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剑仙 正文

第二回 金贵中毒
2021-03-09 12:07:48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李金贵怔了一怔,道:“妖怪,我没有看到妖怪呀!”
  二观主脸色一沉,冷冷说道;“总看到什么东西了吧?”
  “是!我看到了一个人。”
  李金贵很不情愿,但却不敢隐瞒,据实说了出来。
  二观主一皱眉头,道:“说!什么样子一个人?”
  这不像是道士作法,简直有点过堂问案的样子。
  李金贵完全被吓住了,微微一呆,道:“是,是……是一个女人。”
  二观主道:“女妖怪…”
  “她不像妖怪....”
  “为什么?”
  “妖怪很可怕,但她却长的很美丽。”
  “厉害的妖怪,都会变成很美的女人,诱惑男人,你年纪轻,少不更事,已经被妖怪迷住了,还不知道。”
  二观主下了主观的绝对论断。
  李金贵鼓足了最大的勇气,道:“二观主.她真的不像妖怪。”
  这一次,二观主没有理会李金贵,却望着李佃户,说道;“令郎中邪很深,我要带他到后殿祖师坛上作法,先消除他心中邪魔。”
  李佃户脸都吓白了,低声说道;“我能不能跟进去看看?”
  李佃户仍是爱护他儿子,这是希望所寄,要靠他光宗耀祖,改换门第,希望有一天,也在李家的门上挂一块诗书传家的木匾.但二观主却冷冷说道;“不行,你不能去。”
  他严肃的脸色,使得李佃户不敢提出第二次要求。
  李金贵被带入了后殿。
  李佃户等了足足近一个时辰,才看到李金贵被带了出来。
  不过二观主未再出来,把李金贵带出来的是一个很年轻的道童。
  那道童的年纪和李金贵差不多,但神情却很严肃,瞪着李佃户,道:“好啦!把他带回吧!”
  李佃户仔细的看了儿子一眼,感觉他真像中了邪一般,脸色苍白,足履不稳,目光迟滞,心中暗暗叹息,道:“妖孽啊!妖孽,哪里不好去玩,偏偏跑白家大院去玩。”
  来的时候,李金贵像生龙活虎一般,走的比李佃户还快。
  但回去的时候,李佃户不得不把儿子背回去。
  他太虚弱,虚弱得连路也无法走了。
  李佃户看到了儿子脸上的泪痕、眼中的泪光,但他却不敢多问。
  奇怪的是,李金贵也没有开口.出了玄妙观,李佃户再也憋不住了,低声道:“金贵,那位二观主怎么给你避邪的?”
  李金贵没有回答,甚至,望也没有望李佃户一眼。
  李佃户的心中很伤感,但也认为,这是避邪后的现象,休息两三天,就会好了。
  可悲的是,李金贵躺了四五天,仍然没有好转,四五天中,也没有说过一句话。
  唯一使李佃户安慰的是,李金贵还活着,还有一口气在。
  李佃户有些后悔了。
  但最痛悔的还是金贵他娘。
  好好一个孩子,一避邪,避成了这个样子,实在是叫人痛心。
  李夫人心痛,李佃户心烦,这就造成了家庭的风波,每天总要吵个几次架。
  吵的是一个题目,但却吵了十几次,还吵不完,而且越吵越凶。
  李夫人本来很怕李佃户,但这—次,却横了心,怎么吵都不让步,可是一直吵不出个办法来。
  第六天,李夫人一大早就出了门。
  李佃户明明看到了,但却没有多问,他知道,只要多问一句,又会是一场好吵。
  看着病榻上躺着的儿子,几天下来,已瘦的不像人形,脸色也由苍白变成了黑黄色。
  李佃户很心烦,也很气苦,但却不知道该如何处置这件事?
  近午时分,李家门口,停下来一辆牛车,李夫人先下车,后面来的是南阳城中最有名的王大夫。
  王大夫的年纪,已经有六十多啦,但却精神很好。
  像这种车接车送,诊金很高的名大夫,李佃户就算是病的躺下去,也舍不得去请来看病,但这—次,李佃户却没有责怪太太,反而心里很欣慰,李夫人就能想起请王大夫给儿子看病,自己怎么就想不起来。
  李夫人没有理会李佃户,带着王大夫直到儿子住的病房。
  王大夫的确是名医,诊断过脉象之后,只说了两句话。
  第一句是,不用费钱吃药了。
  第二句是,替孩子准备后事。
  说完了两句话,连诊金也不收,茶也不喝一口,王大夫就起身离去。
  最后希望破灭了,南阳城方圆百里之内,王大夫看不好的病,再没有大夫能够看好。
  李夫人忍不住心中的怒火、痛苦,指着李佃户说道:“你听着,金贵死了,我也活不下去,你去准备两口棺材,埋了孩子再埋我。”
  李佃户没有还口,只是在呆呆的想,忽然又想到了玄妙观,孩子在玄妙观避邪得的病,玄妙观的道士应该能医。
  心中念头一转,抱起李金贵,就向外走。
  李夫人声喝道:“你要干什么?”
