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剑仙 正文

第十五回 六丁神斧
2021-03-09 12:55:47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可是当他发现林煌沉着脸瞪了他一眼,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赶紧闭住了嘴。
  天虚皱了下眉,道:“姓林的,你瞪什么眼?是不是要尝尝道爷的太清神罡?”
  林煌怒道:“在下的确不死心!”
  手腕一动,已拔出盘龙剑,抖得笔直,剑芒吞吐之间,映得他面目俱青,颇为恐怖。
  天昊道长赶忙制止道:“林施主,不可冒失,这两位道友乃是抱玉真人的弟子……”
  天一道:“我们还不是他老人家的嫡传弟子,只是记名的弟子……”
  他们似想起了什么,道:“对了,极乐真人要我们传话,他已经收李金贵为徒,你们不必再找他了……”
  说着,自怀中取出一条链子,道:“我师叔说他弟子不需要这条链子作护符,要我们还给你……”
  林煌和郑君武目光一亮,只见天一手中所持的那条链子,非金非铁,上面悬着一块令牌,正是本门至高的信符——修罗令。
  他嘴唇一动,正要说话,只见天虚伸手拦住天一道:“师兄,且慢。”
  天一诧异地道:“做什么?”
  天虚道:“这姓林的不服气,以为凭着一只破剑,便可以挽回方才失去的面子,我们若不给他这个机会,岂不是要让他遗恨终生吗?”
  天一冷哼一声,道:“凭他修罗门那几手剑法,只配拿来宰鸡,能吓得了谁?”
  天虚笑道:“师兄说得也是,不过,阿贵可是被他们吓得一愣一愣的……”
  林煌敞笑—声,道:“两位道长如此小视本门,想必剑术通神,林某不才,倒想要领教几招……”
  天虚不屑地道:“几招?如果是你们门主来此,说这种话我还相信,凭你姓林的,哼!
  差得大远了!”
  林煌饶修养再好,如今饱受这两个小道僮的揶揄,也忍耐不了。
  他深吸口气,手腕—动,剑刃颤动,漾起一片冷芒,沉声道:“既是如此,林某承教了。”
  天昊道长眼见事情已趋和缓,双方说着,又充满了火药味,连忙加以拦阻,道:“林施主,请听贫道一言。”
  林煌道:“大舅爷,林某为人,你也该明了,此事分明是他们挑衅,林某若不应战,奉门荣誉将会毁于一旦……”
  天昊道长叹了口气道:“有话好说,何必……”
  天虚小道人打断了他的话,道:“天昊道长,他是不见黄河心不死,贫道若不露两手给他看看,他还以为我们清虚门下弟子全是纸老虎……”
  他侧首道:“师兄,你把那块鬼牌子给我。”
  天一略一犹疑道:“师弟,真人他嘱咐过我们……”
  天虚道:“真人是道行高深,是故不与俗人计较,否则听罗师叔的,两记九阴掌,非把这两个老混球打成肉饼不可……”
  林煌晓得天虚嘴里说的罗师叔是北海魔尊罗岳。那罗岳乃是如今魔道中硕果仅有的大宗师,一身魔功变化,神奇莫测,据说已身外化身,练成都天十二神魔,不需出手,便可凭意念杀人……。
  他心中大凛,顿时后悔起来,明白自己此刻实如置身火山之上,随时有化为飞灰的可能。
  尤其是他为了逞一时之快,而不能忍耐下去,使得他很可能失去取回修罗令的机会,更是使他后悔不已的事。
  他心中意念电转,真恨不得重重的再打自己两下耳光,来惩罚自己的多嘴。
  这时,他真希望天昊道长再度出面为他讲情,那么他便能趁机下台……
  可是天昊道长已连碰两个钉子,再也不敢多事,以免引起林煌更大的怒意。
  林煌目光一闪,瞥见郑君武默立在一旁,连忙传声道:“老六,等会你见我出剑,立刻便动手抢回修罗令,修罗令—拿到手,不管一切,赶回宫里去,如果我死了,禀明帝君,为我报仇……”
  郑君武苦笑了下,还没回答林煌,只听天虚又道:“姓林的,你不用怀什么鬼心思,我只跟你打个小赌,不论你胜败,这块鬼牌子我都还给你。”
  林煌微微一愣,道:“打什么赌?”
