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魔窟秘辛
2022-01-11 20:02:17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只见怪老头身法一变,顿时场中局势大改——
  七人相顾骇然,但见怪老头双手连挥,所出的部位奇诡已极,并且手肘间滑溜得紧,往往看似攻左,倏忽改至攻右,令人防不胜防。
  时杰华只觉这掌式有些眼熟,一时间又想不起曾在何处见过。口中轻啸一声,七人更加劲猛攻。
  怪老头才经世胆识确有过人之处,只见他双足迷乱地踩着,一个硕大身形却似匹白练,绕着七人圈圈翻滚,忽而长笑震天,忽而怒叱暴喝。一双铁掌发出一堵柔和正大之劲气,将七人拒于身体两尺以外。
  屠龙手麦南眼睁如铜铃,当怪老头才一改变掌式,他即觉出自己称雄江湖的极刚“屠龙掌力”遇到了克星,此刻无论自己内力如何奋力迸发,在对方无边淳厚的掌力之中,如石沉大海般完全化为乌有。
  千手如来施永黔似乎看出些眉目,但他却不能确定到底怪老头是不是他心目中所认定的人。
  场中局势瞬息万变,蜈蚣帮的七人不愧为绝顶高手,每人配合俱是间不容发,准确得毫厘不差——
  怪老头心中暗道:“看样子不出真功夫是不行了,但……”
  这一旁思,心念偶分间立刻露出稍许破绽。
  七人身手俱是难见之才,怎能轻易放过这千载难逢之机会?只见于桂书最先暴喝一声,子母离魂圈在空中相碰,发出“叮!”一声脆响,像是对伙伴打了声招呼,母圈往敌人右则一崩,子圈急如星火直往怪老头胸腹捣去。
  屠龙手心知自己掌力对对方毫无作用,不声不响聚掌为指,直往敌人后脑插去——
  一时间另五般兵刃各取要害,只闻嘶风喝叱之声大作,在白眉老人等看来,怪老头是险象环生而凶多吉少了。
  鹿加莽狠的天性,被激得如疯狂般出手,开天巨斧有如神龙捣出,直向离他最近的沈一鸿背后砍去,但那来得及?
  “轰!”
  一声闷雷般巨响,跟着一声脆如龙吟般轻响,接着一团绿莹莹光华冲天而起,映得四际如裴翠碧宫。
  这碧绿光华较那先前一声巨响更令人吃惊震颤,噶丽丝与沈一雁自动停手,各自分开打算看清到底发生何事?
  鹿加愣在一旁,巨斧垂在地上也不觉得——
  “哈!哈!我老头可不是轻易伤得了的!”怪老头扬声大笑。只见他手中握着柄绿莹流转的短剑,周围七人俱被他抽剑挥掌之际,挡出丈外。
  鹿加陡地大喝:“青霞宝剑!”
  噶丽丝心中一惊,千手如来施永黔也喝道:“黑衣人!青霞宝剑!”
  七人想到黑衣人时都不自觉退后一步,黑衣人的真功夫他们虽没有见过,但黑衣人的名头可响亮撼天!
  “我是黑衣人!哈哈!”怪老头似是而非地说道,随手一挥短剑,尖刃上芒锋立刻暴涨——
  鹿加睁大着眼睛,他记得忆君曾有此把短剑,但他想不透为何此剑会落入怪老头之手。
  时杰华冷笑道:“阁下易容技俩的确高明,咱们兄弟正好领教白道第一高手!”
  敢情这数月之间,“黑衣人”已被蜈蚣帮认为是正派中第一难惹人物。
  “哼!”怪老头鼻孔中冷然一哼,道:“我才经世虽不敢担当第一高手之名,可也不怕你们八人联手呢!这宝剑今日可要大开利市了!”说完随手一抖,“叮!叮!”两声自刃身发出。
  噶丽丝心中如海涛般波动,她不知在此刻要如何称呼这怪老头才好?她直觉感到,这怪老头必是黑衣人的同一个化身。
  鹿加尚是浑然不明,他简直分辨不出这怪老头是敌还是友了!
