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良夜惊魂
2022-01-01 13:44:44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蹄声骤起,庄院前掀起一片欢呼,仔细听来,那是这庄院的主人回来了。
  其心进到这庄院来,头一夜里主人便连夜赶走了,是以他连主人的面都不曾见过,他忍不住混在众庄丁中跑到前院去看看。
  门内那主人仍骑在大马上,其心一看之下,顿时毛发为之竖立,这庄院的主人竟然就是那曾经煽动纠集武林高手一战毁了丐帮数十年基业的庄人仪!
  其心努力将即要喊出口的一声惊呼咽了下去,他默默转过了身,走到浓密的大树下,那日他伏在草丛中所见到丐帮英雄苦斗失败的情景一一浮现心头,他彷佛仍清清楚楚地看得见丐帮白三侠的恢宏气度,古四侠的威猛拳风,一霎时间他又想到被深锁在洞中的姜六侠……
  这时,忽然一声大吼声惊醒其心的幻想。
  “嘿,那树底下躲着的是谁?”
  其心惊愕地抬起头来,只见那庄主正骑在马背,手中扬着马鞭正指着自己。
  他心中虽然一阵惊慌,但是立刻便镇定了下来,他昂然走了出来。
  那杜老公对其心特别投缘,连忙上前作揖道:“启禀主人,这小孩子是老奴日前在荒林中遇上的孤儿,现在咱们院里当个小差……”
  其心一听到“孤儿”两字,胸中热血直涌上来,他暗暗吼道:“什么孤儿?我有爹爹为什么是孤儿?”
  但是他立刻又把这激动的情绪压了下去,冷冷地望着庄人仪。
  那庄人仪对杜老公却是客气异常,他连忙跳下马来道:“杜兄不可多礼,不可多礼……”
  庄人仪瞪了其心一眼,其心睁大了眼也老实不客气地还瞪了他一眼。
  庄人仪虽然面上神采逼人,但是眼中却露出几分倦色,显然是风尘仆仆。
  杜老公走前一步对庄人仪道:“事情成了么?”
  庄人仪摇摇头道:“白跑了一趟,他……他不在。”
  杜老公急道:“那……那……如何得了?”
  庄人仪听出不妙,沉声道:“怎么?事急了么?”
  杜老公从怀中掏出两柄通体透明发亮的小剑,颤声道:“已经两柄了,还有一柄……就……”
  庄人仪面色陡变,但是立刻恢复了平静,他皱眉苦思了一番道:“那……那丐帮的点子呢?”
  杜老公道:“那倒没出事,只是那个唐瞎子险些给咱们带来天大祸事——”
  庄人仪道:“咦——那瞎子还没有死?”
  杜老公道:“说来这唐瞎子也真难惹,他逢人便告诉咱庄里又杀人又怎么的,一口气让他唆使来了七八个一流好手——”
  庄人仪道:“什么好手?”
  杜老公道:“铁笔秀才和金笛书生……”
  庄人仪以手加额,叹道:“还好还好,幸好我不在家,否则对这两人怎生交代?”
  其心听他如此说,不禁猛可一怔,既而恍然,敢情上次庄人仪与丐帮决斗之时,铁笔秀才与金笛书生与庄人仪是一边,但两人并不知道这庄院的主人便是庄人仪,是以庄人仪要大叫“还好”了。
  杜老公继续道:“还有武当的两个弟子,红花双剑熊竞飞……”
  庄人仪惊道:“熊竞飞?他……他也来了?”
  杜老公道:“还有丐帮的雷老二及穆老十……”
  庄人仪骇然睁目,喃喃道:“雷老二?穆老十?再加上那天的蓝老大?……丐帮英雄竟是一个也没有死?惨了惨了……”
  他说得虽轻,但是其心却是一字一语全听真了,他冰雪聪明,心中略一回转,便已了然,他暗暗道:“原来那日唐君棣在黑林子中遭暗算的事全是这庄人仪干的,他先编造个什么地图把五侠七剑中的黄蓝白三人骗来,暗算了唐瞎子以后,再出其不意暗算了黄蓝白三人,唐瞎子怎么也怀疑不到他的身上,好毒的计策啊……”
  只听得杜老公道:“雷老二与穆老十今夜便要来咱们庄里要人——”
  庄人仪双眉一扬,冷笑道:“好吧,咱们便斗斗瞧!”
  他说到这里,忽然问道:“熊竞飞他们怎么打发走的?”
