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剑仙 正文

第七回 太虚施法
2021-03-09 12:34:24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李金贵仰卧在一张床上,睁大着眼睛,望着帐顶。
  他的眼中尽是茫然之色,目光有些呆凝,脑晦中一片紊乱,又仿佛是一片空虚。
  因为这一天一晚遭遇的事,使得他整个神智都有些混淆。
  然而最鲜明的印象,却是白玉凤那张宜嗔宜喜的秀靥,以及一笑之下,露现在粉颊的两个深深的梨涡……
  随着白玉凤的倩影浮现眼前,他的心底立刻便涌现一股辛酸苦涩的滋味。
  因为他想到了他已跟白玉凤分手道别,最快也要在一年之后,才能看到她。
  这段悠长的岁月,使他一想起来,禁不住痛苦难禁。
  他的嘴里发出一声低的呻吟,喃喃道:“凤妹,凤妹……”
  他只觉眼前一阵模糊,泪水盈眶,很快地便顺着两边面颊流了下来。
  像他这种初历情场的孩子,乍尝情滋味,便因环境所逼,骤而别离,最是难忍相思之苦。
  两行情泪滑落面颊,有种酥痒的感觉,却使得他心底的痛楚减轻不少。
  因此他就那样仰卧着,任由滔滔清泪流出,似是要把满怀的郁闷痛苦,一齐随着泪水流了出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在一种浑浑噩噩,似睡似醒的情况下,突然听到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霞姊,阿贵醒了没有?”
  “我不晓得啊,刚刚我来过一趟,他还没有醒过来。”
  李金贵微微一愣,这才记起自己是处身在玄妙观里的一间精舍内。
  他慌忙拭去面上的泪痕,转过身躯,面向床里,拉起锦被,连头带脸的盖了起来。
  这是一种下意识的逃避行为,他想把自己藏匿起来,不被别人发现。
  因为他在这一刹那,已经记起了这段时间内经历的事,唯恐他在被玄真道长催眠之后,说出了什么,因而会引起玄妙观对他有所行动。
  敢情他被厨房里的老张在后门石阶上发现后,立刻便使得整个玄妙观都为之骚动起来。
  厨房里的那些人,有的是为他得到太白双妖青睐而兴奋,有的则是取笑他,还有妒忌他的人,则风言风语的讽刺他。
  一时之间,众人七嘴八舌,搅得他头都昏了。
  没有多久,他便被带到了观中密室,这一下可更不得了,不但玄妙观里的重要人物在场,而且还有好几个参与这次秘会的怪人。
  当然,其中包括了太白双妖。
  由于太白双妖和来自北崆峒的朱云,为了争夺李金贵,发生了一次争斗,所以李金贵成了传奇人物,每一个在场的人物,都以一种奇异的目光看他。
  这使得他心中忐忑难安,几乎想要逃离开去……
  门扉呀地一声,被推了开来,李金贵听到一个带着甜腻的声音道;“二妹,你们到圆觉寺里去,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现?”
