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白丁 五音奉剑 正文

第二一章 玉佛现踪
2021-08-26 14:21:08   作者:白丁   来源:白丁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三人如流星赶月,不一会进了城,向北奔去,奔到昨夜董双成居处大院,就听到兵刃相击声音。
  残红山主小叫花二人立即隐身于大院对面屋脊后,冷魂仙子则隐身于北面院墙外一棵大树上。
  冷魂仙子在树上侧目向院内一看,见一个大胖和尚,手执一双戒刀,同一个年约三十余岁秀丽妖冶妇人正打得激烈。
  她心想这妇人大概既是九尾狐董双成吧!
  那妖冶妇人右手执的是外门兵器旭光轮,左手执的是长剑。旭光轮呼噜一声盖向胖和尚头顶,去势甚疾。胖和尚急用右手戒刀向上一挡,呛啷一响,方将一轮挡了过去。九尾狐一抖绒绳,将旭光轮收回手中,左手长剑,随着身形一转,连肩带臂向对方顶门斜劈了下来,胖和尚止矮着身,一双戒刀正分左右扬着,门户洞外,慌不迭忙向左侧一偏,却没容他让得开,那一剑,直将一颗脑袋齐着右耳劈去一大半,连叫也没叫一声,便撒手扔刀倒了下去。
  在大院左边有五六人见状立即一阵大乱,接着纵出一人大喝道:“你这妖女,真的这等心狠手辣,一出手便伤人?”
  九尾狐董双成一看那人,年纪约在四十上下,面色黄中带青如大病初起,两腮更全削了下去,身躯瘦得如一枝竹竿,穿着一身排门密扣短劲装,手中一口短剑,长还不及二尺。
  她忙也喝道:“既然都是黑道上的朋友,就应该讲一点江湖道义,吃皇粮找碴儿,也不应该寻到我九尾狐头上来。既然交手,不是你死,便是我亡。秃贼自寻死路,哪能怪得谁来?你这病鬼是谁?报个万儿来!”
  她话音未了,那人抡刀大喝道:“我乃关外丧门神胡必,你这贱女人休得多言,看刀便了!”
  说着,便是一刀砍到,九尾狐手中的旭光轮向上一架,胡必忙收回短刀,手腕一翻,又分心刺来,九尾狐身子一侧避开正面,又是一轮,向刀上磕去,左手长剑一招“毒龙出洞”直刺丹田,胡必一侧身,单刀一拨,就将长剑挑开。
  两人一交上了手,转眼三十余招过去!
  胡必倏然乘对方一剑刺来,身子一侧,便倒了下去,手中刀一变,却使出一路地趟刀法来,刀随人转,专攻对方下三路。
  九尾狐被他闹得个手忙足乱,慌忙一沉手腕,放出半截绒绳,将旭光轮抡动如飞,照着胡必滚动之势打去!
  那绒绳放得开,虽然长不到五六尺,一经用内功潜力抡动,却无异添上了一个长柄,将胡必逼出五尺以外近身不了。
  那胡必见这一路地趟刀法不能取胜,就地一滚丈余,刀交左手,右手一扬,扔出一支镖来。
  九尾狐手中长剑一起,就将来镖打落,娇媚地一笑道:“你这镖,还得投师再练,且瞧我的。”
  说着右臂一抬,一支亮银镖直奔胡必面门,胡必一个闪躲不已,“啊呀”一声中镖倒地。
  九尾狐道:“这是你自己找死,可怪不了我。”说着,闪身过去正欲抡剑刺下。
  猛听得西院墙上一声大喝道:“好妖妇,还不与我退下。”人未到,一股掌风先到,将长剑劈开。随着一缕清风,现身一人。
  来人年约五十余岁,矮胖身躯红光满面,两眼凌芒暴射,太阳穴隆起多高,手执三尺长旱烟杆一只。
  九尾狐一见来人,心头立即不安得紧,堆上满脸笑容,迎了上去,道:“老爷子,你也来了,你看这么多人,欺侮我一人,你应该帮我一个忙。”
  真不愧为九尾狐,她一见这老头,知不可力拼、就来个先发制人。
  冷魂仙子一见这老头,武功确不等闲,但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心中正自疑惑不解。
  那老头却哈哈一笑,笑声震耳欲聋,冷魂仙子更是大惊,这老头有这样精湛内功,怪不得九尾狐态度不像原先那么娼狂。
  老头笑后道:“我云里烟南宫火,今天倒不是来多管闲事,我劝你对这一桩事早丢手的好,凭你一点能耐,也想染指,江湖上哪还有我们存在呢?”
