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白丁 五音奉剑 正文

第二十章 九尾仙狐
2021-08-26 14:20:32   作者:白丁   来源:白丁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李嫣红向史黑青一招手,身形一晃纵上东跨院墙头,向前店飞去!
  窜到前院,正要从厢房纵下,忽“嗖”地一声,如一缕轻烟,从那上厢房院阶,窜来一人,身法快极!
  二女一看那人身法,知道是残红山主,赶紧一伏身在屋脊后,隐藏起来。
  残红山主纵上院墙,向四周一打量,闪身向北纵跃而去!
  二女立即随后追蹑。
  残红山主哪疑身后有人追踪,兔起鹘落向北直窜,约片刻,他来到一所大庄院,飞身入内,二女随即跟进!
  残红山主飞越两重厅屋,到达最后一间大厅。
  那大厅右上房有光亮透出,残红山主一个纵身人已飞落地面,轻巧已极!
  残红山主落下地面后,肩一晃身子已靠近窗下,见他将窗截穿一个小洞向内张望,又侧耳偷听,神态极甚紧张。
  此时二女已伏在对面屋顶瓦面,看得一清二楚,猜不透残红山主有何动机?看他神态紧张,料事态必不寻常,二女彼此一打暗号,更聚精会神注意他的行动。
  残红山主偷听了一阵,似无所得,面现焦急之色!
  正在此时,房内灯光顿时熄灭,残红山主并未离开,仍在窗下屏息逡巡。
  过了好一阵,残红山主似感不耐,从身上取出一只面具套在脸上,又取出一出鹤嘴小盒子,将鹤嘴对入窗下小洞,一按盒上机钮,一阵清烟从鹤嘴向房内吐出。
  李嫣红史黑青二女一见纳闷已极,想残红山主乃武林一尊,在江湖上是响当当的人物,其师鬼骨神鸠白磔及他师叔阴阳鬼脸刁吾非均为非常人物,他怎么会做出下五门的事,使用熏香来?而且又戴上面具不敢以真面目示人,这到底为什么?
  二女正迷惑不解时,蓦地一声“打”,一缕寒光直奔残山门主面门。
  接着见一人从右上房窜出,人刚闪出,一阵香风熏人欲醉!
  残红山主立即摇肩闪过,一只三寸长银色小镖,叮当一响坠于地面。
  残红山主似惊惶地向那人看了一眼,纵身上房而去,隐于夜色苍茫中。
  二女一看那人原是一个三十余岁极美的妇人。
  那妇人见残红山主逃走也不追赶,转身入房燃上油灯。
  李嫣红立即一个巧燕穿帘,纵身下屋,蹑足来到窗下向内张望。
  李嫣红胆也忒大,没想到残红山主一使用熏香,即被那妇人在房内发觉,那妇人一现身,又将残红山主吓跑,可见她武功定非等闲。
  然而李嫣红不理会这些,仗着自己轻功,窜下房来,想看个究竟,到底这妇人是什么门路?
  她从窗上小洞向内一张望,可将她愣着了,原来房内赫然还有个粉蝴蝶公孙治。
  同时她还看见公孙治双臂搂着那妇人,丑态百出。
  她不由暗地呸了一声,两颊绯红,心头上似有一只小鹿冲撞不已!
  李嫣红这个小姑娘,哪儿见过这种男女间事?羞得抬转不起头来!
  但她为了好奇,禁不住又伸长脖子从窗洞向内张望,听那公孙治道:“你怎么将那下五门贼人放走呢?”
  妇人娇笑地一声道:“要不是为了你,那贼人能逃脱我的手?”
  公孙治笑道:“怎么为了我呢?”
  妇人吻了他一下道:“我看那人身法,武功不弱,怕他使用调虎离山之计,将我引走后,转头来计算你。”
  公孙治又笑道:“我也不是三岁小孩,你把我看那么低能无用?”
  妇人又娇笑一声道:“我怕他来夺你那至宝,还是小心的好。”
  说着又娇媚地吻了他一下道:“你那东西可收藏好啦!要是给别人盗去,我们的计划就不能实现了。”
  公孙治打了个呵欠道:“你放心,我那东西收藏的地方,大罗天仙也不会找得着,时间不早下,我们睡吧!”
