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2021-08-10 15:00:49   作者:阿瑟·黑利   译者:王晓毅   来源:阿瑟·黑利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通常来说,过了午夜,空中交通管制的压力便会所有缓解。但今晚却并非如此。因为暴风雪的缘故,林肯国际的各家航空公司还在继续签派和接收已经晚点好几小时的航班。飞机之所以晚点,多半还因为航空港的跑道和滑行道此时依旧拥堵不堪。
  负责前8个小时的空中交通管制员大多已在午夜时分下了班,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了。新一班管制员已经接替了他们的工作。由于有人生病请假,管制员人手不够,有些人只能多加一会儿班,凌晨2点才能走。塔台值班主任、雷达监视主管韦恩·泰维斯和基斯·贝克斯菲尔德就在加班的行列当中。
  一个半小时前,基斯刚要和他哥哥交交心,突然被人打断,只好作罢。之后,基斯一直聚精会神地盯着眼前的雷达显示屏,好让脑子清净一下。他想,只要能集中精神不再胡思乱想,把工作做完,剩下的时间一定会过得飞快。基斯一直在监视从东边入港的管制雷达,左边还坐着一位年轻的助手,跟他一起工作。韦恩·泰维斯还在主持大局,穿着那双得克萨斯皮靴不时蹬向地面,骑在那个带轮子的高凳上来回在管制室里转悠。不过,因为泰维斯的班也快值完了,所以他这会儿也没之前那么有精神了。
  从某种意义上说,基斯确实是在全神贯注地工作。不过与此同时,他也没少想东想西。至于怎么做到的,说来也是奇怪。他的脑子似乎一分为二,像是有了双重人格,而且他可以二者同时兼顾。一重人格正在指挥东边入港的航班——眼下还没有出现什么问题。另一重人格正在心里不断自我反省。这种状态应该不会持续太久,基斯心想,也许他的头脑就像一个马上就要烧坏的灯泡,在最后的这几分钟格外明亮。
  他那不断自省的内心此刻变得十分平和,比之前镇静了许多。如果不是因为别的,或许是跟梅尔的那番谈话起了作用。一切似乎都已尘埃落定。基斯的班总会值完,他也会离开这里。很快,一切等待,一切烦恼都会消失不见。自己是死是活与别人已经毫不相干了,对此他深信不疑。他不再是娜塔莉的丈夫,梅尔的弟弟,布莱恩和西奥的父亲……他们也不再是自己的妻子、哥哥和孩子。只有那些逝者才是他最终的归属——坐在“幸运”号山毛榉里丧生的瑞德芬一家——小瓦莱丽和她的家人。没错!他之前怎么从未想到这一点,他欠瑞德芬一家的,不就该用自己这条命去还吗?此时的基斯依旧十分冷静,但他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些神智不正常,据说自杀的人都会这样,不过正不正常有什么要紧。折磨还是安宁,他必须做一个选择,在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到来之前,他会获得永久的安宁。前几个小时里,他常常时不时地把手伸进口袋,摸摸那把奥哈根旅店224房间的钥匙,此刻,他不禁又把手伸了进去。
  与此同时,他的另一重人格一直在熟练地监管东边入港的航班。
  环美2号航班遇到的紧急情况也逐渐被基斯所了解。
  将近一个小时前,也就是在安森·哈里斯机长做出决定的几秒钟后,林肯国际的空中交通管制便收到了2号航班打算返航的通知。这一消息是克利夫兰中心和多伦多中心接到类似消息后传递给芝加哥中心,再由芝加哥中心的主管直接通过“热线”电话打给塔台值班主任的。最初,林肯方面只是通过雪天管制桌告诉航空港管理层2号航班要求使用30号跑道,此外能做的并不太多。后来,芝加哥中心从克利夫兰中心把2号航班接过来后,林肯国际才开始详细安排部署。
  塔台主任亲自跑到雷达管制室,告诉雷达主管韦恩·泰维斯2号航班的相关情况和预计抵达时间,不过到底是用30号跑道还是25号跑道着陆,一时还定不下来。
  与此同时,地面管制开始通知航空港各类应急服务随时待命,稍后开往机场。
  一位地面管制员用无线电跟乔·帕特罗尼通了电话,确认他已经得到了通知,知道30号跑道急需使用。帕特罗尼已经得到了通知。
  随后,管制塔台在一个预留的无线电频率上和堵住跑道的墨航客机驾驶舱取得了联系。使用预留频率是为了保证必要时能与操作飞机的帕特罗尼即时双向联络。
  雷达管制室内,听完塔台主任带来的消息,韦恩·泰维斯的第一反应是看了基斯一眼。负责东边入港航班的正是基斯。也就是说,除非换班,否则把2号航班从芝加哥中心接过来,监管航班入港的就是他了。
  泰维斯轻声问塔台主任:“要不要把基斯换下来,让别人上?”
