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甘兰道上
2022-01-01 15:45:39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其心为探明怪鸟客到底真象如何,他马不停蹄的赶往西北去。
  一路上渐行渐西,虽然已是仲夏,可是愈走天气愈凉爽,一出潼关,举目都是一片黄土,莽原千里,无边无垠。
  他快马加鞭,不一日过了天水,已入甘肃境地,沿途村落愈是稀疏,往往走上半天,碰不到一个可以打尖之处,原野上倒是牛羊成群,夏天水草正肥,牧人们将牲口都赶了出来。
  这日他走上赴兰州的官道,离兰州还有半日路程,忽见道上渐渐热闹起来,行人商旅,络绎不绝,其心跑到中午,拣了一处干净的十里亭休息一会,他一路上赶路,多半是吃干粮,这时叫了一碗面几样卤菜,吃得甚是畅快舒服。
  忽然背后蹄声大作,两匹高大骏马突然停下,扬起一大片灰尘,弥漫空中,慢慢都落在其心菜碟之中,其心吃得也差不多了,他不愿惹事,正想起身会账离去,那马上两人已大步跨进酒肆之内。
  那两人生得豹头环目,样子极是魁武,董其心不由打量了两眼,那其中一个已急叫道:“掌柜的,削面,打酒,切三斤卤牛肉来,快!快!快!”
  他神色极是急促,恨不得掌柜多生几双手,其心瞧他那饿死鬼样子,心中忍悛不住。
  另一个汉子见将董其心的菜弄得全是灰尘,不由甚感歉意,他看了其心一眼,抱拳道:“在下兄弟两人急于赶路,弄脏兄台菜肴,心实不安,兄台如果不弃,共饮一杯如何?”
  他虽生得高大,可是说话斯文一派,其心对他生出好感,也拱手道:“小可已然吃饱,两位自管请便。”
  那大汉道:“四海之内皆是兄弟,兄台何必推辞?”
  其心推辞道:“小可也实有事,兄台高谊,小可心领就是。”
  这时掌柜将酒面及卤牛肉都端了上来,那大汉见其心坚辞,也不便再勉强,笑笑坐下大嚼。
  董其心向两人作别,上马而行,走了不久,只见路上来往的都是江湖汉子纵马疾驰,其心心中暗暗称奇,心想只怕又是那几个异服家伙弄的玄虚。
  他心中沉吟,马行渐缓,后面一批批赶过他,他想不通这条路上为什么会有这许多江湖上人,正自琢磨,忽然背后啪的一声,一人凌空扬鞭,声音极是清脆,两骑擦肩而过,那马上的人正是酒肆中所见大汉,回头向其心一笑道:“咱们城内再见。”
  其心微微一笑,那两骑已冲得老远,他一夹马腹,也飞奔前去,跑了一个时辰,兰州城已遥遥在望。
  他进了城,盘算与约期还早,先在兰州城住下几天再说,便匆匆找到一家客栈,将马匹行李安置妥了,这时离晚饭时间尚早,其心闲着无事,便上街逛逛。
  兰州乃是西北重镇,城墙筑得极是坚厚,董其心转了城中心一周,买了几个又红又大的苹果吃了,只觉甜脆无比,齿颊留芳,他心中忖道:“久闻兰州是水果之都,看来名不虚传。”他又买了两大串南疆葡萄,真是颗颗透明,粒粒无核,吃到口中立刻化为一泡甜浆,令人暑渴顿消。
  这葡萄产自南疆吐鲁番,原是维人历代贡物之一,端的独步天下,相传昔时有一年吐鲁番忽起热风,作物都热焦而死,只有这异种葡萄独能抗热不死,而且欣欣向荣,结果垒垒,超过平时,整个吐鲁番百姓便靠这葡萄维生,后来大家一研究,原来地底有一道冷泉通过,泉水源于天山雪融,从此吐鲁番人开沟筑渠,每年引天山雪水灌溉,果然育成异种葡萄。
  董其心边吃边走,真像一个顽皮小童,他心中很是轻松,又回复到儿时那种情趣。
  他走到华灯初上,这兰州城到底远逊中原繁华之地,入夜来街上冷冷清清,比起洛阳城笙歌处处,喧哗比比,真有天壤之别。
  董其心看看没有什么值得观察之处,便信步走到店中,刚一回房,忽然听到隔壁一个宏亮的嗓子道:“他妈的,老子活了这大岁数,从来没有受过这种窝囊气,依老子性,一把火烧得精光。”
  另外一个低沉的声音道:“老二你狗熊脾气慢发成不成,那酒楼掌柜的你可知他是谁?”
