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三年之后
2022-01-01 15:33:30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花开花落,春去秋来,一眨眼的工夫,三年过去了。
  又是杨柳青的时节,只是地在北国,寒冷犹未减退,黄土狭道的两边全是茂盛的松林,松枝宛如一片翠色海洋。
  这时,有一个少年骑着一匹骏马缓缓地从松林外边走了进来。
  这少年骑在马上,身上穿着华丽的衣服,人更长得无比的秀俊,唇朱齿皓,剑眉星目,即使潘安再世子都重生,也不过如此,从面目上看,还可以辨出来,正是那“齐道友”的俊儿子。
  这少年让马信步跑着,他潇洒地骑在马上,两边成千成万的古松从他眼前晃过,但是他却没有闲情观赏风景。
  他抬头看了看天,日头已经接近中天,他喃喃地道:“时间快到了,我想那家伙大概应该到了吧!嘿,又是一场死约会,我解决了这场约会,还有两场死约会要赴哩!”
  他原来是去赴决死之约的,然而他的神情却是这么轻松自在,似乎根本不当一回事的模样。
  他微微笑了一下,暗自道:“三年以来,找我决斗的人真不知有多少了,怪的是其中至少有一半和我并无丝毫仇恨可言,他们付出性命为的只是要挫一挫我的名头,看来武林中人视这个‘名’字犹重于生命,武林中要想完全消弭争战是不可能的了……”
  他勒了勒缰绳,马儿稍微快了一些,他喃喃道:“这三年的时间,对我是多么地重要啊!这一连串决斗的结果,使我的名头成了武林中无人不晓的青年高手,嘿嘿,现在我齐天心是名满天下的武林彗星了,可是这一切为的是什么呢?又有什么意义呢?……我多么希望父亲把我的名字改成董天心啊!”
  他摇了摇头,继续想道:“我真不明白,父亲既做了道人,却又住在少林寺里,父亲把真正的姓氏换成了现在这个‘齐’字,真不知是什么意思,咱们本来就姓董嘛……他什么也不肯说,总是推说还不到该说的时间,唉……我真不明白……”
  那马儿似是最上乘的灵驹,它忽然停住了脚步,仰首轻嘶了一声。
  这一声唏唏呖呖的嘶声,惊醒了少年的胡思乱想,他一勒缰绳,顿时骇然惊呼了一声。
  只见他马前的地下,大字形俯躺着一个人,一动也不动,看来像是死了。
  他轻轻一晃身形,跳下马来,伸手一摸那人背心,只觉心跳已是停止,但是身体尚未僵冷。
  他连忙把尸身翻过来,尸身面一朝上,他不禁骇然怒哼了一声,只见死者的胸前压着一条白布,上面写着:“齐天心先生足下:闻说足下与滇北剑客有死约会,滇北剑客侯青玉独霸一方,平日作威作福蛮横之名早已遍传武林,足下恶之,敝人亦恶之,今已代先生了结死约,仅奉上侯青玉尸身一具,请查收。”
  底下没有署名,只画一只奇形的怪鸟,看来不像老鹰,也不像秃鹰,那嘴脸倒还有几分像是猿猴,令人看了觉得十分恶心。
  齐天心看了这张布条,心中又怒又惊,暗道:“原来是他,这个神秘的家伙出现武林不过三个多月,已经一连败了好几个一流的高手,武林中人不知他叫什么,只好叫他‘怪鸟客’,好啊!这一下你惹到我的头上来啦!咱们就好好斗一斗吧!哼!”
  他望了望地上的尸体,尸体上一点伤痕也找不出来,他不禁暗自骇然道:“滇北剑客侯青玉虽然骄横无理,是武林中有名的讨厌人物,但是他的热情冲动有时间也有几分可爱之处,虽说他受人挑拨向我发下了决斗之约,可是我原意打败他便算了,绝无取他性命之意,唉!想不到他竟不明不白死在那个神秘的‘怪鸟客’手上……”
  他摇了摇头,伸手把地上的尸身抱了起来,触手之际,只觉尸体自双肘以上全是软绵绵的,显然两臂两肩全被那人的内劲震成了粉碎,齐天心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暗暗道:“侯青玉功力不比寻常,这‘怪鸟客’好生厉害,这种掌力委实称得上无坚不摧了!”