  九尾狐娇媚地又一笑道:“老爷子你吩咐就是,冲着你老一句话,我哪敢说个不字?”
  她这话明奉暗损,老头子哪不懂?冷魂仙子却感觉奇怪,这南宫火到底是什么人,九尾狐董双成在北道上也是个响当当的人物,怎么会对他怕得这么样?
  老头子冷冷地道:“那敢情好,既然卖我老头面子,那就将那个雏儿一起交出就得了。”
  九尾狐眼珠一转道:“那人也不是个三岁两岁小孩,我哪能将他藏在怀里,吊在裤带上不成?老爷子要找他,尽管去找,我不会将他藏到哪里去,同时在老爷子面前我也不敢。”
  说到这里,故作神秘地一声道:“老爷子,你可知道那雏儿是准?可先摸清过底子吗?”
  九尾狐狡猾异常,真是名符其实,一席话,有软有硬,尤其最后的几句话,问得老爷子目呆口哑却也答不上来。
  愕了一阵,老头子道:“我倒没有摸清那娃儿是谁,你说说看,要是他的长辈与我有交情的话,我也许卖个人情另作处理。”
  九尾狐奸媚地一笑道:“说起来,老爷子也不会不知道,那人就是执南方黑道上牛耳的玫瑰夫人门徒,他名叫粉蝴蝶公孙治。”
  云里烟南宫火面色猛地一变,急问:“你所说的是真话吗?”
  九尾狐儿见老头有畏缩神态,她不再那么低声下气了,仰着头娇笑道:“我哪敢拿别人名头来压你老爷子?你老爷子在北五省,提起来谁不低头三分?我所说当然是真的。”
  九尾狐口头上也真厉害,拿稳了云里烟一提起玫瑰夫人一定不敢反脸,敢用言语来讽刺他。
  云里烟南宫火冷哼一声道:“既是玫瑰夫人门下,我老头子当然无话可说,过去我们也有个交情,为了江湖道义,我老头子只好撒手不管。不过,我还得问个明白,至于你这个妖女别在口头上逞能,一朝落在我老头手中,可要你好看。”
  说着,侧过身向身后数人道:“你们先走,以后再议论。”说完头也不回的越墙而去!
  冷魂仙子见老头去后,心想这老头武功已臻上乘,但一听到玫瑰夫人名头,就自动赧颜而去,可见玫瑰夫人名头不但在南方黑道上是响当当的,连北道上亦是名闻遐迩。
  冷魂仙子并未离去,她还要看残红山主一行人动静。她知道阴阳鬼睑等人一定也在附近潜伏着。
  但她奇怪为什么没有发现粉蝴公孙治?杨紫艳、史黑青二女也无踪影,照说二女应该早来到此地,大概是隐伏在附近吧!
  九尾狐见云里烟南宫火带走众人后,冷笑一声,闪身入内,听她大叫道:“人都走完了,你还不出来呀!”
  但内面没有人回答。
  九尾狐进入内面,又跑了出来大叫道:“喂,你到哪里去了?”
  九尾狐叫喊一阵,怆惶地又跑了进去!