  李嫣红听了他们谈话,心中大喜,暗想他们所说的至宝,当然是指笑哥哥的玉佛。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想不到这个粉蝴蝶在此出现。
  她见没有什么可听的,转身上房,但不见史黑青踪影。
  她寻找一会,天已过三更,心想三师姊想是先回客店去了也不一定,时间已不早,回到客店去看看再说。
  在屋上兔起鹘落,不一会返回到客店东跨院,一进房,不但不见史黑青转回来,连大师姊冷魂仙子也不见了,她再奔到对面内一看,杨紫艳及孔白洁亦无踪影。
  她大吃一惊,难道她们是发现我们不在敢情寻找去了?可是三师姊怎么没回来呢?难道出了什么事吗?她想到残红山主房内看看。
  于是她又纵上屋面奔到前厢房,在残红山主窗下偷看一阵,似觉房内无人,她大胆窜入房中,哪有人在?
  这可将她迷惑了!
  她窜出残红山主房间,纵上屋顶,向四周打量,四周静寂一片,一点声息没有。
  她无可奈何的转回到东跨院,一进门,史黑青正坐在床沿上发呆。
  李嫣红大喜道:“三姊,你跑到哪儿去了?害得我好苦!”
  史黑青道:“我追赶残红山主去了!他轻功好快,我追脱了节只好转回来。”
  原来史黑青见李嫣红纵下地面,她突然心一动,没有向李嫣红打招呼,即向残红山主追去。
  残红山主逃走那个大院屋时,本未发现有人追来,因此他就放心的向前奔去,他哪知史黑青不一会追在他身后。
  因为他有急事,施起轻功,纵高跳远,几个起落无意又将史黑青丢掉。
  史黑青的轻功并不低于残红山主,不过因经验较差,几个起伏,就将残红山主追掉,只好返回客店。

×      ×      ×

  却说冷魂仙子在李嫣红、史黑青二女私自窜出店房,不一会就被她发觉。她赶紧起身叫醒杨紫艳、孔白洁,告诉她们道:“李、史两个淘气鬼不知闹些什么花样偷跑了,如果是发现敌人,也应该通知我们一声呀。”
  杨紫艳想了想道:“李妹妹是个精灵鬼,她一定是发现了什么,我们三人前去找找看。”
  冷云仙子同意的灭熄了灯火同二人纵上屋面,听得东门外有犬吠声,三人即循着犬吠处,奔出城外。
  三人出了东门城外,奔窜了一阵,没有发现什么,正拟返身入城,蓦地从她们来路飞来一条人影,身法快极,三女赶紧伏身隐藏,那人似没有发现三女,仍如流星般向她们藏身处官道上直窜过来。
  不一会那人已飞身窜过三女伏身处,她们不由同时“咦”了一声,暗说这人不是残红山主吗?
  不错,来人正是残红山主,他在那大庄屋被人发现惊走后1就奔向东门城外,并没有返回到客店。
  三女既发现了残红山主,当然不愿放手,立即随着他身后追下,三女轻功均已臻上乘,未为残红山主所发现。
  残红山主翻过一个山坳,穿出一片树林,来到一座破庙内,三女不敢过于接近,冷魂仙子命杨紫艳、孔白洁在原地不动,让她一人窜到庙后,踩探动静,以免人多发出声响,打草惊蛇反而不妙。
  冷魂仙子用极轻巧的动作,来到庙后,这是一个小庙,她从窗门向内一张望,赫然还有阴阳鬼脸刁吾非及鬼骨神鸠白磔,及小叫花子等人。
  冷魂仙子见他们数人,哪敢大意,十分谨慎地怕被他们发现。
  因为阴阳鬼脸师兄弟是江湖上的怪人之一,武功在五女之上,就拿残红山主一人来说,五女中除冷魂仙子一人以一对一,单打单斗,都不是对手。
  冷魂仙子屏息静气,连大气也不敢吐,潜伏在窗外动也不敢动一下,好在她轻功已臻上乘,否则怎能逃得过庙内两个绝顶高手耳目?
