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其心扬威
2022-01-01 13:45:45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其心完全迷惑了,他睁大了眼睛瞪着这个双目全瞎的奇人,喃喃地道:“董……无……公?……董……无……公?”
  唐君棣切齿地道:“小老弟,你年纪小小一定不会知道董无公的,这个人像鬼魅一般在武林中造成了一片腥风血雨,许多武林中一等一的高手,被他举手投足之间便废去性命,没有一个人知道他为什么要杀那些武林高手,当年……”
  其心的心中猛烈大震,使得他的手脚都颤抖起来,唐君棣虽然没有眼睛,但是却如没有瞎一般,立刻问道:“你怎么啦?怕冷么?——是了,方才你出了一身大汗……”
  他说着把身上又破又脏的大袍脱了下来,给其心披上,其心默默地望着唐君棣,他那深埋的情感忽然开始激动起来,这虽是一个小小的动作,但是却给其心无比重大的感动,这些日子的流浪,其心骤然被一个人关切地嘘寒问暖,他幼小的心灵中彷佛又回到了家中。
  那件又脏又破的大衫,披在其心的身上,尘土味中夹着浓浓的汗酸味,但是其心却只觉得无比的芬芳与温暖……
  唐君棣怎会料到其心的情绪有那么大的变动,他继续说道:“当年,董无公如同一个疯子一般,无故一连毁去好多武林高手,又忽然如同鬼魅一般消失武林之外,少林寺的第一高僧不死和尚秉着悲天悯人之心,留下遗嘱只身到长城头上寻那董无公决战,却是寻不见董无公的影子,说来真令人难以相信,地煞董无公真的就像轻烟一般消失了……”
  其心听得胸中热血澎湃,他眼前浮起父亲那苍老文弱的情景,慈祥的笑容,说什么也不可能与那些血淋淋的事实连在一起。
  他忍不住脱口道:“我不相信——”
  唐君棣奇道:“你不相信什么?”
  其心一凛,连忙改口道:“我——我不相信那……董无公的武功那么厉害……”
  唐君棣长叹了一口气道:“以我唐某来说,也算得是终生浸淫武学的了,只是……只是那地煞的武功,委实如同天神一般,依我看来,少林不死和尚那年幸亏没有找到董无公,否则——”
  其心道:“否则怎样?”
  唐君棣道:“否则纵然不死和尚佛门神功盖世,只怕仍将死在董无公之剑下!”
  其心觉得再谈下去,他一定会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他连忙错开话题道:“这姓庄的老家伙向我下了这绝毒,在他以为我是只有俯首听命了,这一下我可要反过来戏弄他一番。”
  唐君棣仰天笑道:“南中五毒确是世上罕见奇毒,只是老天长了眼,刚好让你碰上我唐瞎子,哈哈哈哈,痛快痛快!”
  其心是个聪明绝顶的人,他略一思索,已略略猜到唐君棣忽然在这庄院附近出现的原因,他仰首问道:“唐大叔你又回到这里来,可是……可是发现了什么?”
  唐君棣双眉一皱道:“不错,我发现了我那血海深仇的大仇人,他……他的踪迹出现在这附近……”
  其心道:“啊——”
  唐君棣道:“我那仇人一身武功惊世骇俗,他那份凶暴嗜杀若狂的德行更是在武林之中找不出第二个来,武林中英雄豪杰任你名满天下,却也不敢招惹此人——”
  其心道:“唐大叔你也惧他几分么?”
  唐君棣道:“惧他么?我唐瞎子即使明知必将死在他掌下,也不会畏惧于他啊!”
  其心道:“那人比唐大叔厉害么?”
  唐君棣默然点了点头,他叹息道:“我那仇人天生神力,昔年他大闹武当之时,武当掌教周道长施出武当无敌三快剑方才将他阻于纯阳观外,我唐君棣的功力岂能与武当掌教相比?”
  其心喃喃道:“那……那……”
  唐君棣拍了拍其心的肩膀大笑道:“我虽打他不过,只是他若碰上了我,只须一个照面,唐某必能叫他命丧五步之内!”
  其心亲眼见过唐瞎子的暗器绝技,那委实是神乎其神,天下无双,更加上唐家的毒药,那绝不是吹牛说大话!
