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古寺老僧
2022-01-11 19:58:14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大地春回,关外五雄所属的牧场上静悄悄的,五位庄主,再加上个洛水医隐,早于前两日即启程远赴南方,去作那打救古义秋之工作。
  “的得!的得!”
  两骑蹄声传来,在这辽阔而清静的原野上听来格外分明——
  那“挂月峰”下的交叉路口,朝左朝右望去,俱是路茫茫遥遥无尽。但见远途烟尘起,却不知令多少人望断心眼——
  这两骑缓缓来至交叉口,停了下来——
  “君哥!”郭莲的声音娇弱的呼道:“你可得快些回来,别令我在家久候啊!”
  忆君索然无语,初阳下对影而立,久久他才感伤地说道:“我会尽快回来的,只要不平生波折的话。莲妹,你自己也得珍重了,我传给你的内功心法可得时时练习不辍,这样将来对你裨益必甚大!”
  郭莲点点头,原来趁着数日空闲之际,忆君已将玄机子北派的内功心法,偷偷传给了郭莲。
  “君哥!”郭莲幽幽的呼唤着,下面却没有言语。
  忆君有些心酸,这月来他俩的感情已增进到不可分离的地步。他知道郭莲必是不舍遽离自己,而他自己又何尝愿意呢?
  但一想到父兄之身未还,天下武林之仇未报,他又不得不狠下心肠,暂时抛弃这如花美貌的未婚妻。
  “我会一直等候你,不论发生了什么事情!”郭莲含着辛酸的微笑道:“但愿有朝一日……”
  忆君接下去,说道:“但愿有朝一日,当你复明后,我俩整日游山玩水,渡那无比逍遥自在的时光,是吗?”两人都笑了。
  “莲妹,这是昔年我师父赠我的纪念物品,今日就转赠给了你吧!你摸着它就当是摸着了我!”忆君说完,从怀中拿出一个汉玉佩,这正是十年前石凤霞给他的信物,看着它,忆君不禁又回忆起往昔的情景。
  郭莲摩娑着汉玉佩上的四个字——“祥云瑞霞”,心中突然升起一种幸福的征兆,久久不语。
  忆君抬头看看天色,从大清早两人从庄内出来,停停行行,行行停停,足足耽搁了两个时辰。
  “好了!我得走了!”忆君硬起心肠说道:“再见,莲妹,我会很快回来的!”
  郭莲听得蹄声乍起,逐渐远去,晶莹的泪珠已从她无色的大眸子中流出,虽然她明知这一别离仅不过短短的数月,然而这也是漫长的数月啊!

×      ×      ×

  洛南城南的大道上,故都的繁华,到处留下令人感叹的名胜古迹,毁坏的垣城,尚看得出已往的高度文化水准。
  一匹粟黄色健骑,在那通往江南的大道上漫无目的骑着,快速细巧的步伐,像是明朗有力的节拍,不断地敲击着大地,春寒料峭,行人尚是稀少,更显出这一骑的奇特——
  “忆君啊!忆君!”这马上骑士自言自语道:“别老是想着那些俗事吧!”说完长长吸了口气,像是尽情享受这清新的空气般——
  一路行来,忆君除了郭莲外心中了无牵挂。这日已通过了洛阳,正往安徽进发,沿途的如画风光,都不足以使他留恋——
  长日的孤独,不禁使得他心中有一丝烦闷——
  突然身后一阵马铃叮当,忆君不禁回头一望,心中自问:“还有何人如此早法?”
  放眼望去,只见一骑从后轻快的奔来,马上骑者云白的轻裘,那马也是通体素白,连一根杂毛也找不出来。
  忆君终年与马牛为伍,眼力自是不凡,看着也由衷地赞了声:“好马!”心中更存着欲瞧瞧那马上客模样如何。
  那白衣骑士也恁地奇怪,刚才很快的策马前进,到了忆君身后十丈,又将坐骑放慢下来,缓缓跟在忆君身后。
  忆君此刻一身白衣,面上也未曾化装,一直保持着原本面目——
  “咦!奇怪!”忆君见那人一直不上前来,心中疑窦陡生,为了保持尊严,又不好意思不停向后张望。
  “哈哈!”那人轻笑一声,突然朗然吟道:
  “浮世若得云,
  千回故复新。
  旋添青草冢,
  岁暮客将老,
  雪晴山欲春。
  行行车与马,
  不尽洛阳城。”
  语声锵铿,含蓄中又隐含狂放。忆君心中略感不适,觉得此人怎生如此悲观啊!他这样想着。
  “嘿!嘿!好一匹龙驹,小兄弟,难道你不怕沿途盗匪吗?”那人终于开口。只是声音中却没有先前吟诗时真气充足。
  忆君突觉这语音有些熟稔,顿时转头一望,突然脱口呼出,道:“啊!原来是铁扇书生焦师傅!我……我倒并不怕什么盗匪。”
  这人正是重伤甫愈的铁扇书生焦诠,看他面上尚存留着苍白与失血,身躯也有些瘦弱无力,早失去了他往日的精神奕奕——
  铁扇书生焦诠见此少年竟能直呼出其名,不禁有些惊奇,仔细打量一番,又并不识得此人,不禁奇道:“兄弟是何人?怎生识得在下姓名?”
