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箕豆相煎
2022-01-01 13:13:07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这轻轻一拂虽看起来软弱已极,但地煞董无公只觉自己石破天惊的一招,竟被对方全部闭了回来。
  董无公大吼一声,身形暴退,董无奇双手向前再一递,古怪的内力一吐而出,地煞董无公料不到对方力道持久如此,身形一窒,又是倒退数尺!
  名震天下的“地煞”竟在第一个照面被对方迫得狼狈如此,董无奇功力之高,简直是匪夷所思了!
  董无公面上却平静异常,似乎认为对方的功力,并未超出自己所料,只见他这一刹时里,左手五指齐张,右拳齐额而举。
  董无奇长吸一口真气,一字一语道:“你还想抢回先机么?”
  话到人到,身形平移而前,双手挟着一股劲风,罩向董无公。
  董无公仰天一啸,身形如箭一般向后急射而出。
  董无奇如影随形,身形平平滑过数丈,隔空遥遥用力罩住董无公。
  董无公心中有数,自己只要身形微微一窒,对方内力立即一吐,自己先机已然全失,再也敌不住这全力的一击。
  是以他想也不想,身形不断后退。
  霎眼间,两人身形有如行云流水,二十丈方圆的广地,也被踏了个遍。
  董无公脸上渐渐渗出汗珠,他连有片刻的思索都不可能,只是双足凌空虚点,身形不断沿着广地四处暴退。
  董无奇也是紧张已极,双目中神光电射,他深知董无公足下倒踏的是“八仙游踪”步法,虽退不败,而且下盘浮浮实实,随时有反攻的可能,是以他不敢丝毫放松,内力悉注双掌,轻功也施到十成。
  呼呼又是两个圈儿,地煞董无公陡然大吼一声,身形有若铁钉一住,左右双掌翻飞而出。
  电光石火间,董无奇“小天星”内家真力一吐尽出,“呼”的一声暴响,但见人影交错一掠,董无公端立十丈以外,双拳当胸而立!
  董无奇呆立当地,他不能相信无公竟能逃出自己这绝对优势的“天罗逃刑”!
  地煞董无公暗吸真气,压住翻腾的血气,狠狠说道:“小天星内力……不过如此!”
  董无奇默不作声,心中不断思索方才无公如何逃出自己的内力,茫然半晌才道:“真有你的。”
  地煞董无公哈哈一笑道:“三十年来,你仍未能改掉你偷袭的习惯,董某人甚为你感到惭愧!”
  董无奇冷哼一声道:“好说!好说!”
  董无公忽地上身一弓,大吼道:“来而不往非礼也,接招!”
  董无奇心中一凛,十丈外地煞神掌陡飞,但闻呜呜一声怪响,内家真力竟挟了一股怪啸,飞过整整十丈,当胸打向董无奇!
  这当儿再也容不得董无奇多加思索了,本能的一吐内力,硬硬对了一掌!
  董无公双足钉立地上,右掌一扬,左掌连划半圆,在十丈外,一剎时竟一连劈出七掌之多。
  董无奇脸色大是紧张,双掌交拂而出,隐隐闷雷之声大作,每接一掌,他便后退半步,到第七掌上,他和董无公已足足相隔十五六丈!
  这种虚空对掌武林中不是没有,只是像他们相距十五六丈,竟交互遥击,这种功夫,不但绝迹武林,而且绝没有人会相信内家功力竟能遥击如此距离!
  董无公钉立原地,震声连连,“百步神拳”虚空连击,董无奇退到十五六丈,也不再退,只见他左出右收,神拳绝不在地煞董无公之下,霎时间两人已对劈三十余拳。
  董无奇知道地煞董无公的神拳是他武功中一绝,当年曾在黄山绝顶,神拳独战黄山七怪,十招不到,连毙四怪,其余三怪见风扯呼,被地煞神拳遥击在十丈以外,这一下先机被他悉占而去,非得打起精神,硬拼他七七四十九路神拳不可!
  地煞董无公越打气势愈盛,董无奇心中不由暗暗着急,掌上拳势虽毫不放松,但心中却不断琢磨打破僵局之策!
  蓦地他大吼一声拳势如风,一连反攻三拳。
  这三拳可说是他毕生功力集聚,强劲内力划过长空,隐隐有急雷之声。
  每发一拳,他跨上一步,霎时两人之间距离不过十丈而已!