  李金贵知道这是郑霞在说话,在太白双妖中,他对郑霞的印象,要比刘翠娥好得多。
  这不仅是郑霞看起来比刘翠娥端庄一些,并且她也一直在帮李金贵说话。
  当然,最重要的是刘翠娥首先“看上”他,要将他带到长春宫去,这使得他无法跟白玉凤在—起……
  比起这一点来,刘翠娥用冷煞手暗算他,逼他在一定的时辰内,返回玄妙观的事,对他来说,就不重要了。
  因为在他的感觉里,他并没有受到冷煞手的伤害,而刘翠娥的最大罪孽,在于使得他跟心爱的小凤儿分开……
  然而,他却不知道,他能够安然的回到玄妙观,没有受到刘翠娥的冷煞手之害,在玄妙观里引起了多大的震撼。
  太白双妖出身无极老魔门下,一身功夫专走阴寒路子,真力发出,寒冷逾冰,人畜当之,立刻冻僵。
  虽说刘翠娥并没有存心要杀死李金贵,她之施出冷煞手,只是逼使李金贵在限时之内,返回玄妙观的一种手段而已。
  但是,她以一缕冷煞手真力注入李金贵的经脉之中,便是下了她太白一门的禁制。
  若是李金贵在日落之前回观,她便会将那缕冷煞之气收回,否则,李金贵将会冻僵。
  白眉怪叟朱云便是因为要解救李金贵身上所中的冷煞手,才拉着玄法道人赶去找寻的。
  结果,他们找到了卧于野外的李金贵,朱云向玄法要了一颗离火丹,给李金贵服了下去。
  也就在那个时候,太白双妖赶到,双方发生冲突,终于朱云败离逃去……
  太白双妖在击败朱云之后,便发现李金贵失踪。
  当时,她们和玄法道人曾四处搜索了一下,结果却没有找到李金贵,所以她们误以为是朱云另外找人将他带走。
  刘翠娥当时曾冷笑地对玄法说,李金贵已经中了她的冷煞手,就算朱云带走,也无法活命。
  玄法为了不使太白双妖产生误会,便很坦白的将取出离火丹给李金贵服下之事告诉刘翠娥。
  刘翠娥当时极为震怒,但是一问到李金贵的情形,再一推算时间,便知道李金贵在没服下离火丹之前,体内的冷煞真气已经被清除殆尽了。
  因为按照她的预算,李金贵在朱云赶到之时,该已经全身冻僵,早就断气了。
  由此,她就产生了一个极大的疑问。
  那便是,到底是谁能在朱云赶到之前,解除了她的冷煞手?
  太白双妖随同玄法回观时,曾表示等到返回长春宫之后,一定要禀明无极老魔和长春夫人,找上崆峒去,揪出朱云,逼他交出李金贵……
  为此,玄法和玄月两人还劝了许久,希望太白双妖不要伤了同盟的和气……
  然而随着李金贵的回来,又使得太白双妖产生了另外一个疑问,那便是李金贵被谁救走了?
  连玄法和玄月两人也都对李金贵这段从日落到天明的时间内,所经历的事,产生极大的兴趣与疑惑。
  李金贵在玄妙观里,只不过是一个倒茶的小厮而已,已往是从未受到人重视。
  从这次太白双妖跟白眉怪叟朱云争夺之后,他便顿时成为一个传奇人物。
  玄法和玄月并不是要将李金贵留下,他们知道,那样会与大白双妖发生冲突。
  他们感到重要的是.这段期间,正是他们奉命邀请三山五岳各路奇人,商讨机密要事的会期。
  虽说这次秘会在其圆满的情形下结束,他们获得了很满意的结果,但是太白双妖和朱云为了争夺李金贵之事,却是美中不足
  如今,随着李金贵神秘失踪,又神秘返回,使得玄法和玄月两人本能地怀疑到李金贵。
  他们非得要弄清楚李金贵之进入玄妙观,到底是不是受人的指使而来。
  也就是说,他们非得要弄清楚李金贵的来历不可。
  而太白双妖则鉴于李金贵将要被带往长春宫,更非要在此之前明白他的底细不可。
  所以李金贵被带入秘室之后.所接受的盘问,翻来覆去的便是这几个问题。
  “你叫什么名字?”
  “你住在哪里?”
  “你家里还有些什么人?”
  “你为什么进入玄妙观来?”
  这几个问题,李金贵都是照白玉凤所交待的回答。
  而太白双妖所问的问题,则是集中在李金贵离开玄妙观之后的那段时间内发生的事。
  李金贵则将凌三所交待的话回答,一切都用不知道来搪塞。
  经过半个时辰的审问后,玄月首先被触怒准备对李金贵用刑。
  还是玄法对李金贵颇有好感,一方面吩咐人去请大观主玄真来,一方面则当着李金贵的面,派人去将他的老奶奶请来观里……
  李金贵一想到这里,不由得心里一阵紧张,忖道:“怎么办呢?他们只要到南阳府去查一查,便明白我的话是假的了。”
  意念一动,他又想到了不久前在秘室里,面对大观主玄真道长的情景。
  他记得玄真道长是个身躯高大,浓眉深目,黑髯拂胸的中年道人,然而留在他印象里最深刻的还是玄真道人那双明如朗星的眼睛。
  那种怪异而又诡奇的眼神,有那股慑人的力量,使得李金贵在一见之下,便为之提心吊胆。
  玄真道人沉肃而带有磁力的话声,仿佛仍然停留在李金贵的耳边:“孩子,你经过了一夜的辛劳,太累了,你睡吧!”