  其心想了一想道:“唐大叔,你的仇人究竟是谁呢?”
  唐君棣道:“那就是南海……”
  其心接着道:“……豹人?”
  唐君棣惊道:“你怎会知道?”
  其心压低了嗓子,一字一字地道:“我告诉你一个秘密——豹人已经毙命了!”
  唐君棣面上神色大变,他一把抓住其心的肩膀,喝道:“你……你说什么?你说的是真的么?”
  其心沉声道:“我亲眼看见的!”
  唐君棣双手猛颤,一双瞎眼中忽然流下眼泪来,他喃喃地道:“豹人……豹人……我永远无法亲手宰你了,你为什么死得那么快?……”
  其心把自己所见青袍怪人掌毙南海豹人的经过简述了一遍,唐君棣面上露出无比凛然的神色,他沉思地说道:“那青袍怪客一个照面便将南海豹人掌毙了,那岂不成了神仙?世上难道真有这等高手?”
  其心虽然是个有城府的孩子,但是到了这时仍是忍不住了,他大声问道:“唐大叔你可知道什么是天剑令……”
  他话尚未说完,猛然背后一个冰冷的声音道:“唐瞎子,你还没有死么?”
  其心大吃一惊,连忙回首一看,只见那个独臂的蒙面人不知什么时候站在十步之外。
  那独臂人狠狠地瞪着其心,冷笑道:“好小子,你果然是在装蒜!”
  其心心中暗道完了,自己方才喊唐大叔以及一切对话只怕都被这人听去了。
  唐君棣却是纹风不动,他依然背对着那独臂蒙面人,蒙面人冷笑道:“唐瞎子,今日是你末日!”
  唐君棣依然不动,独臂人猛然向前一跨步——
  而就在他一步跨出的一剎那,唐君棣比旋风还快地转过身来,他单臂一挥,口中喝道:“躺下!”
  独臂人一声闷哼,竟是躲无可躲,应声倒在地上,其心快步奔上前去,只见蒙面人胸腹之间七根金光闪闪的金针成一个北斗之形钉在身上,伸手一摸脉门,竟然已经死去!
  唐君棣闭目金针绝技虽是名满天下,却也无人敢信竟然厉害到如此地步,这独臂人一身功力惊人,竟在他一挥手之下,便丧命毒针之下,那实是骇人听闻的事了!
  唐君棣沉声道:“追魂北斗!没想到南海豹人没有尝到,倒让你先试尝了!”
  然而其心此时却为另一件事惊震住了,那独臂人在未倒地身死前的一剎那,曾经力图躲闪过那突然飞至的金针,于是其心看见他用左脚的脚跟钉立地上,右脚与右臂旋空转了九十度,同时身躯猛向后翻——
  其心几乎呆痴了,他喃喃地道:“……左脚支地,右腿右臂上旋,身形后仰……怎么他会这个身法?那……不可能呀……”
  他充满疑问的心中又被投入了一个巨大的问号,他喃喃地自言自语着,而这时候,瞽目神睛唐君棣走过来道:“小兄弟,我得走了,你可以好好戏耍这可恶的庄主一番了——”
  其心这才道:“唐大叔……我已知道那天暗算你的人……”
  唐君棣双眉直竖,沉声道:“谁?”
  其心道:“就是庄人仪!”
  他把自己曾在庄院中发现黄白蓝三剑的尸体遗物以及所见所闻告诉了唐君棣,唐君棣面色陡然变得充满杀气,他对着庄院的高墙,狠声道:“庄人仪原来果然是你暗算于我,你先借黄白蓝三人伤了我,抢了我的东西,再出手害了三剑,哈哈哈,你的人多,进了院子里老唐斗你不过,哈哈哈,待我把黄白蓝三剑的死因去告诉那红花双剑熊竞飞,那时候,可就有你乐的了。”
  其心微微一笑,唐君棣拍了拍其心的肩膀道:“我走了。”
  其心回过头来,唐君棣的身形已在数丈之外,他从浓密的树枝中轻松地穿行而过,好似眼睛一点也不曾坏了一般。
  其心望着他宽阔的背影,微微地道:“这真是一个奇人!”
