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似曾相识
2022-01-11 19:59:58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从种种迹像看来,这蜈蚣帮的参与其间,显然是有特别原因的,可能借此大好时机,蜈蚣帮已将水龙帮兼并了。
  钟源江湖经验老到,他一眼看出,场中属石裕清一方的高手,可说全不是水龙帮的,他特别注意一位中年汉子,看他白衫秀面,双目中似冷飚般的光芒,一望而知是个厉害人物。
  钟源见他一直随在长白双雕沈一鸿、沈一雁身侧,心中不禁奇道:“难不成此人是长白双雕的徒儿!”
  这时白眉老人向他递了个眼色——
  钟源受白眉老人暗示,站起发话道:“今日钟某依约前来,承石帮主如此接待,实令吾等汗颜,企望石帮主能本着四海一家的至理,化干戈为玉帛,则免去一场杀戮如何?”
  石裕清尚示回答,石济禺已抢先喝道:“什么,居然如此便宜即算了,除非你钟某人与那大个子给我们磕头陪礼,还有嘻!嘻!”他贼兮兮看着噶丽丝,却没有接着说下去。
  龙任飞看着这模样,禁不住哼了一声,但立刻被白眉老人用眼色制住——
  那边石裕清向石济禺怒喝,道:“那有你说话的余地,还不给我乖乖的站着!”但语气中仍免不了带着娇纵,只见石济禺恨恨地瞪了龙任飞一眼,退至一旁。
  鄱阳王接着说道:“钟大侠的话虽是不错,但今日之事已如箭在弦,不得不发。哈哈!请各位先痛饮一番,饭后咱们再至大孤山凭本事决定理曲理直吧!”
  钟源心知此番必不能善了,也一笑落座,暗中却叫同伴准备起来,以防对方突起暗算——
  东院与前楼相通,院中早有帮众驻守,倒没有民众在此围观。焦诠领着忆君,正抄捷径直向酒楼而来。
  立刻他们被帮众所拦住——
  “我们是钟大侠朋友,要去见钟大侠。”焦诠解释道。但帮众坚持不肯让他们过去,谓:“帮主有命,任何人不许擅上此楼!”
  当然对付这些帮众,焦诠只须一个飞身即可上楼,但他顾着忆君,一方面又因如此动作则犯江湖大忌。只好停身向上呼道:“钟大哥,小弟焦诠求见!”
  这一呼喊,显出焦诠竟是功力大增。他自己也奇怪,为何自己在不知不觉中总是无缘无故功力会增加一大截,像此刻,他发觉自己竟较半月前又增进一大步。
  钟源在楼上听得,哈哈一声大笑,向白眉老人说了一声,立刻也朝楼下呼道:“来得好!来得好!焦老弟,你来得可正是时候。”他将头一伸出,陡地发觉焦诠竟被拦在外面,立刻他明白是怎么回事。于是他转向鄱阳王说道:“石帮主请命贵帮部众将敝友人放行如何?”
  立刻石裕清一道令下,焦诠与忆君即通过了这根本不足阻拦的关卡,一迳往楼上行来。
  黄山与匡庐相隔甚近,而一叶老人也与白眉老人交好,因此焦诠与钟源三师兄弟自幼即很熟悉,尤其龙任飞与焦诠年龄最接近,也最相要好。
  忆君行到楼口,不禁有点犹豫,下意识地打量自己一下衣饰,经焦诠一拉才踱了进来——
  铁扇书生楼下的一声呼喝,已引得一般人注意,再加上钟源起立亲身去迎接,顿时焦诠与忆君成了众人注目之的。
  楼中突地一片沉静,焦诠仍是神色自若,忆君可有些不安。放眼望去,立刻在那较远靠窗的一角,他发现噶丽丝等还有他所认识的玄静子与清真人在内。
  铁扇书生今日意气飞扬,他的雄纠纠和忆君的文绉绉成了个强烈的对比。在座每人都摸不清两人是何路数——
  钟源带着焦诠与忆君迳直走向自己一方,白眉老人已哈哈笑道:“焦贤侄,这一向可好!”
