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2021-08-10 15:01:46   作者:阿瑟·黑利   译者:王晓毅   来源:阿瑟·黑利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环美2号航班“金色商船”号此时正在10英里外1500英尺的高空穿云飞行。
  安森·哈里斯经过再次短暂的休息之后,又重新掌控了飞行。
  林肯国际的进近管制已经引导他们进入一系列航路,在下降过程中缓慢转弯,弗恩·德莫雷斯特觉得管制员的声音有些耳熟,但他并没有停下来细想。
  两位飞行员都意识到,管制员巧妙地把他们引到目前的方位上,方便在最后决定两条跑道用哪一条时灵活应变。决定时刻马上就要来了。
  飞行员也越来越紧张。
  几分钟前,第二副驾赛伊·乔丹被德莫雷斯特叫回了驾驶舱,开始做相关准备,估算飞机着陆总重,已经用掉的燃油量以及剩余的燃油量。乔丹在完成他作为随机工程师所需的一切准备工作之后,回到了乘客前舱,继续帮着协调紧急着陆事宜。
  在德莫雷斯特的帮助下,安森·哈里斯已经做完了在安定面被卡住的情况下着陆所需的所有紧急配平程序。
  他们刚做完这些,孔帕尼奥医生在他们身后站了一小会儿。“估计你们很想知道这个消息——乘务员米恩小姐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如果能把她尽快送往医院,肯定会有所好转的。”
  德莫雷斯特心中顿时五味杂陈,掩饰不住自己的情绪,只好默不作声。倒是安森·哈里斯半转过身子,回应道:“谢谢你,医生。还剩几分钟就该着陆了。”
  头等舱和经济舱内,所有能做的防护措施都完成了。受伤的人,除了格温·米恩,都安稳地坐在椅子上,系好了安全带。两个医生分别在格温两侧坐稳,打算在着陆时扶住她。其余乘客都看过了相关示范,做好准备迎接这次前所未有的重着陆,结果是好是坏还不知道。
  逃票的昆赛特老太太最终还是有些害怕,她紧紧抓住那个双簧管演奏家朋友的一只手。这一整天她可真是奇遇连连,真的有些累了。
  不久前,一位空姐带来了德莫雷斯特机长的一句话,让她的精神为之一振。空姐说,对她的配合和帮助,机长表示衷心的感谢;因为昆赛特太太按照谈好的条件完成了自己的任务,着陆后德莫雷斯特机长也会兑现自己的承诺,安排她去纽约。艾达·昆赛特不由得感叹,多好的人啊,眼下他有那么多事要操心,却还挂念着我!不过,此刻她在心里打鼓:她还能活着去纽约吗?
  海关检查员斯坦迪什的外甥女朱迪之前一直抱着旁边那对夫妻的婴儿。现在,她把婴儿还给了孩子的母亲。那个婴儿是飞机上无忧无虑的乘客——此刻正在呼呼大睡。
  驾驶舱内,弗恩·德莫雷斯特坐在右边的位置上,按驾驶员仪表盘上的重量/速度表核对第二副驾提供给他的重量报告。他简洁地宣布:“进近速度,150节。”
  考虑到飞机重量以及安定面被卡住,他们必须以这个速度飞过机场边缘。
  哈里斯点点头,忧心忡忡地伸出手,在飞行速度指示表上设置了一下报警指示。德莫雷斯特做了同样的设置。
  即便是在最长的跑道上着陆,他们也危险重重。
  飞机的速度——每小时170多英里——对着陆来说真的太快了。两位飞行员都知道,这意味着飞机着陆后还会在跑道上滑行很长一段距离,因为自身载重过大,只能慢慢减速。这样一来,飞机载重就会造成双重隐患。如果飞机以低于德莫雷斯特刚才计算的速度进近,那无异于自取灭亡——飞机会失速,失去控制栽向地面。
  德莫雷斯特伸手去拿无线电话筒。
  在他开口说话之前,无线电里传来基斯·贝克斯菲尔德的声音:“环美2号,右转,航向285。30号跑道已开放。”
  “天呐!”德莫雷斯特说,“时间刚刚好!”
