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居扬河畔
2022-01-11 18:35:23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且说里面有一名忽金达者乃是石威手下一个得力亲信,在急驰突然瞥见沙坡上有一团黑惚惚东西好似人体,立刻向同伴招呼一声领马冲上沙坡,好奇地想瞧一瞧是什么?
  忽金达上了沙坡后,一看原来是个幼童倒在地上,气息奄奄,肩上碗大伤口已红肿发炎。本来这类事情在此处经常发生,司空见惯不足为奇,忽金达一瞧即知是野狼所为,坡下同伴们都等待着忽金达并没有上坡来察看一下。
  蓦然坡下骑士们听得忽金达叫道:“快上来,这小孩是‘回春手’之子还未断息,赶快将他抬回去。”
  大众一听竟是“回春手”之子,莫不争先恐后奔上来,忧急神色溢于颜色。如果这倒地童子仅是个普通家孩子,这些勇士们可能根本不理会,最多眼看他伤势沉重,气断欲亡或者大发慈悲赏他一枪使他加速死亡免去无边痛苦,更何况在沙漠上人们尸体无需埋葬,天上秃鹰地上豺狼正是最好清尸者。
  且说众人发觉这垂死的童子,竟是“回春手”唯一爱儿,不禁大为慌急,忽金达连忙取出些刀伤用的草药撒在凌云伤口上。脱下外衣将他轻轻抱起。小心地跨上马随队驰回族落。
  这时“回春手”杨守德正烦躁不安地徘徊于帐内,心中恐慌惴惴,虽然石威已派出多骑追寻两小踪迹,但一天来,连连回报俱是毫无踪影,而凌云是他独子怎不使他痛心欲绝。
  石威也为着爱女担了很大的心事,亲自骑了马,率领部下追寻于沙漠,然而黄沙浩浩,要发现两个小孩谈何容易,奔波了一天颓然而返,满脸风尘劳顿,使他看来似陡地苍老许多。
  且说杨守德局促不安地搓手徘徊帐内,突然听得帐外喧哗声起,有着许多惊奇地发问声朝自己帐幕走来,杨守德连忙掀开帷幕走出来,只见一大群人尾随在忽金达身后急步而来。
  在忽金达怀内正拥着个小孩,杨守德一看此幼童正是自己失踪两天的爱子,惊叫道:“忽金达,你在何处寻到他?他怎么了?”
  忽金达悽然摇摇头,闭口不答,在他认为凌云已是无救了。
  杨守德冲至忽金达身旁,轻轻揭开衣领,一眼看见爱儿肩上的大伤口,立刻“啊”叫起来。连忙嘱咐忽金达将凌云抱至帐内抬上。
  守德诊治过比这伤更重的病人,但从没有这次般紧张。他手微发抖拿着湿布慢慢将凌云伤口洗涤干净,细细把了一番脉,才长长嘘了口气。
  守德说道:“还好!云儿天生体质过人,现在尚能有救,忽金达将我药箱拿来。”
  “回春手”拿出把小银刀,在灯上烧了一番,轻挑细刮将凌云伤口四处腐肉除尽,露出了鲜红嫩肉。立刻守德敷上一层生肌灵药,很快速地包扎好凌云伤口。
  旁观者目注着杨守德熟练地处理完毕,都松了口气。
  守德抬头说道:“忽金达,你在何处寻到他,霞儿可同在?”