  天虚道:“阿贵闯到我们隐仙谷里的时候,我师叔一见他就很喜欢,后来巨剑神君程师叔来了,也是要收他为徒,这件事我们师兄弟很不服气……”
  林煌等人听到天虚突然说出这段话来,齐都为之一怔,不知是何用意。
  赵恨地跟李金贵到底相处了一段时间,可说为了阿贵吃不少苦头,对于李金贵的感觉,自然要比别人强烈一点。
  他自天一、天虚两个道僮出现后,一直没有说话,心中对于两人一身神奇的功夫,可说是又羡又妒,尤其是听到李金贵已被极乐真人收为弟子,更是百感交集,不是滋味。
  因而此刻当他听到天虚提起不服气李金贵之事,顿时有如遇到知音,脱口道:“对!阿贵土里土气,呆头呆脑的,算得了什么东西,只不过是运气好一点罢了,怎能跟二位相比?”
  天一目光一闪,凝注在赵恨地的面上,道:“你是谁?”
  赵恨地为了要找李金贵,已由郑君武易容成凌三的模样,此刻完全是花子装束。
  他一听天一的询问,一时之间,反倒不知要如何答才好。
  天虚见他没出声,道:“师兄,这人的装束倒跟师叔很像,可能是丐帮的弟子。”
  天一摇头道:“不会吧!丐帮弟子怎会跟修罗门的人走在一块?”
  天昊道长忙道:“两位道友,他是贫道俗家外甥,此次是随贫道而来的。”
  天一哦了一声,天虚道:“天昊道长,你这外甥跟李金贵很熟?”
  天昊道长颔首道:“嗯,他认得阿贵。”
  天虚笑了笑道:“那李金贵表面上看起来土头土脑,傻里傻气,其实肚子里还是很聪明的,不然程师叔一见他,怎会赞不绝口,说他是慧质,是练剑的好材料,而极乐真人也说他朴实木讷近乎仁,是本门久寻未得的美玉……”
  赵恨地听得此言,心中的妒恨更是如火焚烧,忖道:“早晓得阿贵不会被本门所用,我在碰到他的时候,便该一掌结束了他,也免得以后生出这么多的是非来,唉!其实那次他挨了太白双妖一掌,我便不该救他,让他冻死算了……”
  其实他这都是空想,李金贵因祸得福,无意中逃出玄妙观,在黑夜里慌不择路的进入山区,且又闯进九九归元阵中,得遇远自海外赶来为抱玉真人祝寿的极乐真人,被收为弟子之事,已经成为事实,绝不是赵恨地后悔所能挽回的。
  赵恨地是悔恨与妒忌的情绪交集,葛仙童则是听了非常羡慕。尤其是在他看了天一和天虚两人的本事之后,那种欣羡之情更加强烈,忖道:“阿贵的运气真是太好了,眼看他在名师的琢磨之下,练成三年五载,出师之后,只怕我们帝君都不是对手了……”
  就在他胡思乱想之际,只听得天虚又道:“他们愈是这么说,我心里就愈是不服气,凭他那副笨笨的样子,又能算得了什么美玉?我看眼前那位小施主倒是一块美玉!”
  葛仙童听他提到自己,不禁吓了一大跳。
  天虚话声一顿,道:“小施主,你贵姓大名?”
  葛仙童一惊,道:“我……我姓葛,叫葛仙童。”
  天一颔首道:“好!不愧是仙童,的确名副其实,真正的明珠仙露、美玉一块!”
  他说话老里老气的,目光更是如同电光似的在葛仙童面上打转,使得葛仙童的脸都涨红了。
  天虚道:“葛仙童施主,你也是修罗门的弟子?”
  葛仙童点了点头,尚未说话,只见天虚摇头叹息,道:“唉!真是明珠蒙尘,美玉落在粪坑,糟踏了这个人材!”
  林煌听得这两个小道士把话绕来绕去到了葛仙童的身上,隐隐猜测到是怎么一回事。
  他心中有些慌乱,道:“你们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天虚指着葛仙童,道:“没什么意思,我跟你打的赌要落在这名小施主的身上。”
  郑君武沉声道:“不可以!仙童是本门弟子,岂能……”
  天一截断了他的话,道:“你们不赌也可以,师弟,你把这块鬼片子毁掉!”
  林煌喝道:“且慢!”
  天一斜睨着郑君武,道:“姓郑的,你的意思呢?”
  郑君武道:“三哥,这件事千万不可答应……”
  林煌道:“老六,我晓得,一切听我的便是。”
  郑君武皱眉道:“三哥,无论如何都不可以!”