  倏地里,董无奇面上泛出一抹紫气,清啸一声,整个身形比闪电还快,竟迎面掠向地煞董无公。
  董无公大吃一惊,左右掌齐扬,在身前五六丈处,猛烈吐出内力。
  但董无奇的身形有如破竹之刃,一窜而入。
  只见他身形平平在空,足不点地,姿势简直美妙已极,虽然在此急迫之际,仍隐隐露出一股清越之气。
  董无公内心狂呼道:“暗影掠香!”
  但是,这失传百年的功夫何等奇妙,董无公来不及再转第二个念头,董无奇的右手五指,已接触到地煞董无公的“紫宫”大穴!
  董无奇仰天厉呼一声,内力立吐,说时迟,那时快,董无公面上陡然一片酡红,剎时砰然巨震,地上灰草一卷而起,灰尘扬处,两人一触而分!
  董无奇一连倒退十余步,面上惨白无比,一口真气再也提不起来,口角边血渍斑斑,身形一个摇幌,一跤跌在地上!
  董无公静立当地,面上平静无比,冷冷瞪着董无奇,双目中一片茫然光辉。
  董无奇慢慢撑起身来,嘴巴微张,像是有话要说,但却一字也说不出来。
  周遭登时沉静极了,微风拂过,带来阵阵寒气。
  董无公移动钉立的双足,才跨前半步,陡然哇的喷出一口鲜血,翻身便倒!
  董无奇的嘴角露出一丝凄凉的笑意,喃喃总算说出几个字来:“震天三式……威震天下!”
  …………
  …………
  不知过了多久,月儿已隐入了云层之中,董无公蠕蠕移动身躯,右手托在胸前“紫宫”要穴,不断揉动,口中不断喷出血水,他深知董无奇的天星内力已震断了自己体内八脉中三大主脉。
  而他在最后一下,用“震天三式”将董无奇全身真气震散。
  若以天剑董无奇的功力,静息半年,必可恢复,而自己一身功力,却是万万不能保留了。
  他喃喃低叹,勉强爬了起来,走到昏迷的董无奇身前,呆立了片刻,心中不断思索:“我若勉力集气在他胸前补上一掌,虽则我将‘血江崩散’,但他立刻死于非命……”
  地煞天剑三十年死仇,到头来两败俱伤,董无公权衡一番,默默吸了一口真气,强忍浑身痛楚,运起神功于双掌。
  他体内八脉已断其三,这一运气,登时汗如雨下,双目模糊不清,勉强俯下身来,伸手拍下。
  蓦地长空唰地一声,一道电光急闪而下,整个广场有如白昼,轰然一个闷雷,大地为之惊动!
  董无公心神为之一震,这电光一闪之间,他忽然瞥见一块绿莹莹的玉牌,端端挂在董无奇的颈间,并且他也看见董无奇那白纸似的面孔!
  霎时他有如触电般呆了下来,他伸手摸了摸颈下,他自己也挂着一块相同的绿玦,他用一种古怪而极低的声音喃喃道:“牌儿……牌儿……”
  长空电闪连连,无公在断断续续的电光中,似乎从那块绿玉玦中,看到了一个白发盈盈,笑口常满的妇人,是那么的亲切、慈爱!
  他情不自禁的叫道:“妈,妈——无奇大……大哥!”
  月儿不知何时隐入云层,倾盆的大雨有若瀑布般洒在广地上,董无公丝毫没有感觉,他脸上露出快乐的微笑,像是他这一刻间,心中充满的全是些愉快感觉。
  清凉的雨水冲在董无奇的脸上,逐渐使他清醒过来,他缓缓睁开双目,眼前是一张无比熟悉的面孔,面孔上充满着欢愉的表情,他心中一怔,冲口嘶声道:“无公!”
  董无公面孔陡然一沉,右手颤抖的放在董无奇的胸口上。
  董无奇勉强在面孔上挤出一个不散的笑容,哑声说道:“打啊!打啊!”
  董无公右手一颤,他的目光又回到那碧绿的玉牌上,登时他满腔戾气,化成一片祥和!
  大雨淋在两兄弟的头上、身上,两人的血水、汗水,和雨水交流成一片,好惨然的景象。
  董无公吐出一口真气,摇摆着站了起来,跨开两步,忽而一停身形,转过身来。
  董无奇双目中露出一种惊奇的眼光,但立刻变为一种释然于怀的表情,董无公冷冷道:“咱们……咱们还是一生不要相见吧!”