  冷魂仙子突见大院落对面房上两条人影一闪,向东飞去,冷魂仙子耳目极灵,一见便知那二人是残红山主师兄弟,但她仍隐伏树上不动。
  蓦地右侧屋脊上又是两条人影闪动,身法较残红山主又快得多,亦向东方奔去,冷魂仙子一见那一高一矮身形,猜想是阴阳鬼脸及鬼骨神鸠二人。
  料他们是回到东门外小庙中,她也用不着去踩探了,她要侦察一下粉蝴蝶公孙治及杨紫艳、史黑青二女行动。
  她心想:如果要寻找公孙治行动,不如追上九尾狐,她对公孙治的行动一定知道,免得我肓目的去乱撞乱找。
  于是她仍潜伏在树上不动。
  果然,九尾狐叫喊了一阵,又从房内窜出,纵身上房,一打量向西奔去!
  冷魂仙子哪能怠慢,赶紧一伏身追了下去不提。

×      ×      ×

  且说紫玉箫杨紫艳及铁笛史黑青二女,离开居处由史黑青带路,来到董宅大屋,她俩刚到大院时,忽见一人在院中散步。
  这时,刚到二更,天色不算晚,杨紫艳一见那人原是粉蝴蝶公孙治,眼珠一转,忽涌起一个意念。
  她拉了史黑青一把,轻轻向她嘀咕了一阵,史黑青点点头,她如一只飞燕,一纵身轻飘飘落于公孙治面前,一点声息没有,轻巧已极!
  公孙治原先大吃一惊,定神一看清来人,却不由心花怒放,禁不住脱口而呼道:“原来是你呀!”
  杨紫艳娇媚地一笑,轻声道:“快跟我来!”说着纵身上墙,向南飞去!
  公孙治一见了杨紫艳,魂灵儿已飞上了天,昏陶陶地哪得不遵她的吩咐,立即一闪身,随着她身后而去!
  史黑青也踏着两人背影蹑踵追上。
  几个起落,三人已窜出南门外。南门外不远处一片森林,杨紫艳向公孙治一招手,闪身窜入林中,公孙治亦接着纵入,史黑青则暗地里隐身于树上。
  杨紫艳进入林中,立在一棵树下。公孙治立即上前朝她一躬到地道:“自从离开姊姊后,想得我好苦啊。”
  杨紫艳故意哼了一声侧过身子去不理!
  公孙治可着了慌,赶紧上前一步又是一揖道:“敢情姊姊生了我的气吗?”
  杨紫艳略转过半身道:“哪能摊到我头上生气啦!哼!你有的是师姊,还有这个九尾狐狸精。”
  说着,向他斜乜一眼,又加上一声媚笑,公孙治骨头都软了!
  他忙道:“我师姊谁理她,你不是亲眼看见吗?我一见了她就懒得理。”
  杨紫艳仍是气鼓鼓地道:“为什么眼看我同她交手,不出面帮我忙,就一走了之,好狠心啦!”
  公孙治忙分辩道:“那是我知道姊姊武功比我师姊高,所以,所以我就离开了,姊姊原谅则个。”说着,两臂一伸向她扑去!
  杨紫艳岂让他如愿,一闪身就躲过。
  隐在树上的史黑青,上一次在沙洋老树湾山谷中,曾见过杨紫艳同公孙治调情,如果是说假做的,却难以令人相信。可是从今天看来,杨紫艳却真有一套,似乎较上一次还要逼真,假如不是两人事先商议好,史黑青这个直心眼的姑娘,可能要替司马笑予吃醋了!
  杨紫艳闪身躲过公孙治后,娇柔地道:“你老是这样动手动脚的。再这样,姊姊又生气不理你了。”
  公孙治忙道:“这是弟弟爱姊姊爱到极点的表示,姊姊不要生气!”
  杨紫艳面色一沉道:“我既然爱我,就要尊重我,懂吗?我可不能像那些狐狸精那样下贱,随便同人拉拉扯扯的。”说着,朝着他又是娇媚地一笑。
  公孙治果然不再动手动足的呆在那儿,被她娇情媚态,作弄得傻头傻脑地。
  杨紫艳慢慢走近他身边,柔声细语地道:“好弟弟,你怎么啦?”
