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上官鼎 金刀亭 正文

第三十八章 七绝谷会群英
2021-05-06 16:06:09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五天的时间不长,而路又极其遥远,虽然他心中并没有任何畏惧,但还是在九顶山七绝谷外遇到胞兄,先有个商议的好。
  短短半日多的时光,杜天林一路疾驰,竟走出了两百余里,到了一座临江的市集之中。
  天色已晚,杜天林在市集上走了一转,胡乱吃了些东西充饥,准备找个客店先住上一夜。
  当他走到一条街道的转角时,蓦地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杜天林略一犹豫,放步追了上去,沉声叫道:“谭兄,久违了。”
  那人蓦然回身,不由愕然一怔,原来竟是铁笔大旗谭元——大旗帮的帮主。
  谭元怔然注视了杜天林好一会,呐呐的道:“真想不到会在此处与杜兄碰面。”
  杜天林淡然一笑道:“山不转路转,只要你我俱都在江湖上走动,自然会碰面的,谭帮主……”
  谭元衣袂鼓涨,显然正在运功戒备。
  杜天林收住话锋,瞧着他道:“在下并未把以前的事放在心上,虽然谭兄的行为有些使在下恼恨,但事情既然已经过去了,杜某不但没死,反而因祸得福,倒真该感谢谭兄才对。”
  谭元困惑的道:“你……你……”
  杜天林摇摇手道:“那件事我们最好不要再提它……谭兄是孤身一人么?……”
  谭元忖思着点点头道:“不错。”
  杜天林一笑道:“在下可否请问谭兄的行止?”
  谭元微吁一声道:“明告杜兄也无不可,在下是受敝师伯的柬召,去帮他办一件事。”
  杜天林道:“又是苗疆血魔?”
  谭元无可奈何的点点头道:“正是……”
  接着自嘲般的一笑,又道:“除非在下随待在家师身侧,总难免受到敝师伯的差遣召唤。”
  杜天林关心的一笑道:“这倒是件为难的事,谭兄已是中原武林一帮之主,总不能天天跟在师父身旁,但苗疆血魔又偏偏看中了你,他用师伯的身份调遣你,使你无法拒绝推托,在下真替你烦恼。”
  谭元面色一红道:“事实确实如此,就以上次的事而论,也是敝师伯强使在下……”
  显然他并不愿意得罪杜天林,借此欲图对上次陷害他的事加以解释。
  但杜天林却摇摇手道:“在下已经说过,不必再提上次的事。”
  谭元只好住口苦笑道:“杜兄要去何处?”
  杜天林笑道:“谭兄还没说明令师伯找你帮忙做什么事呢?”
  谭元叹口气道:“除了冒险卖命之外,敝师怕不会有什么好事找我……”
  目光微微一转,道:“这次听说是要我陪他去一趟九顶山……”
  杜天林神色微变道:“可是七绝谷么?”
  谭元连连点头道:“不错,正是七绝谷。”
  杜天林禁不往心头一沉,楚无双的话并没有撒谎,她果然想把天下正邪群雄悉数邀入七绝谷。
  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那楚无双如不是世上最聪明,与武功最高强的人,就是世上最愚笨,或是心神已失常态之人。
  除了这两种人之外,绝不会做出这种事来。
  谭元见他尽管痴痴发怔,忍不住问道:“杜兄……怎么了?”
  杜天林自嘲的一笑道:“谭兄可知道令师伯为何要你去九顶山七绝谷?”
  谭元摇摇头道:“这一点敝师伯并未说明,但他却是用加急血魔令传讯与我,限我五日之内赶到七绝谷内会面。”
  杜天林哼了一声道:“谭兄可知在下将去何处?”
  谭元怔然道:“在下正要动问。”
  杜天林一笑道:“咱们同路,如果谭兄不弃,正好联袂同行。”
  谭元奇道:“杜兄也去九顶山七绝谷?”
  杜天林点点头道:“不但我去,天下正邪群雄,第一流的顶尖高手,很可能在五日内陆续赶到九顶山。”
  谭元颇为意外的道:“这……为什么?”
  杜天林笑道:“很难说,大约是去替人送死,要不就是自己去送死……”
  目光转动,忖思着道:“就像一群飞蛾一般,明知闪闪的火光会使它们烧得尸首无存,但它们还是毫不考虑的向火光上扑,谭兄明白这意思么?”
  谭元点点头道:“杜兄形容得好,果然是恰当已极,其实……”
  喟然长吁一声,感慨的接下去道:“所有的江湖中人,又何尝不是一只只的飞蛾,而名利二字,就是那熊熊的烛火!……”
  杜天林微微一笑道:“为了你我两人不平凡的一段友谊,在下很想奉劝谭兄一事。”
  谭元有些受宠若惊的道:“请杜兄明言。”
  杜天林凝重认真的道:“为了谭兄的安全着想,谭兄最好还是回到令师的身边,何苦冒生命之险,陪令师伯去淌这混水?”