  这两人一口川音,董其心暗暗称奇忖道:“四川的好汉也来了。”
  忽然砰的一声,显然有人发脾气拍桌子,那宏亮的嗓子叫道:“管他是谁,老子要碰他一碰。”
  那低沉的声音道:“老二,你这脾气可发不得,如果你知道他是谁,你就不会发脾气了,那掌柜的是马大侠手下四大天王之一。”
  那宏亮的嗓子立刻惊叫道:“原来是马大侠的手下,真是大水冲翻龙王庙,算我李猛有眼无珠。”
  那低沉的声音道:“所以我说老二你那毛草脾气少乱发,如果刚才你和那掌柜干上了,不说取胜之机渺茫,传说出去,人家只道我们松潘二怪是忘恩负义,翻脸无情,拆起马大侠的台来了。”
  那宏亮的嗓子唯唯诺诺,其心心中暗笑:“这人恩怨分明,倒是勇于认错。”
  他正想叫店伙送饭来吃,忽见走廊上脚步之声大起,来了五六名大汉,直奔隔壁房间。
  董其心好奇心起,也慢慢踱出房外,闪到小院暗处,只见那批大汉站在门外,过了一会,一个为首汉子上前敲门。
  那里房门一开,里面走出两个矮小汉子,怒目打量众人。
  那声音宏亮的矮汉道:“诸位有何见教?”
  “阁下大闹酒楼,摔碗掀桌的好不神气,难道欺侮咱们兰州城无人?”
  另一矮汉忙道:“我在下这位把弟脾气暴躁,兄弟初来贵地,还请诸位多多包涵,多多包涵。”
  那敲门的汉子脸色渐霁,那声音宏亮的矮汉叫道:“老大,别人挑梁子挑到咱哥子头上来了,你还和他们赔啥礼?”
  那被他称为老大的矮汉道:“老二稍安忽躁,这几位英雄也是马大侠手下。”
  那声音宏大的汉子果然气馁道:“老大,我听你的就是。”
  众人正在相持,突然一个中年汉子轻步走来,双脚微动,已经走到了众人之前。
  董其心心道:“此人轻功非同小可,他举步如行云流水,只怕是那祁连派高手。”
  那中年汉子一到,那后来的五六个大汉一齐肃手而立,退在两边,中年汉子拱手道:“不知是两位侠驾莅临,小可真是失礼。”
  那矮汉中老大也回礼道:“铁掌柜,昔年甘凉道上一见,匆匆又是十年,适才在宝号竟然想不起来,我们这个不成气的老二,脾气火爆,失礼之处,尚请多多包涵。”
  那姓铁的中年汉子笑道:“一别十年,黑兄英风如昔,好生叫人欣慰。”
  姓黑的矮汉道:“就是铁兄也是英挺弥坚,大慰吾怀。”
  姓铁的中年汉子转身一挥手道:“你们这几个有眼无珠的东西,仗着几手练把式的功夫,还想吓唬人么?还不给我退下去,你们知道这两位是谁?”
  那姓黑的矮汉忙摇手道:“既然是一场误会,铁兄也不必深责,小弟多年不见铁兄,适才回到店中,这才想起。”
  姓铁的中年汉子道:“这两位乃是川内武林第一把交椅,松潘双怪黑大当家和李二当家。”
  那些汉子都大吃一惊,这松潘二怪,在川甘边境,真是盛名如雷,威震武林。
  松潘二怪老大道:“咱哥子俩听说贵主人马大侠发下英雄帖,大会西北武林,心想定是有要紧之事,这便赶来凑个数,替马大侠跑个腿。”
  姓铁中年忙道:“两位义薄云天,在下先替敝主谢过,敝主这几天忙着布置,两位先请屈驾迎宾馆如何?”
