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2021-08-10 15:01:13   作者:阿瑟·黑利   译者:王晓毅   来源:阿瑟·黑利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乔·帕特罗尼早就知道,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他特意一直等到最后一刻才发动那架墨航707的四台发动机,希望飞机下面和两侧的清理工作尽可能多做一会儿。
  等到真的不能再拖下去,帕特罗尼检查了最后一遍。眼前的景象让他忧心忡忡。
  飞机的起落架还陷在泥地和雪堆里。两条壕沟从主轮所在的位置一直挖到附近滑行道的硬地面上,可是还不够宽,也不够深。要是能再挖15分钟就好了。
  但帕特罗尼知道,没那么多时间了。
  他很不情愿地上了登机舷梯,第二次尝试移动这架陷在泥里的飞机,不过这次是他亲自操纵。
  他朝墨航的维修组长英格拉姆喊道:“把人全都撤走!飞机要发动了。”
  飞机下面,大家开始撤离。
  雪还在下,但已经不像几个小时前那么大了。
  乔·帕特罗尼在登机舷梯上再次喊道:“得找个人跟我一起去驾驶室,不能太重。派个懂驾驶的瘦子过来。”
  说完便进了飞机前舱。
  透过驾驶舱的玻璃,帕特罗尼看得到梅尔·贝克斯菲尔德的航空港专车,在漆黑的夜色中发出亮黄色的光。那辆车停在跑道上,靠左。旁边还停着一排铲雪车和平土机,时刻提醒着他——如果他还需要提醒的话——只剩几分钟了。
  听到梅尔打算必要时把这架墨航飞机强行清出30号跑道,身为维修主管的帕特罗尼震惊极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有这种反应很正常,但他并不是不关心环美2号航班上那些命悬一线的人。只是乔·帕特罗尼的头脑里首先想到的是飞机的安全,这是他日常工作的重心。可一想到要把一架好端端的飞机弄成一堆破铜烂铁,一时间真的很难接受。在帕特罗尼看来,一架飞机,任何一架飞机,都代表着相关人员的奉献、技术、设计诀窍、数小时的劳动,有时还代表着大家倾注其中的爱。无论如何,故意破坏绝对是下下之策。
  帕特罗尼想尽力挽救这架飞机。
  在他身后,机舱的舱门打开了,随后又砰的一声关上。一个结实健壮的小个子年轻维修员朝前面的驾驶舱走去,一边走一边拍打身上的雪。乔·帕特罗尼已经脱掉了他的大衣,在左侧的座位上坐好了。
  “你叫什么,孩子?”
  “伊栋,先生。”
  帕特罗尼笑了。“我们就是要移动这架飞机。也许你是一个好兆头。”
  机械师脱下大衣,滑进右侧的座椅中,帕特罗尼向左侧扭头,望向窗外。外面的人正在把登机舷梯推走。
  舱内的内线电话响了,帕特罗尼接过电话。是维修组长英格拉姆在下面打来的。“一切就绪,你可以随时发动。”
  乔·帕特罗尼朝旁边看了看。“准备好了吗,孩子?”
  那位机械师点点头。
  “3号发动机启动开关——地面启动。”
  那位机械师按下开关,帕特罗尼对着内线电话发布命令:“歧管增压!”
  飞机下的一个供电车上,受压空气发出嗡鸣。维修主管把其中一个启动杆调为“空转”,负责监视仪表的年轻机械师报告道:“3号发动机启动。”3号发动机逐渐发出稳定的轰鸣声。
  接着,4号、2号和一号发动机相继顺利启动。
  内线电话里,英格拉姆的声音混杂在风声和喷气机的轰鸣声中,几乎听不到了。“供电车已经撤走。其余设备也都清走了。”
  “好,”帕特罗尼喊了回去,“挂掉电话,你也赶紧撤吧。”
  他对驾驶舱内的同伴说:“坐好了,孩子,坚持住。”几分钟前,这位维修主管无视规则,点燃了一根雪茄。此刻,他的嘴动了动,兴奋地把雪茄叼在嘴角,然后伸出又粗又短的手指,把四个油门杆向前推。
  现在推力已经加到一半,4台发动机的轰鸣声更响了。
  飞机前方的雪地上,他们看见有个地勤人员举起亮着的信号棒。帕特罗尼咧嘴笑道:“要是飞机一下子冲出来,但愿那家伙跑得够快。”
  所有刹车都松了,飞机襟翼稍稍向下,产生浮力。机械师把驾驶杆往后拉。帕特罗尼不时轮换操作方向舵,希望侧面的拉力能帮飞机向前。
  他朝左边瞥了一眼,看到梅尔·贝克斯菲尔德的车还停在原地。根据之前的计算,乔·帕特罗尼知道,时间可能只剩几分钟了——或许连一分钟都不到。
  现在,推力已经超过了3/4。从发动机的巨大噪声来看,他知道此时的推力比之前墨航机长试着把飞机开出来时要大得多。从机身的震动上就能判断出来。通常来说,按照现在这个设置,飞机一定会在跑道上疾驰而去,畅行无阻。可是因为陷在泥里,飞机眼下晃得很厉害,机身前面的每一个部分都在努力向前,与下面岿然不动的轮子拼命抗争。毫无疑问,弄不好飞机随时都有可能变成倒栽葱。机械师不安地向两侧张望着。
  帕特罗尼看在眼里,嘟囔道:“最好现在就出来,不然它就死定了。”
  但是,飞机还是没有移动。就像几小时前的两次尝试一样,飞机还固执地停泥地里,不肯向前。
  为了把飞机的轮子从泥里拔出来,帕特罗尼减小了发动机推力,然后又增大。飞机还是没动。
  乔·帕特罗尼的雪茄因为之前一直叼在嘴里,变得湿漉漉的,现在熄灭了。他心里烦透了,把熄灭的雪茄扔到一边,又伸手去拿新的。胸前的口袋空空如也,那根熄灭的雪茄是最后一根了。
  他骂了一句,右手重新握住油门杆,把油门杆继续往前推,一边咆哮道:“出来啊!出来,该死的!”
  “帕特罗尼先生!”机械师提醒道,“不能再加油门了。”
  突然,头顶的无线电通话器响了。里面传来塔台主任的声音:“墨航上的乔·帕特罗尼。我是地面管制。我们有一条贝克斯菲尔德先生的消息:‘没时间了。关掉所有发动机。’重复——关掉所有发动机。”
  帕特罗尼向外看去,铲雪车和平土机正蠢蠢欲动。他知道,在飞机发动机停下来之前,这些车是不会轻举妄动的。但他也记得梅尔的警告:如果塔台说没时间了,必须按他说的办,没商量。
  他心想:谁要跟你商量?
  无线电又响了,里面急促地喊道:“乔·帕特罗尼,你听到了吗?听到请回答。”
  “帕特罗尼先生!”机械师喊道,“你听到了吗?我们得关掉发动机!”
  帕特罗尼大声喊了回去,“我什么也听不到。噪声太大了。”
  经验丰富的维修队员都知道,前线办公室里那些搞销售的人就爱慌里慌张的,他们若是说没时间了,那就是说还能再拖一分钟。
  不过,他很想抽根雪茄。乔·帕特罗尼突然想起,几个小时前梅尔曾经赌一盒雪茄,说他今晚没法把这架飞机弄出来。
  他在驾驶室里喊道:“我也要赌一把。豁出去了。”他把油门杆一下子推到底。
  飞机的噪声与振动似乎比刚才更厉害了,现在都有点儿让人承受不住了。飞机不停地振动,好像马上就会散架一样。乔·帕特罗尼又一次使劲踩踩方向舵脚蹬。
  驾驶室内的发动机警示灯闪个不停。后来,年轻的机械师在描述当时的情景时说,感觉“就像拉斯韦加斯的弹球机”。
  眼下,帕特罗尼带着一丝惊慌高声喊道:“排气温度700。”
  无线电里还在继续发布指令,让帕特罗尼赶快撤离。他也知道自己得赶快离开。手不由得握紧了油门杆。
  突然,飞机往前走了。最初移动得很慢,后来,突然一下子冲向滑行道,速度快得惊人。年轻的机械师大叫着提醒他。帕特罗尼把4个油门杆拉回来,同时下令:“收襟翼!”两个人朝飞机下面和前方看看,有几个模糊的身影在跑动。
  他们已经驶出滑行道50英尺,目前还在快速移动。若不及时转弯,飞机肯定会滑过跑道的硬地面,一头撞到另一边的雪堆上。帕特罗尼感觉飞机的轮子已经都在硬地面上了,于是立马使劲踩左边的刹车,打开两个右舷减速杆。刹车和发动机反应灵敏,飞机突然迅速左转,划出一道90度的弧线。转到一半的时候,他把两个减速杆放回原位,所有刹车全开。这架墨航707慢慢向前滑行,速度越来越慢,最终停了下来。
  乔·帕特罗尼咧嘴笑了。他们把这架飞机停得恰到好处,就在与30号跑道平行的滑行道正中央。
  那条离它200英尺远的跑道总算通了。