  蜈蚣帮的八人都有些紧张,面对着心目中也是帮中认为最强的敌人,他们都比先前要紧张慎重。
  白眉老人、灵土真人见变化至此,反而完全放下心来。上次在大孤山上没有看清这如神龙不见首尾的黑衣人身手,这次可能够大饱眼福了。
  玄静子温婉地朝噶丽丝看去,只见她眼神专注于怪老头身上,内中充满着得意和焦灼——
  杨池萍与宋昆兰在窃窃私议着——
  八人中有四人用剑,两人用掌,一人用圈一人用棍。
  千毒鼠的千毒棍是最歹毒不过,也最占便宜不过,这一当大敌自然由他策划主攻。只见他与怪老头对面而立,乌黑的棍身斜举,架式间有一种说不出的邪毒味道。
  怪老头嘴角边浮起一股厌恨嫌恶的冷笑,短剑平横当胸,状似悠闲从容已极——
  顷刻之间气氛更是大变。暴雨已过,天边一抹红霞衬托着赤日冉冉升起。朝风中夹带着清新和生气,艳丽阳光抚照在每人脸颊,各自呈现出不同色彩。短剑的绿光也微弱了下去。
  这种定性的比赛,仍是千手如来施永黔首先沉不住气,口中喝道:“全叔,还待什么?动手吧!”自己也蠢蠢欲动。
  千毒鼠全维钧受他一喊,心中一浮——
  “嘿!”
  棍梢夹着锐啸,一式“丁山射虎”指头打胸威凌兼具朝怪老头打到。
  这全维钧一发动,阵式立刻展开,只听得——
  “哗啦!”
  六件兵器,两双铁掌漫起一圈围墙,向怪老头四处合去——
  怪老头一剑在手,精神更是大震,右手一圈“似屏似锦”招式已自施出,顿时绿光如幕,遮得他人影恍如烟雾中。
  这一招立刻显出他至博无器的气派,不但攻守兼备,更可贵的毫不显得桀厉凶狠——
  八人只觉自己招式同时被化了去,不约而同俱向前跨一步,立时攻出第二招。
  这一招八人都存着同一心意,要试一试这怪老头功力到底有多高,只见六件兵刃两双铁掌同时向怪老头当胸劈去——
  怪老头也存着同一心思,脑中飞快一转,想道:“看来不使真功夫是不行了!”
  电光火石之间,只见他胡发暴涨,脸上豪气鹏飞,口中震天传喊一声“吠!”,一股沉若山岳之劲力已自剑身发出。
  千毒鼠全维钧首当其冲,还没来得及闪躲,只听得“劈拍!”一声,千毒棍又断为两截,数股黄烟从断口冒出,骇得另七人连忙后撤。
  这怪老头可真是忆君化身,也因他恨极千毒鼠的歹毒,一施辣手即以全维钧为第一对象。
  全维钩这千毒棍制来煞费苦心,前次被白衣人毁去一条。好不易重新打造一支,谁知顷刻间又毁在黑衣人宝剑上,气得他暴喝一声,左臂后抄,一振一弹,却是个怪异已极的进手招式。
  怪老头功力虽较他高出许多,但见他情急拼命,只好侧身一让,左手自胸前拂出,一股柔韧已极的拳风迎面施出。
  全维钧一招落空,厉目怒睁,他为人阴狠,简直是有进无退,此刻心中急怒,不管对方身手多么高强,仍是一鼓劲向前直冲。
  这打法怪老头可有一些顾忌,他轻笑道:“全老儿是狗急了!”
  一句话令全维钧更加如疯如狂,千毒鼠这一脱离阵式胡乱打一通,反令己方人不能插手进来,威力大见削弱,屠龙手看着着急,喝道:“钧兄,你怎么了?”
  一声喝叫令全维钧怔了一怔,突然明白自己作错何事?哪晓怪老头功力盖世,趁着对方心神微分之际,一剑削出,快捷已极。
  沈一鸿大喊声:“小心!”
