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地狱门 正文

第十二回 江胜海力战鬼魅
2021-03-11 17:35:05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走还不到一天,第二天巳牌时分,在嵊县南边的大道上,又是巧事,两面相对地他遇上了麦无铭。
  其实,这井不能算是巧事,只要不是年差,不是月差,只要一个北上,一个南下,二人若是相对而行,那他们迟早会在途中碰头的,所不同的乃是时日和地点而已。
  麦无铭欲去的地方正是石家庄,欲找的人也正是他和石镜涛父子。
  如今,不期而然地记上了,而且,对方又只是一个人,这就省去了不少的时间和麻烦。
  麦无铭发现较对方为早,但他并不声张或立即采取行动,仍旧一如平常地走着走着,待到了适当距离的时候,才纵身而起,一式“玉龙飞天”,然后冉冉地降落在龚天佑身前七尺之处!
  “龚天佑,我们终于又遇上了。”
  “啊!‘飞天玉龙’是你!”
  龚天佑毕竟也是武林中数一数二的大魔头,他只不过一时大意,才失去注意,对方这陡然一动,也就立即警觉了过来。
  在石家庄的时候,龚灭佑诸多的左推右拖,迟迟不肯南下,中心所忧虑的幽冥教主尚在其次,最大的原因,就是怕遇见麦小云兄弟。
  因为,这是虎山之行,他们破了地狱门,而麦氏兄弟既是地狱门的成员,闻讯之下,事况紧急,哪有不赶去九华的道理?
  如今,果然。
  “不错,是我。”麦无铭淡淡地说:“我要找的正是你们,现在既然是狭路相逢,你也就不必多说,出手吧!”
  言简意赅,干脆利落,这就封住了“冰山蛤蟆”龚天佑之口。
  龚天佑当然是无话可说了,除非他拖延时间,无话找话说。
  “好!那你小心了。”
  目瞑气敛,神摄功凝,水泡眼微微地歙动,喉结骨隐隐地跳跃,龚天饰非但运上了一般的功力,暗地里达“蛤蟆功”也预先酝酿布署了。
  这能怪他?他当然要尽其所能,竭其所学,彼此曾经交锋数次,拼斗数次,而自已皆落下风,那是性命交关,生死之敌啊!
  麦无铭焉有看不出来的道理,因此,他也运起了周身功力,佛门禅学。
  起先,他们随意的转动,随意的比划,如孩童在嬉戏,如彼此在喂招,不着边际,没有火气。
  继之,威发了,力显了,双方拳来脚往,兔起鹘落,打得激烈异常。
  仅如草偃尘扬,譬如沙飞石走,又譬如阳光黯然失色!
  最后,两个人又静下来了,又面对面地兀立着了,这表示釜将破,舟将沉,彼此要孤注一掷,接下去必然会风云变色,石破天惊!
  果真,龚天佑的喉头开始‘咯咯”出声了。
  果真,麦无铭的星眸也开始神光闪烁了。
  静、静、静、静得令人窒息,静得令人心悸。
  吹拂着的和风停了,摇曳中的树枝停了,小草折腰,野花低头,连早生的夏虫也噤声不响了,万籁俱寂!
  倏然间,龚天佑的身形陡地飞了起来,“蛤蟆功”出现了!
  麦无铭双足倒踩,膝肘剧张,他也是腾身而起,接着两臂一圈一扬,“菩提”掌顿时施展出来了。
  但是——
  龚天佑不朝前扑,不向下压,却是手划腿弹,觑后面倒窜而回,从来路飞奔而去。
  麦无铭功散气吐,他不禁咄地一声轻笑了起来,受骗了,被戏了,就摇摇头跟了上去。
  他心中并不焦急,因为,常言说得好:“走得了和尚,却走不了庙。”是以不快不慢,不即不离,石家庄距此并不太远!
