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五侠七剑
2022-01-01 13:37:28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武当山高插青云,山上的竹林内——
  一个道僮打扮的少年人,正在舞剑,只见他东指西划,招式精奇无比,但却有些不畅,他抹了抹头上的汗,嘴里喃喃地道:“这招师父显然教错了,但我又有什么办法。”
  哗喇一声,一丛灌木猝然中分,里面走出一个烧火道人打扮的少年,他见到原先那少年,似乎吃了一惊,然后歉然地笑了笑。
  两个人都沉默了半晌,那舞剑的少年打破了沉默道:“我叫单思冰,您贵姓?”
  后来的少年道:“我姓董名其心。”
  单思冰哦了一声,欲言又止,呆了半晌才出口道:“听说你,你受了欺侮?”
  董其心点了点头。
  单思冰插好了剑,走到董其心的身边道:“让我看看你的伤势好吗?”
  董其心翻起衣袖,他左臂上有一个碗口大的青痕。
  单思冰同情似地轻抚董其心的左肩道:“我知道,这很痛的。”
  董其心没有说话,他眼中流露出傲然的神色。
  单思冰抬起头轻轻地道:“因为我住家中时,时常被父亲责罚。”
  董其心颇感兴趣地问道:“为什么?”
  单思冰毫不考虑道:“因为我不愿学武。”
  他牵着董其心走到一块大石旁,两人并肩坐着。
  单思冰道:“我父亲也是本派俗家弟子,叫作双掌开天单凌云,在西安开了间镖局,他逼我从小练武,我真不知吃了多少苦头,到了我十二岁的那年,他便送我上山来,我还记得,他临别时说的话,他说:‘思冰,你学不成功夫,别再见我。’”
  单思冰的眼中噙着泪水,他显然是在想家。
  董其心拍拍他的肩膀,半安慰地道:“你还胜过我多多,我连家都没有。”
  两人默默地低下了头。
  单思冰心中歉然,他扯开话题道:“你参不参加七日后的比试?”
  董其心道:“我无所谓。”
  单思冰道:“那你上山来作什么?”
  董其心被他一言问住了,他暗想:对呀!我跑到武当山来干吗?他很快地找了个理由:“反正我也没其他地方可去。”
  单思冰道:“你上山了多久。”
  董其心随口道:“约莫半月。”
  单思冰低下头道:“我已经来了一年多了。”
  董其心知道他是个感情丰富的人,怕他再触动思家的情怀,忙抓起他的手强笑着问道:“那你一定见过许多的地方了?”
  单思冰点了点头,反问道:“你呢?”
  董其心道:“我只耽在大厨房里,连张三丰的像都没见过。”
  单思冰吓了一跳道:“你怎么可以乱叫祖师爷的名讳?”
  董其心淡然地笑了一笑,一脸不在意的样子。
  单思冰道:“那倒容易,只要你列入本派门墙便可以见到了。”
  董其心本是随口说的,但经这一提,他倒真的想看看张三丰祖师的形像了。他心想,若照旁人,当然是容易不过,但他根本不愿列入武当门墙,这就是如登天之难了,他嘴中却道:“唉!不看也罢。”
  单思冰沉默了半晌道:“你知道祖师图像挂在何处?”
  董其心摇了摇头,单思冰看了看左右才道:“它挂在七星阁,而我正在七星阁修道。”
  董其心高兴地道:“那你放我去看一次好吗?”
  单思冰犹疑了一下道:“我明晚值夜班,师父每两个时辰才来查一次,你入夜过了一刻便来,料想没什么问题。”
  董其心道:“只有你一个人?”
  单思冰道:“还有一个僮子,不过他不会说出去的。”
  董其心童心大起,他捡起一块小石子,用力往竹丛中丢去。

×      ×      ×

  第二天的黄昏。
  武当山解剑池前,一个虬髯大汉正在看着那三个大字——解剑池。
  他摸了摸背上的双剑冷笑了一声道:“我若解了,岂不要解双剑?天下没这种便宜事。”
  他大剌剌地往山上走去。他全身的衣着都是红色的,连包头的英雄巾也是通红,远远望去,很是醒目。
  他绕过一块大石,只见两个道人垂手而立。
  左边那个行了个礼道:“何方施主径上武当?”