  年长一些的塔台主任有些犹豫。他想起今晚早些时候那架空军KC–135遇险时的情况。当时他找了个借口把基斯换了下来,后来他一直在想,自己这么做是不是太莽撞了。对一个缺乏自信、自我怀疑的人来说,他很可能不由自主地对自己的能力做出误判。之前,基斯正和梅尔·贝克斯菲尔德在外面的走廊上谈心,却突然被他打断了,塔台主任自己也觉得过意不去。真该让他们两个多聊一会儿的,可是他没有这么做。
  塔台值班主任自己也累得要命,不仅是因为今晚这个班费心费力,还因为他已经连续值了好几个班。他想起最近在哪儿读到的一篇文章,上面说预计在20世纪70年代中期投入使用的新型空中交通管制系统会把管制员的工作量减半,进而降低发生职业倦怠和神经崩溃的概率。对此,塔台主任仍然持怀疑态度。他觉得,空中交通管制领域的压力根本不可能减轻。在他看来,即便某一方面压力小了,另一方面的压力可能会变得更大。因此,他很同情这一制度的受害者,比如基斯——他到现在还憔悴不堪,面色苍白,一直精神紧绷。
  韦恩·泰维斯又轻声问了一遍:“到底要不要换他?”
  塔台主任摇了摇头。低声回答:“别逼他。就让基斯来吧,多留点儿神。”
  也就是在那时,看到他们两个把头凑在一起窃窃私语的样子,基斯立马猜到会有大事发生。毕竟,他干这行也很久了,对出大事前的各种迹象十分敏感。
  而且,直觉也告诉他,两位主管谈话时提到了他。他知道为什么,而且敢断定,几分钟后他肯定会被撤下来,或者换到没那么重要的其他管制岗位上去。他发觉自己对此并不在意。
  他没想到的是,泰维斯并没有做任何岗位调动,而是提醒所有管制员注意,遇险的环美2号航班即将进港,务必给予优先照顾。
  离港管制收到提醒:一定要把2号航班预定进港航路上的所有离港航班全部调离。
  泰维斯跟基斯详细解释了跑道的事——到底使用哪条跑道着陆,直到最后一刻才能决定。
  “你自己拿主意吧,孩子,”泰维斯拖着他那长长的得克萨斯鼻音下了指示,“接管过来之后,就归你管了。你手头的其他事,由我们负责。”
  一开始,基斯点头同意,他已经不像之前那样焦虑不安了。他不由自主地开始规划可取的飞行路线。这种计划总是在脑子里成形的。向来没有时间把计划写到纸上去,况且情况随时有变,计划少不了要做出相应的改变。
  基斯分析,一旦把飞机从芝加哥中心接过来,他可以先引导它大致朝30号跑道的方向飞,同时留有足够的空间,万一航班最后只能在25号跑道上着陆,还可以让它及时左转,不必低空急转。
  他算了一下:他对那架飞机实行进近管制的时间应该是10分钟左右。泰维斯已经告诉过他,很有可能不到最后5分钟,谁都无法得知到底使用哪条跑道。所以时间卡得特别紧,届时,雷达管制室里肯定有不少人会紧张得直冒冷汗,飞机上也是一样。但他们会成功的——刚刚好。基斯把飞行路线以及罗盘航向在心里又演练了一遍。
  就在这时,更多确切的消息逐渐在私底下从塔台传来。管制员在工作允许的间隙互通消息……航班在空中发生了爆炸。机体结构受损,有人受伤……飞机是否受控尚且不明。飞行员要求使用最长的跑道,但跑道现在不一定能用……德莫雷斯特机长再三警告:如果用25号跑道,一定会机毁人亡……机长还给航空港经理发了一条消息,骂了他一通。现在,经理已经在30号跑道上了,想尽力把跑道清出来……眼看时间越来越少了。
  就连平日早已习惯紧张工作,把航班起降当家常便饭的管制员,此时也难免生出焦躁不安的情绪来。
  坐在基斯身边的消息传送员断断续续地把这些消息说给他听。基斯越听越明白,也越来越不安。他根本不想参与进来,一点儿都不愿意!他什么都不想证明,也证明不了什么;就算他能处理好目前的情况,那也挽回不了什么。可是,如果他没处理好,就可能把一飞机的人送上西天,之前的悲剧会再次上演!
  雷达管制室内,韦恩·泰维斯接到塔台值班主任打来的直线电话。几分钟前,塔台主任到楼上去了,回到了塔台里,跟地面管制员在一起。
  挂掉电话,泰维斯蹬着座椅滑到了基斯身旁。“老头儿刚收到中心的消息。环美2号还有3分钟就接过来了。”
  随后,他又移到离港管制那边,确认在这架进近航班的航路上没有离港的飞机。
  基斯左边的那位管制员报告说,机场上的人还在拼命想办法移动那架陷在泥里堵住30号跑道的飞机。他们已经发动了发动机,但飞机还是没动。基斯的哥哥(负责传递消息的那个联络员说)正在现场负责,如果飞机无法靠自身推力出来,他打算下令把飞机毁掉,腾出跑道。但每个人都在嘀咕:还来得及吗?