  忽金达连忙将经过情形告诉他,只是他却不知凤霞尚也同时失踪。
  回春手暗叹一声,从凌云伤势看来,凤霞一定凶多吉少,知道忽金达尚未回过族落,立刻吩咐备马到石威处去。
  石威一听禀报“回春手”杨守德到,慌忙迎出。
  杨守德见着石威真不知要如何开口好,忽金达在旁讲述一遍经过,石威听后黯然神伤,不过也无法可想。
  过了十多天,凌云之伤势逐渐好转,石威、杨守德也从他口中得一切事故之本末,看凌云所受创痛已足以惩戒了他,他不忍再行责备。
  一个月,二个月……凌云外表一切又变回原样,结实而聪明,然而内心深处却受着无边痛苦与悔恨——温柔,美丽的霞妹,从此就没有回来——虽然石威、杨守德尽量避免在他面前提起凤霞,反而不断安慰他,但是这对他是于事无补的,对自己行事之孟浪无智产生了深深的愧疚。
  每天他骑马巡游于浩浩荒漠,总盼望有一天,在黄沙垠垠之中瞥见一个活泼、明媚的倩影,出现在自己面前,轻唤着:“云哥!云哥。”
  杨守德自从凌云痊愈后,眼看其爱子成天无目的地游荡着,眼神涣散,失魂落魄,内心的痛苦也不下于凌云,并且或有过之,因为至少他在凌云面前还得勉强装出笑脸,亲声安慰。
  转瞬间七月已至,石威派出追寻凤霞的骑士,都陆续归来,每个人带回的信息俱是无声之叹息,凌云每次都是在旁静静地听着,然后摇摇头走开,当派出之最后一个回来,仍是毫无讯息,石威、杨守德完全绝望了,只好听天由命,让天来决定这一个无辜女孩的一生吧!
  而凌云呢?……

×      ×      ×

  “黄河百害,唯当一套”这谚语人人都知晓。
  且说这一日河套地方“五原”镇上,民众来往熙熙攘攘热闹非常,各人忙碌着自己生活,对身旁一功事务都不太注意,也没有余力去注意。正在这晨午之间,在往来人群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小丐儿,然细细看来又不似了乞儿,间杂在华服轻裘商卖行人中是那么不顺眼,但是谁也没有理会到这一点,仍各自行自己路。
  那乞儿衣着褛褴,满脸泥污,两目四处游视,似在寻找某些失落之东西,企望而迫切之神色溢于颜表。
  这乞儿看来尚年仅是有十二、三岁左右,然而,雄伟的身材,虎目,两道浓而黑眉斜飞入鬓,虽油污敷面,仍掩不住一股英挺威武气度,两袖高卷,露出虬粟臂肌,已像成年人般粗壮。
  看他漫游着,双腿一拖一拖,生像行走了一段不算短的旅程,疲惫身心和饥饿的胃肠,使他不时停下来,盯着路旁食店,馋涎欲滴,然后摸摸自己口袋双肩一耸,无可奈何仍拾道路再流浪下去。
  读者可以知这流浪的乞儿却是失去伴侣,满心痛愧之凌云,原来当那日最后一个追寻霞妹者归返后,他一切希望俱成泡影。第二日即悄悄离家出走,留言乃父,谓要从此寻觅霞妹而去,除非寻得霞妹归,否则至死不回。
  凌云从未出过远门,除了随身一套衣服,再加上张弓与一袋箭矢,另外分文也无,凭着口血气,单骑闯入沙漠,最初几日,他还能猎得数头小兽,烤来充饥,最后箭也射完,并且连日来他为了要逃避其父派人追寻,所以日夜飞骑,因此马也力竭而亡。
  当他逢到这山穷水尽之时,幸好已达到蒙古边缘,正好赶上了一队骆驼商队,循着往中原贩卖皮货。商队的首领眼见凌云饥寒交迫,佇行道旁,一时大发善心,随带了凌云南下中原。
  且说凌云随着骆驼队来到“五原”,也就脱离了他们,独个儿去寻找霞妹。然而芸芸人海中何处能觅芳踪,凌云走遍了整个“五原”,仍未发现霞妹,不禁有些失望,可是他并不灰心,持恒地寻找下去——一天,一月,一年甚至到数十年——他想他是办得到的,而最后他也终于办到了。
  黑夜了,人们都回到了温暖的家园,长道上冷冷清清,虽此时正属夏日天气,但入夜后仍有些凉意,凌云一个人孤伶伶徘徊于路上,只有身后长长的影子忠实地跟随他,无论他飘泊至何方,除非当他长眠于地下,才脱离开他。
  凌云信步而行,腹中雷鸣阵阵,饥肠辘辘,然而自尊心使他不屑于乞食门槛。越走越远,渐渐已行至郊区,竖直的道路,两旁浓荫蔽天,婉蜒流水纵横四处,交错巡回,一望无垠之水田,墨绿一片,凌云轻叹道:“美景当儿,而我却无心欣赏,霞妹啊!告诉我你在哪里?哪怕万水千山我也要寻至你身旁。”
  凌云从小即居于塞北大漠,何曾见过这些山水良田,对着这种奇境,也忘了不少饥饿。
  凌云不断忖思道:“想不到外面尚有这样大世界,看来霞妹倒真不好找,早知如此,不去打那鸟野狼也罢,唉!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寻得到霞妹啊!”
