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翩翩少年
2022-01-01 15:35:29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庄玲道:“我看到一个老人追贼,那老人轻功俊得紧,他可真像杜公公你哩!”
  杜公公搓着手,这是他遇上难题时的习惯动作,他装得莫名其妙的道:“老奴老得手脚都不灵光了,怎会追赶什么贼人?”
  庄玲含笑道:“也许是我眼看花了。”
  杜公公如释重负,他道:“小姐赶快休息去,这两天咱们这里颇多异状,小姐你出外千万别跑得太远了。”
  庄玲道:“杜公公,你发觉什么异状,你是说刚才看到什么特别的事么?”
  杜公公见又说溜了嘴,连忙掩饰道:“老奴也没见着什么,只不过有这预感而已。”
  庄玲笑笑不语,便回房去睡。杜良笠也走进屋内,过了半晌,听见庄玲呼吸均匀,睡得很是香甜,他悄悄地替这个小姐盖上了一层薄被,举目而看,四壁萧索简陋,想到庄玲童年是何等娇生惯养,不禁怅然。
  杜良笠轻步走出室外,这时月已中天,四周死寂,他两足微动,便闪身林后,四下仔细查看了一周,他身形疾若狸猫,完全和白天那龙钟老态变了个样子,过了很久他又回到室内,独坐门旁,心中暗忖:“今天丐帮的人来了,晚上不知又是哪个高手,那身轻身功力实在太是惊人,我拼了老命追他,十丈之内便被拉了两三丈,杜良笠,你是老了。”
  他冒然捋髯,喃喃道:“唉!庄主生前结下死仇太多,他乱用南中五毒害人,那些江湖豪客莫不恨他入骨,而且传说藏宝地图落入庄主手中,难保不来寻咱们霉气。如果赶尽杀绝,嘿嘿,我杜良笠倒要和他们周旋。”
  他目中精光暴射,一运劲咔嚓一声,手中握的一根木棍齐腰而折。
  可是他仍心寒不已,如果方才那人是来作对的,那身功夫实在令人可怕,他老谋深算,武功又强极,一生中从不知畏惧是何物,但此时想到那夜行人超凡脱俗的功夫,也不禁暗暗心颤。
  忽然一亮,庄玲提灯从内室走了出来,她不动声色道:“杜公公,辛苦你啦!”
  杜良笠道:“什么,小姐?”
  庄玲道:“杜公公,我都看见了,你……你原来武功高强,我一直被你骗了。”
  杜公公搓搓手,露出一个无可奈何的苦笑,那少女觉得甚是亲切,大凡小姐,尤其是少年女子,最喜探知别人秘密,也不管和她有无关系,只要有疑惑,非追根究底不可,庄玲得意笑道:“杜公公,你以为我睡着了,哈哈,你真傻,我心中有疑病,焉能不弄清楚,否则怎能睡着了?我早先看两个人影后面一个就是杜公公,回头一想,咱们老杜公公平日老得很可以了,举步唯艰,怎么也不能相信,现在才知道原是装的。”
  杜公公见她连比带说,好像揭发别人身份很是快活,他无奈的道:“老奴这几手粗浅功夫,原是跟庄主学的。”
  庄玲哼了声道:“杜公公,别骗人,爹爹教我的轻身功夫身法可和你大不相同。”
  杜良笠见一切都落在这位娇小姐眼中,他为人一向实在,不善贼赖,只有苦笑道:“小姐,你折腾大半夜……”
  庄玲插口道:“杜公公,你不把你秘密说出,我便不睡,再说我心中有事,再怎样也难以入眠。”
  杜良笠道:“好,好,好,咱们明天再说,你近来身子很弱,常常生病,绝不能熬夜。”
  “杜公公,你可不准随便扯个谎来搪塞我,好,明天就明天。”
  她含喜而走,才走了两步又停住回头道:“杜公公,你刚才追到那夜行人么?”