  李佃户呆了一呆,道:“我,我带金贵去看病。”
  李夫人道:“到哪里看病?”
  听说替孩子看病,李夫人的火气,也小了很多。
  “到玄妙……观去。”李佃户声音低的只有他自己听得到。
  奇怪的是,李夫人却听到了,登时火冒三丈,冷冷说道:“什么?还要到玄妙观去,要去你去,把孩子留下来。”
  李佃户似乎是自知理屈,没有多说,放下孩子,一个人离开了家。
  原本是一个充满幸福、快乐的家庭,却因李金贵这一病,病的一天愁云惨雾。
  李夫人握着金贵的手,不停低泣。
  可怜天下慈母心。
  想到母子们即成永诀,李夫人内心中,实在是万分的悲伤。
  无声低泣最伤神,李夫人不知何时,竟然睡熟了过去。
  醒来时,已是夜幕低垂。
  木桌上,红烛融融。
  “娘,你怎么不去睡觉?’声音,出自李金贵的口中。
  李夫人似是不大相信,揉揉眼睛看去,发觉李金贵睁着眼睛,人完全清醒了过来。
  李夫人突然跳了起来,道:“金贵呀!你……你清醒了?”
  李金贵道:“是啊!我看娘睡的很好,所以,没有叫您。”
  李夫人道:“谢天谢地,谢谢菩萨保佑,孩子,你!你把娘给吓坏了。”
  李金贵道;“娘,我……我……”
  李夫人接道:“孩子,不要说了,好好的闭上眼睛给我休息。”
  李金贵叹口气,闭上了双目。
  李夫人替儿子盖上被子,快步行了出去。
  也想到了丈夫,这两天,对丈夫太凶了,想一想实在不好意思。
  李佃户就倒在门口,靠在门上睡着了。
  他心里有很多不了解的地方,也有很多怀疑,很多愧疚。
  他想不通,为什么玄妙观的老道士,看不好金贵的病,而且,越厉害。
  一向温柔的夫人,忽然间凶的像母老虎。
  这个家,完全变了。
  李佃户也觉得自己有太多的委屈,一个人喝闷酒,喝醉了,就在门口睡了过去。
  李夫人叫醒了李佃户时,已经是二更过后时分。
  李佃户看到夫人,酒已经醒了大半,急急说道:“怎么,金贵了?”
  车夫人道:“没有,没有,他清醒过来了。”
  “什么?清醒过来了?”李佃户一下于跳起来,不小心撞到了门。
  但李佃户顾不得自己头疼,像飞的一样,跑到了李金贵的房里。
  李金贵瞪大着眼睛,望着屋顶出神。
  李佃户急急说道:“孩子,你好了。”
  李金贵点点头,道:“爹,为了我的病,您和娘,都受了不少苦。”
  李佃户道:“不要紧,不要紧,你好了就好,你娘,这几天是很苦。”
  李金责道:“我知道,我刚才醒过来的时候,娘就在我的身边。”
  李夫人追了进来,拉着李佃户,道:“不要打扰孩子,让他好好休息一下。”
  李佃户道;“好!好!对,金责你休息,我跟你娘去厨房,给你煮两个荷包蛋。”
  李金贵道:“爹,我的精神很好,我想和您谈谈。”
  李佃户道:“好!好,爹也想和你谈谈。”
  李夫人道:“唉呀!孩子,你歇着,等你身子复原了,你们父子俩还怕没有时间谈话?”
  李金贵道:“娘!我真的有些饿了,好想吃东西,您去给我准备点东西吃,我和爹爹谈谈,反正,我也饿的睡不着。”
  李夫人叹口气,转身而去。
  李佃户了解儿子的心意,行到榻边,低声道:“金贵,你有什么事?”
  李金贵道:“爹,您可知道,什么人救了我?”
  李佃户遭:“王大夫没有开药方子,我看还是玄妙观的道士救了你?”
  李金贵摇摇头,道:“爹,我本来没有病,我的病,就是玄妙观道士给我造出来的。”
  李佃户吃了一惊,道;“什么,玄妙观道士造出来的?”
  李金贵点点头,道:“他们在我头上拍了一掌,我就晕了过去,我感觉,他们给我吃下一些东西……”
  李佃户道;“这怎么会呢?”
  李金贵道:“爹,还有一件事,你只怕也想不到?”
  李佃户道:“什么事?”
  李金贵道:“救我的,是白家大院内那位姑娘!”
  “什么?”李佃户像是突然被人在前胸上打了一拳般,突然跳了起来。
  “孩子,你说什么?白家大院那位姑娘救了你?”
  李金贵对这位脾气不好的父亲,实在有些害怕,他焦急的样子,吓的话也不敢接下去,愣在了那里。
  李佃户发觉了孩子的神态,笑一笑,道;“金贵,有话尽管说清楚,不要害怕。”
  “爹,你不打我了?”