  且说凌云自怨自艾地走着,不觉已来至一个破庙前,只见这破庙,粉墙落迹斑斑,屋瓦破毁无数,门上庙前已剥脱得看不清,想来早已断绝香火很久了。
  凌云抬头看了看这破庙,忖道:“今晚只好憇在此了,明日早起,去找一些事情作作,赚些工资也好填填肚子,哼!再不济我凌云也不去作那偷鸡摸狗的事情。”
  敢情他心中已动了偷窃之念,才会有此诅咒。
  明月冉冉上升,柔和的光芒,照在凌云身上,像慈母般,圆圆脸孔殷切地看顾着凌云。
  悄悄摇开破门,“依呀”一声,整个庙全俱落入凌云眼中,小小的厅堂,神龛上供着个菩萨,金身早已消褪殆尽,从他手中一本春秋和背后站立之岳平、张飞,可猜出是关帝,地上丢弃了个蒲园,裂缝中露出稻草,并且发了霉。这就是仅有之陈设。
  突然一股香气冲入凌云鼻孔,凌云猛闻两下,已嗅出是烧鸡香味,他正在奇怪这香味由何处来,一转眼,哈!原来自己脚旁正躺着个沉醉不醒的老乞丐,花白胡子掩覆在面上,看不见其庐山真面目。
  在老乞丐身旁荷叶上正放了半个烤熟之鸡,香气即由此发出,凌云看了看沉醉的老乞丐,又看了看那半个鸡,不禁“咕噜!”“咕噜!”直吞口水。
  老乞儿一个翻身,伸手一按正压在鸡上,口中模模糊糊念道:“好小子,你老爷子辛辛苦苦偷来的‘油辣烤鸡’,竟想染指。”随着又“呼噜”,“呼噜”大睡起来。
  凌云呆呆地站着,眼睛紧盯住老乞丐手中香喷喷烤鸡,口水垂出三尺,恨不得一把抢过来细细嚼咀填补自己饿了一天的肚子。
  老乞丐手松松地抓住仅余一只鸡腿,喃喃道:“来了,来了,好小子有你瞧的。”
  凌云茫茫然不知其所指何然,心中只惦记着那越嗅越香的烤鸡,多次伸出手去想拏拿!又突然缩回,内心交战不已。饥饿与理智的争斗,此起彼伏,彼升此降,而他的手正表现出那方占了优势。
  正在此时,老丐又呓道:“这下真的来了,好小子!不帮我老人家赶野狗,看我给你鸡腿子才怪?”
