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激战神女
2020-06-18 11:36:34   作者:白虹   来源:白虹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突然,她在一声轻笑中身形腾起,想要脱出包围而去。
  石云和金银双魔三人齐声大喝,银魔古翼银蛇矛出手,向北海神女投去,匕首阵中也飞起了无数的黑影,飞向北海神女。
  北海神女这一着本是诱敌之计,见匕首阵已微微现出乱状,心中一喜,一声轻笑,身形如闪电般的落下,双掌一起,幻为无数掌影,向匕首阵中马匹拍去。
  匕首阵平常都不骑马,这次骑马而来,虽然并没有感到不便,但北海神女一出手向马匹攻去,大家不知如何是好,双眼望着石云,等着石云发号令。
  石云也想不到北海神女会突然下击,连忙将墨玉杖挑起,阵中所有的匕首也都向北海神女手腕砍去。
  北海神女一阵轻笑,双手已经收回,但已有三匹马中掌倒毙。
  石云心中大惊,金银双魔互相一挥手,一支火箭升空而起,一溜火光升起,“啪”的一声,在半空中爆开。
  龙蛇阵中龙盾蛇矛齐举,闪电般地穿越匕首阵而出,挡在匕首阵之前。
  柳瑜见匕首阵无形中已被北海神女破去,心中不由紧张了起来,他知道龙蛇阵走了全是刚猛的路子,全是以力拼力,其中缺点很多,而且稍微一注意就可以发现,用龙蛇阵去对付北海神女,恐怕比用匕首阵上去还要糟糕。
  龙蛇阵一出,坐骑全是百中选一的战马,马身披着铁甲,金盾银矛闪闪发光,声势之盛,比匕首阵又大大过之了。
  北海神女如今天不能把这三阵一一破去是别想走了,看到这种声势心中也不由凛然,心中反认为龙蛇阵比起匕首阵来大有过之而无不及。
  龙蛇阵已开始相反绕行,由徐而疾,愈转愈快,金盾也愈来愈密,慢慢地已接在一起,如铁桶一般将北海神女围在中央。
  北海神女见金盾已接,心中不由大为后悔,心想为什么不快些发动攻势呢?这一来恐怕又要大费手脚了。
  她身形一动,如旋风一般,沿着阵旁绕了一个圈。她刚想抽身后退时,金银双魔齐声大嚷道:“迅雷击电!”龙蛇阵中金盾齐出,向北海神女压去。
  北海神女心念微动,轻笑一声,身形连闪,闪至金盾之后,双手一举,向手持金盾之人的胸前拍去。
  金银双魔大惊,想不到北海神女竟如此刁钻,一闪身形就到了金盾之内,心中一横,口中喊道:“星月合璧!”
  龙盾一收,蛇矛齐出,两股兵器一齐向北海神女身上逼过去。
  北海神女不得已,只有身形一起,腾空而上。
  金银双魔又齐声喊道:“银蛇飞掣”,但见阵中银蛇矛有如闪电般一齐飞去,迅速袭向北海神女。
  北海神女一声轻笑,身形在半空中,一收双腿,双手一把就捞了一支蛇矛,横手扫落空中之蛇矛,右手一挥,手中之矛就向金银双魔飞去。
  古羽一抬手中金龙盾!当的一声,挡走了北海神女掷来的银蛇矛。
  北海神女右手一挥,身形跟着就向下落去,双腿向龙盾踏去。
  场外之人大惊,想不到龙蛇阵如此就败了下来,戴南星心中略一盘算,右手一挥,五岳帮人马就一齐抽出腰刀,准备马上接了上去。
  北海神女双脚踏下,龙盾齐举,一面面如闪电般的向她双脚迎去。
  “砰”的一声,竟把北海神女的身形又震得飞起半空。
  其余帮众也快马飞奔,闪电似的拾回了银矛,但也像匕首阵一般,攻敌未克,已有再衰三歇之感了。
  戴南星也一手抽出长剑,双手捧着剑,五岳阵中诸人也一齐横刃当胸。
  金银双魔知道龙蛇阵已是不能再打下去了,微微叹了口气,随手射出一支火箭,龙蛇阵如闪电般地又退了下来。
  五岳阵跟着就逼了上去,阵中诸人按着五岳的方位排定,一齐横刃当胸。
  柳瑜心中一惊,暗骂自己怎么光看别人,忘了正事,他看了白玉飞一眼,见她也是忘神地看着场中。
  他身形微动,使出了“浮光掠影”轻功身法,向秘道中奔去,寻找雪芝。
  他一入洞,见里面并不太黑暗,竟和外面的光线也差不多,心中大奇,但也无暇再去想了,他一入洞,就向左边一条路奔去。
  一路上什么都没有,心想北海神女把这秘道拿来是作什么的呢?这仅是一条单道的甬路,他走着走着,不由一怔,前面已经是一个出口了。
  他心中大疑,怎么进入时有很多条道路,怎么每一条之间都没有通路,白玉飞等人被困了那么久,找不到出路,眼前怎么又有一个出口呢?