  李佃户道;“不会,爹不会再打你了,有什么话,尽管说吧。”
  李金贵轻轻吁—口气,道:“我说,白家大院里,那位姑娘救了我。”
  李佃户道:“哦!她怎么救你的?”
  李金贵道:“爹,详细的情形,孩儿记不得,我醒过来的时候,她就站在我的床边,本来,我不敢对爹说的,她也不让我说,但我想了想,我不能骗爹,所以,还是说出来了。”
  李佃户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李金贵道:“刚刚的事,当时,娘也在旁边。”
  李佃户道:“你娘也看到她了?”
  李金贵道:“没有,娘睡着了。”
  李佃户沉吟不语,脸色很凝重,良久之后,才缓缓说道:“孩子,真的是她救了你?”
  李金贵道:“是!孩儿怎么敢骗爹呢?”
  李佃户道:“她还说了什么?”
  李金贵道:“她说孩儿中了毒……”
  李佃户奇道:“中了毒。怎幺会呢?谁会对你下毒呢?”
  李金贵道:“玄妙观的老道士!”
  李佃户睑色散微一变,道;“怎么会呢?他们为何要对你下毒?”
  李金贵道:“我不知道,爹也知道我没有病,但是经过玄妙观的老道士避邪之后,我就病倒了。”
  李佃户点点头,道:“这倒是不错,孩子,她还说了什么?”
  李金贵道:“她告诉孩儿说,要我躺在病房里不要出去,装着没有清醒过来…”
  李佃户呆了一呆,道:“那是为什么?你这次病倒,惊动了不少的亲戚,邻居,他们都很关心你,你好了,我还想请他们到家里来,好好的热闹一下。”
  李金贵急急摇头,道:“不行啊!不行,爹,这绝对不行。”
  李佃户叹口气,道:“你这一场大病,你娘差一点没有急死,天天跟我吵,跟我闹,爹虽然忍了下去,可是我心里急的,不在你娘之下,只不过,爹是个大男人,不能跟你娘一样,大哭大叫的,可是…”
  李金贵道:“我知道,爹和娘都很爱我,不过,白姑娘说,玄妙观的老道士,不会放过我……”
  李佃户吃了一惊,道:“你说他们不会放过你……”
  李金贵点点头道:“是!”
  李佃户道:“为什么呢?”
  李金贵道:“为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李佃户道:“白姑娘没有说过?”
  李金贵道:“白姑娘说,她也不太明白详细情形,等她回去问过之后,告诉我。”
  李佃户道:“孩子,你这场大病,玄妙观的老道士,实在很可疑,不过,白家大院中那位姑娘也不能相信,孩子,我看……”
  李金贵道:“爹,我在玄妙观出来之后,病的要死。白姑娘救了我,这是事实,而且,她还告诉我,要想彻底的避开麻烦,最好的办法,就是咱们办一场丧事。”
  李佃户道:“办丧事,给什么人办丧事?”
  李金贵道:“给我。”
  李佃户道:“你!孩子,你没有疯吧?”
  李金贵道:“没有,这是白姑娘说的。”
  李佃户道:“这没有死人,办丧事,真是胡说八道。”
  李金贵道:“白姑娘说,只有我死了,玄妙观的道士,才不会再找我。”
  李佃户沉吟—阵,道:“金贵,明天,我去问问他们……”
  李金贵道:“爹,不行啊!不能问。”
  其实,李佃户也不敢真的去问,李金贵这么一说,李佃户就借机下台,缓缓说道:“孩子,不问可以,不过,不能办丧事,我把你送到你舅舅家去。”
  李金贵道:“爹,我想,我去白家大院一趟……”
  李佃户怔了一怔,道;“去白家大院,孩子,这个,你要多想想吧!”
  叹口气,李佃户并没有严格拒绝的意思,李金贵的胆子大了起来,低声说道:“我偷偷的去,不让别人知道,我去问个清楚,玄妙观的老道士,为什么要杀我?”
  李佃户沉吟了良久,道:“孩子,这件事,等你病好了再说?”
  李金贵道:“爹,你是不是答应了?”
  李佃户遭;·好!你身体好了,我答应你。”
  李金贵道;“其实,我的病,已经好了!”
  李佃户道;“孩子,你先养身体要紧……”
  这时,李夫人端一个木盘行了进来.盘上放了一碗面,一个荷包蛋,一盘炒肉丝,很丰富的一顿。
  李金贵实在很饿,一口气,把所有的东西都吃了下去。
  李夫人很高兴,能吃是福,何况,李金贵正是能吃的年龄,收了碗筷,很高兴的离去。
  李金贵似乎是很疲倦,吃过饭就闭着眼睛睡去。
  李佃户是真的很累,坐一会,就起身离去。
  李金贵立刻睁开了眼睛,悄然下床。
  这几天,金贵的病,折腾的李佃户夫妇都很疲劳,两人很快睡熟了过去。
  李金贵很容易离开了家。

相关热词搜索:剑仙

下一篇:第三回 玄妙窥秘
上一篇:
第一回 白家大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