  杜老公脸上一凛,缓缓掏出了那张画了一个“豹”字的纸头来,放在地上。
  庄人仪看了“豹”字一眼,又看了看那“五日之期”四个小字,他的脸色由红变白,由白变青,胡须抖颤,目露寒光,他一摔马缰,沉声道:“请梁秦两位到我书房来!”
  杜老公低声道:“梁先生昨夜突然暴毙!”
  庄人仪张口瞠目,并不再说别的,猛可大步向内走去,只留下那一个“豹”字触目心惊地放在地上!
  其心悄悄地退了回去,他知道所谓“秦梁”二人便是那两个蒙面人——如此说来,正证明便是那日狙击丐帮白古二侠的那两个蒙面人,杜老公说“梁先生昨夜暴毙”,难道便是指昨夜在竹林外被那神秘的青袍怪客所杀的人?
  其心觉得寒意从脚底直冒上来,但是他决定要留在这庄中,因为他发现了爹爹的名字刻在那孙大叔的桌上,这关系着他爹爹的秘密,他一定要弄个水落石出。

×      ×      ×

  黑夜降临了。
  庄院里主人回来了,可是气氛丝毫没变得轻松,紧张的空气压得院子里每个人都透不过气来。
  丐帮的雷二侠与穆十侠今夜要来,虽说只是两人,但是这几乎已是丐帮中实力最强的一对,想当日大名鼎鼎的大漠神尼与丐帮在居庸关上决斗,蓝帮主也不过是带雷穆二人便去赴约,这两人的功力可想而知。
  已过三更,仍然是静寂一片。
  正当庄院中人开始怀疑丐帮英豪不会来了的时候,庄院正门上飘然飞进了两个人。
  院中早已有所准备,立刻门边火把大举,照得一片大明,门前骇然并立着雷二侠与穆十侠!
  中堂中庄人仪大步走了出来,雷二侠仰天长笑道:“庄人仪,果然是你!”
  庄人仪拱手长揖道:“雷二侠盖世英雄,驾临敝庄,何幸如之!”
  雷二侠昂然不还他礼,朗声道:“庄人仪,丐帮已经叫你给毁掉啦,你便把姜六弟放出来全了咱们兄弟之义又有何妨?”
  庄人仪哈哈笑道:“雷二侠此言差矣,姜六侠不幸失踪,庄某人也在江湖上四处打听下落,雷二侠何以指定是庄某藏了姜六侠?”
  雷二侠长袖一摆,冷冷地道:“庄人仪你听真了,今日不管你怎么说,咱们非找出六弟不可!”
  庄人仪笑道:“然则雷二侠打算搜么?”
  那边穆十侠冷冷地道:“所以我瞧还是庄先生自己交出来的好。”
  这句话说得好生厉害,不但认定了庄人仪藏了姜六侠,而且等于替雷二侠说明了“你不交出来咱们便搜”!
  庄人仪强忍满腔怒气,故意侮辱穆十侠道:“啊哟,穆十侠好厉害的口舌,难怪少林寺的老和尚容不得你。”
  武林中提起被逐出门墙乃是被认为奇耻大辱,庄人仪当着穆十侠这么一说,连庄院中人都觉骇然,岂料穆中原哈哈笑道:“我穆中原一不忘义叛师,二不奸杀犯戒,只为喝了几口老酒被赶出了少林,这又算得了什么?就算少林不赶我,若是不让我穆中原喝酒,迟早我还是要走的,哈哈,庄人仪,你想气我可是枉费心机了!”
  庄人仪左面立着那个蒙面的独臂汉子,右面却立着一个新面孔。
  这张新面孔只有躲在一旁偷看的其心认得,他记得这个人便是那日与丐帮四侠古筝锋碰了一掌的狂傲汉子,他依稀记得是从天山来的姓铁的家伙。
  庄人仪冷哼了一声道:“庄某人虽然面和心慈,却也不是好欺侮之人。”
  雷二侠笑道:“庄人仪今日让你好话说尽,口头占尽便宜也无妨,反正咱们今天是搜定了。”
  只听见一个沉沉的声音道:“他妈的,臭叫化让人打散了还好意思在这里死缠活缠,脏死啦!”
  雷二侠伸手向那人招了招道:“你出来让我瞧瞧!”
  那人冷笑一声走了出来,穆中原凝目注视了一下,淡淡地道:“原来是河北道上的土匪头子,喂,龙老大,你怎么山大王不当跑到这里替人做看门狗啦?”