  “你的眼睛支持不住了,快闭起来,快点睡个觉……”
  李金贵记得当时很快地便觉得困倦,就那么睡着了。
  以后的事,他完全不记得了,直到此刻,他从一个绮梦中醒来……
  这许多意念,在他的脑海里,如同电光石火般一闪而过。
  他听到刘翠娥道:“没有,我跟玄法道长在圆觉寺里里外外搜索了两次,什么都没看见,那座破庙已经荒废了好多年,除了蜘蛛网之外,就是灰尘,还找得到什么?”
  李金贵心里一跳,只叫得郑霞问道:“难道庙里面连一个脚印都没找到吗?”
  刘翠娥道:“没有,那个破殴里,到处都是灰尘,看来最少也有一年,没有人进去过,到哪儿去找脚印?倒是找到了一身的霉味回来,害得我差点都吐了,赶紧去洗了两次澡才洗干净……”
  郑霞“咭”地一声笑了出来。
  李金贵心里又跳了一下,忖道:“他们怎会怀疑到圆觉寺,而赶去搜索呢?”
  他对于刘翠娥所说的话,不由得更加奇怪,不明白她和玄法在圆觉寺里,怎会没发现他跟凌三等人的脚印?
  可是当他一想到,“凌师兄”和“葛师叔”道法通神,他立刻便为之释然,心神也为之大定。
  他只听得刘翠娥嗔道:“大姊,你还好意思笑我,都是你害的……”
  郑霞道:“唷,怎么又怪到我头上来了?明明是你招惹的,我也劝过你,别跟朱老怪争阿贵,你不听,如今好了吧,惹来这么多的麻烦,又结下了那么个大仇……”
  刘翠娥道:“我是气不过嘛,朱老怪明明是跟我们太白一门作对,不然为什么我看中的人,他要枪了去!”
  她冷哼一声,道:“师父常常说,从长春宫出来的弟子,是决不能受人欺负的,朱老怪倚老卖老欺负我还不算,并且还辱及两位师尊,这你又不是不知道?就算回到长春宫我也不怕,或许师父反而会夸奖我们呢!”
  郑霞道:“好了,好了,你惹了事还有道理……”
  刘翠娥道:“当然,我们太白双仙在江湖上,是那么好惹的?凭他朱老怪又算什么?就算是北崆峒掌教来了,我也一样不怕。”
  郑霞道:“二妹,你现在要怎么办呢?”
  刘翠娥道:“什么怎么办?”
  郑霞道:“我是说,我们已经开完了会,应该早些回到宫里去复命,现在为这个阿贵留在这儿,你到底是决定带他走呢,还是把他交给玄妙观?”