  松潘二怪老大笑道:“山野之人不识礼数,好在后日便是会期,到时再和马大侠见面便是。”
  那李老二一句话不说,只是赔着笑脸站在旁边,姓铁的中年道:“后日午后,在城东吴家花园大厅开会,在下身有急事不便久留,就此告退。”
  黑老大道:“铁兄只管请便。”
  姓铁的中年又向松潘二怪告了罪,飞步而去,神色甚是匆匆,那黑老大低声道:“铁大滨这十年来又精进不少,看他精进内蕴,足下又稳又快,已得祁连武功真传了。”
  李老二只是点头,两人走进屋中,董其心闪了出来,他心中沉思不已,想不到自己千里迢迢赶到兰州应战,对手尚未见到,兰州城内倒发生如此大事。
  他慢慢走回室中,心中想道:“那姓铁的武功已臻高手境界,可是还要替人跑腿,那姓马的是谁?我后天倒要去见识一下。”
  这时刚才上更时分,董其心吃完晚饭,明月初升,北方天空晴朗,更显得高不可及。其心望着月影,透窗进来,不由又想起远赴昆仑的父亲来。
  父亲心中充满了隐密,可是吝啬的一点也不告诉他,他一身武功都是父亲所授,可是他却没见过父亲施过一招半式。这几年来,父亲衰老的更是快,那外表已是龙钟老态,这是身修上乘内功所不应有的现象,可是为什么呢?
  父亲被天下人戴上了个凶神恶煞的帽子,可是他却从未辩护过,许多人至死还以为父亲是个嗜杀若狂的恶魔,这世上只有极少数人相信他是冤枉的,像蓝大哥蓝文侯,还有那白发苍苍可亲的武当道长周石灵。
  他想到很多很多,庄人仪、庄玲、齐天心、青袍怪客、天剑令,这些人物和这些事物都从他眼前闪过,他努力思索,要将这些人和事物联上关系,可是尽管他脑子细密,思想深沉,可是却一点也想不通其中真象。
  他颓然叹口气道:“唉,我对爹爹的事实在知道得太少了,这边事情一完,我一定要去寻爹爹去,我一定要问个明白。”
  他转念又想道:“如说庄人仪冒我爹爹之名到处为恶,我亲眼见他庄人仪有制成的爹爹的面具,此事原本不假,可是庄人仪那人本事虽是不错,到底不能称为绝代高手,顶多和熊竞飞他们一流,如说不是他,那他为什么要制爹爹面具。”
  “还有那姓秦的蒙面汉子,我总隐隐约约觉得他身怀绝大秘密,只可惜没能追到他一问。”
  他想着想着,也不知过了多久,忽闻远远更声三鼓,他知时间还早,便又想道:“那齐天心和青袍怪客又是什么关系呢?那青袍怪客出手除去南海豹人,那身功夫真是骇人,已达到非人所能想象的地步,我就是功夫再高一倍,也不敢和他交手。”
  他不断沉思,以他天资之佳,任何蛛丝马迹他都不会放过,然而这事却是千头万绪,不知从何下手。
  他很久没有如此静静想过,忽然前院吵杂之声大起打断他的思路,他作了一个结论:“总而言之,爹爹是身负奇冤,有人借着地煞的名义,在外胡作非为。”
  这是最简单的想法,也是最直觉的,其心最开始便有这个想法,最后还是如此,他此时对父亲信心大增,在不久以前,当他听唐瞎子说到“地煞董无公”时,那种悲愤恨不得食其肉而后已的神色,实在令他心寒胆栗。
