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熊沐 离魂恨天 正文

第十章 可怜陈情
2021-05-30 17:06:13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在一间黑暗的牢里,唐逸带着浑铁索,当当响,拖来拖去。
  他在想着阎可怜,她毕竟是活佛的妹妹,她怎么也会放她一马,怎么竟把她也关在黑牢里?她在哪里?他思念阎可怜,不由长吟:“可怜,可怜!”
  就听得有人轻声地嘤嘤哭泣,那哭泣声轻微而伤心,一丝丝地抽泣着哭。
  唐逸如被鞭笞,叫道:“可怜,可怜!”
  就听得有人轻声答应:“公子,你还记着可怜吗?”
  在对面的监牢内,有一个美女被锁在槛上,她就是阎可怜,是唐逸魂牵梦绕的阎可怜。
  她蜷缩在那里,像风中的行枝一般颤抖,唐逸见了,心内生怜,叫道:“可怜,可怜!”
  他拖着浑铁索到了槛旁,说道:“可怜,能不能与我说一会儿话?”
  阎可怜不回头,但唐逸能看得到,她在背后流泪,泪水哗哗流。
  她说道:“公子,你我形同路人,再无什么情义可言了。”
  唐逸大叫道:“胡说!你喜欢我,你拿那些美丽的女孩子给我,你自己却睡在我的书房,你也不知道,我一醒来,看着那睡在身旁的美女,便想着你。我一想你,便想去书房看你。你睡在那里,睡态一定比她们都美。但我不能,我有时走了几步,走了十几步,我不能进书房。你是一个女孩子,我怎么能随便进那书房?我不敢去,我只要再走十几步,就能看到你,我不敢去。我体味到了咫尺天涯的味道。”
  阎可怜仍在流泪,她哭着说:“公子,我对不起你,姐姐要我接任那‘忘忧屋’,帮你,就是要你做好那杀手。我也顾不了你的亲人,我无法管她们,姐姐答应我,要管她,但她没管。”
  唐逸大声说道:“我明白,我明白,我明白了为什么‘忘忧屋’有时做下许多好事,有时又做恶事,我明白为什么卓书那么喜欢你的姐姐,她是邪魔,她才是邪魔!”
  唐逸泪流满面,他自被毒后,头一次在大悲时不用大悲禅宗的那功夫,真心的痛痛快快地哭上一回。
  可怜不看他,说道:“公子,你把我忘了吧。”
  唐逸说道:“我怎么能忘,我其实把你的身体都看过了一遍,我熟知你的一切,我熟得要发疯!”
  可怜悲泣道:“我能怎么样?我得听‘忘忧屋’主的命令,我要把那些我并不喜欢给你的女孩子送与你,我先是送琴心两人给你,那一夜我没睡着,我在夜里用力地掐着自己,把我自己的臂都掐得出血,我不愿意她们与你在一起。我想她与你的初夜,就觉得那是我的,我要与你在一起,那是最好!琴心死了,我再送女孩子与你,两个,再两个,再是三个,最后再是侍剑与须眉,我不想再送与你了,我也不是愿意住在你的书房,我在那里,是能看到你。你在白天就坐在那里,我便在你坐着的那一张椅子上睡,我睡的时候,告诉我自己,这里是他的手臂,这里是他的腿,这里是他的心……”
  阎可怜哇地哭起来,她说道:“姐姐知道了我的秘密,她才让我回来……我……我……”
  她哭着,说不下去了。
  唐逸心想:真是奇怪,一开始我是娶了阎惜情,可那时我并不知道她的一切。我那时并没生一双能看透一切的眼睛。后来我被她毒倒了,我成了一个毒人,我才知道了女人,我能看得透女人的一切。我在惜情的身上看到的那乳、那痣、那胸都与可怜一模一样。但我知道,她们是孪生姐妹,长得一模一样,根本就没有任何不同,可是阎惜情是那么狠毒,她一心杀我,而阎可怜那么柔弱,她一心想帮我。姐妹两人多么不同啊?
  唐逸说道:“可怜,你过来,我抱一抱你。”
  阎可怜扯扯那栏,苦笑道:“从前能抱的时候你不抱,你现今怎么抱?”
  她扯不动那槛栏,只有那铁索套在槛栏上,她扯不动,唐逸叹气,说道:“我不是不想,只是我想,你根本就看不起我,我是玩弄女孩子的人,我从前只有玩弄女孩子才能活下来,死在我身上的女孩子不知有多少,我怕你看不起我……”
  阎可怜说道:“你是英雄,你是男人中的英雄,你能与岳飞结拜,是岳飞看得起你。”
  唐逸说道:“我要死了,我要死在你姐姐的手里了。”
  阎可怜说道:“你杀了那么多的人,都是你的师父。”
  唐逸大声道:“我没杀师父,双修师父不是我杀的,无名道长也不是我杀的,我没杀他们!后来的少林寺方丈也不是我杀的,他愿意自尽,在佛门人看来叫做圆寂,我有什么法子?我只是废了无为道长的武功,我杀了他的门下弟子!”
  可怜一叹,说道:“如今说什么都没用了,你为什么不承认你杀了人?”
  唐逸说道:“我没杀,我便不承认。”
  可怜轻声说道:“你便承认了,天下武林也对你一样,死与不死,都是缘份。你承认了,才是蜀中唐门的唐逸。如今他们只缠在你认不认账上,你杀一人也是杀,你杀十人百人也是杀,何苦不认?”
  唐逸看着她,她仍是背对着他,那神气很是凄苦,泪流满面的脸上有无限悲苦的神色。
  他心道:可怜为我操尽了心,莫如我就认了吧,那样他们要杀我便杀,有什么了不起?
  他说道:“好啊,我便认了,他们要杀我便杀好了,反正我在他们眼里,也是一个无用的人了。”
  可怜说道:“你在我眼里,永远是那么好可爱的唐逸。”
  两人越说越是热情,恨不能抱在一起,相互抚慰。
  他们心知,如果两人能搂抱在一起,他们会忘了天大的灾难,会忘了世上的一切。
  阎可怜扯着那槛栏,扯得她的手臂都出血了,可还是够不到唐逸的手。
  她苦笑说道:“唐逸,这像你那书房的门,我不敢过那道门,怕听见你与那些女孩子的淫浪的笑声。”
  唐逸说道:“我与她们在一起时,不敢大声,我怕,我怕你听见。你像是在旁看着我,我怎么敢出声?我不是一个勇猛的人,不是一个勇猛的男人,有些心不在焉。她们也看出来,说我是你的情人,你知道吗?她们对你说过吗?”
  阎可怜说道:“她们人人心里有鬼,得了便宜,还来卖乖。有的说,我们为了‘忘忧屋’,侍奉唐公子,听屋主吩咐,我心里知道她们是卖乖,她们的脸上,那神气,那光彩……嗐……”
  阎可怜无限可悲地叹一口气。
  唐逸大声道:“可怜,我答应她,她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她。”

