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2021-08-03 09:18:11   作者:阿瑟·黑利   译者:王晓毅   来源:阿瑟·黑利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梅尔乘私人电梯从塔台下到位于夹楼的行政办公区,这部电梯只能用钥匙打开。他所在的那一片办公区静悄悄的,速记员的桌子都清理得干干净净,打字机也盖上了盖子,但灯还亮着。他走进里面那间自己的办公室,从白天办公用的宽桃木桌旁的柜子里取出一件厚大衣,还有一双毛里的靴子。
  梅尔今晚在航空港并没有什么具体任务,本来也确实如此。但由于这三天的大暴雪,他大多数时间都自愿留在航空港,准备应对紧急情况。他穿上靴子,边系鞋带边想:不然的话,现在估计早就回到家,和辛迪以及孩子们在一起了。
  但,他真的会回家吗?
  梅尔觉得,即便分析得再客观,也很难说清他的真实想法。也许,就算没有这场暴雪,他也会借由别的什么事,心安理得地不回家。其实,他近期差不多一直都是下班了却不肯回家。当然,工作是其中一个原因。因为工作,他有无数下班后仍留在航空港的理由。除了应对今晚这种乱糟糟的局面,他最近还有很多大问题要处理。但是,说实话吧,最近他和辛迪只要碰到一起就会吵个没完,待在航空港工作绝对是逃避家庭纷争的不二选择。
  “哦,该死!”梅尔的咒骂划破了办公室的宁静。他穿着毛里靴子,迈开沉重的步子走向办公桌。他扫了一眼秘书为他打出来的备忘录,确定自己刚才突然想到的事并没有错。今晚,还要跟辛迪一起参加她那个烦人的慈善活动,类似的活动他都参加过好几次了。一周前,梅尔极不情愿地答应跟她一起出席今晚的鸡尾酒会加晚宴(备忘录上是这么说的),地点在市区豪华的密歇根湖大酒店。上面没说具体是什么慈善活动,就算辛迪以前说过,他也不记得了。记不记得都一样。辛迪·贝克斯菲尔德参加的各种活动都差不多,简直毫无新意。在辛迪眼里,判断某个活动值不值得参加,只需看委员会成员的地位显不显赫。
  幸好,他和辛迪还用不着再吵一架,因为活动还有两个小时才开始,碰上今晚这种天气,说不定会开始得更晚。也就是说,他检查完机场再赶过去也不迟。他还可以回办公室一趟,刮下胡子,换件衣服,到市中心也就迟到那么一会儿。不过,最好还是先跟辛迪打个招呼。梅尔拿起外线电话,拨通了家里的号码。
  大女儿瑞贝塔接了电话。
  “喂,我是你爸爸。”梅尔说。
  瑞贝塔冷冷地回了一句:“哦,听出来了。”
  “今天在学校怎么样啊?”
  “什么怎么样?爸,我上了好几堂课呢,跟你汇报哪一堂?”
  梅尔叹了口气。有些天,他觉得自己的家庭生活一下子全乱套了。听得出来,瑞贝塔这会儿正跟他闹情绪呢,辛迪常常管这叫耍小孩子脾气。他真搞不懂,是不是所有当爸爸的在女儿13岁的时候,就突然和她们不能沟通了?不到一年以前,两个女儿和他还要好得很。无论是大女儿瑞贝塔还是小女儿莉比,都是梅尔的心头至宝。梅尔有时候觉得,他和辛迪的婚姻能走到现在,完全是因为这两个女儿。说到瑞贝塔,梅尔早就明白,她在少女时期一定会有很多爱好,但他这个当爸爸的非但参与不了,甚至无法完全理解。他有这个心理准备。可他没想到的是,瑞贝塔会把他完全拒之门外,有时还会对他冷言冷语,甚至充满不屑。但是,客观地说,谁让他和辛迪三天两头就吵架呢。孩子们的内心是很脆弱、很敏感的。
  “算了,”梅尔说,“妈妈呢,她在家吗?”
  “她出去了。她说如果你打电话来,让我跟你说你得去市里见她,这次可千万别迟到。”
  梅尔压住心里的怒火。瑞贝塔肯定是在一字不差地转述辛迪的原话。这会儿,简直就像是在听他妻子本人说话似的。
  “妈妈要是打电话来,跟她说我可能会迟到一小会儿,我也没办法。”电话那头沉默了,梅尔问道:“听到我说的了吗?”
  “嗯,”瑞贝塔说,“还有别的事吗,爸?我还得写作业呢。”梅尔赶忙说:“对,还有一件事。女儿,你说话的口气得改一改,不能这么没礼貌。还有,什么时候挂电话得听我的。”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父亲大人。”
  “别再这么叫我了!”
  “好的,父亲大人。”
  梅尔有点儿想笑,但又觉得还是别笑出声来比较好。他问道:“家里没什么事吧?”
  “没有,但莉比想跟你说话。”
  “等一下。我正想告诉你,因为外面下暴雪,我今晚可能不回家了。航空港事情太多了。我估计会回航空港睡觉。”
  那头的瑞贝塔又沉默了,仿佛是在掂量着,如果机智地回一句“你不是一直都不怎么回来的吗?”会不会又被他训一顿。显然,她决定还是不还嘴了。“那你现在要跟莉比讲电话吗?”
  “好,叫她来接电话吧。晚安,瑞比。”
  “晚安。”
  电话被急不可待地换到另一双手上,接着就传来了莉比上气不接下气的稚嫩声音。
  “爸爸,爸爸!你猜怎么了?”
