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箕豆相煎
2022-01-01 13:13:07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日正当中。
  那座奇特的高峰孤独地睥睨着四周的山峦,说也奇怪,那座山峰与四周都脱了节,周围的山峦就没有一座与它相连,就更不可能从四周的山寻到一条路走到这孤峰上来了。
  只是在左面,一座长满松树的山头与它相距仅仅只有十余丈之隔,虽说只有十几丈,但是这一道深沟相隔上下数千仞,绝无相连之处,沟谷下一片淡淡濛濛的青雾。
  就在那孤峰的尖儿上,相对立着两个人。
  左面的一个白发苍苍的老道士,红润的脸色衬着雪白的胡子,像图画书上的吕祖一般。右面的却是一个又高又胖的大和尚,年龄怕不也有七十上下了。
  老和尚挥舞着单薄的僧袍大袖,说话的声音宛如古钟一般,在空气中凝聚不散:“周道长,也亏你寻的好地方,只是这地方虽绝,这一道天沟隔绝通路,倒也没有难倒我老和尚。”
  白发道士稽首道:“大师言重了,贫道又怎敢拿这区区十来丈的山沟考较大师,飞天如来的轻身功夫独步天下,想想贫道怎会班门弄斧?”
  老和尚嘿然笑了一声道:“只是周道长这地方选得妙,天下武林豪杰欲知贫僧与道长之约结果如何的人何止千万,这一下恐怕都只得在四周的矮山上干等了,想当初,武当昆仑掌门之战每次都轰动武林,咱们这次只得邀清风日月为证了,道长不觉太寂寞了么?”
  老道士捋髯长笑道:“自三十年前大师在北昆仑怒掷武林怪杰曹子孟后,飞天如来之名如日中天,依贫道愚见看来,只怕纵使令师昆仑大侠复生,怕也难及得大师今日功力,试想贫道怎敢当着天下英雄面前败在大师手下?是以只好选择这地方啦。”
  老和尚长眉一掀道:“周道长何必过谦,故作违心之语,武当一脉自从你周道长接掌以来,蒸蒸日上,威霸武林,莫说天下英雄,只怕便是道长自己本人也暗自以天下第一高手自许了吧!”
  老道长笑道:“大师的话还真说到贫道心眼儿里去了,只怪天老爷生了我周石灵,又生了你飞天如来,有你飞天如来在,贫道敢妄称天下第一这四个字么?”
  老和尚辞锋如箭,他紧接着道:“如此说来,周道长若是今日胜了我老僧,便以‘天下第一’自许了?”
  老道长没有想到他如此一说,但是他立刻朗声道:“大师不必在唇舌上争胜,不说你昆仑飞天如来,少林的不死和尚,天山的冰雪老人,个个都是愈活愈健朗,凭我周石灵够得上么?再说还有那……”
  说到这里,忽然住口,脸上显出凛然之色,老和尚道:“贫僧知你心中所欲说的是谁——”
  老道士点了点首,低声道:“那人近来似乎已经达到御剑飞身的地步了……”
  老和尚再也忍不住,睁目喝道:“你是说董无公?”
  老道士道:“不错,正是董无公!”
  说到这里,他长叹了一声接着道:“董无公在三个月之内连毙十余武林高明高手,剑下不留半个活口,其手段之狠之毒,令人不寒而栗,看来此人功力之高,已是惊世骇俗了……今日……今日之战,若是贫道败了,日后尚望大师为武林正义,多多注意地煞董无公的行踪……”
  老道士原是在口齿之中与和尚唇枪舌剑,但说到这里,触动了他满腔悲天悯人之情,声音竟自有些颤抖起来。
  老和尚拱手一揖,也收敛了满脸讥嘲之色,诚恳地道:“道长武当之尊,武林泰斗,便是今日老衲侥幸胜了,扶持武林正义之举,仍是非道长之力难竟全功,道长何必过谦?”
  老道士道:“贫道自五十岁接掌武当掌门以来,至今整整二十年,二十年来贫道未出武当紫阳观门半步,朝夕所苦苦等待准备者,唯在此一约,贫道虽有自知之明,崇敬大师之诚,然此乃武当昆仑之争,而贫道忝为武当掌门,岂敢妄自菲薄?”
  老和尚道:“自从百年前我昆仑心印祖师与贵派青岩道长秦岭一战,两败俱伤以后,每隔三十年两派掌门印证一次,奇的是屡次较技总是不分胜败,我历代祖师苦心潜研,却始终难以解破贵派的三神剑——”
  老道士道:“彼此,便是昆仑大般若三十六式贫道亦觉无懈可击——”
  老和尚听到这里,忽然双眉一掀,一字一字地道:“至于贵派的无敌三神剑,老衲要说一句实话,其中断然仍有破绽!”