  其心推开门,只听见外面吵闹之声愈是激烈,他走到前店,只见一个少年公子,正在大发脾气,用脚不停的踢着柜台。
  那掌柜的不断说好话,那少年只是不理,董其心待要上前去劝,那掌柜看见来了客人,连忙便要上来评理。
  掌柜向其心道:“小店这几天客人太多,上房只剩下两三间,这个客人非要包下一个独院,小老头告诉他每个院中都住了客人,他却叫小老头把已住下的客人赶走,他愿意赔两倍银子,不说现在已是半夜三更,咱们做生意的总有个先有个后……”
  他不断向其心诉苦,那少年大为愤怒,只是用力踢着柜台,声音震天,那掌柜话声被蔽,再也说不下去。
  其心不由向那少年打量一眼,只见那少年生得俊秀已极,是个少见美男子,他北行路上见的都是又粗又壮的大汉,此时见到这等清秀书生,不由产生几分好感。
  其心上前拱拱手正待劝说,那少年似乎对踢桌子颇感兴趣,不断的踢得震天响,声音传得老远,正眼也不瞧其心一眼。
  其心见那少年背后背着一个长形包袱,分明是件兵器,那柜台是胡桃硬木所制,端的硬逾金石,其心眼睛一扫,只见那木柜台已被那少年踢破一个小洞。
  其心暗忖道:“这人年纪轻轻,武功倒有根基,一定是名门弟子,一出道被人你捧我拍,便骄傲上了天。瞧他这般不讲理,难道是他师父教的不成?”
  那少年道:“怎么样,老头子,如果你再不依了本少爷,惹得少爷性起,一把野火将你这黑店烧得精光。”
  他眉毛一扬,挺直鼻子往上直耸,一脸唬人的样子,其心见他装腔作势,样子很是活泼顽皮,心中不由一乐。
  那掌柜的道:“清平世界自有王法,客官你可不能蛮不讲理。”
  那少年嚷道:“你要跟少爷打官司来着,告诉你,你这官司就是打到皇帝跟前也是枉然,你是输定了。”
  他边说边踢,那掌柜从来还没有见过这等不讲理的人,只气得吹胡倒须,却是拿他无可奈何。
  那少年道:“本少爷这就去寻火种去。”
  忽然背后一个冷冷的声音道:“且慢。”
  那少年爱理不理,依然踢柜子,其心一看,原来正是松潘二怪中老二李猛,脸色甚是不善。
  李猛道:“这位小哥子敢情是精神太好了,你进店来吵到现在,格老子到底干啥子事。”
  那少年冷冷道:“朋友你少管闲事,安安静静去做你的春秋大梦去。”
  李猛大为发火,他破口骂道:“格老子的,你这龟儿子是人不是,怎么没有一点人味,老子走了一天路,好容易才睡下,龟儿子却大吵胡闹,好像你家里死了人。”
  他嗓子原宽,这时再加上那少年踢柜之声,真是闹得不可交加,那少年眉毛连扬,一脸不屑的样子,李猛看到这样子,心中更是有气,他冷冷道:“哪个没有教养的,养出这种人来。”
  他话一说完,那少年勃然大怒,转过身子便去放对,李猛淡淡道:“格老子的要打架么?偏偏老子手心痒,龟儿子的走啦!”
  那少年道:“狗嘴里就是长不出象牙来,走就走,少爷难道怕了你不成?”
