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地狱门 正文

第十七回 三喜客栈祛尸毒
2021-03-11 17:43:13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毛延龄脚步一动,甄玉珍的脸上不喜反忧,她嗫嚅了一会,最后还是开口说话了。
  “毛延龄,你把药留下来。”
  毛延龄略一回顾,嘴角微擞地说:“甄老头自欲找死,还要药干什么?”
  姚凤婷身形一动,立即拦住了毛延龄的去路,说:“把药留下来!”
  毛延龄凝目姚凤婷一阵打量,然后说:“姑娘又是何许之人?”
  “本姑娘姚凤婷。”
  “姚凤婷?”毛延龄摇了摇猴头,轻蔑地说:“没听说过。”
  “以后你就会听到了。”
  “哼!”
  毛延龄不屑一顾,他又启步走了。
  “站住!”姚凤婷凝声地说:“我说过把药留下来!”
  毛延龄站是站住厂,但却冷冷地一笑,说:“除了麦小云,凭你这名不见经传的人物恐怕还拦不下本公子的去路!”
  “那你就试试看!”
  姚凤婷似乎被对方轻蔑的语言,狂妄的举动给激怒了。
  她纤手一划,一式“分花指柳”就举掌拍了过去!
  果然,盛名之下,少有虚士,只见毛延龄脚步一错,抬臂立刻即回上了一掌。
  麦无铭提警告了,他说:“姐,你可要注意,对方的指掌含有毒素。”
  有道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姚凤婷一听惊心了。
  她顿时改招换式,一个”燕回莺转”,巧妙地又递出了一掌,“铭弟,他莫非就是那……”
  “应该不是。”麦正铭审慎地说:“不过,他们二人必还有所关连,有所牵缠。”
  姚凤婷了然了。
  她说:“好,既然找不到大的,先拿小的出出气也无不可。”
  两个人一问一答,打起了哑谜,旁人任谁也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指的又是什么?
  若硬说尚有第三者或者第四者知道,那该是一个叫“大牛”的人,以及姚凤婷口中所说的那个“大的”的人了。
  毛延龄一动手,两个黑衣大汉焉敢闲着,也双双地动手了!
  两个黑衣大汉一动手,纪国勋不冉犹豫了。
  架式一拉,顿时把那两个人给圈了过来。
  一经交接,毛延龄立即惊觉了。
  想不到这个女子虽然未曾闻名,但身手却是不弱。
  他的右手受伤,而对方又有了防犯,处处回避着自己之掌。
  因此,也以有退求其次,抽出了宝剑,以兵刃利器相向了。
  姚凤婷经过了几次打斗砥砺,经验增加了,招式纯熟了。
  在体力方面也陡长了不少,能够前后贯连,随机应变,也能持久敌众,是以对方虽系魔中人物,但战来却也得心应手。
  长刀能助本身成势,也可能要对方性命,但是,它在黑衣大汉的手中似乎起了了多大的作用,真是糟蹋了。
  反观纪国勋,他灵若狐,滑如鱼,在长刀中闪来闪去,穿进穿出,觑机地拳敲掌劈,奈何黑衣人皮粗肉厚,一时之间也收不了功。
  另一头的情形也如同一辙,毛延龄练的是掌是指,由于他的右手受了伤,就不得不舍长而避短。
  这样一来,显得拘束局促,显得手迟脚钝,因此,十几招过,就被对方一掌拍上了肩头。
  连带的人,人跟跄了,剑掉落了。
  这里结束了,那边也歇手了。
  两个黑衣大汉见状立即退到毛延龄的身旁,说里护卫,无宁说是借机脱去桎梏,可以少挨人家几掌啊!
  “把药留下来!”
  这仍旧是姚凤婷樱口中吐出来的声音,它虽然严厉,但听起来还是悦耳动听。
  毛延龄不以为自己敌不过姚凤婷,可是,对方毕竟尚有一个强劲的生力军按兵未动,有道是“好汉不吃眼前亏。”
  他顿时摸出了一个小瓷瓶,随意丢在临近的一张桌子上,但到底心有未甘,是以也顺便地留下了话语。
  “药在这里,不过,希望你也能去天都峰走走。”
  “不管天都峰是刀山剑岭,也无论天都峰是龙潭虎穴,姑娘照样地都要闯它的关。”
  “好,有你这句话就已经足够了,那冉见了。”
  毛延龄弯身捡起了宝剑,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甄姓老者立即双拳抱胸,铭感地说:“多谢麦少侠,多谢姚姑娘和这位壮士。”
  “甄老英雄客气了。”麦无铭逊挹地说:“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原是我武林中人信守的法则。”
