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熊沐 离魂恨天 正文

第一章 做狗更难
2021-05-30 17:08:49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青青带着卓书进了一家酒楼,这家酒楼看样子很壮观,生意不会差。她坐下来,牵扯着一条绳子,绳子另一头系着卓书,卓书的脖子上套着那条绳,两只手趴地,后屁股抬得老高,还四外环顾,他对青青道:“青青,你看我这样子像不像一只狗?”
  青青斥他道:“卓书,你老实些,不然我再给你吃药!”
  卓书吐一下舌头,他怕,前几天青青给他吃一包热药,他热得抓耳挠腮,竟是把身上的衣服都脱来了,只剩下一条犊鼻短裤,可心、可怜劝他道:“公了,不要再脱了,你再脱,不成体统!”他怒喝道:“一条狗有什么体统?你们滚开!”他要再扯下短裤,可青青怒喝道:“别再脱了!”卓书只汪汪地叫,表示不满,但青青不再理他,卓书只好像一条真狗那样吐舌头。
  如今再说给他吃热药,吓得卓书不再出声。
  青青叫了几个菜,请可心、可怜坐下来吃饭,可心、可怜一边吃,一边听着卓书狺狺地叫,卓书一叫,可心、可怜全挟菜喂他。
  全酒楼的客人都看是稀罕,忘了吃饭喝酒,只是注目看她们。奇怪一个女子,带着三个女人,竟拿一个大男人当狗,而且看那男人的样子,分明很是凶恶,人言汹汹,窃窃私语,都觉得这女人特怪。
  青青不顾卓书,自顾吃饭,还与秀早说笑。
  看可心、可怜那一脸不忍,青青说道:“你们看男人,做人时那飞扬跋扈,眼眶都张到天上去了,你叫他做狗,他便摇尾乞怜了,这种人,你养他何用?不如宰了,也好吃他的狗肉!”
  青青边说,边踢了卓书一脚,卓书汪汪叫了两声,表示很疼。
  那边的男人看着乐了,看这个很是好玩,但见青青张眼一瞪,便低下头,不敢搭茬。要知道,能制服一个凶恶男人的女人,只会比男人更凶恶,你要惹她,那还了得?
  青青吃过了饭,说道:“我们走吧?”
  正要走,迎面来了一人,那是店家,他一揖道:“我家主人请姑娘说话。”
  青青笑笑,说道:“我吃饭付钱,并不曾短银两,你家主人有什么事找我?”
  那店家陪笑,说道:“姑娘请去一次吧,我家主人立待姑娘。”

×      ×      ×

  走至后楼,再步入后院,看到那院景幽深,十分优雅,青青心道:我唐门算是好看的了,但那花园也不及此人的好看,看到花园的奇石,青青站住了,只见那正中间有块石头,显是乳色,中间竟像是点染一层层的乳晕,向上冲天竖着三只乳头,那石头很像是女人的双乳,唬得她们几人都不由得去摸自己的乳。
  只有青青不曾有过这个动作。
  有人高声笑道:“唐青青,你已经不是女人了。”
  青青闻声,一昂头,看到在高高石山上,立着一位公子,那是钱匡,是蜀中四大家之一的钱匡。
  青青自不知道唐逸已把钱匡毒死一次,此时见他带着钱平从那石山上下来,满有风度,心内想道:他是我唐门的仇敌,对我满面堆笑,必无好心,要防他一些才好。
  钱匡走下山来,对青青说道:“青青姑娘,我看你扯着一个大男人,四处游走,定是有些不便吧?”
  青青惕然道:“钱匡,你要耍什么花招?小心我不客气。”
  钱匡大笑说道:“如今唐门已是天下万众之的,我怕你什么?只是我要告诉你,你不要四处乱走,少林、武当与天下各大门派早就齐集一家,要杀绝唐门的人了。”
  青青大惊,但她不动声色,说道:“钱匡,你与我哥哥有仇,何必胡说?!”
  钱匡大笑,说道:“我为什么要胡说?我告诉你,青青,你是一个女人,就得做女人,何苦去做什么男人的事儿?你牵着卓书公子做什么?”
  青青自不知卓书原与钱匡就有牵连,卓书曾多次飞鸽传书与钱匡,命他杀唐逸,只是不曾得手就是了,此时她带着卓书遇到了钱匡,很是危险。
  但青青不怕钱匡,以她此时用暗器的功力,要拿下钱匡,很是容易,她何必要怕个钱匡?就是再加上那个钱平,她也不在乎。
  青青的手去抓暗器,那身旁的可心、可怜很是焦急,她们盼着有人能救下卓书,让从来都是专横跋扈的卓书做狗,她们心下最是不忍。
  青青问卓书道:“你是吐蕃人吗?”
  卓书说道:“我不是,我是一个吐番老人拣来的婴儿,他收养了我。”
  青青说道:“幸好你不是吐蕃人,可你骗了忠厚老诚的吐蕃人,你做了他们的大王。”
  卓书不语,青青再说道:“像你这种人,只能做一条狗,一条属于青青姑娘的狗。”
  钱匡远远看着卓书受苦,心中不忍,他忽地说道:“青青姑娘,你怕没有机会出手暗器了,你就是有什么漫天花雨的手段,你也要倒下了。”
  青青忽地觉得头晕,她立时抓住卓书,说道:“在我死前,卓书,你必死!”
  那可心、可怜要来救卓书,但被秀早扯住,晚了一步。
  青青早就喂了卓书一口暗器,她笑道:“我不用暗器打人,不等于不用暗器杀狗!”
  卓书倒下了,青青也倒下了。