  老道士长袖一拂,哈哈大笑道:“天下那有全无破绽的武学?武当的三神剑纵有破绽,只怕也不是大师所能指出!”
  老和尚高大的身躯左右一幌,截钉断铁地道:“若是老衲能指出一招呢?”
  老道士一听这话,登时怔住了,若是私人的争强斗狠,他便分毫不考虑,立刻赌上一颗头颅也不在乎,但是这究竟是关系着整个武当派的声誉,他不禁犹疑起来,难道我武当历代传下来的无敌神剑真能让这老和尚瞧出破绽来?
  但是当他抬头望见飞天如来那仰首观天的豪态,一股热血立刻涌了上来,他一扬掌,轰然一声,十步之外一棵大树应声而折,那树身带着一树枝叶却直向老道士这边倒过来,他大袖一卷,那树又倒了回去,两股力道一合,那大树仍然立在半截根杆上,宛如未断的一般!
  他一字一字地道:“若是承大师真能指出无敌三神剑的破绽,武当山百年的基业在大师的一句话中!”
  这句话等于拿整个武林至尊的武当派和他赌上了,老和尚心中虽然猛震,但是却也不能丝毫示弱,他大声道:“若是贫僧不能道出三神剑的破绽,昆仑山两百和尚的生死便交在周道长你的手中!”
  武当掌门周石灵听完了这一句话,心中立刻紧张起来,他盯着对面的老和尚——
  老和尚双目精光暴射,略一思索道:“贫僧若以大般若三十六式中的十八式‘金弓铁羽’攻你胸前三穴——”
  武当掌门周石灵不假思索地道:“鬼箭飞磷!”
  老和尚道:“不错,我若立刻换为‘罗汉封印’,记着,不是攻你‘公孙穴’,而是直取背宫——”
  周道长脸色为之大变,他万万想不到老和尚说出来的竟是这么一招普通的招式,但是若依三大神剑的剑理,倒真无法可救,虽然那剑理比这一招复杂精深万倍,但是,事实上是无着可救!
  周道长的脸色由白而灰,老和尚掀眉道:“这——这就是三神剑的破绽所在!”
  周道长脑中灵光一闪而过,他大声喝道:“不错,你够快的话,若直取我背宫,贫道的的是无药可救,但是大师你可忽略了一点——”
  老和尚道:“什么?”
  老道士一字一字地道:“在武当三神剑下,大师你能办得到这‘快’字么?”
  老和尚脸上的笑容略略收敛了一些,正色道:“贫僧自信办得到才说这话!”
  周道长双眉一轩,他现在可是孤注一掷了,于是他吸了一口真气,微笑一下说道:“那么——大师就试试瞧!”
  飞天如来僧袍一扬,双掌合什道:“贫僧但求一试。”
  周道长稽首回礼道:“大师请了,贫道候教。”
  飞天如来面色一沉,只见他身形陡然平掠,左掌当胸竖立如刀,右手食中两指并伸如戟。
  他身在半空,上半身突地一拱,整件宽大的僧袍有若灌满了空气,饱满的鼓涨起来。
  说时迟,那时快,飞天如来身形一直,借这一弹之力,右手急伸而出,劲风嘶嘶然,已施出大般若三十六式中的“金弓铁羽”!
  周道长双掌一错,只觉自己胸前要穴悉数在对方掌握之中。
  他一生对昆仑的剑式精研几乎不在任何昆仑门人之下,这招自然知道妙处,只见他右掌如剑,自肩窝平划一个半圆,内家真力悉吐而出。
  飞天如来只觉对方内力奇重,自己攻势不由一挫,他不料这个道人的内力精纯如斯,微微一怔。
  周道长右臂一划而止,猛可一挫身形,右臂急刺而出,劲风呜的一声,正是武当三神剑的“鬼箭飞磷”!
  飞天如来大叱一声,双掌一合,向内一扳,整个身形已到周道长的背后,双掌蓦地一分,对准道人背宫一印而上,同时口中大吼道:“道长留神!”
  剎时周道长面色灰白,他万万不料飞天如来真能在武当三神剑中变招迅速如斯!
  整个武当的名望,数十年来武当昆仑的不解梁子,在这一剎时,立见分晓!
