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2021-08-03 09:29:30   作者:阿瑟·黑利   译者:王晓毅   来源:阿瑟·黑利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弗恩·德莫雷斯特机长此刻正站在打开的橱柜前,低声吹了一个悠长的口哨。
  他还在格温·米恩位于空姐小区的公寓厨房里。格温洗完澡还没出来,弗恩边等边按她的建议泡了壶茶。也就是在找杯碟的时候,他打开了橱柜的门。
  橱柜里是4层排满瓶瓶罐罐的架子。上面全是迷你酒瓶,每瓶只装有40克的烈性酒,都是航空公司为航班上的旅客准备的。大多数酒瓶的商标上面还贴有航空公司的小标签,而且全都没有开封。德莫雷斯特飞快地数了一下,有将近300瓶。
  他以前也在空姐的公寓里见过航空公司的酒,但从来没有一下子见过这么多。
  “我们在卧室里还藏了一批呢,”格温在他身后大方地说,“我们准备攒着回头开派对。我估计这些已经够了,你觉得呢?”
  她一声不响地走进厨房,弗恩转过身。从两个人开始偷情以来,弗恩常常觉得她一眼看上去总是那么迷人,让人顿时神清气爽。他在女人面前一向自信满满,但面对格温,有时却不由得心生疑问:不知自己到底算不算占有了她。格温穿着合身的制服裙和衬衫,显得更加年轻。她的脸蛋热情地微微仰起,颧骨很高,一头黑发在厨房的灯光照耀下散发出迷人的光泽。那双深邃的黑色眼眸带着笑意打量着他,明显是默许了他的想法。“你可以狠狠地吻我了,”她说,“我还没化妆呢。”
  弗恩笑了,她那悦耳动听的英式口音又让他开心起来。和英国私立学校出身的那些上流名媛一样,格温掌握了英语里最美妙的音调,避免了最难听的发音。弗恩·德莫雷斯特常常鼓励格温多说几句,就是想听她说话,听了就很开心。
  现在,两个人谁都没说话,紧紧地抱在一起,格温的嘴唇急切地回应着他。
  大约一分钟后,格温从他怀里挣脱出来。“不!”她坚定地说,“不,亲爱的弗恩。在这儿不行。”
  “为什么?时间够啊。”德莫雷斯特的嗓音变得有些沙哑,显然有些急不可耐。
  “因为我刚才说了——我想跟你谈谈,两样都来的话时间就不够了。”格温把从裙子里露出来的衬衫重新整理好。
  “见鬼!”他痛苦地嘟囔起来,“你把我弄得欲火焚身,然后又……哦,好吧,等到了那不勒斯再收拾你。”他又温柔地吻了吻格温。“去欧洲那一路上,你可以想象我坐在驾驶室里该有多‘煎熬’。”
  “我会重新让你燃烧起来的。我保证。”她大声笑起来,贴近他,细长的手指穿过他的头发,抚摸着他的脸。
  他痛苦地喊道:“天呐!你现在就快让我受不了了。”
  “那就先到这儿吧。”格温坚定地把他围在自己腰间的那双手推开。她转过身,走到他刚才盯着看的那个橱柜旁。
  “嘿,等一下。那些是怎么回事?”德莫雷斯特指了指带有航空公司标签的那些迷你酒瓶。
  “那些?”格温打量了一下那四排满满当当的架子,挑了挑眉,做出一脸无辜的样子。“它们都是乘客不要剩下来的陈货啊。真的,机长先生,你不会打报告说我私藏喝剩的残酒吧。”
  他满腹狐疑地问:“能剩那么多吗?”
  “当然了。”格温拿起一瓶必富达金酒,放回原处,然后又掂起一瓶加拿大俱乐部威士忌仔细观察。“航空公司有一点倒值得表扬,它们总是买最高档的名牌酒。来一杯吗?”
  他摇摇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能喝。”
  “对啊,我当然知道,但你不要满是责备的口气,好吗?”
  “我是不希望你被公司逮住。”
  “不会的,大家几乎都这么干。你看,每位头等舱的乘客都可以要两小瓶酒,但有些乘客只要一瓶,还总是有人一瓶都不要。”
  “按照规定,凡是没开封的都得交回去。”
  “哦,老天呐!我们当然交啊——交上几瓶充充样子,其余的姑娘们私底下就都分了。剩下的葡萄酒也是这么处理的。”
  格温咯咯地笑起来。“我们最喜欢快飞到目的地时有旅客要葡萄酒喝了。那样,我们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开一瓶新的,只要给他倒一杯就够了。”
  “我知道了。然后,再把剩下的拿回家?”
