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剑仙 正文

第四回 爱意情浓
2021-03-09 12:27:20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这时,太阳虽然已经下山了,但仍然可以清楚的看到四下景物。
  李金贵四下看了一眼,竟然瞧不到三姑娘。
  但却听到三姑娘的声音,传入耳际,道:“你听着,你一直受人追踪,在人家的监视之下,他们就是想发觉你跟我见面的事。”
  李金贵向来路张望了一下,道:“没有啊!我看不到有人跟踪我。”
  “当然你看不到,他们用的是‘血影潜踪之法’,你现在,听我的吩咐行事。”
  李金贵确然看不到什么。
  但他却很相信白三小姐的话。
  只听白姑娘的娇甜声音,传了过来,道:“面对正北,行过四十九步,看到我用白土在地上划了一个圆圈圈,你就进入圈子里坐下来,如果发生什么变化,不要担心。”
  李金贵心中有着一份很强的执者,暗道:明明没有人跟踪我,为什么一定要说有人跟踪我呢?倒是真希望有些什么变化,让我开开眼界。
  心中念转,人却转向正北行去。
  但有一点,使李金贵心中有着很奇怪的感觉,那就是听到白二小姐的声音,明明就在身边,为什么竟然看不见她。
  正北行四十九步,果然发现下一个白色的圈圈。
  那是白土划成的,大约有五尺方圆。
  李金贵四下看了一眼,仍然不见白家的三小姐,当下举步而入。
  一脚踏入了白圈之后,果然发生了一种很奇异的变化。
  明明是一片草地,但李金贵一步踏入,立刻感觉到一重浓雾,掩了过来。
  就像—下子跳入了一片阴暗浓雾之中,看不到四周的景物。
  耳际问响起了一声惨叫,像是有人受到了一下重击。
  这些变化的形象声音,在一刹之间,一齐拥现。
  但也很快消失。
  当李金贵心生畏惧,盘膝坐下的时候,—切都恢复了原状。
  白三小姐,不知何时,已坐在了他的对面。
  李金贵吃了一惊,道:“你,你……”
  白家三小姐笑一笑,道:“我刚进来,现在,你有什么重要的事,可以说了。”
  李金贵吁一口气,道:“他们要带我走!”
  “谁?”
  “叫什么太白双仙,还有一个白眉老叟……”
  李金贵仔细的说明了经过。
  白家三小姐沉吟了一阵,道:“金贵,现在,你已面临一个很重要的抉择了。”
  “我!抉择什么?”
  “他们看上了你,也许他们也发觉了你身上的收藏东西,现在,你必作—个决定。”
  李金贵道:“我!我就是不能决定,所以,要见你。”
  白三小姐笑一笑道:“你本来和这些事,都没有关系,被卷入这个漩涡中,全是为了我,现在,我可以帮助你,脱离这些烦恼,离开是非……”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要帮助你。”
  “那会很危险,而且,你这一步踏进去之后,那就泥足深陷,再想拔足而出,只怕会很困难的了。”
  “我不怕危险,我只想知道,这对你有多大的帮助?”
  白三小姐沉吟了一阵,道:“金贵,我可以把你们一家人,送往一个很远的地方,也能让你们过着很好的日子,那里没有人会知道你们的来历,不过,我们也就缘尽于此了,不再相见……”
  李金贵急急的说道:“不行,我不能不见你……”
  “那你就只有涉入更深的危险中,而且,你要经过一种厉练……”
  “什么样子历练?”
  “很悲苦的历练,你可能会被一股邪恶淹没,变成了他们……”
  “他们又是谁?”
  白三小姐道:“一种超人的邪恶力量,那会给你很大的满足、快乐,但也会使你迷失,使你忘我。”
  李金贵道:“不行,我不能……”
  白三小姐道:“所以,这是一种冒险,在未来的三个月中,我不能再和你见面……”
  “为什么?”
  “我必须对自己的未来,作一番准备,昨天和大姐深谈了一次之后,我才发觉了事态严重,你必须靠自己的定力,来保护住灵智不昧,金贵,我担心,你会沉陷进去,那岂不是我害了你。”
  李金贵沉吟了一阵,道:“我不怕……”
  白三小姐接道:“我已把你引入了一个超越人的境界,老实说,我有些后悔……”
  “后悔认识了我?”
  “那倒不是后悔,我太胡闹了,有些不知道天高地厚,你本来可以在人间,过着很快乐的日子,我却搅乱了你,也搅乱了你的生活,我却又无法防止以后的变化。”
  李金贵有些明白,但只是那么一点点明白,他读过不少的书,吁一口气,道:“我最坏,会变成什么样子?”
  白三小姐道:“我不知道,我也无法掌握以后的变化,金贵,以后的事,会成一个什么样子的结果,全要靠你自己了。”
  李金贵笑一笑,道:“三姑娘,不要为我担心,也不要为我难过,不论什么样子的痛苦、折磨,我都可以忍受,我只希望—件事情。”
  白三小姐道:“哦!什么事?”
