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上官鼎 金刀亭 正文

第二十六章 青灵墨石
2021-05-06 15:46:10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只见那神龙生得中等身材,双目之中精光时隐时露,一望而知便是内家造诣极为高深之人。
  郭以昂望了神龙一眼,口中沉着地缓缓说道:‘原来这一位便是轰动武林的神龙大侠,在下眼拙,倒是有失敬意。’
  神龙望了他一眼,口中冷冷哼了一声,态度相当狂妄,然后他的目光便开始四下掠动。
  他目光在老夫面上停留了一下,然后再望了黄衣僧人一眼,似乎微微带着询问的意思。
  这时少林主持天凡大师上前一步,微微合什,沉声一字一字说道:‘贫僧风闻此次西疆飞龙古寺进袭敝门,乃是神龙大侠幕后主使,但内心之中总是存有数分疑惑之心。今日红衣飞龙僧人驾临寒寺,神龙大侠又亲自接踵驾临,如此看来,传言果是不虚的了?’
  神龙回过目光来,微微一顿,望着天凡大师缓缓开口问道:‘这位大师法号如何称呼?’
  天凡大师见他对自己方才一番话不作任何表示,反倒问起自己,略一沉吟说道:‘贫僧天凡——’
  神龙嗯了一声,点点头道:‘原来是天字辈份。少林主持方丈此刻何在,有烦大师传言相告,就说……’
  他说到这里,似乎发现天凡大师面上流露出一种古怪的神色,不由怔了一怔,停下口来。
  天凡大师微微吸了一口气,抑止住激动的心情,缓缓开口说道:‘本门主持适逢闭关,不克外出接待各位。’
  神龙噢了一声,望了望天凡大师缓缓说道:‘那么,少林一门决策,可是落在大师手上?’
  天凡大师微一沉吟说道:‘不错。’
  神龙嗯了一声道:‘那么在下有几句话向大师说明便成了。’
  天凡大师望了他一眼,只觉他面上阴阴沉沉,却是不露深浅。
  神龙略略一顿说道:‘在下此次来到中原,其原因想来大师是听说过的了?’
  他语气之间甚为狂傲,天凡大师双眉一轩,忍不住冷冷说道:‘施主有意瞧少林一脉不顺眼,何必假借以西疆武学与中原一较长短的堂皇之辞,不如干脆直截了当,登门求战。再者——’
  他一口气说到这里,忽然停下口来,神龙沉声说道:‘大师还有什么话说,不必吞吞吐吐!’
  天凡大师哼了一声继续说道:‘再者施主既是自侍西疆绝学,何必假手飞龙古寺,挟持来犯,施主一人登门岂不更为轰轰烈烈?’
  他这几句话说得讽刺激迫兼而有之,神龙面上神色铁青,一时倒也答不上话来,他侧目望了那黄衣僧人一眼,又再看看散在四下的红衣飞龙僧人,沉声对黄衣僧人说道:‘看这模样,飞龙阵式与少林罗汉阵对抗已经结束了?’
  黄衣僧人呆了一呆,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回答才好,那一十八位红衣僧人个个面上带着又怒又愧的神情,神龙心头暗暗吃惊,口中却嗯了一声淡淡说道:‘看来西疆飞龙阵的确较少林绝学大阵要逊一筹?’
  天凡大师重重地喧了一声佛号道:‘阿弥陀佛,施主猜错了,苦非有这位谷大侠仗义出手,敝寺目下已在西疆奇门毒烟之下个个束手待毙了!’
  他有意将奇门毒烟四字说得极重,那神龙面上掠过一丝诧异之情,似乎他并不明白这奇门毒烟之言从何说起,不过他也没有继续追究下去,倒是侧目望着老夫及郭以昂,沉声说道:‘这位尊姓大名?’
  两道眼神如电直注老夫,老夫哼了一声,心中对他如此狂态极为难耐,冷冷地道:‘荒野人士,不提也罢!’
  神龙碰了壁,狠狠地望着老夫,口中却冷然道:‘还有一位呢?尊姓大名?’
  郭以昂忽然哈哈一笑,缓缓开口说道:‘还是不说的好,说出来咱们之间便不好看了。’
  神龙咦了一声,不明白这一句话是何用意。
  那黄衣僧人走上前去,在神龙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神龙面色陡然大变,目光逼注在郭以昂面上,沉声说道:‘原来是盖世金刀驾到,是在下眼拙,是在下眼拙!’