×      ×      ×

  唐逸再被带上亭前,看到了阎惜情,她身着艳丽衣服,坐在亭前,笑吟吟看着唐逸,说道:“唐公子,你我有一夜夫妻之恩,我请你喝酒。”
  唐逸冷笑,说道:“这杯酒不是毒酒么?”
  阎惜情说道:“就是毒酒,公子也承受得起。如今的公子身赋异禀,是天下少有的高人,我怎么敢再毒公子?”
  她一身香气,那异香飘拂,是她衣服上的香气,唐逸心道:她与可怜真是判若两人,一个是天生恶魔,一个是人间尤物。两人性情也不一样,阎惜情杀人如麻,她取唐逸的性命,在眨眼之间。可怜却是绵软柔弱的一个女子,她一心牵挂唐逸,在唐逸的书房里徊徘不去,久久心惦念着他,对他一片温情却无一丝表示。
  阆惜情说道:“我知道公子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人,我请公子宽谅。”
  她自己斟一杯酒,说道:“我先喝了,以敬公子。”
  她一饮而尽。
  唐逸蓦地想到,那一夜里,她也是那样含情脉脉地请他饮酒,一杯交杯酒,便把他的命险些送没。
  阎惜情说道:“我修真百年,只是守真。不像可怜,她可以入俗,我不可入俗。”
  她一声悲叹,唐逸却听不进去,心道:你再说什么,我也不会信你。何必再假惺惺?
  阎惜情伸出玉腕,去抚摸唐逸,说道:“君情深,有深恩,问君几许思念真。含情多,夜露浓,郎情忙妾情。公子,记着这一阙词吗?”
  唐逸说道:“不记着。”
  他正在玩味阎惜情的心境,如果她就是阎可怜,那有多好?
  忽地他问道:“你为什么要锁住她?”
  阎惜情一愣,再明白他的问话,脸面上有些愠怒,但那愠怒一闪而逝。她说道:“她不听我的,应处以大刑,只是‘忘忧屋’的姐妹们求情,方才免了她的死罪,
  唐逸大笑,说道:“她何罪之有?你要她来杀我,她没杀,还是你要她做什么,她没有做?”
  阎惜情轻声说:“她什么错处都没有,只有一个错处,她可以把自己的身体送与你,但她不能爱上你。她心系于你,这就错了。你看!”
  唐逸再回头,他看到了自己的女人,那日日夜夜陪伴过自己的女人,对自己百依百顺,甚至有些宠惯的女人侍剑,她低着头,从面前匆匆而过,那个对自己嬉笑怒骂皆是情爱的须眉,她看看自己,那恶狠狠的样儿像是装出来的。再看那个俏生,她一身淡装,脸上有愁,看去很开心。她匆匆过时,只留惊鸿一瞥。再后面是笑靥,她的脸很是严肃,只是盯着唐逸看,看他手里的酒杯,她是不是还担心他喝多了?
  后面的那些女孩子都是他未曾爱过的,他也曾在梦里想过,那些“忘忧屋”里的女孩子,都早晚会自荐枕席,做他的妻妾的。他没料到,她们会捆起来他,把他运出唐门,交与阎惜情。
  阎惜情说道:“我毒倒了你,可怜救了你。我要杀你,可怜却帮你,你当然心念可怜了。你是不是恨死了惜情,爱煞了可怜?”
  唐逸微醺,他怒骂道:“你算什么?你休拿可怜来对我说话!你这贼婆,你就是死一百次,也抵不上你的罪恶!”
  阎惜情说道:“我与你也有夫妻之实,莫非你一点儿也不念想吗?”
  唐逸恨道:“我念想着要杀了你!”
  阎惜情说道:“从可怜那里,你也得念想着我,我是你们的牵线人,没有我,可怜会救你吗?没有我,你会成为天下第一毒宗吗?没有我,你能如此春风得意吗,你会有那么多爱过你的女人吗?你只会是一串骷髅,死在荒郊野外,还有什么好的?”
  唐逸不料得她会如此激怒,他看着阎惜情,还是悲叹,上天造人,如此不公,一个阎惜情与阎可怜,两人如此相像,但性情又那么不同,真是天上地下!
  阎惜情说道:“我告诉你,可怜就是与你心心相印,我也不许她与你相近。我只要你从前有过的女人,她们如果愿意来侍候你,我要她们再来。”

