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剑仙 正文

第二十二回 双鹰显威
2021-03-09 13:18:30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她那清丽出尘的秀靥上,肌肤仍然润滑如玉,瞳仁依旧漆黑深远,朱唇犹自红注,云鬓乌黑不见一点灰芒……
  丁中齐这个意念刚自脑海掠过,便听到金琼华喜悦地道:“小姐,你出关了?”迎了上去。
  那白衣丽人露出扇贝似的皓齿、灿然一笑,脚下有如行云流水般的向着金琼华行来。
  她边行边说道:“琼华,你回来了?昨晚我听到金凤说你出去几天,没有消息,心里急得不得了,正想要出去找你呢?……”
  她们两人这一行近,更互相衬托得格外特别,丑的更丑,美的更美了。
  丁中齐不禁暗叹口气,饶是他跟随抱玉真人三十年了,依旧没有勘破色相一关,而感叹上天的不公,将美的人塑造得如此美,丑的人都弄成这么丑……
  金琼华那支鸡爪似的枯手,紧紧握住了白嫦娥的一双素手,兴奋地摇摆着,道:“小姐,我这番出去,苦头是吃了一点,可是收获却很大,你猜,我把谁带回来了?你绝对想不到……”
  白嫦娥目光在丁中齐等一行人身上掠过,道:“阿毛跑进来说,你从南海回来了,还带了好多的贵客,我正奇怪着呢……”
  金琼华笑骂道:“阿毛这个糊涂蛋,真是愈老愈糊涂了,我才出去几天,怎么又到了南海?我是说南海无相神尼来了。”
  白嫦娥啊了一声,霍然动容,道:“无相神尼来了?你怎不早一点回来告诉我,也好让我出门迎接神尼老前辈……”
  她将金琼华的手一摔,疾行而来,到了距离无相神尼大约七尺之前,敛衽下拜,肃容道:“神尼老前辈圣驾光临,弟子白嫦娥有失远迎,尚祈恕罪……”
  无相神尼虚虚一托,阻止白嫦娥跪下去道:“阿弥陀佛,女檀越不必多礼,贫尼来得冒昧,尚要请女檀越原谅。”
  白嫦娥恭声道:“老前辈太客气了,你老人家圣驾光临,我们请不到,那敢……”
  她的话还未说完,白银凤却已忍不住心中的激动,唤道:“姑姑!”
  她这是非常失礼的行为,是以白嫦娥也不由为之一怔,目光一凝,道:“这位姑娘是……”
  白嫦娥惊哦一声,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当年白银凤被白仪方连夜送走,自此从未回来之事,白嫦娥当然是知道的。
  不过,她是事后才知道。
  为了这件事,她跟白仪方还大吵一次,认为白银凤年纪还小,便被派出去执行“死间”
  的任务,是太残忍了。
  可是白家当年遭到修罗门的倾巢夜袭,最主要的原因便是修罗大帝金浩求爱被拒,恼羞成怒。
  其次才是白家拥有的那本‘少阳真解’,引起了以邪道入门的金浩所垂涎。
  因而当白仪方将一切利害关系,向白嫦娥剖析之后,白嫦娥的怒气也就没了。
  就由于这样,她对于白银凤更加的感到歉疚,认为白银凤是背负着她所启下恶因的包袱,而投向一个痛苦的深渊,因为追根究底,白家那场祸事,本就是由她白嫦娥而引起的……
  白嫦娥自此之后,更加的勤习白家真传心法,更加的刻苦自己,为的是能稍为减轻心理上的愧疚与痛苦。
  她对于留在家里的金凤和玉凤反倒不关心,而关怀的是那远留在修罗门的白银凤。
  十多年前,当她获悉修罗门隐居在南阳城外的地下秘室,便是为了要就近照顾白银凤,而竭力主张迁移到这儿来的。
  白仪方拗不过她的主张,遂购下这座广大的庭院,定居于此,遥遥地监视着十余里外的圆觉寺。
  在这段日子里,白银凤除了入门后的三年内没有动静,在以后的时间,每隔三个月都利用机会将修罗门的消息传出来,送到白仪方的手里。
  白嫦娥所关心的不是修罗门训练了多少杀手,添置了什么武器,或者金浩的内伤是否痊愈,而是白银凤的安全是否有问题。
  白仪方为了害怕白银凤的身份暴露,严格的禁止白家的人跟那化名杨苓的白银凤接触,是以这长长的十年里,白嫦娥从未见过白银凤。
  她只是在幻想里,将白银凤的模样,拿来跟逐渐长大的白玉凤相比。
  她绝未想到,那派出去以杨苓的身份潜伏在修罗门中的白银凤,会在突然之间,重返家门。
  尽管她这些年来功力大进,修为深湛,在突然之间,见到白银凤,也禁不住全身大震,惊得呆了。
  她的朱唇微微的颤动一下,好一会方始问道:“你……你是银凤?”