  杜公公摇头道:“那人身形太快,我追不上他。”
  庄玲回到内室,她心中很是兴奋,她想到这白发苍苍的老人,明天一定有一段动人的故事要讲出来,那就可以打发去一早上,甚至于一整天,自己便可不去胡思乱想,自寻苦恼,可是目前还有大半夜,漫漫黑暗,只要一闭上眼,其心那小魔鬼的影子便浮起来,还有那骑马的少年,为什么,自己这些日子以来,已渐渐淡忘了董其心,一见到了那少年,便会情思幽幽。
  她心中忖道:“那骑马的少年和董其心一样,都有一种令人忘我的气质,好像天下的财都不足以与他论富一般。尤其是那少年,他眼中没有像董其心魔头那种高深莫测和深藏的味道。”
  她翻了个身,还是睡不着,身上又热又烦,仿佛间,那骑马少年生动的横马而立,渐渐的愈来愈是清晰。
  就在这同时,在庄玲这屋子后面的山腰中,那骑马的少年,也烦躁不安的走来走去。
  那匹骏马也发觉主人焦烦不安,不时抬头望着主人,用颈轻擦主人手臂表示亲热安慰。
  少年对座骑这种讨好的举动理也不理,忽然他下定决心,跃身上马,缓缓而行。
  耳畔山风呼呼,他好像又听到了单调的竹哨声,心中起伏不已,他默默想道:“那鸣鸣之呼何等难听,可是那女子吹得很是动听,我竟情不自禁跟着吹了起来。那老儿武功不弱,他走近来想试我深浅,我真懒得和他动手,一走了之。”
  蹄声清脆的踏着山径,黑夜中传得老远,那少年想道:“我只见她一面,竟会想再见她,我也不知为什么会留下来,不然的话,此时我已在数百里之外了。”
  数百里,对他而言,以他座骑青骢马说来,那真是微不足道的路程,他足迹之广,几乎遍布神州,可是此行竟觉得忐忑不安,竟有浓浓的离愁。
  “那女子不知睡了没有?”他想,忽然他觉得烦躁起来,喃喃道:“这管我什么事,真是见鬼。”
  他两足一运劲,催马疾行,他每有不顺心的事便是如此,这是从幼年以来积下的习惯。
  他狂奔了一阵,只觉心平气和,他心中道:“我不要有那种不安的情绪,我要赶走那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我从来没有,以后也不要有。”
  然而他真能赶走么?他又慢慢感到寂寞。
  忽然前面远远火光闪耀,窃窃人声,他内功精湛,视听极是敏捷,心中忖道:“这么晚了!还有人在荒野之中言谈,不知是否在干害人勾当,我且上前探探。”
  他下马轻步前行,走了不久,穿过一片小林,只见两个汉子席地而坐,旁边点着一具火把。
  其中一个汉子道:“吴老大,点子真住在三家村后么?”
  火光下,那汉子面色狞然,另一个汉子道:“我这地理鬼岂是让人白叫的,李大哥,咱们明儿一早,乘空便干,先在别人之前,得手之后,我哥俩远走高飞,哈哈。”
  那被唤为李老大的汉子道:“吴老大,你别想得得意,杜良笠老鬼可是好惹的么?我看还是多看几天,观观风色,不要宝得不到手,倒被杜良笠那老鬼给毁了。”
  吴老大道:“那老鬼每天早上到前村买菜,咱们便乘这机会入内,那妞儿能有多大能耐?如果取那地图,凭我地理鬼还怕找它不着?哈哈!”
  他每说完一句便是一个哈哈,他以为在这荒山夜半,定无旁人在侧。
  那少年心念一动,心中忖道:“地理鬼,地理鬼,我怎没有听说过?”
  其实他行走江湖,所见或交手的都是一流人物,这二三流人物自是不知。
  姓李的汉子又道:“地理鬼,你可真打听清楚那东西在杜老鬼处?不要咱们哥俩千辛万苦,冒尽大险却扑个空。”
  他顾虑甚多,但句句都是实情,显然是个极其厉害的家伙,那地理鬼道:“李大哥,你怎么如此婆婆妈妈,我吴老大哪一件事打听错过?那杜老鬼在庄人仪死后,三次回去,每次都拿了一大捧,现在这是我老吴亲眼看见的,那地图落在庄人仪手中,只有我老吴一人知道,因为我那时就是庄人仪近身的仆人。”
  那姓李的不再言语,吴老大又道:“现在我地理鬼的事完了,其他要看神偷李大哥的了。”
  那姓李的干笑道:“好说!好说!”