×      ×      ×

  上来了侍剑,阐惜情问道:“侍剑,你愿意侍候唐公子最后几天吗?”
  侍剑跪下,低头说道:“愿意。”
  阎惜情说道:“好,你下去吧。”
  再上来了须眉,她看着唐逸,那样子很不友善。
  阎惜情问道:“须眉,你愿意再侍候唐公子几日吗?”
  须眉说道:“臭男人,我看不上他……”
  阎惜情叹道:“这么说,总有一个你从前的女人不愿意再见你的。”
  须眉说道:“不是啊,活佛,屋主,我说我去侍候他这个臭男人,但我不稀罕他!”
  阎惜情说道:“你愿意不愿意去侍候唐公子,他只有那么几日了?”
  须眉低头,说道:“我去,我去。”
  再上来了俏生,她那愁眉紧锁的样儿,令唐逸生怜。
  阎惜情问:“俏生,你愿意不愿意再陪唐公子几天?他很快就要被处死了。”
  看来“忘忧屋”的女人都知道他早晚得一死,她低头说道:“我愿意。”
  最后被叫来的是笑靥,她看着唐逸,说道:“我愿意。”

×      ×      ×

  她们都下去了,阎惜情说道:“看来我‘忘忧屋’的女孩子都有情有义,就是你要死了,也会陪你到死,你真是好生幸运。”
  唐逸说道:“你怎么不说唐公子有情有义,感动得那些宁可害死他的女孩子也心里有悔,如是害死了唐公子,她们一生都心内怏怏?”
  阎惜情说道:“我嫁与你,也未尝到一日快乐滋味,不如她们呢。”
  那样子像她对唐逸也满是情意。唐逸心道:你休再耍弄我了,我已知道了你是人面兽心,怎么会上你的当?只是你让这些女孩子与我在一起,我怎么能有心情?就是她们再来,也决不会像以前那样,她们能在可怜面前与我亲热吗?看来不会,她们会很惧怕可怜,就是我也不会在可怜面前与她们亲热,那样似乎太残酷了一些。我要她把可怜放了,那样才好。
  唐逸说道:“惜情,我与你仇怨很深,自是不死不解。但可怜是你的姐妹,你何不放了她?”
  惜情说:“放了她?不可,对了,是不是她在你的牢旁,对你风流有碍?如果是,我要他们把她柙到旁的牢去,让她看不到你,这样可好?”
  唐逸心里想念着可怜,但也念着那些女孩子,他没有女人,一夜不欢。如是真的没有女孩子们,他怎么能度过漫漫长夜?
  他进退两难,忽听得阎惜情说道:“你旧情不断,心思终还是在肉欲上,可怜就是真心爱你,也得不到回报。”
  唐逸大怒,说道:“你怎么知道?如果我不爱可怜,我怎么会对她如此忠心?你说,我不敢对她说话,不敢对她直说我的心情,我是不是爱她?”
  阎惜情说道:“你至多是喜欢她比喜欢别的女孩子多一点儿,有什么了不得?有了别的女孩子,你就忘了可怜了。我要她看看你在狱里的样子,她便明白了,衷情于你这样的负情汉子,她有多傻!”
  阎惜情对着身后的女孩子说道:“告诉她们,每一夜去两人陪着唐逸,如果她们对唐逸不好,拿不出她们的情感来,我要重重地处罚她们!”

×      ×      ×

  唐逸回到了狱里,他远远看到了可怜,可怜的监牢也正好刚要锁上,那狱卒看着他,在嘻嘻地笑。
  她也提去可怜,要她做什么了吗?他看着可怜,对她喊道:“可怜,可怜!你怎么样了?”
  这一次可怜没有被锁在那槛栏上,她一听得唐逸叫她,忙是回身,她满面是泪,让他明白了,她是在担心他,怕他出事!

相关热词搜索:离魂恨天

下一篇:◎毒中之毒
上一篇:
第九章 寻找活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