  莉比总是上气不接下气的,对一个7岁的小女孩来说,生活似乎就是要跑着过才有趣,她必须随时随地跑来跑去,这样才不会落在别人后面。
  “我想想,”梅尔说,“我知道,你今天在雪里玩得很开心吧。”
  “是啊,可开心了。但我说的不是这个。”
  “那我就猜不到了。你告诉我吧。”
  “是在学校,柯曾老师留的家庭作业是让我们把自己觉得下个月会发生的好事儿全都写下来。”
  梅尔心中充满了对女儿的爱怜:莉比总是这么兴冲冲地,他完全可以理解。对莉比来说,几乎所有事都是好事,都会让她兴奋不已,即便有那么几件不好的,她也会抛到一边,转过头就忘了。梅尔不知道她的这种快乐和天真还能持续多久。
  “多好啊,”梅尔说,“我挺喜欢这个主意的。”
  “爸爸,爸爸!你愿意帮我吗?”
  “能帮上的话,当然。”
  “我想要一份2月图。”
  梅尔会心一笑。莉比自创了一套缩略词,有时候比常用的普通词更生动形象。他突然想到自己也可以用一份2月图。
  “那个小房间我的桌子里有一本日历。”梅尔刚告诉她那本日历在哪儿,就听莉比迈着小脚丫跑开了,却忘了挂电话。梅尔心想:默不作声把电话挂断的应该是瑞贝塔。
  梅尔带着那件厚大衣从总经理办公室出来,走进位于夹楼、贯穿整个主航站楼的行政办公区。
  他停了下来,看着楼下拥挤的大厅,似乎比半个小时前更嘈杂和繁忙了。候机区的座位挤得满满的。报摊和问讯处里三层外三层都是人,其中有好多穿军队制服的。所有航空公司的旅客柜台前都排起了长龙,有些甚至排到了拐角处,看不到队尾。柜台后面,票务员和主管人数比往常多了好多,下早班的同事也都留下来加班,那些航班表和优惠券像管弦乐队的乐谱一样,被他们摊得到处都是。
  越来越多的航班因暴风雪而延迟起飞或更改线路,编排航班的压力随之不断增大,人们的耐心也渐渐消耗殆尽。梅尔正下方是布兰尼夫航空公司的票务处,一个留金色长发、戴黄色围巾的年轻小伙子正大声嚷嚷道:“你们还真有脸说,让我从堪萨斯城飞新奥尔良。你当地图是你画的啊!别在这儿瞎指挥人了!”
  他对面是一个褐色头发的票务员,20多岁,非常迷人。她理了一下眼前的刘海,专业而又耐心地回答道:“您可以搭乘直飞的航班,先生,但不知道还得等到什么时候才能起飞。因为天气比较恶劣,绕远路反而更快一些,而且票价都是一样的。”
  黄围巾男子的身后,有更多乘客带着各种问题不断向前挤来。
  梅尔把视线转向美联航票务处,感觉在看一场小型哑剧。一位乘客模样、衣着讲究的商人正探过身来,小声说着什么。通过他的表情和动作,梅尔·贝克斯菲尔德可以猜到他在说:“我很想搭下一班飞机。”
  “抱歉,先生,那趟航班已经满了。还有很多人在等……”票务员话还没说完,抬头看了一眼。原来那个商人把他的公文包放到了面前的柜台上,特意轻轻地碰了一下公文包一角的塑料行李签。那是一张“10万英里俱乐部”的行李签,所有航空公司一起建了这个俱乐部,会把这个标签发给他们青睐的座上宾。票务员立马换了表情,声音也变小了:“我们想办法替您安排一下,先生。”说完动了动手中的铅笔,划掉乘客名单上的一个名字(这个人来得比较早),把刚来的这个商人的名字写了进去。排在队伍后面的人当然不会注意到他的这个小动作。
  梅尔知道,类似的一幕还在其他航空公司的票务处上演。只有那些头脑天真或者对内情一无所知的人才会相信:候补名单和提前预订不存在任何暗箱操作。
  梅尔还发现,一群刚到的旅客正走进航站楼,也许是从市里赶来的。他们边走边把身上的积雪拍掉——外面的天气一定是更糟了。这群人很快就融入机场熙熙攘攘的人流之中,消失不见了。
  每天,航站楼都会涌入大约8万名乘客,但很少有人会抬头看看上面的行政办公区,更不用说会注意到今晚梅尔正站在那儿观察下面的情况了。人们大多以为航空港除了航空公司和飞机就没别的了。估计许多人都不知道还有一个航空港行政办公区,更别说知道那些行政管理部门了。实际上,虽然旅客看不见这些部门,它们却非常庞大复杂,需要好几百人在里面不停地工作才能确保航空港正常运转。
  梅尔继续乘电梯下楼,心想:旅客对航空港不太了解也好。不然,大家很快就会发现航空港的缺点和潜在的危险,那样的话,就不会像以前那么放心地飞进飞出了。
  来到主楼大厅,梅尔朝位于西边的环美航空公司走去。快走到值机柜台时,一位穿制服的主管迎了上来。“晚上好,贝克斯菲尔德先生。您是找利文斯顿太太吗?”
  梅尔心想,航空港再忙,大家也能抽出娱乐的时间。不知道有多少人已经把他的名字和塔尼娅自动联系上了。
  “对,”他说,“找她。”
  那位主管朝一道写着“航空公司员工专用”的门点点头。
  “进去就能找到她,贝克斯菲尔德先生。刚才出了一点儿状况,她正在处理呢。”

相关热词搜索:航空港

下一篇:3
上一篇:
1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