  公孙治忽地一伸臂搂了过来,但杨紫艳早已防备地飘然而退,故作生气的道:“你真的仍将我看得这么下贱?太伤我心了,也太负我一片心了!”说着,故意长叹了一日气,轻启莲步向林外走出。
  公孙治可着慌了,赶紧上前拦在她前道:“我实在太爱姊姊了,故情不自禁的同姊姊亲近,姊姊别生气,我再也不敢了。”
  杨紫艳正色道:“我是爱你的,但我们不能随随便便啊!假如你真的爱我,我们就应该做个长久打算,你应该立即离开那个九尾狐狸精。”
  公孙治被杨紫艳撩得神智昏迷,心痒难熬,忙道:“只要姊姊不生气,我什么都答应。”
  杨紫艳叹了口气道:“我已痴长了二十三岁,还没有一个合意的对象,终口在江湖上漂流,没有一个结局,我瞧你这人呀!一一”
  公孙治忙接着问:“我这人怎么样?”
  问后,眼巴巴望着她,等她答复。
  杨紫艳媚笑道:“你这人呀!倒很合我心意,不过一一”
  公孙治一听她这话,魂灵似没有主儿,心头上甜甜地有点飘飘然!又忙接着问:“不过怎样?”
  杨紫艳伸出玉葱般的手指,在他头额上一戳道:“就是爱情不专,见一个就爱一个。”说着娇媚一笑,这一笑,将公孙治又带进了一层迷魂阵!
  他心花怒放道:“那我也是没遇着一个真正我所喜欢的人,假如姊姊不弃,同我结为百年之好,我一定不同任何一个女人往来。”
  杨紫艳脸一沉问道:“真的吗?”
  公孙治扑通一声双膝跪在地下道:“我公孙治如有半句假言,皇天后土共鉴!”
  杨紫艳却没存防备他有此一着,禁不住笑在心里。
  其实杨紫艳却也过于美艳,不但美,而且妖冶过人,确实是个天生尤物,在公孙治所阅女人当中,能及得上她十分之一二的却很少,不然,以公孙治对于女人的老练,岂能容易被她所骗?
  史黑青看在眼里,闷在心头,暗说原来当女人还要有这一套,能将男人降伏得服服贴贴,我可不懂。
  杨紫艳见公孙治跪在地下,忙道:“啊!快起来,快起来,只要你心口如一就得了。”
  她伸出玉臂将公孙治扶起,又道:“我在一个很秘密地方,买了一份基业,假如你真心爱我,我们这就走,从今脱离江湖,舒舒服服过一辈子,我这儿也没有什么可交代的,连夜起程,一月左右就到。”
  公孙治高兴万分道:“你是说现在就走?”
  杨紫艳故作嗔怒道:“现在不走,难道你还有什么可留恋的?是不是丢不掉那个狐狸精?那么我走了。”说着,转身不理而去!
  公孙治一见慌了手脚,忙拦身在她面前道:“姊姊不要生气,即刻同你走就是,不过我有一点小事要处理一下,最多不过一个时辰,姊姊约好一个地点,在前面等我,我绝不会走找九尾狐去,假如我耍去找九尾狐,就不得好死!。”
  杨紫艳心暗一喜,他将要着了她的道儿,但她仍是那么一嘟嘴道:“你有什么要办,我同你一道去办,我们日后既然生活在一起,难道还有什么秘密可瞒着我吗?男人呀!最不可靠,尤其是你这个人。”
  公孙治忙道:“我发过誓,姊姊还不放心我吗?”
  杨紫艳道:“我知道你还是舍不得那个狐狸精。好啦!好啦!我在西门外官道边等你,一个时辰不来,以后你就别想我理你了!”
  说完,一晃身,人已纵去多远,故意向西门外奔去!

相关热词搜索:五音奉剑

下一篇:第二二章 紫竹仙姑
上一篇:
第二十章 九尾仙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