  可是,意外的事情再次出现在麦无铭的眼前,那就是去石家庄的岔路已到,但龚天佑竟舍却不进,直由大路朝北而去。
  龚天佑为什么不回石家庄呢?
  原因有二,一:石家庄如今已经是一座空城,“四大金刚”和“石家五蟹”求才外出尚未返回,而石家庄父子在日前伴同石素心去了金陵,纵然回去也找不到得力帮手。
  二:自己甫才出庄,既没有欲到的地头,又没有拟见的人物,若是这般灰头土脸地逃了回去,那个台怎么坍得起,那个人怎么丢得起?是以他不在外面兜兜圈子又待如何?
  这些只是龚天佑葫芦中所藏的玄机,麦无铭则并不知情,并不了然。
  他以为对方的行为有悖常规,不合逻辑,因此,唯恐对方逸去,就不得不加快脚步,往前紧追了。
  奈何此地乃是石家庄的周遭,龚天佑对地形了若指掌,他东转西转,七弯八拐,麦无铭依旧追赶不上!
  一个奋力亡命,一个锲而不舍,如火之恋油,如影之随形,连接着,相对着。
  直待进入了江苏地面,龚天佑才算摆脱了麦无铭的追踪。
  可是,好不容易地躲过了“玉龙”的触须,“青龙”的趾爪又在一旁伸展着了,那是麦小云。
  麦小云在吴兴客串了“大夫”,医好了林大娘的病,也做了现成的“冰人”,促成了林崇文和尹冰洁的好事,就继续的往北赶着路。
  他可没有发现匆匆而来的龚天佑,但龚天佑却是惊弓之鸟,以为两条龙一前一后,兜捕于他,围剿着他;这曾经有过先例,那是在诸暨的时候,自己就因此也进了地狱门。
  于是,管不了幽冥教,管不了石家庄,毕竟人的性命只有一条,不逃更待何时?
  他就凝气屏息,马不停蹄地一味朝北边窜去。
  大凡天下邦国,皆以武备建国,农耕立国,或也有畜牧者,但却不多。
  而炎黄华夏,泱泱大风,更以诗画丰国,礼教传国,是以外族向心,邻邦崇敬致年年来朝。
  三月天,人们过完了年,结束了那悠闲享乐的日子,男人开始去田中翻耙布秧,女人也在家中撷桑养蚕,孩子们一样的没有空,他们必须水田家中两头跑,来回地送茶担饭,还得做些杂碎琐事。
  “正月嗑瓜子、二月放鸽子,三月上坟坐轿子,四月摘梅子,五月吃粽子、六月扇扇子……”
  辰牌时分,大路上往来的行人当中,有一个十三四岁大的孩子,他臂弯里挽着一只吊篮,看样子正是送点心去农出给工作中的父兄充饥解渴,口中朗朗地高念着时行的小调。
  “七月老三拿银子,八月月饼嵌稻子,九月……啊!”
  另一个提着水壶,跟在后面十来岁的孩子接上了口。忽然,他脑袋一恻,两眼前路边的水田中一阵凝视,稚气的睑上顿时现出了惊奇的神色,口里的小调打住了。
  像发现了宝贝似地喊了一声说:“哥,你看,你看,水田中有一尾鳗在游行呢!”
  稻田中经常有青蛙、田螺、泥鳅、还有蟹什么的,有时也有蛇和黄鳝出现,鳗却是绝无仅有!
  “在哪里?”
  那个被称呼“哥哥”的孩子立即止住了步子,环首也向水田中搜寻起来了。
  儿童的天性都是好动的,好奇的,好胜的,尤其是乡下孩子。
  在平时,他们什么都捉,池沼里的小鱼小虾,河塘边的蟛蜞青蛙,还有蟋蟀、蝉,连屋角上的麻雀也捉!