  凌云心一动,就在此时,突然庙外一阵纷乱足步声,杂着吆喝:“一定在这里,我亲眼看他向这方向跑的,从这下去已再无处可藏身了。”
  “家伙拿好,非痛打这老鬼一顿不可,不要再让他溜了。”另一人道。
  凌云正在寻思老丐话中之意,一听庙外嘈杂声,连忙回身向门外一瞧,只见十余个庄稼打扮的汉子,提着木棍,戒尺气势凶凶呼喝而来。
  不一刻这十余人已来至庙前,突然瞥见一个年青花子,当门站立,虽然衣服甚为破旧,仍然神威凌凌的模样,不禁使这些朴实的庄稼汉一愕。
  杨守德名声远播,蒙族人民莫敢对其不敬,因此凌云从小就受到人民爱戴,平时指使发令惯了,气热自然不同。且说十余人被他迫人的目光所慑,竟有些局促不安,数十只眼睛居然倔服在一对幼童之目光下。
  凌云喝道:“各位半夜三更赶来,意欲何为?”
  内中有一甚年青者,刚才被凌云神威所慑,尚没怎样,这一谈话才看清凌云只是个十四、五岁童子,胆气一壮大喝道:“孚哥,这小子一定是那老鬼徒儿,先打小的,再打老的。”
  敢情那被称为孚哥的是内中首领,只见他头发微白,上身一件灰布衫,腰下系条黑衣裤,裤脚卷起,露出黝黑而结实的腿肌。
  闻言仅向身后一摆手道:“慢来,先弄清楚再说。”
  于是向着凌云问道:“小哥儿!可曾看见个老乞丐?颔下花白长胡须。”
  那人见凌云气度不凡,所以很客气向他说话,一见凌云良久不答,又补充道:“那老乞丐可是个大坏蛋,每天都来咱们庄中偷窃鸡鸭,小兄弟曾见到吗?”
  凌云点点头,向内中一指道:“他就在里面,各位想怎样?”
  其余人一听,老乞丐正在里面,想是恨极了他,立刻鼓噪起来,提起棍棒就要往里冲。
  凌云早已觉得这老丐不比寻常,尤其梦中呓语似乎预说了这般汉子要来,突然福至心灵,内心暗作打算。一见对方这般形势大喝一声:“有我在,谁敢动他一根毫毛我就——”
  下面的“打他一顿”却说不出口,眼看对方来势凶凶,棍棒在手,自己如何是敌手。但凌云先天傲性,又怜悯那孤苦老叫化,扶弱锄强的天性使他又雄心奋起,两手一叉,挺立于门前,准备动手。
  先前那年青汉子又发话道:“孚哥,这小花子一定跟老鬼一路的,先打他一顿。”
  说着一扬手中铁尺当先向凌云冲去。
  原来这些庄稼人都是这附近村里农民,平日辛勤工作,闲时也养点鸡鸭准备奉节过年之用,哪晓近几天来,鸡鸭连番不见,经多方侦察,竟是庙中老丐所为。
  本来掉了一两只鸡鸭也无所谓,然而不断地遗失怎不使这些辛苦的农人痛心,于是动起公愤,派出人马要抓捕这偷鸡的主儿。然而那老丐滑溜异常,不但抓不到他影子,反而鸡鸭失得更多。这下眼见偷儿将成擒,焉得不怒。
  凌云一见那年青汉子冲来,不退反过,迎着他左手向上一晃,右手闪电击出,“嘭”一声打在对方腹上。
  那年青汉子生就是个急性子,这不明不白挨了一拳,气得暴火连天,捧着肚子狠狠盯住凌云,一时竟站不起来。
  其余人本来跟在他身后冲来,突见前人被那小孩,轻易一拳就被打得拱背弯腰站立不起,也就愣住了,想不到一个这小孩,出拳恁般快。
  突然庙内传出苍老的声音:“好小子,打得妙,这招‘长蛇入洞’可应该高点。”
  凌云在蒙族时早已学得摔跤拳击之术,平时三、五个也未必是他对手。闻老丐指点他出招,不禁心中又一动,想起父亲常谈起中原豪侠,平素自己向往莫名,今日这老叫花,可不会正是一个风尘奇侠,不要失诸交臂才好。
  不谈凌云心中念头,且说那年青汉子,目射凶光,瞥见凌云凝神思考,大好机会岂容放过,一跨步,扬起铁尺向凌云搂头打到。