  谭元满面羞红,勃然道:“杜兄把在下看得也太不堪了!既然生为江湖人,在下就已不把生死放在心上……”
  声调一沉,道:“杜兄请便,咱们七绝谷中再见了!”
  昂然转身,大步而去。
  杜天林脸上浮起了一层奇怪的笑容,他并没有阻止谭元,更不曾上前追赶,只是微摇着头,以低得只有他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喃喃的道:“一只可怜的小飞蛾。”

×      ×      ×

  由谭元的话中,杜天林证实了楚无双所言不虚,九顶山已经成了正邪群雄汇集之地,于是他一路急赶,披星戴月,终于在第四天黄昏之后进入了九顶山。
  他最焦急与急迫的是找寻胞兄谷三木,然而,却无法算定谷三木由何路而来,由何路进山?
  望着峰峦起伏,树木森森的九顶山,杜天林终于做了一个无可奈何的决定,赶到七绝谷再与胞兄相会。
  然而,九顶山地区辽阔,七绝谷究竟在于何处,又是他根本不知道的,天色渐黑,真不知该怎样寻找?
  忖思之间,只好尽量向山深之处走去。
  先后攀过两个峰头,竟到了一片树木丛生的斜坡之上。
  杜天林放慢脚步,展开轻功提纵身法,悄然无声的飘入了丛林之内。
  丛林中阴阴森森,但林木深处却有一座古刹,像一头山间的怪兽蹲伏其中。
  杜天林不敢大意,因为他知道,九顶山已是风云际会之地,说不定随时随地,都可遇到来自各地的武林高手。
  他慢慢凑近古刹,发觉那原是一座废寺,但见山门半倒,断壁残垣,满院野草,一片荒凉。
  但金漆剥落的横匾上却仍可清楚的看到四个大字,是:
  “凌云古刹”
  同时,杜天林心头一动,因为破落的大殿中传来了阵阵谈话之声。
  由于谈话之人似乎毫无顾忌,声音不小,故而可以听得十分清晰。
  杜天林略一忖度,长身而起,有如幽灵鬼魂般扑到了大殿的殿脊之上。
  殿中之人正在交谈,根本不曾发觉有人上了殿脊,杜天林可以从容的找一个适当的位置匿藏身形。
  大殿早已残破不堪,殿脊上有不少破洞,杜天林不但能听,而且能看,只见两个人正在供台前席地而坐,出乎意外的,竟是少林方丈空明大师,与狼骨唐泉。
  只听唐泉笑道:“达摩真谜解,唐某原认为是在少林寺内,料不到却藏在金刀之中,我唐泉竟然被瞒骗了这么多年。”
  空明大师诵声佛号道:“世称唐泉无事不通,无所不能,这件武林尽知的事,想不到却几乎使唐施主糊涂到底。”
  唐泉冷漠的一笑道:“你该称我一声师弟才对。”
  杜天林在殿脊上不由听得一怔,他万万没料到空明大师与狼骨唐泉竟然还有这么一层关系。
  只听空明大师诵声佛号道:“唐泉,过去的关系你最好休提。”
  唐泉嘻笑自若的道:“为什么,你能抹煞我们的关系么?”
  空明大师冷冷的道:“第一,你是被逐出师门的叛逆弟子,第二,老衲的武学并非得自师门,基于这两点理由,我们可以说毫无关系可言。”
  狼骨唐泉一笑道:“我要的并非师门之学,而是金刀之谜,其实……”
  冷冷的瞧了空明一眼,又道:“唐某和你认认同门,并没有辱没了你。”
  空明大师没有开口,只诵了一声佛号。
  杜天林不由大为困惑,他不知道空明大师为何来此,按理说他是唯一不会为了金刀而来之人,因为他曾在绝谷之中把达摩真谜解上的气功一门,传了自己,他又何必来此冒险。
  忖念之间,只听唐泉冷冷的道:“空明,唐某还想请教你一件事。”
  空明大师瞪他一眼,只从牙缝中冷冷的迸出了一个字来:“请!”
  唐泉笑道:“想必你也是接到了那张‘流云请柬”而来的吧?”
  空明大师点点头道:“不错。”
  唐泉站起身来,缓缓踱了几步,笑道:“你好像对我十分冷落。”
  空明大师淡淡的道:“道不同不相为谋,你自己知道就好。”
  唐泉不在意的笑笑道:“空明,我应该提醒你一件事,当长白郭以昂伪冒金刀谷三木在少林寺大破西疆神龙之时,我却和谷三木与灰衣人被压在寺外的巨石之下……”
  悠悠的吐了一口长气,又道:“如果不是我们三人合力震翻巨石,也算是为了你少林一脉而死,你不该对我如此冷淡。”
  空明大师忽然呵呵一笑道:“唐泉,我明白了!”
