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剑仙 正文

第六回 地下秘窟
2021-03-09 12:33:12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浓浓的夜色下,圆觉寺就像一座蹲伏的怪兽,静静的盘踞在那儿,似是准备要择人而噬。
  一条人影,迅如流光闪过,向圆觉寺而来。
  那黑衣人在庙顶盘旋了一下,似是查看有没有人跟踪,然后身躯一矮,从瓦上破洞处进入庙里。
  庙中大雄宝殿里,已有人在等候。
  一点火光闪起,但那庙中人手持—枝干里火,沉声道:“二哥,你怎么到现在才回来,帝君已经催了几次了。”
  那跃进大殿的黑衣人,面上蒙着一条面巾,只露出一双眼睛,跟手持千里火的殿中人装束一模一样,所不同的是他的背后背着一个很大的包袱,也不知道里面装些什么。
  黑衣人解下包袱交给另外一人,道:“老七,你把这包袱放回我房里去,我这就去见帝君。”
  他的身形一动,胸口闪烁着一只绿莹莹的手掌,一瞥之下,可见到掌心写了个二字,也不知道是什么涂料,在绿色莹光中显出银色的芒影。
  那手持千里火,被称作老七的黑衣人,接过包袱,道:“你快去吧!老九等到现在还没有吃一点东西,直在埋怨你呢!”
  那黑衣人笑了笑道:“他活该,谁叫他占我的便宜,做我的长辈?”
  老七也跟着笑道:“五哥也这么说他,气得老九直跺脚,若不是四姊说要亲自下厨,做一桌好菜给他吃,老九的气还没有消呢!”
  他们说话之间,已走到了那座满布尘埃的佛像边,随着地底传来一阵“轧轧”的闷响,那整个硕大的莲座挪了开来,露出一个黑黝的大洞。
  老二率先进入洞里,踏着一级级石阶而下,直到底端,方始伸手推开一座石门。
  那两个黑衣人熄去了千里火,踏进石门,便进入一条长长的、有些倾抖的甬道。
  这条甬道上铺着紫黑色的地毯,两边以白石砌就的墙壁,壁上每隔数步便有半圆形的一个托座,托座里摆着的是一颗鹅卵大的明珠,淡谈的珠光,将整条甬道都照得清清楚楚。
  这是何等的气派,一条甬道,长约三十五六丈,每隔三尺便是两颗明珠。
  而这样的一颗珍珠,摆放在珠宝铺里,最低也值二千两银子。这甬道中少说也有二十颗以上,颗颗浑圆无瑕的明珠,总值多少,可想而知。
  像这么一座荒废颓败的古庙,任谁也想不到地底下还有机关地道,地道中藏着如此大的一笔财富……
  甬道尽端是一座钉满铜钉的铁门。
  那个叫老二的黑衣人站在门前,伸手敲了三下,左边铁门露出一个圆形的窗口,从窗口后现出一张面孔。
  那个脸孔极为骇人,除了秃头独眼之外,整张面孔上布满着斑驳的疤痕,连鼻子都翻开去,就像打破的石榴……
  这是一张破碎的脸,尤其独眼中满布着仇恨与凶狠,更显得恐怖而骇人。
  那张破碎的脸上,露出一个鲜红的洞,看来像那人的嘴巴,因为嘴里现出二撑参差的牙齿。
  那人咧齿一笑,道:“老二,你回来了?”
  黑衣人恭声道:“赵老,是我回来了。”
  “喀”地一声大响,铁门被拉了开来,出现在门后的,是一个驼子。
  这人不但秃头、独眼,满脸伤疤,并且还是个驼背,真可说集人间惨事于一身了。
  可是他一见到老二,那只独眼里射出慈蔼的光芒,使得他那张破碎的脸,也起了变化,显得不那么可怕了。
  这疤面驼子笑道:“这回你立了大功,帝君非常高兴,在他的寝宫里等着要见你呢!快去吧!”
  说着,关上了铁门,伸手在黑衣人肩上拍了拍,以示嘉勉之意。
  黑衣人躬身道:“赵老,我先去向帝君报告经过,再回来向你请安,陪你喝酒。”
  “好好好!”疤面驼子不住点头,笑道:“我留下两缸百花酿,专门等你回来……”
  那手捧包袱的黑衣人道:“赵老,有没有我的份?”
  疤面人叱道:“猴崽子,你整天呆在宫里,没有办过一件事,还好意思喝老夫的酒?滚开去!”
  那黑衣人耸了耸肩,道:“赵老一向最偏心了,好,我滚!”
  他侧首道:“二哥,我在你房里等你,此外八妹也回来了……”
  “哦!”二哥惊喜地道:“八妹什么时候回来的?”
  老七道:“就在你刚出去不久。”
  “好!”二哥道:“你请她等我一下,说我见过帝君,马上就去见她。”
  疤面人一翻独眼,道:“老二,你忘了我这老头了?”
  二哥笑道:“赵老,哪敢呢?等会一并请您到我房里去,大伙儿一块聚聚,岂不更好?”
  疤面人道:“不用了,我这个糟老头子,凄在你们师兄弟里面算是什么?”
