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白丁 五音奉剑 正文

第二二章 紫竹仙姑
2021-08-26 14:22:15   作者:白丁   来源:白丁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鬼骨神鸠白磔在暗处发话道:“金大妈,我们此刻不是谈客套的时候,此地事一了,我师兄弟驾必趋府拜谒。现在我们商量一下,如何对付当面敌人。”
  这时,蓝衫村夫贺天铎,及九尾狐董双成跃到在一起,彼此在江湖均负盛名,一谈起来,大家均是慕名已久,臭味相投,一拍即合。
  他们面临当前强敌,当然不敢大意,大家齐围蹲在瓦屋前五丈远处一个小土墩下,商讨如何向瓦屋进击。
  蓝衫村夫贺天铎道:“明人不说暗话,兄弟虽然是为了玉佛与他们结怨,但我们是奉了玫瑰夫人玫瑰令旗而行事。先把话说开,到时免再与刁白二兄发生误会。”
  他这席话,明眼人一听即懂,知他是拿玫瑰夫人大帽子向他们压。无疑是告诉他们说,消灭了当前强敌,你们可不能染指玉佛。
  阴阳鬼脸刁吾非是个沉默不愿多说话的人,鬼骨神鸠白磔,口舌上尚不落人后。
  他嘿嘿冷笑两声道:“这倒好,我们也是奉了玫瑰令旗,来保护公孙治所得玉佛而来。现在我们是一家人,齐是一个目的,替玫瑰夫人效劳。先商量如何消灭连面敌人,其他一切,事后再谈。”
  伏在暗处的杨紫艳,心说:好哇,你们倒打在一起了,我要看看你们如何去对付瓦屋内强敌。
  奇怪,他们谈论了好半天,瓦屋内一点动静没有。
  他们两起人,确估不透这沉寂得怕人的瓦屋中,藏着的是什么厉害对头。
  大家沉闷半晌,九姑漫声道:“我们听说过,北道上一个最厉害的魔头来到此地,刁白二兄可有过耳闻?”
  鬼骨袢鸠白磔道:“老夫刚到此地,没听说过,九姑定知道这魔头是谁了?”
  贺天铎接肴道:“据我下面人打听,这魔头是北道上杀人不眨眼的——”
  他话未说完,瓦屋内蓦地掷出两个人头颅,刚掷到他们数人围蹲之处,头颅上鲜红血水还在涔涔下滴,似被杀不久。
  众人大惊失色!
  仔细一看,这两个人头,却是贺天铎的部下,贺天铎同九姑面面相觑,不知他们部下是如何落入敌人之手。
  他们正惊骇间,瓦屋内又掷出四足四手!
  贺天铎脸上挂不住了,暴身喝道:“南宫火薛恒中,原是如此肖小之辈,是人物走出来同大爷走过三招两式,躲在龟窝里抽冷子暗算人,算得哪一门人物?”
  他想这一骂,总可以将对头激出来。
  哪知半晌,瓦屋内仍是一点动静没有。
  贺天铎见无动静,又大声喝道:“相好的,告诉你们,今天想逃出这死亡谷比登天还难。你们可曾先打量过这山谷形势?”
  鬼骨神鸠等人,经他一说,才忆起这山谷果然形势持险!自山谷进口起,直到小溪涧,两边断崖悬壁千仞。谷口一条蜿蜓小径,堪能容二人并行。
  瓦屋刚好是筑于四面千仞悬崖中,除那一条小径通往谷口外,再没有一条路径可通出人。
  贺天铋又接着恐吓地道:“我们在谷口整个埋上火药,你们插翅也难飞出,识相的将掳去我们的人粉蝴鲽公孙治放出来,我们不为已甚,倒还有个商量余地。”
  瓦屋内仍是沉寂一片!
  蓦地从谷门窜来三人,眨眼来到众人立身之处。杨紫艳在暗处侧目一看,三人中有两人在荣安客栈见过,就是同史黑青闹事而被她点中穴道的两人。
  三人行色慌张,来到贺天铎面前恭谨地道:“当家的,荣安客栈被人给捣了!伤了十多个兄弟。”
  九姑同贺天铎二人面色一沉!半晌,贺天铎冷冷地道:“什么人?”
