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白丁 五音奉剑 正文

第一九章 玫瑰夫人
2021-08-26 14:19:19   作者:白丁   来源:白丁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上文说到幻影子令狐莺,飞花女周逸君,俊面郎君司马人龙三人与五女别后,迳赴七鹰之谷东约五十里处,一个极其隐蔽,不易为外人发现的山崖中一个洞穴里。
  但三人进入洞内一看,齐都大惊失色,司马笑予已脑浆迸裂,面目模糊,死于洞内,其状至惨!
  周逸君不由抚尸痛哭,司马人龙亦是两行热泪夺眶而出!
  幻影子沉默地观察一阵,将司马笑予尸体检查一遍,向两人劝道:“你二人别哭,这人绝非司马笑予,虽然他服装确是司马笑予所穿的一样,但死的是另外一个人。这道理很简单,第一,司马笑予虽中了玫瑰夫人蛊毒,绝不会立即失掉武功。以他现在的武功,恐怕没有人能将他击毙。其次,他纵然遇上高人,也只能受内伤而死,哪会脑浆迸裂,面目全非?很显明其中有人故显神秘作弄。”
  “玫瑰夫人的目的,是想获得一个活的司马笑予,绝不会弄死他。以我的观察,司马笑予绝已落于玫瑰夫人之手,我们现在立即转回七鹰之谷,救出七鹰子,大家齐赴云南。不过从近来各种行迹看来,玫瑰夫人早已隐伏在此地。现在她是否已到云南玫瑰仙苑,还拿不定,我们见机行事好了。”
  司马人龙及周逸君只好同意她的主意,将这死尸安葬后,三人又转身奔向七鹰之谷。
  在她们奔到七鹰之谷山崖,又不见五女踪影,心头纳闷,立即进入洞内寻找,仍未发现,连那囚禁在石屋内的七鹰子亦是人去楼空,一个影儿也没有。
  幻影子三人在山谷前后寻找多遍,仍未发现一点形迹,全谷空寂一片。
  她沉吟一阵,引吭一声长啸,声彻云空!
  蓦地,天空“啾啾”鹰声数起。幻影子又长啸一声,不一会天空遥远处,有一点黑影渐渐飞近,晃眼间,七只苍鹰已飞临三人头顶。
  原来幻影子自到武陵山七鹰之谷,就发现了七鹰。
  她一见就知道是七鹰子所养。因此她即进入七鹰谷洞穴中,去寻找七鹰子。在她发现七鹰子已中了玫瑰夫人蛊毒,失去本性被困在石屋中,本想立即将他们救出,但救出后也无法治好他们的蛊毒,又只好暂时丢开!
  她既无法救出七鹰子,只好窜出洞外。七只苍鹰一见她即哀鸣不已,似在要求幻影子救出它的主人,幻影子立即明白这七只苍鹰的意思。
  她见这七只畜牲倒也有义气,于是被感动的道:“你们不要急,我一定设法救你们主人,你们主人在江湖上也不算坏人,我既然知道,岂能袖手不管?”
  说完长啸一声后道:“你们去吧!以后也许我还要找你们做一点事,听见我这啸声,就到我这里来懂吗?”
  七只苍鹰本是通灵之物,即“啾啾”鸣叫数声临空飞去。不数日,李嫣红来到七鹰之谷,要野昧充饥,正遇七鹰中两鹰追寻野兔,被李嫣红从中夺取因而大战起来。
  幻影子离开崖洞允诺七鹰救它们的主人后,在武陵山同时她又发现了司马笑予,她来此地的目的,就是要寻找司马笑予传授他“五九神功”变化。
  幻影子传授了司马笑予“五九神功”变化离开后,在小峰上长啸一声招来七鹰,告诉它们,她有五个女徒在此山中,令它们注意她们行踪。
  在幻影子长啸唤七鹰之时,正是李嫣红被七鹰围困,闹得不可开交当儿。
  如果不是凑巧她师父幻影子唤去七鹰,李嫣红还不知被七鹰弄得如何灰头土脸呢?
  后来李嫣红被一个化身的杨紫艳引入洞穴中,与四女失掉联络,七鹰知道她是幻影子的徒弟,化敌为友将她引到小松林会见了众女,而被敌入捉弄闹出五个五女神秘事来。所幸幻影子赶到,揭开敌人假面目,解除众女危困。
  幻影子同周逸君司马人龙等三人将被人击毙的冒牌司马笑予尸体安葬后,转身返到七鹰之谷,又不见五女及七鹰,心内大急,长啸一声招来七鹰,问个明白。
  果然七鹰一听到幻影子啸声,立即飞来,飞下蹲在她身侧。
  幻影子向七鹰问道:“你们的主人七鹰子已不在洞中,是不是被玫瑰夫人带走了?”
  七鹰中有一只较大的苍鹰连连点头“啾啾”叫了几声。幻影子又道:“你可知道带到什么地方?”
  那只较大的苍鹰又是连连点头!
  幻影子道:“我的五个徒儿也不见了,是不是也被玫瑰夫人所擒获?”
  大苍鹰又连连点头。
  幻影子道:“她们是不是朝云南方向奔去?如果是的,你们即刻前去追随她们身后,我随后即来,有什么事,随时来告诉我好了!”
  七鹰果然一只接一只临空向东飞去,幻影子等三人在此地也没有什么可耽搁的,亦立即起程向云南出发不提。