  “你想看看吗?”格温打开另一个橱柜。里面有一打满瓶的葡萄酒。
  德莫雷斯特咧嘴笑了。“我会遭天谴的。”
  “这不全是我的。还有一些是我室友还有隔壁的一个女孩存的,都是为了开派对。”她挽住他的胳膊。“你会来参加吧?”
  “如果有人邀请我,应该会吧。”
  格温把橱柜的两扇门关上。“当然会邀请你啊。”
  他们在厨房里坐下,格温倒了一杯他沏好的茶。他欣赏着她的一举一动。即便是这种非常随意的场合,格温也总能让它变得很有情调。
  他略带玩味地看着格温从另一个橱柜的杯杯盏盏中拿出几个茶杯,上面全都印着环美航空的标志——就是航空公司在航班上用的那种。他想自己刚才不该对她私藏公司的酒那么一本正经,毕竟空姐们捞“油水”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只是她们存储的数量着实让他有些吃惊。
  他知道,所有航空公司的女空乘工作没多久就会发现,如果能在空中厨房里多省下些东西,就可以拿来补贴家用。空姐们学会了带着半空的私人手提包上飞机,用多余的空间储存剩下的食物——尽是些高级货,因为航空公司向来只买最好的。带上飞机的空热水瓶会用来装乘客剩下的烈性酒、奶油,甚至是倒出来的香槟。德莫雷斯特有次听人打包票说:只要胆大心细,每周能省下一半的伙食费。只有飞国际航班例外,因为按法律规定,所有食物——无论开没开封——着陆后必须立即焚毁,空乘不太敢在这上面搞小动作。
  这些行为所有航空公司都明令禁止——但还是有人顶风作案。
  空姐们学到的另一件事就是:每趟航班结束后,那些机舱内的流动供应品是没有人清点的。一方面是因为航空公司没时间清点,另一方面是因为那些东西丢了就丢了,小题大做反而损失更多。因此,许多空姐都会把飞机上的家居用品带回家,比如毛毯、枕头、毛巾、亚麻餐巾、玻璃杯、银器——种类多得令人咋舌。弗恩·德莫雷斯特就见过空姐小巢里有些人的日常用品几乎全是从飞机上拿下来的。
  格温打断了他的思绪。“我想跟你说的是,弗恩,我怀孕了。”
  她说得很不经意,所以弗恩一开始根本没往心里去。他毫无反应地问:“你怎么了?”
  “怀孕了。H–u–ai——怀……”
  他烦躁地打断她的话,“我知道这几个字怎么写。”他的脑子还没完全反应过来。“你确定?”
  格温大笑起来,笑声如银铃般迷人,随即喝了口茶。弗恩觉得她在跟自己开玩笑,感觉此刻的格温比任何时候都要娇媚,让人欲罢不能。
  “亲爱的,你刚才说的那句话,”她对弗恩说,“真老套。我读过的小说里,但凡发生这种情况,男人总会问,‘你确定?’”
  “好了,别废话,格温!”他的声音提高了8度。“你肯定吗?”
  “当然。要不我干吗现在告诉你。”她指了指他面前的那个杯子。“再加点儿茶吗?”
  “不用了!”
  “事情,”格温平静地说,“再简单不过了。我们上次在旧金山短暂逗留的时候……你还记得吗?我们住在诺布山上一个很豪华的酒店,窗外风景很美。酒店叫什么来着?”
  “费尔蒙特。对,我记得。你继续说。”
  “嗯,估计是我大意了。我那几天已经不吃避孕药了,因为吃药开始让我发胖了;我以为那天不用采取其他防护措施,但结果证明我想错了。不管怎样,因为我的疏忽,现在有个小小的小弗恩·德莫雷斯特在我肚子里,以后会越长越大。”
  两人一阵沉默,德莫雷斯特尴尬地说:“我想,我不应该这么问……”
  格温插了一句嘴:“不,你应该问啊。你有权问。”格温用深邃的目光诚恳地注视着他。“你想知道,还有没有别人,能不能确定就是你的,对吗?”
