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剑仙 正文

第二十一回 修罗大帝
2021-03-09 13:17:18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孙坚石在离开李家时,心情非常的沉重。
  似乎,他整个人都已在刹那间被抽空了。
  经过了近二十年的努力经营,辛辛苦苦筹划,原先颇有信心,能在短期之内,击溃白氏家族。
  从此之后,便可以将修罗门的势力,伸展至江湖上的每一个角落。
  可是,当他出了李家的大门后,他发现这个希望是越来越渺茫。
  就好像天边的星星一样,永远无法触摸得到。
  这近二十年来的努力,眼见便将化为云烟,怎不使得孙坚石为之痛心?
  他重重的伸手在椅背上一拍,骂道:“他妈的!这些人从哪里钻出来的!”
  他所指的这些人,自然是无相神尼、丐仙邹武、极乐真人这一批已绝迹江湖数十年的剑仙隐侠!
  林煌在返回修罗宫时,曾将在无名谷中的遭遇,详细的报告过修罗大帝金浩。
  当时,林煌强调的是这些远自海外而来的这些剑仙,只是为了庆贺抱玉真人寿诞而来。
  只要寿期一过,他们便将要返回海外,不再重复中原。
  他们与白氏家族的人,并没有什么渊源,自然不会帮助白家的人来对付修罗门。
  唯一个可虑的人则是北海魔尊罗岳。
  因为罗岳是白剑青的小师弟,尽管当年罗岳曾为了‘少阳真解’,与白剑青反目,一怒回到漠北,再也不与白家的人来往。
  但他到底是唯一与白家有牵连的人,只要白家的主人白仪方向他求援,很可能他会出面……
  当时,林煌尚还提到山中地脉蕴藏极为丰富的宝矿之事,并推论抱玉真人多年没有开采的原因,很可能是因为地底火眼的缘故。
  像这些世外高人,讲究炼内丹,修外功,绝不可能为了地底财富,而引发火山爆发,残毒方圆百里的百姓,造下无边的罪孽.
  所以,林煌当时所下的结论,是尽可能在这段时期隐匿不动,千万不要侵扰那些聚于无名谷中的剑仙们。
  等待一月之后,众剑仙离此而去,才可以再度活动。
  这个结论当时曾被修罗大帝金浩接受,而决定暂时隐匿不动。
  虽然当时金浩对于葛仙童的被丐仙邹武携走,非常的难过,但是他不愿因此而树下如此大敌,只有忍耐下来,转而将怒气发泄在玄妙观的道士身上。
  金浩一面下令郑君武携两名剑主,率三十名弟子攻进玄妙观,血屠一切。
  一面则命令孙坚石尽速搜捕那救了金琼华和蓝云而去的八剑主杨苓。
  当时金浩并亲自为林煌施以内功推拿之术,准备在短时期内将他的内伤治好。
  孙坚石由于认为已在附近的三条路上布下了天罗地网,杨苓身边带着受伤的金琼华,绝对无法逃出多远。
  所以他有信心能在二天之内,将杨苓等三人擒回修罗门。
  他万万料想不到,杨苓会藏在李金贵家中的地窖里,而随着李金贵的回家,带来了无相神尼与丁中齐。
  白家若是得到了无相神尼之助,修罗门群魔就算是再努力十年,再曾加一倍的实力,也不敢进犯白家。
  更何况还牵涉进李金贵,更是难以应付。
  李金贵目前当然不算什么,孙坚石相信凭一个手指头,都可将他杀死。
  但是他如今已经投入极乐真人的门下,谁敢动他一根汗毛?