  凌云惊觉金光闪动,本能地一伸手,扣上对方手腕,往怀中一带。
  那汉子见手腕被拏,努力一撒竟挣不开,连忙左手一拳打向凌云“太阳穴”。
  “太阳穴”属于死穴之一,任何人也知晓,凌云怎能让他打着,只见他头一偏,双手一下抓住对方左手,身子向后旋转接着一拱。只听得“呼”一声,那冒失汉子已被凌云扬起空中。
  那汉子正是被称孚哥之兄弟,姓周名胜,平素在家最为暴燥好狠斗狠。
  这身子一失重心,不禁大惊连忙两脚向凌云踢出。
  凌云正喜对方入握,不理会蹴来双足,两手在头上打个小圈一扭一摔使出蒙族摔跤绝技,“屠狼手”。原来蒙人最畏惧饿狼,于是精研制狼之术,这一招正是死里求生,在狼扑来时,眼明手快地抓住狼足,一扭一挥不但将野狼扣出老远,并且在扭时就把狼足拗断使它不能再起立噬人。
  且说凌云将周胜一拖,只听“咔嚓”一声,敢情周胜也骨断臂折,“哎哟!”周胜惨叫道,飞出一丈外,登时痛得冷汗直流,脸色由白转青捧着右手不住呼痛。
  周孚骨肉情深连忙上前扶住,对于凌云威猛不禁顾忌万分。
  先将周胜安置好,转脸向着凌云发话道:“小家伙,出手这般毒辣,你当我们农人好欺负吗?”说罢一挥手,立刻余下诸人团团上前围住,但是大家都有些害怕他扭断筋骨,不敢当先出手。
  凌云因眼见对方人多势众,所以一开始就自然使出狠招,打算少一个是一个,现在情势危危更抱定这种心理,大喝道:“谁叫他要冲上来自讨苦吃,你们要敢再来,可别怪小爷手下无情,管叫你们也像他一般。”童声稚气倒也威风凛凛。
  周孚一见对方小小童子就将己方全部唬住,心中大怒,猛喝一声当先出手,余人看他出手也各举家伙,蜂涌而上。
  凌云已打定主意要为那老乞丐挡他一阵,早已不管理亏何方?双手一晃,照样画葫芦,一式“长蛇入洞”攻向周孚,只是这次受了老丐指点,出拳稍高了些。
  周孚等人俱是安份务农之人,毫无武功,仗着身体粗壮血气之勇才敢与人打斗。
  且说凌云又是左拳一晃,右拳闪电打出,周孚被他左拳所惑,还没看清是怎么来头,胸上“碰!”挨了一拳,像他弟弟般被打得坐在地上直抚胸口。
  凌云斗得性起,拳脚交加如虎入羊群,眼看众人东倒西歪,溃不成形。
  突然凌云注意到一个怪现象,这些庄稼汉们之棍棒,每每快打至身上,不是对方手一窒就是一股怪力将来势打偏,使自己能从容躲过。心中敏感到一定是庙内老丐的杰作。不禁大喜,越发提起精神,双手西拿东抓,只要对方被拏住,就被摔得鼻青眼肿,又有好些被扔出圈外。
  不一会儿,十余汉子都气喘喘,毫无斗志可言,凌云也有些面红心跳,身形呆滞了许多,一连挨了几下。
  正在此时,庙内踱出那位老乞丐,只见他哈欠不已,口中气呼呼道:“半夜三更活跳鬼叫扰人清梦,看我老爷子教训教训你们。”
  真是大笑话,乞丐自称老爷子还要教训人。
  老丐又道:“好小子,快些打发这些不知进退的东西,我还有话问你。”
  呼地扫出,只听“噗啪”连声,余下的不足十位俱被凌云这记扫堂腿,蹴出丈外。
  怪老丐显然高兴异常,手捻花白长髯,不住点头赞好,被打倒的庄稼汉,眼看十余个大人还斗不过人家十四、五岁童子,都垂头丧气,惭愧万分。如果他们再知道凌云只有十二岁一定要诧异得张口合不拢来了。
  经过一阵沉默,虫声又四处鸣起,晚风习习,一切又显得如此安静,周孚见所跟来众人均带伤倒地,断手扭足,不禁意气消沉,摇摇头道:“走!打不过人家只好认命吧!”