  焦诠也答着应着。玄静子一眼看得忆君面貌有些熟稔,想了一会她问道:“敢问这位是古氏兄弟?”
  焦诠年岁虽是尚青,但如以他为黄山一叶老人的徒儿来说,大概只算较玄静子等矮上半辈。焦诠十余年前被逐出门墙后,就一直寄迹东北一方,是以与玄静子等是在西北关外五雄一役才相识的。
  焦诠替忆君答道:“大师记性不差,此正是古场主之弟!”
  忆君微向玄静子一弯身,眼角却飘向旁坐垂头的噶丽丝,只见她黛眉深锁,似乎极端厌烦这繁嘈的场合。
  噶丽丝从乃师口中已获悉宝图的事情,如不是心里有所求,她早就要奔回大漠,助她父亲一臂之力。此时她缓缓抬起头来,打算看看这为她保存宝图的人的弟弟。
  噶丽丝明亮的目光在忆君脸上一扫,面容露出惊诧的神色。忆君赶紧将头偏开,他心知,噶丽丝对他印象最深刻的,必是那对不能化装的眸子。
  噶丽丝倒没有发觉忆君的异态,她所讶异的是觉得此文弱青年竟会这般俊秀,而俊秀中又含着英挺。那袭白色长衫,似乎将他一切的秘密,都掩藏在内中。
  “啊!”噶丽丝心中有一丝惊叹,她觉出这文弱少年的面部轮廓竟与黑衣人是那么相似,然而她不可能会联想到,这青年竟是与黑衣人相同的一个人。
  噶丽丝对忆君的凝视,只是这么短短的一刻,但忆君却觉得好长久。看着噶丽丝从惊诧,又毫无表情地垂下头去,他心中释然了,因为至少这第一刻,她对他是丝毫没有起疑。
  此时楼中一片劝饮行令的吵闹,那里存着点行将比斗的痕迹?并且这许多江湖豪客之中,渗杂着灵土真人一门三辈着道装,更是这么不顺眼。
  焦诠与钟源师兄弟叙旧一番,当年他被逐出师门之事甚少人知晓。钟源师兄弟是其中之三位,这时听得焦诠重返师门,都为他高兴。
  焦诠悄悄对忆君说道:“那位满脸短髭者即是事主鄱阳王石裕清。他身旁的两位白长衫老者,即是七魔中有名的长白双雕沈一鸿沈一雁兄弟,还有那秃头长手的老人即是此地有名的武师猿公剑罗亮,还有……”焦诠一直向忆君介绍了好几位武林健者,但忆君只是茫然地点头——
  焦诠顺着忆君的眼光看过去,突然他明白了,不禁发出个会心的微笑——
  这次钟源与鄱阳王的约期比斗,自是因为石济禺之事而起。
  石裕清一湖之霸,当初他派其子来邀请钟源确有其事,然而想不到石济禺竟会吃了大亏辱回来。
  石裕清一帮之主,何况受辱的竟是自己唯一爱儿,自然不能不采取报复行动,但笑阎罗的名头已够大,再加上白眉老人,大个子鹿加,其势确不可轻视。
  正巧蜈蚣帮早已有拉拢他们之意,遇此事故!自然而然合成了一体,而蜈蚣帮即派长白双雕两兄弟作为石裕清最大的助力。
  石裕清既是鄱阳湖一大帮会,自然不肯学那江湖上的暗中杀戮。因此他来个先礼后兵,竟在这“雅洁酒楼”开了这么个鸿门宴。
  与会的有许多是名武师,及水龙帮中的高手。较之白眉老人一方,显然有众寡悬殊之势,然而白眉老人一方,个个俱是绝技不凡,当然那文弱书生忆君也算在其中——
  楼中闹哄哄的,何况许多武林人士来此倒并非是要对水龙帮有什么帮助,存心完全是来看热闹的。
  然而在窗前的一角是这么沉静,关系是这般微妙——
  杨池萍悄悄对噶丽丝耳语道:“师妹,那刚来的酸公子一直在打量你呢,看你将来如何应付?”