  二哥道:“那么等您过了这一段班期,我们再痛快喝酒下棋……”
  疤面人摇了摇头,道:“恐怕帝君要派你一个更重要的任务,你在宫里休息不了几天,又要再出去。”
  二哥道:“无论怎样,我一定会找机会来陪你。”
  疤面人道:“好!你快去吧!你有这片心意,我就已经很满足了。”
  二哥朝疤面人抱拳行了一礼,转身偕同老七走向一个长方形的钢柜中,关上了镂刻着花纹的铁门。
  疤面人坐回原先的石椅上,伸手按了下椅旁的一个枢纽,只听到钢柜发出一阵声响,似是往地底沉了下去。
  敢情这间小屋,是控制进出地底石室的枢纽,那独眼疤面人便是这神秘地下宫室的守门人。
  以如此诡秘的一座地下行宫来说,将最重要的守门重责,交给这么个残废,真是使人费解……
  那个钢柜有铁索相连,操纵的机关,便在入口处的石壁之后,若有信号传来,方始启动辘轳,使钢柜上升或下沉。
  若无信号,则钢柜永远不会上下,地面与地底便无法交通。
  那两个黑衣人进入钢柜之后,解开了蒙在脸上的黑布。
  此刻若是李金贵也在这钢柜里,当他见到那二哥除下面巾,一定会失声惊呼。
  因为这二哥正是凌三。
  那除下面巾的老七,却是一个面目清秀,五官端正的年轻人。
  或许由于常年留在地下,久未曝晒阳光,老七的脸色极为苍白,显得有些孱弱。
  他见到凌三蓬乱的头发,笑道:“二哥,你怎么忙成这样子?”
  凌三道:“什么?”
  老七道:“你的脸。”
  凌三哦了声,道:“你是说我没有将易容除去,是吧?”
  老七颔首道:“既然已经回到宫里,还敷这劳什于东西做什么?”
  凌三微微一笑,道:“老七,咱们兄弟多年了,现在为兄的要传你一招,那便是:‘无论何时何地,都要表现你的忠心。”
  老七一怔,道:“二哥,我不懂。”
  凌三道:“这有什么难懂的?我没受命除下易容装束,便永远戴着这个面具,就算再不舒服,也不能脱下来。”
  老七恍然道:“哦!怪不得这回帝君要派你和五哥出去办事……”
  话声一顿,道:“不过老九这回怎么也能参与如此重要的工作,我就想不通了。”
  凌三道:“老九聪明伶俐,反应极快,近两年来用功之极,修为突飞猛进,我认为这次令主建议派他,可说是最佳人选。”
  老七微一沉吟,道:“二哥,我听五哥说,你们这回任务非常艰巨……”
  “艰巨倒说不上。”凌三道:“却是非常重要,事关本宫未来能否雄霸天下,你说重不重要?”
  老七一震,道:“有这么重要?”
  凌三颔首道:“我们已经掌握了开启未来的钥匙,如果不生变故,本宫弟子不出二年便可公开露面,五年之内就能雄霸天下。”
  老七还待要说什么,钢柜一震,停了下来。
  凌三道:“老七,你好自为之,将来帝君自会重用你的。”
  他拍了拍老七的肩膀,道:“我们进去吧!”
  老七启开了铁门,展现在面前的,是一个广大的石室。
  这个石室凿造成八卦形,中间是一个很大的太极石雕,四周空旷,地上刻有八卦,每个符号前便是一座石门,每座石门都是敞开着的,不知通向何处。
  老七道:“二哥,我在你房里等你……”
  凌三道:“你把八妹约好,我顶多半个时辰便可以回去了。”
  他们俩入分道而行,凌三朝右边刻有“三”形符号的石门行去。
  门里是一条宽广的甬道,也是用白石砌成的,可是与地面那条甬道不同。不仅地面铺着黄色的地毯,两旁石壁尚有许多形状不同的小洞。
  凌三踏入甬道,沉声道:“二剑主赵恨地求见帝君。”
  他的声音在甬道中传出老远,响起了一阵低低的回声,好一会才完全静寂。
  稍过片刻,甬道彼端传来声音:“帝君有召,二剑主请入殿。”
  凌三抱拳道:“多谢帝君宣召。”
  说着,疾步行了进去。
  这条甬道并不很长,凌三还未走完,尽端的两扇石门便缓缓打了开来。
  一道强烈的光线射进甬道,照得甬道有如白昼。
  凌三眯起了眼睛,站在石门旁,不敢再往前多走一步。
  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五岳三川……”
  凌三应答道:“唯我独尊。”
  那苍老的声音道:“来者可是二剑主?”