  刘翠娥没有说话,似乎在思考。
  李金贵凝神聆听她们说话,一时都忘了自己全身紧覆着锦被,已闷得满身大汗。
  突然,他觉得身上一凉,锦被已被人拉开了。
  他骇然一跳,不敢动弹,随着一股馥郁的芳香扑上鼻来,他感觉到面颊上有一股呼出的热气。
  李金贵心弦拉得更紧,唯恐太白双妖发现自己已经醒来,连呼吸都几乎为之停顿。
  他听到郑霞道:“我听到玄真道长说过,接受他的慑心术控制之人,若没他的吩咐,最少要睡五个时辰,才能醒过来,阿贵连一点武功都不懂,恐怕要七个时辰后,才能醒得来……”
  刘翠娥道:“唉!你看他闷得一头的汗……”
  李金贵只觉面上一凉,有人用手绢替他拭汗,接着,他的身躯被人搬动着仰卧起来。
  他知道那是刘翠娥在动手替他拭汗。
  凭良心说,刘翠娥是长得极其俏丽,一张白嫩的瓜子脸上,—个小巧的樱唇,衬着玲珑的琼鼻,便已很好看了,尤其她又有两泓有如秋水般的大眼睛,水汪汪的,配着长长的睫毛,弯弯的柳眉,真有股说不出的韵味与风采。
  李金贵在端茶送水的时候,便曾为她那瞟来瞟去的跟神心跳过。
  那乌溜溜的眼珠里,似乎蕴含着无限的魅力,能够勾魂摄魄。
  虽然李金贵心里对刘翠娥有些愤恨,怪他插手,以致使他跟白玉凤分手。
  可是他到底是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当刘翠娥伸出玉手替他擦拭面上的汗水时,他的心里仍然不禁为之怦然而动。
  尤其是当她弯下腰,搬弄他的身躯时,她的脸距离他很近,李金贵很清楚地嗅到了她呼出的气息,更是很自然的感觉到她的酥胸碰艘到自己肩膀……
  他长到现在,除了白玉凤之外,还没有跟其他一个年轻的女子如此接近过,因此在这一刹,他全身如同触电似的抖了一下。
  “咦!”刘翠娥感觉到他身上的一阵颤抖,发出一声惊诧的呼声。
  郑霞道:“什么事啊?”
  刘翠娥道:“阿贵好像醒了。”
  郑霞道:“不可能吧!”
  刘翠娥低声唤道:“阿贵,阿贵,你醒醒,我有话跟你说!”
  李金贵嘴里发出一阵含糊的呓语。
  刘翠娥又继续道:“阿贵,阿贵!你醒醒。”
  李金贵道:“奶奶,奶奶,我……”
  他急骤地喘了两口气,含糊地喊道:“圆觉寺……朱老前辈……我不要去……奶奶,我……我要奶奶……”
  然后,他又闭上了嘴,调匀了呼吸,假装睡着了。
  他的眼睛始终不敢睁开来,但是,在他的感觉里,他依然可以很清晰地觉察到,刘翠娥正凝目注视着他。
  郑霞道:“我跟你说,他不会醒的,除非玄真道长命令他醒过来,不然……”
  刘翠娥轻叹口气,伸出右手,轻轻的抚平李金贵皱起的双眉,柔声道:“这孩子也真是可怜,说梦话都忘不了他的老奶奶,看来我不应该把他带走……”
  郑霞道:“对,我看你还是把阿贵留在这儿吧!”
  刘翠媾道:“不,我要把他带回长春宫去,让他成为本门弟子……”
  郑霞遭;“为什么呢?”
  刘翠娥道:“大姊,你想想看,他若是在这儿,一辈子也不能够出人头地,永远都伺候人家,终其一生,只能够庸庸碌碌的活着,假使他入了本门,以他的禀赋,一定会有一番成就,岂不是比起他守着他的老奶奶,做一辈子的俗子要强得多?”
  郑霞笑道:“小娥!你少扯了,你的心思我还不知道?明明是喜欢这小子,偏偏要说些大道理!”
  刘翠婊道:“不错,我是喜欢他,所以我准备带他回宫去……”
  郑霞道:“小娥,你想到没有,若是阿贵的来历查出来有问题,或者他是受人的指使,潜入观里,为了探索我们七派结盟的事,你想想,玄真道长还会让我们带他走吗?”
  她吁了口气,道:“恐怕到那个时候,连他这条小命都不保了。”
  刘翠娥道:“是啊,所以我也在担心,不晓得他能不能够过得了这一关?听说太虚道长的离魂丹非常厉害,如果阿贵真的是‘南北双尊’或者中原六大门派原来的奸细,恐怕在离魂丹的药力下,非要吐出真言不可……”
  郑霞道:“如果真是那样,我们也没有法子,只好眼睁睁的看着他受刑了。”
  刘翠娥轻叹口气,默然的望着仰卧在床上的李金贵,道:“我相信他不可能是六大门派的弟子.更不可能是南北双尊派来的……”
  说到这里,她突然看到李金贵全身一颤,坐了起来。
  太白双妖一齐愣住,只见李金贵伸手指着帐顶,以一种怪异的声音喝道:“尔是何等妖物?待本真人以飞剑取你性命!”