  他按下送话键,回复收到。
  两位飞行员一起开始检查各项着陆前的准备。
  放下起落架时,整个飞机“砰”的震了一下。
  “我准备低飞进场,”哈里斯道,“我们会提早着陆。下面的每一寸跑道我们都不能浪费。”
  德莫雷斯特喃喃自语,表示赞同。此刻他正目视前方,想要尽力穿透云层和漆黑的夜色看到不远处航空港发出的光亮。虽然他看上去十分镇静,但心里一直惦记着飞机受到的损伤。直到现在,他们也不知道飞机损害得到底有多严重,也不知道就这么继续飞下去会恶化到什么程度。飞机上有那么大一个豁口;他们会快速重载着陆……天呐!整个尾翼都有可能断掉……如果真是这样,德莫雷斯特心想,150节的速度可够他们受的……引爆炸弹的那个浑蛋!就这么死了,真是便宜他了!德莫雷斯特恨不得亲手把他活活掐死,掐死这个人渣……
  坐在他身旁的安森·哈里斯正用仪表着陆系统进近,把下降速度从每分钟700英尺升到每分钟800英尺。
  德莫雷斯特多么希望飞机能由他来驾驶,但他知道这不大可能。如果和他一起飞的不是哈里斯,而是年轻一点儿或是级别没他这么高的机长,德莫雷斯特肯定会全权指挥。但实际情况是,他挑不出哈里斯的一点儿错来……希望他的着陆依旧完美无缺……他的思绪又回到了乘客舱。格温,我们就快到了!挺住!此刻他无比希望保住那个孩子,而且他知道,他和格温还有萨拉一定会想出解决办法来的。
  基斯·贝克斯菲尔德在无线电里报告:“环美2号,你们的航路和下降一切正常。跑道上有中到小雪。西北风,风速30节。你们是第一个降落的。”
  几秒钟后,他们穿出云层,看到了正前方的一盏盏跑道灯。
  “林肯进近管制,”德莫雷斯特对无线电里说,“我们看到跑道了。”
  “收到,2号航班。”明显能够感觉到,管制员松了口气。
  “塔台允许你们着陆,准备好后,请更换他们的频率。祝你们好运,完毕。”
  弗恩·德莫雷斯特按了两下送话键,这是飞行员说“谢谢”的简略方式。
  安森·哈里斯简洁地下达指令:“开启着陆灯,襟翼50度。”
  德莫雷斯特照办。
  他们在快速下降。
  哈里斯提醒道:“方向舵可能要你搭把手。”
  “好。”德莫雷斯特把脚放在方向舵脚蹬上。速度放慢后,因为助力系统受损,方向舵可能会僵直不动,就像汽车的方向盘失灵了一样,只是情况会更严重。着陆后,两位飞行员也许需要一起用力才能控制好方向。
  他们飞到了机场边缘,一盏盏跑道灯就在眼前,仿佛一颗颗珍珠,一直向前延伸,最终交汇于一点。跑道两边是高高耸起的雪堆,雪堆之外,一片漆黑。哈里斯在进近时尽量飞得很低;离地面那么近,更显得飞行速度之快。两位飞行员以前从没觉得面前这条1.75英里长的跑道看起来会这么短。
  哈里斯把飞机拉平,4个油门全部关掉。飞机的轰鸣声减弱了,取而代之的是急促呼啸的风声。他们穿过跑道边缘,弗恩·德莫雷斯特的模糊中看到几辆聚集在一起的应急救援车,他知道,这些车会跟在飞机后面开到跑道上。他心想:我们真是太需要这些车了!坚持住,格温!
  他们还在空中飞行,速度几乎没有减弱。
  然后,飞机着陆了,重重地,还在向前疾驰。
  哈里斯迅速升起机翼减速板,一下子把反推装置手柄推到上面。飞机发动机发出轰鸣,产生反向推力,现在像刹车一样开始朝反方向施加作用力,阻止飞机继续前进。
  他们已经用完了3/4的跑道,正在减速,但还不够。
  哈里斯喊道:“右方向舵!”飞机向左偏移。德莫雷斯特和哈里斯一起用力,稳定住方向。但跑道马上就要到尽头了,前面是高耸的雪堆,再往前,一片无尽的黑暗在等待他们。
  安森·哈里斯使劲踩着刹车,刹车装置的金属绷得紧紧的,橡胶发出刺耳的摩擦声。前方的黑暗依旧越来越近。然后,速度慢了下来……慢慢地,更慢了……
  2号航班在离跑道尽头3英尺的地方停了下来。

相关热词搜索:航空港

下一篇:17
上一篇:
15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