  “你看,格温……”
  她摸摸他的手。“你不用不好意思问。换了是我,我也会问清楚。”
  弗恩不开心地打了一个手势。“别说了。对不起。”
  “但我想告诉你。”她现在说得有些匆忙,略有些底气不足。“除了你没别人了。也不可能有别人。你看……我恰恰只爱你一个。”她的眼睛第一次垂了下去,继续说道:“我想我真的……我知道我真的……爱你,我是说,去旧金山之前我就爱上你了。想到这一点的时候我非常开心,因为如果你要怀某个人的孩子,一定要爱他才行啊,你说是不是?”
  “听我说,格温。”他把格温的双手握在自己手心里。弗恩·德莫雷斯特的双手坚实有力,十分敏感,平时习惯承担责任和接管难题,做事精细而又温柔。这双手现在就很温柔。他喜欢的女人总会在他身上产生这种温柔的影响,与他对待男人傲慢粗鲁的样子截然相反。“我们得好好谈一谈,计划一下。”惊讶过后,他的思路变得十分清晰。接下来要做什么,再清楚不过了。
  “你什么都不用做。”格温抬起头,克制自己的声音,“你也不用胡思乱想了,我不会为难你,也不会让你难堪的。我不会。我知道现在是什么状况,也知道这种事有可能发生。当然,我并没有期待发生这种事,但它确实发生了。今晚我不得不告诉你是因为这个孩子是你的,它也是你的一部分,你应该知道。现在你知道了,我还要告诉你不必担心。我打算自己搞定。”
  “别说傻话了,我当然会帮你的。你可别以为我会一走了之,全当什么都没发生。”他意识到现在最重要的是动作要快,对付计划外怀孕的诀窍就是尽早把这个讨饭的小家伙打发掉。他不知道格温有没有什么宗教信仰,愿不愿意把孩子拿掉。以前从没听她提过信教之类的,但有时候别人眼中最不可能信教的人反而是最虔诚的信徒。他问格温:“你是天主教徒吗?”
  “不是。”
  那就好办多了,他暗想。也许他们得赶快飞往瑞典,格温只要在那儿待上几天就够了。环美航空公司会配合的,航空公司一向如此,只要公司没有公开介入即可——“堕胎”一事可以暗示,但嘴上绝对不能说出来。这样的话,格温可以免费搭乘环美直飞巴黎的航班,然后拿着互惠员工通行证坐法国航空的航班飞往斯德哥尔摩。当然,就算她到了瑞典,医疗费依然贵得离谱儿。航空公司内部流传着一个笑话,据说去那儿打胎的外国人会被瑞典人带到急诊室,出来时就像在干洗店里走了一遭,被扒个精光。当然,如果去日本,费用会低很多。有不少航空公司的女空乘会选择飞往东京,在那儿只要花上50美元就能把胎儿打掉。那种堕胎据说是治疗性的,但德莫雷斯特觉得靠不住。瑞典或瑞士的更可靠些。他以前曾夸下海口:要是他把哪个空姐的肚子搞大了,一定会让她享受头等服务。
  在他看来,格温偏偏在这个特殊时期怀上了他的孩子,真是件让人头疼的麻烦事。他家眼下正在扩建,预算已经超支了,想到这里,他不禁更加烦心。哦,只好卖掉一些股票了——也许会卖通用动力的吧;这只股票的资本收益很不错,现在也该兑现利润了。他打算一从罗马和那不勒斯飞回来,就给他的股票经纪人打电话。
  他问道:“你还跟我一起去那不勒斯吗?”
  “当然,我期待很久了。而且,我买了件新薄纱睡裙。明晚就穿给你看。”
  他从桌边站起来,咧嘴笑了。“真是不害臊。”
  “不害臊,不害臊地爱着你。那你爱我吗?”
  她走到他身旁。他亲亲她的嘴唇、脸蛋还有一侧的耳朵,用舌头挑弄着她的耳郭,感觉她的双臂紧紧地搂住了他,轻声对格温说:“当然,我爱你。”那一刻,他发现这是他的真心话。
  “弗恩,亲爱的。”
  “怎么了?”