  两人起身前行,施展轻功走了。
  那少年喃喃道:“凭你这两块料,岂是那老汉的敌手,真是不自量力,耽误了这么久,真是太不值得。”
  那少年心想今夜里反正是不要睡了,乘着夜阑人静正好放马狂奔一阵,他飞身上马,一阵奔到天色露曙,这才放慢速度,缓缓走入官道。
  这少年正是齐天心,他忽然想起自己一路行走,每次决斗都是怪鸟客代为出头,这怪鸟客显然是向自己示威来着,他心志高傲,对于怪鸟客这种举动,真是大大恼怒,只可惜每次都让对方占了先着,连人影都未曾见过,他嫌罗金福累赘,便差开他一个人独自搜寻,寻了好久,也毫无所获。
  齐天心走到一个大镇,找了一家最大的庄园,敲门求宿,他一向养尊处优,一路上都是投宿在大宅内,别人见他生得俊美绝伦,穿得又是光鲜无比,自是都表欢迎,也不知逗得几多大家小姐,为他相思不已。
  那应门的人心中奇怪,哪有天一亮便来投宿的,但见齐天心温文秀气,那匹马又神骏绝伦,便引他进内,到了一间独院,齐天心只见那园中亭台水池,布置得颇为不俗,他心中暗道:“想不到这种小地方,却也有这等雅人,古人说十步之内必有芳草,看来是不错的了。”
  他一进屋,倒头便睡,也不理会别人招呼,这一睡直到日影西斜,这才醒转过来,遂走出屋中,只见前园中人声喧哗,主人像是在宴请宾客。
  齐天心忽然恼怒起来,暗怪那主人真不知礼,怎么不请自己?这是他一向作公子哥儿积下来的习惯,别人见着他只有奉承的份儿,要不服气,便有他好看,其实他这敲门投宿,与别人毫不相识,能够容他住宿,已是主人好客了。
  他心中最存不得事,想到什么便做什么,他暗自盘算:“自己装做无心闯入酒席,如果主人不逊,那正好大闹一场了事,免得出门时向主人道谢,真是拘束难过。”
  他整了整衣冠,这北方春天仍是峭寒不胜,他衣着浅色薄薄狐袭袍,毛色放光,的是皮货中珍品,他人又生得白如美玉,真是衣装人物,相得益彰,他心中犹自想道:“这衣已穿了好几天了,可惜金福不在,别人只道我齐天心如此寒酸,只有这一袭衣衫。”
  他那随从罗金福可真难做,要替他保管一大堆衣物,虽是行走江湖中,仍是得雇一辆大车装那物事。
  齐天心仰首阔步走进前院,他掀起门帘,只见厅中坐满了宾客,正在举杯大饮,谈笑言欢,众人忽见一个后生大踏步走进厅来,目往前视,分明未将众人放在眼内,但碍于主人面子,却是不好发作,不由纷纷向主人望去。
  那坐在主人席上的是个五旬左右的白面书生,他见齐天心走进厅内,只觉此人气派非凡,举止之间别有一番风仪,但是面生得很,当下起身拱手道:“请教这位兄台……”
  齐天心接口道:“在下姓齐草字天心。”
  他此言一出,众人面色大惊,齐天心心中暗暗得意,忖道:“我的名气还相当过得去,这些人高高矮矮,一脸精悍之色,只怕都是武林中人。”
  那主人脸色一变,随又含笑道:“原来是齐兄,在下倒是失敬了。”
  他连忙叫人添了一张椅子,放在上席地位,齐天心向众人微微一笑,口中虽想说两句谦逊之词,沉吟半刻,却是说不出口,只缓缓坐下。
  齐天心见众人都停止言笑,埋头吃菜,一时之间,大厅之内忽变寂静,只有四周柱上油灯辉煌,更显得大厅空旷,气势不凡。
  那主人见气氛不对,忙举杯劝酒,齐天心酒量甚浅,他一向跟在他那了不起的老子跟前,这数年单行江湖,独断独行,又有罗金福照顾,未曾染上丝毫嗜好,他两杯下肚,脸色微微透红,软袍软带,更是儒将风流。
  齐天心见自己加入破坏了别人欢宴,他心中并未感到丝毫歉意,反而恼怒众人,他一目扫去,只见坐在右边一个老者,长得鹰目隆鼻,一脸阴沉之色,他愈瞧愈是不顺眼,心中忖道:“你们这批人不过是江湖上二三流的脚色,我倒要瞧瞧你们深浅。”
  他见那老者伸筷夹菜,连忙装做客气,也伸出筷子替那老者夹菜,他手法如电,轻轻在老者筷子上一点,那老者冷冷道:“不敢劳齐兄大驾。”