  “在那里,在那里……”
  较小的孩子用手指指着在水田秧苗缝中浮动、游移的一条黑漆漆的东西,认真而郑重地说着。
  “嗯,不错,果然是一条蟹鳗!”较大的孩子兴奋地说:“我下去把它捉上来,中午叫阿母烧汤吃。”
  他放下臂弯中的吊篮,卷起了裤脚,随手掀开吊篮的盖子当作工具,遂缓缓地跨入水田之中。
  “蟹鳗”,乃是河鳗中的一种,淡水河鳗通常都是土褐色,体型较小,蟹鳗则全身长满黑点,而且较大。
  可是水田中游行的那条蟹鳗又异于其他的蟹鳗,它浑身发黑,行动的姿态更是不同。
  鱼类游行皆是头尾左右摇晃,这条蟹鳗却上下鼓动前进,一如尺蛤,一如蚊螭。
  蚊螭乃龙子,通定训声中云:“龙,雄者有角,雌者无角,龙子一角者蛟,二角者虬,无角者螭也。”
  还有,鳗鱼向不离水,而它则不时将头伸出水外。
  还有,鳗鱼光滑无比,而它身上所谓黑点,虽不是鳞,却贲如栗,奈何孩子不察,原因孩子无知而错觉了。
  “哥,我下去帮你忙。”
  “也好。”做哥哥的略一迟疑,然后说:“那你就兜在后面好了。”
  “是。”
  较小的孩子希冀的脸上展颜一笑,他毫无犹豫,拔脚也跟进了水田之中。
  乡野的孩子平时都光着脚板,鞋袜只是在喜庆或作客时才穿,还有冬天。至于早晚,他们都穿拖鞋,大人也是。
  大孩子十分利落地走在蟹鳗的前头,他一手将吊篮盖插向水中,插人泥土,先阻住鳗鱼的去路,腾出的另一只手则曲起中指,奋力朝对方脑后七寸之处甩去!
  七寸乃是鳗、鳝的要害,蛇也是。
  鳗鱼早就有了警觉,只见它鳗头一摇,立即打横走了。
  大孩子篮盖一移,也快捷异常地又挡住了鳗鱼的进路,另手方式不变,处所不换,还是朝向时方七寸之处!
  鳗鱼灵巧得很,它也改变了路数,不再摇头,尾巴一抖,肚子一缩,竟然倒退而回。
  “弟,赶它上来。”
  “好。”
  折腰弓背,正在严阵以待的弟弟应了一声,双手立即在水中划动着,口中还不停地发出“吁吁、去去”之声。
  求生乃万物的木能,动物如此,植物也是如此,你若是把花树的枝条加以折断,未几,它就会在折断之处茁发出二枝或三枝来,更威猛,更壮大。
  蟹鳗被这对兄弟包抄围剿,在前无去路,后有追兵的情况下,唯有将身子再度打横,朝空隙之间突围脱困。
  大孩子捉鱼虾是能手,而这条蟹鳗又岂是弱者?
  就这样,“战”事持续下来了,一个为保性命东窜西溜,一个欲想口腹左封右拿,二人一鳗,遂在稻田之中追逐不已。
  水花四溅了,它溅湿了孩子们的衣裤,泥浆浑浊了,它也沾上了孩子们的头脸,果真是为了收获?应该不是,他们大部分的原因乃在嬉戏。
  “哥,看这条鳗鱼那么滑溜,何不把它赶到路边去?”
  “对!赶到路边,再把它戽上大路,看它还有什么花样好变?”
  做哥哥的一擦脸上的水珠,同意着弟弟的说法。
  鳗或鳝以及泥鳅,周身布满涎汁粘液,捕捉颇为不易,但一经沾上干燥的沙土,那就是死路一条,从此完蛋。
  所以有人宰杀它们,烹食它们,多半先用草灰涂之抹上,然后再作处理。
  转换了方向,改变了阵式,兄弟二人将身子打横,成了一排,四只脚,四只手,再加上一个吊篮盖,面积是既宽又广,果然,那条鳗鱼游向路边而去了。
  可是,出奇的,意外的,不用戽,它竟然自动的跃上了大路,并且在大路上行动得也十分利落快捷。
  “哥,这恐怕是蛇吧?”