  林煌叱道:“事情的轻重缓急,我岂能不知道?”
  天虚道:“对!事有轻重缓急之分,葛小施主再是重要,想必也比不上这块修罗令牌对你们的重要吧!”
  林煌咬了咬牙,道:“你也不用耍贫嘴了,有什么话说清楚了!”
  天一道:“林大天魔,我师弟的意思是用葛仙童打赌,如果你抵得过他三招,我们不但把修罗门令交还给你们,并且还负责送你们出去……”
  林煌大怒道:“三招?你……你说我连他三招都挡不过?”
  天一微笑道:“我可没有说你一定赢不了他,或许你能挡得了他三十招,三百招也下一定,是不是?”
  林煌冷哼一声道:“好,我们就以三招为准,如果三招之内我便落败,那么仙童让你们带走,否则……”
  葛仙童颤声道:“三叔,你……”
  林煌寒着脸道:“仙童,如果你三叔连人家一个道僮三招都抵挡不了,你在本门有什么出息,还不如跟随他们去的好……”
  葛仙童道:“可是弟子我……”
  林煌道:“仙童,你对本门的忠心,我很明白,可是如今环境逼人,我也没有第二个办法,只有挺身一试了……”
  他一抖长剑,凝神望着天虚,道:“小道长,请……”
  天虚伸出左掌,道:“你等等。”
  林煌道:“还等什么?”
  天虚将手里那块修罗令牌一扬,道:“天昊道长,这块牌子交给你保管。”
  天昊道长接过修罗令牌,瞥了林煌一眼,道:“贫道……”
  天虚道:“贫道与他以三招定胜负,无论输赢,这块牌子都会交还给他,在此之前,请道兄代为保管。”
  天昊道长也不清楚天虚为何要这么做,护了护手里的那块修罗令牌,忖道:“如果林煌要在路上翻脸,或许我可凭之作为护身符。”
  他意念未了,只见天虚缓缓取出一柄短剑,面色肃穆的拔了出来。
  一道青蒙蒙的光芒刚一漾直,林煌已沉喝一声道:“第一招……”
  剑洒晒星罗,盘龙出击,剑刃潋艳地朝天虚道人攻了过去。
  他这一剑出手,洞中的温度便陡然降了下来,众人只觉一股寒气扑面涌到。
  郑君武识得这是修罗七剑中的最后一招“魔焰炼神”,一招之中,有九个变化,端的是奥秘无比。
  他兴奋地暗忖道:“没想到三师兄断臂之后,更加努力,不仅功力大进,并且还把这招最难练的剑招练成了。”
  他知道这招剑法只要使出,便能借剑法的变化,产生真磁之力,再进一步,便能凝聚剑气,练成了剑罡,到时凭着一道剑罡便可伤人于十步之内……
  天昊道长似乎也没料到林煌的剑上造诣如此之深,他脚下—移,挪到赵恨地和葛仙童的身前,发出一股真气,护住身前,唯恐他们受到无形剑气之伤……
  林煌出剑,天昊退身,只是刹那之间的事,倏地只见天虚嘴里发出一声低啸,道:“好剑!”
  他竖剑于胸,从那枝短剑上倏然吐出一道尺许的剑芒,颤动之中,如同竖起重重幕帘,将他全身都罩在里面。
  盘龙剑攻将过去,两股剑芒相触,发出一阵刺耳的声音。
  林煌心中大骇,只觉自己这一招九式,似是刺向万载寒岩,根本无法突破对方的剑网。
  他在手腕颤动间,全身衣袍陡地鼓起,双目怒睁,头上千缕灰发根根竖起,右手捧剑回缩,凝视着对方,缓缓地向前一送。
  郑君武兴奋地忖道:“三哥要使出剑罡了……”
  但见从那盘龙剑的剑尖之上,幻起一道圆形的光环,似缓还急的向天虚推去。
  天虚敞笑一声,道:“区区和剑罡,还敢拿来在道爷面前现丑!”
  右手一抖,那枝短剑已离手飞去,刺击而去。
  天昊道长倒吸一口凉气,失声道:“驭剑术——”
  那自林煌剑上发出的圈圈剑罡乍幻即灭,他似乎感受到一股压力,连退两步。
  但听得洞中响起一阵恍如热汤泼雪的声音,林煌满竖起的头发丝已落了下来,那枝软剑也随之垂落。
  可是那枝虚悬在他面前三尺之遥的短剑,依然微微摇动,剑尖指着他。
  郑君武是在二十多年前,见到白氏家族的家长白仪方施展这种“驭剑”之术,跟修罗大帝金浩作殊死之拼.