  他迟疑着,想了一下,身形一返身就往回奔去。
  他知道像自己这样的找法,恐怕永远都不能找到雪芝,北海神女不会把北海雪芝看得如此轻易,任意放在这么明显的地方让旁人一找就找到了。这佛光岛上好似连一些植物都没有,北海雪芝到底长在哪里呢?
  他想到这里突然停了下来,心想北海神女在这不毛之地近百年之久,她到底靠什么为活呢?难道她什么都不吃吗?如果找到有植物的地方,大概就有雪芝了!
  他又向前奔去,一出洞口,见眼前的形势已经大变,“匕首”,“龙蛇”,“五岳”三阵,已联合在一起,闪电般地向北海神女轮流攻去。
  北海神女手中握着一支长矛,上下地飞舞着,逼开三帮川流不息攻来的人马,显然的,五岳阵也支持不住了。
  柳瑜暗道:“要北海雪芝自己找是很难找的,如果北海神女肯自动说出来,那么得到就非常容易了!”
  他正想着的时候,一声轻笑中夹着两声惨叫传入他耳中。
  北海神女对这种情形已经不耐烦了,手中长矛连连抖动,两三个龙蛇帮中弟子就被他用矛尖挑了起来,柳瑜看了人血满地,不由心中微感一阵寒意。
  金银双魔见了心中大怒,一齐怒声大喝一声,二人四手连震,二十四只钢环如闪电般地自二人双手飞起,斜斜地飞向北海神女。
  北海神女轻笑连连,手中银蛇矛向那些钢环扫去,一阵声响,那些钢环就被她这一击之力向上飞起。
  匕首阵又向她逼近,她手中长矛又横扫了过去。
  谁知那些钢环被震起之后,在空中略一停顿,突然发出啸声,迅速地折了过去,又飞向北海神女。
  北海神女刚才用长矛一接的时候就觉得劲力有些不对,心中早就提防了,但想先逼开匕首阵再说,但想不到回来得竟如此快。
  她右手依然不停地挥出,身形微动,借着这一挥之力,向后飞起。
  那二十四个钢环早就好像有先知一般,北海神女身形一动,它立即也跟着一转,向北海神女追去。
  此时,龙蛇阵恰巧也正绕到北海神女身后,刚才阵中就有三人被北海神女用长矛挑死,众人悲愤不已,现在见北海神女的背正对着他们飞至,一齐大喝一声,龙盾蛇矛齐出,闪电般地向北海神女背心袭去。
  北海神女心中虽微吃一惊,但口中仍然是轻笑连连。
  她右手顺势向后挥去,长矛脱手,向龙蛇阵中射去,身形如天空中飞舞的雪花一般,迎风而起向那二十四个钢环迎去。
  那些钢环突然好像前面被挡住一般,在天空中又一盘旋,分成两边,又闪电般向北海神女卷去。
  北海神女一愣,心中暗哼一声道:“我看你还逞强到几时!”身形一翻,双掌向那些钢环拍去,这一下她已用足了她一身功力,掌圈一交,那些圈一个个反撞了回去,有些竟已断成两半,歪歪斜斜地跌落地上。
  金银双魔一见心中大惊,想不到北海神女没用兵器就把他们二人所发出的二十四个钢圈破去了。