  他低头望了望地上那独臂蒙面人的尸身,连忙离开这墙角,悄然走回庄院去了。
  其心像是拣回了一条命,此时庄主以为他中了南中五毒,每月都要按时服药,绝不会防范于他,他要离开这危险的庄院,真是易如反掌的了,但是正因为这样,其心反倒决心不走了。
  他沿着内墙走过去,心中疑云阵阵,一直走到了一棵大树下,这才发觉大树下已经坐了一个人在。
  他吃了一惊,定目一看,只见树下坐着一个剑眉虎目的大汉,坐在那儿就如半截铁塔一般。
  其心要想走开,不料那大汉已经招呼道:“喂,小哥儿,你过来——”
  其心只得走了过去,大汉凝视着其心,过了好半晌才道:“小哥儿,你在这庄中有多久了?”
  其心道:“半个多月。”
  那大汉道:“那么小哥儿,你会武么?”
  其心摇头道:“不会。”
  那大汉浓眉紧皱,想了一会道:“你是怎么样进入这庄院来的——”
  其心道:“杜老公瞧我在荒野中流浪得可怜,这才把我收留在庄院之中。”
  那大汉又咦了一声,似乎愈更不能相信的样子,他压低了声音道:“告诉我,你真不会武么?”
  其心心中怦然而跳,他摇头道:“我真不会。”
  那大汉双目中忽然露出无比的怒火,遥望着院南那边庄主的房屋,咬牙切齿地道:“好个庄人仪,你真是没有人性的了!”
  其心不禁大感奇怪,便茫然望着那大汉,只见那大汉冷哼了一声道:“孩子无辜,你竟也下毒手,他妈的,只要我马回回三寸气在,这个仇是非报不可的!”
  其心听了心里吃了一惊,他听说庄中新来了西北道上第一条好汉马回回,不料就是眼前这个大汉。
  马回回望着其心,眼睛中流露出哀悯的神色,终于忍不住说道:“孩子,你可知道你已中了天下剧毒?”
  其心点了点头道:“我知道……”
  马回回吃了一惊道:“你知道?你可知你中的是什么毒?”
  其心道:“南中五毒。”
  马回回见他说得轻松,以为必是这孩子年幼,不知天高地厚,想到这里,不禁益发同情其心,他伸手握住其心的小手道:“孩子,你不知道南中五毒天下无人能解,你年纪还小,你……这一生是……完了!”
  其心见马回回激动得咬牙切齿,心中忽然大受感动,他几乎想告诉马回回自己已经得救,但是这马回回只是头一次相见,如何能把秘密告诉他,一念及此,其心立刻对马回回道:“只是我中毒已深,再也无法挽救的了。”
  马回回道:“目下这庄院中形势十分险恶,你还是尽量多留点神——唉,南中五毒……”
  其心默然走开了,他回到自己的屋外,随手拣起一柄扫帚,在屋前胡乱扫了几下子。
  这时,屋角人影一幌,小玲怯生生的走了过来。
  其心只装做没有看见,小玲走到花圃边上,就停下了脚步,似乎不敢走过来,其心背对着她,正好可以装佯。
  小玲站了一会,终于忍不住道:“喂——”
  其心只好回过头来,小玲面上失去了笑容,也没有了平时那股骄纵之气,她低声道:“你还好吗?”
  其心耸了耸肩道:“还好,肚子不痛了。”
  小玲道:“你……你究竟是怎么中毒的?……”
  其心笑道:“怎么中的有什么分别,反正是已经中了。”
  小玲怔了一怔,想了一会才道:“你……你怎么那么不小心呢?我叫你不要吃他们送的东西……”
  其心胸中怒火升了上来,暗道:“哼,还要你来假惺惺么?就是你送来的那壶冰茶中下了毒呀。”
  但是他表面上却嘻嘻笑道:“是我不小心,是我不小心。”
  小玲心中暗暗难过,她想转身就走,但是她心中的话如果不说出来,简直比要了她的命还难过,她终于鼓足勇气道:“你知道……你该知道……我一直在护着你的……”
  其心道:“是啊,我真感谢你。”
  小玲见他说得轻松,不当一回事儿,她的心中有如刀割,她默默道:“他一定以为是我下的毒了,他要恨我一辈子……”
  其心见她站在那里不动,便道:“我本是个流浪的野孩子,我的性命真比野狗都不如,便是死了也不打紧,只是小姐你若再来找我,哪天你爹爹火将起来,只怕连你也一起下毒了,那可不是好玩的,哈哈。”
  小玲听得打了一个寒噤,她不知该说什么,忽然掩着面,抽泣着跑了。
  其心站起身来,望着她跑远了,心中忽然有些不忍起来,他暗中想道:“莫非是有人偷偷在她的冰水中下了毒,她并不知晓?……”
  想到这里,他不禁有点疚意,但是立刻他又想道:“管他哩,反正这一家人要毒我,我管他谁好谁坏——”
  他想到庄人仪那卑鄙的手段,阴险的笑容,任他是个足智多谋的孩子,但是毕竟感到丝丝寒意,他想到在这庄院中前前后后已经十多个人神秘地送命了,那酷似爹爹的面具,还有爹爹的名字被那孙大叔刻在桌上……
  于是他长叹了一口气,庄人仪下了毒以后曾狂傲地对他说:“上者斗智——”
  其心冷冷地对自己说:“哼,上者斗智,咱们就斗斗看吧!”