  他把尸身移到路边上,靠在一棵树下,喃喃道:“抱歉得很,没有时间埋葬你啦,我还有两个决斗要赴!”
  他反身跨上了马,忽然又回过头来,望了望斜躺在树下的尸身——他原来的决斗对手,默默地道:“侯青玉,你虽非死在我手下,却也因我而死,你放心吧!那怪鸟客我就会去碰碰他的……”
  他从十四五岁即开始闯荡江湖,对于一个人的生死早就不当一回子事了,他不再看那具可怖的尸身,纵马向方才来的路上走回去。
  他走了一里多路,不禁诧异地咦了一声:“奇怪,昨夜罗金福说他的马蹄铁掉了,他牵马去找个市镇寻铁匠,钉好就赶来,怎么这么久还没有来?”
  他向前面眺望,不禁有些心急起来,就在这时,前面得得蹄声响起,一匹骏马奔喘过来,马上坐着一个三十上下的汉子,身上穿着仆人的衣服,戴着一顶小帽,气呼喘喘地赶了过来。
  齐天心道:“金福,你是怎么搞的,这么久才来!”
  那人气喘端地道:“公子,怪……怪不得小人……”
  齐天心道:“怎么?”
  那人道:“小人的马蹄铁脱落了,找了好久才找到一个镇集,那镇上的铁匠修了一修,哪知道才一走出那小镇,马蹄铁又脱落了,于是小人追回去与那该死的铁匠理论,叫他重新换过,是以来得迟了。”
  齐天心望了望他的坐骑,皱眉道:“金福,怎么你的马跑得这么一身大汗?”
  那罗金福笑了笑道:“就……就是……赶路赶得太急了,太急了……”
  齐天心道:“我的老天,你瞧你马身上的汗,简直像是全速疾驰了五个时辰以上的样子嘛……”
  那罗金福岔开道:“公子您与……您与那滇北剑客会过了么?”
  齐天心道:“侯青玉已经死了!”
  罗金福惊呼道:“公子……你杀了他?那么快?”
  齐天心望了他一眼道:“不是——”
  罗金福问道:“那么是别人杀的?”
  齐天心点了点头,罗金福仍然问道:“是什么人杀死他……”
  齐天心不耐烦地道:“金福,等一会再告诉你好吗?咱们现在快赶路!”
  罗金福道:“是……是,公子,是到断魂谷?”
  齐天心点了点头,头上的绣金发带迎风飘扬着。
  两人两骑纵马疾奔,得得得的铁蹄声轻脆地响着。
  良久,罗金福扬着马鞭道:“公子,前面就是断魂谷了!”
  齐天心点了点头,暗暗道:“看天色,我想点苍的洪氏双剑该已经先到了。”
  他一勒马,马儿轻嘶一声,转向左边小道飞快地向谷底奔下去了。
  不知转了多少个弯,最后两骑都到了谷底,一进入谷底,立刻光线一暗,这里终日不见日光,除了阴湿之外更加三面怪石幢幢,一点声音便要回响半天,令人立刻产生一种寒意。
  马儿到了谷底,也是一惊,扬蹄踟躇了起来,两人勒缰催促了半天,马儿方才前进。
  转了两个弯,流水声淙淙可闻,已是到达断魂谷的中心了。
  忽然,齐天心一勒马,低喝道:“止步!”
  仆人罗金福也勒住了马,只见齐天心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罗金福惊道:“公子——怎么啦?”
  齐天心一步跨下了马,大步走上前去,只见地上一左一右躺着两个人。
  这两人全是七孔流血,死状骇人,正是点苍洪氏兄弟洪家勤与洪家铭!
  齐天心一抬头,只见树上钉着一小块白布,他伸手扯下一看,上面写着:“齐小侠阁下,洪氏双侠不识好歹,在下也代劳了。”
  下面还是画的那一只怪模怪样的大鸟。
  齐天心心中骇然已极,但他表面上只是冷静地冷笑了一声,他喃喃道:“怪鸟客是存心找我麻烦了,这三年来,由于我的成名,什么式样的挑战全应付过了,却还未见过这种别开生面的挑战法……我齐天心可不怕你!”