  北海神女心中暗暗恨金银双魔使出的这一手,害得她费了好大的功夫,还差一点出丑没有接下来。
  她在空中一声轻笑,身形又一翻,向金银双魔扑去。
  匕首阵中又飞起了十几柄匕首,向她飞去,她轻答一声,拳脚一张,就将那些匕首弹落,身形在半空中略一停顿,又向金银双魔扑去。
  金银双魔两脚微踢马腹,向后退了两步,龙蛇阵如长蛇一般的卷了过来,拦在双魔身前,龙盾蛇矛交错而出,直袭北海神女。
  北海神女对这三个阵法早已摸透,她不愿再浪费时间和这三个阵法缠斗下去了,她身形微微向下一压,龙盾蛇矛立即如闪电般的攻向她,她跟着微一提气,身形一晃,落至阵后,双掌一举,向它拍去。
  古羽将金龙盾一举就迎了上去,古翼银蛇矛扫出,向北海神女喉管扫去,龙蛇阵一齐返身,拖回龙盾蛇矛,向北海神女背后攻去。
  柳瑜见北海神女脱出三阵的包围,开始向金银双魔攻去,心念微动,连忙身形一起,落至白玉飞身旁,向白玉飞道:“玉姐,你流星宝剑借我一用!”
  白玉飞一回头,见是柳瑜,立即一手抽出流星宝剑,向柳瑜问道:“你去找雪芝有没有找到?”
  柳瑜接过流星剑,微微摇了摇头道:“没有!”
  白玉飞急道:“那怎么办呢?”
  柳瑜微微笑了笑,没有答话,身形一起,带着一溜剑光,向北海神女投去。
  北海神女眼光微瞥,看见柳瑜向她扑来,手中握的正是那一柄宝剑,心中一颤,反身落地,两眼望着柳瑜的来式。
  柳瑜身在半空中,见北海神女已落至地面,剑式一变,一招“鹤骑赴陇”,剑如鹤喙,投向北海神女。
  北海神女身形一动,让了过去,右手一反,向柳瑜手腕扣去。
  柳瑜一招不中,身形不再落地,如游龙般贴着地面飞绕,躲过了北海神女这一击,反身又是一招“风起云涌”,剑式突起,一片茫茫的剑影自下面上,反袭北海神女。
  北海神女不敢空手去接流星宝剑,见柳瑜运剑逼来,心中微哼一声,身形只好向后退去,一手向龙蛇阵中银蛇矛抓去,心想只要手上有兵器,不管是那一样,总比空手去对流星宝剑要好得多。
  龙蛇阵见北海神女逼来,要想夺兵器,立即金盾齐合,堵在外面,不让北海神女有下手的机会。
  柳瑜一剑无功,当然不会让北海神女那么空闲还出手去夺兵器,他身随剑起,身剑合一,冲向北海神女,剑式起处,一招“云腾两至”,反卷北海神女。
  北海神女轻笑一声,双掌拍向金盾,身形反震而出,身子在半空中一个翻身,双手反扣柳瑜握流星宝剑之手,双手出处,带起一股劲风。
  柳瑜流星宝剑圈回,一招“天鸿自别”,向北海神女双手划去,他虽然手中有流星宝剑,在形势上占着优势,但也奈何北海神女不了。
  他心中暗急,北海神女如果想走,她是无论如何也拦不住的,北海神女一走,韦兰昏迷在那儿要怎么办呢?