×      ×      ×

  跑道上,塔尼娅在梅尔·贝克斯菲尔德的车里激动地大喊:“他做到了!他做到了!”
  在她身旁,梅尔开始用无线电联系雪天管制桌,命令铲雪车和平土机赶快离开。
  几秒钟前,梅尔还在生气地冲塔台大喊,再三要求让乔·帕特罗尼立即关闭发动机。塔台跟他保证已经传达了他的指令,但帕特罗尼就是不听。梅尔还在气头上,虽然乔·帕特罗尼已经把飞机开了出来,但他之前在事关安全的紧急情况下不听航空港管理层的指挥,甚至根本不予答复,单凭这一点,梅尔也能让他吃不了兜着走。但梅尔心里清楚,他是不会这么做的。帕特罗尼侥幸成功了,但凡有脑子的人,都不会去计较这种服不服从命令的事。而且,梅尔知道,今晚过后,在帕特罗尼的奇闻轶事里又会添上一条。
  铲雪车和平土机已经开动了。
  梅尔把无线电调回塔台的频率。“移动1号呼叫地面管制。堵路的飞机已经从30号跑道上移出,各种车辆紧随其后,我来检查一下有没有其他杂物。”
  梅尔把车灯打开,照向跑道表面。塔尼娅和记者汤姆林森跟他一起向外仔细搜索。有时候,遇到像今晚这种情况,工作人员可能会在现场落下某样工具或杂物,对飞机起飞或降落十分危险。灯光照射之下,除了有些积雪不大平整,其余并无异常。
  最后一辆铲雪车正在最近的联络道上转弯离开,梅尔加速跟上。经过了刚才紧张无比的几分钟,车内的三个人此刻都有些精神疲倦,但他们知道,更紧张的还在后面。
  他们跟在铲雪车后向左转弯离开,梅尔冲无线电里报告:“30号跑道清理完毕,正常开放。”

相关热词搜索:航空港

下一篇:16
上一篇:
14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