  齐天心微笑道:“些许之劳,何足挂齿。”
  那老者用力夹起一块鸡肉,正待送到口边,突然咔嚓一声,筷子齐中而断,那块鸡肉掉在汤中,弄得桌上汤汤水水。
  那侍候在旁的佣人,连忙换上一副,主人漫不经意的瞟了齐天心一眼,齐天心装作不知,心中却是得意无比。
  他这暗中露了一手,众人都有数,那老者功力深厚,见齐天心竟能在无形之中震断南海象牙筷子,心中不由大骇,连向主人作眼色。
  齐天心心粗意疏,并未注意老者异样,他吃了一顿,随着众人退席,他坐在厅中被人冷落,正想借故发作,那主人赔着笑脸不住向齐天心道着简慢,他这人天生吃软不吃硬,瞧在主人面上,而且又自觉枯坐无趣,便回到后院去。
  他见天色已暗,心想不如明天早上再走,便顺手端起几上热茶,正待放在口边,忽然破空声疾,齐天心艺高胆大,他端茶杯的手动也不动,右手伸指一弹,嗤的一缕尖风,把袭来之物弹开数尺,砰然落在地上,齐天心低头一看,原来是一块石子,上包一张白纸,那石子经他“弹指神通”一击,已然裂成粉碎。
  忽然窗外有人低声道:“好俊的功夫。”
  齐天心一跃而起,冲窗出外,只见远处黑影连闪,那发声之人,已消失在黑暗之中。
  齐天心心中大疑,他回到屋中,拾起那张白纸,只见上面写着:“茶中有毒,阁下速离是非之地是为上策。”
  齐天心心中冷笑,暗自忖道:“我爹爹教我内视大法,能够逼出体内任何毒素,我又怎会在乎这区区毒茶,除了南中五毒,天下除了南中五毒,岂能毒得倒我?”
  他家学渊源,对于这南中五毒早就闻名,他想到这,真怕那茶中就是“南中五毒”,端起茶杯倒在窗外,忽然一个念头涌起,他暗忖道:“那出声警告我的难道又是怪鸟客?这厮到底是何居心?”
  他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一个头绪,心中甚是烦恼,对于那茶中放毒的事倒是忘了。
  他愤怒的在房中打着圈子,他瞧着茶杯,突然想道:“这主人为什么要害我?让我夜里去探看看。”
  他等到半夜,悄悄闪出窗外,又将窗子关起,自见前院东厢还有灯火,他看看四下无人,便轻步走近前去,只听见两人正在低声交谈,他凝神听去,其中一人道:“那姓齐的小子不知毒倒没有?”
  另一个声音道:“这小子早不来迟不来,偏生在这时候来咱们庄上,看来只怕与此事有关。”
  那声音甚是熟悉,齐天心仔细一听,原来正是那主人,齐天心大怒忖道:“好哇,这厮外貌温文有礼,原来心肠如此毒辣,我可不能放过。”
  他正想闯进去点破敌人奸计,然后大打一场,其中一个人道:“这小子短短几年工夫,在江湖上万儿真是如雷贯耳,据老夫猜想,定是名门弟子,来头不小,现在既已下了毒手,便得隐密为是。”
  那主人道:“这个我省得,咱们今晚一把火,将那小子尸首烧成灰,不是全部解决了吗?”
  另一人道:“云大爷辛辛苦苦在此经营多年,这华厦连绵,如果付之一矩,岂非大大可惜?”
  主人道:“纵是金山银壁,又怎抵得上那宝物之万一。”
  主人又道:“咱们一出手便致那姓杜的老儿于死命,那女娃儿省得什么?只是此事关系重大,你调查的可是真的?”
  那另一人道:“大爷只管放心,那地理鬼酒后失言,道出这桩秘密,目下天下好汉都在搜寻这宝藏地图,小的眼线跟上了地理鬼和神偷,这才发现杜良笠住所,大爷,咱们急不如快,莫让别人捷足先登了。”
  那人对主人执礼甚恭,齐天心听他声音,正是席间老者。
  齐天心心中一震,他心下忖道:“那姓杜的老汉,还有那少女,他们到底是何等人物,怎么这许多江湖上人要谋害他们?我可不能见死不救。”
  他心中又想起了那少女的倩影,不觉甚是关心,只听见那主人道:“咱们此事机密已极,你带来那几个武师,事成之后只怕也须防上一防。”
  那老者道:“依大爷说应该怎样?”
