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借刀杀人
2022-01-01 15:43:43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穆中原踏着沉重的步伐下了少林,他已决心留助少林,心情反倒比较平静,下得山来,在客栈之中好好休息了一晚,笔者就藉此将当日他与千毒翁胜千松赌胜的经过补叙一笔。
  原来当日穆中原定下计谋去骗胜千松,他的本意要赌胜千毒翁,要他答应为自己做一件事,那就是利用毒翁下毒,先为少林除去几个西域的少年高手。
  胜千松果然受激上当,和他定下赌约,哪知穆中原利用最普通的手法,假作明知“白腹丸”入口即化,不能以反哺之术相混,却先置一小胶袋于口舌下,毒丸一入口,立刻以胶囊裹而吞之,毒丸并不溶化,到事后很轻易用功逼吐出来。
  胜千松万万不料穆中原化了这么大功夫找自己相赌,竟是为了用这等手法相骗,这可真叫他防无可防,糊里糊涂真的以为穆中原,身怀避毒之术,长叹服输。
  穆中原正待开口令他为己下毒,但见胜千松满面颓伤之色,他到底是正人君子,下计相骗倒也罢了,这时叫他面对面再说,他却万万作不出手。
  于是他哈哈一笑对胜千松道:“罢了,罢了,我老穆胜得好险。”
  也不管胜千松的惊疑,便扬长离开此地,赶回客栈。
  且说穆中原在客栈中观察,看那些家伙好像还不预备动手,穆中原心中不由起疑,但对方实力太强,又不敢冒险去探听探听,同时他又发现对房的胜千松祖孙已飘然而去,分明是去找天凡大师了,这一日他坐立不安,总算涵养甚深,始终没有露出一点破绽来。
  第二日清晨,穆中原再也忍耐不住,用大帽子将面孔掩了一大半,出房到大厅之中用餐。
  他怕被对方识出,找了一个最偏僻的小角落上,果然不一会工夫,那一些人也到了厅上。
  穆中原观得真切,那唯一和他见过面的异装少年坐在自己对面,他连忙换了一个位置,背对着那少年,一面伪装低头吃喝,一面倾全神注意。
  那些少年个个都似乎有几分不忍耐,不停的谈着,穆中原坐得较远,只隐隐约约听到其中有一人暴躁地向大家说:“咱们白白赶了三天三夜,到了这儿又要等人,哼!早知如此,那几日咱们走走歇歇也不会迟。”
  另外一个少年点首称是道:“大师伯一向注意时刻,这次迟了个两三天倒是出乎意料之外。”
  穆中原心中一惊忖道:“大师伯,他们这几个人在等大师伯?”
  就凭这些少年高手,少林寺就相当难于对付了,还有一个大师伯没到,他简直不敢想象。
  他心中焦急想知道下文,忍不住提口气,慢慢移身到了那几个少年身后。
  那几个少年包在一道有半扇屏风的雅座中,穆中原这一移身到屏风后,虽可避免面孔不被看见,但只要一被发现,想混作普通食客便不可能。
  是以他明知此举冒险,但也顾不得一切,尽量放轻足步走了过去。
  这时食堂之中已有不少客人,穆中原此举着实冒险,他凝神听去,只听一人又说道:“真不明白咱们几人对付一个少林寺还不够么?”
  穆中原心中也如此想,只听另一人道:“哼!少林寺是中原武林之首,孔师弟,你别太狂,不死和尚的名头,咱们不入中原,也时常听到。”
  那姓孔的道:“单凭一个不死和尚……”
  那先发话的人冷冷插口道:“不死和尚号称中原四大奇人之一,孔师弟,咱们全部之中,恐怕无一人是他敌手!”
  他这番话确有自知之明,不死和尚一身佛门绝学,这几个少年虽是后起之秀,但与之相较,仍为逊色。
  穆中原听他们如此谈论,语气之中丝毫不敢看轻不死神僧,他知道这几人都是生性狂傲无比,但犹有如此说法,可见少林方丈不死和尚威名之大。
  只听那姓孔的少年似乎想了一下道:“就算如此,咱们以二敌一,也可应付,何必劳动大师伯?”
  一个口音忽然响起道:“师父说,少林尚有能人。”
  穆中原一怔忖道:“能人?我怎么都不知道?除了方丈之外尚有能人……”
  那姓孔的口音道:“能人?还有可与不死和尚相抗的武林人物在少林寺中?”
  那发话的人道:“这个我也不知,我当时也问了师父,师父只面色沉重地告诉我……”
  好几个诧异的口音同时响起道:“告诉你什么?”
