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剑仙 正文

第十回 修罗匿迹
2021-03-09 12:41:59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玄真等人弄不清楚林煌这么做是为什么,可是太虚老道却很明白,昔午修罗门出动时,皆以铜哨之音,作为连联传讯之用,可见这回林煌并非单身一人而来,最少也带子不少的门人弟子……
  他有些惶然地道:“林施主,你……”
  天昊道长举起有手,制止太虚道人继续说下去,缓缓道:“修罗门与本派一向都有渊源,纵然双方有误会发生,修罗门人也不会对敝派中人骤下杀手,这点你不必担心。”
  话声一顿,注视着林煌,道:“林施主,贫道说的对不对?”
  亲情不能使他忘怀。
  他的眼眶有些湿润,面上肌肉不住痉伞,抢步上前,抱住赵恨地,将他扶了起来,道:
  “孩子,这些年可苦了你了,都是大舅不好,害你受苦……”
  话未说完,远处有人接口道:“修罗门下弟子,没有一个不能吃苦的,这点苦又算得了什么?”
  天昊道人循声侧首望去,们见一个面目清癯,额下蓄着三柳胡须的锦衣人似是摄空御风而来。
  话声刚起时,他的身形还在十余丈外,话声一落,他已到了丈许之处。
  天昊道长眼中射出两道烁亮的光芒,凝注在那锦衣人的身上,一直等到对方身形落下,这才发现锦衣人竟然只剩下一条右臂,左边的衣袖空荡荡的……
  此外,他的额上一条长长的刀疤,斜斜的划下,一直伸展到右颊,使得他原先清癯的面孔,显露出一丝凶狠之相。
  天昊道长还没说话,只见郑君武迎了上去,道:“二哥,你总算赶到了……”
  林煌低声叱道:“君武,你真是胡闹,怎能在这个时候放出鬼箭?”
  郑君武苦笑道:“事情紧急,其中的变化,可说已超出原先的顶料之外,当时我们已是千钧一发,不得不发出讯号向你求援……”
  林煌的日光一闪,道:“现在又是怎么回事?”
  天昊道长打了个稽首,道:“无量寿佛,卅余年不见,林施主尚还记得茅山天昊否?”
  林煌啊了声,道:“你……你是大舅爷?”
  林煌似乎有些狼狈,狠狠瞪了郑君武—跟,道:“这都是郑老六闯的祸,让我丢这个人,好在我来的时候,吩咐他们,不可以乱下杀手,否则,我可没有办法向大舅爷交待了。”
  天昊道长苦笑道:“但愿如此!”
  他瞪了玄真一眼,道:“玄真,如果有任何不良的后果发生,一切都该山你负责。”
  玄真打了个哆嗦,道:“太师伯,徒孙我……”
  天昊老道叱道:“你还不滚一边去,贫道看了你就生气。”
  太虚道人见到玄真受此责骂,有些不忍,道:“大师伯,一切事情也不能全怪玄真,师侄我也有责任。”
  天昊老道斜睨林煌—眼,“哦”了声道:“玄真身为一观之主,这儿发生的事,岂不是都应由他负责?为何你又要揽到自己身上?”
  太虚道人道:“本来只是一件小小的事,没想到后来的发展,变得无法控制,不但牵涉白氏家族,并且还把修罗门的各位施主都引来了……”
  天昊道长瘦癯的面肉抽动一下,讶道:“胡说,修罗门跟白氏家族仇深似海,誓不两立,为何会一齐联手来对付本派?”
  太虚道人道:“大师伯,这是事实,原来事情的起固,只是在本观的一个打杂的孩子李阿贵……”
  林煌打断他的话,“太虚道长,一切的误会,我们容后再解释,现在请问你,阿贵的人呢?”