  周道长处此困境,不由万念俱灰,蓦然脑中一动,再也不暇多想,右脚向后一跨,左掌一式“倒打金钟”平拍而出,同时借右足一旋之力,整个身子一个旋转。
  飞天如来只觉眼前一花,周道长手上的“倒打金钟”并不稀奇,可贵的是足下那一封之力,老和尚“罗汉封印”再也收不回势,周道长身形才一转过,右掌手腕一封,“啪”的一声,两掌相交!
  就在这剎时,周道长满面已是汗珠,可见他是何等心焦!眼看一掌之危渡过,心中不由暗呼侥幸。
  两人手掌才碰,各自生出无限悔意,敢情他们深知这一僵上,要能分离,委实不易。
  虽说集数高手之力,也足可分开两人,但此时绝岭无人,两人虽有收掌之意,可惜力不从心!
  不到半盏茶时刻,两人面色已由红而白,飞天如来双目微赤,周道长吸气鼓立,不敢放松半分。
  若不是周道长选了这个地方,当着天下英豪之前,天下英豪中高手合数人之力也不难将两人分开,那顶多落个再度赌成和局的局面罢了,方才他们是不可一世地赌胜,但是现在对他们两人而言,他们心中都只求和局了。
  山风似刀,这绝峰上有谁上得来?看来武林顶柱的武当昆仑掌教就得一死一伤了——
  就在这时候,一个青衣人如同鬼魅一般飘上了绝峰,他像腾云驾雾一般一丝声息也没有地走了过来,一直走到周道长和飞天如来拼掌之处前十步,才停下身来。
  也就在这时候,周道长和飞天如来才发现有人来了,这使他们心中猛震,能上得这绝峰的人,普天之下可说寥寥无几,他们四只手掌虽然拼在一处,但是他们的心中同时闪过几个名字:“……会是冰雪老人?还是不死和尚?……还是点苍掌门?”
  但是当他们的眼角瞥到青衣人的面孔时,两人心中都升起一片失望来,因为那青衣人是个陌生者!
  青衣人看上去只有四十岁左右,面目清癯,负手默默站在十步之外,腰间的剑穗随风而曳。
  青衣人斜睨着两人,喃喃自言自语道:“再斗半个时辰,再是一死一伤的局面,我何不把他们分开?”
  老道人和老和尚四目中同时现出禁止他如此做的神色,在两人的心中同时都想道:“要凭一人之力能把我们分开的,似乎天下还找不出这么一个人哩……除非……除非那传言中的‘天座三星’,但是三星究竟有没有也是问题,即使有,也都该百岁之上了,还在人间么?再说,‘天座三星’的神功只是个传闻,究竟有多高谁也不知道,即使他们亲临,能凭一人双掌之力将拼斗中的武当昆仑神功化为乌有?那也是个未知之谜啊……”
  然而两人的思想被“咔嚓”一声清脆的响声惊断了,那青衣人拔出了长剑。
  两人要想阻止,但是那里办得到,那青衣人平持长剑,猛吸一口真气,忽然之间,他的脸色变成乳汁一般的浑白和美玉一般的莹然闪光,那剑尖上发出嘶嘶的怪响——
  只见他纵身而起,身子在三丈上空盘旋了一个圈儿,那剑光也在空中划了一个圈儿,陡然之间,异声大作,他的身形和剑光合而为一,如闪电一般冲了下来——
  只听得轰然一声,周道长和飞天如来只觉一股凉冰冰的东西从手掌心流过,而两人已安全地被分了开来。
  十步之外,青衣人横着长剑,额上满是汗珠。
  两人回想到方才掌心流过的冰凉感觉,再看了青衣人一眼,心中恍然,那分明是剑身从两人紧贴在一起的四只手掌之间分了过去,而两人手上一丝也没有损伤!
  “御剑飞行!”
  两人同时低喝出来,青衣人把长剑插入鞘中,伸袖揩去了额上的汗珠。
  三个人都没有说话,周道长打破这出奇的寂静:“贫道周石灵!”
  于是飞天如来也合什道:“贫僧昆仑不尘和尚——”
  那青衣人虽然力持着平静,但是心中仍然猛震了一下,他没有想到这两人一个是昆仑名满天下的飞天如来,另一个却是武当教的当今掌门。
  周石灵万分激动地道:“承蒙施主相救……”
  他才说到这里,那青衣人插口道:“两位道长大师何必言谢,在下这就告辞了。”
  说完他转身就走,飞天如来大声叫道:“施主大名何妨见告?”