  郭以昂哈哈一笑道:‘好说,好说。’
  说话之间,目光掠过老夫面上,微微颔首,老夫明白他乃是叫老夫不要说出他的身份。老夫这时心中暗忖郭以昂此来中原,不但不是与西域神龙有所勾结,最令人想不到的是在少林极端危急之际,反而以金刀谷三木的身份助拳,若说世上果有机遇安排,恐怕要以此为最了。
  老夫心中思念不止,那神龙想是因局势太过于奇特,一时想不出适当对策,尤其他不知道郭以昂此来少林的目的为何,于是顿了一顿,微微放缓声调道:‘在下久居西疆,却早闻中原盖世金刀侠名如日之中天,普及四境,今日有幸一见谷大侠,真是幸何如之!’
  郭以昂却不与他虚假客套,微微一笑道:‘若是谷某传闻不差,阁下此来中原少林,乃是要挑引起一场武林空前大混乱,是么?’
  他一言开门见山而出,神龙微微一怔,双眉一轩,已有怒意,峻声答道:‘正是如此。’
  郭以昂嗯了一声道:‘那么谷某此来少林,就没有白废功夫了。’
  神龙咦了一声道:‘谷大侠上少林助拳,乃是受人之托,岂言白废功夫?’
  郭以昂微微一笑道:‘阁下错了,谷某此来并非受人之托!’
  神龙噢了一声,双目中神光闪烁不已,似乎在内心里盘算难定,过了片刻,始缓缓说道:‘那么谷大侠此来少林,难不成是机缘巧合,碰上的么?’
  郭以昂仍是摇首道:‘说明白些,谷某乃是听说阁下要上少林大雄宝殿,这才漏夜赶至,总算时候赶个正着,不早也不晚!’
  神龙面上神色又是一变,沉声说道:‘这么说来,谷大侠是冲着在下一人而来的了?’
  郭以昂微微一笑,他心中明白下一句话只要有半分差池,立刻便是一场决战,是以微微一顿,心头借机沉吟了一刻,缓缓说道:‘谷某此来要想和阁下说几句话,其中关系甚为重大!’
  神龙见他说得严肃,不由微微一怔道:‘为了几句话,谷大侠长夜奔波,何况咱们素不相识,这叫在下怎么……’
  他话犹未完,郭以昂连忙摇手道:‘谷某这几句话,虽不是恶言凶语,但也不是好话,万一说出来不够中听,后果如何谷某可不敢预料。’
  老夫在一旁看得清楚,听得明白,那神龙气势嚣张不可一世,但郭以昂句句语言紧紧相扣,反复几次对话,已然处处占得上风,那神龙发言乃在被动之势,再也显露不出狂傲之气焰。
  郭以昂说完话,一脸作出等候的神情望着神龙,便是要等待他的回言。
  神龙面色阴沉之极,冷冷地道:‘谷大侠有话请说,在下就此洗耳恭听。’
  郭以昂嗯了一声道:‘谷某敬劝阁下三思而行,率群僧立即退出少林大雄宝殿,以免蹈向千古巨憾。’
  神龙仰天冷笑了一声,缓然说道:‘就凭谷大侠这一句话么?’
  郭以昂微微一笑道:‘非是凭在下这一句胡言乱语,只望阁下看谷某这一张薄面。’
  神龙口中冷笑不绝,但双目之中神光却左右摇曳不定,分明在心中思考不下。直到过了约有半盏茶的功夫,神龙忽然开口道:‘谷大侠虽未说明原因,但话中用意,在下自然能够明了,试想在下不远千里跋涉而来中原,不论目的结果如何,若是竟然因谷大侠一句话,便掉头而去,在下岂非对自己太过不去了?’
  郭以昂冷冷地望了他一眼,说道:‘那么以阁下之见,仍然预备以奇门阵式,漫天毒粉等一切手段,攻打少林古寺是么?’
  神龙被他在言语之上屡屡逼迫,似是心头火起,面色一沉,冷冷地道:‘这个不容谷大侠费心!’
  郭以昂呵地一声大笑道:‘这么看来,这一场架是免不了的啦!’
  神龙哼了一声,沉声道:‘是么?’
  同时间他足下一移,已和郭以昂打了一个正对的照面。
  郭以昂面上神色一寒,隐约见他胸腹之间微动,显然是在暗中运气调息,准备惊天一击!
