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剑仙 正文

第三回 玄妙窥秘
2021-03-09 12:09:44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李金贵吁一口气,道:“你说吧!我怎么样能帮助你。”
  “李公子,那很危险,一旦他们发觉了你的身份,会立刻杀了你!”
  李金贵脸色变了,他几乎死过了一次,对死亡的恐惧,有一种特别的敏感,但他仍然咬着牙说道:“我不怕,死也不怕。”
  “好!李公子,你真的不怕,那就到玄妙观去一趟。”
  玄妙观三个字,对李金贵的威胁,比死亡更可怕。
  李金贵的心在发冷,身躯也微微的抖动。
  但他心里忍住,希望三姑娘看不出来。
  但三姑娘神目如电,李金贵的神情,如何能逃过她的眼睛。
  “是不是担心玄妙观道士,认出你来.”
  “是,是,他们会认出来,我的生死事小,只怕会误了姑娘的大事。”
  三姑娘道:“我能改变你,使他们认不出来。”
  李金贵呆了一呆,喜道:“好啊!那就请姑娘动手吧!”
  三姑娘笑一笑,道:“那是一种很简单的方法,我给你一种药物,搽在脸上,会变成另一种颜色,使人无法分辨。”
  李金贵道:“好啊!我先试试看?”
  他很少照镜子,现在却面对着铜镜,搽上了易容的药物。
  那不但使他的脸色变黑了很多,看上去整个的容貌,也似乎是有很大的改变。
  改变的连李金贵也认不出自己了。
  李金贵很惊奇天下竟有如此神奇的药物,也很担心,这搽在脸上的药物,会不会再改变回来。
  三姑娘的神情,忽然间,变得很严肃,缓缓说道:“李公子,你能帮助我们,大姐才会答应我们……”
  答应什么?三姑娘没有再说下去。
  李金贵也没有问,他现在担心的搽在脸上的药物,会不会变回来,会不会被水洗掉。
  三姑娘又让李金贵用药物,搽双臂上和手上,使双手和脸上的肤色一致,笑一笑,道:
  “你要小心,别让他们瞧到你身上的肤色,玄妙观的道士们很多疑,一旦被他们发觉了,就会引起他们注意。”
  “我把身上也搽上药物,问题是,我洗脸的时间,会不会洗下来?”
  “不会,必须在水中,混入另一种药物,才能使你恢复本来的面目。”
  李金贵道;“那就放心了……”
  三姑娘由怀中取一面形式古雅的铜牌.道:“带上这个……”
  铜牌上雕刻着很多的复杂的图案,似字非字,似花非花。
  “这是什么?”李金贵自觉自己认识了不少的字,但他却看不出这钢牌写的什么?”
  “好好的收起来,遇到什么危急时,把它取出来,投向空中。”
  “这铜牌会飞么?”
  三姑娘笑一笑,道:“它会有一种作用,也可以保护你,也可以让我知道,你遇上了危险,不过,它很珍贵,而且,只能用一次,不是绝对的危险时,不要用它。“李金贵有些半信半疑,他实在瞧不出一块铜牌,为什么会有那种神奇的变化。
  读书的好处,就是对—些不合情理的事物存疑。
  “有很多事,不是书本上可以见到,也不能用常情常理去判断,现在,我告诉你用法。”
  原来,还有一种特定的施用方法,才能使这面铜牌,发生作用。
  那是一句似咒语的七字真言。
  李金贵很快记熟了那句真言,但他心中仍然是无法相信。
  三姑娘举手理一理飘飞的长发,笑一笑道:“李公子,我相信你的聪明,你如能混到玄妙观中,你会发觉很多意外的奇怪的事情。”
  “什么样子的奇怪事情?”
  “出于常理常情的事物。”
  李金贵点点头,道:“我会尽力去做。”
  三姑娘道:“他们不会放弃追查你的下落,所以,必须有一个釜底抽薪的办法,使他们放弃。”
  “什么办法?”