  忆君对焦诠很有好感,不然那日也不会出手解救他与慕容凤的危难了,只见忆君微笑道:“小弟古忆君,怎么那追云燕慕容姑娘竟未与焦兄在一块儿?”
  焦诠也甚聪明,闻言也明白过来,笑着说道:“原来小兄弟是古氏牧场的,敢问庄主古义秋与小兄弟是何关系?”
  忆君此时已与焦诠并辔而驰,微笑着道:“正是家父!”说完又有些黯然。
  焦诠“哦!”一声,心中微带歉然,古义秋的被禁,与蜈蚣帮的滥捕江湖各大派高手,他虽在东北,也知之甚详。
  忆君天生的一股少年英侠气质,使人一见到他总会对他生出好感。焦诠也不例外,不知不觉中已与忆君谈得甚是融洽——
  两人结伴而行,忆君心中一直奇怪着焦诠为何会孤身长途?但他没有问讯,短短数月的江湖经验,已经将他锻炼得知避讳。
  从焦诠一双含着忧郁的眼睛中,忆君发觉对方必然心中埋藏得有重大心事,而这心事也必然是对焦诠所不利的——
  焦诠从忆君的口中,得知忆君是追随其兄古濮,意欲南下营救父亲后,不自禁的为他行为所感动。但忆君外表的一切,一丝也看不出会武的模样,他不禁又奇道:“小兄弟,蜈蚣帮都是耍枪耍刀的,你如何救你父亲呢?”
  忆君肚中暗暗笑着,面上仍表白道:“我虽不会武,但我会用脑,有些事情是不需要用武力的!你说是吗?”
  焦诠点点头,忆君的话使他眉头不自觉皱了一下。此次他败在千手如来施永黔手上,自认为是其平生大辱,而他此次的远行,也与这事大有关系——
  行行复行行,两人谈谈说说倒不觉得时光的运转,不知过了多久,黑夜之幕已悄悄降了下来。
  一路从洛阳下来,沿途虽经过不少小镇,但距稍大的汝州尚有一段路程,眼看今日是赶不上宿头了,忆君心中如此想。以前他未走过此路,不禁向焦诠问讯地看了一眼——
  哪知焦诠仍是默默行着,只是眉头锁得紧紧的,似乎有何等重大事情,沉重地压着他——
  忆君一直不知铁扇书生到底有何心事,但他十分同情焦诠。从他救焦诠与慕容凤起,一股助人助彻的意念在他心中已暗暗滋长。因此这时忆君不觉替焦诠担忧起来——
  人的感情就是这般微妙,从清晨到夜晚,忆君与焦诠相识才只不过一天。但两人已深深的互相喜爱上。
  忆君谈话间的纯真与不闪烁其词,是焦诠多年来未曾遇过了。因终日与江湖奸诈打交道的他,处事说话无不是勾心斗角的——
  一片松林远远在望,到此焦诠像是决定了什么,面色一宽,向忆君说道:“小兄弟,咱们今晚就在此憇宿一宵如何?”
  忆君笑着点头应了,看了看那黯黑一片的松林,心中有一丝疑惑——
  焦诠以为是这少年公子心虚胆怯,不觉笑道:“怎么,你怕吗?”
  忆君自然知道铁扇书生想的如何,也不想反驳故意点头道:“不错,我怕的,有你在我又不怕了!”
  一天的相处,铁扇书生发觉亿君不但是个机智的青年,而根骨又是这般好,这在武林中是人人欲收为门徒的上材,因此反而惋惜他的不曾习武——
  两人寻了个隐密处所,各自打开随身带的行包,在以往忆君单独时,总是习惯睡在树上,此刻为了避免引起焦诠的怀疑,只得也躺在树下——
  忆君安静地躺着,细眯的眼睛正偷偷瞥着焦诠的一举一动——
  焦诠正跌坐在地上,鼻孔缓缓掀张着,脚底交叠朝天,双手放在膝上。从这姿态忆君知道此正是“黄山派”一脉单传的独门“玄玄内功心法。”
  忆君曾听说过关于黄山“一叶老人”的传说,也大略晓一些黄山一派的武功特征——
  一叶老人在江湖上出现少而又少,尤其近二十年来根本未出现过,有人猜测他的武学已是与五子相偌了——
  忆君心中暗忖道:“这铁扇书生难道竟是受传于一叶老人不成?”但他对黄山派所知太少了,焦诠的武功他是看过的,觉得他是狠辣有余,然而在防守上却有太多的漏洞——
  忆君想道:“据传一叶老人最得意的两套绝学即是‘玄玄拳法’与‘风雷正反三十二式剑法’,如果焦诠真是一叶老人的徒儿,那么他的扇招必是从‘风雷正反三十二式剑法’中蜕化出的!”