×      ×      ×

  司马笑予一人在山洞内感到无限烦闷与苦恼,他心想我功力自幻影子指点后,更是精进不少,一般高人也能对付得了,何必藏头缩尾怕去见人呢!虽然中了玫瑰夫人蛊毒,现并没感觉怎样难受。不如在蛊毒没有发作以前,自个儿去寻找玫瑰夫人一拼。万一老婆婆寻不着解药,不成,我就在此地坐以待毙吗?
  他心意一定,即窜出洞外,走不多远迎面来了一男一女两人。
  那女的年龄约三十左右,风姿绰约,美韵天生,身穿鹅黄锦缎长襟,外套碧绿色背心,披一件大红色披风,临风飘逸,不啻神仙中人!
  那男的年约二十二,神采气宇不在他自己之下,态度上对那妇人十分恭谨。
  司马笑予一见那男女二人,心头一沉,怎么在这山谷中会有这样一男一女两人?这两人能在这隐僻山谷中出现,当然不是等闲人物。
  想到这里,不免多看了两人一眼。
  这一看,令他大吃一惊!
  原来这一男一女,不但风采宜人,而且功力深厚,尤其是妇人神光内蕴,脚步轻盈,两眼开合之间,除了极其娇媚勾人魂魄外,更是精光奕奕!
  司马笑予心想:这两人是不是冲着我来的呢?我可要防备着一点。
  一个人连遭打击,虽然有点失掉自信心,但他的阅历经验则增加不少。司马笑予武功自经幻影子指点后,已是高不可测,但他自己不知道,故一发现这一男一女立生戒心。
  因此,他闷不作声,再不敢多看两人一眼,转身朝山峰走去。
  转过一个山峰,已脱离两人视线,心头才放下一颗石头!
  哪知,蓦地人影一闪,一个风度翩翩少年横身他面前。
  举目一看,原是适才那个前所见的那个少年!
  司马笑予虽然近来所受打击太多,心有顾虑,但他终是个血气方刚的青年,且身怀绝学,一见这人找上头来,也不免心头涌起怒意。
  他面色一沉,问道:“兄台,追赶小弟有何见教?”
  那少年态度傲慢,骄气横生,望着司马笑予冷笑两声道:“你既被我师徒发现,还想逃去吗?”
  司马笑予一听,心头大怒,但他修养本好,且不免有所顾虑,乃按捺下性子漫声道:“阁下何人?令师又是谁?素昧平生,与在下有何过节?”
  那少年哈哈大笑道:“也好,免得你死后还不知道是死于谁人之手,那太冤枉了,告诉你吧!我乃玫瑰夫人门下首徒花公子,适才你所见一位妇人,即是我师。”
  司马笑予心头暗吃一惊,原来时才所见那个绝丽妇人,她就是闻名江湖的万魔之魔玫瑰夫人。看她年龄不过三十左右,艳丽娇柔,哪像是个变化多端的魔王呢?
  那是不是她本来面目呢?
  司马笑予仍不敢相信那艳丽妇人即是变化莫测的玫瑰夫人!
  他暗惊一阵后,乃沉着的道:“那么阁下要如何?”
  花公子傲然一笑道:“识相的乖乖地跟我走,不会难为你。”
  司马笑予仍忍着怒气问道:“不识相呢?”
  花公子手一摆道:“不识相,我就不客气啦!
  司马笑予仰天打了个长哈哈!这是他从没有的举动,大概是被花公子狂傲态度激得气极怒极而发吧!
  他长笑一声道:“那么阁下请动手吧!”
  这极不在乎、极沉着的态度,反将花公子愣着地瞪着双眼,眨也不眨地望着他。
  司马笑予此时已暗生杀念,但表面仍平静的道:“怎么不动手?”