  她们两人对望一眼,只听李金贵哈哈大笑道:“尔既苦哀求,本真人就饶你—命,不过你要从此随吾永留青城,为我守好金光洞!”
  说着,他便又仰卧下去喃喃道:“奶奶,我到观里去赚些钱……以后好好孝顺你老人家……”
  由于他两次说话的声音不同,使得太白双妖为之错愕不已,她们看到李金贵躺下之后,又熟睡如故,不禁对望一眼,面上浮起诧异之色。
  刘翠婿道:“大姊,会不会是玄真的慑心术伤到了阿贵的脑筋?你看他那样子……”
  郑霞道:“奇怪,真是奇怪得很。”摇了摇头,道:“我也弄不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了这个,我跟阴山麻衣客还争了半天,他说人是有转世之事,以前他就亲眼看到一个小孩子说些大人的话……”
  刘翠娥哦了一声,道:“大姊,你说给我听听看?”
  郑霞道:“麻衣客说他有一回在郑州的一个小镇里经过,遇到一件怪事,是—个才五岁的孩子,平常好好的,有一回从树上摔下来,昏了过去,等到醒过来之后,说话的声音不一样了,完全跟大人没分别,嚷着要到罗家村去找他的老婆……”
  她顿厂顿,继续道:“那小孩子的父母起初还以为那孩子跌坏了脑筋,替他延医治疗,却一直没有效,那孩子始终说是姓罗,哦,我忘下告诉你,他原来是姓张的。”
  刘翠娥讶异地道:“哦!真有这等怪事?”
  她望了躺在床上的李金贵—眼,道:“大姊,后来呢?”
  李金贵之所以要装神弄鬼,是因为他在听到刘翠娥提起太虚道长要用离魂丹逼他说出真话时,大吃一惊,全身震动。
  他为了要掩饰这个举动,灵机一闪,这才改变嗓音说出那两句鬼话,又故意做出这些动作。
  谁知道太白双妖听了之后,竟以为他是受到玄真道人的慑心术的影响,激发起前世的记忆……
  因此他起先在暗暗偷笑,为自己的这番假动作的成功瞒过太白双妖而高兴。
  随即,他便听到了郑霞所说的那个故事,顿时他想到了凌三跟他所说的那些事,而全神贯注,聆听着郑霞所说的那个故事,并且深信不疑。
  郑霞道:“那姓张的孩子,说他叫罗永年,是个布贩子,家里除了妻子老母之外,还有一个才两岁的小女儿,有回他到郑州城里去贩布,谁知在路上却遇到了强盗,将他打死了,埋在乱葬岗里……”
  她吸了口气,道:“那孩子说到这里,大哭出声,说是要回去找他妻子,因为他离家时,只留下了十一两银子,恐怕过了这些年,他的妻儿会有断粮之忧,那孩子的父亲起先不相信,后来逼不得已,再加上有人怂恿,而他的心里也有几分好奇,所以就带着孩子到罗家村去,结果你猜怎么啦?”
  刘翠娥摇了摇头.叫道:“大姊,你别吊胃口了,快说嘛!”
  郑霞道:“他们骑骡走了五十里路到了罗家村,村里的情形完全跟那孩子说的一样,那姓张的觉得很奇怪他的孩子一进村里,就嚷着要下来自己走,他无奈,只得将孩子放下地,跟着便看到那孩子跑到村末一家瓦房里,当时,屋里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妇人正在纺纱,那姓张的还没说出来意,他便看到他那五岁大的孩子哭着呼唤那妇人的名字,又要她把午睡中的女儿唤醒……
  刘翠娥听到这里,忍不住哦一声,惊呼出口。
  郑霞道:“当那姓张的孩子听到罗永年的母亲思念儿子,已经死了两年时,不由放声大哭,还抱着看来比他还要大的一个女孩子,大呼:‘乖女儿,爸爸对不起你,让你吃苦了’……”
  刘翠娥睁大眼睛,道:“真有这种事情?”
