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白丁 五音奉剑 正文

第一六章 母子相会
2021-08-26 14:16:22   作者:白丁   来源:白丁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上文说到司马笑予在七鹰谷中,遇见七个如僵尸样的怪物,拔出剑想将这七个怪物除掉,免贻后患!
  谁知他正伸剑刺出之际,突觉肋下一紧,被人点中麻穴,挟持飞驰而去!
  那人将他挟出七鹰山谷后一间石屋里,才将他放下,并解开穴道。
  司马笑予翻身爬起,一看那人,不由惊讶的道:“原来是你老前辈!”
  原来那人是替司马笑予治病的老婆婆。
  司马笑予不但惊讶,而且对她来到自己身边而未发觉这份轻功,也惊佩不已!
  那老婆婆面色沉重的道:“我如果来迟一步,你就会铸成了天大错误,无可挽回了!”
  司马笑予愕然不知老婆婆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忙问道:“你老人家是说我不应该去除掉那几个怪物吗?”
  老婆婆叹了口长气,似满腹心思似地,只简单的答道:“你可知道那七个人,是什么来头?”
  这一问,问得司马笑予瞪目眨眼的不知所答,他根本不知道这七个人是什么门路,只是觉得凶霸霸的,不是个好路数,谁知他完全想错了!
  老婆婆见他沉吟不语,又道:“那七人是武林中怪杰七鹰子,你可听说过?”
  司马笑予这一惊非同小可,真想不到,他会遇着了昔日誉满武林绝顶高人七鹰子。更想不到他会冒失竟向七个奇人动手,他真懊悔已极!好在这神秘的老婆婆早来一步,不然还不知道将事情闹到怎样难挽回的地步!
  接着他心头又涌起一个最难解的谜,以七鹰子绝顶的武功,怎会被人禁制?他曾听师父说过,七鹰子虽不是属于正派人物,但在江湖上也未做过伤天害理的事,只是行为乖张,对于正邪两派人物,从不与交结而已!
  这个禁制他的人,是正派?是邪派呢?这个人武功当然高得超凡入圣之境地了。
  老婆婆似乎知道司马笑予心里在想些什么,乃道:“我知道你对这七鹰子一定有无限迷惘!也难怪,你年青,出道又迟,不懂的事多着呢!”
  她瞧着司马笑予,双眼透露着深邃的凌芒,又道:“就拿我来说,你可知道我是谁?”
  可不是,这老婆婆救过他的性命,日前替他治过病,到底她是谁?司马笑予可不是正迷惑着。
  老婆婆不等他开口,又接着道:“当然你不知道我是谁?我目前也不愿意你知道我是谁?”
  “谈正经的,你今天虽然没有铸成大错,但也替你自己日后找来了无穷的困扰,这也是天意。”
  司马笑予吃了一惊,正要开口问她惹下了什么无穷的困扰的时候,老婆婆立即手一挥制止他。
  她道:“你别问,听我简单地告诉你,这七鹰子不是坏人,也许你师父太乙真人对你说过,他们七人武功之高,恐怕不在你二师伯幻云叟之下。想不到在三年前,他们就被玫瑰夫人所制了。”
  司马笑予暗自吃惊,想这玫瑰夫人武功真是天下无敌了!
  老婆婆看了司马笑予一眼,似乎又看出他的心意,乃笑道:“你以为玫瑰夫人的武功了不起,是不是?也不尽然,她的武功当然很高,但还没有高到她一人能制服了七鹰子的地步。”
  她顿了顿道:“她用的是软功,美人计呀!古人说,英雄难过美人关,这句话,对七鹰子是最好的写照。孩子你可记住,玫瑰夫人除了本身具有内外绝高功力外,还有一身媚功。连七鹰子这么硬朗的人物,都逃不掉她的媚功,着了道儿,嗯!你可要注意点。”
  司马笑予脸上可透着红晕了!
  静寂一会儿,她又道:“玫瑰夫人是黑道中的首领,她以她千娇百媚的功夫,黑道上所有绝顶高手,都屈服在她石榴裙下。这些人一经同她交往过,就中了她独门蛊毒,永远称臣。如果想摆脱她的掌握,必定先赔上一条命。”
