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剑艺独家,扬威一战
2021-03-11 20:42:07   作者:卧龙生   来源:新民晚报   评论:0   点击:

  一一一、剑艺独家,扬威一战

  杜望月说完,一时间竟无人开口说话,似乎都在用心思索。
  杜望月吁口气,道:“十大家族豪门,各拥实力,分庭抗礼,虽有强弱之别,但差距不大,最重要的是,他们各藏秘密,真正聘约的奇人高手,都隐于暗处,深恐为人侦知,加上他们庞大的财富,外结奥援,似是都有王公大臣撑腰,看似拥兵自保,其实各怀鬼胎,等机会并吞对方。表面上是扶弱救危,骨子里却是运转私盐,聚集财富。还做些什么事没找到证据之前,不便妄言。望月主持江南刑捕分司,就没有怀疑过他们,这次查办马公子的新房命案,才了解一些情况。当然,也可能会有几家清正自持,善于经营,不走旁门不染邪风。”
  程小蝶点点头,道:“这里是有些复杂!要得费一番工夫,找线索了。循线追觅,也不难查出根源,过去是无人敢办,也无能追查,现在,就不用再有这些顾虑了。不论他靠山多大,实力多强,只要找出罪证,就逮捕归案,依法治罪。至于对抗他们豢养的保镖家奴,就要靠各位的智慧武功了。”
  “除了十大豪门之外,”杜望月道,“扬州城还发现几个神秘的组合,开设文阁、武院的四凤楼主能用人入药,专以杀人为业的杀手之王,血手方轮,也带着大批杀手,在扬州活动。其他的潜来扬州,觊觎金家三宝的高手,不知凡几,他们或单或双,或三五个成的一组,人少武功高,行动如飘风,忽隐忽现,难以捉摸,只有在金家宅院中,等待他们出现了……”话至此处,突然住口,望着程小蝶欲言又止。
  程小蝶微微一笑,道:“精明啊!杜兄,我和小文是去过金家宅院,那一夜明月在天,也会过金宅中一些高手,贾英技艺博杂,是一个很特殊的人物,寒山四刀也算得江湖中一流高手!”
  “但他们都折在了总捕头和小文姑娘的剑下。”杜望月道,“那一战震慑了全场,也挫了贾英的锐气。”
  小文开了口,道:“我们没有伤一个人哪。”
  “点穴制敌,撂倒当场,比伤人的振撼之力更大,这消息怕已传遍扬州城了,两个突然出现的黑衣剑客,剑艺精绝奇幻……”
  程小蝶道:“只是混淆一下他们的耳目。”
  “最重要的是,姑娘要试一下这套剑法的威力如何。”小文道,“姑娘带着我和小雅苦练了四个月,夜夜练得汗流浃背,不过苦没白吃,汗没白流,这确是一套好剑法。”
  程小蝶打断了小文的说话,道:“听说梦幻之刀也已到了扬州,可有些他的消息?”
  “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杜望月道,“大概一月之前,有人闯入了金百年家,重重守卫竟是拦不住他,所以,他见到了金百年,当面索求三宝,金百年不肯应允,随身的从卫高手就和那人在大客厅中打了起来。来人穿了一件黑色大披风,就像岑胡子的穿着模样,他利用那件黑披风,变幻出男女不同的形像,打了半天架,竟然弄不清楚他是男是女……”

