑容。
  杜天林暗暗忖道:“原来这四人是找上他了。”
  心念一转,一种好奇心慢慢泛起,他想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那四人望了一会,缓缓走到右方一张圆桌坐下,四人均是一言不发,叫了酒菜,闷闷地吃喝。
  约摸过了有一盏茶的功夫,那少年缓缓站起身来向内厅房屋行去,杜天林隔了片刻,也自起身而回,到了房中,心中暗道:“看来今夜说不定有热闹发生。”
  想到要否管这桩闲事,心中却是无可无不可地难以决定,想了一会,坐在床沿练了一会真气,运行四肢百骸,只觉神清智灵,脑海之中一片空明,忽然听见一声微微地冷笑之声传来。
  杜天林心中暗暗吃了一惊,那冷笑之声清晰地传入耳中,分辨一下,竟就在自己的窗槛之下。
  杜天林缓缓提了一口真气,整个身形平平浮起来,无声无息之间移到窗槛附近。
  窗架上糊了皮纸,杜天林目光只能看个隐约,一个人影缓缓经过窗槛走开。
  杜天林心中微微一怔,也不知这人是路过自己房间,或是有意发出冷笑,但此时那人既然已经走开,自己就是找寻也无从下手。
  于是他又缓缓走回床沿,心中忖道:“不知方才那冷笑之声是谁所发,其实我并未露出丝毫破绽,就算两方面有什么大事也不会想到我身上来,但方才那冷笑之声分明像是对我所发,这便不得其解了。”
  思索了一会,仍是没有结果,只觉心中有些气闷,索性出外看看。
  心念既定,立刻轻轻翻出窗外,将窗槛掩好,这时夜色甚浓,天空星辰稀稀散布,地面上光度尚算不暗。
  杜天林立在屋檐底下,借着屋檐的阴影将自己身形隐住,运足目力四下观看。
  他不知那四人到底住在那一边屋中,是以不愿露出形迹,只是等候不已,同时一边让夜风吹拂脸孔,藉以舒松精神。
  他一个人静静地站着约有一顿饭的功夫了,淡淡的星光映照之下,客栈之中屋脊连接,好大一片绝无人踪动静,看来今夜根本没事发生,正在此时,忽然西边房上闪过一条人影。
  杜天林心中一惊,暗暗忖道:“果然要开始了——”
  这时他立身之处地形甚佳,屋檐正巧背光,身形完全在黑影之中,是以他得以从容运足目力,仔细观看。
  只见那人影一闪而落,在屋脊之上斜斜弯着腰,杜天林只见那人一身白衣,便知正是那两度碰面的少年,倒是他先有所行动。
  杜天林心中暗忖道:“这人夜间行动,仍是一身白衣,看来经验尚且不如我呢!”
  心中思想,双目却紧紧地注视着对方,只见那少年略一停留,身形再起,一直便向西边最后两间房屋而去。
  他来到那两间房屋房顶之上,似乎沉吟了一会,忽然低俯下身去。
  杜天林这时视线正好被斜飞的屋角所遮,那少年俯下身去,杜天林便无法看见,于是他小心翼翼地移动身形,轻轻一翻,双足搭在窗架上微微一点,人已上了屋脊。
  他缓缓直起身形,正好瞧见那白衣少年的背影,弯俯身形,远远望去也不知他在做什么。
  杜天林静静地蹲在屋脊之上,想看看那白衣少年俯下身子究竟在干什么。
  又过了一会,忽然那白衣少年整个人俯卧在屋脊之上,紧紧地贴着瓦片。
  杜天林忽然感觉这白衣少年有些神秘,忍不住心中好奇之念更炽。
  他考虑了片刻,忍不住身形微微扬起,向那西边的屋脊移动。
  他一边移动,一边仍旧注视着那白衣少年,却见他始终俯卧在屋瓦之上。
  距离逐渐接近,杜天林突然兴起一丝紧张的感觉。他自己也不知为了什么原因,不知不觉间吸满了真气贯注全身,蓦然他似乎听见前方传来一丝声响。
  杜天林心中一惊,猛可一侧身形,断定那声响发自左前方。若是那声响乃是再有人上得屋顶,则自己若是再向前进或后退,都难免要被人发现。
  他心念一转,身形突然一俯,也学那白衣少年人模样,整个身子贴俯在瓦面之上。
  他这一俯卧,藉着屋脊的斜度,的确不容易为人所发觉,这时心念一动,暗暗思忖道:“难不成那白衣少年也是察觉有什么异动才俯卧在屋脊之上?”
  刹时他感到这屋脊瓦面之上,几乎处处均有敌踪出现的可能,心中不禁泛起一丝紧张的感觉,双目不断四下移动。
  那轻轻之声再响,果然是一个人翻上屋脊,杜天林屏住呼息,望着那仅仅距自己不到两丈的背影,好像正是那四人中之一。
  杜天林仍然保持静卧的姿态,心中想道:“这人现在一定发现那白衣少年了,他位于白衣少年之后,白衣少年对他可能难以察觉,我倒要看看这人发现白衣少年之后有何动静……”
  他心中思索,却不见那人移动分毫。又等了一刻,那人仍是静立不动,杜天林忍不住微微仰起头来斜看过去,只见那人左右摆首似乎在寻找什么一般。
  杜天林怔了一怔,不知这人在做什么,突然那人身形一起,轻轻地跳下屋脊而去。
  杜天林这下子可真被弄糊涂了,那白衣少年好端端地俯在前方,这人既已瞧见,却怎地又跳下屋去?