  那大汉冷笑道:“臭叫化,你他妈的少不识羞,你们要找那姓姜的叫化子,告诉你,上个月老爷从河南过时,看见几只野狗正在啃一个死叫化的骨头,那死叫化倒有三分像你们那位姜六爷呢,我瞧你们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他说到这里,口中唾沫横飞,好不得意,只见穆中原猛然略一挥手,那大汉一声惨叫,立刻死在十步之外!
  “少林神拳!”
  “百步神拳!”
  众人立刻哗然起来,这龙老大乃是河北黑道上第一把高手,竟然身在十步之外,被穆中原隔空一挥手,便死于非命!
  庄人仪脸色比铁还青,他一字一字地道:“穆中原,你今日走不出这庄院了!”
  穆中原冷笑一声,转首道:“二哥,往里冲!”
  雷二侠大步上前,立刻有两人一左一右出拳相阻,拳风霍霍,分明全是成名好手——
  雷二侠依然前行,只见他微一幌身,真如凭虚御风,竟从两股强劲拳风之中穿然而过,那两人险些互相击中,掌风相撞,轰然声起!
  雷二侠这一手端的漂亮已极,庄院中的庄丁分明个个都是武林好手,只差没有叫出好来。
  庄人仪也上前一步,冷冷道:“雷以惇,你不要欺人太甚!”
  雷二侠并不答话,继续前行,他看似目不斜视,其实此时全身肌肉有如紧张之弓弦,一触即发。
  “呼”的一声,那蒙面独臂的大汉一把向雷二侠抓来,雷二侠身经百战,他知道攻击决不止于此,只见他身体向左一倒右肘宛如钢锤猛然飞出,右腿却是横里飞起一脚踢出——
  果然右边有人准备出掌,被雷二侠飞起一脚先行攻到,只得倒退一步!
  雷二侠从开始动作到此时,无一个动作不是既攻且守,巧妙之极,他单掌一翻,又向前行了五步!
  庄人仪大喝一声:“止步!”
  他猛可一幌身形,已到了雷二侠身边。
  雷二侠目观四方,他见庄人仪到了面前,精神一凛,五指同时分出,抢前一步,大喝道:“十弟,起!”
  穆中原一声长啸,身形如一只苍鹰般腾跃而起,一直向左而去,只见五条人影同时跃起空中截拦,霎时漫空都是人影飞翔——
  穆中原虽是少林逆徒,但是那一身少林功夫委实惊人已极,他身形一折,猛然向斜方急速下落,那五人扑向空中,都是全力而发,哪里收得住势。
  穆中原才一落地,便有三个人递掌而到,穆中原猛可一个旋,双掌齐发,只听得闷哼声起,三个人中倒有两个倒在地上!
  穆中原欺身便奔,直向左边跑去,左边正是那矗立着的“飞云阁”,只见一人快逾奔马,从斜方直截上来,伸掌直点,正是那蒙面独臂怪客!
  穆中原身在空中,四掌相交,穆中原只觉掌上猛震,身形竟然无法前飞,他沉声问道:“报上名来!”
  那蒙面人冷笑道:“死了做个糊涂鬼不好么?”
  穆中原呼的一声落了下来,他猛抬头,只见“飞云阁”三个大字就在眼前——
  这时,雷二侠身陷重围,他一口气和庄人仪与那天山来的铁氏高弟连碰了七掌,双足钉立,一分也不曾移动,只听他大喝一声,竟然在这困境之中拔身而起——
  庄人仪身形快得骇人,沉声道:“雷以惇,你已经走不了啦!”
  雷以惇双拳如锤,一口气连传出两声惨叫,两个飞身相阻的好手齐齐被他在空中击毙!
  雷二侠方才落地,又喝道:“十弟,再起!”
