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地狱门 正文

第六回 得相助太湖除恶
2021-03-11 15:36:20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云在飘,树在飘,衣在飘、雪也在飘。
  不过,雪不是天空中飘下来的,它乃是由人们打斗的劲风将地上积雪溅扫起来的。
  势均力敌,旗鼓相当,双方打得有板有眼,有声有色,谁也讨不了便宜,谁也得不到先机。
  “青竹丝”马碧一看情形下对,长此下去,要打到什么时候?
  他一无犹豫地跨入了场子,乘虚蹈隙,觅位觑机地也加入了战围之中!
  寡众悬殊了,强弱立判了,江胜海虽然猛提潜能,力图振作,但是,人的功力是固定的,人的体能也是有限的。
  就这会儿,马碧一招“信舌卷吐”,他就闪避不及地被对方印在“重楼降宫”之处!
  一阵踉跄,一阵咳嗽,又加上一阵气喘,江胜海脸色铁青,他再也支持不住,一跤跌坐在雪地之上!
  “纳个吧!”
  “黑发烧”雷诺力行不懈,一鼓作气地纵身倒扑,“蛇吞危卵”指向江胜海的泥丸天灵!
  死神光顾,江胜海闭目了,江胜海含悲了,他大有“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之感。
  “天道宁论,苍穹不吊!”江胜海喊在心里,喊在咽喉,实在是死不甘心!
  就在这间不容发之际!
  忽然间,也不知从什么地方坠下了一朵祥云,这朵祥云和团黑云撞在一起。然后据而分散了。
  祥云乃是一个身穿土褐色长衫,面覆黄巾之人,黑影当然是那个“黑炭烧”雷诺了。
  时光倒转,历史前演,不过,如今跌坐在地的乃是三蛇之的雷诺。
  这下子震住了当场所有的人,段洪立即飞步而出,他挽扶着雷诺。
  世是雷诺龇牙裂嘴,一时却爬不起来!
  马碧心惊了,不由寒着脸庞,沉着声音说:“阁下是何方神圣?
  为什么……”
  褐衣蒙面人不待对方话落,威严十分地说:“马碧,事情到此为止,火速带向你的伙伴离开此地,不然的话,可别怪老……僧把你们三人全都搁在这儿!”
  “僧”是梵语,僧伽的略称,一同比丘式和尚,有尊称意味在内。
  “衲”乃僧衣的意思,一般年老僧人自称为“老衲”则意含谦逊。
  马碧观颜察色,他看看这个人的气势,义看着雷诺痛苦的模样,可是,他还不死心,轻步地走到雷诺的跟前,低声地问:“老三,你究竟怎么样?”
  雷诺经过了调息,经过了催血,五双手指头总算保全了卜来。
  他仍在不停地按摩,不停地伸缩,也看看那个屹正如山,状如神佛的褐衣人,倒抽着冷气说:“老大,我弹精竭虑,原想把江胜海毙于蛇吻之下,却不料撞上了这个蒙面人的手掌。
  “他的手掌一合一震,我五指顿时一阵剧痛,臂膀也一阵酸麻,中也提起不来了……”
  马碧眼珠一阵转动,立即作成了决定;说:“既然如此,好汉不吃眼前亏,我们还是走吧!”
  褐衣人开始在催了,他说:“马碧,你决定了没有?”
  “决定了。”
  “走也不走?”
  “走,当然要走,错过今朝,还有明天,我们走着瞧!”马等色厉内荏地说:“阁下可否留下名号?”
  老僧名号可是你能闻得?如想报复,找我这身装束就是!”