  他为人原本谨慎,沉着气再等候片刻,这才仰起身来一看,只见前方黑忽忽地一片,哪里还有方才俯卧着的白衣人影子?”
  杜天林怔了一怔,忖道:“难道那白衣人就在我俯下身来,那人尚未上屋顶的这一个空段之中走得不见踪影不成?”
  想了一会,只觉今夜所遭遇之事似乎有些鬼鬼祟祟,也不知究竟为了什么,可笑自己花了半天功夫,什么也没有瞧着。
  过了一会,四周仍无人踪,想来两人均已回房,自己也轻轻下了屋脊回到屋中。
  次日清晨,杜天林起床后走入大厅,只见那白衣少年早已在大厅之中,正在与掌柜的说话。
  杜天林默默地坐了下来,那少年与掌柜说完话,便匆匆地走向大门,跃上马匹急驶而去。
  杜天林原本打算清晨便开始赶路,于是仍照心中计划,买得一匹骏马,也上路向中原而行。
  他心中仍为昨夜的事略有牵挂,加之买得新马,自然驰行较为迅速,驰了好一会,才勒韁收住马势。
  这时朝日初升,晨风拂身,看来又是一个好天气。
  蓦然之间,身后一阵急迫的马蹄声直追而来,杜天林忙将马匹带至路侧,只听呼呼二声,身后有两匹马狂奔而过,速度之快,在官道上行驰委实令人难以置信。
  杜天林一瞥马上骑士,果然便是昨日那四人中之二,心想还有两个大约随后便到,想着回过头来,却见身后一目望去,好远均无马匹踪迹。
  杜天林微微一怔,但也不暇多思,心想那两个大汉狂奔而去,看来一定是追赶走在前头的少年了。
  杜天林有一个感觉,事情即将要到摊牌的地步了。他忍不住也加快坐下马匹,沿着官道一直追赶下去。
  约莫过了一顿饭功夫,官道沿着山势急弯,杜天林略一放慢马势,只听前面传来一声马嘶之声,杜天林眺目一望,果然前面不远处有三匹马停在路旁。
  那马匹四周静悄悄的,并无人迹,不知那三人一齐到什么地方去了。
  杜天林来到当前,只见那三匹马均系在树枝上,左边是山壁,右边是一片草丛,杜天林略一估计,那三人八成是向右前方去了。
  他考虑了一会,缓缓跨下马匹,也向右边草丛之中行去,一面留神倾听。
  走了一会,果然一阵晨风拂面而来,隐隐夹着一个粗粗的声音道:“……无冤无仇……你居然……”
  杜天林听不真切,连忙加快足步,循声而去。
  突然他瞥见一个白色的背影,赶快停下身来,低身藏在一块岩石之后,这时他发觉已距那白衣少年很近了,好在对方三人正忙着对话,似乎并没有发现自己潜入这等接近距离。
  他隐藏好身形,立刻倾神细听,这时那两个壮汉面对着自己,左首一人面上怒容甚浓,粗声道:“咱们看在他老人家金面,一再容忍,但今日你所作所为,也未免太过份了一些,你向咱们如何交待吧!”
  那白衣少年没有回答,杜天林暗暗道:“原来他们果有牵连。”
  那两人等了一会,仍不见少年开口相答,那右首一人面上神色木然,一言不发,倏然呼地摊开右手。
  那白衣少年似乎心存顾忌,不由自主倒退了一步。
  那右首大汉仍是不言,双目盯着少年,目光之中流露出一种狂悍的神情来。
  那白衣少年见他不语,忍不住道:“你要做什么?”
  那右首的汉子依然不言,不过双目之中突然流露出凄凄惨惨的神情,杜天林看得清清楚楚,心中不由大大生疑。
  那右首一人低低叫了一声:“大哥,咱们——”
  他话声未完,那“大哥”陡然重重哼了一声,沉声道:“咱们与你见面不过三数次而已,既无往冤,又无近仇,你竟下此毒手,今日我便不信他老人家护短到这种程度。这件事你自己说吧,就是今日咱们打死了你,天下人也不会说咱们如何。”
  那白衣少年忽然尖声冷笑道:“废话便少说些如何?”
  那左首一人陡地勃然大怒,一步抢上前去,大吼一声道:“你……”
  右手一人冷冷一摇手道:“三弟——”
  他阻止同伴,缓步跨上前去,到了那白衣少年身前不及五步之处停了下来,陡然大吼一声:“拿来!”
  这一声乃是贯注真力所发,直震得周遭嗡地一响,那白衣少年吃了一惊,又自后退一步,怒道:“什么?”