  说时迟,那时快,穆中原应声再度飞起,雷以惇站在一个假石桥上反身拍出五掌,忽然之间,一道寒光陡起,雷二侠手中已多了一柄长剑。
  庄人仪伸手一掌击到,雷二侠只觉一股柔和软劲传了过来,他剑出如飞,猛然倒退一步,躲开了那股暗劲,他的心中开始凛然,他暗暗道:“庄人仪是武林中的神秘人物,看来他的功力当真深不可测,这等暗柔之劲好生难防——”
  雷以惇长剑到了手上,剑光一吞一吐,逼开了两旁之敌,奋身腾空而起,再度向穆十侠那边靠去。
  丐帮二侠雷以惇拳剑双绝,但是他却并没有什么了不得的师承,他的一招一式全是从天下各大名派绝艺中学来的,他天生坚毅卓绝,为了苦学一招半招,常常受尽千辛万苦,是以他的拳剑绝学中招招都是辛酸血泪,虽然雷二侠所学全是大杂烩,然而每招每式惟因得之不易,他那份功候较那名门大派本派的高手犹有过之,这真是武林中的奇迹。
  那穆中原籍着雷二侠的掩护,再度腾空而起,已到了“飞云阁”下——
  独臂蒙面人掌重如山,一掌劈向穆中原,雷二侠正好此时落下,他一扬长剑,疾比流星地直刺蒙面怪人,蒙面人单臂一沉,长驱而入,同时庄人仪身形如电,又已一掌递到雷以惇背宫——
  雷二侠巧妙地一转身子,蒙面人的一掌落空,而他的剑式一点不须改变,便笔直刺向庄人仪,庄人仪不料他变招出奇至斯,也只得退了一步。
  这真是最漂亮的一招,任你天资绝顶,师门剑法天下无对,也绝不能教出这一招来,雷以惇一生身经百战,负伤何下数十次,这全是从流汗滴血之中领悟出来的招数,岂比寻常?
  穆中原籍着这一瞬间,量着步子向前猛奔,一直停在那花亭下——
  雷以惇知道这是紧要关头,他若是不能在这一剎那中将对方全部阻在石桥上片刻,机会将永远不再了!
  只听见雷二侠大喝一声:“十弟,只顾找人,旁的别管!”
  他左脚斜飞,右手长剑由横至竖画了四分之一个圆圈,剑尖不住地跳动,每一跳动都巧妙地攻向敌人,也就等于一划之间,连续攻出了十余剑!
  庄人仪人在左面,忽然一掌从右飘来,雷以惇一剑刺他腕脉,左肩横里一撞,啪的一声与人碰了一掌,他感到肩臂重重一震,险些退了一步,心中不禁大骇,连忙低首一看,正是那天山铁家的弟子。
  雷以惇剑子一抖,庄人仪忽然欺身便进入了雷以惇剑圈之内,雷二侠竟然看不清是怎么一个身法——
  “啪”的一声大震——
  雷以惇以肘飞出,硬接了庄人仪一招,他双肩一幌,闷然哼了一声,刷的又是一剑飞出!
  庄人仪双掌紧逼而上,要想把雷以惇推开,雷以惇咬紧牙关,剑掌齐出,发招之快,令人不寒而粟!
  这时那边十侠穆中原对准蒙面独臂人一冲而过,但是独臂人功力深厚异常,他单掌如刀斩下,直取穆中原脉门。
  穆中原知道时机不再,若是不能立刻将蒙面人废在掌下,只怕再也无法冲过去了,只听他大喝一声,双掌呼呼挥出,达摩神掌的功夫力聚掌上,悉力而发——
  穆中原是少林寺数十年来第一人杰,他年纪虽轻,掌力之重在丐帮十侠之中可以称冠,这一下一连十掌劈出,掌掌有如开山巨斧,蒙面人虽然功力深厚,却也不敢接招,登时退了十步!
  穆中原欺身而进,冲到石亭之中,伸手便抓住那地洞开关,分明他是早已听唐君棣说得清楚,大喝一声:“开!”
  轰然一声,地窖现了出来,穆中原飞快地从怀中取出一柄乌光闪烁的匕首来,向着地窖内大喝道:“六哥,是我穆中原,匕首下来了!”
  他正要抛下那匕首,蒙面人操起一张石凳呼呼打了过来,穆中原眼观八面,一矮身形,举起手中匕首一架,只听得嚓的一声,那么大的一张石椅竟如切豆腐一般被劈成了两半!
  蒙面人万料不到这柄乌黑短匕竟是如此宝刀,他怔了一怔,穆中原已把匕首丢入地窖!
  地窖中传出惨然的声音:“十弟,一切太迟了……”
  穆中原心急如焚,劈头听到这么一句话,宛如冰水从头上淋下来,此刻他一急之下,脱口大骂道:“他妈的,六哥你别那么窝囊废成么?”
  地窖中传来一声长叹,穆中原再也无暇想到其他,他一个翻身,对准蒙面人便是一掌——
  蒙面人独臂一侧,圈而偏击,这时,又有三人揉身围攻过来!
  穆中原环目一看,只见不远处雷二哥剑掌齐飞,三丈方圆之内,全是他的剑光拳影,他不由胸中豪气大振,挥掌喝道:“六哥,二哥也来了,咱们今天杀个痛快!”