  要知忆君尽窥“阴阳秘笈”上之诀要,对于天下各派武功俱能一目了然。焦诠的扇招虽是狠辣,但在忆君看来,却是欠缺了些什么,似乎不像是一整套武功。
  “照这样看来焦诠可能是偷学得来的以致没有学全!”忆君自忖道:“然而他又怎会‘玄玄内功心法’呢?黄山一派素来单传的啊!”须知偷学武技容易,偷学内功心法可难上又难——
  且不说忆君一直疑思不释,而铁扇书生焦诠已正值到吃紧当儿。重伤甫愈的身体,似乎支持不住真气的运转,看他脸如金纸,真气似继欲断,全身轻微地震颤着摇摇欲坠——
  这情形是最危险不过了,只要真气一运行不畅,即要走火入魔。忆君缓缓仰起身来,准备一待情况再危急些他即要出手相助了。
  “嘘!”
  蓦然铁扇书生吐出口气,脸色已由青转红。忆君放下心中一块大石,也甚佩服焦诠的毅力与坚忍。
  突地一声“当!”远远传来,肃穆而庄严的震荡,将忆君激得一惊。“何来的钟声?”他如此自问着,打量了铁扇书生一眼,知他尚有一段时间才能清醒过来,立刻一飘身上了大树——
  柔软而尖细的松针上,忆君飘忽地摇晃着,极目眺去,一点小小的灯火在林深处闪烁着——
  这一带地势极为平坦,放眼望去可看出很远,忆君看了一会也懒得去多想,匆匆地又跃下树来——
  只见焦诠鼻息甚是沉稳,如此他的体力是恢复了一成。忆君瞥了一眼,又伪装着睡去——
  过了好一会儿,铁扇书生缓缓睁开了双目。看他嘴角挂着满意的微笑,像甚是欣喜自己艰苦换来的成绩。
  忆君均匀的呼吸,又使得他怜爱的一瞥,自言自语道:“还是这娃儿好些,虽不会武功却少了这么多烦恼,唉!看来这种生活已与我无缘了……”
  “当!”又是一记钟声传来,这次焦诠听见了面上一阵阴晴不定,哑涩地说道:“我是去也不去呢?唉!钟声三鸣,游魂枉断!”说完竟在林间无目地徘徊起来,显出他的心神是多么紊乱。
  忆君听得“钟声三鸣”暗自惊奇一番,他想这突来的两声钟声必是与铁扇书生有什么重大关系。
  与上两次钟声约是相等的时间,第三次钟声又“当!”地响起,铁扇书生神情似乎更焦虑了一点。
  铁扇书生徘徊得更急了,双手不住搓揉,两眼不时看天,茫茫自言自语——
  忆君陡地明白过来,忽然立起身,说道:“焦兄可是……可是……,此刻三声钟鸣已响过了呢!”
  焦诠闻言一惊,大声问道:“什么,三声钟鸣已过!你听分明了吗?”
  忆君点点头,焦诠怀疑地向他看了一眼,突然像疯了般直朝钟声发出处赶去。忆君望着焦诠背影,怔了一会神,立刻他也一晃身飘上树,朝着焦诠逝去方向,跟踪而去——
  松涛如浪,忆君投身在这一大片松林之中,直似个穿扑其间的大鹰。既知焦诠是要到那钟声敲发之处,他也无须跟随着焦诠,径自展开身形,认清那光火方向电驰而去。
  灯光愈来愈近,忆君已显显看出竟是个寺院,规模尚称宏大,只是此刻全寺静悄悄的,那三声钟声大约是最后晚课结束的礼赞吧!忆君如此想。
  除了那正中佛堂的灯火外,其他的屋舍俱黑沉一片。忆君停身在十丈外的一株大松树上。清淡的月光下,看见寺门阁上写着“泰悟寺”三个大金字。
  忆君在树上待了一会,也不打算进寺去探探,心中想道:“焦兄也该到了啊,怎么此刻尚不见人影?”
  他料定焦诠必也是在附近隐了身起来,当下不敢动声色,寻好了藏身位置——

相关热词搜索:萍踪万里录

下一篇:第十四章 情缘难了
上一篇:
第十二章 名医名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