  千毒鼠只觉一溜绿影在眼前一晃,连想都来不及,右手向上一封,左手百忙攻出一招连忙抽身后退。
  但这那还来得及,只听他凄厉一声喊叫,右手掌已齐根削断,人也一跤跌翻在地——
  七人中六人舍命围攻,分出沈一雁往扶千毒鼠。
  这六人心中各自疑惑,他们想不透怪老头这黑衣人功夫为何会这般高强,八人的功夫都可称得上是江湖顶尖高手了,但合力却不能战胜他一个,即使是武神亲临也不会有这般厉害。
  他们哪里知道这怪老头身兼两家之长,竟是已获得“阴阳秘笈”可称完全领受古今第一奇人玄机子的全部真传了。
  怪老头青霞使开,他不想再度伤人,一味使出“封”字诀,将六人拨弄得团团乱转,妙的是他自己却寸步不移——
  沈一雁将千毒鼠包扎了,反身也加入战圈。噶丽丝看全维钧一人喘息一旁的狼狈像,不禁嘻嘻一笑。
  千毒鼠面子陡地一寒,他江湖上地位何等尊高,今日竟丧尽了颜色,见一个小小女孩也敢讪笑他,大怒道:“你敢笑我!看我不剥你皮!”
  噶丽丝毫不示弱,手中剑“嗡嗡!”一抖,冷笑道:“我怕你不成,八个人攻一个也不怕人笑话,如非看你断手折足的可怜像,你以为我会饶你?”
  千毒鼠眼光何等利害,噶丽丝一抖剑已窥出其功力深浅如何,心想即使自己未曾受伤也不一定能胜过人家。现在功力损耗大半,还是忍气为妙,故意冷冷一哼,别过头观看战团。
  这场战斗看得白眉老人等眉飞色舞,真可说是千载难逢的场面了,七个一流高手合力合攻,只见双方绝招齐出,俱是妙绝人寰。
  怪老头手中剑连点,突然身法一变,在六人中如穿花蝴蝶般飞来飞去。手打足踢,每出一招俱是攻向七人,部位准确已极,身法曼妙已极。
  七人都觉得怪老头似乎专攻自己一人,各人为求自保,阵式已微形凌乱。
  怪老头此时施的正是天下闻名的“凌霄步法”,这“凌霄步法”虽是人人皆知,但真正看过的可说绝无仅有。七人只觉对方移步迅捷,落点变化莫测,谁也猜不出是何等功夫。
  转眼又是数十招过去,太阳竟是逐渐正中,怪老头精力充沛竟是愈战愈勇,反观八人,反而显出稍许疲惫。
  炎炎日光中八人大战,绿色光华再度涌现,千手如来渐渐沉不住气,只见他突地闪身退去,喊声:“打!”一扬数十粒毒菱发出锐啸往怪老头打去。
  噶丽丝情急大喊,一张身往千手如来扑去。六人与千手如来动作一致,才听千手如来喊打,各人倏忽让开。
  怪老头丝毫不将这数十粒毒菱放在眼中,青霞剑一抡绿光涌现,毒菱如被磁吸铁,落得个干净。
  施永黔还得再施暗器,哪晓噶丽丝已缠身上来,不得已只好转身迎战。
  这时战团又分为两起,噶丽丝功夫新成,又是蓄势已久,这一出手还不全力而为?但施永黔名家高手,一时间战个半斤八两。
  怪老头已无心恋战,他偷眼向天一望,发觉天色渐晚,已要籍机遁去,但六人如何肯放,只因他身边图样,关系蜈蚣帮甚大。
  “的得!的得!”突然一阵蹄声传来,众人都吃了一惊,只见远处十数骑北方健驹奔来,老远就听得呼喊:“清真大师在此处!咱们快点!”
  怪老头突然手中剑猛挥,对那十数骑来人瞥了一眼,大喝道:“我去也!”一转身竟作势欲飞。
  施永黔连忙舍弃噶丽丝,反身意欲与六人合围怪老头,哪晓怪老头身法奇诡,轻轻一闪已脱出战圈。
  噶丽丝大急,呼道:“带我走!”说完直往怪老头扑去。
  怪老头哈哈大笑,一把拉住噶丽丝伸来玉手,微向白眉老人等打个招呼,御风而去。八人立刻追上。
  一片风声,只闻玄静子喊道:“徒儿小心了!”
  紧接着是清真人的口音道:“古场主别来无恙,各位庄主也是赶来参加群英大会吗?”

×      ×      ×

  一股强如排山的气墙,迎面朝噶丽丝压来,足下本来厉历可数的树杆枝叶,因这无与伦比的速度而看来似一片翠绿平坦的草坪。
  噶丽丝又领略一次从未有的快感,这“快”字包括速度与心情的畅快在内——
  她看看身旁那怪老头,不!该是黑衣人的苍老而严肃的面貌,不禁笑了。她想开口说话,但有一些害怕,害怕这怪老头会突然扔下她,独自飞去。因此她将他抓得紧紧的——
  怪老头的手十分温和有力,他觉察得出被自己握住的手正在微妙地增着力道,立刻他转脸笑道:“噶丽丝,你还不太敢相信我是黑衣人吧!”