  怪老丐等他们走出十丈才朗朗大笑道:“周孚听着,回家后可别忘了到你宅后水缸瞧瞧啊!可能会发现金元宝呢!哈哈!”
  周孚只以为他出言讥讽,也不在意,头也不回消失在黑夜中。
  谁知周孚,第二日清晨出院舀水,真在水缸内寻获数锭金元宝,一时欣喜欲狂,知道这正是老丐所补偿他们的,昨天的恨事也完全撇掉,反而对老丐感谢异常,这是后话不提。
  且说老丐待众人去后,笑着对凌云道:“小伙子!你是那儿来的?怎么年纪轻轻就跟我一样做起沿街捧碗生意了?”
  凌云听人家问起身世,虽心中一酸,也硬朗地答道:“我……我从乌拉族来,我是出来找个人的,不是跟老伯一样……”
  凌云不好意思说出乞丐两字,脸红红地不知所措。
  老丐看在眼里,哈哈大笑:“小子别害羞,什么老伯不老伯,干脆叫我老花子还顺口些,来!今晚我老花子作东,请你吃顿油辣老鸡。”
  凌云整整饿了一天早已饥肠欲断,刚才激烈打斗一时倒忘了,这一提起吃东西,不禁腹中雷鸣,乖乖地跟着老丐踱进庙内。
  蛛网沙尘满布的破庙宇内,清丽而辉明的月光从屋檐上裂瓦透入,射在席地而坐的一老一少上。
  凌云津津有味地啃食着半个烤鸡,对其余的一切一切都暂置之度外。
  怪老丐眼睛细眯,嘴角带笑,仔细地打量凌云一番,目光中射出兴奋光芒,直似发现了什么天上掉下来的宝贝似的。
  老丐儿笑嘻嘻看着凌云将鸡骨舐食干净,才开口道:“孩子,你今年几岁啦,那几手玩艺儿向谁学的?”
  凌云不知老丐问的玩艺儿是什么疑惑地答道:“我今年十二岁,老伯……花子说的什么玩艺儿?”
  老丐儿眼睛陡的暴睁,对凌云只有十二岁大吃一惊,心中暗叫惭愧,连他这样老江湖也看走了眼。
  呐呐笑道:“小子,看不出你恁地小法,我问你姓甚名甚?那几手摔劈手从何学得?
  凌云恍然大悟连忙报上自己姓名及从蒙人手中学来的屠狼手。
  他那里知道这怪老头竟是一个闻名天的奇侠,只因身受极重内伤,不久于人世,正急欲觅一传人授其平生绝艺和代他完成一件未完成的心愿。
  此时发觉凌云根骨奇佳,不但体格异乎常人,并且天资也极聪慧,于是动了收徒之念。
  凌云与他天南地北地谈着,渐渐道出如何为了寻找霞妹而离家流浪,为何发誓要找到霞妹才回家等等。
  老丐听得哈哈大笑:“想不到你小小年纪,也会为情跋涉,嘿!小子!天下这么大你到那里去找你的霞妹呀?”
  凌云一怔对老丐所说似懂非懂问道:“天下?天下有多大?老花子你知道霞妹在什么地方吗?”
  凌云幼稚的发问使老丐莞然开口道:“天下就是我们站在其上的地方,东西南北看出去都看不到边,它跟天一般,比海还大,小子你又没马又没钱,怎么去找呀?”
  凌云一听天下如此辽阔,霞妹何处去寻呢?心中忧虑着,面上也显出失望的表情。
  老丐眼光何等锐利,见状连忙柔声说道:“云儿!别灰心,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我教给你绝世武功,然后你天涯海角都去得,好吗?”