×      ×      ×

  到了晚上,庄主忽然差遣杜老公来把其心叫到南院的楼阁去。
  其心早就抱定决心了,他满不在乎跟着杜老公走到南院,杜老公就退出去了。
  其心大踏步走将进去,只见庄人仪严肃地坐在一角上。
  其心走了过去,庄人仪道:“董其心,从今日起,你对本庄主绝不可生任何异心,将来包管你有无穷好处——”
  其心不理他,他冷哼了一声道:“若是你存了叛逆之心,我只要一次不给你解药,你便失去理智,迷失人性,两个月不给你,你就全身筋络开始寸断,到了第三个月上,嘿嘿,便无药可救啦!”
  其心虽想装出害怕求饶的模样,但是他总是做作不出来,于是他索性闭嘴不说话。
  庄人仪仔细打量了其心一番,冷然道:“我看你一身骨骼极适合于练习上乘武学,从今天起,你就跟本庄主学练世上独一无二的上乘武功——”
  其心连忙做出一个十分感兴趣的模样,庄人仪道:“你跟我来!”
  其心跟着他走到西面的房中,庄人仪拉着其心,对着墙上一张画,画上画着一个白发白髯的老人,那老人画得仙风道骨,倒像是神仙人物。
  庄人仪对其心道:“董其心,这是本庄主所学功夫的祖师,你快快跪下磕头。”
  其心几乎要冷哼一声,他暗道:“这老儿算得了什么,我干什么要拜他?”
  但是他一翻眼,发觉庄人仪正目不转睛地瞪着他,他心中一转,忍不住又望了墙上那图画一眼,他心中改想道:“唉,形势所迫,只好拜他一拜了,看你这白发老儿年纪大,相貌也还长得好看,我便拜你一拜罢了。”
  他跪在地上拜了几拜,庄人仪面上露出得色,从怀中掏出一本书来,对其心道:“你坐下,先听我讲解——”
  于是其心坐下,庄人仪开始向他讲述上乘内功的基本原理,其心坐在那里,心中疑云重重,那里听进了一个字,只是他装得规规矩矩专心的模样。
  庄人仪愈讲愈觉得意,只见其心一句点一次头,像是全然领悟的样子。
  匆匆两个时辰过去了,庄人仪一口气讲了两个时辰,也觉有些倦了,他说到一个段落,把书本合了起来。
  他一看其心,仍然呆坐在那里,他还以为其心是沉醉在方才他所说的之中了,他不由微微一笑,不去打扰其心。
  其心忽然觉得耳边没有声音了,他不禁惊觉地站起身,庄人仪哈哈笑道:“你觉得如何?”