  那发话的人接口道:“大约是去年,有一天师父亲自到中原办事,路过少林山下,突然地震,山崩石裂——”
  穆中原吓了一跳,只听那人又道:“有一块极大的巨石迎空飞落,向师父当前直落而下!”
  那几个少年似乎听得入神,没有一人发声。
  那人接口道:“师父全力一掠,竟抢在巨石落地之前,掠了出来,轰然一声,那块巨石在师父身后落在地上,端端正正封死入山的道路。师父回头望了望,那块石头怕不有好几千斤,而且深深埋入土中,纵有极高功力的人,也万难将之移开。师父当日哈哈暗道这是天意要石封少林,以师父估计,少林之中,恐怕没有人有功力能将此巨石移开!”
  那几个少年噢了一声,那发话者顿了顿又道:“师父自估勉力一为,大概可以移开巨石,当下便离开走去,第二日清晨,师父忽然想到回去看看少林寺如何处理此石,到得当地,那巨石已被移到山坳道上!师父当时大大惊骇,他不知是少林寺多人搬移或是有高人出手,但据师父他老人家说,就算很多人齐同出力,但巨石无处借力,这个推测多半不可靠!”
  他说到这里一顿,穆中原听得心中狂喜,惊疑不定,只听另一人沉声问道:“这么说,少林寺中可能有一个和师父功力相若的高人?”
  一阵沉默。
  过了好一会,那说故事的口音又道:“师父暗自推测,中原有此功力之人,不出天剑、地煞两人之外,后来他又念及传说已久的天座三星,是以这次他要大师伯一同出动便是如此。”
  那姓孔的少年开口道:“老洪,你知道这么多,怎不早说?”
  那姓洪的冷冷道:“说早了,孔师弟你就不会这么急了!”
  姓孔的怒道:“你以为我会害怕么?”
  那姓洪的道:“不,不,哈哈,你怎么会生出害怕之心?”
  穆中原听得热血激奋,但转念少林中虽有高人,对方实力仍然太强,而且这高手到底有没有尚属未知。
  听那几人已开始胡诌起来,穆中原不耐再听下去,轻轻一挪步。
  陡然之间,雅座间话声戛然而止,穆中原何等机警,他立刻意料到自己行踪已为敌所觉。
  现在,穆中原自知只有逃走一着可行,他飞快地左右一看,右边就是一条曲折小道可通到后面空地,但穆中原丰富的经验及敏捷过人的头脑使他瞧也不瞧便向右边大厅之中掠去。
  “呼”的一声,一支竹筷在穆中原身后破空而过,嗤的一声钉在对面墙中,两条人影已紧随着掠出屏风。
  穆中原料不到对方身形这般快速,好在那两人一出屏风,极自然地向左边曲道望了一眼,这一剎那,穆中原伸手操起一张木桌,反手掷出,大叫道:“杀人了,杀人了!”
  这时大厅中食客已有一大半,这些人多是住在客栈中起来用早餐的,这两日早便觉得那几个少年个个狂傲剽悍,心中惴惴,穆中原此时一声大叫,加上木桌在空中被那两个少年用掌轰然劈得粉碎,这等声势吓得大家不约而同起身挤开,登时大厅中一片混乱。
  穆中原身形一闪一钻,立刻混到人群中,那两个少年定眼看时,哪里还分辨得出来是谁?
  那两个少年生性暴躁,若是平日,早已发作,这时却互相对望一眼,无可奈何地返身入座。
  穆中原暗暗吁了一口气,他不得不惊佩对方的警觉和身法之快。
  当下索性缓缓走出客栈,一个人思索对策,他沿道而行,忽然迎面走来两人,一老一少,正是千毒翁胜千松祖孙两人。
  穆中原心中一惊,正想避开,胜千松已看见了他,大叫道:“穆十侠,穆十侠——”
  穆中原不得不勉强一笑道:“胜老,咱们又碰头了。”
  出乎意料的,胜千松满面诚恳地道:“穆十侠,你可是看不起老夫?”
  穆中原一怔道:“胜老,此话怎讲?”
  胜千松道:“化外之民,想统治中原,老夫中原一介武夫,岂可置身事外,穆十侠,你想如何干,算我一份!”
  穆中原惊得圆睁双目道:“你,你怎么知道?”
  胜千松哈哈道:“昨夜老夫找到天凡和尚,本想和他一算旧账,哪知天凡和尚见面第一句话就是认败服输!”