  “死!让他们发觉你已经死了,装在棺材中,埋入地下。”
  “这个,这个……”
  “自然,你不是真的死了,你已经混入了玄妙观中,你必须说服令尊和令堂,有他们合作,这个戏,才能演的很好,才能骗过玄妙观的老道士。”
  李金贵道:“是不是由我装死,但我已经搽了药物……”
  “不!那太危险,我会替你想办法,现在,最重要的是说服你的父母。”
  李金贵道:“你们的仇人,是不是玄妙观中的老道士。”
  “他们只是爪牙,大姐耐心的等侯,就是希望发觉出真象,找出来真正的幕后人物。”
  李金贵点点头,道:“原来如此。”
  “现在,咱们去见你父母,想法子说服他们。”
  李佃户和李夫人,都是老实人,老实人很怕事,但也很容易被说服。
  为了李金贵的性命,李佃户终于答应了替儿子办一场丧事。
  李佃户上生上长,在地方上,交了不少的朋友,也有不少的亲戚。
  丧事办的像真的一样,棺木停在李家的大门外面,搭起下一个布棚子,李金贵年未弱冠,不到二十岁的人,死了算是夭寿,不能停棺厅堂。
  玄妙观的道士们,消息也很灵通,李家在出殡之前,竟然有一个道士,赶来致奠。
  布棚里集聚了李家不少的亲友,那个道士,竟然敢直奔李金贵的棺木前面。
  李佃户想阻止,已是晚了一步,道士已然欺近了棺木前面。
  突然一伸手掀起棺木的盖子。
  幸好,三姑娘早有了准备,棺木中躺着一个人。
  一个很像李金贵的人。
  李家亲友围过来时,道士已放下了掀开的棺盖,轻轻的在棺木上拍了一掌,道:“无量寿佛,善哉!善哉!年轻轻的,竟然死于非命。”
  围上来的李家亲友中,有一个李铁牛,这个人年纪比金贵大了二岁,小时候,和金贵是很好的朋友,近几年中,李金贵读书,李铁牛种田,两个人见面的机会少了很多,但那幼小同游的感情还在,铁牛天生膂力过人,一个人能担两百斤重量,行走如常。
  他没有练过武功,但寻常的三五个人,都无法近身,是李家庄的有名大力士。
  他名字叫铁牛,就是因为他壮像牛—样。
  李铁牛火气很大,一把抓住了道士的右臂。
  五指紧扣,像道铁箍一样,那道士真还大吃—惊,想不到庄稼汉,竟然还有这样的高手。
  李铁牛出手很快,可惜不是拿的穴道,那道士立刻发觉了,他只是有—把天生蛮力的汉子。
  老道士冷笑一声,道:“不得无礼。”
  右臂—抖,左手轻轻—拍李铁牛的前胸。
  又黑又高的李铁牛,突然向后飞去,撞倒了两张桌子,一下子倒摔在地上。
  李佃户第一个奔向铁牛,众亲友也围下上去。
  铁牛的脸色铁青,双目紧闭,人已晕了过去。
  “老道士打死人了,抓住他。”
  就这一转脸的工夫,再回头看那个老道士,已然走的不知去向。
  铁牛的父亲和李佃户也是很好的朋友,看儿子像是晕死了过去,急的眼泪直流。
  这时,一只小手,突然由人群中伸了出来,轻轻在铁牛的背上拍了一掌。
  铁牛突然张开了嘴,吐出一口淤血,突然睁开了双目。
  李佃户大声叫道;“大哥,不要哭!铁牛醒过来了。”
  呼叫、混乱的人群,突然静了下来。
  但却没有人注意到那个救醒铁牛的人。
  他矮小的个子,穿着一件宽大的衣服,头上又戴一顶又大又脏的毡帽,滑溜的像一条游在浑水中的泥鳅。
  现在,他又溜回了李佃户家的小阁楼上,取下毡帽,脱去了宽大的衣裳,露出了本来的面目。
  敢情她竟是白家的三姑娘。
  小阁楼上,除了白家的三姑娘之外,还有李金贵。
  两个人躲在阁楼上,借一扇木窗,把经过看的十分清楚。
  李金贵轻轻叹息一声,道:“三姑娘,铁牛哥会不会死?”
