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银蛇剑客
2020-06-18 11:28:03   作者:白虹   来源:白虹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转眼就到了一个山口,山势突窄,两人向内奔去,此时两人已成了并肩向前奔着,但柳瑜仍然不敢贸然进招,银蛇剑客将白玉飞举起,放在二人之间。
  两人已至山口,柳瑜突然一抬左手,弹向银蛇剑客右脸“耳门穴”,银蛇剑客一抬手中白玉飞,又想逼住柳瑜。
  谁知柳瑜易弹为点,一指解开白玉飞被闭穴道,左手趁势抓住白玉飞衣服,身形突转,长啸一声,手中流星宝剑推向银蛇剑客。
  银蛇剑客心知,如自己再不松手避招,必要丧命在这山口,无奈只得一松右手,身形一低,右手抓向柳瑜右手手腕。
  柳瑜一招冒险成功,左手一阵急痛,无力再抓白玉飞,但白玉飞穴道虽解,尚无力站起,一跤倒在地上。
  柳瑜见状心中一惊,就在这一刹那间,右手已被银蛇剑客抓住,五指一松,流星宝剑立即落地。
  银蛇剑客想不到这招竟然如此容易便奏功,一时喜极忘形,一松右手,迅速的抓向流星宝剑。
  柳瑜一见心中大急,右手一吐,“碰”的一声,拍在银蛇剑客背心,虽然刚才脉门被制,现在又是突然出掌,但也震得银蛇剑客一阵踉跄。
  银蛇剑客只觉到心中一闷,心知受伤已重,拾起了流星宝剑,转身奔去。
  柳瑜呆立着,看着自己的右手,他想不到刚才自己会出掌自背后袭人,他从来没有伤人,但自银蛇剑客出现之后,他却被迫不断地使银蛇剑客受伤,他想起了离开他师父无相神僧以后种种的遭遇。突然,他记起了身旁的白玉飞。
  他回眼望去,见白玉飞正坐在地上凝视着他,他下意识地啊了一声,走向白玉飞道:“玉姐!你还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
  白玉飞站起身子,微微笑道:“瑜弟!你怎么了,突然又在想什么了?”接着看了看柳瑜左肩,咦了一声,急声问道:“瑜弟!你肩头怎么啦?”
  柳瑜下意识地扭过头,看了看左肩头,见衣服已破,肩头变得又青又肿,知是受银蛇剑客震伤,和自己两次因要救白玉飞而用力所致,连忙伸手将衣服拉起盖住,一面答道:“没什么!只是受了点轻伤罢了。”
  白玉飞知道是柳瑜为了救自己而被银蛇剑客打伤的,并且知道伤得并不轻,不由转过身子低低饮泣起来。
  柳瑜不知白玉飞是为了什么,不由忙问道:“玉姐!你怎么呢?”话才问出,突然领会到白玉飞饮泣的原因,心中一阵感动,不由默然。
  白玉飞用手擦了擦泪水,低声答道:“我没什么!”
  柳瑜低低叹了一声,感激地道:“玉姐,你不要太关心我了,这样对你身体不太好,我记得我初次遇到你的时候,你身体就有病。”
  白玉飞听了缓缓抬起头来,似反问地道:“我不关心你我关心谁呢?”说时竟似忘了她自己,柳瑜听了心里不由一阵激动。
  他自小父母全无,由无相神僧带大,但无相神僧究竟是个僧人,他对人情看得比较淡薄,所以虽然他非常爱柳瑜,柳瑜也非常爱无相神僧,但柳瑜始终对无相神僧怀着一种敬意。
  至他到终南山,遇到了韦兰,他也深深地爱着韦兰,但这只是一种兄妹之爱,并且其中总少许有一种对韦兰怜悯的心理。
  碰到白玉飞之后,虽然白玉飞在别的方面对别人非常骄傲,但她对柳瑜处处温柔体贴,使柳瑜尝到了被爱的滋味,他也处处对白玉飞关心起来。
  两人呆立了半响,柳瑜轻声道:“玉姐!我们回去吧!”