  唐泉一怔道:“你明白了什么?”
  空明大师仍然大笑道:“我明白你心中已然生了俱意,狼骨唐泉也有害怕的时候,若非此时此地,只怕谁也不会相信。”
  唐泉咬牙道:“难道没有其他的理由?”
  空明大师道:“其次,老衲是你合伙最理想的人选,因为到此的正邪群雄只有老衲不会是为谋夺金刀而来之人,这一点你知道得非常清楚。”
  唐泉略现尴尬的笑笑道:“这样看来,你把唐某的身份贬得太低了。”
  空明大师道:“但这却是你不能否认的事实,中原道上,老纳虽然没有灰衣狼骨的名头响亮,但只有你知道,老衲的武功与你至少在伯仲之间,若能邀得老衲这等没有贪得之心的帮手,你已有了一半成功的把握。”
  唐泉收笑道:“老秃,你是佛门高僧,为什么说话如此刻薄,不给人留一分余地?”
  空明大师诵佛道:“除了对你之外,老衲不会如此失态,因为你是佛门难渡的冥顽不灵之徒。”
  唐泉勃然道:“秃贼,为什么你定要激我发怒!难道你已经改变了主意,要先跟我唐泉一较长短不成?”
  空明大师摇头一叹道:“老衲嗔念已除,又怎会和你争强斗胜,不过,如你想靠我帮忙,得遂所愿,恐怕也将万难如愿。”
  唐泉慢慢踱着,悠悠的道:“至少,我们非友非敌,对么?”
  空明大师点头道:“可以这样说。”
  唐泉目光转动,淡淡的道:“老秃,这就是我唐泉不解了,试想你一无所图,对任何一方俱都非敌非友,你为何远离少林,来淌这份混水?”
  空明大师凝重的道:“至少,老衲是站在正义的一方,老衲既然忝为八大宗派之首的少林掌教,对武林中发生了这样的大事,自然不能不来。”
  唐泉点头一笑道:“说得好……”
  只见他呼的一声,又在空明大师面前坐了下来,道:“虽然你我道不同不相为谋,至少在这荒山古刹之中,还是一个可供闲谈的伴儿,对不?”
  空明大师瞧着他道:“你还想动什么脑筋?”
  唐泉摇摇头道:“就算唐某要动脑筋,也不会再动到你的头上,只不过想与你谈谈这‘流云请柬’的事。”
  空明大师诵声佛号道:“人称狼骨无事不通,难道还要向老衲请教?”
  唐泉自嘲的一笑道:“说来惭愧,当在下收到这张‘流云请柬’之时,委实有如丈二金刚,摸不到头脑,但后来却想出了一点眉目。”
  空明大师目光转动,道:“你接到的‘流云请柬’,上面写了些什么?”
  唐泉一怔道:“你不是也有一张么?”
  空明大师道:“下错,但你我的也许有些少不同。”
  唐泉眼珠一转,刷的一声从袖中取出一幅素绫,展开来念道:“流云请柬……”
  空明大师接口道:“这四个字是相同的。”
  唐泉翻了他一眼,继续念下去道:“月之十五,九顶山七绝谷中将有金刀之会,正邪群雄均将毕集,以定金刀谁属,尊驾被誊为中原第一高手,岂可失此良机,届时妾身并备野蔬淡酒,为诸位助兴,彤云仙子袖衽百拜。”
  空明大师笑道:“她把你捧得很高,中原第一高手,哈哈哈哈……”
  唐泉勃然道:“老秃,她把唐某捧成中原第一高手,唐某并未以中原第一高手自居,你何必借此讥讽于我?”
  空明大师也刷的一声,从怀中取出一幅素绢,展开来念道:“流云请柬,九顶山七绝谷将成正邪群雄浴血之地,大师身为佛门高僧,理应前行诵经超渡,务请在七日之内赶到,逾期则难睹盛况矣,彤云仙子合什顶礼。”
  唐泉又呼的一声站了起来,叫道:“这是什么意思?”
  空明大师道:“意思十分明显,她要坑尽正邪群雄,进窥中原,坐霸武林。”
  唐泉急急的踱了两圈,哼道:“好大的口气!”
  空明大师长吁一声道:“这是劫数……天下武林一片混乱,也该有一场大变了!”
  唐泉忿忿的道:“老秃,你知道唐某来此的真意究竟是为了什么吗?”
  空明大师笑道:“方才你不是已经说了么?”