  噶丽丝笑了,点头道:“连你的声音听来都有些不像了,古大哥,我们跑慢点行吗?”
  “再几里外有一洞,内中我存着些食物,赶快些咱们尚可趁热吃呢?”怪老头仍拉着噶丽丝手急奔。
  一山接着一山,一岭又过一岭,噶丽丝心中呕气得紧,想道:“再几里!哼!你的几里可有几十里呢!”
  天空已显得有些幽暗,雨停了,风也停了。四周静悄悄的,清爽的和风带给两人一阵明朗的心情。
  转过最高的一座山峰,迎面出现一块直剖的山壁,淡薄的云雾尚袅绕其间,掩映得谷底一片模糊——
  两人闪电般临到绝岭顶头,噶丽丝惊呼一声,娇躯已忽被老头抱起,直向谷底急如星丸般落去。
  两耳呼呼劲风之声,还有那充满温柔的耳语在说着:“别怕,我抱着你的!”
  噶丽丝像得到了催眠,像小猫般静静地卷伏在怪老头怀中——
  “沙!”一声如枯叶的跌落,两人轻巧地降至谷底,噶丽丝只感到轻微地一震,立刻周身感觉又回复原状。她张开双目,向周遭一看——
  “好黑啦!”她脱口呼出。
  “你怕吗?”怪老头将她放下地来,握着她手一步步向前走去,一面道:“走好些啊!”
  从怪老头语音的回复振鸣,噶丽丝觉出已是进了一个山洞,足下有些湿辘辘的,偶尔有些山水滴落在她脸上,使她发烧的面颊,觉得一阵阵冰凉。
  起初山洞路面尚凹凸不平,前进数十步后地面渐趋平坦,怪老头牵着噶丽丝愈行愈快,忽儿间,已一连转折了数个弯曲。
  “到了!”怪老头轻喊了声,噶丽丝只觉得远处火光一闪,紧接着一声龙吟般马嘶声——
  这马嘶不但雄伟清朗,尤其这般突如其来,直吓得噶丽丝惊叫一声,紧抓住怪老头,道:“是什么东西?”
  怪老头没有回答,只呼道:“龙儿,出来见见嘉客啦!”
  立刻一阵马蹄声从内里传出。这时他俩已进入一间大石窟,当中燃着盏小油灯,光线甚是暗淡。在那最黑的阴影中,一条硕大黑影,迅捷地奔了出来。
  “你还记得龙儿吗?”怪老头笑向噶丽丝道:“它可还记得你呢!”
  果然龙儿尚似记得噶丽丝,将一个马首尽往她身上挨擦,鼻息呼噜呼噜响着,表情亲热天比。
  噶丽丝看着龙儿,不禁想起以前两人共骑的一幕,立刻她脸上浮起一个动人的微笑。用那柔若无骨的玉手,往龙儿颈上摩去。
  怪老头趁着噶丽丝与龙儿亲热之际,悄悄地向暗处行去,倏地没去身形。
  噶丽丝突然发觉怪老头不见了,她有些惊惶,细着声喊道:“君哥!君哥!”
  暗处一阵笑声,这声音变了,变得一丝也没有伪装的味道,听来多么快乐,多么奔放。只见一个华服少年从暗处走出,手中提着具小小革囊。
  噶丽丝看着他,突然惊得退后数步,娇喝道:“你不是……你不是!”立刻她又掩住小口。
  这少年潇洒地笑道:“我就是古忆君啊!怎么,想不到吗?”
  噶丽丝尚疑惑未消,呐呐道:“你不是古氏牧场场主的弟弟吗,怎么……”
  古忆君哈哈大笑,道:“我不是姓古吗?怎么不能是我大哥哥的弟弟呢?”
  噶丽丝突地也大笑起来,道:“你瞒得真好啊!连我师祖都以为你丝毫不会武功呢,嘿,想不到……”
  古忆君接口道:“想不到我竟会是黑衣人吧!”