  他迎着三个新加入的敌人一闪身形,长吸一口真气,轰然发出三掌,听得惨叫声四起,三人中又伤了两人。
  穆中原神掌惊人,他籍着这一剎那,伸手又掏出一把长索,呼的一声丢入地窖,长索的另一端牢牢系在他的腰上。
  蒙面人再次逼近发掌,穆中原喝道:“六哥,鼓起勇气呀!”
  在那边,雷以惇剑出如电,掌出如风,但是身上已是血流如注了!
  他身中了两剑,但是他却不能不以全身功力集注在应付正对面的庄人仪上!
  庄人仪一身奇功深不可测,若不是雷以惇全是两败俱伤的打法,任他拳剑无双,处此被围之境,焉能支撑得下去?
  雷以惇自幼失怙,母亲为奸人强占,他既无一贯师承,又无长辈照应,他所得一身奇功可谓每招皆是血泪,然而他却成了武林中大名鼎鼎的拳剑高手,这不仅是武林中的奇迹,简直要愧死那些名门大派中不成材的弟子们了。
  这时他已舍出了性命,他只在暗中默默地呼道:“十弟,你要快些,你要快些……”
  庄人仪到了这个地步,他自知失算了,他用了大部分的人力困住了这名满武林的丐帮二侠,却不料那边担任救人工作的穆中原掌力竟然犹在雷以惇之上!
  穆中原再度大喝道:“六哥,快呀!”
  他面色酡红,鼓足掌力横推直切,掌力所及,骨折惨呼之声不绝于耳。
  蒙面独臂人大喝道:“老铁,快到这里来!”
  那边天山铁氏高弟如大鸟一般直飞过来,雷以惇出剑相阻,却被庄人仪飞出一掌所窒——
  雷以惇大喝道:“十弟,小心!”
  穆中原一施身形,一掌啪的击中一个庄丁背上,那庄丁哼都没有哼便死去了。
  就在这时,穆中原感到腰上绳索一紧,他连忙力贯双腿,只听得呼的一声,地窖中的姜六侠攀着绳子爬了上来。
  姜六侠巍颤颤地扶着石栏站住,脸上毛发纵横,面无半分人色。
  穆中原颤声道:“六哥,你怎么了?”
  他呼的挥掌架了独臂蒙面人一掌,由于心中一惨,竟被震退了一步!
  姜六侠惨然道:“十弟,我不行了,琵琶骨……琵琶骨……”
  穆中原怒火从胸膛之间直烧上来,他猛一挥掌,大喝道:“六哥,别说丧气话,今天说什么咱们也要冲出去!”
  他话声未完,那边传来一声大叫,雷以惇剑式一慢,胸上中了庄人仪一掌!
  他踉踉跄跄退了三步,以剑支在地上,喘息道:“好,好,庄人仪,你好掌法!”
  穆中原一听雷以惇的声音,如雷轰顶,姜六哥如同废人,自己如何冲得出去?
  然而就在此时,忽然一排短仅数寸的小箭钉在“飞云阁”上,那庄前堂下多了三个人——
  左面的一个手中提着一张短小的金弓,右面的膀阔体高,中间的稳若泰山,右面的大汉道:“是十弟吗?”
  穆中原觉得霎时之间,彷佛全身的热血全部涌到脑上,他一生没有比这时刻更感动过,他大声喊道:“三哥四哥五哥你们都来了,正……正是时候啊!”
  他退了一步,伸手握住了姜六侠的手臂,他觉得热泪在目眶中滚动着。
  庄人仪面色难看已极,他喃喃骂道:“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丐帮这几个老鬼怎会同时赶到?……一切都完了!”
  金弓神丐朗声道:“二哥,你受了伤么?”
  雷以惇精神为之大振,他长吸了一口真气道:“不妨事,照顾六弟——”
  穆中原一把抱起姜六侠,飞身而起,雷以惇一大步一大步走到萧昆的身旁,这时,丐帮虽然解散了,但是丐帮十侠中最强的五人聚到了一起,昔日十侠威震武林,这五人一起赶到,庄人仪虽有一身奇功,却也只有惴然。
  丐帮诸人一言不发,背着姜六侠直往外走,庄院中竟也没有一人阻拦,看着他们走了。
  一直到了门口,穆中原回过头来冷冷地道:“咱们六哥承庄大爷照顾了这些日子,多谢啦!”

相关热词搜索:七步干戈

下一篇:第六章 其心扬威
上一篇:
第四章 貌假情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