  红衣者笑道:“求见紫虚道长。”
  原来紫虚便是周石灵的道号。
  另外一个道士沉声道:“尚请赐下大名!”
  红衣大汉傲然道:“在下姓熊。”
  那道士望了望他的双剑微微一惊道:“原来是红花双剑熊竞飞施主。”
  另一个道士躬身道:“待贫道禀请众位师兄前来迎迓大驾。”
  说着飞步而去。
  熊竞飞也不硬闯,背着双手,悠然注视着青天。
  不一会儿,远处的山道上奔来数人,转眼已到眼前。
  一共是十五个道士,以天清子张千岗为首。
  熊竞飞笑道:“熊某久仰武当大名,特来求教。”
  张千岗忙稽首道:“师兄天玑道人已在山门恭候大驾。”
  熊竞飞洒然迈步上山而去。
  从山上望去,只见一簇灰衣拥着一件红衫,如流星伴月似地赶上山来。
  天玑子曲万流当阶而立,两人客套过了,武当三子并一众高弟伴着红花双剑熊竞飞在迎客室中小坐。
  天玑子曲万流道:“熊兄名列五侠七剑之内,双剑独步武林,今日驾临敝山,不知有何赐教。”
  熊竞飞捻须笑道:“所谓五侠七剑,只是江湖虚誉,某与黄白蓝三剑,尚乏一面之缘。”
  张千岗道:“那么灰衫银剑哈元泰又与阁下如何称呼?”
  熊竞飞道:“哈老弟剑术已达神奥境界,只怕方今天下,数他第一。”
  曲万流忽然插口道:“然则华山一支,为何零落至此?”
  熊竞飞怪目一翻道:“道长真的不知么?”
  曲万流一怔,张千岗忙道:“敞派弟子一向蛰居深山,极少过问世事,如有冒犯处,尚请见谅。”
  熊竞飞叹了口气道:“此事本不与我相干,只是众位道长提起,小弟便把所知相告。”
  他道:“华山七子中,我那哈老弟名列最末,当年华山七子扬名关中,扫平关洛群豪,华山威名正是蒸蒸日上,想来众位定有耳闻。”
  伊芙道:“家师亦当语及,当年灰衫银剑力挫西域三大高手,维持中原剑术之王座。”
  熊竞飞点点头道:“不知怎地却惹上了一个极其厉害的魔头,那便是传言中武究天神的地煞董无公。”
  曲万流脱口道:“真是此人么?”
  熊竞飞讶然地道:“难道道长与他熟悉么?”
  曲万流不便说出董无公解救周石灵及飞天如来两败俱伤之危的故事来,忙随口扯过道:“贫道只是耳闻此人杀气甚重,先是不信,故尔惊讶。”
  伊芙忙也插口道:“哈大侠剑术无双,难道畏了那厮?”
  熊竞飞道:“这是哈老弟亲口告诉我的故事:
  那日清晨,他信步在华山上走走,忽然发现一大奇事,就是本来嘈杂不已的猴子,这时一只都不见了。
  他情知有异,忽见远处有一怪人,信步往观中奔去,所过之处,树倒木折,竟是被那人衣带风所击断。
  他忙奔回观去,奔到观前,只见那人仰天哈哈大笑道:“华山七子,为何短了一个?”
  他再放目一瞧,六位师兄都按剑而立,站立在观门前。
  没等哈老弟来得及发言,那人忽然道:“后面来的是谁?”
  哈老弟也不答话,身子便飘过他近旁,立在六位师兄之后,那人点点头道:“可惜!”
  华山七子各是一怔,大师兄喝道:“有何可惜?”
  那人仰首大笑,笑声忽止道:“今日华山七子命丧此地,年纪轻轻,岂不可惜?”