  她的脸蛋软软地贴着他的脸。肩头闷闷地传来她的声音。“我刚才是说真的。不用你帮我。但如果你真想帮,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我想啊。”他决定,待会儿去机场的路上探探她的口风,看她愿不愿意拿掉这个孩子。
  格温离开他的怀抱,看了一眼手表,已经晚上8点20分了。
  “时间到了,机长先生。我们该走了。”
  *
  “你知道吧,其实你不用担心,”弗恩·德莫雷斯特一边开车,一边对格温说,“航空公司对空姐未婚先孕这种事早就习以为常了,因为这种事经常发生。我看到的一份最新报告上说,全国的航空公司平均每年发生这种事的比例是10%。”
  二人之间的讨论越来越贴近事实,对此他很满意。太好了!转移格温在孩子身上的注意力,免得她老说些煽情的胡话,这一点很重要。德莫雷斯特心里很清楚,一旦她情绪泛滥起来,什么尴尬事都有可能发生,那就没法按常理出牌了。
  他谨慎地开着那辆奔驰,双手既坚定有力又柔软细腻,仿佛这是他的第二天性。摆弄任何机械设备(包括汽车和飞机)时,这一天性都会展露无遗。从航空港开往格温公寓时,郊区的街道才刚刚清扫完毕,现在又盖了厚厚一层雪。大雪还在纷纷扬扬下个不停,狂风所到之处,凡是没有建筑物遮挡的露天之地,积雪堆得更厚了。德莫雷斯特机长小心地避过这些大雪堆——他可不想把车陷进雪里,在到达环美封闭式的停车场之前,他更不愿意从车里踏出半步。
  格温蜷缩在他身旁的皮椅里,难以置信地问:“你说的是真的吗?每年有10%的空姐怀孕?”
  他向她确认道:“每年数字略有起伏,但基本接近这个比例。哦,因为有了避孕药,情况可能会有所改观,但据我所知,变化没你想的那么大。作为工会领导,我能接触到这种信息。”
  他等着格温接话。但她一声没吭,他继续说道:“你要明白,航空公司的女空乘大多都是年轻女孩,乡下来的,要么就是来自城市里的普通家庭。她们之前的生活很平静,普普通通。突然有了这么一份光鲜亮丽的工作,可以到处旅行,见有意思的人,住最豪华的酒店。这是她们这辈子第一次品尝到生活的甜蜜。”他咧嘴笑了起来,“这第一次尝到的甜头,有时也会在杯底留下残渣。”
  “你这话说得,真讨厌!”从认识她到现在,这还是格温第一次发火。她生气地说:“听你这话,多高高在上啊,你们臭男人都这样。你别忘了,如果说我杯子里或者肚子里有什么残渣,那也是你留的,就算我们不打算任由它留在那儿,我也会给它起一个好点儿的名字。还有,如果你再把我和你口中那些乡下来的或者普通女孩混为一谈,我可一点儿都不想听了。”
  格温的双颊气得红通通的,眼睛里满是愤怒。
  “嘿!”他说,“我就喜欢你这脾气。”
  “那就按你刚才说的继续往下说,保准还能让我脾气更大。”
  “我有那么坏吗?”
  “简直让人受不了。”
  “那好,抱歉。”德莫雷斯特放缓车速,在一个红绿灯前停了下来。红色交通灯在纷扬的雪花中不停闪烁,反射出无数道红光。他们在沉默中等待着,直到那盏红灯像圣诞贺卡一样,眨眼间变成了绿色。等车再次开动起来,他小心翼翼地说:“我没把你跟任何人混为一谈,你跟她们不一样。你很有见识,这次只是一时疏忽。你也说,是自己一时大意了。我看,咱们俩都大意了。”
  “好了。”格温的气快消了,“但是,别再把我跟那一群人混在一起了。我是我,不是别人。”
  他们安静了一阵儿没说话,只听格温若有所思地说:“我想,咱们可以那样叫他。”
  “怎样,叫谁?”
  “你让我想起我之前说的话了,我肚子里的那个小弗恩·德莫雷斯特。如果是个男孩,我们就可以叫他小弗恩·德莫雷斯特,美国人不都爱这么取名嘛。”
  他向来不怎么喜欢自己的名字。他刚开口说“我不希望我儿子……”便停了下来。这可是块危险的雷区。
  “我想说的是,格温,航空公司对这类事习以为常。你知道那个3–PPP怀孕方案吗?”