  穆中原心知天凡师兄生平不服人输,胜负看得十分要紧,是以十多年前方和胜千松动手,不想昨日竟然低头服输,这倒是出人意料之外。
  胜千松又道:“老夫当时追问他为何如此服输,他说少林危在旦夕,他身为少林弟子,怎可以私人恩怨为重,老夫便问他少林为何危在旦夕,他方才告诉老夫……”
  穆中原叹口气道:“既然胜老都知道了,唉!这一次确实是近百年来武林的大浩劫。”
  胜千松道:“据说丐帮十侠为此事全部出动,老夫真看不起那些名门正派之士,自以为清高,不屑管江湖之事,哼哼,这一下危及少林,武林万万不能平安!”
  穆中原忽然作了一个手势道:“胜老,咱们边走边说,那几个家伙还在店中,随时可能出来。”
  胜千松大吃一惊道:“什么,那些异土之民竟就在这客栈之中?”
  穆中原点头道:“就是那几个狂傲的少年。”
  胜千松呆了一呆,恍然大悟道:“啊,原来如此,难怪那日你一见那少年们入店,面色立即大变,离席而去。”
  穆中原摇摇头道:“在下自知寡不敌众,如此既蒙胜老慷慨相助……”
  胜千松哈哈笑道:“算了,算了,老夫可也为了自身安危打算。”
  穆中原道:“方才在下偷听那几个人相谈之下,还有一个更高强的敌人未到,是以他们迟迟没有发难。”
  胜千松道:“那么,咱们为今之计如何?”
  他生性急爽,此时已完全改视穆中原为朋友,穆中原沉吟道:“不瞒胜老,在下身为少林弃徒,虽欲为少林出力,可也不好明目明面。”
  胜千松道:“以老夫的愚见,咱们不必静候突击,不如先下手为强,先攻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穆中原摇摇头道:“不成,其中有一少年在下曾与之交手,功力只有在在下之上,咱们两人实力太弱……”
  他口中如此说,心中却不住转念,忍不住开口道:“不过,方法倒是有的——”
  胜千松奇道:“什么?”
  穆中原道:“对付这种化外之民,咱们不必顾及手段阴毒,胜老以为如何!”
  胜千松怔了一怔道:“你,你可是要我以毒相害?”
  穆中原面上一热道:“胜老,这种手段虽是见不得人的,但如今……”
  胜千松哈哈一笑道:“管他什么阴狠道德,老夫毒死他两个,让他们知道个厉害!”
  穆中原口中连忙应诺,心中却暗暗忖道:“穆中原啊!你这两天越来越低级,骗、赖、下毒、暗伤,下三门的功夫全用上了!”
  胜千松停下步来又道:“既然如此,我看,咱们这就动手!”
  穆中原见他急于表现,满面跃跃欲试,心中不由暗笑,口中却道:“胜老如此说,正合在下心意。”
  胜千松默默思索了一会道:“老夫有一种毒,可伤人于无形,等会……”
  他将心中盘算之计划告知穆中原,两人仔细想想,觉得不再有破绽,于是约好安儿在镇外小林中等候,便一同走回客栈。
  两人走回客栈,穆中原仍然以大帽儿斜斜掩盖着脸孔,胜千松倒无所谓,仅仅装得老态龙钟。
  走到大厅,却见雅座中已空无一人,那几个少年又回到屋中。
  胜千松和穆中原两人对望一眼,不由得微微一笑异口同声道:“天赐良机!”
  两人身形倏地分开,穆中原到店后抓了一大把面粉,缓缓走到那几个少年的房门口。
  他尽量放轻脚步,不敢离房门太近,大约离了三四步远,扣指轻轻一弹。
  “夺”地一声,木板门微微一动,穆中原身形向左一侧,口中冷冷道:“小子们出来吧!”
  他话声未完,呼的一声,木门砰然左右分开,一条人影比箭还快掠了出来。
  穆中原长吸一口气道:“接招。”
  他右拳一划,猛劈而出,那人身在空中,疾推一掌相迎,一个以逸待劳,凝劲而发,一个仓促出招,砰然双掌遥对,强弱立分。
  那少年身形在空中一窒,不由后退半尺,他生性狂傲,哪肯甘心,不等身形落地,便咆哮道:“暗箭伤人——”
  呼一声,他话未完,门边又窜出一人,穆中原陡然大喝道:“着!”
  只见他左手抖手一震,剎时漫天白粉弥漫,那两个少年齐声暴喝道:“毒粉!”