  基斯心想,如果梅尔觉得来得及,那应该就来得及吧。梅尔很会解决问题,也总能解决问题,他心里有数。基斯就不会解决问题,至少这不是他的强项,他从来不会像梅尔那样解决问题。这就是他们哥俩的区别。
  将近两分钟过去了。
  基斯身边的那个联络员轻声说:“他们马上就要进入管制区了。”在雷达监视区的边缘,基斯看到了两朵表示遇险的信号花——不用说,肯定是环美2号航班。
  基斯想退出!他做不到啊!赶快换个人负责吧,韦恩·泰维斯可以亲自出马。现在换人还来得及。
  基斯从雷达屏幕前转身,想找泰维斯。但是,主管此时正在查看离港管制那边的情况,背对着基斯。
  基斯开口喊他。可怕的是,他喊不出声来。他又试了一次……还是不行。
  他意识到:这跟他梦到的一样,他的噩梦;他出不了声……但这不是梦,是真的!不是吗?他还想拼命说清楚,但恐惧紧紧扼住了他的喉咙。
  雷达显示屏上方的一块仪表盘上,一道白光不断闪烁,说明芝加哥中心正在呼叫。负责传递消息的那个联络员拿起一部直线电话,回应道:“中心,请讲。”他扭了一下选择器,接通头顶的另一个扩音器,这样基斯就能听到。
  “林肯,环美2号此时在航空港东南30英里处。正在航向250。”
  “收到,中心。我们的雷达有显示。让它换到我们的频率上来。”传递消息的联络员把电话放回原处。
  他们知道,中心现在一定正指示2号航班更换无线电频率,很可能还在祝他们好运。遇到航班出现问题时,中心通常都会这么做,似乎这也是地面唯一能给他们的安慰了。在这间与外界隔绝,暖和舒适,大家轻声细语的房间里,很难想象在外面一片漆黑的夜色中,有架高空飞行的航班正饱受暴雪和狂风的侵袭奋力返航,可因为机体结构受损,飞机最终能否安全抵达还未可知。
  东边入港的无线电响了。里面传来粗声粗气的说话声,一听就知道是弗恩·德莫雷斯特。直到这一刻,基斯才想起航班上的机长是他。
  “林肯进近管制,我是环美2号,保持6000英尺,航向250。”
  那个负责传递消息的管制员等在一旁。轮到基斯回话确认,接手飞机了。但他想退出!韦恩·泰维斯依旧背对着他!基斯还是说不出话来。
  “林肯进近管制,”再次传出环美2号刺耳的声音,“人到底哪儿去了?”
  人到底哪儿去了……
  泰维斯怎么还不转身呢?
  基斯心中突然升起一腔怒火。该死的泰维斯!该死的空中交通管制!该死的爸爸,过世的野蓝·贝克斯菲尔德,都怪他把两个儿子领进了这一行,基斯压根不想做这份工作!该死的梅尔,他什么都做得来,真是气死人!该死的现在!一切都该死!……
  传递消息的联络员看着基斯,十分不解。环美2号随时都有可能再次呼叫。基斯明白,此时的他进退维谷。他不知自己还能不能发声,忐忑地按下了送话键。
  “环美2号,”基斯道,“我是林肯进近管制。回复得有些晚,抱歉。我们还在尽力争取打通30号跑道,再等3~5分钟就有结果了。”
  对方嘟囔着回复道:“收到,林肯。随时告诉我们进展。”
  基斯现在精神高度集中,胡思乱想的人格已经被封闭。他把泰维斯、他父亲、梅尔,还有他自己统统抛到了脑后。眼下,除了2号航班,他什么都不愿去想。
  他用清晰而平静的声音对无线电里说:“环美2号,你们目前在外指点标以东25英里。请自行决定什么时候开始下降。先向右转,航向260……”
  与基斯只有一层之隔的楼上,在那个四面都是玻璃的塔台管制室内,地面管制员已经通知梅尔·贝克斯菲尔德,芝加哥中心已经把飞机移交过来了。
  梅尔在无线电里回复:“已经下令启动铲雪车和平土机,把墨航的那架飞机从跑道上清走。吩咐帕特罗尼立马关掉所有发动机。告诉他——如果来得及,立马撤离;如果来不及,待着别动。等候跑道清理完毕的通知。”
  塔台主任开始用另一个频率通知乔·帕特罗尼。

相关热词搜索:航空港

下一篇:15
上一篇:
13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