  一一二、行程千里,驾驭四方

  岑啸虎听到这里忍不住了:“这方面我岑啸虎可没有这个本领,我这一脸大胡子,也没法变成惜玉姑娘的俏模样。”终于扯上惜玉了。
  程小蝶微微一笑,道:“身材也不像,就算面貌可以变,身材也变不了。贾英呢,有没有出手对敌?”
  杜望月笑道:“贾英没有出手,他在全力保护扬州第一富豪金百年。”
  “那结果呢?是否有人受了伤?”程小蝶忙道,“是不是已证明了他就是梦幻之刀?”
  “没有伤人,只在金宅众多高手围攻防守之下,露了一手来去自如的能耐。”杜望月道,“事后,由当今剑术名家,出身武当的天枫道长,组合四位江湖上有名的追踪高手,追查了七八天,全无收获,那个人化作烟云消散了!”
  “杜兄的看法呢?”程小蝶道,“他是不是梦幻之刀?”
  “应该不是。”杜望月道,“属下认为有人假冒。当然,也有可能是梦幻之刀的化身之一。”
  长安于承志插了嘴,道:“杜兄,他的目的呢?”
  “引蛇出洞,求证一下,三宝是否真在金百年的手中。”杜望月道,“金百年果然上了当,传出了三宝的讯息,也在金宅中设下了十面埋伏,至于十面埋伏有多大困人能力,就要请教总捕头了。”
  “埋伏的人手,有着相当实力,”程小蝶道,“引出金家潜隐于暗中的高手、奇人,恐也是对方的目的之一。”
  这个推断,听得四大名捕都点头了。
  惜玉又发觉一件小秘密,不论如何诡秘、重大事件,但五大捕头谈论的方式,都很轻松,因为谈得无拘无束,才能引得人人开口,反正说错了,也无伤大雅。
  果然,吴铁峰也开口了,笑一笑,道:“好像是窝里翻哪,十大家族在互相较劲?”
  程小蝶点点头,道:“这事非常可能,但也有外力介入,梦幻之刀如果未到扬州,那个人又会是谁?……”
  惜玉缓缓站起,道:“会不会是四凤楼主呢?她用的杀手,大都是中年女人,我在文阁一年多,没有见过他。事实上是,就算见到了也不认识,一个大男人,怎会喜欢用很多中年妇人呢?”
  “好!”程小蝶道,“这是一条很重要的线索。”
  “扬州有一座凶宅,名叫愚公园林,数十年无人居住,但近日中却有一批神秘人物潜隐宅内。”杜望月道,“我追踪一人,看着他进入了愚公园林,他们注意的地方,似以扬州府衙为主。”
  程小蝶脸色忽然一变,但她警觉很快,立刻恢复了常态。
  但四大名捕是何等的人物?个个目光锐利,洞察细致,虽只有刹那时间,但四个人都看到了。
  事实上,惜玉也看到了。
  四大名捕顿然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程小蝶千里下扬州,带来了刑部中大部精锐,不全是为了马公子的新房血案,另外还有着重大的目的,难道为了扬州知府王少卿?