  董无奇艰难的哈哈低笑一声,笑声简直比哭还要难听,喃喃地道:“不是你死……就是我……我亡!”
  董无公深深望了他一眼,坚定的转过身来,一步一步走了开去,慢慢的,越走越远,消失在茫茫雨夜中!

×      ×      ×

  雨点打在董无奇的脸上,脸上的汗水污痕随着雨水冲干净,但是他心中的创伤是无法洗去了,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挣扎着站了起来。
  地上,董无公的脚印仍未被雨水冲失,那踉跄的足印一直延伸到无垠的遥远处——
  “我们永不相见……”
  他喃喃念着这句话,转过身来,对准着与无公去向相反的方向,一步一步地前行,他想:“这样,我们是愈距愈远,……愈走愈远了……”
  但是,又有谁知道,他们毕竟是越走越近了啊!

×      ×      ×

  河水汹涌着,白色的浪花卷得水面上三尺以外尚是一片水气迷濛,时值盛夏,炎日挂空,河边的柳树都无力地垂着头。
  孩子们的嬉戏声在郊野中传得老远,像这等暑气逼人的夏天中午,大伙儿都躲在家里睡觉了,也只有孩子们才有兴趣在红日头下鬼打架。
  十几个孩子在河边嬉戏,互相拿河水浇淋对方,分作两边作水仗游戏,几个女孩子则在岸边上跑来跑去,大声叫着闹着。
  只有一个男孩子静静坐在一边一棵大柳树下,他用一只小手托着下颚,默默注视着远方的蓝天和白云。
  这孩子长得又乖又漂亮,眉目之中却流露出一种不像是稚龄孩子应有的深沉。
  微风偶而拂过,在这炎热中特别令人感到清凉,这孩子眯着眼深深吸了一口清风,望着那群嬉戏的孩子,嘴角微微挂着一丝笑意。
  忽然,他觉得自己的眼睛让一对又细又嫩的小手给蒙住了,他惊叫了一声:“是谁?呵——”
  他立刻就知道是谁了,他低声道:“小萍,放开我呀!”
  一个如黄莺般好听的声音:“董哥哥,你一个人坐在这里干什么呀?”
  那男孩伸手把蒙在他眼上的一双小手扳了下来,他背后站着一个大眼睛的小女孩,女孩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薄衫,在阳光下反射出刺目的光耀,她推了推男孩子的肩膀,笑着道:“问你你怎么不说话呀?”
  男孩子微笑着摇了摇头:“坐在这里看他们玩不是很好么?”
  那女孩道:“你干么不也到水里去玩玩?那水清凉哟,要是……要是我是个男孩,我也要下去玩水哩……”
  男孩子道:“我不会游水。”
  女孩挤了挤他的身子,他知道是什么意思,就向左边挪了一挪,让出一半位置来,那女娃娃笑眯眯地挨着他坐了下来。
  河里白浪一个接着一个,又像是在追逐着,又像是只在原处上下起伏不曾前进,那些孩子们愈玩愈野,直把水泼得满天都是。
  女孩只理了理裙子,笑着道:“昨天我们都在小山上玩,后来你跑到那里去了?我找了好半天都没有找到你。”
  男孩子道:“我就在山上呀,我跑到后面去了,那里有一块草坪,草坪边上全是漂亮的野花,什么颜色都有,真好看极了。”
  小萍笑道:“瞧你这样子一个男孩,真比我们女孩子还安静,成天花呀草呀,也不害羞。”
  她连比带说,声音偏又清脆悦耳,那小男孩望着她娇媚的小模样,默默地一言不发。
  河畔柳枝深垂,不时点点水面,一阵清风吹起了小萍的短裙,小萍觉得舒适已极,痴痴地道:“董哥哥,咱们回去吧!妈妈说太阳晒多了,会发疹子的。”
  那姓董的小男孩柔声道:“小萍,你先回去吧!我还要看看他们游水哩。”
  小萍仰着头白了他一眼道:“你不走,我也不走,待会我生出疹子来,可是你害我的。”
  小男孩奇道:“怎么是我害你了?”