  郑霞点头道:“我也不相信.可是麻衣客说,这件事在郑州轰动一时,好多人都听说过,并且当地的县官还亲自由那孩子带着到乱葬岗去掘出罗永年的骨骸,果然如他所说,罗永年的头骨破了个洞……”
  刘翠娥喃哺道:“真是不可思议,太不可思议了,哦,后来呢?”
  李金贵听到这里,也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他忍不住想要开口,却倏地发现一缕冷风袭上面来,使他的面部肌肉为之一僵。
  他的耳边响起一缕声音,道:“不可说话。她们是要试探你是否醒了,才编出来这个故事骗你。”
  李金贵听到这个声音,觉得极为熟悉,一时却想不出是谁来。
  他想要睁开眼睛看看那是谁,哪知就这一刹,他全身僵硬,连眼皮都无法挪动一下。
  他的心里一阵惊慌,只听得那缕声音又在耳边响起:“我是白金凤,就在你的身边,你别害怕。”
  李金贵心里—跳,忘了自己全身不能动弹,开口想要询问白金凤有关玉凤之事,岂知话到喉边却无法吐出口,只得颓然僵卧。
  他一定下神来,立刻便又听到郑霞的话声:“所以这种能记前生遭遇的事不是没有,只是我们没遇到而已!”
  刘翠娥道:“谁说我们没遇到?阿贵不是说他前生是青城山的一个道士吗?”
  她话声一顿,突然问道:“阿贵,你说是不是?”
  李金贵此时若非被白金凤制住全身要穴,恐怕会本能地回答刘翠娥的话。
  刘翠娥走到李金贵身边,拨开他的眼皮看了一下,笑道;“大姊,怎么样?我说他不会醒过来吧!这半天的唇舌全是白费了。”
  郑霞默然片刻,摇头道:“我总是觉得有点不对,奇怪,就是不知道是哪里不对?”
  刘翠娥道:“我看你是太过敏了,他只不过是一个乡下孩子,会有什么问题?现在只要摸清楚他的来历就可以放心了。”
  屋外传来一阵脚步声,接着门上响起“剥剥”两声。
  郑霞问道:“是谁?”
  门外有人应声道:“贫道清风,奉家师之命,请二位仙姑到丹房去,有要事相商。”
  郑霞道:“什么要事?是不是太虚道长来了?”
  她走到门口,拉开了门,只见一个瘦削的中年道士恭立门外。
  清风躬身道:“禀报两位仙姑,师叔祖还没赶到,听说好像是把阿贵的奶奶接来了,师父请二位去,看看有什么话要问她!”
  刘翠娥道:“好极了,大姊,我们这就走吧!”
  郑霞道:“清风,你就守在门口吧,如果阿贵醒来,就到丹房去通知我们,知道吗?”
  清风一愣道:“禀告仙姑,家师说过,阿贵不需要看顾,因为他老人家已经施出催眠之术,若不亲自唤醒阿贵,任何人都没有办法在日落前弄醒他的……”
  刘翠娥柳眉一扬,道:“少废话了,叫你在这儿守着,你就跟我守着,听到没有?”
  清风垂首肃立,道:“是贫道遵命。”
  太白双妖像一阵风似的飘了出去,清风一直等她们走远了,这才呸地一声,吐了唾沫,骂道:“他妈的,神气什么?两个小妖女而已!”
  他嘴里咕哝了一下,伸手要关起房门,一眼看到躺在床上的李金贵,不由气冲冲的走到床边,指着李金贵骂道:“他妈的,都是你这小子害人,老子为了你,忙到现在,连一口水都没喝,匆匆的赶去,把那老太婆带来,本来以为可以歇一会儿,却要来给你守门……”
  他见到李金贵熟睡如死,愈骂愈是气忿,伸手便在李金贵面上掴了两掌,恨恨地道:
  “若不是那两个小妖女看上了你,他妈的,你跟老子洗脚,老子都不要你。”
  他没看到李金贵有什么反应,自己也觉得有些索然无味,这才缓缓的走出门外,“砰”
  地一声,关上门。
  顿时,这室内又恢复一片宁静。

相关热词搜索:剑仙

下一篇:第八回 金姥现形
上一篇:
第六回 地下秘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