  一一三、金小姐如何,请来见面

  程小蝶沉思了一阵,缓缓说道:“四位,发觉了什么?吴兄,你先说。”
  四大名捕中,中州吴铁峰年龄最大,经验阅历也最多。
  “发觉了总捕头灵光闪动,莫非触动了什么心事?”吴铁峰话说得非常婉转,但却点出了主题。
  “我知无法逃过你们的观察,”程小蝶笑一笑,道,“小妹这一点镇静功夫,实在是浅薄得很哪!”
  “那就说出来听听,”于承志道,“属下等也好为总捕头分忧。”
  程小蝶道:“原想让诸位好好休息一夜,明天再谈这事,想不到杜兄几句话,竟使我露出了破绽,真是沉不住气呀!”
  岑啸虎微微一笑,道:“事情和扬州的王知府有关?”
  程小蝶点点头,道:“也和水师提督马将军有些牵连。”
  杜望月道:“总捕头不断地追问梦幻之刀,难道这个人和王知府也有关系?”
  “梦幻之刀,是不是当今江湖之上最好的杀手?”程小蝶道,“传说他有术法,能够借刀杀人。”
  “梦幻之刀确实是一个传奇人物。”杜望月道,“马公子新婚之夜,洞房中门窗紧闭,新郎却被一刀刺死,刀就握在新娘子的手中,新娘子就是扬州第一豪富金百年的女儿!”
  “金小姐会武功么?”岑啸虎道,“形貌如何?在扬州的风评可好?”
  “不会武功,形貌嘛……”杜望月目光掠过小文、小雅,又看看惜玉,妙的是未看总捕头,道,“中上之姿,但温柔纯情,虽是豪门女儿,但很少抛头露面,风评很好,是个知书达礼的女孩子。”
  “杜兄弟,你目光游走,看了小文、小雅姑娘,”岑啸虎道,“竟意犹未足,又看看惜玉姑娘,是什么意思呢?她可是绝色美女,如若金姑娘能和这三位姑娘相比,那该不是中上之姿了?”
  小文、小雅掩口笑,惜玉却侧顾杜望月,看他要如何回答。
  “这件事很重要,要说得黑白分明,”于承志道,“不能模棱两可。”
  “老实说,我没见过金小眉,但王大人和铁总捕头都说她是个美女。”杜望月道,“衡量知府大人的文采风雅,铁翎的见识广博,他们能说出美女二字,应该是言出心声。何况,金小眉是本案中唯一的嫌犯,但如和当前的三位美人并论,就有些高抬金小眉了。”
  “你没有见过金姑娘,”于承志道,“怎可随口褒贬,是不是心有所惧啊?”这番话,大厅中人都笑了,只不过惜玉笑得面带娇羞。
  “我想见见金小眉。”程小蝶道,“杜兄能否安排?希望能隐秘一些。”
  “应该不难,明天,我就走趟金府找铁翎,”杜望月道,“请他安排。总捕头希望在什么地点、方式下和她见面?”
  “地点、方式不拘,由她选择!”程小蝶道,“重要的是不能让太多人知道,我们到此的讯息,还不能传扬出去。”

  一一四、王大人需要保证安全

  杜望月想了好一会,才说:“金百年爱女如掌上明珠,现在为了保护金小眉,不惜和马提督统率的大军对抗,相信金姑娘已在重重的保护之下,这件事只怕无法瞒过金百年。”
  程小蝶沉吟了一阵,道:“说得有理,只好动点心机了。借用王知府的名义,请金百年带女儿来府衙一趟,就说要问她一些案情上的疑点。”
  “办法是不错!”杜望月道,“但金百年现在身处险境,一定带着大批的保镖护从。贾英一定会来,其人聪明绝顶,只要他见到总捕头,或是吴兄等人,定会联想到我们会聚扬州的事。”
  “这么说来,连你也是不便出面了,”程小蝶道,“换个人去吧!请扬州府的王副总捕头走一趟。”
  “如果我们会聚扬州的事还不能泄漏出去,那就要仔细布署一下。”吴铁峰道,“总捕头可以扮充扬州府的刑案书办,我们可以闭门不出,也可化身作扬州府的班头衙役,穿上官服,不会有人相信天下四大捕头,已作了扬州府的衙役。”
  “这个好啊!”小雅道,“我和小文也要参加呀!”
  于承志道:“两位太娇小了,扮作衙役,反而引人注目,不成,不成……”
  “总不能让我们躲在房中不出来啊!”小雅道,“那会憋死人啦!”
  “两位可以扮作书童,”吴铁峰道,“既可就近保护总捕头和王大人,又可参与机要,俺老吴这个主意不错吧!”
  小雅道:“主意是好主意,就是不知道小姐会不会同意?”
  “同意,”程小蝶道,“不过,改扮王大人的书童,就要保护王大人安全。”脸色一整,神情严肃,接道,“小文由你负责,由扮书童开始,就不能再离开王大人,一直到王大人安全无恙为止。你要和王大人的从卫协调一下,我把王知府的安危全付托给你,王大人受到伤害,你要负一切的责任。”
  程总捕头对两个情同姊妹的女婢,很少这等严厉的命令过。小文的神情也变得凝重了,微一躬身,道:“总捕头放心,伤害王大人之前,先要把我小文撂倒。”
  事实上,四大名捕都变得一脸庄严,也了解到,程小蝶千里下扬州,一大半是为了王知府,这就不单纯是为了马公子的命案而来。扬州城杀手云集,难道是为了王少卿这位知府大人?为什么呢?四大名捕心中疑问重重,但却没有人开口追问,原来很轻松的气氛,变得严肃了,五大捕头谈笑用兵的态度,也为之凝重起来。
  “杀手之王,梦幻之刀,”杜望月道,“可都是为了王大人而来?”
  “局势混淆,疑云重重,”程小蝶道,“但王知府是我们保护的重点,我们要化解这满天疑云,先要瓦解云集于扬州的杀手组合。但我们还不知道敌情虚实,这就要诸位多用智慧多辛苦了!”

