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2021-08-10 15:02:43   作者:阿瑟·黑利   译者:王晓毅   来源:阿瑟·黑利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离开30号跑道之后,梅尔·贝克斯菲尔德把车停在了附近的滑行道上。透过车窗,可以看到环美2号的飞行员正抓紧时间把飞机滑向航站楼。飞机现在已经开过了半个机场,上面的灯还看得见,移动得很快。梅尔把无线电调到地面管制的频率上,听到其他航班正停在滑行道和跑道之间的联络道上,让受损的飞机优先通过。受伤的人还在飞机上。2号航班已经接到指令,直接滑向47号登机口,医护人员、救护车以及航空公司的人已经在那里候着了。
  梅尔看着那架飞机上的灯光渐渐消失,与远处航站楼里透出来的片片灯光融为一体。
  航空港的各种抢险车最终还是没有派上用场,纷纷从跑道区撤离。
  塔尼娅和《芝加哥论坛报》的那个记者汤姆林森都在回航站楼的路上。他们和乔·帕特罗尼同坐一辆车,乔把那架墨航707交给了别人,让他把飞机开回机库。
  塔尼娅想去47号登机口迎接2号航班下飞机的乘客,那里很有可能需要她。
  临走前,她轻声问梅尔:“你还去我家吗?”
  “还不太晚的话,”他说,“我想去。”
  他看着塔尼娅把一缕散落的红发从脸前拨开。那双清澈的眼睛直视着梅尔,微微一笑。“还不算晚。”
  他们说好45分钟后在航站楼的主入口碰头。
  汤姆林森想先采访乔·帕特罗尼,然后采访环美2号航班的机组人员。几个小时内,机组人员——当然还有帕特罗尼——一定会成为英雄人物。梅尔心想,比起他就航空港问题和缺陷谈到的那番冗长无味的看法,2号航班历经磨难并最终平安抵达的惊险故事一定更有看头。
  或许,事情也不全是这样。梅尔把自己的观点毫无保留地告诉了汤姆林森,他是个有深度,爱动脑的记者,也许他会把这一极为戏剧化的事件和同样重要的长远观点联系起来。
  梅尔看到那架墨航707此时正慢慢离开。飞机看上去并没有受损,但肯定会好好冲洗一番,全面仔细检查过后才能重新投入使用,飞往墨西哥南部的阿卡普尔科。
  在它陷入泥沼之时停在周围的各种特种车辆此时正跟在飞机身后,相继离开。
  梅尔也该走了,他没有理由继续待在这里。他会离开的——也许马上就走,但这是他今晚第二次觉得机场如此寂寞荒凉,与航空业最基本的部分如此接近,不由得让人思绪万千。
  梅尔记起,几个小时前,就在这里,他突然有种直觉,预感会发生一系列的事,导致某种可怕的结果。可怕的事的确发生了,算是灾难,不过好在不是大灾大难,虽然航空港设施有限,但这件事跟设施没有直接关系。
  但是,此次灾难毕竟和航空港有关。反过来,航空港可能会引起彻头彻尾的灾难——因为梅尔已经预见到的那些不足,他一直力争改进这些不足,最终却无功而返。
  因为林肯国际航空港越来越落伍了。
  梅尔知道,虽然航空港管理良好,有光彩照人的玻璃幕墙和钢架结构,虽然空中交通十分密集,客流量不断刷新纪录,货运量就像尼亚加拉瀑布一样源源不断,在各个方面都会不断扩张,并自诩“全球航空在此交汇”——但它的确越来越落伍了,这是个不争的事实。
  林肯国际航空港之所以会落伍,是因为空中的发展早已大大超出预期。在现代航空业发展的短短60年间,这种变化是十分频繁的。事实证明,专业的预言家又一次错了,喜欢幻想的梦想家是对的。
  放眼其他航空港,同样的事也在发生。
  全美国,全世界,都是如此。大家谈得更多的是航空业的增长,需求,未来在空中的发展进步,认为最终会把乘客和货物的运输成本降到史上最低,提供更多机会促进世界各国之间的了解,和平以及自由贸易。但是相比之下,地面上的进步与发展就寥寥可数了。