  “好,我们兄弟记住了。”
  “秦岭三蛇”一走下山岗,褐衣人立即掠到了江胜海的身旁。
  江胜海一脸感激,他气息吁吁地说:“多谢……”
  “且莫说话。”褐衣人一把揽起江胜海说:“先将内伤给稳住了再说也下迟。”
  他几个起落,停留在一个高亢之处,一棵老树之下,才将对方给放了下去,那里没有污泥,也没有积雪。
  “盘膝舒臂,闭目冥心。”
  江胜海是行家,一个十分内行的行家,他知道对方将要干什么,因此就一言不发地做起了应做的动作和姿势。
  褐衣人略经运气,然后也缓缓地在江胜海的身后坐了下来。
  二个人神情相同,姿态一般,只是后面的人左臂平伸,掌心扩张,紧按在前面的人遭人重击处透对的部位。
  渐渐地,后面的人顶门氲氤了,混沌了,渐渐地,前面的人面孔深红了,吐血了。
  火在二个人的胸中烧,热在两个人的身内转,汗在二个人的体外流,气在二个人的头卜冒……
  没有声音,没有动静,一如二具翁仲,一如一对罗汉。
  就这样足足地经过了一炷香的辰光,云收了,雨散了,后面的那个人平伸按贴前面那个人的臂膀垂下了,而前面的那人适时地咳了两声,立即张口咯出了一口淤血。
  他们是在运功,他们是在疗伤,虽然在冰天雪地之中,虽然在荒野僻地之间,但是,没有人守卫,没有人护法,实在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举动。
  前面的人淤血一清,他精神奕奕,他体能倍增,首先由地上站了起来。
  随后,转过了身子,见后面的人也站起来了,他说:“救命大恩,在下未敢在口齿上言谢。”
  后面的人吐了一口气说:“武林一脉,见义而为,果真是不必挂齿。”
  “但请大师留下名胜法号,俾以永识心底。”
  “名号只不过是一个人的代表,老衲以前有一个,如今又有一个,不说也罢!”
  “那……”
  褐衣人有意错开话题说:“施主是在觅仇?”
  “是的。”
  “是公仇还是私仇?”
  江胜海听了心中一动,他虽然看不清对方的面貌,但还是刻意地望了一眼说:“有私仇,也有公仇。”
  “先了私仇呢?还是公仇为要?”
  江胜海心中又动了一下他说:“恕在下私心作祟,私仇为先。”
  “这原是无可厚非的一事,只要是人,谁都在有私心,施主不必耿耿于怀。”
  “倒教大师见笑了。”
  “施主形单影孤。欲报公仇私怨,恐怕是艰苦万分。”
  “舍却己身,拼他一个两败俱伤!”
  “前途崎岖,但有福星,望施主能比险为夷。”
  江胜海听了不由疑云层起,眼前之人语语点心,莫非对方是自已旧识?莫非对方已经得道通玄?
  他故作澈露地说:“大师所指福星,可是麦小云麦少侠?”
  褐衣人似乎有些警惕了,但他还是肯定地说:“是的。”
  “大师认识麦少侠?”
  “麦少侠武林俊颜,江湖救星,或不识也该知晓。”
  江胜海知道问不出一个所以然来,他只有戚戚地说:“那大师宝刹何处?在下有机会也可前往造访、领教。”
  “老衲漂泊无定,假如有缘,自会相见。且留待日后。”褐衣人说:“别了,施主珍重,我们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长途跋涉,渡海过河,麦小云将孤云大帅送到了松云寺,他马个停蹄,随即又离开了普陀山。
  心有所牵,情有所系,是以,首先就弯入了沈家庄。
  但是,沈家庄镇上的城隍张保元在翌口中下也接到了青阳的飞鸽专书,惊悉地狱门出了变故,立即上告沈茂四雄。
  于是,沈家庄中除老庄主沈逸尘,二庄主沈逸峰,二人坐镇以外,沈逸川、沈逸裕结伴去了,沈如娴、沈如婉也结伴走了。
  他们去驱魔卫道,她们去行仪仗义,连带地寻人、追人。
  麦小云并不感到意外,只是有些惆怅,有些失意罢了。
  他也辞出了沈家庄,去哪里?就近地到宁波人,宁波有万里船帮的一个总舵。
  主意既定,顿时迈开大步朝甬江奔去。
  宁波繁华一如往昔,街路边人潮滚滚,大道中车马辚辚。
  码头旁千桅耸天,好不忙碌,好不热闹,好不壮观。
  麦小云踱进了半边街,离万里船帮、宁杭总舵尚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就被对方作业的帮众给发现了。
  层次地报了上去,接连地报了进去,是以,待他一到该总舵的大门口,白立帆已经率同手下所有大将,倾巢地拦截在广场之上!