  室内忽然寂静,另一个人叫道:“云大爷你说要灭口,那可不成,这叫我如何向帆扬镖局孙老镖师交代?”
  那主人道:“别嚷,别嚷,如果天幸得到那地图,寻到那宝物,咱们能让孙老镖头知道么?再说你我从此可以领袖武林,还怕他老孙怎的。”
  那老者叹口气道:“罢了,罢了,一切都依云大爷你。”他想到云大爷所说“你我可以领袖武林”,心中不由狂喜。
  主人道:“这才是大英雄大豪杰。”
  齐天心在暗处听了半天,他这人天资极是聪敏,不然如何学得如此上乘功夫,只是草包脾气,最最沉不住气,他略略一用大脑,心中沉思道:“我先去睡觉,等起火再走却也不迟,明日随这几人之后,偷偷出手替那姑娘解围便得。”
  他盘算已定,便回屋休息,到了中夜,果然火光大起,他悄悄牵马溜出庄外,只见火势冲天,映得天边透红,忽见数条人影越墙而出,他暗暗笑道:“这批人只怕要偷鸡不着蚀把米了,这庄园经营不易,烧了也真可惜。”
  齐天心估量自己青驹定然超过那批人数倍脚程,是以并不着急,直到天色大明,这才纵马回奔,耳畔风声飒飒,只跑了大半天便又跑近那条小溪,溪水缓缓东流,清澈无比,却是不见那姑娘。
  齐天心心想那批人只怕多半会在晚上动手,他知那地理鬼那两人不足为道,便又走近林里,坐到前日夜间所坐地方,看见翠翠竹叶,不由又想起那呜呜哑哑吹竹叶的声音和吹竹叶哨的人。
  忽然脚步声响,齐天心一闪身隐伏在旁,只见那姓杜的老汉,手挽一大捆枯柴火,那柴火少说也有百十斤,那老汉轻松的提着大步行走,齐天心暗忖:“这老头功夫不弱,那几个人要害他也自不易。”
  他见杜老汉走远了,一个人无聊的坐在竹林枯等,心中想道:“我真无聊,来回此地数次,有什么事使我如此关心?是那姑娘么?不是,我与她非亲非故,又陌生不识,啊!是了!行侠仗义,救人妇孺,原是我辈份内之事,爹爹不是常说的么?”
  他心内释然,他那座骑甚是灵性,早已跑得远远地去吃草休息,等到上更时分,他从竹树梢中望去,那小屋已点上了灯,风吹竹叶,沙沙作响,那灯光也像一明一暗似的。
  突然小屋灯光一暗,一条人影蓦地窜出,叱喝之声大起,齐天心走出林子,月光之下,只见昨夜所见那数人都已来到,他不想立刻出手,便隐身不远暗处。
  只见那姓杜的老汉冷冷道:“好啊,鲁东一虎咱们十年不见,不知阁下半夜来访有何见教。”
  那号鲁东一虎,在北方绿林原是顶尖儿的人物,正是昨夜在席间被齐天心折筷戏弄的老者。
  那鲁东一虎冷冷道:“无事不登三宝殿,杜良笠,咱们真人面前不说假话,快把那地图交出来。”
  杜良笠呵呵笑道:“我说是怎么搞的,今天早上来了两个下三滥,也是想要什么地图,现在又来了你老哥,哈哈,真是有趣得紧,真是有趣。”
  他自忖对付这鲁东一虎绰绰有余,是以言语之间甚是轻蔑,那鲁东一虎身旁站的正是齐天心投宿庄院的主人,他瞧了杜良笠一眼道:“地理鬼和神偷来过了?”
  杜良笠沉声道:“我道鲁东一虎虽然不肖,也不至和那两个下三滥为伍,想不到你们竟是一伙,告诉你们那两个下三滥使用迷香,已被老夫废掉了。”
  鲁东一虎怒道:“姓杜的,你说话可得清楚点。”
  那主人道:“咱们别跟他啰嗦,只管动手便是。”
  杜良笠道:“这位是谁,老夫眼生得紧。”
  鲁东一虎阴阴道:“这位姓云,人称天山一鹰云大爷。”
  杜良笠陡然一惊忖道:“这魔头怎的又出现江湖重作冯妇,今日之事只怕不能善了。”
  他脸上声色不动,其实内心惊惶不已,这天山一鹰云若冰二十年前便已名震江湖,他原与天山冰雪老人铁公谨同门学艺,只是天山铁氏历代都是将掌门一职传于亲子,云若冰自命不凡,一气之下远离南疆到了西北,他昔年一夜之间,连败黄淮道上七十二位绿林寨主,因此声名大震,天山铁氏大名也传入中原武林。
  天山一鹰云若冰道:“姓杜的,你要命还是要图?”