  他脑中闪过无数的烦恼。
  北海神女身形落下,见柳瑜有些心情不属,心中微喜,双脚一用力,身形又起,双手向柳瑜胸前拍去。
  柳瑜只觉眼前掌影缤纷,随手就将手中流星宝剑横迎了上去。
  他心中奇怪北海神女这下怎么用一双肉掌来接他的流星宝剑,但他没有想到北海神女也是有为而来。
  北海神女见柳瑜果然横剑迎来,她既然已看出柳瑜有些心神不属,早就想好了诱敌之计,她反手一沉就向柳瑜胸前抓去。
  柳瑜一剑没有拦到,剑身一沉,又拦了上去。
  北海神女十指一张,向柳瑜右手扣去。
  柳瑜大吃一惊,心中顿为一清,北海神女十指已触及他手腕,逃是逃不掉了,他心中突然一动,忽然心中生出一念,他右手五指一张,将流星宝剑向地上落去。
  北海神女,十指一触柳瑜右手手腕,心道这番一定可以得手了,见柳瑜右手五指一松,将流星宝剑放掉,心中不由一怔。
  一股贪念自心中升起,心想如果她得了这柄剑,还不就等于擒住柳瑜一样的吗?而且如果只擒着柳瑜,这柄剑又被他们得回,反而又是要碍手碍脚了。
  她心中贪念一起,右手五指一松,向流星宝剑抓去,一把立即就把柳瑜手中的流星宝剑抓住了。
  但她这一动,左手就不觉没有用上力了,柳瑜左手一起,一招“擒龙锁凤”,反手扣住北海神女左手,五指一用力,北海神女只好将柳瑜右手松开。
  北海神女左手一被擒,心知上当,右手连忙一翻,流星宝剑向柳瑜手腕斩去。
  柳瑜右手一转,低啸一声,五指一屈,运起金刚指齐弹,向流星宝剑剑身弹出。
  北海神女知道金刚指功的威力,一弹上虽说自己功力比柳瑜要高,但也非被弹得脱手飞去不可,心中一惊,连忙收手。
  柳瑜左手五指一紧,用力扣住了北海神女,但还是怕她手中所持的流星宝剑,右手弹出,弹向北海神女身上,一下就闭住了她身上五处大穴。
  场外之人见柳瑜被扣,心中都一起沉下,现在见北海神女反而因一时贪念,反被柳瑜制住,心中大喜。
  柳瑜虽已制住北海神女,但手心额角已经渗出了汗珠,这一着他实在没有把握可得手,但除此之外他是别无他法,这一下侥幸成功,他回想起来,也自觉冒的险是太大了,万一北海神女不上当,自己就完了。
  白玉飞连忙跑了过来,看着北海神女,恐怕万一柳瑜没有制住她,她可以再尽点力,她一手拿了流星宝剑,还入鞘中。
  北海神女百年还没有一个人能制住她,这时因一时贪念,自恃过甚,普通点穴手法对她都不能奈何,今天刚好碰上了柳瑜,用金刚指功来闭穴,使她上了大当,心中难过非常,骄态全收,双眼紧闭,不再出声。
  柳瑜左手松开,由于过度紧张和运动,他心神都已经疲乏了,他左手抚着额角,缓缓地坐在地上。
  白玉飞扶着他低声问道:“瑜弟,你怎么了!要不要服几粒药丸?”
  柳瑜缓缓地摇了摇头,低声道:“我觉得很累,好像非常想休息了!”
  白玉飞知柳瑜今天心神太紧张了,但韦兰还在昏迷着,她只有向柳瑜道:“韦兰怎么办呢?”
  柳瑜心中一震,抬眼看了看白玉飞,他刚才突然感到眼皮非常重了,但这时听白玉飞提起了韦兰,他也不得不提起精神来。
  他稍为沉思了一会,站起身来,走到韦兰身旁,见韦兰还是昏迷不醒地躺在马背上,口中不由爱怜万分,微微叹了口气,他向石云道:“石帮主,我们也回营去吧,我义妹韦兰至今还是昏迷不省的呢?”