  小萍道:“都是你不肯走啊!董哥哥,你可知道脸上长满疹子的痛苦吧,又痒又痛,弄不好还要留下个大疤,真难看死了。”
  小男孩不由自主的伸手摸摸眉角那块小疤,那是去年夏天疹子留下的痕迹,一时之间,他突然想起去年小萍细心的替自己挤着疹子,用白帛慢慢地拭着脓,他知道小萍爱洁成癖,可是她一点也不嫌脏,一边挤,一边还温柔关切的问他痛不痛。
  小萍见他手抚小疤,柔声道:“董哥哥,那被眉毛盖上了,一点也看不出哩!”
  小男孩瞧着她那白玉般的小脸,想到如果上面长满了又红又肿的疹子,真是不寒而慄,他连忙站起身来,拍拍灰道:“好,小萍咱们这就回家去。”
  这时那些玩水的孩子,打水仗打得腻了,便比赛游泳,由一个孩子裁判,一声令下,那些孩子一个个如鱼一般前冲,小萍和姓董的男孩不自禁的停下脚步观看,姓董的男孩子满眼羡慕的望着那群身手矫健,和他年龄相若的孩子。
  小萍靠着他悄悄道:“你猜谁会得胜。”
  小男孩道:“一定是吴胖了,去年他就是第一,你瞧今年他又长高不少,结实得不得了。”
  他侃侃而谈,完全是心悦诚服的样子,没有一点妒忌之心,小萍哼了一声不再作声,小男孩见她神色忽变,忍不住问道:“小萍,你在想什么?”
  小萍道:“你猜我希望谁赢?”
  那小男孩道:“你一定希望小宝胜了,啊不会,你前天才说过最讨厌他,那么就是李弟了,也不对,你昨天才和他吵嘴哩,啊,我知道啦,一定是你表哥。”
  小萍听他对自己的心事弄得很清楚,心中很是欢喜,掩不住笑生双靥,露出两个深深的酒涡,她不住摇着头,因为和小男孩站得近,长发拂过小男孩的脸上,小男孩觉得痒痒的也分不出心里到底是何滋味,他忍不住问道:“那么是谁啊?”
  小萍故作神秘地道:“你一定知道的,这个人是和你很亲近很亲近的人。”
  小男孩想了又想,这时河里的游泳比赛已至决胜阶段,那吴胖果然气力长久,身手不凡,一马当先,小萍的表哥远远跟在后面,还有差不多五六丈就是终点。
  小萍忍不住拍手叫道:“阿雄哥,加油啊!加油啊!”
  阿雄抬起头来,见他那漂亮的小表妹满面期望的注视自己,不由精神大振,用力拨水向前,已经接近吴胖,小萍回过脸来,笑眯眯的对小男孩道:“表哥得第一当然好,可是……可是我真的是希望……希望你能得第一名。”她愈说愈低,似乎很是羞涩。
  小男孩道:“我怎么成,小萍,你瞧我不是连下水都不敢么?”
  小萍道:“董哥哥,我知道你成,你比他们聪明多啦,你……你只是不愿意学而已。”
  那小男孩心头一震,这几句话似乎说到他心坎上,他不由大起知己之感,握着小萍的手,痴痴地说不出话来。
  小萍又道:“董哥哥,你答应我,从明天起,你就学游水去,我敢打赌,不要一个月,一定能赶过他们的。”
  她不住灌迷汤,那小男孩毕竟年幼,看着那清澈的河水,汹涌向东流着,不觉怦然心动。
  忽然一阵孩子的欢呼,打断他们俩人谈话,原来小萍的表哥,鼓起最后力量,到达终点时竟超过吴胖数尺,众孩童纷纷游到岸边,向他欢呼,只因吴胖平日仗着长得高大,孔武有力,常常蛮不讲理,欺侮众孩童,是以大伙见小萍表哥得胜,吴胖沮丧的表情,都不禁乐了起来。
  那被选为裁判的孩子,郑重宣布小萍表哥阿雄得了第一,他装模作样像个大人一般,很是得意,忽然想起自己是裁判应当发些奖品,岂不是更加体面,搜遍全身,只找出一个泥娃娃,那泥娃娃原是他姑母从无锡回来送给他的,无锡泥人天下闻名,制作得维妙维肖,十分生动。
  他依依不舍摸着小泥人,半晌挥手止住众童喧哗,正色宣布道:“本裁判判定阿雄得了第一,奖赏泥人一个,吴胖第二奖赏……奖赏……”他支支吾吾半天,也想不起赏些什么,忽然见河畔一株野花生得很美丽,便接口道:“奖赏花一朵。”
  众孩童纷纷失笑,忽然有一个小孩道:“小李,那泥人你不是连别人多摸一会都不肯么,怎么忽然大方起来送人了?”