  那人狂傲已极,七子岂能容忍,这时天上一只老鹰飞过,离地约有二十里,那人举掌临空遥抓,那老鹰忽然悲鸣一声,直坠下来,不左不右,正落在那人手中,那人双掌一合,口中笑道:“待我送你西天去。”
  说着双掌一开,那老鹰竟不声不响地缩成弹丸大小,但毛发丝毫不损。
  这手功夫简直已通玄了,华山七子自料功夫虽是俊极天下,仍是难以比拟。
  大师兄笑道:“前辈请留名。”
  那人也不言语,疾返一步,双足在石路上比划三字。
  七子见石板毫无动静,心中大疑,这时山风轻拂,忽见那块大石板,除了那厮立足之处外,都已被山风吹走,只留下三个如刀刻出的大字:“董无公。”
  碎石成粉的功夫已是不易,这等传力四旁,而着力之处丝毫不损,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七子面色泛白,知道今日难逃毒手,只因董无公在武林中已成了不可一世的怪杰,哈老弟忽然想起一事道:“敢问满山猴子何处去了?”
  董无公漫不经心地道:“老夫嫌它噪耳,统统移去他处。”
  哈老弟沉声道:“猴子何辜,致遭流离失所?”
  董无公大笑道:“华山七子又何辜,今日命丧此地?人间岂有道理可言?”
  七子知道斗他不过,分奔七路,以求保全一人,以图报复之计,而且把华山派覆灭的真相告知世间。
  董无公也不追赶,反而哈哈笑道:“老夫先让你们奔跑片刻,然后逐一追杀!”
  哈老弟功力最强,以序为最晚,他疾如流星地逃下山去,但在片刻之间,轮序耳听得六位师兄惨叫之声,显然已先后遭了毒手,他情生一计,反而往邻近绝谷中隐伏着,过了三日才出来,找着六子尸身掩埋了,从此华山派零落已尽,只剩他灰衫银剑一人。”
  武当三子及一众高弟,屏神静听红花双剑细叙华山派受歼于董无公的故事,错非灰衫银剑及红花双剑都是武林顶尖的人物,这等神乎其神的事情,真是难以使人置信的。
  说到紧张处,大家真是目瞪口呆。
  伊芙忍不住问道:“这些年来,哈大侠功力自有精进,为何不觅那人寻仇?”
  熊竞飞苦笑道:“咱们虽有进步,还远不及人家当年,况且董无公这人,多年来未曾显身,只怕已死去了也不定。”
  五侠七剑威重武林,熊竞飞单身突上武当,却尽说些不相干的话,武当众人不禁暗暗闷烦,这时,武当弟子中有一人问道:“哈大侠之事与熊施主上敝山来有关否?”
  熊竞飞胡扯了半天,这时无法再用闲话鬼混了,只好沉吟了半晌,忽然从鞘中拔出双剑,倒递给曲万流道:“道长请看这两把剑有何不同?”
  曲万流见其中一把光芒毕露,锋芒中紫里透白,端的是把好剑,另外一把却是普通青钢剑,他把那青钢剑退还给熊竞飞道:“这柄倒是寻常兵器。”
  熊竞飞道:“道长可知另一把是何剑?”
  曲万流仔细看了一会,惊道:“此是青虹宝剑。”
  武当一众高弟听了各是一惊。
  熊竞飞道:“敢问此剑之渊源。”
  曲万流捻须道:“此剑出世甚早,当年曹操得之,令身边宠将夏侯恩背之,后来曹操战刘备于当阳,常山赵子龙杀夏侯恩于乱军之中,乃得此剑,后仗此剑连诛曹营五十员大将,救得阿斗,成千年万世之功勋。”
  熊竞飞点首道:“正是,只是此剑芒中紫里泛白,不知可另有他剑相配么?”
  曲万流脱口道:“熊兄见笑了,曲某岂是不知,另有一剑名倚天,芒中白里泛紫,当年由曹操自佩,珍爱异常。”
  熊竞飞叹息道:“只是可惜不知倚天宝剑而今流落在何方?”