  凌云自从离家后一月余,受尽了磨难冷眼,老丐亲切地一声“云儿”使他顿生出无限慕情,乖巧地点点头,向往着未来涉足江湖,挟技济世的境况,凌云不禁有些飘飘然。
  可是凌云心中又有一丝不愿,并不是他不乐意跟随老丐去练武,只是他怕这悠长的学艺岁月,会使他与凤霞,更形分隔,甚而至于永远不能再相会的地步。
  凌云的心事,很自然在脸上表露出来,老丐哈哈一笑道:“小子!你可是害怕相隔太久,寻不到你那霞妹?”
  凌云点点头。
  老丐又道:“这无需顾虑,我尚能支持个三四年。这样吧!咱们先不定居一处,去寻你霞妹两年如何?两年后,如仍不能找到她,那就只好随我返归峨眉了。”
  凌云别无他法只好同意。两人一宵无话,一待天黎明时,即整装出发。凌云有老丐在旁,当然安全得多,也无需担心衣食问题,然而两年后霞妹仍杳如黄鹤无迹可寻,在这两年中两人备尝风霜雨露,长途跋涉,老丐所受内伤使他功力日渐减退,至此时早已不复往日雄风,泪烛残月形将就木,老丐自知大限即至,只好带着凌云回归峨眉,在临终前传其至高绝技。
  这一日,峨眉绝顶山道上,正有两人蠕蠕而行,继而两人竟停留在一道旁大石上。这两人即是老丐与凌云了。
  且说老丐测览四处,峨眉后山上一草一木对他都是那么亲切熟悉,因为他曾在此整整数十年头,生于此,死于此,这不正是落叶归根吗?
  朝阳东升,和风如水,雄伟而又揉合神奇的峨眉山,使老丐失色目光中又射出明亮光辉,但这光辉是这么短暂而不易发觉,正像即将熄灭的火炬,爆出最后一次灯花。
  两年中凌云已十四岁了,却似成人般剑眉虎目,宽阔豹额,威武而不失秀拔,长久的流浪使他更形成熟,机智而灵敏的头脑,使他学得怪老丐的大部绝艺,即今入江湖,也会跻身于一流名家而不愧。
  老丐悽悽笑道:“云儿!为师带你返回峨眉,不但因此处是历代师门修身之处,也包括为师一点私心。”随着指向对崖一块大石道。
  “那似人山石下,即是吾恩师发现吾之处,生也于斯,死也于斯,云儿记着,吾身亡后一定要葬在那山石之下知道吗?”
  原来老丐是个弃婴,为其师在那大山石下发现。
  凌云被这哀伤的情绪包住,盈眶热泪不自觉淌下来,在漫长两年之间,他随着老丐东奔西走,行遍了名山大泽,穷乡僻壤,虽然将自己锻炼成钢筋铁骨,然而看着师父的逐渐衰老,逐渐龙钟,却像毒蛇般噬食着其胸腔。在他幼小的脑海中,泛起无边仇恨,将来一日,必要手刃乃师废功大仇。
  且说凌云闻乃师父又说这种伤心话,连忙安慰道:“师父,别说这些不祥话,师父福泽深厚,一定能够化凶为吉,康复过来的。”
  凌云跟他这么久,尚不知其师名号,也不知废老丐武功的,究竟是何方高人。
  老丐甚感动地道:“云儿别哄我,生死有命,何况我老儿也活有大把年纪,死也不足为惜。现在憇息够了,云儿扶我上山。”
  于是两人又攀沿山涧而上,行了将近一日才来至一绝险所在,一个幽深壑谷,四边山峰叠起,云气缭绕,不知名野花野鸟,比比皆是。
  老丐长长吁口气道:“到了,云儿,雪壑深处即是我等隐居之地。”
  凌云一见这雄奇风光,也叹为观止,名山胜景到底不凡,不禁长啸一声,朗润龙吟,震得霞气频窜,四山悉响,宿鸟惊飞。
  “师父,这好所在就是历代祖师修身之地吗?”