  他大步往外便走,其心连劝都不及,两人已在院中干了起来。
  那少年虽是年青骄狂,功夫上倒有真才实学,两人招来招去,渐渐打得极是激烈。
  其心只觉那少年招式很是熟悉,好像在何处见过,一时之间只是想不起来。
  松潘二怪老二李猛,绰号“三拳震天下”,他为人虽是鲁莽,但拳脚却不丝毫含糊,当年他就以双拳与威镇西南七省的大豪薄一虎大战,打了一日两夜,最后施出看家功夫“无敌神拳”,只两拳便将薄一虎打得口喷鲜血而亡,从此松潘二怪名气大盛,那老大小诸葛黑通天,心机巧妙无比,行起事来,处处占人先机,斗智不斗力,虽然从来没有人见他露过功夫,可是名气之盛,犹在“三拳震天下”李猛之上。
  李猛两人愈打愈是打出真火,李猛大喝一声拳势一变,招招势大,有如巨斧开山,那少年不敢硬碰,只是施展小巧功夫闪躲,其心见他虽在闪退之中,犹是有条有理,丝毫不乱,自成一种潇洒之气,心知这少年并非真个落败。
  李猛久战不下,他乃是大有名头的人,心中大是恼怒,其实他和这少年并无深仇大恨,只是气他不讲理扰人睡眠,这才出手教训,此时骑虎难下,如果被人传说出去,川中顶尖儿好汉,竟然战不下一个乳臭未干毛头小子,这张老脸何处放去?当下不假思索,拳路又是一变,一招一式缓缓发出。
  其心暗忖道:“此人已得破玉拳之真髓,看来只怕是峨嵋派仅存几个高手之一。”
  那少年见他施出内家功夫,他脸色一变,身子一转,身形如蝶戏群花,围着对方乱转,其心蓦然一惊忖道:“好一套双飞燕,这人难道是漠南金沙门九音神尼一派?”
  那李猛视若无睹,只是一拳拳发出,他出招极是沉重,暗暗蕴藏内家小天星真力,风声呼呼,将那少年衣带吹得乱飞,其心见两人战到此处,已到不伤不休的地步。
  那李猛每发一掌便上前半步,待他打出第七掌,身形已经逼近那少年,他猛吸一口真气,双拳缓缓平击,其心只听见风声呼呼,还夹着轻轻的郁雷之声,他知这是破玉神拳的绝着“霸王敬酒”,此人虽是身子矮小,可是施展出来,威猛之势有若雷公临凡,像一座铁塔一样,端端立在地上。
  其心对那少年颇不讨厌,他心中盘算已定,如果那少年临了绝境,自己一定出手相救。
  那李猛双拳愈来愈慢,这是他威镇川康的三拳中第一式,很少有人能够挡住。
  那少年忽然身形一滞,他嘴角连连冷笑,身子竟然直迎上来,其心心知要糟,他正待上前解救,忽然一声大喝道:“老二不可伤人。”
  那李猛一怔,拳势慢了几分,那少年见四周激起一阵轻轻风雷之声,这才知厉害,他原意自己功力不弱,硬拼一掌,给对方一点颜色瞧瞧,此时觉得情势不对,想要闪躲已是不及。
  正在这千钧一发当儿,董其心力贯双臂作势欲出,那一声大喝,李猛招式一滞,那少年眼快手快,迅速往前一逼,两拳两掌相接,相持不下。
  那李猛这招“霸王敬酒”如果势力出尽,端的可摧金石,但双掌每推出一寸,力道便加了一成,如果双臂推直,威力便到极度,他招势才出一半,便被老大黑通天一喝,双臂还是半弯,对方看准形式,逼了过来,是以只发挥了三成功力。
  其心心中一放忖道:“这少年定是名家高手,他年纪轻轻能够临危不乱,从下风扳成平手,真是很不容易,九音神尼上次被丐帮赶出漠南,难不成到了这西北之地?”
  他转念又想道:“漠南神尼一脉,怎会传授男弟子?”
  他心中不解,此时两拳两掌相持空中,其心抬头一瞧,只见两人奋起内力,正在性命相拼。
  “三拳震天下”李猛,身形甚是矮小,可是天生就一双大手,比起常人手指长了好几分,这时他一双铁掌又大又黑,托着那少年一双雪白细嫩的小手,更显得分明,那少年肤色莹莹发光,真若白璧美玉。
  两人相持一刻,额角微微见汗,那少年俊脸红晕已起,显得后劲不济,吃力不住。
  他们这一番又打又闹,早惊动了全店住客,都纷纷出来观看,那松潘二怪中老大黑通天,脸上神色不动,其实心内极是紧张,他知两人内力相拼,除非一方力尽而倒,不然谁先松劲,一定被对方内力震伤。
  他见把弟满占上风,不由心中略放,但他为人沉着,对那少年也无恶感,并不希望伤了那少年,但自忖又无力上前解开两人,一时之间沉吟无着。
  正在此时,忽然从大门外又走来两个大汉,其心迎着煤气灯光一看,原来却是在路上碰到那两人。
  那两人大步走上前道:“瞧两位多半是远道而来,定是敝主人请来客人,两位如有什么过节,瞧在敝主面上化敌为友如何?”