  两人缓缓向回路走去,太阳已自东方升起,天边幻起了美丽的朝霞,两人心中都忧郁着,沉默地走着。
  回到客栈,已是日上三竿了,一夜的激战,两人心力交瘁,于是分头要去就寝。
  正在此时,店外传来一阵脚步声,一直走向两人房间,两人奇怪着,他们在此地并没有什么朋友,哪里来这么多人。
  两人正奇怪着,脚步声已至。柳瑜一看,竟是昨夜在泰山上所遇着的那少年,他寒着一张脸,眼中射出凌厉的眼光,向两人逼视着,好似要看穿二人有什么隐密。
  白玉飞见了这种情形,心中大怒,怒声问道:“你是谁?”
  那少年哼了一声:“你别管我是谁,昨天那三个女的到哪里去了?”
  白玉飞一听,心中怒气更盛,反声问道:“你有什么资格问?”
  那少年正要说话,柳瑜连忙向那少年问道:“兄台不知有何事?小弟如有可能当替兄台稍尽微力。”
  那少年见柳瑜如此说,口上便不再发作,但只傲然道:“没什么事,只要柳少侠能将昨日与柳少侠同行三女行止告诉在下,那就行了。”柳瑜不知他为什么一直向自己追问三女行踪,但自己也实在不知三女去向,沉吟了一下道:“这事恕小弟不能尽力,小弟实在不知三女行踪!”
  那少年一听,面上微微变色,厉声道:“你别再跟我来这一手,今天你要不说出三女去向,那可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白玉飞听了气得面色发青,一拉柳瑜,说道:“走!不要理他这疯子!”
  那少年面上连连变色,一晃身形,拦在二人身前,厉声道:“不要走!”白玉飞鼻中哼了一声,不理那少年的喝叱,昂然向前走去。
  那少年见状大喝一声,双掌一翻,震向二人身形。
  柳瑜右手轻轻挥出,将那少年掌风扫出外门,口中说道:“兄台究竟是有什么事一定要找三女?”
  那少年一招发出,被柳瑜轻描淡写地化去,心中不由怒火狂烧,也不理会柳瑜问话,右手伸出,一招“龙烛忽生”,两手抓向柳瑜双目。
  白玉飞知柳瑜左臂伤势很重,现在还不宜和人动手,连忙闪身而出,一招“梁前影出”,右手伸出,带着一股劲风,切向那少年右手手腕,那少年一翻掌,“啪”的一声,两掌相交,两人身形一齐倒退。
  两人心中俱吃一惊,都想不到对方功力竟和自己相若,而白玉飞知自己现在已经有些觉得疲劳了,虽然目前尚不会落败,但时间一久,就难保不败了。
  柳瑜也看出了这情形,但他自己也知道自己比白玉飞更是疲倦,更要累,但他有自信能在最短的时间内结束这场战斗。
  柳瑜心念微动,一晃身形落在二人之中,单掌护胸,两眼看着那少年。
  那少年被柳瑜一看,忽觉心中一凛,他自知武功和柳瑜相去太远,昨天夜晚他看见了他生平仅见的激战,以他的武功和柳瑜相比无异萤火之光。
  他连忙抽出了“白玉杖”,他想柳瑜左臂已受重伤,以自己用“白玉杖”难道还打不过他单臂吗?而且他还是空手。
  他心念既定,右手起处“白玉杖”连连晃动,带着一片茫茫的白影,挟起一道劲风,指向柳瑜“喉结穴”。
  柳瑜右手一翻,五指向白玉杖抓去。
  那少年心中微惊,右手用力往回一带,但只觉得对方指风似乎带着一股吸力,自己手中“白玉杖”竟然由不得自己,竟迎向柳瑜五指,心中不由大惊,连忙左手伸出,直震柳瑜胸口,想使柳瑜回手。
  柳瑜心中已决定尽快结束这无谓的争斗,当然有他的打算。
  见那少年左手震向自己胸口,连忙右手五指一紧,抓住“白玉杖”,右脚闪电似的踢起,踢向那少年左手。
  那少年心知无法夺回“白玉杖”,正想放手,突觉右手一松,柳瑜已将右手松开,仍然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他心中不由暗道:“惭愧!”但自己是未来丐帮帮主,哪能如此就服输,而且此中所关系之事并不是自己一人所能作主的。
  他抬头看了看柳瑜,心下一狠,右手圈起,“白玉杖”带起一条白光影,一圈点出,直点柳瑜右肩“天门穴”。
  柳瑜想不到自己让招之后,对方仍然向自己进招,他不懂丐帮和自己究竟有什么仇恨?竟然使他们对自己如此相遇,而自己师父究竟还是丐帮帮主石云的救命恩人啊!