  花公子乃玫瑰夫人首徒,武功有相当造诣,出道以来,鲜遇敌手,此刻虽觉司马笑予不是等闲人物,但仗着自己一身所学,而且师父玫瑰夫人还隐身在附近,因此,傲态复萌,怒气陡生,他双掌一错,身形一晃,掌风猛而疾,向司马笑予左右肩井穴拍去!
  司马笑予早打好主意,先要看这狂傲的花公子,武功究竟有何程度,及有何奇突路数,以便将来好对付那个女魔。
  这也是他聪明之处!
  花公子出掌闪身,说快也真快,司马笑予哪敢怠慢,立即施出“五九神功”轻功中“移影换形”的步法,人已闪身在花公子身后,轻轻闪过他一掌。
  司马笑予的“五九神功”中之“掠光摄影”、“移影换形”、“追风捕影”、“声光遁迹”——等乃轻功之精华,玄奥无比,饶是花公子轻功出神入化,也不及人家十分之一。
  花公子双掌拍出时,早安好心想一举将司马笑予伤在手中,好在师父面前邀功,故出手时用上十分劲力,并展开无上轻功,满想司马笑予绝难躲过。
  哪料司马笑予不但能躲过,而且闪躲得那么轻巧灵活利落,使他不由暗惊,轻视傲慢之心大减。
  他虽然暗惊,但双掌并未稍停,立即一摇肩,又欺身进击,右掌迳拍对方丹田,左手拼指如戟指向乳根穴。
  这一招两式,势疾力猛,司马笑予也不由心中赞佩。
  但他仍不还招,又闪身躲过!
  这一招两式又落空,气得花公子哇哇大叫道:“小子,看老子取你的命!”
  说着,气纳丹田,劲贯双臂,两掌连环拍出,掌风呼呼,飞砂走石,如翻江倒海,声势骇人!
  司马笑予本来想与他游斗一阵,摸摸对方路数,想不到花公子表面斯文一派,却如此野蛮出口伤人,也就激起怒意,杀机更炽。
  于是身形一闪,从对方掌中踏隙而进,举起单掌向花么子天灵盖拍去!
  他这身法,玄奥已极,居然能从花公子紧密的掌风中,踏中宫穿隙进击。花公子不但在武学上没见过,且未听人说过。
  他一惊惶,司马笑予一掌已拍在他顶门,喀吱一声响,天灵盖顿时击破,脑浆迸裂而死!
  司马笑予一掌击毙花公子,心头一阵茫然!
  他愣了一阵,突然涌上一个意念,立即将自己身上衣服脱下同花公子对换。又背起花公子尸体弃于山峰下路边显明之处,同时又是一掌将花公子面目击毁,使人看不出他的真面目来!
  他的用意,是因玫瑰夫人对他下了蛊毒,又随时在追寻他。想来个偷天换日手法,哄骗玫瑰夫人,认为他已被人击毙暂时免除对他纠缠。
  哪知他这种想法太天真,玫瑰夫人是何等人物,哪能受他哄骗?他将花公子尸体丢于山峰下离去后,玫瑰夫人立即现身。
  玫瑰夫人一现身,看了看脑浆迸裂的花公子后,并没有一点怜悯与怒意,只是浅浅一笑,立将花公子挟在肋下,奔向山峰后,来到司马笑予原隐身山洞里,将尸体弃于洞内。
  原来花公子与司马笑予交手时,她早已在一旁隐伏偷窥,后见司马笑予一掌即将花公子击毙,她当时甚惊讶司马笑予功力玄奥奇绝,是她平生所仅见。又见司马笑予将花公子衣服换下,立明白他的用意,只是微微一笑!
  但她并没有因司马笑予击毙她的徒弟而动怒,相反还引起她的奸计,在司马笑予离开后,她将花公子尸体移于司马笑予原藏身山洞里,她也来个哄骗,哄骗她的对头幻影子。
  因此可见玫瑰夫人诡谲狠毒一般!
  她将花公子尸体移于山洞内后,随即追上司马笑予。