  他站起身来,忽觉金福也在身后,他指着地上道:“金福,你瞧!”
  罗金福把那张布条看完,惊道:“这可是传说中的‘怪鸟客’?”
  齐天心点了点头,他沉声道:“那滇北剑客侯青玉的情形与这个一模一样。”
  罗金福骇然退了两步,阴森的谷底,两具血淋淋的尸身,显得无比的恐怖,金福忽然叫道:“公子……我怕!”
  齐天心沉思了一刻,呼的一声跳上了马,金福连忙也蹬带爬地上了马,齐天心一抖缰索,马儿放开四蹄,飞快地向谷上冲去。
  齐天心回头叫道:“快,快,咱们尽量快!”
  罗金福在后面叫道:“公子,是到白水滩么?”
  齐天心加了一鞭,回头喝道:“正是,咱们快一点!”
  白水滩,白水滩正是齐天心第三个约会的地点。
  两匹马已全速奔驰了一个多时辰,白水滩在望了。
  这时,齐天心忽然想到一件事情——
  他在马上咦了一声,骇然忖道:“侯青玉、洪氏兄弟,再加上白水滩的赵公尚,他们与我订约乃是秘密之事啊!怎会有第三者知道?‘怪鸟客’怎会知道?而且知道得那么详细?”
  想到这里,他不禁又惊又骇了,但是时间不容许他再想,马儿已经到了白水滩。
  只见两片广大的林子外,一片白沙遍铺的河滩。
  一穿出林子,齐天心身旁的金福便是脸色大变,齐天心正好看见了金福苍白的脸孔,他道:“金福——你怎么啦?”
  金福指着前面的河滩慌张地道:“公子……你看……”
  齐天心上前一看,只见沙滩上一大滩血迹,还有凌乱的足迹,在血迹的旁边地上,一柄短剑插在地上,剑上又绑了一条小布条!
  齐天心拔起短剑一看,只见布条上写着:“齐兄足下:太极门的拖云手赵公尚太不识相,小弟也代为打发了。”
  下面仍画的是那只怪鸟。
  齐天心瞧着那布条上的语句,苦笑道:“你倒是称呼愈来愈亲热了!”
  他看到“代为打发”四个字,心中猛然一惊,暗道:“代为打发,那么尸体呢?”
  他四面环顾,除了脚前的一滩血迹,什么也没有。
  他是个聪明绝顶的人,略一思想,已猜到大概,他一把抓住金福的手臂,金福吃了一大惊,齐天心兴奋地叫道:“我明白了,必是拖云手赵公尚功力深厚,‘怪鸟客’杀了他留字而去,却不料赵公尚死而复苏,挣扎着逃走了,走,咱们快,快寻赵公尚,他是唯一的线索。”
  金福叫道:“正是正是,一定是这样的……”
  齐天心反身察看沙上的足迹,只见踉跄的足印一直向左边林子延续过去。
  他沿着足迹的印子直向左边林子寻过去,然而到了林中,满地都是厚厚落叶,再也看不出足印来了。
  齐天心道:“怎么办?”
  金福忽道:“公子,我们分两路去搜索……”
  齐天心点了点头,他指了指右边道:“你找这边——”
  金福向右边去了,齐天心便向左边一路寻去,林中树木密集,往往看不到五步之外,若是有人存心躲在林中,倒还真不容易搜索。
  齐天心十分小心地搜了过去,一直走出树林,却是什么都没有找着,他向左看去,金福还没有出来。
  过了一会,金福也走了出来,齐天心叫道:“金福,找到了么?”
  金福摇头道:“没有,什么也没有。”
  齐天心道:“咱们再搜那边的林子。”
  罗金福点了点头,于是乎两人又到另一片林子中去寻找,寻找的结果,依然是什么也没有。
  齐天心道:“足迹印分明是到了林子里,怎么找不到人呢?”
  罗金福摊了摊手道:“公子,我不信受了重伤的人能跑得了多远……”
  齐天心道:“依你说便怎么样?”
  罗金福道:“公子,若是依我下人的愚见,咱们定要先寻着这死而复苏的赵公尚……”
  齐天心想了一想道:“好,便依你吧!”