  李金贵道:“我要知道,我最坏的结果是什么?”
  白三小姐道:“很悲惨,真的,我告诉你,恐怕你承受不了!”
  李金贵道:“三姑娘,大不了一条命吧?”
  白三小姐道:“唉!金贵,你读过书,知道形神俱灭的意思吧?”
  李金贵读过不少书.但不是太多,沉吟了一阵,才想通了个中道理,呆了一呆,道:
  “三姑娘,形神俱灭的意思,是不是一个人死了之后,连鬼也作不成了?”
  白三小姐道:“情形大概如此,不过,这句话的意思,还另有一个含意。”
  “这个在下就不懂了,三姑娘指教一下。”
  白三小姐笑一笑,道:“这一种含意,是指一种特定,就像他们和我一样,因为,神,对一般人是一种空虚的,但对我们而言,却是—种实质的东西,有时候,我们宁可把外形弃置,保留下元神不受伤害。”
  李金贵张大了眼神,道:“我有些明白了,你们不是人,是神仙,剑仙。”
  白三小姐笑一笑,道:“我只是具有灵异的神通的人,也可以说是术士,剑客,但我们终极的目的,是修炼到仙的境界。”
  李金贵道:“我完全的明白了,想不到一些小说中事迹,竟然真的存在于人间。”
  “金贵,我传你的打坐吐纳的方法,你是仍在用功。”
  “是的,我自己已经感觉到了,这具有的神效灵异……”
  “立刻停上下来。”
  “为什么?”
  白三小姐叹息一声,道:“那是一种属于我们这个家族的修炼之术,和他们的不同,你如无法避免掉被人带走的事,他们会传授你一种不同的修炼办法.”
  李金贵道:“这两种办法,不同么?”
  白三小姐道:“不同,老实说,他们的办法,比起我们,有着速成的功能,立竿见影,会使一个人,很快登堂入室,有很大的成就。”
  “哦!”李金贵皱皱了眉头,欲言又止。
  白三小姐笑一笑,道:“有利,必有弊,他们的方法,具有速效,但却无法更上一层楼。”
  她费了很多的唇舌,李金贵总算对自己的处境,有了一个概括的了解。
  他在无意中,进入白家大院,已卷入了一场江湖上,具有灵异、奇术的家族门户纷争之中。
  他得到白家的修炼之术,但却又被另一门户的人看中。
  但使李金贵不解的是,白家竟然不肯出来维护他,而任由另一门户的人,把他带走。
  白三小姐,只为他说明了人间,另一个奇异的世界,也存在着一些纷争,甚至比一般人,更为惨烈。
  李金贵本是个很平凡的人,但却被卷入了这一次纷争之中。
  只因,他有了强烈的好奇之心,进入了白家大院,导入这个漩涡之中。
  李金贵忽然想起了身上尚带着白三小姐赠与的奇宝,一件一件取出来,交还给白三小姐,道:“白氏家族不能把我留下来,我似乎,也不太适合带着这些东西。”
  白二小姐点点头,道:“金贵,我想不到,事情会闹到这步田地,老实说,这些东西,都是白氏家族的家传奇宝,具有着很大的威力,只是你现在,还没有施用的能力,当你,被别人带往另一个环境的时候,这些东西,已然不再适合你带在身上,不过,我已经答应给你这些东西,我会替你好好的保管着,有一天,我会还给你。”
  李金贵苦笑一下.道:“为什么不能拒绝他们,而且,一定要跟他们走?”
  白家三小姐垂下了头,低声说道:“我和大姐讨论过这件事情,她说,我们现在就出面保护你,会造成一次很大的劫难,不但很难保护你的安全,而且,还会拖累到你的父母……”
  “不!不能拖累到他们。”
  白三小姐点点头,道:“所以,我们不能出面和他们正面冲突,金贵,我很抱歉,把你拖入了一场奇术的争斗之中,但也为你打开灵异的门户。记住,我不会坐视你真的沉沦下去,但你自己,也要尽量的保持着灵智,不要昧失,借他们速成奇术,使你尽快的进入仙门境界……”
  突然住口不言。
  李金贵道:“三小姐,为什么不说下去?”