×      ×      ×

  待得青青再醒过来时,月亮正挂在天空上。
  卓书俨然一富家公子,再也不像是一个沦落成为人家牵扯着的狗那狼狈样子,他正举着酒杯,对着青青说道:“青青姑娘,你要不要再喝一杯?”
  钱匡与钱平都站在他的身后。
  卓书说道:“我告诉你一声也无妨,原来他们都是我的兄弟,我在中原驰骋,靠的就是他们的帮助。如今你又落在我的手里,我也不稀罕再拿你当狗了,我要杀死你!”
  青青的脸上有一丝微笑,卓书的手要扼在她的咽喉上了,忽地停住。
  他说道:“我不能这么杀了你,不能便宜了你!”
  他再扯着青青,来到了那巨石前,说道:“你看,人类早就明白,她的乳汁如何能血一样滴在男人的嘴里,男人贪吃,把女人的乳汁榨干,女人变得干瘪、苍老,再就一钱不值了,你懂不懂?”
  青青瞪眼看他:“你娘生你养你,也一钱不值吗?”
  卓书狞笑道:“我娘生我时,我也不知道,生下了我,她去了哪里,我更不知了。我只知道我是中原人,我生在中原,长大在中原,后来在十二岁后去了吐蕃,我成了一个吐蕃人了。其实我什么人都不是,我既不是吐蕃人也不是中原人。”
  青青恨恨地看着卓书,卓书忽地笑道:“那个莫奴生根本就不知道你变了,变成了一个男人,我要杀你,岂不是让他高兴?他再轻松轻松,又可以寻女孩子了,听说他身旁有一个女人,那个女人原来就是我的,她就是我的!他抢去了我的女人,我也抢了他的女人!我要把你再变成女人,尽情地玩弄你!如果他把那个乌雅给我,我就把你还给他!”

×      ×      ×

  钱匡看着卓书,他头一次看到有人有如此高明的手术法,他能把青青的身体切开,从她的体内拿出一些器官来,那是些什么东西?
  卓书身着大衣,手也戴上一种皮套,他说道:“能摘人器官,我是从一个中原人那里学来的,他的本事,据说是学自毕佗神医的,我向他学了这件本事,要的就是救人,可我先拿它来杀人,杀死这个青青。如今我再要她做一个女人,她就再是一个很柔婉的女人了,莫奴生见了她,也会怦然心动。”
  卓书的手很巧,他很快就摘下了的一个器官,说道:“人身上有许多东西是无用的,这东西就无用,你看这东西,放在她的腹中,她就时常肚子疼痛,如果我摘去了它,她就不再疼了。”
  钱匡怕得要命,惴惴地问道:“那她少了一些器官,岂不是要死?”
  卓书恶狠狠道:“青青,你死不了,只是你能成为一个淫妇,你愿意与人结交,你能成为天下最有名的荡妇。让白居易再世,他也不能不悲叹你的无耻,让小杜复出,他也乐于在你的怀里吟诗,你会成一个乐于与男人交接的女人。”
  卓书放声大笑,他说道:“你看你自己好生有本事,你学会了什么漫天花雨,拿去对付男人去吧。”
  他手里持着一把锋利无比的刀,对青青说道:“你怕不怕?”
  青青说道:“你杀死我吧,我不怕。”
  卓书冷冷一笑,说道:“我自习艺以来,便知道了人最不怕的就是一死,你要死,有什么可怕的?可怕的是不死不活。你如今经我手术,再复为女人,只是你再也没了那矜持,你只要见到了男人,便想与男人亲热,你要丢尽唐门的脸,你会成为一个人尽可夫的荡妇。”

×      ×      ×

  经过多久时,青青便再醒来,她看到钱匡与钱平,两人呆呆地看她,他们两人也有些不忍,但他们一直听命于卓书,卓书那么残暴,他们不敢吐出一声。
  钱匡说道:“青青,你哥哥杀了齐骏、齐骁,还杀了郭老夫人,再杀了我。”
  青青说道:“你没死。”
  钱匡说道:“我在你们唐门有人,他替我偷到了解药,你们唐门的毒才没毒死我,我恨你哥哥,我决心报仇。”
  青青一叹,说道:“都说要报仇,怨怨相报,无尽无休。我看你那本事也有限,你碰不了我哥哥,你要见了他,他先就杀了你!”
  钱匡说道:“我知道你哥哥不好惹,他能看得清室内室外的一切,他还不怕毒。有这两种本领,怕要杀他,没那么容易,但我也想好了一个法子,我要杀他,必得成功。”
  钱平说道:“他最先夺我的位置,把我从保四堂赶出来了,我此恨必报!”