  他没料到事隔二十多年,这种神奇的驭剑术,又重现在一个十几岁的道僮身上,剃时如遇电霹,大叫道:“三哥,你败了!”
  林煌满头灰发披散,有如厉鬼,闻声怒视郑君武,道:“谁说我败了?”
  郑君武纯是一番好意,唯恐林煌会受到伤害,闻言一窒,道:“三哥!”
  林煌咬牙道:“我还有一招——”
  天昊道长忙道:“林施主,不要逞强!”
  林煌叱道:“老道,闭嘴。”
  天昊道长苦笑了下,没有再说话。
  天一道人道:“林煌,你还不肯认输?何苦要……”
  林煌拧视天一,道:“小杂毛,老夫不会如你的意!”
  他眼见天虚驭剑凝神,不敢说话,知道天虚到底还是年纪轻,功力不够纯熟,所以可以聚力一拼。
  因为这种剑术之中至高无上的绝学,并非人人可练的,而且练成之后,功力深浅有分。
  看这情形,天虚只是练成了驭剑术中的初步功夫,并非无法克敌……
  林煌深吸口气,一抖长剑,嘴里念念有词,倏地一摇脑袋。
  郑君武骇然道:“师兄,不可——”
  天昊道人也倏地明白林煌要做什么,忍不住大叫道:“林施主,不可以……”
  但是他话一出口,便见到林煌满头长发披散而开,身躯如同涨大了一些,脸上泛起了红艳的血光,不由得把将要说出的话,又吞了回去。
  因为他知道林煌这种形态,正是要施出修罗门中最厉害的“修罗搜神大法”,将全身所有的精力潜劲都凝聚而起,施于一击之中。
  这种怪异的心法一施将出来,足可将所发出的力道,增强十倍,但是一击之后,整个人便会如同大病一场,最少要苦练三个月才能回复原状。单是这一点倒还不算什么,最可怕的还是,若这蓄劲疑功的致命一击,遇上了功力高超的敌手,将这股劲道反震回来,那么施法之人.立刻便会七孔流血,全身崩裂而死。
  当年修罗大帝金浩,率领麾下十大天魔,以及数百弟子入侵白氏家族所居的衡山闲云小筑,一战失利,撤退之际,便是仗着十大天魔中居于第四的大力天魔蔡岩施出这种搜神大法,力挡追兵。
  大力天魔以这种秘法,连吐三口鲜血,逼出全身精力潜劲,击毙追来的白氏子弟,达八人之多,然而他自己也因而力竭而死,死状极惨……
  当年那惨厉的一幕,浮现在郑君武的脑海,他不由骇然大叫,道:“三哥,不可以这样!”
  林煌怒目艇视着郑君武,道:“老六,闭嘴!”
  郑君武面上浮起哀痛之色,颤声道:“求求你,三哥,不要再逞—时的意气……”
  林煌叱道:“我这是为维护本门声誉而战,那是逞什么意气?你快跟我闭嘴!”
  郑君武见到那满脸通红的恐怖模样,不由打了个寒颤,再也不敢多说话了。
  林煌缓缓转过身来,凝目注视着天虚小道人,沉声道:“天虚,老夫这第三招就要来了。”
  天—和天虚两个小道士,虽然一直跟随在一代奇人、已修练至地仙的抱玉真人身边,见过无数的奇人异士,可是到底没有下山经历过,更没有遇到身怀邪法之人。
  所以当他们一见到林煌那等骇人的异态,不由得全都骇然失色。
  天一目注林煌,只见他全身肌肤在这一刹变为血红,五官曲扭,面貌狰狞,尤其是那截露在断袖外的断臂臂桩,更是红得像要滴出血来一般。
  他强自镇定,问道:“林煌,你这是要做什么?拼命哪?”