  白银凤眼中噙着泪水,颔首道:“是的,姑姑,我回来了!”
  白嫦娥颤声道:“你……你怎么回来了?”
  金琼华叹道:“唉!银凤为了救我,不惜暴露身份,将我……”
  白嫦娥再也没有怀疑,激动地唤道:“哦!我的乖孩子,你真是回来了!”
  她张开双臂,将哭喊着跑过来的白银凤拥在怀里,眼中已沁出泪水,也不知是喜抑是悲。
  她紧紧的抱着银凤,喃喃地道:“银凤,委屈你了,好孩子,太委屈你了……”
  白银凤轻轻地饮泣着,那瘦削的肩膀不住地抽动着,似乎要将这十年来所受的委曲一齐从泪中倾泻出来。
  这—幕动人的亲人会面,不仅金琼华看了陪她们落泪,就连身为局外人的丁中齐也为之感动之极。
  无相神尼虽是勘破世情,但这人性中至情至圣的感情流露,也使她唏嘘不已,频频垂眉低诵:“南无阿弥陀佛。”
  这会儿反到足李金贵和罗小鹤看得莫名其妙,弄不懂到底是怎么回事。
  罗小鹤拉了拉李金贵的袖子,低声道:“阿贵,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金贵也低声道:“我也不清楚,不过,清海,我跟你说,这里是白家大院,你少开口,免得惹麻烦知道吗?”
  罗小鹤点头道:“我晓得。”
  他似是想到什么,话声一顿,道:“阿贵,我跟你说过,我叫罗小鹤,清海的法名只是我在玄妙观里混饭吃时……”
  李金贵见他越说声音越大,连忙打他一下,道:“小鹤,你小声点好吧?”
  罗小鹤伸了伸舌头,只见那拥抱中的白嫦娥已闻声望了过来。
  她的面颊上还沾着泪水,犹如梨花带雨,更使人看了心动。
  罗小鹤虽然只是个十几岁的孩子,但他自幼流浪各地,心智较同年纪的人成熟,这一看到白嫦娥那张娇丽沾泪的面容,只觉心头怦然作声,几乎恨不得跑过去替她将泪水拭去,然后将她搂入怀中,小心呵护……
  当然,他心里是这么想,却被她那令人不敢仰视的光芒,逼得连正眼看她一眼都不敢,赶紧垂下眼睛,望着自己的脚尖。
  白嫦娥目光掠过李金贵和罗小鹤身上,这才记起自己的失态。
  她赶紧轻轻的推开了白银凤,自襟下掏出一条绢帕替白银凤拭去泪水,低声道:“孩子,你回来就好了!不要难过了。”
  白银凤激情地道:“姑姑……。”
  白嫦娥道:“你不要怕,无论有什么事,姑姑都会替你扛下来!”
  她轻轻地拍了拍白银凤的背,然后拭去流在自己面颊的泪水,再收起了手绢,推开了白银凤。
  她的动作是如此的优美,使得丁中齐等人都看呆了。
  丁中齐虽然资质愚蠢,在名师教诲之下受业多年,都未能得到新传,但他见过天下间最卓著名望的一些剑仙隐侠,目光自然与众不同。
  白嫦娥一连串的动作,在李金贵的眼里看来优美极了,甚至觉得比戏台上的花旦,所表演出来的动作还要好看得多。
  但在丁中齐的眼中,她的每一个动作,都蕴含着武学中的至理。
  似乎,她的姿式动作,正与天体运行的节奏相吻合,就跟云的飘移,花的绽放,草在风中拂动一样,富于美的韵律……
  丁中齐暗暗惊讶,想道:“想不到这位昔年的武林第一美女,如今在武学上的修为,今已到达如此高的境界,用不了几年,她就可以进修上乘大道……”
  白嫦娥掖好了手绢,朝无相神尼微一敛衽,道:“晚辈一时忘情,在神尼之前失态,尚祈见宥。”
  无相神尼单掌立胸,道:“阿弥陀佛,大干世界即是有情世界,女檀越真情流露,的是难得。”
  白嫦娥面上浮起—丝微笑,道:“白家大院自从迁来南阳,已有十多年从未来过房客,今日群贤毕至,嫦娥却效小儿女之态,有所失礼,万祈各位恕罪。”
  说着,朝丁中齐等人敛袍又行了一礼。
  丁中齐等连忙抱拳还了一礼。
  白嫦娥道:“各位请入内奉茶,琼华,你领路吧!”
  这座白家大院外表看来颓败,野草丛生,荒芜之极,实则内部极为华丽。
  李金贵以前来过两次,却都没有进过大厅。
  当他一踏进厅内,立刻被那古典华丽的家具摆设,和壁上悬挂的巨幅字画所震慑住。
  这整个大厅足有四丈见方,空阁宽敞,除了家具之外,地上铺着两块厚厚的波斯地毯,墙角摆着花木盆景,仍然显得有些空荡.