  “黑道中人,分子本来是不良,哪一个见了女色又不贪呢?因此,黑道中高手,全被她网罗。纵然你是个硬朗汉子,但她总有方法使你上她的圈套。”
  “七鹰子就是这一号硬朗人物,玫瑰夫人对七鹰子早想收罗在麾下,但他们七人就不理她那一套,谁知后来——”说到这里,故意停下不说,司马笑予正听得起劲,忽见她停下不说,焦急地问道:“后来怎样?”
  “后来么?七鹰子一个疏忽,全体着了她的迷药,在一夜之间,七个人都同她有了来往!”
  司马笑予却焦急非凡,不自主地道:“真该死!” 老婆婆笑了笑道:“玫瑰夫人道行真不浅,在一夜之间,她竟解决了七鹰子,并心满意足的拿稳了七鹰子已皈依在她麾下。”
  “谁知竟出乎她意料之外,事后,七鹰子悔恨不已,不但不皈依她麾下,而且申言要雪此恨。”
  司马笑予接着道:“对啊!这才是好汉!”
  老婆婆冷哼了一声道:“玫瑰夫人岂是等闲人物?在她同七鹰子交好时,早在暗中做了手脚,下了蛊啦!”
  “玫瑰夫人她自己也有个不成文的教条,凡是对她没有交好过的人,她绝不下蛊。不过,她对她真心所欢喜的人,那是例外,不但先下蛊,还要先下其他迷药,使你逃不了她的手掌。”
  她又看了看司马笑予一眼,含着微笑道:“七鹰子一离开玫瑰夫人,蛊毒就发作了。她这蛊毒可真厉害,一发作起来,神智就迷糊了,对任何人都视为仇敌。可是,只耍见了玫瑰夫人,他们筋骨都软了。”
  “因此玫瑰夫人,就将他们七人禁锢在这七鹰之谷中三年了,这七鹰之谷,因此就成为神秘恐怖之地,任何人不敢越此一步,就此江湖上就失掉七鹰子踪迹。”
  “可是,最近却有个糟老头,自不量力地想来解救他们,他在这七鹰之谷住了一个时期,还是一筹莫展。”
  司马笑予心头一愕,不由问道:“是不是那个蒙面短须老人?”
  老婆婆一愣,即问:“你认识他?” 司马笑予道:“我不认识他,刚才我还同他交过手哩!” 老婆婆恢复轻松地道:“你看可笑否?他说有解药,能够解除七鹰子所中的蛊毒。”
  “他是不是有解药,我可不知道,不过据我所知玫瑰夫人的蛊毒,别人是无法解除的。”
  老婆婆笑了笑又道:“那老头就是有了解药,也没有用,因为他不能接近七鹰子。”
  “适才你见过,七鹰子已迷糊,对任何人都视为仇敌,不让你接近他,又怎会吃你解药呢?”
  这石屋,只有一张石桌及石床。石桌上有个瓦罐,及两个茶杯。
  她停住话,倒了两杯茶,送给司马笑予一杯,另一杯她一饮而尽,道:“此地山泉煮的茶,倒也清心沁脾,你饮一杯解解渴。”
  司马笑予接过就一饮而尽。
  老婆婆突地哈哈一笑,那笑声十分清脆娇嫩、哪像是从一个老太婆口中笑出来?
  司马笑予不由一愣,问道:“你老人家笑什么?”
  老婆婆笑后望着司马笑予道:“我笑啦!一个人,无论你有多么精细灵慧,假如遇上了一个安心要捉弄你的人,无论如何也逃不掉他的手掌!”
  司马笑予也笑道:“不过那也是七鹰子自个儿大意一点。”
  老婆婆冷哼一声道:“难迫你有这个把握吗?年青人可要慎重点,玫瑰夫人也不下于闻名江湖的幻影子。她也是千变万化,莫测高深,你可注意不要上她的当。”
  司马笑予衷心地对她感激,于是道:“谢谢你老人家关心。”
  老婆婆又道:“听说玫瑰夫人正在找你呢!你可知道?”
  司马笑予道:“夜间我曾偷听几个人谈论过,玫瑰夫人还传下玫瑰令旗要追捉我呢!”
  说到这里,一阵微风吹来,他不知怎地打了个寒噤。
  老婆婆“哦”了一声道:“原来你也知道。”
  忽见司马笑予打了个寒噤,忙道:“你怎么了啦?该不是受了寒?来,吞一粒丸药,提提精神。”
  说着从身上拿出一个瓷瓶,倒出一粒红色丸药,送给司马笑予道:“这丸药能提精凝神,吞一粒试试看。”
  司马笑予对这老婆婆十分信任的不疑有他,接过药丸一口吞下,又饮了一口水。
  老婆婆满意地笑了笑道:“你不是要到云南去吗?吃点干粮该走了。”
  她又拿出一只野鸟鹿腿二人分吃了。
  吃完后,老婆婆神秘地自行走了,司马笑予也离开七鹰之谷。