  “唔——”大孩子略一犹豫,说;“大概是的,不过,栖息在水中的蛇都无毒,我们追上它,若是水蛇,就打死它!”
  “好。”
  大小孩子也双双的跨上了大路。
  “三月农村闲人少,布完秧苗又种麻。”
  是以,大路上行人了了,只有两个,只看见两个人在孩子们的身后走动着。
  这两个人看起来不像是踏青溜达,那么必定有事在身了。
  前面的一个大概五十多岁的年纪,他又矮又瘦。
  种田的人已经够黑的了,但这个人生得更黑,黑得又光又亮;种田的人已经够邋遢的了,但这个人身上更邋遢,邋遢的百味俱全!
  后面的一个却截然不同,他的年纪只在二十出头,剑眉星目,玉面朱唇。一袭白衫既白又洁,颀长身形潇洒倜傥,说公子哥儿,却没有纨绔之气,说书生相公,又散发英挺之风!
  他们都看见了嬉戏中的孩子,只是年纪大的那一个走在前面,距离较近,因此孩子们的一举一动,俱皆历历在目。
  对方在水田中捕捉鳗鱼——尚未证实该条东西的真正身份之前,故且仍然称它为鳗——
  他的脸色彻乎感到不悦,如今见孩子们变本加厉,将鳗鱼赶上路面还是紧追不舍,他不愠怒了起来,面容一狞,牙齿一咬,抬起右手,曲起中指,插入口急剧的吹了两声。
  “哗哗——”
  音量尖锐,如针似锤,它刺人耳,它悸人心,它寒人胆,最多入费解的,它竟能支使鳞介,在前面游行的那尾蟹鳗,闻声突然倒返而回。陡地窜起,射向跟在后面的大孩子而去!
  大孩子骤不及防;幸而他手中握有箪篮盖,见状就本能的举篮盖朝前一挡,“蓬”的一声,蟹鳗无功而落地了。
  但是,它一著不着,又来一著,这次改变目际,转向较小的孩子面门上射去!
  走在最后面的年轻人,在鳗鱼爬上路面行进的时候就已经注意着了,继之又听到前面那个老年人口吹哨音,他更动之于心。
  于是几个箭步,虽然赶到了对方的身后,但却援救不了大孩子的危难,也是孩命不该绝,及时地以箪篮盖挡住了凶物的攻击,侥幸脱过一次死劫!
  在那条凶物第二次转袭较小孩子的时候,年轻人就不容它得逞了,他立即纵身而起,一个“天马行空”,一个“玉龙飞龙”,越过了老年人的头顶,超越在孩子们的身前。
  然后,曲指弹出,那条吃人的凶物顿时应指飞出丈外,不住地在地蜷曲翻滚!
  老年人一见不禁大惊失色,他狂奔而前,霍然抓起地上那条东西,凝视之下,那条东西已经是头碎骨断,回天乏力了。
  “啊!小虺……可怜的小虺……是我不好,是我害了你呀……
  我不该任你游荡,但我也料不到竟会有人能制你于死命……呜……
  ……呜呜……”
  他开始时只是断断续续的啜泣,到后来,却嚎陶起来了,悲伤得如丧了考批;幄!不,像折了儿孙!
  孩子们惊魂甫定,两个人怔怔的觑望着这个老年人怪异的行动,小心灵中感到非常迷惘,不知所以。
  “你既然死在此地,我就将你葬在此地,然后……”
  老年人缓缓的蹲下身子,继之伸出五指,就地在路旁挖了一个坑洞,将那条东西的尸体放了下去,再耙上泥土。

相关热词搜索:地狱门

下一篇:第十三回 秦岭三蛇难逞强
上一篇:
第十一回 石家庄广罗群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