  他们费尽心力在四周仔仔细细地寻了一个遍,但仍然毫无结果,齐天心叹道:“看来是找不出什么了,咱们走罢!”
  罗金福喃喃地道:“这真是怪事,怪事……”
  齐天心道:“金福,你去把滩上的血迹短剑都毁去,免得让凶手见了追杀垂死的赵公尚……”
  金福照办了,齐天心喃喃道:“怪鸟客,怪鸟客究竟是谁呢?”
  是的,三年的时光变化太大了,齐天心这个得天独厚的少年,在三年之中大名震动了整个武林,他一身神出鬼没的功夫,使得老一辈的武林掌门宗师都感到咋舌不已,然而他们都不知道,齐天心还有一个更了不起的父亲——天剑董无奇。
  齐天心茫然地望着滚滚的河水,这时金福已经牵着马走了过来。
  齐天心跨上了马,带着金福走出了林子,他的脑海中仍旧盘旋着那个大问号:“怪鸟客会是谁?他为什么会知道我们的秘密约会?……”
  林子的外面,细微的脚步声,又有两个人急急地走了进来,左面的一个身着红袍,右面的一个一袭灰衫。
  他们走入林子,阴森森的气氛使人自然而然生出一种紧张之情。
  穿红袍的道:“好黑的林子。”
  穿灰衫的道:“从这林子穿出去,便是白水滩。”
  红袍客道:“哈兄,咱们从前夜起,赶路一共赶了多久啦?”
  灰衫客道:“为了唐兄的事,便是跑断了腿又有什么话说?”
  红袍客道:“哈兄,我真不知道那什么‘怪鸟客’是怎么钻出来的?一点来历也弄不清楚,但是从他一连杀死好多武林高手的情况来看,分明一身武功是深不可测的了。”
  灰衫客叹道:“熊兄呀!反正武林中是永远不会有安静日子过的,三年前,咱们在秦岭上与那神秘客决斗,险些把老命都送了,若不是瞽目神睛唐兄一把金针击退了他,还真不知会演变成什么样子呢!想不到三年后,又出了这个神秘的‘怪鸟客’……”
  红袍大汉道:“哈兄,不是我熊竞飞说大话,只要我熊竞飞三寸气在,再厉害的人物,只要他丧天害理,我熊某便要斗斗他。”
  灰衣客道:“熊兄豪气干云,小弟好生敬佩。”
  熊竞飞道:“哈兄,你说咱们这么千里迢迢地赶去,唐老哥会不会反而不悦?”
  哈文泰叹道:“人之相知,贵相知心,咱们与唐兄订交只有三年,可是我哈某直把他当作平生最好的朋友,想当年,是我哈文泰向神秘凶手挑战,与唐君棣有什么相干?他只听到一句哈某在寻他,立刻连夜赶上秦岭,这种肝胆相照之举,便是刎颈之交的老友也不见得如此呀——”
  说到这里,他停了一停继续道:“现下咱们既然听说‘怪鸟客’要寻唐老哥的麻烦,咱们千里赶去,唐兄又怎会不悦?”
  熊竞飞道:“怪鸟客究竟是谁呢?对了,他为什么要寻唐兄的麻烦?”
  哈文泰听了这句话,忽然触动了一个灵感,他驻足不行,脸上露出沉思的模样,熊竞飞奇道:“你怎么了?”
  哈文泰拍了一拍手,道:“熊兄,我有一个想法——”
  熊竞飞道:“什么想法?”
  哈文泰道:“我忽然有一个预感,我觉得这个怪鸟客只怕与三年前的事大有关连——”
  熊竞飞叫道:“你是说——”
  哈文泰打断道:“如果说,三年前秦岭上铩羽而去的神秘凶手就是这个怪鸟客……”
  熊竞飞道:“啊——怪不得他要找唐兄的麻烦了,哈兄,你这一猜大有道理!”
  哈文泰凛然道:“如果是这样,唐兄就危险了!”
  熊竞飞想起三年前那神秘凶手的神奇武功,不禁心中惴然,他沉声道:“咱们快赶路!”