  林煌狞笑道:“你们藐视我修罗门的功夫,老夫就要让你们见识一下。”
  他一振手中的盘龙软剑,但听得一阵嗡嗡之声低响而起,那枝软剑微微颤动,挺得笔直,漾动的剑光,似乎也泛出一蓬血红的光影……
  天虚小道士心中忐忑,却强自镇定下来,轻笑一声道:“谅你修罗门只是些鬼蛙伎俩,也玩不出什么花样来……”
  说着,他缓缓将手中的短剑在面前划了个圆孤,布起一层剑幕,到时便将他全身都罩在里面。
  这正是黄山天玄观中镇观的九招“大周天神剑”中,守得最严密的—招“混沌未开”,所谓无始无极,无形象,正是天虚之相。
  天一道士唯恐林煌弄什么花样,站立一旁,准备一有万一,立刻发出“太清神罡”,替天虚道士挡一挡,到时就算毁了约定,也个能使天虚道士吃亏负伤……
  郑君武眼见林煌一意孤行,再也无法劝阻,赶紧走到赵恨地和葛仙童的身前,将他们拉住,急速向后退出数尺。
  天昊道长乃是修罗门十大神魔中赵龙之舅兄,跟修罗门的渊源极深,自然稍为知晓林煌即将施出的“修罗搜神大法”有何神奇之处。
  他也退到了赵恨地身边,低声道:“郑施主……”
  郑君武满脸凝肃地道:“道长,等会要尽力护住他们两个……”
  就在这时,只听林煌低吼—声,吐出一口鲜血,长剑随着身躯前挪,陡然劈出。
  他这一剑跟方才完全不同,剑啸刺耳,却看来去势极慢,仿佛剑上挽着千斤巨担一般。
  剑未落下,天虚道士所布出的剑幕已感受到一股沉重如山的劲道。
  那股劲道裂金断石,旺强且利,仅是稍一停滞,便已穿透天虚布出的六层剑幕,直射而落。
  黄山“大周天神剑”一共只有九招,其中这“混沌未开”乃是唯一的守势,功力高者,足可布起十一层剑幕,方圆丈许之处都受剑幕庇护,滴水难入。
  但是天虚道士毕竟年纪还轻,功力不深,只能布起七层剑幕,眼见林煌剑刃劈落,连破六重剑网,天虚道士心头大骇,身形陡退,逼气催剑,招化“初现太极”,想要卸开那劈落的万钧力道。
  不过他的剑式固然奥妙,修历到底还浅,加以林煌此时施展的是修罗门的秘法,可借吐血之术,催提全身潜力,付诸一出,所施出的劲道,较之方才何止增强一倍。
  是以双方相较之下,优劣立见,刹那之间,只听“当”的一声,天虚道士手中的短剑已被击落,那枝盘龙剑直穿而去,朝怔愕中的天虚道士射到。
  天一道士未料天虚会如此不堪一击,仅仅一招,便被林煌将那招“混沌未开”破去,惊骇之下,双手平推而出,喝道:“林煌,慢来。”
  他虽然发出“太清神罡”,可是林煌的剑是何等迅速?眼见天虚便将会一剑殒命,伏尸于地。仿佛变成空气,溶化在黑暗中。
  他心头一怔,剑势稍稍一顿,便听到一声沉喝道:“你与小孩子拼命,岂不是太过分了?”
  话方一入耳,他已觉得劈出去的剑势受到极大的阻力,似乎停了下来。
  目光一闪,他只见面前出现一个蓬头垢面,满袖油光的老叫化子。
  那老叫化子左手上挽着天虚,右手两指捏住林煌刺来的盘龙剑尖,任凭剑上寒芒进射,竟然伤害不了他分毫。
  林煌手握长剑,催劲下劈,却因剑尖被对方捏住,而无法动弹,那种感觉就好像他所面对的是山川河岳,尽管如何出力的功击,也是徒然。
  一个人的力量,又如何能跟“大自然”来对抗呢?
  林煌口中含着那一口鲜血,正要吐出来,但是那种无法抗拒的感觉,一印人心里,使得他立刻万念俱灰,不知该如何是好。
  那老叫化见到林煌满脸涨得通红.沉声喝道:“你还不快把这门邪功散了,真想要全身碎裂不成?”
  林煌知道施展这门“修罗搜神大法”是有去无回,若不制敌,必定气血回崩,裂体而死。
  此刻照那老叫化叫他散去搜神大法,他却无法照办,顿时进退两难,不知如何是好。
  就在此时,郑君武抢前一步,道:“邹老前辈,本门的搜神大法,一施展出去,便无法中途散功,尚请老前辈成全……”
  那个乱发如草,满身油污,双手却莹如玉的叫化子,正是传说中的丐仙邹武。他闻得郑君武之言长眉微轩,道:“什么?那老魔头传你们这歹毒的功夫时,竟没有教你们散功之法?”