  老夫陡然有一股紧张之感直袭心头,只见神龙双目如鹫,寒芒四射,双足一前一后微微半屈,左掌斜伸在背侧,右臂平伸,戟指如剑,不住凌空虚虚点划,那郭以昂立身一丈之外,只觉胸腹大穴,悉数为他虚点指式所封。
  郭以昂面上神色登时便紧紧绷起,他长吸一口真气,双目紧随着神龙的指尖不住移动。
  老夫只见神龙虚空点指之式越来越慢,仿佛整个右臂上负担了若干沉重之物,移动之间滞然生风,极为深沉。
  那郭以昂面色陡然大变,双目之中闪过一丝惊乱之色,老夫直觉判断,神龙乃是在施展一种极端厉害的功夫。
  说时迟,那时快,神龙身形陡然一起,右臂疾伸而出,指式一吐,呜地一声,劲风划过半空,在郭以昂周身平空涌起一股暗劲。
  郭以昂身形如电,紧紧跟着神龙一吐之式,向后平掠飞开,神龙冷哼一声,欺身而至。
  郭以昂身形才一落地,眼前又是一重灰影,他突然大吼一声,左臂反掌一挥划出,右掌斜握,疾疾推将出去,内家劈空掌力有如怒滔裂岸,汹涌而至。
  只听‘呼’‘呼’之声响起,两人身形均为之一窒,神龙轻轻飘下身来,距那郭以昂仍是一丈之遥。
  两人这一初度交手,出招沉重之极,发出劈空暗劲在半空互推散向两侧,一直吹向大厅两边墙上火炬,火光不住噼啪摇曳,这等威势莫说直接击中,便是带过边,触及角,也非得筋残骨伤不可!
  郭以昂后掠一步,右掌平平横胸而立,一字一字说道:‘谷某有言在先,尚望阁下三思而后行!’
  神龙身形一凝,双目注视着郭以昂,面上忽然流露出一种古怪的神色。
  老夫一旁看得清楚,心中不由一震,只见他右手自肘而下不断颤动,忽左忽右,显得柔软之极,乍见之下仿佛自肘以下已无硬骨存在,弯曲转折之处似可为所欲为,对敌之际可采取任何角度。
  老夫看在眼内,瞿然而惊,霎时想起一件事来。
  那年金刀谷三木曾对老夫说过,天山一脉,有一套绝传功夫,唤作‘苍鹰点’,一共八式,全是以内力夹在指爪之中施出,非有极为深厚的功力,根本连施展也无可能,但一经练成,威力之大,乃是令人不可思议之事。
  那一年谷三木行侠江湖,曾逢一大漠老人,武术极为精深,谷三木与他一言不合动起手来,先是空手对敌,后来打得性起,竟然亮出盖世金刀。
  那大漠老人手持长剑,招式繁杂无方,谷三木猛攻不能取胜,后仗内力较深方占得上风。
  那老人突然施出古怪剑式,谷三木金刀尽出,全力封守,却仍然被迫倒退了八八六十四步之多,事后谷三木明白此乃是‘苍鹰点’绝学,叹为天下剑式之绝,便是告知老夫时,仍然赞不绝口。
  此时老夫见神龙以指代剑,招式变化无方,便知他竟学得‘苍鹰点’;郭以昂只觉神龙出指如风,已知对方将全力攻击,他一瞧之下已知其中厉害,再也不及多想,长叹一口真气,后退半步。
  老夫想起谷三木曾说凭其毕生武学,也找不出能在对方‘苍鹰点’施出之中出式反攻,仅能固守而已。这时郭以昂已被罩入指影之中,老夫聚精会神看他究竟如何应付。
  只见神龙右臂猛吐,指尖由上而下疾划而过,指风呜然响起。
  郭以昂面上流露过紧张的神情,他双目丝毫不敢移动,右掌一封横置于胸前。
  其实此刻那神龙距他仍有大半丈之遥,但在这等绝顶高手出招之下,这一段距离不过只有数寸,神龙那一臂数指运出内功,委实比精钢长剑绝不稍逊,加之随时可行虚空吐劲,对敌之际,较持长剑更不知威猛几何。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神龙足下猛可向前疾冲一步,然后漫天全是一片劲风破空之声,‘苍鹰点’的精华,已在他夺得主动之后悉数施出!