  一个高个大汉恭谨地道:“就是那一个黑肤姑娘。”
  残红山主即问:“是不是穿一身黑衣、手执铁笛的姑娘?”
  高个大汉又点点头道:“正是那个横蛮得紧的野丫头,打伤了我们许多弟兄。”
  五女在荣安客栈同店小二闹事,残红山主即已发现。那时一则本身有事,再则五女难缠,所以他立即回避免被发觉自找麻烦,哪知他的行动早被李嫣红发觉。
  此刻,他一听那大汉说的黑肤姑娘,料定是史黑青无疑。
  九姑面色阴沉得可怕,漫问道:“那姑娘呢?你们可派人踩探?”
  大汉嗫嚅地道:“那黑姑娘太横蛮,没人敢去踩探她。”
  贺又铎道:“郭老三回去料善后,此地事一了,我即回来处理。”
  郭老三应诺一声而去。
  杨紫艳暗忖:史妹沬又闹事了,不知她已否会着她们,如果她们赶来,我的势力就不会孤单了!
  贺天铎忽向另两大汉道:“胡文光、李成青,你们二人,从两侧前进,探索那瓦屋内有什么人在内,小心点。”
  两大汉见大家阴沉态度,又见地下两个人头及四肢,心头早就打鼓,料定瓦屋内必有蹊跷,当家的既然吩咐下来,也不敢不遵从,只得硬着头皮前进!
  二人四肢打颤地慢慢蛇行前进,好一阵,才走近那瓦屋,与了说“走”,不如说“爬”来得适当。
  两大汉好不容易爬近瓦屋。他们哪敢贸然向大门直撞?凡是人,都是珍惜自己生命的,胡李二人也不是白痴,当然也怕死!
  二人武功虽不成,对江湖行径却懂得不少。二人在瓦屋两侧静听一阵,内面一点声息也有。
  胡文光拾起一颗石子,“嗖”地一声,向瓦屋掷了进去,许久没有动静。
  胡文光向李成青打了个手势,依着墙壁慢慢向大门探过去!
  这时,不但胡李两大汉提心吊胆,就是贺天铎一干人也紧张万分!
  哪知事情竟出乎意外,在两大汉慢慢挨近大门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二人大着胆进入屋内。
  贺天铎及鬼骨神鸠等人,心内透着万分古怪,瓦屋内明明有人在施出凌厉掌风,为什么二人进入屋内,反而安然无事?
  杨紫艳也弄得莫名其妙!
  片刻,两大汉从瓦屋内走出,在大门门向众人一招手道:“贺大爷、屋内没人呀。”
  众人大愕,齐向瓦屋走去,由两大汉在前引路,进入屋内。
  约顿饭工夫,贺天铎鬼骨神鸠众人鱼贯而出,全体满脸现出惊惶疑惑之色!
  他们数人向瓦屋前后搜查一遍,仍无发现。
  鬼骨神鸠白磔摇摇头道:“不可思议,贺兄可知道这瓦屋内有什么地道,或者有其他机关一样的设置?不然,内面的人怎会不见呢?”
  贺天铎想了想道:“据我所知,这几间屋子原是一个江湖镖客退隐所居,不久镖客死后,一直空着,也无人日问。因为太偏僻,谁也不愿意住在此地。”
  残红山主道:“我们都仔细搜查过,什么痕迹也没发现,内面不像设有机关。”
  阴阳鬼脸刁吾非忍不住地道:“回去吧!贺兄可另外派了人在附近隐藏调查,看有什么发现。”
  九姑接着道:“就这样办吧!我们走!”
  一声说走,两大汉飞身向前开路,因为他们对这死亡谷实担有几分心事,生怕贺大爷将他二人留在此地。
  鬼骨神鸠白磔等人,随即离开瓦屋,无精打采慢慢跨过溪涧,向山谷口奔去!