  她简单地回道:“知道。”
  格温知道也不足为奇。大多数女空乘都清楚,怀孕后航空公司能为她们做什么,前提是她们得同意某些条件。环美航空内部人员把这一方案简称为“3–PPP方案”。其他航空公司用的是别的名字,安排也略有不同,但原则是一样的。
  “我认识那些用过3–PPP方案的姑娘,”格温说,“但我一直觉得自己用不着。”
  “我估计,其他人大多也以为自己用不着。”他又补充了一句,“但你不用担心,这种事航空公司不想声张,都是私底下默默操作的。我们的时间还够吗?”
  格温把腕上的手表凑到仪表盘的灯光前,“够。”
  他把奔驰车小心地驶入一条中间干道,琢磨车子在湿滑的雪地上有多大摩擦力,然后超过一辆移动缓慢的载重大卡车。有几个抢险队员模样的人,此刻正紧贴卡车两侧随车前进,看上去疲惫不堪,浑身湿漉漉的,痛苦极了。德莫雷斯特心想:几个小时后就能和格温享受到那不勒斯的灿烂阳光,不知这些人知道了会做何感想。
  “我不知道,”格温说,“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这么做。”
  和德莫雷斯特一样,格温知道航空公司怀孕处理方案背后的逻辑。没有哪家航空公司想因为任何原因失去它的空乘。培训这些乘务员的代价很高,一位合格的乘务员背后是巨大的投资。还有一点:想找到相貌、气质和性格样样都适合做这份工作的女孩,实在是太难了。
  3–PPP方案操作简单,非常实际。遇到女空乘怀孕且不打算结婚的,产后即可回到工作岗位上。通常,这名空乘所在的航空公司非常欢迎她回来继续上班。因此,整体安排如下:缺勤期间她会收到正式休假通知,工作予以保留。至于她的个人福利,航空公司人事部有专人负责此事,可以帮她安排医院或疗养院,地点可以在她的住所附近,或者远一些,看她的个人意愿。航空公司还会为她提供心理咨询,让她知道有人关心她,为她的利益着想。有时还会借给她一笔钱。之后,如果这位空乘产后不好意思回原来的驻地上班,公司可以悄悄安排她去一个新地方,地点任她挑选。
  作为交换条件,航空公司要求这些女空乘做到三点——也就是所谓的3–PPP怀孕方案。
  第一,怀孕期间,女空乘必须随时跟航空公司人事部保持联络,告知自己的动向。
  第二,必须保证孩子出生后立即送给别人收养。不能打听养父母的信息,这样才能确保孩子在她的生活中永远消失。同时,航空公司保证会遵循正当收养手续,把孩子托付给温馨和睦的家庭。
  第三,女空乘在执行3–PPP方案之前必须告知航空公司孩子的父亲是谁。得知其姓名后,人事部会派经验丰富的代表迅速与孩子的父亲取得联系,为这位女空乘争取经济支持。人事部代表会尽力获取他答应支付其医疗和休养开支的书面保证,如有可能,由孩子的父亲赔偿女空乘部分或所有因此损失的工资。航空公司希望这些都可以在私底下和平解决。但是,如有必要,他们也会采取强硬措施,用巨大的企业影响对那些不肯合作的个人施加压力。
  如果孩子的父亲是航空公司的飞行员,如机长、第一副驾或第二副驾,那么基本不需要采取什么强硬手段。遇到这种情况,孩子的父亲通常也不希望大肆声张,航空公司只要温和地劝上几句就够了。公司也不会把这些事宣扬出去。临时抚养费可以用各种合理的方式支付。如果愿意,航空公司可以从员工的薪水里每月扣除一部分当作抚养费。航空公司很贴心,为了避免飞行员家里人的怀疑造成尴尬局面,这些薪水会以“个人杂项开支”的名义扣除。
  得到的钱会全部如数付给怀孕的女乘务员,航空公司不会截留。
  “这个方案的全部意义在于,”德莫雷斯特说,“让你感到有人陪伴,能获得各种帮助。”
  从开始到现在,他一直都小心翼翼地聊天,避免提到打胎这个话题。这是另一回事了,因为任何航空公司都不愿意,也不会直接参与安排打胎事宜。如果有女空乘前来求助,乘务员主管通常只会私底下给她一些关于堕胎的建议,她们也是从过来人那里得知这些经验的,知道怎样该安排这些事。如果某位姑娘下定决心要堕胎,她们的目标就是保证手术会在安全的医疗条件下进行,无论如何不能让她们去找那些容易出事的黑诊所,因为有人在走投无路时就会向这些医生求助。
  格温好奇地看着她的情人。“你跟我说句实话。这种事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
  “我不是说过了吗,我是工会领导……”
  “你是民航飞行员协会的没错。但你管的是飞行员,跟女乘务员不沾边啊。起码在这种事上不沾边啊。”
  “不直接沾边。”
  “弗恩,你以前……也让一位空姐怀孕了……弗恩,对不对?”