  他自入江湖之后就被江湖上搞不清的恩怨所苦恼,这是他所没有经验过的,而这些复杂难分的恩怨关系跟他是愈来愈接近了,起先还是上一代的恩怨,现在竟成他本身的问题,江湖上的恩怨使他不得脱身事外。
  柳瑜见那少年又已进招,心中微叹一声,右手食指弹向“白玉杖”杖梢。
  那少年“白玉杖”一出,柳瑜右手食指就已迎至,连忙右手一用力,杖身一沉,指向柳瑜“巨骨穴”。他虽中途变招,但心中已不敢存有得手的希望,他出招的动机似乎也不过是面上敷衍一下罢了。
  柳瑜见那少年变招,中指跟着弹出,“啪”的一声,正弹中白玉杖末梢,但他并未用出“金刚指功”,那少年“白玉杖”已被震回。
  柳瑜不想让对方太过于难堪,他知道少年在丐帮中地位高,地位愈高的人愈要保持自己的尊严,为了一点虚名不惜牺牲性命,如果对方“白玉杖”出手,大半会羞恼成怒,那事情就更不好办了,但究竟该怎么办,他还是没有想到。
  那少年见自己两次出招均没成功,而且都承对方手下留情,才能保存颜面,心中不由愈发不是滋味,自己在这看起来比自己还要年青的少年手中竟然连一招都走不到,而对方左肩还是受了伤,心中不由大为不服。
  那少年想着,身形微动,右手“白玉杖”挥出,点向柳瑜眉心。
  柳瑜已两次相让,而别人竟毫不领情,又已出招向自己攻至,一时竟想不出好的办法来结束这事。
  此时,外面突然飘入一条身影,柳瑜何等眼力,一眼就看出是石云仪,心想这倒好了,正主已经到了,不由就身形向后微退。
  石云仪飘身而入,她见丐帮中人找到柳瑜,她们自己做的事心中当然有数,也不愿柳瑜代包,一进来之后,就右掌伸出,按向那少年背心。
  那少年突感身后劲风袭至,心中不由大惊,顾不得再伤柳瑜,连忙一反手,“白玉杖”撩向石云仪手腕。
  石云仪也不再接招,身形一退,就飘入院中,那少年和柳瑜等也一齐到了院中,一看三女竟已到齐,三人站在一起,俱面向着他们。
  那少年一见眼前三女,正是自己要找的人,不由鼻中冷哼一声,说道:“我文光正要寻找三位,想不到三位竟然来了,三位昨夜究竟做了些什么事,心里自然知道,也不用我姓文的多说了……”
  正说到这里郑玉珊发言道:“昨夜我们作了些什么?“黑木令”本来就是在我大姐身畔,被你们偷了回去,自然要取回,你们那副帮主竟要拦阻,受伤也不过只是一个小小的惩戒而已,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到处来找我们。”
  柳瑜一听心中暗惊,他想不到事情的发展竟急转而下,而到了眼前这种形势。
  其实以三女那种性格哪会吃下昨天白天那种闷亏,因此到了晚上就上泰山,巧好正是柳瑜和银蛇剑客激战,丐帮群雄在旁观战之时。
  她们就长驱直入,正好碰到了丐帮副帮主,一场激战,丐帮副帮主自然敌不过三女,结果受伤,“黑木令”被逼交回,所以文光才找了来。
  文光听郑玉珊如此说法,气得满面通红,怒道:“你们三人好有胆气,竟惹上我们丐帮,而且还口出不逊,今天我让你们三人好好走了……”
  郑玉珊反唇相讥道:“以你的武功,竟敢说出如此狂妄的话,我看你在我姐妹手下连三招都走不了,还要说这种大话。”