  其心道:“我……我觉得很是有趣……”
  庄人仪道:“明日此时你再到这里来。”
  其心唯唯诺诺,跟着庄人仪走出屋来,庄人仪向左一转,走上楼阁,其心缓缓走回睡房去。
  其心暗暗冷笑道:“谁高兴听你胡说八道。”
  他静静躺在床上,在如潮的思虑中,渐渐步入梦乡。
  “天剑令”已经发现了三柄,但是却突然沉寂了下去,庄院中平静地过了三天,一点动静也没有。
  这时,庄人仪露出了狰狞的面目,他在庄院中日夜赶工地建造机关陷阱,布置堡垒,大动工程,似乎是在努力防敌,而赶工的工人就是全部的庄丁与新加入的武林豪客。
  那一批武林豪客全是威霸一方的好汉,一向只是叱喝指使别人,哪曾被人指使过,这时被几个庄里的老人厉声吆喝着命令做苦工,个个都是怒火膺胸,但是却是不敢反抗,只因每人都中了庄中的独门毒药。
  东角上,一个大力鹰爪功的名手“金爪王”胡景被逼着在五个时辰之内,要把一棵深埋在地下的千年古树的树根挖将出来,胡景挥着大铁铲当真是如织布穿梭一般,一大铲一大铲的泥石被他挥得满天飞舞,但是那棵树根委实太大,他一连铲了三个时辰,铁铲弄折了五柄,只不过挖了三分之一。
  只见他汗如雨下,索性把手中剩下的半截铁铲往地上一丢,蹲下身去,双掌十指一伸,便如两把钢爪一般挖入土中。
  他以掌连抓,立刻刨出一个大坑来,只见他汗从额上直滴下来,纵然他有一身武功,却也到底不是铁打的,十指的指甲缝中都流出血来。
  别的武林豪客虽然怒火膺胸,可是为了苟全性命,没有一人敢说一句话,那胡景眼见还有一半没有完成,不禁长叹一声,坐在地上休息。
  他方才坐下,呼的一声,立刻便是一鞭抽了过来,啪的一声抽在他的背上,他一翻身,只见一个庄中的老庄丁手执着一根长鞭怒目瞪着他。
  胡景缓缓抬起头来,狠狠瞪着那执鞭的人道:“张麻子,兔死狐悲,你何必替庄人仪欺侮我胡景?”
  那张麻子一抖鞭又要抽将下来,只听得“啪”的一声,那根皮鞭忽然被人凌空扯成两段,张麻子如断线风筝一般直跌出六七步——
  只见一个铁塔般的大汉站在胡景面前,指着张麻子骂道:“他妈的张麻子你是什么东西?想当年你饿倒在沙漠里险些喂了野狼的时候,我马回回救了你的狗命,你他妈的踏到庄人仪这里来混了一混,便这么威风了么?”
  张麻子不敢作声,这时一个冷冰冰的声音来自马回回的身后:“马回回,你不要命了么?”
  马回回扭转头来,只见身后站着那天山铁氏的弟子,他冷笑一声,嗤鼻道:“铁凌官,你待要怎地?”
  铁凌官笑道:“我倒不要怎地,只怕你马回回就要求生不得求死不成了!”
  那“金爪王”胡景目中如同喷出火焰来,他一字一字地道:“反正咱们活不成了,姓铁的,你不要在这里狂,老子成名露脸的时候,你还在吃奶呢——”
  这“反正咱们活不成了”八个字如同一声巨雷震起,原来为性命不敢反抗的武林豪侠齐声怒吼起来:“打——他妈的,打——”
  这时,庄人仪出现在众人之前,他冷冷地道:“打?你们要打谁?哪一个不要命的就站出来!”
  他这一声大喝,众人立刻冷静下来,各自想到自己所中的毒药的残酷厉害,都不禁冷颤颤地打了个寒噤,没有人说一句话。
  庄人仪是个大枭雄,他一句话震住了众人,但他知道再逼下去必然出事,是以他只冷冷地道:“你们今日休息去吧。”
  说罢便走开了。
  众人全是武林中独霸一方的人物,作梦也不曾想到会到这里变成了死囚般的苦力,庄人仪走了不到半个时辰,两个人来把马回回请到后院的大厅去了。
  后院的大厅中,马回回跟着那两个庄汉满不在乎地走将进去,他才一进门,忽然肋下一麻,全身便不能动弹。
  原来那门后躲着一个人,出手暗算了马回回,几个大汉立刻把马回回手脚缚紧,吊了起来。
  马回回心中明白,但是四肢被捆,他知道即将受到毕生最大的侮辱了,他是个铁铮铮的汉子,此时只有认命了,他只在暗中咬牙切齿地道:“马回回三寸气在,定叫你庄人仪尸骨不留!”

相关热词搜索:七步干戈

下一篇:第七章 秘上加秘
上一篇:
第五章 良夜惊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