  三姑娘摇摇头,道:“那老道士下手很重,存心要制人于死,幸好,铁牛的身体很好,现在,不会死了……。”
  李金贵接道:“会不会残废呢?”
  三姑娘取出—粒药丸,握在手中,突然挥手弹了出去。
  时间拿捏的恰到好处,铁牛张嘴时,药丸刚好飞入铁牛的口中。
  看上去,这件事,也许不太稀奇,但如仔细的想一想,那就觉得会令人惊奇了。
  那粒药丸,并不是直接的弹入了李铁牛的口中,而是经过了拥挤的人群,就像是那粒药丸长了翅膀一样,飞入了铁牛的口中。
  李金贵呆呆的看着三姑娘.
  三姑娘理一理垂鬓秀发,说道:“瞧着我,干什么?”
  “你……究竟是不是人?”
  三姑娘呆了一呆,半响说不出话。
  她和李金贵相处的熟悉了,忘去了掩饰自己。
  “我!是人,但不是苦通的人。”
  李金贵笑一笑,道:“是不是有武功的人?”
  “不只是武功,有些事,不是武功所能办到。”
  这一下,李金贵有些惊奇了。
  “不是武功,是什么?”
  “神通,一种灵异的力量,金贵,我们这个家族,不是普通人,而是一个具有灵异能力的世家。”
  “啊!那,已经不是……”
  “还是人,和一般人一样,是父母生下来的,只是我们在成长的过程中,和常人不同,我们要苦修一些家族的课程……”
  李金贵楼道:“是不是小说中的神仙……”
  三姑娘笑一笑,道:“算不上神仙,神仙就不会和你交往了。”
  “那是……”
  三姑娘沉吟了一阵,道:“如若—定要把我们这个家族说出一个名称,我就不知道如何回答你了……”
  李金贵低下头,沉吟不语。
  三姑娘轻轻叹息一声,道:“你是不是害怕了?”
  李金贵不知在想些什么,似乎是想的十分的入神。
  三姑娘轻轻拍了一下李金贵,低声道:“看来大姐说的不错,我们这个家族中的人,不宜和别的人物交往。”
  李金贵拍起头来,道:“为什么?”
  三姑娘道:“别人,不是怕我们,就是想由我们的身上,得到一些什么。”
  李金贵道:“我没有,我们的家庭,虽然不富有,但日子过的很好,父亲想办法让我读书,使我明白了很多的道理,但也给了我比别人多的奇想。”
  三姑娘道:“我知道,你没有存心,想从我们身上得到什么,所以,所以我才和你交往,面且,向大姐保证……”
  李金贵摇头道:“保证,保证什么?”
  三姑娘道:“保证你,如若你害了我们,还是骗了我们,我愿意对大姐负起任何的责任.“
  李金贵呆了一呆,道:“什么责任?”
  三姑娘道:“不知道,那要看事情的大小了,我可能被大姐关起来,或者夺去我的名份……”
  李金贵道:“夺去名分,那是什么意思?”
  三姑娘道;“那是说,把我逐离这个家族,不准我再回来。”
  李金贵道:“是不是死了?”
  三姑娘道:“没有死,比死了还要难过。”
  李金贵似懂非懂的望着三姑娘,千古艰难唯一死,他想不出,还有什么事会比死亡更难过了。
  三姑娘笑一笑,道:“金贵,我好难决定。”
  李金贵道:“什么事,难决定?”
  三姑娘道:“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更多的事?”
  李金贵道:“我不知道,告诉我了,会有些什么事?”
  三姑娘道:“告诉你了,你可以作一个决定。”
  李金贵道:“我……”
  三姑娘道:“对!你可以决定,是不是还继续和我交往……”
  李金贵对这一点,表现出了出奇的坚决,道:“这一点,不用讨论了,我可以告诉你,就算你不是人,我也要和你交往下去!”
  三姑娘脸上泛起了一抹安慰的微笑,道:“是真的?”
  李金贵道;“当然真的,最可怕是鬼,但如像你这样漂亮的鬼,我也不会害怕。”

相关热词搜索:剑仙

下一篇:第四回 爱意情浓
上一篇:
第二回 金贵中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