  石云答应了一声,正想发令。
  突然“轰隆”一声,众人一齐扭过头去,不由脸上一齐变了颜色,原来那座石桥竟断了下去,断去了二分之一。那一定是周莺干的。
  这么长的一座桥,自中断去,就是柳瑜也没有把握能过得去,何况这么多的人马怎么能过去呢?大家一齐呆在那里,看着断桥。
  北海神女也不由自主地张开了双目,见到众人发呆的情形,心中也不由愣然,周莺竟然不但不救她,而且还毁去石桥,把她和柳瑜他们一齐困在佛光岛中。
  她自认平时虽然对周莺非常严厉,但究竟周莺连命都是自己救的,到现在,她竟连自己也恨在里面。
  柳瑜口中微微叹了一口气,他抬起了眼光,向天上看去,他奇怪江湖上一般人诡计百出,竟连差不多一生都生长在冰天雪地中的周莺,也是如此狠毒。
  他看见周莺被自己擒住,看到北海神女来时面上现出恐怖的惧色,那时他还认为周莺是非常可怜的。
  但是,实际上可怜的并不是周莺,而是他自己,他应该比周莺更可怜才对。
  他茫然地站在那里,看着天空,又回头看了看白玉飞,金银双魔,石云……
  他觉得现在这佛光岛上的每个人,都有着和他相同的命运。
  他看了看北海神女,他想:反正她的命运现在也落得和自己一般了,那又何必点上她的穴道呢?他右手抬起来,解开了北海神女的穴道。
  北海神女睁着眼,奇怪地看着他。他舒了一口气,坐在地上,两手放在身旁,两眼慢慢的闭了起来。
  突然,他心中一惊,抬眼四望,北海神女站在他身旁,石云等人见柳瑜解开北海神女的穴道,心中都吃了一惊,一齐向后退去。
  北海神女奇怪柳瑜为什么解开自己穴道,而且对自己还一点都不防备,好似已经知道自己不会对他伤害似的。
  如果平时在这种情形,她一定把柳瑜他们全部杀死,找不出出路自己再自杀。
  但是!她见柳瑜是那么的相信她,使她下不了手,连她的徒弟都时时怀疑着她,提防着她,怕她对自己不利,而柳瑜竟会对她毫不防备。
  柳瑜奇怪地看了看四面,他根本没有想到这些问题,反正大家都是一样的命运,为什么北海神女在这种时候还会对他不利呢?
  他这时考虑着是不是要想法替韦兰解开穴道,如果出佛光岛是毫无希望的,那么不替她解开穴道也罢。
  北海神女心中内疚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她知道佛光岛中有多少粮食,就是只有她一个人,恐怕也不能再活多长的时间了,她现在才有些觉得他的话是有些对的。
  她抬眼看见了还是昏迷不省的韦兰,她身形一动,就向韦兰走去。
  白玉飞连忙将身子把韦兰挡在身后。
  北海神女微微一笑道:“小姑娘!不要怕!我是来替你解开穴道的!”
  白玉飞仍然戒备地看着她,不敢移开身子。
  柳瑜站起身来缓声道:“我想这不解也罢!”
  北海神女回头奇怪的看着他道:“为什么不解也罢呢?”
  柳瑜低头沉思了一下道:“如果解开了,也许她受的苦还要更多呢?”
  北海神女轻笑一声,摇头道:“但是被点上穴道也并不好过啊!你知道她现在是不是正在受苦呢?”
  柳瑜闻言不由一怔,作声不得。
  北海神女走了过去,白玉飞知北海神女已无恶意,就让开了身子。
  北海神女用手心按着韦兰的背心,慢慢地推拿着,过了一会,韦兰张开双眼用力喘了一口气,道:“玉飞姐姐,我怎么觉得好闷啊!”说了又咦了一声,用手摸着马背,茫然地问道:“我现在是在哪儿啊!”
  白玉飞连忙把她扶下了马,低声道:“兰妹!我们是在佛光岛呢?”
  北海神女神色怪异地看着韦兰,只见韦兰大眼睛眨了眨,向白玉飞茫然地问道:“我瑜哥哥呢?”
  白玉飞爱怜地把她拥进了怀里,低声地道:“你瑜哥哥在那边呢?你别急,他已经走过来了!”