  太虚道人还没说话,只见人影闪动,从玄妙观的后墙上,连续出现数十个人。
  那数十人全都是身穿黑色劲装,面上戴着青铜面具,手持各种不同的兵刃。
  他们一齐站在墙上,淡淡的夕阳映在鬼面撩牙的面具上,反射出黯淡的青光,给人一种怪异而恐怖的感觉。
  秦炎冒失地道:“喂!这些人干什么的?闯到玄妙观来耀武扬威……”
  郑君武叱道;“傻蛋,不许胡说八道。”
  秦炎耸了下肩,“好,不说就不说,等会打起来,你老小子别找我帮忙就行了。”
  郑君武没有理会他,对林煌道:“三哥,你把他们都带来了?”
  林煌道:“本门要对付的是白氏一族,你在玄妙观中遇难,也用不着我把九位剑主一齐带来!对不对?”
  郑君武一愣,刹时之间,不知道要说什么话来反驳林煌。
  他一顿足道:“好!好!你既然来了,这儿一切都由你主持,我回去了。”
  林煌道:“老六,你不能走,这儿发生的事,你得向我解释……”
  说话之间,两条人影飞越过墙上的黑衣人头上,向这边奔了过来。
  太虚道人只见那两人一穿白袍,一穿绿衫,面上也都同样的戴着面具,可是跟那黑衣大汉不同,这两个面具是银色的。
  太虚道人暗暗捏了把汗,忖道:“真没有想到,快三十年没有听到修罗门的消息,我还以为昔日的修罗门已经烟消云散了,却不知他们在暗中培植实力,训练子弟,准备一朝重入江湖……”
  思忖之际,他只见那两个身佩长剑的银面人一齐去到林煌之前,躬身抱拳行礼。
  那左首的白衣人道:“弟子耿五向令主复命。”
  右首的绿衣人接着道:“弟子杨八向令主复命。”
  林煌颔首道:“你们没有伤害观中诸位道长的性命吧?”
  白衣人道:“弟子等入观未久,即听到令主传讯撤退,并未深入,只制住了十八位道长的穴道,没有伤害一人。”
  林煌目光一转,望向绿衣人,道:“杨八,你那边呢?”
  赵恨地自从林煌出现后,便一直站立一旁,没有出声。
  方才辨认亲人的喜悦,已因为林煌的到来,而全部冲淡。那种因未能完成任务而来的责任感,与对修罗门严厉戒律的瞿惧感,使得赵恨地一颗心七上八下,不知该如何是好。
  是以他一直默然立在天昊道长的身旁,似乎想要借天昊道长的庇护,而逃过这一次将要面临的责难。
  虽然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可是人性便是如此,在面对即将来临的大祸时,总想挨过一刻便是一刻,总想找一个庇护所……
  直到他看到那个绿衣人时,他的眼睛才为之一亮,心中的忧虑为之一扫而空,目光紧紧的盯在绿衣人身上。
  这时,场内众人的目光也都凝聚在绿衣人的身上,只是,他们的想法跟赵恨地不尽相同罢了。
  绿衣人完全无视众人的目光,躬身应道:“弟子奉命自观西而入,没有遇到任何抵抗,因为已有人先弟子等而入,将所有的道上全都制住……”
  太虚道人大吃一惊,道:“什么?有这种事?”
  绿衣人没有理会太虚道人的询问,继续道:“弟子等未及深入,便听到令主传讯撤退,是以……”
  太虚道人似乎颇为恼怒,灰眉扬了下,却没有当场发作,忍了下来,朝天昊道长打了个稽首,道:“大师伯,我带人回观里去看看……”
  天昊道长的脸色也颇为凝重,挥了下手,道:“你先走,我马上就来了。”
  太虚道人朝玄真等招了招手,道:“你们随我来。”转身朝观里奔去。
  玄真道人领着清石等道士,紧随在太虚老道之后,飞奔过去。
  秦炎犹疑了一下,问道:“二姑娘,我们是不是要回观去?”
  刘翠娥抿起红唇,略一沉吟,道:“我师姐还在这里面养伤,我们快回去看看吧!”