  此时,却听得庙内残红山主道:“弟子适才曾到董双成处踩探一下,粉蝴蝶公孙治果真落于九尾狐之手。”
  鬼骨神鸠白磔提着沙哑声音道:“那么那个东西是落于那妖妇手中了?你为什么不追去搜查一下呢?”
  残红山主道:“徒儿哪儿不想去搜查一番呢?我正要用小师弟送给我的熏香盒,想将他们迷住进去搜查,谁知九尾狐功力过高,就被她发觉,闪出给了我一银镖。好在我早已蒙上面幕,不然日后一传到江湖说我残红山主用下五门手段去对付人,那才丢睑呢!”
  阴阳鬼脸冷冷地道:“这又有什么了不起,为了要达到我们的目的,就要不择任何手段。”
  小叫花子道:“师兄,你被九尾狐发现了,岂不前功尽弃吗?”
  残红山主道:“那倒不尽然,她虽然发现了我,还不知道我是谁呢!我窜走时,她也没追上来。”
  鬼骨神鸠白磔道:“我同你师伯二人绝不能露脸,不然将来传到玫瑰夫人耳里,说我们不顾道义对她徒儿下手,这麻烦可就大了!”
  残红山主道:“师父请放心,我们自武陵山潜奔下来,没有发现玫瑰夫人门下一个人。我们捉到公孙治逼他交出那个东西再将他击毙,毁去尸体,谁也不知道是我们师徒干的。我们还可扬言公孙治是死于司马笑予或冷魂仙子等五女之手。”
  冷魂仙子听到他们谈话,心内已明白他们是为了玉佛才追上公孙治,但公孙治现在什么地方?九尾狐董双成这个妖女怎会在此地出现?这妖女一向是在北五省横行,难道玉佛事已传到北五省江湖上吗?这样一来,恐怕还不只九尾狐一人来到南方,恐怕北方魔头也有不少人来了,如此,我们更要增加了许多麻烦!我不要在此耽搁太久,既然发现这个消息,回去同她们商量后,再作处理。
  她想着即蹑脚离开小庙,来到树林中,会合了杨柴艳、孔白洁,将适才所见所闻,简单地告诉了二女。
  三人如流星般赶回到客栈,一进房,见李嫣红、史黑青二人倒在床上憩声大作。
  这时天已五更!三人不愿再睡,杨紫艳一见李嫣红、史黑青心说:好啊,你两个淘气鬼,将我们弄得一夜没合眼,你两人倒安静地睡得舒服,看我不揍你们才怪!
  心里想着,手可就动起来,拾起两只竹片,交给孔白洁一片,轻声道:“我将被子一掀起,你打李嫣红,我打史黑青,屁股,重重的打。”
  孙白洁手持竹片道:“二师姊,我不敢。”
  杨紫艳道:“我叫你打,你就打,不要怕,有我,你要不打,我要打你了!”
  说着,竹片在孔白洁头顶一晃,孔白洁双手乱摇的惊叫道:“别打我,别打我,我听你的吩咐就是?”
  杨紫艳一笑道:“那么你过来,就动手,准备好,我被子一掀起,你竹片就打下去!准备!一、二、三一一”
  她手臂刚将被子一掀开,李嫣红脚跟一蹬,嗖地一声人已平射出去,杨紫艳一竹片打下,就打了一个空,反而将她吓了一跳。
  可是,史黑青却老老实实挨了一下孔白洁的竹片。
  李嫣红在冷魂仙子等返回客店,她已醒转过来,但她故装不知道的假睡着不理,后来听杨紫艳说要打她们,她心说:我要是给你打着,就算我栽了。故她早已有准备,杨紫艳一抖被子,她就平射而出,竹片连她衣服也没沾上。
  史黑青可是真睡着了,挨了一记,吓得跳了起来,睁开眼一看见孔白洁手里拿着竹片,不由大怒!
  跳过去指着她大骂道:“小鬼头胆子不小,你敢打起我师姊来!”说着伸手抓去!
  孔白洁吓得面孔发白,纵身躲在冷魂仙子身后道:“不是我,不是我,是……”
  史黑青窜了过来喝道:“还说不是你,你手中还拿着竹片,想赖谁?”