  一一五、美女如花,焉能拒敌

  吴铁峰听得连连点头,道:“总捕头说得是,我们应融入扬州城中,摸出这些杀手组合的底细和落脚之处!”
  “太危险了,四大名捕的形貌,恐早已被杀手组合取得了图像。”程小蝶道,“就算能易容骗过他们的耳目,但杀手的性格是宁可错杀,不留后患,只要被敌人发现了,他们将会全力追杀。”
  岑啸虎道:“那我们也只好同他们拼了。”
  程小蝶摇摇头,道:“他们人数众多,一上十几个,你们一人之力,又能支持多久呢?”
  杜望月突然想到瘦西湖遇上阻击的事,那三人一组的合击之力非常强大,立刻接口,把瘦西湖遇敌的搏杀经过,很仔细地说了出来,又作结语,道:“一旦遇上了这个组合的多组围袭,小弟是绝无能力应付的。”
  于承志接道:“老实说,咱们四个人,武功在伯仲之间,就算有差距,也极微小,你杜兄对付不了的,我们也无法对付了。”
  吴铁峰、岑啸虎没有开口,不说话就是默认了于承志的说法。
  “如若你们四位集中一处,”程小蝶道,“能不能对付三人的合击呢?”
  “我想可以,”杜望月道,“他们最大的缺点,是不能临机应变,个人的武功造诣有限。”
  “要临阵观察一下,找出他们的破绽,合我们四人之力,刚柔互济,”吴铁峰道,“一举击杀。”
  岑啸虎道:“对!这三人组合的攻势,既然是很大的威胁,如能一举击破,那就彻底地歼灭他们。”
  这是请示,等候程小蝶的决定了。
  程小蝶沉思一阵,道:“好吧!杀之不惜,但如能重创他们,使他肢体残缺,无能再战,借他们之口,传出警讯,对打消对方的战志,会不会更有效用呢?”
  “对对对,总捕头裁决有理,”岑啸虎道,“借敌之口,消敌战志,哈哈,上策也。”
  “阿横、阿保,神出鬼没,两人已深得隐踪匿迹的心法,”程小蝶道,“老实说,我也不知道他们匿藏何处,但他们总会在最需要的时候出现。”目光一掠小雅道,“你不用扮书童了,和惜玉一起跟着我,作为各路接应。”
  “是!”小雅站起,一躬身,道,“小婢遵命。”
  惜玉也起身说道:“属下一切听令,水里去,火火里行,誓无反顾。”
  小雅姑娘的剑术技艺,三位名捕知道甚详,老实说,比他们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惜玉受此重用,三大名捕就有点不以为然了,美女好看,如花悦目,但接应各方的重任,可是要真刀真枪、硬碰硬地去拼命,遇上些什么样的强敌高手,完全无法预料,是一点也不能取巧的事。
  倒不是轻视惜玉,只是感觉到如此漂亮、年轻的姑娘,拼死了有些可惜,就算受到伤害,也是大大的不幸。

相关热词搜索:梦幻之刀

下一篇:第十三章 乔装有术,面目全非
上一篇:
第十一章 七星剑,剑气如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