  秦炎朝郑君武和天昊道长合掌行了一礼,道:“两位老前辈,洒家先回观里去了。”
  郑君武道:“好,你走吧!”
  秦炎凄在郑君武身边,低声道:“老前辈,我看那一条胳膊的老小子好像对你不怀好意,你如果要洒家帮忙打架,只要说一声,洒家就呆在这儿不走。”
  郑君武微笑地道:“不用了,多谢你的好意,那缺胳膊的老小子,跟我是兄弟,不会跟我打架的。”
  秦炎瞪了林煌一眼,拉着刘翠娥的手,大摇大摆的走了。
  他们之间的对话,林煌听得清清楚楚,见到秦炎那副德行,不由得皱眉道:“老六,这个傻头陀是谁?”
  郑君武道:“他是祁连派憨头陀的徒儿,一身火功已得憨头陀的真传,另一位则是太白派无极老魔的徒儿。”
  林煌哦了一声,道:“老六,既然大舅爷来了,你为何又要发出鬼箭信号,以致使得帝君都为之震惊不已,而命我率两位剑主赶来救援……”
  郑君武叹了口气,道:“若非是大舅爷赶到,只怕我和老二都会毁在那傻蛋的火器之下,我那时被困地道,无法可想,只得命老二发出鬼箭求援……”
  林煌撇了下嘴,道:“就凭那个傻头陀?君武,我看你是愈混愈回去了……”
  郑君武冷哼一声道:“你以为憨头陀的火器是玩假的?当时我被困死在地道里,只要那傻蛋发出一颗霹雳火弹,我跟老二不被炸死,也会被活埋在地道里……”
  天昊道长道:“林施主,这一切都是误会,好在贫道及时赶到,不然双方闹出更深的误会,就不容易解开了。”
  林煌苦笑了下,道:“大舅爷,你不明白,我们……”顿了下脚,道:“唉,这要我如何说呢?”
  天昊道长道:“关于我们之间的误会倒容易解开,本派如有得罪之处,容贫道见过修罗大帝金施主之后,定能谋一解决之法,倒是白氏家族中,怎么会派人混进本观,贫道就不清楚了。”
  林煌脸色沉重地道,“这件事的变化已超出我原先的预料之外……”顿了顿道:“君武,你把经过的情形说出来听听,我们得快点想个办法应变不可。”
  郑君武犹疑了一下,道:“可是……”
  天昊道长道:“两位施主,我们不如到观中丹房去长谈一番,或许双方的误会可以解开,并且还能想个办法对付白氏……”
  林煌作了个手势制止天昊道长继续说下去,转身对五剑主耿武扬和八剑主杨苓两人沉声道:“你们带人在四周布下‘双龙困仙’阵式,无论任何人,都不许他进入二十丈方圆之内,如果他要强闯,可将之擒下。”
  那白衣人和绿衣人躬身应命而去。
  赵恨地见到绿衣人连目光望都不望自己一下,便转过身去,只觉心中一痛,忍不住唤道:
  “八妹!”