  他不情愿地点点头。“对。”
  “对你来说,把空姐肚子搞大一定非常容易——她们都是你口中容易受骗的乡下姑娘,要么就是‘城市里普通人家’的姑娘吧?”格温的口气有些挖苦,“总共有多少个?两打,一打?给我说个整数吧。”
  他叹了口气,“一个,就一个。”
  当然,他一直非常幸运。这种事发生好多次也不是没有可能,但他没说谎。嗯,不算说谎。其实还有一次,不过那个姑娘流产了,所以那次不算。
  窗外的车流越来越密,因为他们离航空港也越来越近了,现在只剩不到1/4英里的路程。航站楼里灯火通明,虽然今晚楼里透出的灯光在风雪中有些暗淡,但依然照亮了四周的天空。
  格温说:“另一个怀孕的女孩,我不想知道她叫什么……”
  “我不会告诉你的。”
  “她用那个3–PPP方案了吗?”
  “对。”
  “你帮她了吗?”
  他不耐烦地回答:“我之前说过了——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我当然帮她了。你非要刨根问底的话,公司从我的工资里扣过钱,所以我才知道整个方案是怎么运作的。”
  格温微笑起来。“‘个人杂项开支’。”
  “对。”
  “你的妻子知道吗?”
  他犹豫了一下才回答:“不知道。”
  “那个孩子呢?”
  “送去收养了。”
  “是个?”
  “婴儿啊。”
  “你知道我想问什么。是男孩还是女孩?”
  “女孩,我想是吧。”
  “你想是吧。”
  “我知道。就是个女孩。”
  格温的问题让他有些不舒服。难免让他想起一些很想赶快忘掉的陈年旧事。
  弗恩·德莫雷斯特把奔驰车驶入航空港宽敞宏伟的大门,他们俩一直没说话。大门上面,耀眼的灯光下高耸着一座带有未来派特征的抛物线形圆拱建筑,据说曾在世界级设计比赛上获得好评,代表着航空界崇高的理想。前面遍布交叉环道、立交桥,还有地下通道,蜿蜒曲折,甚为壮观。在设计之初,这些都是为了确保航空港络绎不绝的车流能高速行驶,但受三天降雪影响,今晚车行速度比平时要慢。一个个雪堆正占据着平日可用的车道。铲雪车和自卸卡车正尽力保证剩下的通道畅行无阻,无形中却让路况变得更加混乱。
  几次短暂的堵塞之后,德莫雷斯特将车驶向通往环美主要机库区的便道,他们会把车停在那儿,然后搭乘员工大巴去航站楼。
  格温在他身旁轻声唤道:“弗恩。”
  “嗯。”
  “谢谢你对我这么坦诚。”她伸出手,摸摸他在方向盘上离自己比较近的那只手。“我会没事的。只不过一下子有点儿接受不了。而且,我真的很想跟你去那不勒斯。”
  他点点头笑了,把手从方向盘上拿下来,紧紧握住格温的手。“我们会过得很愉快的,保证咱们一辈子都记得。”
  他决定尽最大的努力实现这一诺言。对他来说,做到这一点并不难。他一直觉得,与跟他交往过的其他女人相比,格温更有魅力,他也更喜欢让格温相伴左右,而且两个人的性情更相近。如果不是因为他已经结婚了……他曾不止一次想跟萨拉离婚,迎娶格温,后来又打消了这个念头。他听过太多久经历练的同行抛弃多年发妻抱回年轻美人的事。但最终,他们往往美梦破碎不说,还要支付一大笔赡养费。
  去旅行的路上,不管是在罗马还是那不勒斯,必须找个时间再和格温好好地谈一谈。目前,他们的谈话并没有按他预期的进行,也没有提到打胎的事。
  想到罗马,他又想起眼下先要完成另一件事——指挥环美2号航班。

相关热词搜索:航空港

下一篇:3
上一篇:
1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