  噶丽丝笑着点点头,轻轻拉住忆君,温柔地道:“让我仔细看看你,我要使你永远在我面前伪装不下去!”
  忆君微微一笑,道:“你怎知此刻我没有化装呢?可能这面貌也不是真的我呢!”
  “哼!我有预感,这是千真万确的你,不是黑衣人,也不是那老不死的才经世,对吗?”噶丽丝说。
  忆君俊脸上散发出一种红润的光辉,低头看着身前这蒙族公主的无限娇容,半晌才说道:“嗯!不错!我是真正的我,你是真正的你,告诉我!噶丽丝,你有什么感觉呢?”
  噶丽丝据着樱唇,想了好久才回答:“你比我想象中还要好些!”
  “好?”忆君奇道:“什么地方好?”
  噶丽丝一扭腰转过身去,羞道:“好就是好,还问什么嘛!”
  忆君看着噶丽丝害羞的模样,不禁想起初遇她时,她的英姿飒飒和锋芒毕露,与此时真判若两人。
  “噶丽丝!”忆君轻唤道:“我真喜欢你这个模样,你知你这模样有多美?”说着他用手慢慢将噶丽丝扳转过身来——
  噶丽丝眼帘垂得低低的,长长而卷曲的睫毛,上下闪动着,像是在喜悦着,又不太像是。
  两人相对而立,久久没有言语,相互的心声轻微地柔和地在传播着。龙儿挺立在旁,好奇地注视着两人。
  …………
  …………
  一线山泉淙淙从山巅冲激而下,清澈的泉水汇聚在浅而狭小的潭中。砾砂粒粒可数,浑圆较大的石块,散落在泉入潭的进口处,激起微小纯白的泡沫,倏忽又消逝在平静的潭水中。
  两人一马伏向水面在用水洗着面,正是忆君、噶丽丝以及龙儿。
  噶丽丝抬起脸来,水珠顺着她的发丝往下淌着,她用手轻轻拂了两下,开口问道:“君哥,你要将我变成什么模样?”
  忆君从水中仰起面来,笑道:“你想要成个什么样子?像只猫如何?”
  噶丽丝娇啐一声,嗔道:“你敢,我要像……我要像……”
  忆君道:“我将你变得与我一模一样如何?”
  噶丽丝喜得叫道:“好啊!这样谁也不能分出谁是你?谁是我?”
  说完她脸陡地红了,看着忆君望着她直笑,她不禁气道:“你笑什么?”
  忆君收去了笑容,起身连同将噶丽丝一并拉起,随即在龙儿背上革囊中拿出个小包,然后取出些颜料面具之类物件,细细替噶丽丝化装起来。
  不一刻已将噶丽丝打扮得粗眉大眼,晃眼看来真似个关外大汉的长像,只是嘴和鼻都嫌小了和细了点。
  忆君一边替自己易容,一面笑道:“你以后见着人可绝不能出声啊!否则别人必以为是什么个人妖出来了呢!”
  噶丽丝摸着脸上已弄得粗糙的皮肤,随手拿起忆君给她的头巾,将满头柔发紧紧地束缚住。
  “你看这样像吗?”噶丽丝站起身来,昂首挺胸地学着男子汉跨着大步,宽大的裾脚随着她步子而扬起,美丽娇憨已极。
  忆君也装扮好了,两人面貌相似得紧,不知底细的人看来,必定会以为是同一个人。
  噶丽丝放大着声音,在那里练习男人的一切动作,扬步挥臂,倒学得似模似样,加以她身材本来甚高,只要衣服一换,必令人难认出其庐山真面目。
  忆君不停地指点和纠正噶丽丝的动作,一边从背囊中拿出件衫子,这衫子正是那天下闻名的“天池宝衫”。
  “这儿!”忆君将宝衫递给了噶丽丝,道:“你将它穿上就没有人知道你是个什么样人了!”
  喝丽丝看了看宝衫,随手握至手中,只感觉这宝衫轻如无物,质地光滑润软,认不出那是由何质料作出来的。
  “给我穿这个吗?”她轻问道:“那么你自己呢!别人会以为我是黑衣人的!”
  忆君莞尔而笑,道:“我正是要别人如此啊!”

相关热词搜索:萍踪万里录

下一篇:第十八章 不入虎穴
上一篇:
第十六章 树下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