  武当三子相互望了一眼,曲万流扬声道:“此剑乃敝门继世镇山之宝,熊施主何必明知故问?”
  熊竞飞大喜道:“熊某一生浸淫剑道,惯使双剑,虽然有师傅青虹名剑,但是倚天良剑难求,多年来即有此心愿,梦想将两剑合璧,不知道长肯否有意成全?”
  武当一众高弟这才明了红花双剑熊竞飞今夕乃是求剑而来,不意脸上都有几分为难的神色。
  曲万流道:“这事非曲某可以作主,待家师出关后,再敬覆阁下不迟。”
  熊竞飞失望地道:“不知紫虚道长何时可以出关?”
  曲万流道:“或长或短,也没有一定的时日。”
  熊竞飞心中颇为不快,心想这分明是不肯给我了,他是一个直肠的人,嘴中便流露出不满的情味道:“熊某德薄能鲜,当然不敢私占此名器,只是向贵派暂借倚天宝剑一用,待办完了一件大事,定必奉还。”
  张千岗也暗暗嘀咕,心想你熊某人爱剑如命,岂肯还宝剑与我?分明是顺口一个人情,其实想赚咱们的宝剑去。
  他启口道:“不知熊大侠要办何事?而此事何时方能办到?”
  熊竞飞道:“这事端的机密,暂时无可奉告,成与不成更在未定之数。”
  张千岗笑道:“若是咱们把剑借了熊大侠,还剑与否,端的要看熊大侠的福分了。”
  熊竞飞勃然变色,伊芙忙道:“熊大侠要作何事,可否容贫道一猜?”
  熊竞飞盛气在胸,点了点头。
  伊芙笑道:“是否是为了华山之巅,六子之仇?”
  熊竞飞惊道:“正是。”
  曲万流惊道:“三妹如何知道?”
  伊芙笑道:“以熊大侠的功力,以及为人之正义,此番借剑,必是为了应付强大的邪人,而当今之世能敌过熊大侠双剑的邪人真不多,何况加以青虹倚天之利,而熊大侠尚口称不一定能马到成功,此事不是为了华山六子是什么?”
  众人大为折服。
  曲万流道:“熊大侠如是为了那人,此剑更不能借了。”
  熊竞飞哪知道昔年董无公解救周石灵及飞天如来之危的事,听了心中自是气愤,愤然起立道:“熊某就请告辞。”
  五侠七剑在武林中是剑术上的泰斗人物,伊芙深知此人功力莫测,恐怕他因而误会,与武当结下不解之仇,忙亦起立,走上两步道:“熊大侠暂请息怒,待贫道……”
  曲万流拂袖起立,怒目喝道:“三妹!”
  熊竞飞忽然仰天大笑,张千岗冷声道:“又有什么可笑之处。”
  熊竞飞笑声忽止,大声道:“笑熊某人头脑简单。”
  曲万流正要再问,熊竞飞意气自得,旁若无人地道:“熊某人误信天下流言,以武当名门,定知是武林正义四字!”
  张千岗愤然而起,呛地一声,长剑已自拔出一截,伊芙大惊,一众高弟皆各愤愤,曲万流身为首徒,猛然喝道:“二师弟!”
  张千岗愤然插剑入鞘,脸上仍有怒气,曲万流环视众人,武当门规极严,平素掌门何等威严,他以目光环顾众人,竟然将各人压服下去。
  曲万流脸如寒冰,冷声道:“送客!”
  正在这时,厅堂后云板数响,众人俱各一怔,一个道士从屏风后急奔而出,忙乱施了一个礼道:“七星阁有外人闯入!”
  曲万流一皱眉道:“可有何损失?”
  那人神色未定地道:“天玄师兄率众正在搜查内外,查点各物。”

相关热词搜索:七步干戈

下一篇:第四章 貌假情真
上一篇:
第二章 乞丐十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