  李金贵目光在壁上调览一下,发现那些字画都是历代名人的真品,不禁为之咋舌。
  如果拿这个跟他家比较,那么简直有云泥之分,差得大远了。
  罗小鹤一生之中,何曾见过如此华丽的大厅?
  他一进入厅中,几乎觉得手足无措,连迈足的力量都没有。
  金琼华引领众人入厅之后,白嫦娥也挽着白银凤随后进入,那两名青衣丫环则随侍在她们的身后。
  众人分宾主之位落座后,白嫦娥立即命两名青衣丫环奉茶待客。
  白银凤傍坐在白嫦娥的身边,不住好奇地打量厅内陈设,似乎要从里面找回她儿时的记忆。
  李金贵双足踩在那厚厚的波斯地毯上,只觉自己仿佛踏在云端一般,心里虚的,很不踏实。
  他的目光掷过丁中齐的身上,只见他一个壮硕的身躯,坐在巨大的太师椅中,仿佛一座山堆在那儿。
  他的衣襟已经扎好,不再敞开,显然进入如此华丽的大厅,面对如此美貌的丽人,使得他那狂放之态收敛不少。
  李金贵的目光从丁中齐挪过,落在罗小鹤身上,只见他缩在太师椅里,双手并合着摆在腿上,中规中矩的,却反倒像个小猴子。
  只有无相师太坐在那儿,面色如常,表情没有变化。
  李金贵忖道:“如果早晓得玉凤家这么漂亮,我该在回家时,换件好衣服,这个样子上门,实在是不太雅观……”
  一念丛此,他反倒有些不自在起来。
  这时,他只见金琼华凑在白嫦娥的身边,不知在说些什么,白嫦娥的眼中突然射出两道冷厉的寒芒,凝注在蜷伏在丁中齐那双大脚边的蓝云身上。
  李金贵自然不清楚蓝云和白嫦娥之间的一段恩怨,他的目光随着白嫦娥的视线望向蓝云,只见他睡在厚厚的波斯地毯上,仍然没有醒过来。
  他不禁有些欣羡,忖道:“总有一天我也得弄条像这样的地毯来,摆在卧房里面,晚上就睡在上面,也不知有多舒服。”
  想起家里那张木床,以及在玄妙观里睡的竹床,他真恨不得就此躺在地毯上,尝尝那是什么滋味。
  当然,这只是孩子的想法,事实上,厅内这么多人,他是绝对不可能如此失态的。
  “不过!”李金贵忖道:“如果整个大厅里只有玉凤和我,我一定要躺在地毯上,打它十几个滚!”
  他在胡思乱想之际,只听得白嫦娥“哦”了一声,道:“原来六丁神斧丁大侠也来了,琼华,你怎么不早说呢?”
  她歉身道:“丁大侠大驾光临,妾身失礼,未曾……”
  丁中齐敞声大笑道:“白姑娘不必客气了,老夫是个山野粗人,也不懂得什么客套,你也用不着跟我太多礼,免得我难过。”
  白嫦娥微微一笑,道:“不知丁大侠此来是……”
  丁中齐道:“老夫是奉敝门师叔极乐真人之命,一方面是陪小师弟返家省亲,另一方面是要见白仪方白居士,有事相商。”
  白嫦娥一听丁中齐提到了极乐真人之名,也为之霍然动容。
  她的目光在李金贵和罗小鹤两人脸一掠过,实在看不出这两个土里土气,显然没有半点功夫的乡下的孩子,会是名动天下,被目为一代剑仙的极乐真人之徒。
  她缓声道:“家兄闭关未出,此地的事务,一切由妾身处理,丁大侠有什么要事,可跟妾身明说,或许妾身能够……”
  丁中齐略一迟疑道:“敝师叔写有信函交由老夫带来,不过他老人家是要老夫亲自交给令兄。”
  白嫦娥为难地道:“这个……”
  这时,那两个头梳双鬟的青衣少女,一个端茶,一个托着果盒进来,她们默默放下茶点,然后又默默的离去。
  白嫦娥道:“各位请用茶点。”
  无相神尼道:“女檀越,贫尼认为无论如何,白居士是当家之人,此刻应该请他破关而出才对。”
  白嫦娥道:“老前辈,家兄此次入关是为了修炼少阳大能力,绝不能加以打扰……”
  无相神尼微微一笑,道:“这么说,女檀越能作主答应让银凤随贫尼远赴南海?”
  白嫦娥惊喜交集,侧目望着白银凤,问道:“银凤,此事可真?”

相关热词搜索:剑仙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上一篇:
第二十一回 修罗大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