  其实,他们心中都已知道这人是谁了,只是他们仍须证实一下罢了,而且他们有点不敢相信这人的功夫真到了这种地步。
  那青衣人听了这句话,停下身来,过了片刻方才道:“武当昆仑皆乃武林领袖,然而百年来你争我斗,都是方外之人,又没有杀父……杀父之仇……何必……”
  说到“杀父”两字,他的声音不知怎的忽然一抖,但是他立刻接下去道:“……何必一定要分个胜负,难道‘名’之一字对出家人这般重要么?”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顿,然后淡淡道:“在下姓董。”
  “啊!地煞董无公!”
  虽然他们原来心中所猜的也是他,但是仍然忍不住叫了出来,而那青衣人董无公已在这一剎那间远去了。
  “他就是地煞!”
  周道长木然地说着,方才那超凡入圣的一手御剑胜景仍在眼前,他不禁轻叹了一声。
  飞天如来也跟着叹了一口气,他喃喃地道:“想不到他真有这等神功……不管怎么样,咱们今日的困境是全靠他解决的啊……”

×      ×      ×

  董无公的身形像弹丸一般从空中掠过,但是他的思想却近乎麻木了,他痛苦地呼出胸中的闷气。
  “不错,我解决了他们的困难,但是我的困难又有谁能替我解决?我立刻将和我的亲哥哥拼个你死我活,又有谁能替我解决?”
  他飞身一跃,足足飘出八九丈,崎岖的山路如履平地一般,天空白云朵朵,或聚或散,董无公仰首望了一眼,他喃喃地道:“难道我们的结局,最后仍免不了箕豆相煎?”
  想到箕豆相煎四个字,他不禁呆然站住了,两个白发苍苍的慈祥幻影飘过他的眼前,那慈爱的面孔上,每一根皱纹都代表着无比的慈爱和辛酸,董无公紧皱着眉,他在心底里狂呼:“箕豆相煎,这难道就是爹娘养大咱们兄弟的下场么?”
  于是他的脑海中又浮现了他那兄弟的形貌,他默默想着:“他曾经是我唯一的大哥,可是现在已经不是了,我的大哥早已在我的心中死去了,董无奇,你还配做我的大哥吗?”
  董无公默默感叹着,他扼腕浩叹,一掌拍在身边的大石上,大石立成粉屑,但是当他回想到现实,他不禁微微抖颤了一下。
  纵然地煞董无公的大名已经震撼了整个武林,地煞已经被誉为近百年来的武林奇葩,他可以谁都不放在眼内,但是面对着他的亲哥哥董无奇,他是一丝把握也没有的。
  天剑董无奇,虽然武林中人见过的少之又少,无人知他究竟有多少功夫,但是董无公是明白的,他们是一起长大,像影子和形体一般片刻不离,两人分享了双亲同等的慈爱和关切,甚至他们的面孔也长得差不多,那太熟悉了。
  董无公仰目望了望前程,然而前程的终点将是兄弟决死的战场!
  日已有些偏西,董无公略略计算了一下路程,他喃喃地道:“当月亮上来的时候,我差不多可以赶到了……也许,他早已在那里等着我哩!”

×      ×      ×

  明月静静吐放着清辉,婆娑的树影,映在干硬的泥土上,青灰色有些惨淡的味道,微风不时使那幢幢树影在土地上摇摆,整个广地都好似在月光下起舞。
  这片广地背山面水,对外通路,简直可说一无所有,背面的山是一座高拔入云的峭壁,陡直平滑,那面前的一条激流少说也有十来丈宽,水流好不湍急,水花激得到处都是,月色下一片水濛濛地。
  在这样一个绝境里,竟然有一个人在广地上负手而立,面向长天,仰望明月,像是在等候什么人。
  如果在他渡过急流时有人瞧见他的身法,包管没有人相信天下有这等轻身功夫。十多丈的急流,轻飘飘地一掠而过。
  那人负手明月之下,徘徊一刻,似乎有无限心事,不时吁然而叹,月光下看得分明,只见他年约四旬,面目清癯,正是那地煞董无公。
  他一袭青袍,在方圆百多丈的广场中来回踱了一回,仰头看了看天色,喃喃自语道:“——月已西偏,时候差不多啦——”
  话声中似乎隐隐透露出一种珍惜这一刻时光的意思,他微微吁了一口气,蓦然像下了莫大的决心,顿足喃语道:“董无公啊,今夜是你一生中最后的一战了,就算是胜了他——他,也——也——”
  话尚未说完,陡然语音一收,登时有如弦裂琴断,身形简直比风还快,唰地一个反身。
  月光下,只见身后不足十丈处,端端立了一个人影,夜风拂过那人的衣袂,飘然然潇洒已极,正是他等候着的董无奇。
  董无公心中大震,冷冷道:“你——你竟练就了那——那——”
  十丈外,人影静立,董无公话声陡然一住,剎时一片寂默。
  董无奇举手掠过额际,发出一声惊心动魄的冷笑,缓缓说道:“无公,你想不到吧,‘暗影掠香’,嘿嘿,失传武林整整二百年哪!”