  白三小姐道:“金贵,我已经给了你很多的启示,再说下去,那就是泄漏天机,而且,我也不是真的知道。”
  “不是真的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我还不具有这种神通能力,这些事,都是大姐告诉我的。”
  李金贵点点头,叹一口气,道:“就算你想帮助我,你也没有那份能力。”
  白三小姐点点头,道:“金贵,我们分开之后,我要下一番苦功,至少,我们有一年的时间,不能见面,希望一年后,我能具有超越的神通。”
  李金贵一呆,道:“一年啊?三小姐,你说要一年的时间……”
  白三小姐点头道:“最少要一年的功夫,如果我没有通过本门的‘炼心大法’,恐怕要三年也不一定……”
  李金贵心头—震,忍不住拉住了三姑娘的衣袖,道:“你……”
  白三小姐轻握住他的手,叹一口气,道:“金贵,我也舍不得,可是……”
  她疑目望着李金贵,幽幽地道:“这都怪我,以前大姐督促我用功,我一直没有用心,不然也不会……”
  一股深浓的离情别绪,涌上了心头,李金贵只觉胸口仿佛塞了一块石头,闷得难受。
  他哽声道:“三姑娘,我……”
  只说出这几个字,他已是热泪盈眶,喉咙里仿佛卡住什么似的,再也说不下去。
  白三小姐轻轻的拍—下他的手,道:“金贵,别难过,反正一年的时间很快便会过去的,我们到时候就会见面……”
  说着,说着,她的泪水如同珠串般的滴落下来。
  李金贵见她流泪,忍不住心中难受,泪水更是泉涌而出,洒落衣襟。
  他发现不知何时,白三姑娘已经偎入他的怀里,两个人脸贴着脸,默然的偎依一起。
  大地一片的静寂。
  在这刹那间,一切都不存在,仿佛宇宙间只有他们两人。
  没有什么人,没有任何的事物打扰他们,围绕在他们身边的,只有温馨,怜爱……
  在这相拥的时刻里,李金贵一直忘了身在何处,也忘了即将面临的别离,他只觉胸臆中充满了幸福的感觉。
  那是他一生之中,从未有过的奇妙的感觉,他真愿意就此死去,死在这一片温柔中……
  然而时间毕竟会过去的,随着白三姑娘缓缓的将他推开,他的意识突然的又恢复过来,顿时,他想到,所面临的离别情景。
  他凝神望去,只见白三姑娘那张清丽的面庞,就在眼前不远,她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晶莹的泪珠,就如同清晨小草上闪烁的露珠,是那样的可爱.那样的动人……
  她面上的神情,更有一股说不出来的轻柔,使人看了,仿佛整个灵魂都被提升到宇宙的最深处。
  尤其是她那黝黑深邃的眼瞳,更像两座深不见底的清潭,使人宁愿沉入里面,永远不再出来。
  白三姑娘被他凝目注视着,嘴角绽起一丝娇羞的微笑,道:“傻小子,你看什么!”
  李金贵讷讷道:“我……”
  他只觉心头“噗噗“跳动,不知说些什么才好。
  白三姑娘道:“你看你.眼泪还没干1“
  说着,她凑上身来,伸出香舌,替他舐去面上的泪水。
  一股酥痒的感觉自面上迅捷的传遍全身,李金贵不由起了一阵颤抖,他紧紧的搂住了白三姑娘,道:“三姑娘你……”
  白三姑娘仰着头,道:“金贵哥,为什么人的泪水会是咸的?”
  她那纯真无邪的笑容,使得李金贵的情绪缓和下来。
  他咽一口口水,道:“这个,我也不知道……”白三姑娘道:“金贵哥,我永远都会记得你为我掉泪,永远都忘不了你的泪水是咸的……”
  她的话在稚真中参杂着浓郁的感觉,使得李金贵都感动得说不出话来,讷讷道:“三姑娘……”
  白二姑娘道:“我叫玉凤,玉佩的玉,凤凰的凤,以后,你就叫我玉凤好下。”
  李金贵道:“不,我要叫你凤妹,你永远都是我的凤妹……”
  白玉凤道:“金贵哥……”
  李金贵激动地道:“凤妹,你不要去修什么‘炼心大法’好不好?我们一起走吧,走得远远的,再也不要看到那什么玄妙观的老道,什么太白双仙……”
  白玉凤缓缓将他推开,掠掠下垂的发丝,道:“金贵哥,不行哪……”
  李金贵道:“为什么不行?我们走得远远的,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去……”
  白玉凤道:“难道你忘了你的爹娘了?”
  李金贵一呆道:“我们可以跟他们一起走啊!就像你原先所说的,搬到一个……”
  白玉凤摇摇头道:“金贵哥,不行的,我决不能跟你一起走……”
  李金贵道:“为什么?难道你不愿意……”
  白玉凤道:“不是不愿意,而我有责任在身,决不能就此一走了之……”
  李金贵道:“你是说白家四代的仇恨?非要你……”
  白玉凤凝声道:“不错,身为白家的子孙,非要肩负起这份责任不可,否则……”
  李金贵道:“不然会怎样?”
  白玉凤幽幽一叹道:“金贵哥,跟你说也说不通,反正……”话声一顿,道:“我也舍不得跟你分手,尤其是让你跟太白双妖一起走,可是我眼前自身难保,若不赶快闭关修完‘炼心大法’便无法应付以后的劫难,更谈不到为我们白家四代报仇了……”
  李金贵黯然的垂下头来。
  白玉凤低声道:“金贵哥,你记不记得两句诗?”
  李金贵问道:“哪两句诗?”
  白玉凤道:“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李金贵点头道:“这是秦少游题作‘七夕’的一首词中最后的两句……”顿了顿,漫声吟道:“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渡。金凤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相关热词搜索:剑仙

下一篇:第五回 凌三施计
上一篇:
第三回 玄妙窥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