  唐泉面色微微一红道:“那只能算是第二个目的,第一个目的是抓出这彤云仙子,看看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空明大师摇摇头道:“不是老衲瞧你不起,你做不到。”
  唐泉咬牙道:“老秃,我唐泉……”
  空明大师拂手打断他的话道:“在接到这份请柬之前,你对这彤云仙子究竟知道多少?”
  唐泉摇头道:“说来惭愧,我连这名子还只是头一次听到。”
  空明大师道:“那么,单凭着这一纸请柬,如何就能使你跋涉千里,依时赶到九顶山来,你狼骨唐泉岂不是太不值了么?”
  唐泉嘿然一笑道:“这很难解释,连我也觉得奇怪。”
  空明大师沉疑的道:“你不妨仔细想想看,究竟这请柬有什么魅力?”
  唐泉果然双目微瞑,想了一阵道:“第一,是这请柬的递送之法,使我动了好奇之念……”
  微微一顿,慢悠悠的接下去道:“那是六天前的黄昏时分,我正在庐山林间漫步,忽然有一只仙鹤由我背后飞来,一只鸟儿飞来,本是再平常不过之事,故而我连头也没回,但那仙鹤由我头上掠过之时,却丢下了这幅流云请柬。”
  空明大师点点头道:“很怪,是不是?”
  唐泉眉飞目动的道:“太怪了,试想那只仙鹤如何认得我唐泉,又如何知道我唐泉那个时候在那个地方,这一点使我对这位彤云仙子存了好奇之念,是故才决心要看看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其次……”
  微微一笑,往口不语。
  空明大师笑道:“狼骨唐泉一向干脆直爽,为什么今天说话却是这般吞吞吐吐?”
  唐泉摇摇头道:“你那请柬之上可有什么气味?”
  空明大师凝重的道:“不错,有一种脂香般的气味。”
  唐泉一怔道:“不对了,唐某的却是脂粉香气,非兰非麝,不瞒你说,那种气息嗅起来舒畅无比,因而对这彤云仙子也存了必欲一见之心!”
  空明大师诵声佛号道:“魔劫,魔劫,聪明博学如唐泉,难道也不明白其中的原故?”
  唐泉苦笑道:“这请柬很可能是一张催魂的信符,但我却不能不来,这原因你该明白。”
  空明大师喟然道:“不但你,只要接到这种请柬之人都会依时赶来,七绝谷正邪浴血,只怕是不可避免的了!”
  杜天林在殿脊上看得清楚,听得明白,心中不由大为愕然,他眼前又浮起了那身材酷似贺云但美艳却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少女楚无双,难道她就是彤云仙子?
  只听唐泉哼了一声,又道:“老秃,你对这流云仙子的事究竟知道多少?”
  空明大师诵佛道:“三年前老衲曾到过一次漠北,你可知道?”
  唐泉摇摇头道:“你向来都是行踪难测,我唐泉如何知道?”
  空明大师道:“那次的漠北之行,使老衲几乎一去不返,说起来这彤云仙子对我还有过救命之恩!……”
  微微一顿,又道:“老衲那次是去朝拜漠北的一座圣寺‘莲衣院’,中途有一段地广数百里的大漠,寸草不生,滴水皆无,老衲走得口渴,忽然发觉了一处泉水,大喜之余,立刻喝了一个痛快……”
  唐泉笑接道:“想是喝出了毛病?”
  空明大师苦笑一声道:“一点不错,那泉水喝时清凉,入口微甜,可说是一处甘泉,但喝下之后,却有些燥热难耐,当时老衲甚感奇怪,于是坐地调息,结果发觉血浮气泛,内力阻窒,不由吃了一惊,但那症状却轻微已极,像是长途跋涉,又兼受了暑热之故……”
  唐泉一笑接口道:“练武之人,寒暑不侵,以你和尚的造诣,应该不致于发生那种情形,难道你连这一点都想不通?”
  空明大师点头道:“当时老衲只是一种宽慰的想法,略一休息,起身再走,但另一个问题又困扰了老衲,因为我迷了道路,不辨东西南北,视力所及,尽是一片荒漠,竟不知应该行那里去才好!”
  唐泉又呼的一笑道:“在连天大漠之中,如果迷了道路,那才真是找死,每年之内,少说也有几百人因迷路而死于大漠之中,你总该知道吧!”
  空明大师点点头道:“当时老衲也有些心慌,但真正担扰的,却是体内的不适之状,愈来愈加明显。就在老衲忧疑不安之时,忽然发生了奇迹,一个身着白衣,长发披肩,年约十六七岁的女施主姗姗而至!……”
  唐泉应声道:“她就是彤云仙子?……”

相关热词搜索:金刀亭

下一篇:第三十九章 金刀之谜
上一篇:
第三十七章 往事如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