  杜良笠笑道:“自古道宝物神器惟有德者属之,我老儿德薄能鲜,何敢窥窃此物?”
  云若冰冷冷道:“姓杜的,你是不见棺材不流泪了,好,看招。”
  他这人为人阴沉,说干便干,一掌无声无息袭到,杜良笠一挫身,反手也拍出一掌。
  杜良笠昔年也是个大大有名人物,潜身庄人仪庄中,只为一件心中隐密之事,他见云若冰出招神出鬼没,心中不禁发寒,又惦念着玲小姐,几个照面,便被对方争了上风,占去先机。
  云若冰示意鲁东一虎入内搜寻,杜良笠心中大急,他心神一分,招招都吃对方逼住,一身功力,竟然施展不开。
  那鲁东一虎率众入内搜索,齐天心见情势急迫,他才走出一步,忽然鲁东一虎暴喝一声,倒退三步,一个铁塔般大汉,从屋脊飞落下来,端端立在门前,挥掌阻住鲁东一虎。
  杜良笠一瞧,原来来人正是西北道上第一条好汉马回回,数年之前,杜良笠奉庄人仪之命下毒毒倒无数好汉,那马回回也是其中之一,杜良笠见他此时突然现身,也不知他来意是何,如果也是来寻自己晦气,那可不堪设想了。
  马回回道:“云老儿,你原来也跑到西北道上来啦,啊!我道是谁能将杜老儿逼得无还手之力,原来是你这厮,好好好,咱们待会大战三百回合。”
  鲁东一虎一瞧此人就是西北道上绿林霄小闻名丧胆的马回回,心中不由发毛,齐天心见鲁东一虎被阻,他又犹疑自己要不要出手。
  马回回怒声道:“谁要欺侮妇孺,我马回回可容他不得。”
  杜良笠心中一松,掌势立转凌厉,他知今日一战,实是胜少败多之数,此时担忧之心一去,拼出老命不要,招招攻敌要害,那云若冰被他抢攻数招,身形却是丝毫不退,招招都在间不容发中闪过。
  马回回心道:“这两个老鬼功力都极深厚,今日之战,不分生死不休,倒霉我马回回,乘兴赶来向杜老儿清算旧帐,并寻找那张地图,只怕等下还要保护那女娃娃,和云若冰大打一仗哩!”
  他数年之前,中了南中五毒,杜良笠虽则将各种解药交给群豪,但是并无配解药方子,是以马回回将各种药物都服用个遍,折腾了两年,也亏他体质健朗,好容易才将体内之毒拔尽。
  杜良笠、云若冰两人愈打愈是激烈,云若冰当年一气之下愤然离开师门,许多天山绝技并未学会,功力较之冰雪老人铁公谨相去甚远,是以一时之间,却也奈杜良笠不何。
  鲁东一虎僵站在场,他又不敢冒犯马回回闯入屋内,神色十分难堪,正在这时,小屋门儿一开,走出一个十七八岁少女来。
  杜良笠喝道:“玲小姐,快进去,这儿没你的事。”
  庄玲道:“杜公公,你武功好得紧呀!”她丝毫不见害怕,马回回见她生得美貌可爱,更起爱护之心,他这人虽是长得又高又大,人却是心慈而柔,他柔声道:“小姑娘,快进去,莫让坏人伤着了。”
  那鲁东一虎蓦然灵机一动,一掌击向马回回后心,马回回嗔目转身,一脚飞起踢向他肘间穴道,鲁东一虎倒退数步,他带来数个武师已捉住庄玲两手,手按背后心脉间之大穴。
  庄玲武功不弱,那几个武师也未必是她对手,只因她晨间中了地理鬼迷香,昏昏沉沉睡了一天,这时迷性尚未完全消失,是以功力全失。
  鲁东一虎叫道:“喂!大家住手。”
  杜良笠见小姐被擒,他一疏神,手上中了一拂,只觉右臂劲力消失,马回回也是空急无奈,他破口骂道:“好男不与女斗,柳一虎,老子今日定要取你性命。”
  云若冰又攻了两招,杜良笠只是后退,他目光发赤,已大非平日那龙钟老迈之态,他退了三步,左掌蓄足力道,只要对方再逼,便下绝着拼个同归于尽。