×      ×      ×

  卓书来了,他对着青青说道:“青青,你的病要发作了,你要男人,如果没有男人,你便只能渴死!而你不愿意死,你一定不愿意死!”
  他扯着青青的手,来到了巨石前,让她的手摸着那石状的女人乳房,说道:“乳晕似血,乳头如山,看那一层层的浪像是血水,像是乳水,你能分得清哪是水哪是血吗?”
  青青看着那乳石,手抚在那乳石上,有一种很是异样的感觉,她轻声说道:“我分不清。”
  卓书说道:“男人其实是火,女人才是水,你是女人,为什么不用你的水去浇熄男人的欲火?你征眼了一个男人,你便成了一个比他更坚强的女人,你信不信?”
  青青此时觉得她的肚腹里有一股火在窜,那火像是有形的,像是有一种气,在身内突来奔去,她呻吟着,那呻吟是男人能听得懂的呼唤。
  钱匡与钱平都眼看她,看她那淫贱样子,心里很是惊异。看来卓书的手术实是不凡,他能将一个守身如玉的女人变成一个荡妇。
  青青扯着卓书,两眼眄斜,说道:“你从前是我的男人,你为什么不要我了?”
  卓书狠狠一推,把她推倒在地,骂道:“贱货,你去哄别的男人吧!”
  青青看着钱匡,说道:“你是钱匡,你是男人,是不是?”
  钱匡吓得倒退,他是无能的男人,他不敢惹着青青。
  青青撩起了她的腿,说道:“动情的,才是真男人,你不动情?”
  钱平在一旁看得呆了,青青忽地扯住了他,说道:“钱平,你跟我,你跟我!”
  钱平大惧,想逃走,已来不及,他叫道:“公子救我!”
  钱匡说道:“你帮帮唐逸,也算是帮我。”

×      ×      ×

  钱匡与卓书笑着跑了,他不再看了,他们把青青弄成了一个淫妇,再也不必为她想什么了,她自己就会把自己弄得声名狼藉,那时就有人要收拾她了。
  卓书笑说道:“唐逸啊,唐逸,你要看一看我把你的妹妹手术后的样子,你就会很开心了,是不是?你说,我这么做,这样可好?”
  忽地他噤声了,他怎么也学阎惜情的声音,学她的模样?莫非她真的在卓书的眼前萦绕不去吗?

×      ×      ×

  巨石是他的象征,他们两人像山一般倒下去了,青青是一个狂暴的男人,而那钱平反像是一个受屈的女人了,他躺在地上,看着青青的眼珠子都是红的,她盯着钱平,扼着他的咽喉,迫不及待地要他行媾。
  钱平恨道:“我恨你们唐门,我不会与你在一起的!”
  青青娇声娇声地说:“是么?你恨,你就折磨我好了,我让你出气!”
  钱平无奈,真的与她嬉戏,但他心里也惧,卓书真个可怕,他拿出青青的器官,像是一个屠夫拿掉猪的肝脏,真够可怕的了。
  巨石在看着她,也看着钱平。
  钱平来了劲头,他扑在青青的身上,他说道:“你要作恶,那还不容易?只要你做几次,你便习惯了。”

×      ×      ×

  雨过天晴,钱平走了,他满面羞色地走了,他看到青青的眼光,那是纯真无邪的眼光,那眼光像是一泓静静的湖水,钱平有些羞愧,他走了。
  青青的身上有血痕,有污垢,她不动,风暴之后的平静,使她很累,术后用吐蕃药,她的伤未全好呢。

×      ×      ×

  青青知道她受了苦,她进了屋子,看着卓书,说道:“我的暗器在哪里?我要带着秀早走。”
  钱匡问:“你要去哪里?”
  卓书止住了他,说道:“不必再问了,让青青姑娘走。”
  青青看着他,心里恨他,但不知怎么,竟是一看到了卓书,心就慌慌的,她说道:“我要走了,我要去找莫奴生,我要看看他为什么要和那个乌雅在一起。”
  卓书笑了,说道:“好啊,你去找好了,我愿意你去。”

×      ×      ×

  青青走了,她从那酒楼的后院走出来,她听得见楼上的说笑声,忽地她醒悟了,从今她得过一种像她哥哥从前那样的生活,情不得已,身不由己。她哭了,流出了泪。
  秀早问道:“小姐,你哭什么?你为什么要哭?”
  青青说道:“别说话,跟着我,我要去找莫奴生,找到了莫奴生,我会告诉他一切的。”
  秀早欣然道:“小姐早就该找他了,他那么自大,那么自以为是,小姐何必怕他?”
  但一说到了莫奴生,青青的心还是跳得厉害,她心道:我怕他,是不是我心里还有他?

相关热词搜索:离魂恨天

下一篇:第二章 长舌妇人
上一篇:
◎毒中之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