  “麦少侠认识老朽?”
  “晚攀缘浅,那只是昔才听到两造的作谓。”
  “老朽甄宗威。”甄宗威却豪放地说:“却有幸在这偏僻的小村中荆识了麦少侠。”
  纪国勋就近拿起药瓶送交给甄宗威。
  甄宗威又继续地说:“喔!谢谢,请教壮土贵姓?”
  “晚辈纪国勋,乃是麦少侠的……的……”
  纪国勋实在找不到适当的下文,他只有双眼望着麦无铭求助了。
  麦无铭又何尝不一样?
  因此,他顾而言他地说:“甄老英雄的身上,莫非是中了‘长毛公子’的毒掌?”
  “老朽惭愧。”
  甄宗威略略扳开衣领,只见他锁骨下方,天突穴旁,有三颗黄豆般大的血口。
  血不外流,也不结痂,其四周各浮起了圈黑环,显然是遭到指甲所戳。
  他一脸赧然,随后又说:“奈何功浅力短,技拙艺薄,遂为对方所趁……”
  麦无铭接口说:“那甄老英雄中的该是尸毒掌,喔!是尸毒指了?”
  毛延龄的功力,差了乃父好一大截,“湘西僵尸”毛长寿技精艺绝,他只要一掌拍出,不必着肤,隔层衣衫也能将毒气注入对方的体内。
  姚凤婷不就是一例?
  毛延龄则不成,他必须使敌人先负了创,才能将毒素由伤口中导人。
  因此,用的乃是手指,乃是甲爪,他甲瓜都有半寸之长!
  “不错,事情是这样的……”
  姚凤婷吐出了一口气,他说:“我还以为甄老英雄得了什么奇难杂症,非要仙丹灵药来医不可。
  若只是小小毒掌毒指,要这捞什子的药干什么?只要我铭弟一伸手,尸毒立时就能逼出体外……”
  麦无铭听了却讪讪地说:“凤姐,你不要把小弟说得那么神好不好?”
  “我说的是真的嘛!”姚凤婷睁着美目,认真地说;“不然,为姐的现在哪里还有命在?”
  甄玉珍不由兴致来了。
  她横眸瞄了麦无铭一眼,然后挨近了姚凤蟀的身旁说:“姚姐姐,难道你也曾经被毛延龄……”
  “哼!凭毛延龄呀!他还不够格!”
  姚凤婷遂将当时她受伤的经过说了一遍。
  “凤姐,你别再说了。”麦无铭说;“可别耽误甄老英雄医治指伤的时候啊!”
  甄玉珍一脸喜容地说:“那就委屈三位到我们的客房中坐坐吧!”
  “好,走!”
  姚凤婷和甄玉珍一见如故,她们手挽着手,甄玉珍竟然连她的老爸爸也不管了。
  纪国勋识礼,他跨上一步,举手想去搀扶甄宗威。
  甄宗威却朝着对方笑笑,开怀地说:“多谢纪壮士,不过,这几步路老朽还是走得动。”
  麦无铭环首向四周看了一眼,随即摸出一锭二十两重的纹银。
  丢在桌上说:“店家,这锭银子除了我们的饮食费,余下的就算赔偿宝号的损失……”
  “呃!”店小二顿时快步地趋了过来,说:“谢谢公子,但粗桌毛凳却要不了这许多……”
  “那多的就赏给你了。”
  “谢谢,谢谢。”
  店小二捧着银子,欢天喜地的跑向柜台而去了。
  甄宗威的心头感到不安。
  他诚惶诚恐地说:“承蒙麦少侠赐予援手,老朽已经是五内俱铭,怎么还要叫你破费?这实在太……”
  “钱财乃身外之物,甄老英雄又何必为区区小数而挂齿?”
  房间中,甄玉珍忙碌了。
  她准备着热水,准备着毛巾,然后一手端着茶杯,于提着瓷瓶,服侍她父亲将药吞了下去。
  但是,可能是药物运行缓慢,却久久不见动静。
  “爹,你感到怎么样?”
  甄宗威却生硬地笑笑,说:“不怎么样,只是创口上有点麻痒而已。”
  姚凤婷不耐了,她说:“铭弟,还是再劳烦你吧!”
  麦无铭知道对方指的是什么?
  但他却假装胡羊,故意反问地说:“劳烦我什么?”
  “劳烦你帮甄老英雄催一催呀!”
  既然说破了,麦无铭又焉能再装下去?
  他抬起右臂,张开手掌,随意地搭上了甄宗威肩后灵台穴的旁边。
  这一搭,功立显,甄宗威的身体陡然一颤,他感觉到一股炙热,像蛇一般地窜进了体内。接着,血口冒水了,起先是黑的,继之是褐的,再后来是无色,然后,殷殷鲜血晶莹地外溢。
  甄宗威眼波闪烁,容光焕发,他紧紧地凝视麦无路好一会,激动地说:“麦少侠,大恩不言谢了。”
  “这乃是药石之功。”麦无铭谦虚地说:“甄老英雄言重了。”
  “旁人或许不和,但老朽乃系身受,焉会错得?”
  麦无铭微笑不语了。

相关热词搜索:地狱门

下一篇:第十八回 长毛无理硬逼婚
上一篇:
第十六回 女侠挺身救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