  正在此时,忽然一条人影快若电闪纵出,那身形好不飘忽,众人还没看清,那捉庄玲的三个武师都倒在地下,忽然又是轰然一声,那天山一鹰云若冰竟然仰天倒在地下,面若金纸,这只是一转瞬间事,来人出手解救庄玲,又反手接了云若冰一掌。云若冰何等功力,竟被他一掌震倒,来人功力之高,只怕已是普天之下寥寥可数的人物了。
  马回回一定神不由骇然喝采道:“好功夫……”
  来人却是齐天心,他忽然想起那声音,便向马回回道:“阁下昨夜告警,在下感激不已。”
  他很少向别人说感激之词,是以结结巴巴说了半天,马回回见他如此少年,惊得不知所措,半天才笑道:“好说,好说,阁下眉目之间,真像在下一位故人……”
  齐天心漫声道:“是么!”忍不住向那少女庄玲瞧了一眼,只见她脸色苍白,显得十分柔弱,却是眉目如画,不减美丽。
  庄玲定神也瞧了他一眼,她吃惊似的道:“原来……原来是……你。”
  她说完,忽觉羞不可抑,这少年男子并未向自己打招呼,自己也只见过他一面,竟然如此失态。
  齐天心道:“这位天山门人中了在下一掌,一身功夫只怕废了。”
  杜良笠忙拱手道谢,他细瞧齐天心一眼,忽然心中一惊,一句话几乎已冲到了口边。
  马回回笑道:“杜良笠,冲着这位姑娘份上,咱们之间一笔勾掉,只是目下江湖上传遍阁下拥有当年天下至宝之嫌,阁下还是小心为是。”
  杜良笠冷冷道:“马回回,这个在下省得。”
  马回回放声一笑,便拔身而去,庄玲低着头道:“杜公公,这马……姓马的伯……的伯伯,人很好。”
  她不敢看齐天心一眼,齐天心虽有一千个要走,可是脚下却是不能移动半步,他自己也弄不清这是什么毛病,一个自命四海为家,遨游天下不可一世的少年,在他英雄的岁月中,竟会有身不由主的事。
  他心中默默的想:“只要这姑娘说一句话,我只要听她说一句话,我便可走了,非得走了。”
  庄玲心中却想:“你救了我,我心中自是感激,我一个女儿家,怎好当面向你言谈道谢,呀!你怎也不请教我们姓氏?”
  她好像也忘掉年幼时和董其心天真无邪的在一起玩的事儿了,岁月过去了,她已渐渐长大成人啦!
  齐天心沉吟半刻,他终拉不下脸开口向那少女说一句话,这时杜公公含笑慢慢走开,那鲁东一虎已解开那数名武师穴道,背负着云若冰逃命去了。
  齐天心用眼角瞟了庄玲一眼,忽然他下了决心,他耳畔仿佛又响起那草原上豪壮的歌声:“天为盖兮地为毡,万里草原兮任驰骋。”
  这是他上次在内蒙大草原上行走时,那些牧人的歌声,那声音愈来愈响,齐天心心中不由默默唱道:“五湖少年凌云志,千金卖马万斤刀。”
  一时之间,他豪气大增,转身而去,忽然从竹林中出来一个人挽马而出,冲着齐天心道:“公子,咱们快到口外去,听说怪鸟客忽到张家口去了。”
  齐天心道:“金福,你怎会知道?”
  罗金福结结巴巴道:“此话容小人后禀,这消息绝错不了的……”
  齐天心嗯了一声,也不向那少女告别,跨上马背,庄玲急道:“谢……谢谢你。”
  齐天心一怔,回头只见那少女羞红着脸正瞧着他,口中喃喃地道:“庄玲,庄玲,你该去看看杜公公的伤势了。”
  齐天心粗枝大叶,他不知这是少女假借自言自语告诉他她的名字,他只微微一笑,心中如松了一块大石,一种甜甜感觉袭上心头。

相关热词搜索:七步干戈

下一篇:第十一章 一波再起
上一篇:
第九章 三年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