  董无公的脸上如同罩了一层寒霜,他万万料想不到对方在月光下涉水而来,竟能近身十丈之处,方为自己所觉,看来这“暗影掠香”的功夫,确是骇人已极。
  董无奇沉默片刻,突道:“这一路来,处处传闻——嘿——无公,你也听说到了么?——”
  董无公双眉陡然轩飞,冷冷道:“大哥——呸!——”
  敢情他称呼董无奇已成习惯,一时改不过来,是以才一开口,登时整句话都顿了下来。
  董无奇陡然浑身一震,似乎在这短短两个字中,找到了一些重大的感慨!
  董无公再也克制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颤声道:“你——你还有脸问我听着没有?”
  董无奇哈哈一声长笑,笑声中竟隐隐含有凄凉的味道,董无公长吸一口气,勉力压着激动的心情,一字一语说道:“江北三侠、金枪、神鞭……华山七剑他们和你有什么过不去?你竟然赶尽杀绝,不留一畜一人?”
  董无奇仰天又是一声长笑,好似董无公此言触中他心中隐痛,笑声中气充沛,直可裂石。
  董无奇忽地一抑笑声,异常平淡地说道:“不论你用什么罪祸移嫁我身,我也不会忘记你那威风的一掌!”
  董无公脸上好像失去了血色,他颤声呼道:“什么?你说——嫁祸——”
  董无奇“呸”了一声,厉吼道:“畜生,你这卑劣无耻的畜生!”
  董无公猛然一惊,登时恢复了平静,不屑的笑笑微微摇首道:“千夫所指,无疾而死,妄图以口舌之辩,嘿!”
  董无奇呆了一呆,缓缓道:“无公,这三十年里,你我内心有数,咱们尽量避而不见,但这许多年来,并不能将我心灵的创伤冲淡一分一毫!”
  董无公嗤笑一声:“我亦有同感!”
  董无奇并不理会,继续道:“我不只千百次告诉自己,我还有一个卑鄙的弟弟,仗着那以天底下最下贱的一掌所求得的武学,在武林中称雄称霸!”
  董无公的脸色又是一变,冷然接口道:“就从那一天晚上起,我就有一个感觉,今生今世,天下决不能同容你我!我也曾千百次扪心自问,有一个毒害亲父的贱人和我同胞并立,我竟能容忍整整三十个年头!”
  董无奇静静听着,不时发出一两声尖锐的冷笑,但是董无公毫不理会,满面寒霜一顿语气,严厉地又继续说道:“我立过一个誓言,今生永不见你!但是——若是窄路相逢不能避免——那么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董无奇仰天长啸一声道:“无公,你好生准备着,今日之会,你我之中,必有一死,咱们不必再说废话!”
  董无公默然不语,双手陡然一分,十丈外那人右拳陡起,封住董无公这一分之势。
  地煞武学果真深不可测,十丈外一扬手,内力竟尔急袭而至,双方内力一触而开,两人屏立不动分毫。董无公左手才一扬,忽地又收住拳势,冷然道:“且住!”
  董无奇嘿了一声,吐出吸满的真气,静待地煞董无公说话——
  董无公冷然道:“咱们分别三十年来,各人武学造诣,凭空难忖,从你方才所施‘暗影掠香’,我大致可推知你的真实功力,而你却不得知我的功力,咱们这一战,岂不有失公平?”
  董无奇似乎呆了一呆,哈哈道:“这个——我董无奇倒不在乎!”
  董无公并不理会他的笑声,冷冷道:“董无奇听着,区区不才,已练就震天三式!”
  董无奇笑声戛然而止,再也忍不住大吼一声:“震天三式?”
  地煞沉重的点了点头!
  董无奇蓦地大笑一声道:“好!好!不愧你三十年来的苦心——接招!”
  他说打便打,话声未完,身形一掠竟尔八丈,有若一道灰线,在那么明亮的月光下,竟令人生出一种模糊的感觉!
  董无公大叱一声,双肩一耸,左掌平拍而出,右掌一圈,有若毒蛇出洞,并同左手一齐拍出。
  地煞的功力何等深厚,双手才抬,尖啸之声顿起,好像撕裂周遭的气流。
  董无奇脸上一片严肃,掌式微微一挫,蓦然软软的一拂而出。

相关热词搜索:七步干戈

下一篇:第二章 乞丐十侠
上一篇:
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