  凌三躬身道:“弟子赵恨地叩见令主。”
  那苍老的声音道:“二剑主请进。”
  随着话声落处,那道强光转了开去。
  凌三举步迈进石门,走入了一座硕大而豪华的石室。
  这个石室成长方形,四周的壁端都刻有历代宫室人物,里面的装饰,家具也都是镶金嵌玉,形式古朴。
  这间石室四周立着不少穿着紧身黑色劲装的年轻人,那些人都是身带武器,目光炯炯,显然武功修为都很高。
  凌三缓缓走了进去,一直走到石室中央的一块四周用白纱围住的大理石平台之前。
  那座平台只有二级石阶高,宽广却有数十丈,四周垂挂着两层白纱,无法看透内部。
  石阶前立着两排六名年轻剑手,挺胸昂首而立,右手按在剑柄之上,虽然见到凌三走到石阶之前,仍是动都不动一下。
  白纱微动,一个身穿锦袍的独臂老人走了出来,道:“二剑主,你没将面具除去,难怪孙令主要起怀疑了!”
  凌三躬身道:“弟子没有奉命除去面具,不敢违令,尚请三叔原宥。”
  那独臂老人面目清癯,可惜额上一条长长的疤痕划向有颊,破了相。
  他微微一笑,道:“你这回辛苦了。”
  凌三道:“三叔洞察机先,我们一切都掌握主动之权,没有遭到任何意外,谈不上辛苦。”
  独臂老人抚髯道:“方才五令主回来禀报,一切圆满,你已将李金贵送回玄妙观了?“凌三道:“弟子眼见厨房的大师父老张带人将李金贵拖进观里,这才赶回复命。”
  独臂老人道:“走,我们进去,帝君已经等你很久了。”
  他掀起白纱,偕同凌三走了进去。
  这座广大的大理石平台,占地数十丈,外面又围着白纱,让人产生一种里面是敞着的错觉。
  其实白纱内是一间大理石砌成的石屋,从平台进去,还要登上七八级石阶。
  凌三随着独臂老人踏上石阶,进入大理石室,只见里面摆着一张巨大的锦榻,上面斜靠着一个白衣老者。
  那个白衣老者合着双目,靠在绵榻上,一个锦衣少女正缓缓的替他捶着背。
  榻前一个兽炉,炉中正有一缕轻烟,袅袅而起,使得室内洋溢着淡淡的清香。
  凌三一见那白衣老者,连忙跪下叩首道:“弟子赵恨地,叩见帝君。”
  那白衣老者睁开眼睛,闪出熠熠的光芒,望了凌三一眼,又闭了起来。
  他招了下手,道:“孩子,你起来吧!”
  凌三恭声道:“谢帝君。”
  白衣人道:“你坐吧!”
  凌三依言坐在榻前的一张锦墩上。
  白衣人道:“三弟,这孩子这回功劳很大,你说要赐他什么?”
  独臂老人道:“依小弟之见,该赐金丹一颗,剑法一套,以示嘉勉。”
  白衣人颔首道:“除此之外,还要给他五天假期,七缸美酒,让他好好的跟老八聚聚,才能弥补他这近三个月来的辛劳!”
  独臂人掀髯笑道:“帝君明鉴。”
  白衣人哈哈大笑。
  凌三喜出望外,连忙站起,躬身道:“多谢帝君赏赐!”
  白衣人道:“你不要高兴的太早。”
  他张开双目,凝注在凌三面上,道:“自此之后,李金贵的安危,完全系在你的身上,本宫的计划成败,都要看你能否控制李金贵而定,你的责任是太重了!”
  他的眼睛合上,只是一个平常的老人,但是一睁开眼睛,却神光暴射,有股慑人的威严,令人不敢逼视。
  凌三不敢抬头,道:“弟子知道身负重任,当奋身以赶,但求不负帝君之命……”
  白衣人微微颔首,道:“嗯,刚才老五和老九已把经过情形禀报过了,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
  凌三道:“三叔的计划,可说是天衣无缝,李金贵已经深信不疑,此刻就算白玉凤劝他,他也不会改变,但是他本身有很大的弱点。”
  那独臂人领着凌三进入石室后,便一直坐在锦榻旁的一张大交椅上,此刻欠了欠身,截断了凌三的话,道:“哦!什么弱点?”
  凌三道:“这可分两方面来说,一是性格上,一是身体上。”
  独臂人似是颇感兴趣,微笑道:“你说说看。”
  凌三望了白衣人一眼,道:“从性格上来说,李金贵生性好奇,胆子极大,是他的优点,但也是他的弱点。因为他原是农家子弟,生活平静无波,一步入江湖恩怨之中,便首先目睹朱云和大白双妖的争战,然后又耳闻我们所灌输给他的那些故事,他的好奇心更扩展得深远,若是我们将来无法满足他的好奇,恐怕他会因而起疑,反而破坏我们整个计划。”
  独臂人微笑道:“你说的不错,这点我也想到过了,并且也拟定了对策,你尽管放心,李金贵只要习了那三招剑法,便不会背叛本宫,如有必要,我会亲自授他绝艺,甚而帝君会收他为关门弟子。”
  凌三眼中闪出惊诧之色,哦了一声,侧首望去,只见白衣人合着双目,面色平静,没有任何表情。
  独臂人话声稍顿,道;“你该知道,以帝君的神通,一定可以满足李金贵的任何野心与好奇!”
  凌三道:“是的,不过他老人家……”
  白衣人突然朗笑一声,道;“老二,你看看!”

相关热词搜索:剑仙

下一篇:第七回 太虚施法
上一篇:
第五回 凌三施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