  柳瑜走了过来,摸了摸韦兰的头发,低低地叹了口气。
  韦兰连忙向柳瑜问道:“瑜哥哥!你为什么要叹气呢?是不是为了北海雪芝至今还没有找到呢?”
  北海神女不由问道:“你们找北海雪芝要于什么呢?”
  韦兰抬起头来看着她,向她问道:“你是谁啊!”
  北海神女闻言不由得尴尬地说道:“我吗?我也不知我是谁,我只知道别人叫我做‘北海神女’!”
  韦兰低声地念了一遍:“北海神女!”又抬头向她问道:“你真的是北海神女吗?你的声音并不像呀!”
  北海神女感慨地点了点头,她记得她在她年轻的时候,是和韦兰一样的纯洁的,但愈到后来,她愈嗜杀人,她认为天下所有的人都该杀,江湖上尽是邪恶之辈,但她从来没有想过她自己是不是应该杀呢?
  韦兰没有看见北海神女的点头,又继续向她眨了眨眼道:“你大概是跟我开玩笑的,是不是?”
  金银双魔等人站在旁边,不敢太靠近,怕北海神女突起发难,他们就全部被制了,但见北海神女现在对韦兰倒是非常好,心中也稍微放下了一些。
  北海神女微微叹了一口气,她现在才知道他以前劝她的话是完全对的。
  她只要稍有善心,就有人会对她好的,但北海神女这四个字在像韦兰这么纯洁的心灵中仍然还是一块污渍。
  韦兰又向她问道:“你认识我妈妈?”
  她想到什么就问什么。她听见北海神女的声音,突然又想起她心中幻想的影子,就突然向北海神女发出了这个问题。
  北海神女一听,不由一愕,反问道:“你妈妈是什么样子的人?”
  韦兰抬着头,眨了眨她那一双大眼睛道:“我妈是个非常漂亮的人,声音有点像你,也有点像我玉飞姐姐,你认识她吗?”
  那根本是她一面想像,一面自口中说出的,那只是她心中的影子罢了!
  北海神女高兴地道:“你说我的声音有点像你妈妈吗?”
  韦兰也高兴地道:“是的!”又转头向柳瑜道:“瑜哥哥!你听她的声音是不是很像我妈妈?”
  柳瑜苦笑了一下,他不知道韦兰怎么一下又想起了她的妈妈,而且竟问起北海神女起来,这叫他怎么回答是好呢?
  白玉飞心中暗叹一声,她也时常想念她已故去的母亲,但那也只是一个影子,她母亲也在生下她后不久去世。
  她知道没有母亲的人对母亲的怀念,尤其是跟着父亲长大的女孩子。
  韦兰又向柳瑜问道:“瑜哥哥,你说啊!”
  柳瑜低下了头,低声答道:“是的!”
  韦兰可高兴极了,她以前平时没事的时候就要她父亲讲她妈妈的事,在她脑中由父亲的口中所说的,构成了一幅她母亲的幻影。
  她没事的时候就独自地静坐着,在他脑海中和她母亲谈着话,
  她只奇怪她母亲怎么不来看她,她从没有想到她是没有母亲的。
  北海神女从来没有一个人对她如此亲热过,她高兴地自白玉飞怀中把韦兰抱起来,向她问道:“你看我像不像你妈妈呢?”
  韦兰张大了眼睛道:“我想大概是像的吧!但是我看不见呀!”
  北海神女心中一震,不由呆在那里,好一会,才仔细地打量韦兰,向她问道:“你说你看不见吗?”
  韦兰奇怪地反问道:“你不知道吗?我来这儿就是我瑜哥哥要替我找北海雪芝来治我的眼睛和解他中的‘百日之毒’啊!”
  北海神女不由双手一松,轻轻地将韦兰放在地上,两眼茫然地看着天空,不觉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柳瑜见韦兰已触发了北海神女的真情,也就没有阻止韦兰和她谈话,现在看样子好像北海神女已经对她所做的事觉得后悔了,那么事情可能要好办多了。

相关热词搜索:剑气冲霄录

下一篇:第十四章 雪芝解毒
上一篇:
第十二章 北海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