  噶丽丝羞意盎然,轻扯了杨池萍一把,但仍忍不住向忆君瞥去。这一瞥是如此快速,如此不易察觉,除了忆君外旁人是不会发觉的。
  忆君心中只觉大大一震,他的观感中,噶丽丝是瘦了,但却更加妩媚。已往过多的英气,只在她双目光中尚看得着少许。
  这次与噶丽丝会面,在忆君心中是意料中的事,或早或晚,此是必定会发生的,但他想不到竟是这么突然——
  他脑中飞快的想着,从他与噶丽丝在大漠中相识,互斗与遭遇羊角风时的忘我救助她——
  然后那一番单骑双乘……直至最后一个晚上,他们因误会而分手。当然忆君到现在仍以为是误会。
  忆君发觉自己对噶丽丝的感情竟是这般复杂。虽想从此避开她,但又忍不下心。回忆起数月前的情景,他觉得像嚼着橄榄,余味是这么无穷——
  “我还是与她相认吧!”忆君想如此决断,“她如此长途跋涉不是完全为着寻找我吗!”他心中不停反复念道。
  然而当他看到龙任飞不停地在找机会向她接近,忆君心中又觉得消极而颓丧,他自以为如此决定将对所有人都有好处,他自言自语道:“我还是远离她吧!我已有了莲妹,怎能再与噶丽丝相好呢?何况有这么英俊有为的龙公子喜欢她,至少她的将来会是幸福的,我还是忘记她吧!”
  噶丽丝始终祥静地坐着,不时用忧郁的目光朝窗外看看,那黑沉沉的一片天际湖波,她看得了什么呢?她真希望有奇迹出现,像初次遇着黑衣人般,在不知不觉中,他笑现了出来。
  噶丽丝手中把玩着那面绢帕,她纤纤的十指不停抚摸着那仅勾划着轮廓的黑衣骑土。面上神情有着依恋,也有着感伤。
  忆君自然而然地看到了那方手绢。“黑衣骑士”使他心中蓦地闪过一道灵光,“啊!”他暗自呼道:“噶丽丝毕竟是记着我的!”他心中有一股自得,这是任何男子所不能避免的。
  “哈哈!”石裕清在另一边放声大笑道:“承各位赏光,此刻时候已到,今日难得盛会,诸位请到大孤山一观战况吧!”
  石济禺随着父亲,傲慢地站起来,朝着白眉老人方神气地一瞥。然后又禁不住死盯噶丽丝一眼。
  龙任飞怒哼一声,心中已暗动杀机,只是他奇怪,为何噶丽丝珍贵的公主玉体,让宵小如此轻佻地瞄着,她竟是毫不愤怒。
  湖上备好大船三只,以为装载赴会诸人之用。忆君突然心中涌起个念头,向焦诠说道:“诠兄,我想我还是不去吧!我在屋中等你回来!”
  焦诠本就不想带忆君去,只因他以为忆君完全是个文弱书生,如果一照顾不周出了麻烦,则他何以向古濮交代?
  因此他毫不考虑,反而有些放心,点头道:“好的,你在房中静待我回来吧!”

×      ×      ×

  水龙帮一方,分乘三艘大船,白眉老人仍乘着来时的中型艇,各自驶向大孤山。
  忆君站在窗口,眼望着湖面的四条船过痕迹,眼角上有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像是在嘲笑这迷惑人的大千世界般。
  夜已深,浆落湖中“扑!扑!”着响,水龙帮一方喧声吵闹。钟源等船上却一片沉静——
  远远大孤山上,早有水龙帮的人,点着无数火把,将整个岛照得通明,直似个湖上明灯。
  上得了岸,在那崎岖不平的山坡间,当中有一小块平坦地面。两方自动的分开,各据着一山坡。
  水龙帮方约有七八十人,大多是随来观战的,那种怀着幸灾乐祸,隔岸观火的表情,使人看来可厌已极。
  “各位与会人士,今日是咱们水龙帮多年难得的盛会,但愿各位在公平无私的判断下,作一正直的见证!”