  李金贵既与白玉凤两情相洽,可想而知,他在修罗门与白家决战之日,他一定会帮助白家对抗修罗门。
  李金贵的后台奇硬,不仅有清虚门的人为后盾,并且海外七仙都是他的靠山。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已被巨剑神君程无忌收为徒儿的葛仙童。
  葛仙童乃是真正的青城遗孤,当年修罗门灭青城派之际,掌门人漱石子当场战死,但是逃了最小的弟子葛朴。
  葛朴隐姓埋名,从四川选到河南,以经商掩人耳目,结果仍被林煌查出,而宰人将他全家杀死。
  不料那时林煌却看中了尚在摇篮中躺着的葛仙童,为他可爱娇憨的童稚笑容所动,而将之带回修罗宫中。
  修罗大帝金浩也极为喜爱这个孩子,而将之收为关门弟子。
  事经十多年,没料到葛仙童却被丐仙邹武认出,而强夺过去。
  葛仙童既已投入巨剑神君程无忌门下为徒,他日艺成,定然会来报他灭门之仇。
  到那时,修罗门既要应付白氏家族,又要应付李金贵,还要加上一个葛仙童,就算力量比现在还要强大十倍,也难保能够对付得了,何况……
  孙坚石忖道:“何况他们身后尚有那些老家伙,就算能对付得了小的,那些老家伙也无人对付……”
  孙坚石想到这里,心中沉重之极。
  他一回到凉棚里,立即传令回宫。
  他的命令一下,不到一盏茶光景,那些假扮唱戏的、打更的、拾粪的、卖货郎的,都从村子里的各个角落,汇聚在凉棚里。
  孙坚石还没来得及率领这批人回去,便已见到无相神尼等一行七人往白氏大院而去。
  当他看到白家的大门打开,无相神尼等人陆续入内时,他的一颗心如同沉在海底。
  他凝肃地吩咐六剑主蔡文彬,率队返回修罗宫。
  他们这一行二十余人,走得极为匆忙,连戏台、凉棚,都已来不及拆,甚至连衣服都没换,便悄悄回到了修罗宫。
  那座庞大的地下宫阙,自从杨苓一走之后,戒备得更加森严了。
  每一个守街的门人都面无笑容,神色寒凛。
  孙坚石命两位剑主回到各自的岗位后,便匆匆赶至修罗大帝的秘室之前。
  他的轮椅上下阶梯极为不便,当他正命人搭板子的时候,秘室的石门已被推了开来。
  孙坚石还没滑上木板,已听到里面传来修罗大帝金浩的怒叫之声:“丁中齐欺人太甚了,老夫非得要试试他的硬功好,还是老夫的宝剑利不可……”
  孙坚石让轮椅缓缓的滑上木板,上了那三层石阶高的平台。
  林煌自里面走出,低声问道:“老么,杨苓那丫头抓到了没有?”
  孙坚石没有回答他,问道:“帝君为什么事发脾气?”
  林煌道:“老六带人杀进玄妙观,那些杂毛已经闻风藏起来了,只剩下太白双妖和烈火尊者秦炎,经过五剑主追捕,眼见秦炎已擒,太白双妖都已成为网中之鱼,却不料半路上杀出来个程咬金!”
  孙坚石问道:“六丁神斧丁中齐?”
  林煌颔首道:“他跟李金贵在一起,非逼着五剑主把人放了,武扬跟他动手,被他打伤,老六赶到,无可奈何之下……”
  他话声一顿,似是想起什么,问道:“老么,你怎么晓得丁中齐出现?莫非你也……”
  孙坚石苦笑道:“我不但碰到了丁中齐,而且还有一个无相神尼……”
  “无相神尼?”林煌神情大震,道:“你是说当年二圣中的无相神尼?”
  孙坚石还没回答,只听得室内传来修罗大帝金浩的吼声:“林煌!你站在门口鬼鬼祟祟的干什么?”
  林煌回首应声道:“禀报帝君,是孙令主回来了!”
  金浩大声道:“老么,进来啊,站在门口做什么?”
  林煌低声道:“老么,帝君在生气,说话小心点?”
  孙坚石点了点头,随同林煌入了室内。
  那两个守门的力士,将石门又关了起来。
  孙坚石一入室中,立即便见到修罗大帝踞坐在锦榻上,满面泛金,戴在头上的那顶金冠,不住的颤动,显然心情极为激动。
  郑君武默然坐在榻前的锦凳上,面色凝肃,连他们进来都没回头看上一眼,显然受到叱责,心里正在难过着。
  孙坚石暗暗叹了口气,随着轮椅滑过去,朝修罗大帝金浩一抱拳,道:“十令主孙坚石参见帝君。”
  金浩一挥手,道:“老么,不必多礼。”
  他迫不及待地问道:“金琼华和那名叛徒抓到了没有?”
  孙坚石道:“禀告帝君,没有。”
  金浩一拍锦榻,怒道:“没有抓到人,你回来做什么?”