  不久,数人已越过山谷,进入狭谷口了!

×      ×      ×

  紫玉箫杨紫艳在崖石后蹲了半天,两腿蹲得发麻。这才立起身子,吁了口气,活络一下四肢,向瓦屋内走去。
  瓦屋内,空荡荡,什么都没有。这瓦屋,只前后两间,颇宽大,却蛛网遍结,灰尘堆积,十分冷落凄凉!
  杨紫艳料定这屋内必有蹊跷,南宫火数人,她眼睁睁地见他们进入此屋。而且是五六个人,除了有机关地道外,无论如何藏躲不了。
  她正徘徊寻思时,蓦地“轰”然一声大响,起自狭道中,整个山谷回荡不已,地面也被震得颤动起来!
  杨紫艳大吃一惊,不知谷外狭道中发生了什么事,她慌忙跑出屋外张望。
  只见山谷狭道中烟雾弥漫尘土飞扬,森林中百鸟叫鸣,看此情形,似发生了什么不平常的事情。
  溪涧对面,突然飞来一人,黑衣黑裳,黑发披肩,杨紫艳一见,暗叫道:“来人不是史妹妹吗?”
  见她狼狈不堪情形,心内大惊,赶紧一纵身向前迎去。
  铁笛史黑音一见杨紫艳,老远大叫道:“二师姊一一”她步履蹒跚,娇气急喘,全身灰土,满脸现出惊惶之色!
  杨紫艳急上前扶着她道:“史妹妹,发生了什么事吗?你是不是会着敌人受了伤?”
  史黑青缓了一口气,慢馒地道:“谷里有炸药,我险些被炸成粉身碎骨。”
  杨紫艳大惊失色,急问:“这是怎样一回事?谁人埋的炸药,你可会着残红山主师徒等人?”
  史黑青道:“我见过,他们已埋在狭道碎石中,我跑得快、只被震得摔了两跤!”
  难道残红山师徒,就这么葬身在谷道中?杨紫艳内心不无感觉有点怅然!鬼骨神鸠及阴阳鬼脸二怪,在江湖黑道中曾扬名数十年,他们手下,不知死了多少善没的人!今日应该有此下场!不过,这儿人都怀有绝高武功,是否被害,还未能作论断!由此看来,这炸药一定是南宫火一起人,早埋好了,难怪他们如此沉着。
  “你没有受伤那就好了。”杨紫艳携着史黑青的手臂道:“昨夜返住处,可会着大师姊?”
  史黑青摆摆头简单地道:“没有。”
  两人边走边谈,走到瓦屋前,坐于崖石上,杨紫艳忽想起问道:“你为什么要将荣安客栈给捣了了
  史黑青冷冷地道:“依我的性子,还要杀他们一个鸡犬无存,捣乱了他们房子,还出不了我胸中一半气哩!”
  杨紫艳不明究竟,不知史黑青发生了什么事,气得这个洋子。她知道史黑青孤僻性子,不敢多问怕将她闹僵,乃轻声地道:“我们能少积杀孽为最好,尤其我们是女儿家。昨夜你如何跑到城里荣安客栈去的?”
  史黑青沉默一阵,才回道:“我如果不是听你及大师姊的话,那一起人我一个也不会留。”
  “昨夜,我回到住处,没见一个人,我留下一个记号,就跑到荣安客栈去找孔李两妹妹!谁知竟被客栈里几个人发觉,十多个大汉围攻我,嘴里还不干不净,所以我伤了他们儿个人,将客栈也给捣了。后来我见有三个人鬼鬼祟祟向东门奔去,心里一犯疑,就跟着他们身后,追踪到此地来,走到谷口,肚皮忽犯了毛病,蹲在崖石后一个时辰,刚要向谷内窜进,只听得‘轰’然一声,震得我昏头转向,好在保留一条命。”
  杨紫艳叹了口气,也将她经过谈了一遍,说到瓦屋神秘之处,史黑青不由回过头向瓦屋瞧去。
  她一回头,惊得大呼一声,人也随即一跳而起!