  “钟师傅,咱们以五场决胜负。你方得胜,咱水龙帮任钟师傅摆布。如果不幸我方获胜,那么对不起,你们也得任咱们摆布!”
  笑阎罗知到此地步无可犹豫,征讯地瞥了白眉老人一眼,见他点点头,立刻他回答道:“就如此办吧!”
  双方已摆开牌讲话,立刻场中战云密布,嘈杂的闹声也立时静了下去——
  龙任飞首先忍不住,“呼!”地跳了出来,指着鄱阳蛟石济禺,道:“石小子,来!咱们开了首场吧!”
  石济禺的武功虽不是弱,但最多只能与杨池萍等相若,而龙任飞乃是白眉老人的弟子,即是以辈份来说,也相差不只一倍,当然石济禺不可能是龙任飞敌手了。
  龙任飞虽是尚未成名江湖,但以他身负的绝艺来说,要能够轻易击败他的,天下可也不多见了。
  龙任飞的英神内蕴,精气四溢,鄱阳王自然一眼看得出自然也知道石济禺不是龙任飞的敌手,眼看石济禺要下不了台,突然一个中年汉子扬声说道:“师父,由我迎战这一回如何?”
  只见这中年汉子四方脸,眉目生得倒甚是端正,可惜眼神中太多冷漠与残忍,好像他敌对着世界一切,世界一切也在敌对着他。
  想不到这中年汉子的师父,正是那长白双雕,只见沈一鸿、沈一雁两兄弟同时点头道:“孩儿去吧!好叫他们瞧瞧咱长白绝艺如何?”
  这中年汉子得到允许,步履从容地踱下坡来,朝着龙任飞一揖,说道:“就由在下陪兄台过几招吧!”
  龙任飞见石济禺不肯出来应战,有些不悦,但当他一见挺身出来者,竟是长白双雕的徒儿,雄心不禁蓦地一阵振奋,立刻将轻狂之心一收,肃容道:“敢问尊姓大名!”要知长白双雕几与白眉老人齐名,自然龙任飞不敢托大了——
  这中年汉子微微一笑,眸子中射出股冷焰——
  “鄙姓谷,小名无双。”
  场中诸人俱吃一惊,这名宇取得好狂大。立刻有一种嗡嗡耳语声——
  谷无双冷眼往四周一扫,一股威棱竟将嗡嗡之声压了下去,接着他转脸用眼睛向龙任飞问讯着。
  龙任飞是个好强而骄傲的人,听着谷无双的名字,心中已浮起不满,也冷冷说道:“兄弟姓龙,名任飞,此刻就向谷兄讨教几手吧!”