  冷魂仙子道:“打是她打的,不过另外有人指示她,你知道孔妹妹胆小如鼠,她哪敢惹事?”
  杨紫艳笑道:“好啊!师父最喜欢的是她,你这个大师姊又这么来护着,将来,不知要将她惯成怎样。”
  李嫣红气不过开口道:“哼,身为二师姊,还要来欺侮我们小妹妹,好不害羞。”
  杨紫艳也笑道:“谁像你这个精灵鬼,一记也没挨着,还要来说风凉话。”
  接着大家笑了起来,史黑青气也消了。
  冷魂仙子道:“别闹了,说正经,李妹妹、史妹妹到底到哪里去了,使我们担心不已!”
  李嫣红于是将她发现残红山主及粉蝴蝶公孙治二人踪迹事说出
  冷魂仙子亦将追踪残红山主,发现阴阳鬼脸等人及他们来此地阴谋也说了一遍。
  大家高兴地发现了玉佛消息,李嫣红提议另外搬一个地方,昨天同店伙一闹,人人都知道,易使江湖中人犯疑,对五人行动不容易隐密。同时残红山主昨天一定是发现她们,对她们侦察玉佛事更不方便。
  李嫣红精灵刁钻得紧,她的建议很对,大家商量一阵决定就住在城外乡村里。
  店伙送来早饭,大家坐好就没见李嫣红来,史黑青忍不住大声喊叫道:“嫣红,快来,我们这多人,等你一个,好意思不?”
  李嫣红在房内收拾好简单衣物,跑出来,向众女三指平胸推出,正经地道:“各位姊妹早!”
  众女见她这个样子,先是一愣,随即回过味来,不由大笑。
  杨紫艳笑道:“鬼丫头心眼特别多,大师姊规定的暗号,不是你提起,我们早忘记了!”
  李嫣红道:“要知道敌人随时环绕在我们身边,怎能不小心呢?”
  她一面说一面依桌边坐下,看了看满桌酒菜道:“说不定这酒菜里,敌人会下蒙汗药哩?”
  史黑青跟一瞪道:“你先别充能扫兴,他们要下蒙汗药咋天就下了,还会等到今天?”
  李嫣红道:“咋天我们大闹了一场,他料到我们定有防范。今天啦!敌人刚好摸着你的心理,你不会注意他们这时对你下手,你不信,你先吃一杯试试看。”
  史黑青道:“你好似亲眼看见的,我才不相信,看我来吃一杯你看。”说着,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孔白洁也不甘寂寞的道:“要是有蒙汗药啊!那准是李姊姊下的。”
  说着,大家笑了起来!
  笑了一阵,李嫣红突地指着史黑青道:“倒也!倒也!”大家一看,果见史黑青两眼发直,身子摇摇欲坠。
  冷魂仙子仍不相信是受了敌人作弄,面色一沉望着李嫣红道:“师妹,你怎么好糊涂到这个地步呢?”
  李嫣红一急地道:“大师姊,你真的听孔妹妹的话,我哪敢这么闹呢?不过是凑巧被我猜中罢了,不是我这么一胡猜,我们都着了敌人道儿了!”
  冷魂仙子歉然道:“那是我错怪你了,现在应怎样对付呢?”
  杨紫艳道:“现在赶紧将史妹妹弄醒再说。”
  李嫣红弄来一杯冷水,照着史黑青脸上一泼,史黑青立睁双眼,瞪着一对黑眼珠望着大家。
  半晌才道:“李妹妹真了得,你一定是个神仙,果然我着了他们道儿。”说着抽出铁笛又道:“我去毁了他们那些家伙!”
  杨紫艳伸臂拦着她道:“别鲁莽,我们听大姊吩咐!”
  冷魂仙子道:“依我,就别去理会,让我们将正经事办好后,再来惩治他,还怕他们跑到哪里去?”
  依史黑青的性子,恨不得立即到前店去闹个天翻天覆,但经不住大家劝导,从大处着想,她也就忍住了。
  李嫣红将酒泼在水沟里,将菜饭糊乱翻后,才叫来伙计清算店钱。
  那伙计来到东跨院,脸也吓白了,双腿忍不住直打哆嗦,但一见五女脸色没有什么异样,心头上的紧张,才轻松一点。
  转头再看桌上的饭菜,似已都吃过,酒也饮光了,而五女还是好好地,岂不是见了鬼吗?