  他目光闪处,见到林煌跟中全是乞怜、悔恨之色,不由嘴角一撇,道:“若是按你的作为,该让你自食恶果,姑念我跟那魔头还有见面之情,就放过你这一遭!”
  说话之间,他左手大袖一拂,发出一股柔和的气劲,将林煌体内提起待发的劲道缓缓散去。
  林煌本是全身如向火焰聚燃,即将面临爆炸,被这股温柔清凉的气劲拂体面下,顿如承接迎头酒下的一片冷雨,通体舒泰,心火俱熄。
  他咽下了含在嘴里的那口鲜血,正想要跪下来叩头致谢,谁知倏觉全身酥软,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了。
  郑君武见到林煌身子摇晃了一下,瘫软了下来,连忙抢前将之抱住,道:“三哥,你……
  你怎么啦?”
  林煌嘴唇嚅动了一下,却说不出话来,郑君武目光闪处,只见那枝盘龙软剑竟然已断成寸寸,只剩下一枝剑柄,还握在林煌的手里。
  他心头大震,还以为林煌已被丐仙邹武神功震伤,悲伤地道:“邹老前辈,我……”
  丐仙邹武道:“他这是气直骤然回窍之故,无甚要紧,只要回去好好休养半个月就行了。”
  郑君武听他这么说,这才放下心来,颤声道:“谢过老前辈成全之恩。”
  丐仙邹武冷哼一声,道:“若不是当年老夫跟你师父有过一面之缘,按照他今日这种作为,就该让他自食其果,气血倒崩才对!
  郑君武俯首聆听,唯唯诺诺不与答话。
  丐仙邹武道:“好在是我来了,不然让他伤了天—和天虚这两个孩子,你们修罗门的魔崽子,就算是百死也难赎这大罪!”
  郑君武垂首道:“是,前辈教训的极是,敝师兄一意孤行,晚辈也曾加以劝阻,无奈……”
  丐仙邹武挥了挥手,道:“好了,你也不用多说了!”
  他侧过身来,只见天一和天虚两个小道士束手而立,吭都不敢吭一声,那种恭敬的样子,使人看了不禁好笑。
  丐仙邹武笑骂道:“我就知道,这一定是你这两个小杂毛惹出来的祸,不然人家要跟你们拼命做什么?”
  天一道士尴尬地道,“师伯,这……”
  丐仙邹武道:“你不用解释了,极乐道友叫你们好言相劝他们离开,大概你们心里不服气,认为这儿是洞天福地,不能让修罗门下的魔崽子无缘无故的闯进来,所以逞强显能,要卖弄一下你们学到的那么些破铜烂铁,对不对?”
  他目光一闪,落在天虚小道士身上,笑骂道:“天虚,你说,是不是你惹出来的祸?”
  天虚咧了下嘴,道:“师伯明鉴,您老人家神通广大,明察秋毫,小的不敢欺骗您……”
  丐仙邹武叱道:“呸!小猴崽子,少跟我老人家嘻皮笑脸了,你说说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天虚将经过的情形,简单的述说了一遍。
  丐仙邹武骂道:“你们不服气他们闯进九九归元阵中,所以要让他们瞧瞧厉害?呸!你也不想想,才练了几天功夫,竟想要三招制服人家?若不是我老人家及时赶到,你们这两个杂毛,早就成了肉酱一团了。”
  天一和天虚受到叱责,不敢吭声。
  丐仙邹武望了站在天昊道长身旁的葛仙童一眼,那崩紧的面孔上有一丝笑容,招手道:
  “孩子,你过来,让老叫化看看。”
  葛仙童一生可说从未经历过这种奇异的事,在这一日—夜之中,他目睹了骇人听闻的奇功,看见了神奇莫测的异人,以致那颗稚幼的心灵,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此刻,当他见到那师叔见到了尚要躬身屈膝的老叫化子,在向自己招手,他心中不由一阵畏惧,瑟缩着不敢过去。
  天昊道长推了推葛仙童,道:“仙童,邹老前辈叫你,你还不快过去?”
  葛仙童犹豫了一下,走了过去,跪下朝丐仙邹武磕了个头,道:“晚辈葛仙童,叩见邹老前辈!”
  丐仙邹武右手虚虚一招,便将葛仙童抱了起来。
  他仔细的端详了一下葛仙童,道:“嗯!这孩子的确很可爱,难怪天一和天虚那两个小杂毛会喜欢你。”

相关热词搜索:剑仙

下一篇:第十六回 三星刀网
上一篇:
第十四回 前辈高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