  神龙手臂东挥西削,在空间划出不规则的线条,但在郭以昂的眼中,这每一根线条随时都有划到自己身上的可能性。
  只见郭以昂双目精光不住闪烁,紧紧的注视着神龙飘忽无比的攻势,足下不住向后移退。
  猛然之间,神龙攻势全收,右臂虚空一停,随着口中吐气开声,平空一劈而下。
  这一式神龙乃是出了全力,希能一击获胜,十二成内家真力发出,掌缘扫过空气已响起锐啸之声,饶是郭以昂立身数尺之外,衣衫长袍已被吹得向后急压,迎风欲裂。
  全体在旁观战的人,包括老夫在内,都瞧出这一式乃是神龙最后杀手,不由一同脱口大呼一声,郭以昂能否脱出天山亘古绝学‘苍鹰点’之危,端看在这一招了。
  只见郭以昂仰天吸了一口真气,一直未曾动过的右掌,这时平平拍在自己腹上,掌缘向内,虎口向外,闪电般一飞挑出。
  他这一挑之式,方位取得极为古怪,既非迎向神龙劈来之掌,也非以攻为守,反击对方要害,而是胡乱向右侧前方虚空施劲。
  老夫看得一呆,哪知突然之间,半空发出一声闷雷声响,随着郭以昂右掌飞扬之势一路隐隐响个不绝,生像是长空鸣雷,集久难消。登时大厅之中,回音四下起落,好一番威猛之势!
  神龙力道已吐,平平击向郭以昂左腹,但觉尚距有半尺开外时,内力再也休想递进半分,虚空之中郭以昂身前似乎布上了一层无形的网,‘波’‘波’数声连响,神龙攻出的招式悉数遭受封闭弹开,整个绵绵不绝的攻击,登时为之一滞。
  老夫看得只觉心中一紧,这郭以昂竟然练就了护身真气,神龙内力便是再强,也是意料不到。
  这时方才看出,郭以昂随手向外前方绷出一式的奥妙来,只听闷雷之声不绝于耳,呼呼劲力忽然在空中打了一个回转,正好自背后袭回,对准神龙又惊又怔,缓缓倒退的身体。
  老夫忽然忍不住脱口高呼一声:‘好功夫!’
  神龙招式虽已走老,他感到身后一股劲风直压而来,一探之下便知用的是纯粹绵长内劲,最为持久难防。
  此刻他心中狂傲之气早已消失殆尽,继之而起的则是谨慎小心之感,只见他吸了一口真气,左脚向外一横步,右腿倒踩七星步,滴溜溜地打了一个转身。
  郭以昂的内力持久不散,始终压集在神龙背脊之后,这时神龙右掌斜斜削出,一股内力应手而发,带引着那一股绵长内力击向地上,少林大殿地上所铺的大石板,登时被这一股内力打裂好大块!
  神龙长长吐了一口气,右掌原式不变,直待确定余力全消之后,这才缓缓收回胸前,望着郭以昂冷冷地道:‘谷大侠金刀立威,扬名天下,想不到掌上功夫,也自高强如斯,在下佩服,佩服!’
  郭以昂想是刚才紧急之间,内力过于消耗,胸腹之间不住起伏,好一会才平息下来,他淡淡一笑,望着神龙慢腔细语的说道:‘若是谷某眼光不花,方才阁下以指代剑,所施的可是天山一脉绝学?’
  老夫心中暗道这郭以昂果然见多识广,一眼便道出那‘苍鹰点’的来历,果然神龙似有惊异之色,他微微一顿,说道:‘练招不精熟,倒教谷大侠见笑了。’
  他含含糊糊原是存意混蒙,但郭以昂面上神色却忽然一沉,冷然说道:‘那天山刘老是阁下何人?’
  老夫的目光正好注视在神龙面上,只见他的神色陡然骤变,然后又现出急怒之色。
  神龙面带怒容,峻声说道:‘谷大侠,你问这个作甚?’
  郭以昂却也丝毫不假以颜色,只是面寒如冰,冷冷地道:‘天山刘老一身古怪奇功,形形色色可谓天下第一奇人,但为人最是淡泊,生性与世不争,阁下与刘老若有牵连,耳染目濡,岂会生出如此野心?’
  神龙显然已是怒极,表面反倒深沉一片,叫人分辨不出深浅来,他望着郭以昂,淡然一哂道:‘不管在下与天山刘老是何关连,谷大侠方才所说,突生野心之话,不知如何说法?’