  他所坐的那张锦榻是整块白玉雕成的,上面再铺上锦被。
  那种白玉的玉质极为坚硬,较之钢铁的硬度差不了多少。
  但是修罗帝君这一怒拍下,锦被破了一大块,棉絮化为粉碎不算,连那块玉床都碎裂巴掌一大块。
  那两名站在锦榻之后的捧剑童子,都吓得脸色大变,似乎立足不稳,可是孙坚石依旧神色自若。
  他微微一笑,道:“禀报帝君,这次就算是帝君亲自出马,也只有无功而退!”
  修罗大帝金浩喝道:“什么?”
  他的眼中神芒如电射出,手上的肌肤和面孔一齐泛起金色,显然是在震怒之下,已无意中运出了修罗门秘传的“金甲神功”。
  孙坚石还未及答话,林煌已出声道:“帝君,坚石遇到了昔年武林二圣里无相神尼!”
  金浩脸色一凝,惊道:“无相神尼?”
  他深吸一口气,抑住汹涌的心潮,问道:“老么,你没有看错吧!”
  孙坚石道:“是无相神尼没错,她的容貌没变,就跟当年我所看画册上所载的一模一样!”
  他微微一顿,道:“只不过她的眉毛更长了,拖到了面颊之上,面色却红润如同四十岁的中年人。”
  修罗大帝金浩颓然道:“这些老不死的,全都在同一时候,聚集在南阳府做什么?”
  他抚着玉床那缺了一块的地方,喃喃自语道:“莫非她也是赶来给抱玉真人祝寿的?”
  林煌道:“禀报帝君,依小弟之见,这只是其中的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可能是为了开采那座价值连城的宝矿。”
  修罗大帝金浩哦了一声,道:“老三,何以见得?”
  林煌道:“昔年武林二圣中,无垢神憎已修成六通,早就不知去向,姑且不谈,无相神尼早年以一柄‘绿波宝铲’成名,据说四十年前,她已能以气驭铲,飞行百步,取人性命,经过这些年的修炼,大概已炼成传说中那种飞行绝迹、驭器行空的地步。”
  金浩脸色抽搐了一下,没有说话。
  因为像这种境界,就算他再修炼一百年,也无法达到,更别说修罗门的心法有极大的隐忧,往往在炼到顶峰时,不知何时会走火入魔,从此形骸自焚,化为灰烬。
  林煌继续道:“那柄绿波宝铲,传说是昔年西天竺章伽大法王留下的,较之万年寒铁尤要重上三倍,利上三倍,它是不知多少年前,天外飞来的一块殒石,经由三十名炼钢师费了十年光景所淬炼成的,攻坚裂石,如同摧枯拉朽,锋利无比!”
  修罗大帝金浩道:“这只是传说而已,记得当年我还为此特别问过先师,先师当时的答复,也不能肯定。”
  林煌道:“姑且言之,我们姑且听之就是了,不过如果绿波宝铲真利于攻山,那么……”
  修罗大帝金浩拊掌道:“对了,抱玉真人就是要借用她的绿波宝铲攻开地穴。”孙坚石怀疑地道:“如果那座宝矿当真是在一座火山之上,那么挖开地穴岂不是会加速地底熔岩爆发?”
  金浩一愣,道:“对呀,这么说又说不通了。”
  林煌略一沉吟道:“老么,你且将此行的经过情形说出来听听。”
  孙坚石于是将这两天来,追捕杨苓的经过情形说了出来。
  他还没将结果说出,室中众人一齐大惊失色。
  金浩骇然道:“什么?杨苓竟然会是白家的二女儿?这真是令人不敢相信!”
  孙坚石道:“我亲自听无相神尼说的,并且亲眼看到她们进入白家大院,当然是真的。”
  郑君武一直没有开口,这时也忍不住一拍大腿,道:“真是好深的心计,好毒的手段!”
  林煌道:“此事小弟失算,愿负一切责任。”
  修罗大帝金浩摇了摇头,叹道:“现在还谈这些做什么?我看……”
  他略略一顿,道:“我们不要再向白家报仇了,就此回返塞外老家去,好吧?”
  此言一出。室中的三大天魔一齐大惊失色。
  可是他们却没有—个人敢表示意见。
  因为每一个人都已经想到了白家得到海外七仙及无相神尼之助。修罗门自此将永远无法与白家为敌。
  与其等待白氏家族来进攻,而坐以待毙,还不如退回塞外老巢,徐图他目东山再起……

相关热词搜索:剑仙

下一篇:第二十二回 双鹰显威
上一篇:
第二十回 银凤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