  两人猛力推掌封住面门,呼呼漫天白粉竟生生被强劲拳风扫开。
  穆中原心中一惊,口里哈哈大笑道:“别紧张,这不过是一把白面粉!”
  那两个少年一齐呆了一呆,左面一个大吼道:“有种的出去会会。”
  那两个少年也不等屋内其他同伴,冷笑数声,身形一前一后,急跟而去。
  穆中原身形好比疾风般一掠转过走道,陡然身形一弓,竟然生生在空中弯了一个折。
  这等美妙身法那两个少年不由脱口一呼,说时迟那时快,穆中原反手一记“倒打金钟”,发出正宗少林的百步神拳。
  那两个少年心知对方必是又想打打停停,混出店外,是以两人打了招呼,左方一人出拳相抵,右方一人一矮身形,照样前掠不停。
  呼、呼两声,穆中原身形才过,那少年也已掠过走廊尽头,追得首尾相衔!
  剎那间,一条人影好比鬼魅般自左方角落一飘而出,长袖迎风一飘,忽然天空一片白烟,只听那少年大吼,穆中原长笑,突然一个阴阴的冷笑声,剎时漫天人影一敛!
  那出拳相抵,身形稍后的少年一惊止步,只见自己同伴跄踉倒退,左前方多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翁,长袖飘飘,正阴阴发笑!
  那少年心中一寒,正待上前,忽见自己同伴双足一凝,白发老人冷冷道:“倒下!”
  砰地一声,那少年翻身便倒!
  那剩下的一个少年惊得大呼一声,白发老人冷然又道:“这一回可不是面粉了!”
  那少年双手颤动,戟指道:“你……你下毒?”
  老人阴阴道:“摧心粉!”
  那少年双目冒火,大吼一声,这时呼呼连响,自后面又来了好几条人影,正是屋中其余的同伴听到这边生变,急忙赶了过来。
  一个少年切齿道:“老贼,你是什么人?”
  白发老人冷冷道:“老夫胜千松,谅列位化外之人也不知晓。”
  千毒翁胜千松这名头这几个人确未听过,大家都不由一怔,一个少年大吼道:“你下毒伤人,还不快拿解药出来?”
  胜千松冷冷道:“白骨摧心粉中人立毙,老夫就是想救也救不了啦!”
  那几个少年一起大吼出声,迎面两人陡然拳出如风,胜千松身形往旁一挪,闪了开去。
  那几个少年岂肯甘休,身形一掠又紧逼而上,个个目中冒火,口中吼道:“打死这老贼给何师弟报仇。”
  胜千松勉力迎了一掌,对方掌力出奇强劲,他身形不由一个踉跄。
  倏地胜千松足下着地,长袖交相一拂而出,登时天空又是一片白烟。
  惊呼声中,胜千松须髯齐张,鼓口用劲吹了一口气,足下一连三跃已逃出店外。
  几个少年已惊于摧心粉的威力,努力出掌,屏息扫开天空的粉末,他们再也想不到无缘无故有人竟会下这等毒手,加之这等毒粉伤人于无形,而且对方分明是早就串通一气,的是防不胜防。
  姓孔的少年扶起地上姓何的师弟,早已气绝多时,这摧心粉毒力之强,确令人心寒。
  几个急躁的少年主张立刻放火烧店杀人,大闹一番泄愤,好在有两个稍长持重者力主此时主要以攻击少林,务必要忍耐一时之愤。
  但平白死去一个同伴,确实不能释然于怀,众人愤愤抑恨抱起同伴走回屋中。
  才一启屋,只见一块鲜红的布条被人用匕首深深钉在门坎上,布上字迹斑斑。
  姓孔的少年伸手一扯,只见布条上写着:“化外之民,狂不知耻,略示小技,以惩妄图攻击少林之举,并寄语列位,中原之大,能人之辈非尔等所能料及!”
  众人益发怒恨,姓孔的少年拈起那柄匕首,“喀”地一折为二,咬牙切齿说道:“大师兄,你还说要忍么?”
  大师兄沉默不语,姓孔的怒道:“来人分明已明悉咱们攻击少林之图,咱们还等什么?大师兄,你可是害怕?”
  大师兄冷冷道:“孔师弟,依你之意如何?”
  姓孔的少年怒道:“咱们不等大师伯,今夜就上少林杀个落花流水!”
  大师兄冷然望了他一眼,环视了一周,沉声说道:“依你,孔师弟。”

相关热词搜索:七步干戈

下一篇:第十七章 甘兰道上
上一篇:
第十五章 洛川溶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