  文光心中虽知自己武功并不能和自己师叔相比,而自己师叔都败在对方三人手下,自己当然不行,但听到郑玉珊说自己在三人手下连三招都走不了,心中不由升起一种好胜的心理,鼻中哼一声道:
  “三位说话竟然如此狂妄,我文光虽武功不高,也要向三位讨教一番,只怕三位这次要败了名头了。”
  他不信自己会在对方三女手中走不了三招,他这样说,使对方因话说满不能不动手,一动手三招一过,对方话已说出,只有丢了一个大脸了。
  郑玉珊哼了一声道:“你不信就试试看!”说着一拉石云仪衣袖,三人分开。
  文光身形一动,落入三女之中,昂然而立,右手将“白玉杖”横在胸前。
  三女也缓缓地举起长剑,剑身反映着阳光,一亮一亮地闪着。
  石云仪也不知对方虚实,因此也不敢太过于轻视文光,沉声吟道:“双阙绕兮东风转”,三女身形一动,绕文光而转。
  三柄长剑一齐吐出,带着一缕剑风,分三面刺向文光之身。
  文光心中更是不敢大意,他连听都没有听过这种阵法,他不知道对方三女到底是哪一派的,更不知他眼前的阵法正是他闻名已久的“天河剑阵”。
  “天河剑阵”江湖上虽传闻已久,但正式亲眼见过的人有限得很,因此文光虽身在阵中,但他还不知道这正是“天河剑阵”。
  文光虽不知这就是“天河剑阵”,但见到三女的声势,心中也不由一惊,只觉得三女的剑身均带有一股压力,压向自己,剑风更是凌厉已极。
  他不由连忙将“白玉杖”挥出!身形跟着一低,右手“白玉杖”一圈,拦在身前,挡住三女长剑的来势。
  石云仪见文光一出招,心中已有一个谱了,知道眼前这少年并不甚高,甚至会比起自己还要低一筹,但也为文光反应之快,和出招之速惊住。
  他想以文光这种功力,似不应该有这么快的反应才对,因此也不敢过于轻视眼前这少年,而且她们三人除了这一招之外,还只剩下两招,如果在剩的两招之内,不能使文光落败,今天就下不了台了。
  石云仪在四股兵器要交到一起的时候,又吟道:“五色通兮千年变”,三柄长剑一交,三股劲力合而为一,带着雷霆万钧之力,向文光右手“白玉杖”压去。
  文光心中大惊,心知这一下如果碰实之后,自己的“白玉杖”一定要出手,但是自己右手已出,想不到对方剑阵之变化得竟然如此快捷,自己本来认为可以挡过了,但对方三剑一交,竟又如山岳逼至。
  他心中微一盘算,连忙右手用力向下一沉,“白玉杖”下扫,扫向三女下盘。
  石云仪等三女,想不到文光在紧迫中尚能变招,心中暗惊眼前这少年变招之速,石云仪右手长剑一回,三女长剑齐收,向后退了一步,让过文光这一招。
  文光见这一招侥幸成功,身形连忙立起身子,但额角上已隐现汗珠,这已显示他刚才的变招已是非常勉强的了。
  四人静静地对立着,谁也不敢再发招了,都怕一发招的结果失败的是自己,双方都没有必胜的把握。
  石云仪心中暗暗地盘算着,还只剩下一招,这一招要怎么发出,用什么招,才能取胜,此时她再也没有刚发招时的把握了。
  当她发出第二招时心想差不多了,但结果是让对方避过,而且还招,竟迫使自己三人反退了一步。