  杨紫艳被她这一惊叫,亦极快立起,侧过身形一看,原来身后不知什么时候立定一个少女。
  二女突见那少女在身后现身,相对惊愕!这少女不但美极,而且来到二女身后数尺,使二女未能发觉,这一发觉,这一分功力亦足以使二女不安得紧!
  这少女年约十七八,鹅蛋儿脸,高鼻梁,黑亮的眸子闪闪发光,眼神蕴藏杀机。
  二女不约而同,心头立涌起一团疑惑,这少女面孔,似在哪里见过,似乎还是不久的事情,但一时之间却又想不起来!
  那少女穿着一身浅红色轻纱,白如凝脂的皮肤,隐约从轻纱里透出,春色无边。好在内层穿着有奶罩及束腰,否则就不堪入目了!
  那少女朝着二女打量着,眼梢嘴角显示极轻蔑的神态。良久,才轻启朱唇道:“你们两个人,怎么没有赶上谷道中火葬?”
  她的妖艳胜于杨紫艳,她的生硬态度与语气,更要超过史黑青,二女哪吃她这一套!
  不过,杨紫艳这才已见过瓦屋内神秘,那种凌厉无俦的掌力,却不可等闲视之。因此她对这少女轻巧的出现,心头早就有点不安!
  所以杨紫艳只是瞧着她不语,可是史黑青却忍不住地不理会这些,反言相讥,冷冷地道:“不同人当面来过三招两式,暗地使诡计害人,算得是哪一门?”
  那少女面色一沉,双眼透出无比的凶焰,娇叱道:“敢顶撞我?你知道我是谁。”
  史黑青头一摆,满不在乎的神气,道:“你也敢对我这么无礼,你可知道我又是谁?”
  少女反被她生硬态度愣着了,道:“你是谁?”
  史黑青抽出乌溜溜的铁笛一挥道:“我吗!铁笛史黑青你可听说过?”
  少女沉思一阵,摇摇头道:“往北方道上,我没听说过有你这一号人物。”
  她这话说得史黑青脸上可挂不住了,叱道:“你在北方居然不知道我的名兮,你是谁?看我听说过否?”
  杨紫艳始终不语,见两个生硬横蛮的女孩对嘴,内心忍不住有点好笑。但她没有笑出口,她知道当前这个少女实是个极厉害的人物,不敢大意!
  少女眼梢嘴角又带着不屑神态道:“我吗?乃紫竹仙恨姑。”
  史黑青连摆头道:“更没有听说过,连姓都没有一个,称什么人物?”
  此言一出,少女神态乍变,面色杀机腾腾,史黑青这一句话,刚戳着她的痛处。
  自称恨姑的少女,怒道:“你说准?”
  史黑青冷冷地道:“当然是你,一个人没有一个姓,算是什么?要不是个野人!”
  杨紫艳见那紫竹仙恨姑神色之间,突然大变,本想开口阻拦史黑青少说两句,但已来不及,史黑青一张嘴如决堤江河,滔滔不绝,气得紫竹仙恨姑半死!
  杨紫艳也觉得史黑青言辞过份,料定那恨姑恼怒而动手,她立即手持紫玉箫戒备着。
  哪知紫竹仙恨姑气了一阵,并未立即动手,只是睁着一双杀气腾腾的凶眼,瞪着史黑青。
  半晌,紫竹仙恨姑道:“你说一个人没有姓是野人吗?”
  史黑青得意地道:“一个人没姓,就是没有父母,没有父母岂不是野人?”
  紫竹仙恨姑,再也按捺不住,没见她身形怎样移动,人已欺身到史黑青面前,史黑青还来得及注意,人已被点中麻穴倒地!
  杨紫艳大吃一惊,正要出手相救,只见人影一闪,自己也着了道儿,亦被点中穴道倒地!
  紫竹仙恨姑,武功确实高得惊人,眨眼间,两个顶尖儿的二女,连看也没看清,即被收拾下来!

相关热词搜索:五音奉剑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上一篇:
第二一章 玉佛现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