  那叫小李的裁判硬着头皮道:“为了鼓励大家兴趣,本裁判应当颁奖。”
  他表面上很是大方,其实心痛不已,就差没流眼泪了。
  阿雄得意洋洋,眼睛只是转来转去望着他的表妹小萍,小萍见小李那模样,她是冰雪聪明的人,立刻看透小李心思,见他还在一本正经的说着,真是又可怜又可笑。
  小萍忽道:“阿雄哥,我编个花圈送给你,还有吴胖,我也送你一个比较小的。”
  阿雄和吴胖喜出望外,众孩子都是嫉妒万分,不约而同朝着小萍,希望也能得到她的赠送,那吴胖虽则平日横蛮粗鲁,可是对小萍却是不敢使性,闻言也雀跃不已,叫道:“小萍,你快去采花哟,我帮你去编花圈。”
  小萍笑道:“你粗手粗脚能成么?好了好了,别吵得人家烦死了,还有阿雄哥,你把泥娃娃还给小李好吗?”
  小李见自己最心爱之物拿去送人,倒不及她随手采些野花引人注意,冷落了好半天,真是气愤不已,这时阿雄把泥人递还给他,他摸着泥人的小脸,这心爱之物失而复得,再也舍不得送人,口中犹说道:“这怎么可以,我……我……已拿去……拿去作奖品啦!”
  小萍牵起姓董的男孩道:“董哥哥,你说山上有很多好看的野花,你就带我去采,你采我编好不好?”
  那小男孩尚未答应,阿雄首先叫道:“我可不要这小子采的花。”
  吴胖也跟着嚷了起来,众孩子平日就和姓董的男孩玩不来,又妒忌他和小萍亲热,这时如何不凑趣,都七口八舌的反对。
  小萍气得满脸通红,尖声叫道:“好好好,你们再去吵吧!我要回家了。”
  众孩童果然住口,那几个女孩子见小萍威服群童,心中很是妒忌,暗暗骂道:“小妖精,迷人精。”
  小萍反邀姓董的男孩子一齐上山,忽见群童怒目而视,都瞪着自己身旁那男孩,她心念一动,暗忖这些顽童虽然信服自己,可是如果自己不在,董哥哥一定会被欺侮,她知董哥哥又不愿和别人相争计较,只怕要吃许多苦头,她想了想便道:“我一个去采花去,大伙儿再玩吧,明儿咱们这时候再在这里发花圈。”
  众孩童欢呼而散,小萍走了几步,回眸对姓董的男孩笑道:“董哥哥,你等我哟,我一会就回来了。”
  姓董的小男孩茫然点点头,心中却在想另一件事……
  “小李的叔叔回来只有半个多月,怎么小李就会变得跟大人一样,讲话很是有理,听说他叔叔有一身武功,一个人可以和两只猛虎打斗,本事真不小。”
  想着想着,太阳渐渐西移,山上一片青草,他又想:“爹爹一定有个极大的秘密,这个秘密只有他一个人知道,我……我也不想知道,那……那一定是痛苦而吓人的,还有妈妈呢?爹爹怎么从来不讲?”
  在山脚下,一个五旬的儒生,背着手望着遥远的天际,像一尊石像一样,天际是遥远的,那里什么也没有,只飘浮着几朵白云,老人的心也在遥远的地方,沉醉在不远的旧事中。
  “那时候和现在,对我而言是相差得多么遥远啊!”他想着,小径里发出踏叶的步子声,老人习惯的闪在一棵大树后,山道上跑出一个美丽的小姑娘,手上捧着一大堆各色各样的花朵,头上都插满了,夕阳余辉映在她圆脸上,真分不出人娇还是花娇,待这小女孩走远了,老人叹口气道:“这女孩如此可爱,他年必是个绝色美人,但愿她能幸福,但愿他们能幸福的过一生。”
  他想到自己的乖儿子,不由情怀大开,心中暗忖道:“毕竟我还是富有的,我还有可爱的小儿子。”

相关热词搜索:七步干戈

下一篇:第二章 乞丐十侠
上一篇:
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