  伙计心里嘀咕着,接着银两闷不作声地三步作两步跑出东跨院。
  众女若无其事的谈笑着离开这家客店,店里帐房先生及一般伙计,均吓得打躬作揖,将五女送到门外。
  史黑青侧过头一见昨天那个伙计王老幺,也在人丛中。她心中怒气已极,两只黑眼珠向他一瞪,如电光火石一闪,吓得那个店伙王老幺汗流浃背,尿了一裤裆小便,全身直打哆嗦。
  五女在大街上备了点应用之物,因五女生得太美,昨天又在客店里将本地闻名的贺大爷手下点倒,在这样一个小小县城里,那不闹得人人耳闻?
  因此,她五人在大街上十分引人注意。
  五人胡乱办了点应用物品及干粮等物,并找了家小吃店,吃了点东西后,向东门外走去。
  走出东门约四十余里地,在一个山谷里寻着一户人家,送了那户人家十两银子,她们就在那里安顿下来!并嘱咐那户人家不要将她们行踪向外人透露。
  这户人家欢天喜地,买来许多鱼肉招待五女。

×      ×      ×

  吃过午饭,冷魂仙子招呼众女道:“我们现在有三件事要做,第一件事,是去踩探九尾狐董双成及粉蝴蝶公孙治,侦察玉佛下落。”
  “第二件事,我们还要随时跟着阴阳鬼脸一行人行动,他们也是为了玉佛来到此地。如果他们得手,那就更麻烦了!”
  “第三件事,那家客店背后一定有江湖中人撑腰,虽不敢说同玉佛有关,但我们行迹已落入他们眼里,他们一定暗处吊我们的线,我们应该先摸清敌人的路数,也好对付。”
  杨紫艳即接着道:“大师姊说得很对,我想我们分开去办。”
  冷魂仙子道:“分开去办是可以,不过,我们绝不可露面,一露面,就增加我们许多困难。”
  李嫣红道:“当然不能露面,这三处地方如何分配,大师姊即作个决定好了。”
  冷魂仙子道:“那么这样好了,杨师妹同史师妹去踩探九尾狐,李师妹同孔师妹去踩探那个荣安客店及残红山主。我一人去踩探阴阳鬼脸等人,每人左襟插上一朵白花为记,四更天一定转回此地,如万一有什么变化,就做下记号,大家千万小心。”
  这天下午,五女则尽量睡个够,好容易挨到二更天,五女互道珍重分别出动。
  且说冷魂仙子一人向昨夜所探阴阳鬼脸等人,所居小庙奔去,在她到达小庙前树林里,蓦地从小庙内窜出二人,冷魂仙子忙不迭一个腾步,纵身上树。
  那二人来到树下,冷魂仙子耳目极灵,虽在黑夜之下,亦看清来人原是残红山主及小叫花师兄弟,二人边走边谈。
  听那小叫花道:“师兄,今夜恐怕有一场好打的!”
  残红山主哼了一声道:“想不到北道上的朋友,也得着玉佛消息,来到此地,他们耳目真灵。”
  小叫花子道:“听说内中有几个都是北道黑道上扎手人物。”
  残红山主道:“师伯师父说过,先以礼待,即是同道,他们就不能不讲江湖义气,万一闹翻了,我们只好抬出玫瑰夫人名头来,到时,我们在玫瑰夫人面前,只好扯个谎,说是特地为了护卫着她的门徒公孙治,才同北道上几个朋友交上了手,不怕玫瑰夫人到时不出面。”
  小叫花子道:“我听师父说过,不到必要时我们不必露脸,先让他们拼个你死我活再说,要知道九尾狐也不是好惹的人物。”
  残红山主道:“快走吧!师父师伯恐怕早已到了。”
  二人加快脚步如飞而去!
  冷魂仙子已知道阴阳鬼脸等人已不在小庙中,她立即纵身下树,追随着残红山主二人身后追下。

相关热词搜索:五音奉剑

下一篇:第二一章 玉佛现踪
上一篇:
第一九章 玫瑰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