  郭以昂神色肃然,望着神龙一字一字的说道:‘阁下世居西疆,终生练武,造诣深厚已至此境,虽说学无止境,不能心足,但内含锻练愈久,理当暧暧自蕴,深藏而不露,岂可乍起争强斗胜之心?名为以武会友,实则存心恃强控制武林,任一己之私,脔他人之足,此不谓之野心谓何?’
  神龙面上不动声色,仿佛对郭以昂这几句话,听在耳内,想在心中,过了片刻,他突然冷冷一笑道:‘谷大侠仁义居心,若是处于在下之境,便当如何?’
  郭以昂正色道:‘我么?若非行侠仗义江湖,便当退隐山林,修身养性。’
  神龙哈哈一笑,道:‘谷大侠显然是选择前项了?’
  老夫在一旁听那郭以昂说得好,心中却暗暗忖道:‘他说否则便退逸山林之中,郭氏久居关外,这句话可以说得上,但这一次静极思动,不远千里前来中原,难道从此将要采取行侠四海,遍扬威名的行动了么?’
  老大心中思虑不止,郭以昂微微一笑,对神龙说道:‘其实这也是再简单不过的事,阁下思想不透,甚是令我费解,恐怕其中另有隐情吧。’
  老夫以为这乃是郭以昂随口所说,哪知神龙面色却蓦然一变,以不自然的口音说道:‘谷大侠,你——这是怎么讲?’
  郭以昂吁了一口气,冷然道:‘阁下心中有数,谷某也不必多说。只是阁下因此而甘愿与天下武林成为敌对,虽说这份豪气前无古人,非阁下这等心机绵密之人,决不敢轻易行之,但究竟落得个以邪侵正之名,大大划不来呢?’
  神龙蓦然之间翻过脸,整张面孔扳了起来,双目之中寒光暴射,注视着郭以昂,一瞬也是不瞬,好一会才冷冷地说道:‘人称谷三木金刀无敌,在下方才敬你数分,却见其效果适得其反,谷大侠,咱们之间是不完的了。’
  郭以昂微微摇头道:‘阁下敬请三思而后行!’
  神龙似如不闻,以冷冰冰的声调,一字一字地道:‘谷大侠,你敢接我一招么?’
  老夫听见这一句话,便知两人之间,非得拼出个上下不行了,郭以昂忽然声调激昂起来,仰天长笑一声,道:‘阁下施尽一切,谷某敢不相迎?’
  他这几个字,如同一个巨大的古钟,骤然狂鸣,声音宛如有形之物,不但在每个人的耳中撞激荡漾,便是四周每一木石皆生回音,霎时竟响成了一片,汪洋大海般的音浪,嗡嗡不绝!
  神龙也不再发话,他右手缓缓平举当胸,只见他一探之间,一股白色的烟雾,自掌缘缓缓吐出。
  老夫一见那白色氤氲,大异于一般运用真气的象征,心中暗暗吃了一惊,便知他乃是要施展一种极为厉害的独门功夫。
  只见郭以昂面上露出茫然之色,分明也弄不明白神龙这种功夫的来龙去脉。
  只见那白烟愈冒愈浓,神龙的面上缓缓掠过一层紫气,足步渐渐向郭以昂立身之处逼去。
  郭以昂缓缓转过身来,向后退开,老夫见他足下绕着弧形,才退数步,已转过了方位,登时明了他乃是想占取上风之地,疑虑神龙施展毒功。
  蓦然之间,神龙左掌自腰际向外一推,一股强劲掌风斜斜推开,紧接着又向右方斜削而下,两股掌风一左一右,均是击向郭以昂外侧,完全偏差开来,显得极为古怪。老夫只觉他这两掌,一定怀有深意,只是一时看不出底细。
  哪知那两掌之力一上一下,在空中一合,立刻产生一种回旋之劲,只见郭以昂身形一滞,后退的足步竟然迈不开来!
  老夫几乎要脱口叫好,这种回旋之劲,原是太极门中的心法,但总须两人出掌相互配合,这神龙不但以一己之力,且仅以一掌连发两式,居然产生回旋之劲,若非老夫亲自所见,委实难以置信。
  显然郭以昂也吃了一惊,神龙乘此一怔之际,右掌猛可一扬,呼地平平推出,一式‘推手’直击而去。
  右掌挥动之间,白烟随掌式化作一道烟带,诡异之极。

相关热词搜索:金刀亭

下一篇:第二十七章 石破天惊
上一篇:
第二十五章 青海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