  仅凭一个人的声音是没有办法改变这一切的,但每个有识之士都坚决笃定的声音一定会大有裨益。梅尔想到,过去短短几小时内——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或具体怎么做——他只知道,自己想继续像今晚这样畅所欲言,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做了。
  明天——或是今天晚些时候——他就可以迈出第一步,在周一早上召集航空港管理委员会开紧急特别会议。见面后,他会敦促大家立即同意修建一条与30号跑道平行的新跑道。
  梅尔很久以前就一直呼吁提高跑道的承载力,没有什么比今晚的事更有说服力了。但这一次,他决定奋力一搏——坦率直白地提醒大家,如果公共安全永远只是口头承诺,大家对运营的关键需要视而不见或故意推诿,最终一定会酿成大祸。他会动员媒体及公众舆论站在他这一边,形成市政官员无法忽视的压力。
  新跑道敲定后,其他到目前为止还停留在口头上或设想阶段的项目必须尽快落实,比如,增建一个全新的航站楼和综合跑道群;更富有想象力的地面乘客和货物运输系统;为很快即将问世的短距离垂直起飞飞机修建占地面积更小的卫星型航空港。
  问题在于林肯国际是否处于喷气时代——如果是,那目前所做的还远远不够,必须尽快赶上。
  梅尔心想,航空港并不仅仅代表光鲜靓丽的生活,也不是城市的奢侈品。几乎所有航空港都能自给自足,同时还能创造财富,提高就业率。
  为地面与空中发展所做的努力并不会大获全胜——一向都不会这样。但有些是可以实现的,有些在林肯国际已经提出并做到了——是靠梅尔在航空港管理层的影响力促成的——这些会逐渐影响全美国,甚至全世界。
  如果真是这样,就再好不过了!梅尔记得英国诗人约翰·多恩曾经写道:没有人是一座孤岛,在大海里独踞;每个人都像一小块土地,连成整个大陆。同样,没有任何一个航空港是一座孤岛,那些自诩为国际航空港的更应该抱有这种想法,做到名副其实。也许,梅尔可以和其他航空港一道,向大家展示实施的办法。
  过去曾经失去梅尔·贝克斯菲尔德消息的人很快就会发现,他还活跃着。
  大量的工作会纷至沓来,他会重操旧业,对各方面产生兴趣。忙起来的话,对他自己的个人生活也有帮助。总之,梅尔希望是这样。想到这里,他突然想到,很快他会找个时间——也许明天——给辛迪打一个电话,把自己的衣服和个人物品搬出来。但愿那时,两个女儿瑞贝塔和莉比不在场,不会看到这不愉快的一幕。梅尔心想,他可以先住到旅馆里去,然后抽空找一间公寓搬进去。
  此刻,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清楚,辛迪和他一定会离婚的。这一点二人心知肚明。两个人的婚姻早已名存实亡,今晚他们不过是下定决心捅破了那层窗户纸而已。再拖下去,对他们和两个孩子都没什么好处。
  不过,还得花一段时间适应新生活。
  塔尼娅呢?梅尔不确定他们两个有没有未来。他觉得两个人应该很有希望,但彼此承诺托付一生——如果有这么一刻的话——还为时尚早。他只知道,今晚,在这一漫长而复杂的工作日结束之前,他渴望陪伴、暖意和甜美的温柔乡;而且,在他认识的所有朋友当中,这些只有塔尼娅能给他最多。
  至于他和塔尼娅之间未来会有什么发展,时间会告诉他一切。
  梅尔继续开车,转向通往航站楼的环路。30号跑道就在他右边。
  他看到,跑道开放之后,其他飞机也开始用这条跑道起降。虽然已经很晚了,但飞机正在有条不紊地排队进港。一架环美航空的康维尔880飞速掠过,在跑道上着陆。在它后面半英里远的地方,另一架航班亮着着陆灯不断靠近。第二架后面紧跟着第三架。
  既然能看清第三架飞机上的灯,说明云底已经升高了。梅尔突然发现,雪已经停了,靠南的好几块天空云已经散了。梅尔松了口气,暴风雪已经走了。

  (全书完,笑看OCR,承聪校对,古龙武侠网独家首发)

相关热词搜索:航空港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上一篇:
17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