×      ×      ×

  司马笑予本来是想躲避她,不想还不到半个时辰,就同她碰上了面。因玫瑰夫人变化多端,诡谲异常,名头太大,司马笑予一见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玫瑰夫人在司马笑予身后故装作地道:“好徒儿,你到哪里去了,害得我好找,要不是我看见你穿得这一身漂亮衣服,我真想不到你会跑到这儿来了。”
  司马笑予一听她的话,心想糟了,我怎么没有想到穿上她徒儿的衣服,遇上她如何交代?打死她徒儿倒没有什么了不起,但偷换人家衣服,这算是哪一门?大丈夫为什么不光明磊落,如此诡谲行为传到江湖上岂不被人传为笑柄!说我司马笑予怕玫瑰夫人怕得冒充她的徒儿来了!
  他又羞又惭,头也不回立着当地不动!
  玫瑰夫人可也不走到他面前,仍在他身后道:“你这娃儿,总是不听师父的话,老是爱到处乱撞,你看这么大,这样漂亮的一身衣服,弄上这么多尘土,多难看,过来,让我替你拂拂。”
  她的声音多么地柔软温和,而又有无限的媚气,哪像是师父对徒儿说话?
  司马笑予仍不出声,拔步向前走去!
  玫瑰夫人在后追上道:“怎么?又生气了,这世是我平日对你过于骄养了!”
  司马笑予脚步仍未停的向前走去!
  玫瑰夫人在他身后一面追赶一面娇媚地一笑,轻声道:“好徒儿,是不是昨夜我没有答应你的要求?仍在生我的气?”
  司马笑予听来恶心,怎么玫瑰夫人在江湖上这样大的名头,而同自己徒儿做出这种下流的事来,真是想不到。
  他脚步加决,继续头也不回的前进。
  玫瑰夫人始终未离开他身后。
  她又道:“我没答应你的要求,是为你好呀!我怕你身体弄坏了,傻子。”
  说着轻轻一声娇笑,又道:“你想想,师父哪一次不是尽量维护你的身体?”
  司马笑予再也忍不下,本想转身同她亮相,但立即又将这个心意打消,一提气,施展起“掠光摄影”轻功飞驰而去,心想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看你能追得上我吗?
  他这“掠光摄影”轻功,真不等闲,身形一展,晃眼十余丈以外,接连几个起落,人已纵上另一个山峰。
  在山峰上身形刚一稳定,忽身后轻笑一声道:“你怎么了?你再生气,今夜我可真不理你了。”
  司马笑予大吃一惊,玫瑰夫人真个了得,她竟能追得上我“掠光摄影”轻功。
  他不再顾虑什么,翻过身冷冷地望着玫瑰夫人道:“你老是追赶我则甚?还说些无耻的话。”
  他这一转身,玫瑰夫人故显惊骇的后退一步道:“你是谁?为什么冒充我的徒儿骗我们的秘密?岂是大丈夫所为?”
  她这一着先声夺人,却使司马笑予感到理屈,将一肚皮怒气忍了回去,望着她不知所措!
  她轻颦浅笑地道:“每个人都有她的秘密,尤其在爱情上,她的秘密永远是不愿使别人知道。今天,你这人竟骗听了我的秘密,居心何在?”
  司马笑予本来是个屈于词令的人,见人家严词责问,他实在没有话可说的,但也逼得不得不开口,于是回道:“骗你什么秘密?是你自个儿在我身后胡言乱语,怪得谁来?”
  她道:“那么为什么要穿上我徒儿的衣服?”
  司马笑予不假思索的道:“这衣服你徒儿能穿,我就不能穿吗?”
  他这话回答得极无礼极牵强!
  玫瑰夫人一媚笑道:“嗯,看不出你这么温文尔雅的公子,倒如此横蛮不讲理,时才我见过你穿的衣服就不是现在穿的这一套,岂不是有意来骗我吗?”
  她边说边靠近他几步道:“你承认不承认有什么关系,我也没怪你呀!看你这人挺好的,我哪好意思责怪你。”
  她那娇媚态度令司马笑予有点受不了,但人家既不生气,他也不好发作,只得答道:“既然我们是误会,那么你走你的,我走我的。”
  玫瑰夫人道:“我们既然认识了,又为什么这么决裂?我们坐在那儿谈谈不好吗?”她态度愈来愈放肆,口里说着,一双手随即手拉司马笑予手腕。
  司马笑予哪容她拉上自己手腕?一闪身挪移数尺道:“放尊重点好不好?”
  玫瑰夫人仍又靠近他身边道:“你这人怎么装模作样的?你当真以为我不知道?你将我的徒儿劈死,将尸体抛于山峰下路边后,又换上他的衣服,你明是想代替他来同我好,是不是?鬼心眼,能骗得了我?现在见了我,又是这么害羞的,来!我不怪你,我要是怪你呀!你劈死我徒儿,岂肯就此同你罢休?”
  司马笑予也不隐瞒地道:“不错,你徒儿是我击毙,但我并不是想冒充他来骗你,而是——”
  他咽了一口水,终于说出来道:“而是怕你来纠缠我。”
  她娇媚地笑道:“为什么怕我纠缠你?我也不是老虎。”边说边闪身,一伸臂,就抓着司马笑予右手腕命脉,动作极快!如闪电疾风。
  司马笑予大惊!赶紧运气,右手腕坚如铁石往下一沉一翻,左掌猝然向玫瑰夫人胸前拍去。

相关热词搜索:五音奉剑

下一篇:第二十章 九尾仙狐
上一篇:
第一八章 恩怨了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