  人是够多,势是够众。但怎抵得过月亮?一群羊又岂会放在猛虎的眼中,是以他们的心情有些怔忡,他们的形态也有些畏缩。
  说是拦截,未免太过武断,也许是列队相迎呢!因为他们都空着汉手,并没有携带兵器什么的。
  果然,白立帆抱拳当胸,神情踌躇地说;“不知麦少侠光临总舵。有失远迎,千祈恕过。”
  这一着竟然收到了预期的效果,有道是“伸于不打笑脸人。”
  虽然麦小云心中何气,他恨透了那些心狠手辣的鬼犯及同路人。
  但是,人家以礼相待。他又能怎么样呢?
  “幄!白总舵主客气了!”
  白立帆还是结结巴巴地自陈绩效说:“敝总舵如今是安分守己。弟兄们兢兢业业,完全以劳力换口饭吃……”
  “在下听说了,刚才也看到了。”
  “那麦少侠这次大有光临,不知……”
  “在下来拜会贵帮‘万坛之主’!”
  “‘万坛之主’?”白立帆愕然地说:“敝帮的‘万坛之主’和二人护法,自当年在杭州飞来峰及岳王墓和麦少侠你们约斗之后,即失去了行踪……”
  果然,当年除“迦蓝神”孙立加幡然悔悟,退出了万里船帮以外,“七海飞鹰”洪振杰和“金丝猴”侯四津二人皆俱败在麦小云兄弟的手中,并被送进了他地狱门。
  但是,孙立加没有说,麦小云兄弟个会说,是以无人了解,无人知晓他们的结局及去了哪里。
  “这我知道,但最近他们回来了。”
  “在下等也听说了,听说侯护法驻在永关总舵,‘万坛之主’已返回了‘万坛’。”
  麦小云一丝不苟地说:“是么?”
  白立帆立即惶恐不安地说:“真人面前焉敢说假话?事情确实如此!”
  麦小云观颜察色,见对方说得认真,说得严肃,应该不会有错,不致有假,只有转口地说;“好吧!既然如此,那在下走了。”
  白立帆真假参半地说:“麦少侠个喝杯茶再走?”
  “不了。”
  一块大石落厂地,这个心理上的压力实在很人,自立帆他们吐吐气,抹抹汗,事情终于过去了,就依次地回进厂“忠义厅”。
  麦小云离开了万里船帮的宁杭总舵,也步出了熙熙攘攘的半边街。
  他边走边想:“南方地区有麦无铭在追缉,在侦办,对付一个侯四津必然是轻而易举,犹如刀切豆腐,绰绰有余,那自己何个往北发展,两个人分工合作,把洪振杰也去给解决了。”
  他一路行来,江湖上果真是海不扬波,十分宁静。
  这天,麦小云来到了南浔,他对南浔的印象很深。
  因为,就是南浔城隍范力仁的错认,才摸进了地狱门,才找到了他的母亲,才揭开了他的身世。
  是以,顺理成章地,他又踱到了城隍庙。
  城隍庙里的善男信女总是不断,香火永远缭绕,为善的人要修来世,作恶的人也要修修来世。
  他们骗了别人,骗了自己,还要骗骗菩萨,也许是拢络,也许是贿赂,俗语说:“礼多人个怪。”
  菩萨大概也不嫌弃,不然的话,为什么要人上香?为什么要人烧金?还有三牲水果什么的?
  今日里,大殿上没有二样,但范力仁却异于往日,他无精打采,失魂落魄地坐在厢房一动也不动,任由庙祝来回的忙碌着,任由信士冗久的等候着,忽然间,本能使然,潜意以发,他感觉到有一个熟悉的影子在眼前晃动,在脑中飘摇,这必定就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定理。
  因为,这几天他总是想着这个影子。
  略一振作,微一定神、待他发现眼前的人果然是麦小云的时候,不禁惊喜地跳了起来,叫了起来。
  “啊!特使……”范力仁顿觉失言,他急忙以手掩口,以目朝左右一阵巡视,见无人理会他的行动,注意他的话语,立时尴尬地笑了一下,横开手臂再次地说:“麦少使里面请里面请。”
  麦小云也笑笑说:“范老请。”
  他口中说请,也摆手相让,但由于对方的坚持,麦小云只有领先走了进去。

相关热词搜索:地狱门

下一篇:第七回 夫子避债寻短见
上一篇:
第五回 父丧子寻敌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