  “呛!”两人同时拔出手中兵器,俱是一色的青钢长剑。谷无双的长剑甚是奇特,在剑尖上,竟多出两小片叉头出来。
  这两片小薄片微向外张开,有些像两片刚要开放的莲瓣。并且叉上,呈现出蓝汪汪一片——
  龙任飞有些凛然,知道其上必喂有剧毒——
  两人持剑相对,森森的剑气立刻弥漫全场。
  龙任飞是昆仑多年难见的奇才,武功除了火候外俱得了白眉老人的全部真传。而谷无双也是长白双雕手下调教出来的出色人才。
  从坡顶朝下望去,两人都是一色的白长衫。只见身形俱越来越快,龙任飞衣带飘飘,步法从容而洒脱,谷无双呢?虽然没有对方这般轻松,但迅捷稳健,却有不可轻视的功力。
  蓦然谷无双首先发动,只见他一领剑诀,长剑似毒蛇般,走偏锋斜刺向龙任飞——
  龙任飞一起始即抱着不敢忽视的心理,右足向右一踩,身躯已让了开去,左手连抓带打,还了七八招。
  两人一上手,完全以快还快的打法,龙任飞右手长剑劈、点、挑、刺,用得狠辣已极,左手使出昆仑派独一无二的“流云飞袖”,阵阵强猛的劲风,直朝谷无双刮去——
  谷无双年纪已超过了三十,又得长白双雕两兄弟同时调教,功力还会弱得了去?看着龙任飞如此狂放的打法,心中一气,立刻他也内力尽出,“碰!碰!”连声,竟硬将龙任飞的“流云飞袖”接了下来。
  两人这一硬拼,功力顿时分出高下,龙任飞天资再高,仍是较谷无双低了一筹。龙任飞心性聪颖,立刻招式一变。
  “谷兄请当心了!”语音未歇,手中青钢长剑“铮”地微响,洒开一片光幕,宛日半轮金光,忽然涌现。
  谷无双倏然一滑步,斜闪出大半丈去,按理说,以谷无双功力胜过龙任飞,决不应在这先机定夺之时,闪退开去。
  但他与龙任飞俱是一般初临江湖,总以先求自保为主,加上龙任飞这招威猛兼具,于是倏然撒身闪退开去——
  龙任飞跟踪疾扑过去,却听谷无双冷冷道:“昆仑小子别逼人太甚!”说话间又退开半丈。
  龙任飞对他这行动有些迷惑——
  “你怕了是不?”他傲然问道,停步横剑,凝视着对方。
  谷无双冷笑一声,还未说话,这边的大个子鹿加已厉声道:“小师弟,先将他干了再说!”
  谷无双四下一瞧,只见围观之人俱朝自己轻视地瞧着,嘴角间牵起一丝冷残的笑容,当下恶念一动,仍冷冷道:“姓龙的听着了,在下让你三招……”
  龙任飞侧目斜睨,只见师父一方诸人俱关切地看着自己,为了昆仑派的声誉,他可不能丢这个脸,眼珠一转,口中厉声大喝道:“龙某可不领你这个情,要让干脆你弃剑认输,连命也让给我吧!”
  谷无双眼看着这年岁较自己尚青的昆仑高手,竟能在大众目视之下滔滔而谈,他受长白双雕兄弟熏陶数十年,心地早已训练得阴鸷冷狠。立刻他恶念更炽,又自冷哼一声。
  “好大的口气!”他道:“看看是谁将性命留下来吧!”
  龙任飞突然将面上傲气尽收,徐徐将剑举起,朗声道:“龙某年轻艺薄,难得碰上谷兄这样好的高手,却是非请益不可——”龙任飞这番话完全出于至诚,看得白眉老人不住点头。
  接着龙任飞一晃手中长剑,道:“谷兄当心!”语声甫歇,一点青光,迎面点去,临到切近之时,陡然内力潜增,手腕抖处,化成三起剑影,分取敌人咽喉以及左右肩井两穴。
  这一剑连攻三处要穴,凌厉之极,却仅仅是昆仑绝艺中,“银星剑法”的起手式——
  谷无双因龙任飞先前的一番话,自不好还手,只见他冷然“嘿”一声,相准部位,蓦地一仰身,但是那三点青光,只差那么半寸不到,便自停止,再也不能前进半分,接着他右手“呼”地攻出一剑。
  谷无双这一剑好不飘忽,龙任飞暴喝声“好”,猛然一沉腕,化为下划力,“锵”地微响一声,长剑又洒了开来,霎时青光漫目,一缕冷风,格剑削腹。
  这一招攻敌而自救,确实妙极,谷无双心中也暗生佩服。立刻吸一口气,但见他胸腹暴缩半尺,恰好避过龙任飞长剑一削之式——
  两人交手两招,已经明白相互差别无几,立刻各自收慑心神,沉着应战——

相关热词搜索:萍踪万里录

下一篇:第十六章 树下老人
上一篇:
第十四章 情缘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