  老丐一见徒儿长啸声中,功力又大为精进,也老怀大喜,点点头道:“不差,未来八年您也将蜇居此处,苦练我‘开天神功’!”
  凌云扶着老丐步下壑谷,只见内中比外观更胜,循径而下缓步行至一石洞口,只见此洞高有丈余,宽约八尺,只是洞内错纵复杂,杳不见底。
  老丐哈哈一笑:“跟我来吧!从前师祖发现此洞府时,花了十年心血,才筑成这奇幻‘迷离洞’。常人不明底蕴,冒失进去,包你一辈子也别想出来。”
  凌云一怍舌想不到一个小洞也如此厉害。
  只见老丐左转右旋,足足行了两、三时辰才来至中央,一个广宽的石室,室内陈设极为简单,一张云床,石桌及数张石椅,其余就是旧衣物了,想是老丐当年所着衣裳吧!
  屋顶镶着数粒龙眼大夜明珠,照得通室雪亮,老丐把出入洞府的地图详细告诉凌云以后说道:“云儿!从今后你就要在此安心学艺,不要心存旁念,分去思力,为师也不能陪你多久,可得好自为之啊!”
  于是凌云在此摒去一切杂念,潜心学艺,每日清晨,都能见他在洞口谷地上,挥剑起舞,凌云剑气上冲入云,真如其名般。
  时光易逝,弹指间又过一年,在这一年中凌云武功突飞猛进,一日千里。然而老丐的健康却更形恶化,这使凌云除了霞妹外,又担了副心事。
  这一日,凌云正在练习轻功,只见他满山游走,上下绝壁如履平地,迅捷身法,潇洒姿态,就飞鸟也将自叹不如。此时突然洞内传出微弱喊声:“凌云!进来我有话要吩咐你。”
  虽音若蚊呜,然凌云听来仍如雷震,心中忐忑不安,不知师父今日为何会踱出洞来。
  凌云惴惴心情飞奔入洞,果然见老丐蹒跚艰苦地向外曳行,凌云连忙扶住老丐柔声道:“师父出来作甚?有事吩咐,只须令弟子进去得啦,何必劳动病体呢!”
  老丐微笑道:“好孩子别把师父看得太不中用啦,来!扶我出去,我要看看你功夫练到什么程度。”
  凌云将老丐扶坐在洞口一大石上,然后拳起脚踢,展开身手,但觉呼呼声响,一片拳影包住周身,密不透风,滴水不进,尤其难得是不但快捷但仍招招内力蕴聚,凝而不散,渐渐从快攻急打变成缓慢起来,只见他拳招、掌式起处,远处大林,随着劲力一倒一抑,被他一双手遥遥操纵。
  老丐在旁看得不住点头,说道:“好了,云儿!难为你三年就学得这般好法,为师真庆幸自己收了个好徒儿,从明日起,为师要教你本派镇山绝艺,‘开天神功’及‘伏魔三十六剑式’。”
  “练此绝艺,以你资质也得下六年以上苦功,现在且不谈这些,让为师告诉你一些事情因果。”
  老丐眼光注视看前面,如梦般往事又翻腾汹涌于脑际,呼吸也随之急促,脸色也随其涨红,只听他平静的声音中夹着兴奋、雄飞与无穷的叹息。
  “很久很久以前,为师尚只有三十来岁,正值锦绣年华,前程无量。并且一出道江湖即名声大震,可是正因如此才使我一生默默无闻,毫无事业可述……”
  凌云大奇,既然是名声大震,为何却又说默默无闻,连忙静静而专心听老丐说出一个离奇的故事。

相关热词搜索:萍踪万里录

下一篇:第二章 惊涛裂岸
上一篇:
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