  绿衣人杨苓听到呼唤,脚下一顿,却没有回过头来,仍然继续飞身而去。
  林煌只见那一白、一绿的两个身影飞掠出去,随即取出两面锦旗挥动一下,那些站立在墙上的黑衣大汉立即动了起来。
  他们分成两路,在两面锦旗的指挥下,交错纵横的站好,隐隐布成一个长圆形的阵式。
  由于天昊道长的视线被一株大树挡住,并没有看清楚阵式的变化,不过他可从那些动作敏捷、身体矫健的黑衣大汉的行动看出,这个阵式变化奥秘,可攻可守,较之武当七星剑阵,少林罗汉大阵,毫无逊色。
  他心中暗惊,忖道:“修罗门的训练如此严格,那几位剑主的修为也都极有所成,将来复出江湖,只怕以少林为首的九大门派,都无法抗御……”
  心念乍闪,他只听林煌道:“大舅爷,我们就在这里坐下来开诚布公的谈一谈,或许能解开双方的误会……”盘膝坐了下来,道:“如果有可能,我们还能够合作,成一个大组合,在武林中创立一番前所未有的大事业。”
  郑君武和赵恨地也就靠在旁边,一起盘膝坐下。
  天昊道长就地坐下,道:“贫道遁迹山野已有数十年了,早已不作出山之想,这次是无意中遇到天寅师弟,承他告知敝派在玄妙观邀请其他六派之事,并自掌门人嘴里得知昔年修罗门被灭之事……”
  他望了林煌一下,话声稍顿,道:“贫道现在亲眼见到两位施主,当然知道修罗门并没有遭受到什么困厄,不过当时贫道却着实大为吃惊,因为在这世上,我唯一挂念的便是我的么妹彤云……”
  林煌长叹一声,“大舅爷,真是使小弟我惭疚,我那二嫂,早在多年前石门一役中,殉难了。”
  赵恨地默然垂下了头,伸手拔了—根草茎,放在嘴里轻轻的咬着,一股清新而苦涩的滋味从舌尖沁起,充塞着口腔。
  然而他却觉得心中的苦涩比较口中的味道,更甚千百倍。
  那种特殊的感觉,使得他倒有些茫然,仿佛觉得林煌说的那个叫关彤云的女人,不是自己的母亲,而只是一个陌生的名字而已……
  天昊道人怜悯地望着垂下头去的赵恨地,缓缓伸出手去,抚着他的肩膀,低声道:“孩子,不要难过!大舅在这里。”
  林煌脸肉抽搐了一下,道:“石门一役,本门弟子死二百七十人,伤四百二十一人,失踪八十九人,我们十大神魔中,老四、老五、老八、老九全都遇难,帝君身上大小伤口达二十七处之多,我这条胳膊,还有脸上的这块疤,就是那时候留下来的纪念。”
  郑君武沉声道:“三哥,不要说了,说也没有用!”
  林煌一扬头,道:“为什么没有用?大舅爷是我们自己人,他为何不能知道?”
  郑君武道:“可是……”
  林煌没有理会他,继续说道:“老六,我记得当时你身负内伤,肋骨断了两根,对不对?”
  郑君武道:“不错,可是我并没有孬种,我还是将那老虔婆毙了!”
  林煌道:“不错,我们都是好兄弟,都有种!”深吸口气,继续道:“老么比我惨,两条腿都被飞剑斩断了!整个人都卧在血泊中!”
  天昊道长悚然动容,问道:“飞剑?”
  林煌颔首道:“不错,是飞剑,那时白仪方已练成了飞剑之术,他以气驭剑,五十步之内,人畜当之,无不毙命,那股锋锐,无人能挡。”
  天昊道人倒吸一口凉气,道:“贫道练剑数十年,如今也仅能驭剑飞出三十尺,那白仪方……”
  林煌道:“白氏家族是武林中最神秘的家族,他们的内功心法源出道家,成就却超出道家甚远,我们这么多年来,没有敢重出武林,便是忌惮他们这种能飞剑出手,斩人首级的特殊秘法……”
  他望了郑君武一眼,道:“本来这一次我们有机会可以打进白氏家族,准备花一年的时间,了解白家的秘密,整个的计划却被老六和令甥给坏了……”
  天昊道长啊了一声,道:“事情有如此严重吗?”
  林煌点了点头,道:“为了这个计划,我将本门的修罗令都押了进去,大舅爷,你说严重不严重?”
  郑君武抗辩道:“三哥,这不能怪我和老二,只能怪你事先没有计划好,以致临时起了变化,而措手不及。”
  林煌冷哼一声,道:“你们两人守着一个一点武功都不会的乡下孩子,竟然让他跑了,你还好意思说我计划不够周详?”

相关热词搜索:剑仙

下一篇:第十一回 天昊道长
上一篇:
第九回 镜室春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