  李猛和那少年正在运劲相拼,不能吐气发话,黑通天见来人是马大侠部下,连忙应声道:“在下黑通天,在场中的正是在下拜弟三拳震天下,两位来得正好,尚望助在下一臂之力。”
  那两个汉子一听是黑通天,立刻改容相向,他两人看了看情势,心知黑通天希望他三人联手解开院中相搏的两人,虽然仍不免受些内伤,但这种以硬拼硬,不死不休的对耗着,一定两败俱伤。
  三人互望一眼,一齐跨步上前,这时少年和李猛力道消耗将尽,两人眼色中都有了后悔之意,那少年更是强弩之末,脸色一片惨白。
  其心忍不住待要上前解救,可是转念想道:“我此行不宜露出锋芒,免得多生麻烦。”
  他忽见那三人上前解救,心中暗喜道:“这样最好,免得我出手露底。”
  那三人上前,出手便往那少年和李猛手臂重穴抓去,其心忖道:“这样虽可减去一部分力道,可是那少年气力已尽,如果再受力一击,只怕腹肺之间要成重伤。”
  他再无暇考虑,当下身子一动,两袖一拂,那相搏两人跄踉倒退数步,砰砰两掌,都击在其心双臂之下。
  那三人只觉眼一花,院中两人已然分开,那少年连退四步,一跤跌坐地上,其心眼睛一瞟,只见那少年脸色苍白,可是怒容满面,狠狠瞪着其心,眼眶中竟是泪光莹莹,好像对这当众被人推倒,认是奇耻大辱,却忘记想想别人乃是出手解他之危。
  那两个汉子见其心若无其事的受了两掌,这两掌乃是少年与李猛功力之聚,少说也有数百斤力道,可是其心神色不变,竟然硬生生接下,这种化小无形的内家功夫,也只有在传说中听人说过,此时目睹之下,竟然不能置信。
  他两人一瞧其心,认出是路上所遇之少年人,当下又惊又佩,半晌才道:“兄台神功惊人,深藏不露,好生叫人佩服。”
  其心微微一笑不置可否,其中一个汉子道:“在下姓简草字白超,这位是敝三弟葛乾坤。”
  其心对这两个名字甚是生疏,那松潘二怪齐声道:“原来是简二当家和葛三当家,兄弟真是失敬。”
  简白超、葛乾坤连连谦逊,黑通天道:“四大金刚威镇北陲,咱们松潘两个怪物真是心仪已久,除了十年之外和铁大当家见了一面,一直无缘和两位见面,今日幸会,真是一大快事。”
  简白超道:“原来是黑大侠、李大侠驾临,真是幸会,真是幸会!”
  黑通天哈哈笑道:“我哥子两个老不死的,从来没听别人称叫大侠,江湖中人客气一点的叫我们怪物,不客气的干脆就叫老魔,两位这样一捧,我老儿真好比猴子上天,乐得有点飘飘然了!”
  简白超微微一笑道:“两位侠行风节,又岂是世俗之人所能看得到的?”
  他这一捧,恰到好处,松潘二怪中老二李猛心中大起知己之感,恨不得立刻报答。
  董其心见此事已了,没有什么热闹可瞧,便想走回屋去,那四大金刚的第二葛乾坤道:“在下有一事请教兄台?”
  其心答道:“在下初来贵境,一切都极生疏。”
  他不愿和众人打交道,说完向众人拱手作别,那葛乾坤忽然喜色满面道:“兄台尊姓可是齐?”
  董其心摇摇头道:“小弟姓董,草字其心。”
  葛乾坤满面失望,口中却是连道久仰,其心举步回去,忽见那少年强支着身子站了起来,脸色大是难看,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来。
  其心忙道:“兄台切切不可再妄动真气,只须休息一夜便没事了!”