  这时,他们已到了林子的正中心,阴暗得令人觉得十二分的不舒服,仿佛有一种无形的压力在压迫着他们的心。
  忽然,哈文泰觉得他的额上被一滴热热的水滴滴了一下,他惊咦了一声,但是他们已奔出了半丈。
  他一把拉住了熊竞飞,伸手在额上一摸,放在鼻尖上一嗅,他骇然叫道:“竞飞,是血!”
  熊竞飞吃了一惊,喝道:“什么?你说什么血?”
  哈文泰反身便跑,跑到一颗大树下,低声道:“树上有血滴落下来!”
  同时他飞快地把怀中火折子一抖,“啪”的一声,火光亮了起来,只见树干上一道殷红的鲜血直流下来。
  熊竞飞低喝道:“哈兄留神,我上去看看!”
  他一长身形,有如一支劲矢一般笔直地飞起三丈,伸手攀住了树枝。
  哈文泰仰首望上去,浓密密的一片,什么也看不见,他有些紧张地问道:“上面是什么?”
  却听不见熊竞飞的回音,他正要再问,只听见熊竞飞沉重的声音传了下来:“老哈,不好了——”
  哈文泰喝道:“什么事?”
  只见熊竞飞呼的一声跃了下来,手中抱着一个垂死的人。
  哈文泰持着火折子一照那人的面孔,骇然叫道:“拖云手赵公尚!”
  熊竞飞点头道:“不错,正是他——唉!恐怕没有救了!”
  哈文泰见熊竞飞手中之人全身是血,面如金纸,看上去仿佛全身的血液都已快要流光的模样,他伸手试了试鼻息,呼吸也已停止了。
  哈文泰叹道:“山西赵公尚虽然性情暴躁,但是确确实实是个道义好汉,他……他怎会死在这树上?”
  熊竞飞道:“身子还有一点热,心脏不跳了……”
  哈文泰道:“熊兄,你拿着火折子——”
  熊竞飞道:“你要用内力渡他真气?”
  哈文泰点首道:“明知没有用,也不得不试试……”
  他把火折子交到熊竞飞手中,坐在地上,伸掌按在赵公尚的胸前。
  过了一会,哈文泰忽然咦了一声,又把左掌也按在赵公尚胸前,只见他汗如雨下,呼吸逐渐急促起来。
  熊竞飞一掌按在赵公尚背上,大喝道:“哈兄歇一歇,我替你一阵!”
  哈文泰放开手来,大叫道:“熊兄你用全力催气,赵公尚的真气竟然已经起死回生了!”
  熊竞飞果然觉得赵公尚胸腹之间有一股生命之气逐渐鼓动起来,不禁又惊又骇又喜。
  哈文泰挥了挥额上的汗,叹道:“这真是奇迹,山西太极门是内家最上乘的神功,料不到真能保持生命元气如此之久,这恐怕天下任何别门都办不到!”
  过了一会,只见赵公尚全身一颤,大喝一声:“痛煞我也!”
  熊竞飞收掌吐气,一跃而起,叫道:“成啦!”
  只见赵公尚缓缓挣扎着坐了起来,哈文泰连忙扶住了他,叫道:“赵兄休动,你失血过多,这是哈文泰与红花双剑熊兄!”
  赵公尚双眼射出感激的光芒,道:“我……我……”
  哈文泰忙道:“赵兄,凶手是谁?”
  赵公尚道:“怪……鸟……客……青红……”
  说到这里,他目光又散漫起来,哈文泰连忙伸掌按在他华盖穴,努力发动内力,触手之际,赵公尚身体已经冷了。
  熊竞飞黯道:“怎么样?”
  哈文泰黯然道:“死了!”
  原来赵公尚全身血液已经流尽,方才那一下回光返照,完全是因他毕生浸淫太极内功,那一股元气持久不散之故,只是虽然复苏片刻,终于油尽灯枯!
  熊竞飞道:“方才他说怪鸟客,又说‘青红’是什么意思?”
  哈文泰想了想摇头道:“咱们先把他葬了吧!”
  等到两人走出林子时,已是夜临了。
  熊竞飞道:“继续赶路么?”
  哈文泰点点头道:“正是,援救唐兄时间是刻不容缓!”

相关热词搜索:七步干戈

下一篇:第十章 翩翩少年
上一篇:
第八章 侠胆仁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