  她心中犹疑不决,她实在害怕再一出招,对方是否又会出乎意料地躲过。
  文光心中也烦躁着,他心中想三女愈快出招愈好,他实在受不了场中的沉默,他心中矛盾着,一方面想不管结果怎么,就输了也比这样僵持着要好得多了。
  但另一方面又想,只剩下一招了,虽然前面接招非常勉强,但已接下了两招,难道剩下的这一招就会接不下吗?只要再接下这一招,自己先前的愿望就可以达到了。
  场中一片寂静,突然,石云仪心中似乎已经拿定了主意,高声吟道:“覆草盖兮晨光跌”,于玉英和郑玉珊立即长剑一起,双剑一交,幻起一道剑幕圈向文光,石云仪身如灵燕,身形飞起,长剑圈起,带着一片剑光,由上而下压向文光。
  文光心中大惊,这一来他简直是无法抵挡,也无处可避,心中一横,不顾身旁于玉英、郑玉珊二女,大喝一声,“白玉杖”起处带着一缕劲风,身形腾起,迎向石云仪,右手白玉杖连转三转,直点石云仪头部三处大穴。
  三女齐叱,剑光一合,文光“白玉杖”出手,他心中大惊,再也顾不得别的了,身子落地,连翻两个滚,脱出三女剑光圈内。
  三女刚才使的那一招是“天河剑阵”中威力最大,但最难练的几招中之一,三女直到现在“天河剑阵”也并未全部会,刚才已被逼到不用不行了,所以石云仪才冒险使出,但心中仍恐一个配合不当,就被文光脱出,想不到竟获得预期以外的效果。
  三女后退,文光立起身来,但左肩也已被划破,心中不由羞怒交加,但自己确实是在人家三招之内落败,而且败得如此惨,无话可说。
  郑玉珊见自己三人得胜,心中不由一喜,嘲弄地向文光道:“怎么样!我说的话不错罢!”说着又骄傲地笑了笑。
  文光心中本就不舒服,郑玉珊又再这样一嘲弄,哪里还受得了,不由含怒道:“刚才落败只怪我姓文的学艺不精,但三位也不必过于太骄,昨晚之事尚未完,今晚请三位至泰山山顶一行,敝帮设下‘匕首阵'尊邀三位,不知三位敢否一行?”
  三女听了心中一惊,丐帮匕首阵她们已经领教过,自忖无法取胜,但哪里能说出不去两字,而且对方还说敢否,自己三人不去就好像是怕了他们,因此,就是心中实在怕匕首阵,也不能说出“不去”两字。
  石云仪听了冷冷地笑了一笑,道:“匕首阵不过尔尔,我们已经见识过了,今晚再破一次有何不可?”
  文光听了也冷冷笑了一笑,拾起白玉杖,领着帮众转身返去。
  白玉飞看了,知道又是三女在任性胡为,心中更加对三女不满,鼻中微哼一声,看了三女一眼,轻轻拉了拉柳瑜衣袖,示意柳瑜进去,这桩事既然是三女惹下,干脆不要再管,由三女自已去好了。
  柳瑜看了看白玉飞,他当然也知道白玉飞的意思,虽然他也是不喜欢多事之人,但他也有他的责任心,而且这事是他师父临终的遗命,不管他在情感上,或理智上,他都必须将“黑木令”平安地交还给丐帮,不然他心中是永远无法安然于怀的。
  他沉吟了一下,歉然地对白玉飞笑了笑,走上前去向石云仪道:“石姑娘,这‘黑木令’是家师遗命要在下送还丐帮的,而且‘黑木令’关系丐帮甚大,所以在下我希望石姑娘能够将此事始末告诉在下,我们好商量一万全之策,以免又引起一些可以免除的纠纷,不知石姑娘是否能答应在下这个不情之请?”