  那少年吐出一口鲜血,脸色渐渐恢复,他横了其心一眼道:“谁要你多管闲事,你以为你会几手武功便目空一切了么?”
  其心默然,那少年跄踉而去,其心对他心生好感,竟然一反平日那种不管闲事的行为,又追上前道:“兄台内腑微伤,十二个时辰内定然不能运力与人交手,否则血溃内流,那是终身之症。”
  他知少年脾气激烈,一言不对便要打架,这十二个时辰内难保不和人敌对,是以一再叮咛。
  那少年回头叫道:“我死了也不要你管,你啰嗦什么?”
  其心笑笑道:“死了倒也干脆,如果养下一个伤在身上,一运气便发作,那可不是舒服的事情。”
  那少年尖声道:“我偏偏不听你胡说又怎样?我自己爱死不爱活又怎样?我偏偏要运气又怎么样?”
  他声音又娇又嫩,分明是个童音,他一连反问三句,气势汹汹,好像将适才一场战败之气,都要发泄在其心头上。
  其心看看四周看热闹的人全已散去,那松潘二怪和姓简姓葛的汉子也已离去,他又是好笑又是好气,忖道:“这等不讲理的人倒真少见,他好像是吃定我啦!”
  其心道:“我是为你好,你不爱听那也罢了,再见,我可要去睡觉啦!”
  那少年哼一声道:“你还说是为人家好,你干么要帮那两个矮鬼欺侮我!”
  其心一怔道:“我与那两人无亲无故,根本就不认得,我怎么帮他们了。”
  少年怒道:“你上来劝架也便罢了,可是干么要劝偏架?你当我没有看出来?你推那矮鬼是轻轻一拂,推我却是用尽全身吃奶的力气,你要我跌倒好看,丢人现眼,你当我不知道吗?”
  其心恍然大悟,原来这人是为这发脾气,他心中好笑想道:“如果我运尽吃奶的力气,像你这等脚色,十个八个也要满地乱滚啦!”
  那少年沉声道:“你承认了吧!你不要以为功夫高,便可随便欺侮人,过几天只要你不离开兰州,可有你苦头吃的。”
  他又露出那唬人的样子,他眼睛张得大大的,双眉上扬,极想装得可怕的样子,可是他天生面容俊秀,这一装腔作势,显得不伦不类。
  其心见不得要领,那少年想了想忽道:“我想你这人一定不是和矮鬼一道的,那矮鬼一脸下流相,看来便不是好人,你一定初入江湖,是非正邪分不清楚,所以才帮他的忙,这就是每个初入江湖的人的通病。”
  其心见他态度忽变,神色诚恳,竟然苦口婆心的教训人来,他觉这少年脾气多变,很是有趣,那少年又接着道:“只要你肯帮我,咱们前隙不计如何?”
  其心笑道:“你要我帮什么忙啦?”
  那少年道:“以我两人之力,合手去教训那两个矮鬼,好好羞辱他们一番。”
  其心摇摇头,那少年气冲冲道:“你别臭美,谁稀罕你帮忙了,好,好,好,将来吃到苦头,可不要怨我手黑心辣。”
  他几步便冲了出去,口中还不断的说着狠话:“你欺侮我,我永远不会忘记,你等着瞧吧!”
  他说到后来,语音中竟有哽咽之声,其心暗暗好笑,心想这少年有时老练,有时又像弱不禁风,真不知哪头来路,这样的人,居然在江湖上行走,就算是武功独步天下,可是看到人一言不合便打,只怕不到几天,累也要活活累死,江湖之大,古怪之人真多,这少年年纪轻轻,指使之间自有一种雍颐之气,好像高不可攀。
  他胡想了一阵,这一阵子耽搁,已是月正当头,夜阑人尽,西北的夏夜,就像中原的秋天一样。

相关热词搜索:七步干戈

下一篇:第十八章 青龙山岭
上一篇:
第十六章 借刀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