  那汉子冷笑一声道:“你将那包袱交过来,也省得多费手脚!”
  那白衣少年冷笑道:“我道是什么,原来是为了这包东西,喂,你有本事便来拿吧!”
  那汉子面上神色木然,看不出他内心究欲如何,他侧过脸对同伴道:“二弟,你将那柄剑撤出来。”
  那左手一人似乎怔了一怔,不明白他这句话是什么用意,但仍然依言反手撤出长剑。
  右手汉子伸手接过长剑,呼地虚空一劈当胸而立,低首看了剑身一眼,微带感慨的叹道:“这柄长剑是他老人家所赠,见剑如见其人,只是今日事已至此,交情也到此为止,这柄长剑你拿去吧!”
  说完呼地将长剑掷在白衣少年足前,白衣少年右足一勾,长剑飞在空中,伸手操住剑柄,嘴中冷笑不止,沉声说道:“如此最好,我也不稀罕那门子关系。”
  那汉子对于他的讥讽宛若不闻,双目中射出深沉的光芒,沉声说道:“你那包袱仍然不交出来么?”
  白衣少年点了点头,冷笑道:“正是如此。”
  那汉子嗯了一声道:“其实就算你交出包袱,恐怕今日仍不能放过你。咱们四人义结金兰,情同手足,你一夜之内,下毒手杀害二弟四弟,这笔血债是非找你偿还不可的了!”
  他虽尽量使语气平静,但说到后来,忍不住语调颤抖,双目之中隐现泪光。
  杜天林大吃一惊忖道:“原来四人之中只来了两人,其余两人已遭了这少年毒手,不好,这少年是昨夜俯在屋瓦上用什么神秘方法下手的,瞧不出这少年年纪轻轻,手段竟如此毒辣,难怪这两个汉子要找他拼命了。”
  他又转念忖道:“这两个汉子举手投足之间凝重轻灵兼而有之,看来都有极高的造诣,这白衣少年不知是何来路,两人口中所称的‘他老人家’大约是白衣少年的什么长辈……”
  思索之中,只见那白衣少年冷笑道:“老实说,我的时间甚为紧凑,你们若有什么打算,不妨直接说出来,我在此相候便是。”
  那右首的汉子仰天吁了一口气,右掌一抬,沉声说道:“既是如此,咱们也没有话说——”
  他话声犹自未落,突见那白衣少年身形一斜,呼地一剑分心刺出,剑尖颤动之下,居然消去剑刃破风之声,剑式静寂,急如流星。
  他才发出一剑,杜天林已然大大吃了一惊,这等剑式极具威力,尤其是夜间出招,真可谓无声无息,伤人于无形。
  那白衣少年一剑发出,那汉子虽然眼见剑式袭至,仍然发觉到剑式威势,但他却丝毫不露惊异之色,想是早已知这少年底细。
  他眼见剑式已然及胸,猛可身体向后一仰,左掌倒翻而上,一式“挂肩抽刀”,抛向少年剑身。
  那少年剑式一空,陡然一剑击下,刹时但见寒光大作,他借这剑身一划之式,一连削出五剑,剑剑连环相接,整个笼罩在那大汉身前身后。
  杜天林未料到他这四剑快捷已臻斯境,真为那大汉捏了一把冷汗。
  果然见那大汉前后腾挪闪避,好不容易避过四剑,那第五剑已然斜削而至,眼看那大汉便要躲闪不及。
  岂知那大汉陡然一退上半身,右掌翻开,猛可一掌劈出,竟以肉掌迎向那白衣少年手中长剑。
  只闻“叮”的一声,白衣少年长剑为那大汉一掌击中,竟然生生被震开一尺有余,那大汉退了一步,收掌而立,丝毫没有受到剑伤。
  杜天林呆了一呆,心中忖道:“这汉子铁沙掌力已臻不畏刀剑之地,真是大大出人意料之外。”
  那白衣少年似乎也大吃一惊,手中长剑登时停滞下来,那汉子面上神色依然不变,左掌突起,右掌再度斜推而出。
  他这一掌可是用足了内家真力,掌式才出,呜呜锐响之声已然大作。
  白衣少年似已知他内力造诣甚强,不能正攫其锋,身形半侧,剑推偏锋,虚虚攻了一剑,足下倒踩七星步,一连倒退三步。
  那大汉掌势劈空,呼地一声平平击在地上,打得尘土四扬。
  那白衣少年面上神色凝重,只见他右手长剑一收,不再进攻,呼呼劈了数剑,在身前布出一张剑网,然后剑式左右移动,完全采取固守之势。
  他才施出几剑,杜天林心中大吃一惊,只觉他的剑式极为熟悉,这时那汉子跨前两步,双掌连环劈出,呼呼掌风十分强劲,但内力一接近少年剑式,立被消卸于无形,再也攻之不进。
  少年剑式越施越密,将自己整个身形都隐入一道巨大的光圈之内。

相关热词搜索:金刀亭

下一篇:第十五章 身陷重围
上一篇:
第十三章 擎天之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