  这“黑木令”本应还给柳瑜,只因自己三人好名太甚,才致引出这件事来,但说“黑木令”是在自己房中不翼而飞,再在丐帮中发现,这实在有些说不出口。
  石云仪因此沉吟着,一时着实委决不下。
  郑玉珊见着白玉飞在柳瑜身旁就不自在,因此连柳瑜也非常不满,见柳瑜又问起来“黑木令”来,认为柳瑜存心想涮一涮自己姐妹三人的面子,心中更为不满,哼了一声道:“这事既由我姐妹接下,我姐妹自会处理,也不用着你再多问了。”
  柳瑜一听郑玉珊在旁发话,心中就知这事无法转圜,再问下去也必没有结果,只微微叹了口气。
  他现在对三女是完全失望了,他起初还希望三女能听自己的劝诫,而如今……
  他想着又微微叹了口气,此事如不能了解,他将愧对已故的无相神僧,但他已是尽了自己所有的力量了,他记得小时候常听他师父叹息,心中觉得奇怪,想到底有什么事值得师父一天到晚叹息呢?但自他师父死后,到如今他才真正知道愁的滋味。
  他睁眼看了一下三女,返身默然回房。
  三女心中突然升起一股前所未有的内疚,甚至比在天山比剑之后还要重,他们直到现在,才亲眼看见她们自己任性所导致的结果,这是她们以前所不了解的,然而直到现在,她们也还是不太了解。
  她们见柳瑜一言不发就转身走了,也默默地转身,向外奔去。
  柳瑜此时的心情无比沉重,白玉飞在他身后,叫了一声:“瑜弟!”柳瑜茫然地回过头来,看着白玉飞。
  白玉飞轻声道:“瑜弟!不要太忧虑了,事情迟早总有一个结果的,而且忧虑又与事无补,你现在身上还有伤,先去休息一下吧!”
  柳瑜低头答道:“谢谢你了,玉姐!”
  白玉飞微微笑了一笑,突道:“我几乎忘了,我那儿还有药,你等一等,我拿来给你服吧!”说着返身入房,柳瑜知她是指从凤凰城中带出来的那些灵药。
  不一会,白玉飞就拿了来,柳瑜一看,呆了一呆,白玉飞竟把“日月神丹”拿来了,心想“日月神丹”是治内伤最好的药,自己肩头伤势虽重,但并不一定要像日月神丹这种贵重而难得的药物。
  白玉飞微笑道:“瑜弟!你就快吃了吧!”
  柳瑜不忍违拗白玉飞的好意,抬头看了看白玉飞,就接过药丸,吞了下去。
  白玉飞见了道:“你去休息吧!”柳瑜答应了一声,就分别回房去休息。
  柳瑜回到房中,辗转反侧,总是睡不着,他脑中乱成一片,自他离开他师父起,一幕幕又重现在他脑海中。
  他心中最记挂的还是他已失踪的兰妹妹,他实在想再见到她,他觉得只要一见到她,见到她那天真无邪的面容,他就可以忘去一切世俗的烦恼。
  而他现在正被世俗烦恼所困,无法去找她,但他到哪里去找他的兰妹妹呢?她到底在哪里呢?
  他脑中浮现起一连串的问题以及这两天所发生的一切事,它们困扰着他,使他无法安睡。
  最后他只有再起身,盘膝行了一回坐功,此时日月神丹的功力已行开,他动了一动左臂,竟然毫无痛楚之感,心中微喜,睡意全去。
  他干脆起身,在房内踱了一回,心中烦恼虽已消去大半,但脑中仍然乱无头绪,心想到外面去走一走也许会好一些吧。
  他想着就走出房门,至白玉飞房间一听,白玉飞正在熟睡。柳瑜心想白玉飞大概昨夜太累了,因此不想吵醒,但又怕自己出去的时候,白玉飞醒来,不见自己而焦急,因此就在房中留了一张纸条,走出店门。
  他出了店门,四面道路都是生疏的,只有往泰山那一条较熟,因此不知不觉地向那条路走去。

相关热词搜索:剑气冲霄录

下一篇:第九章 百日之毒
上一篇:
第七章 泰山遭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