×      ×      ×

  这时,已是晌午时候。
  司马笑予离开七鹰之谷,刚踏入昨夜那个偷听阴阳鬼脸等人谈话的森林里,忽一人道:“真巧,又碰上了你。”
  司马笑予愕然回头一看,原来又是那个老婆婆走了来,不由暗说:怎么刚离开又遇上了呢?
  他愕着望着老婆婆。
  老婆婆似也有点惊异问道:“只相隔几天,就不认识我了吗?”
  司马笑予又是一愕!心说我们刚刚离开,怎会是相隔几天?
  老婆婆见司马笑予不讲话,只一昧地愕着,何道:“你怎么这样呆像?又出了什么事吗?”
  司马笑予心想:你这不是多余关心吗,我们离开还不到一个时辰,哪会就出什么事?”
  他忙道:“没有什么,没有什么。”
  老婆婆道:“我正要找你哩!”
  司马笑予又迷惑了,刚离开又说正要找我,这个老婆婆实在透着神秘!
  他仍是愕着地望着她。
  老婆婆看了他一眼道:“看你神情,似对我有点怀疑,你在怀疑我到底是谁是不是?”
  可是这个老婆婆神秘得紧,她到底是谁呢?
  老婆婆接着道:“当然你不知道我是准,目前我也不愿意你知道我是谁?”
  司马笑予如坠入五里雾中,这几句话,她刚才不是说过一遍吗?怎么她又提起来呢?
  老婆婆看他迷惑的态度,倒会错了意思,以为他是急于知道她到底是谁。
  她道:“到时候,你自会知道。”她停了停又道:“我特来找你,是想完成一件心愿,跟我来!”
  说着迈步向前走去,司马笑予也不由自主地在后跟上。
  二人来到一个山峰下一一老婆婆才停步向四周张望一下道:“此地甚是僻静,不会有人来,你可将你所学的‘五九神功’的掌法剑法练出来我看看。”
  司马笑予大吃一惊,万想不到这老婆婆知道他会“五九神功”而且还要他当面演练,更愕然不知所措。
  武林中各门派的武功,除了同门外,是不能演给外人看的,外人也不能有这个要求。否则,有安心偷招之嫌。
  老婆婆见他愕着沉吟不语,笑道:“你以为‘五九神功’只你一人能懂吗?你看我练一遍你看,可记着,这中间还有许多变化是你不懂的。”
  说着,只见她左掌齐胸,向上平伸,右掌向下盖在左掌之上。
  她摆出这个架势问道:“这是什么?”
  司马笑予大感惊异,这一招确是“五九掌法”,不由答道:“这是‘五九神掌’一招‘开天辟地起手式。”
  老婆婆点点头道:“这一招‘开天辟地’虽为‘五九掌法’起手式,却包含三种变化,你可知道?”
  司马笑予木然答道:“是的,第一式是‘混沌初开’,第二式是‘乾坤始奠’,第三式是‘天清地浊’。”
  老婆婆道:“对了,这三式却有无穷的连环变化,含有无比威力,假如能完全参透,功力奇大,看我的。”
  说着,见她双臂相互一个半圈,由第一式“混沌初开”,转变到第二式“乾坤始奠”,再又一变为第三式“天清地浊”。
  司马笑予以为这一招“开天辟地”三式练到这里已使完。但忽听得老婆婆大声喝道:“注意下面的变化。”口里说着,手并未停。
  只见她仍是那一招“开天辟地”,可是变化却不同,是由第三式转变到第一式,再转变为第二式。
  她这变化使完又大声喝道:“再注意看下去。”
  接着又从第二式起,转到第三式,再转到第一式。
  这一招“开天辟地”,连环变化共有九式,可把司马笑予看呆了。
  司马笑予只知“五九神掌”,每一招只有三式,九招共二十七式,老婆婆不但懂得“五九神掌”,而且比他懂得多,能将每招变为九式共九九八十一式,神奇无比!
  他原对这老婆婆感觉神秘,现在更认为她神秘得不可思议了。
  老婆婆道:“你注意我将‘五九神剑’练给你看,你可记着了。”

相关热词搜索:五音奉剑

下一篇:第一七章 俊面郎君
上一篇:
第一五章 七鹰之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