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飞龙城中
2020-06-18 11:45:24   作者:白虹   来源:白虹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天南剑客又不由自主地退后了两步,横拦住柳瑜攻势,这时他虽然后悔开始不应被制,但已无法挽回了,只好稍停再找机会了。
  柳瑜既然想速战速决,又占着主动,自然是一派以快打慢的招式,他不使天南剑客缓过气来,闪电似的又向他攻了三招,又将天南剑客逼向后退去。
  天南剑客怒哼一声,用力吹了一声口哨,巨鹤立即将身子一降,他身形一起,就落在巨鹤的背上。
  值此良机,柳瑜一手扶着白玉飞,低喊了一声“快”!二人身形如箭脱弦一般向前奔去,企图走一步算一步。
  天南剑客一上鹤背,巨鹤一声长鸣,向二人追来。
  柳瑜拉着白玉飞,才跑出一段距离,天南剑客就已经追到了巨鹤身形一落,天南剑客双脚微点鹤背,身形腾身而起,翻身出剑,和巨鹤同时攻向柳瑜。
  柳瑜早已发觉,一拉白玉飞,伏下身形,反手一剑,向上拦去。
  天南剑客身形自上而下落下,剑尖微晃,向柳瑜右手流星剑剑身点去。
  柳瑜身形一翻,右手流星宝剑平推而出,直推向天南剑客胸前。
  天南剑客身形在半空中微一停顿,又腾身而起立身鹤背。
  柳瑜不理天南剑客,一拉白玉飞,身形又如闪电一般的向前窜去。
  天南剑客一见,心中不由大怒,照这个情形下去,柳瑜就是跑得再远也不会伤在自己的剑下。
  只听他怒哼一声,心中同时在暗暗盘算着制敌之法,此时巨鹤又已经追近了柳瑜和白玉飞二人。
  他双足一点鹤背,身形闪电似的飞起,向柳瑜和白玉飞二人头顶上落去,长剑不刺柳瑜,反刺白玉飞。
  柳瑜心中微惊,右手流星宝剑向天南剑客手中长剑格去。
  但此时那只巨鹤也双爪向他双眼抓落。
  他左手反出,五指齐弹,向那只巨鹤弹去。
  天南剑客剑身一沉,闪电般的刺向白玉飞。
  柳瑜一见,心中大急,天南剑客所使的也是银蛇剑法,天南剑客的长剑已过了柳瑜流星宝剑的阻拦,向白玉飞刺去。
  柳瑜手形一转,将白玉飞拦在他身后,口中长啸一声,流星宝剑再度出手,打算和天南剑客拼死。
  他要拼,天南剑客可不拼,他心中一惊,身形又再次腾起,长剑只与柳瑜擦身而过,落回鹤背,腾空躲开。
  柳瑜一手拉着白玉飞,又向前去。
  天南剑客一看,再这样下去他是真完了,连柳瑜他们都不敢近身,但他肯如此轻易地就败在柳瑜手中吗?
  他咬了咬牙,身形一落,右手长剑向那铁链斩去。
  那铁链是两个山峰之间的通路,做得非常牢,而且在中央又是下弯的,不容易着力,他一斩之下,竟没有完全断。
  柳瑜一听到这声音,连忙回过头来,见天南剑客正又要斩下去,不由惊得脸上微微变色,不由大声喝道:“住手!”
  天南剑客望着他嘿嘿一声冷笑道:“住手?如此简单吗?目前这是使你粉身碎骨最好不过的方法了!”
  柳瑜大声道:“你是正派侠士,怎么能做出如此之事?”
  天南剑客得意地狂笑道:“我是正派侠士?除你死了我才能被称为正派侠士?你就认命了吧!”
  柳瑜双脚缓缓地向回移,他知道他现在在两山之中,一掉下去,决无生机,他向天南剑客道:“我不懂你的意思!”
  天南剑客狂笑道:“你不在世间别人自然会称我做正派侠士的!”
  柳瑜又向前移了一步,刚要发话,天南剑客却厉声道:“别动!”
  说着连劲又将长剑向铁链斩去。
  柳瑜左手紧握住白玉飞右手,飞身向天南剑客。
  天南剑客又是一剑斩下,但由于一分神,歪了一些,没有斩中原来之缺口,铁链一时尚未断开。
  柳瑜和白玉飞已经飞身扑上,他身形一起,腾身上了巨鹤,右手用足了功力,将剑向铁链抛去。
  只听的一声,铁链中断为二,柳瑜和白玉飞一齐向谷中落了下去,天南剑客在鹤背上狂笑着。
  柳瑜猛一吸气,身形腾起,向天南剑客那只巨鹤追去。
  天南剑客狂笑着,那只巨鹤自动地向上升起。
  柳瑜先吸了一口气,身形又向上升起了一些,但距离那只巨鹤有一丈多远,他已无力再起了。
  耳旁听着天南剑客之声,柳瑜求生之志益甚,他耳畔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龙飞凤舞!”身如神龙升起,闪电似的扑向那只巨鹤。
  那只巨鹤见状刚要想躲,但已经是来不及了,它右腿已被柳瑜抓住了,那只巨鹤不由长声哀鸣!
  那巨鹤承受不了三人之重,虽然它那两翼一直在拍打着但三人一鹤却一直不停地向谷中落下。
  天南剑客再也笑不出声了,只见他满脸灰白色,连忙伏下身形,右手向柳瑜拍去,企图震开他们二人。
  柳瑜右手用力一拉鹤腿,身形飞起,躲过了天南剑客这一掌之力。
  但天南剑客却心中太慌,人站在巨鹤背上,鹤被柳瑜用力一拉,他重心不稳,惨叫一声,身形直坠谷底。
  柳瑜和白玉飞却已经并立于鹤背,那只巨鹤虽然也没有载二人之力,但那下坠之势已经减缓,柳瑜和白玉飞两人手拉着手,站在鹤背上,两人四眼互相望着,虽然眼中充满了泪水,但是面上却现着笑容。
  巨鹤逐渐地飞降,两旁山势渐狭,柳瑜望着谷底,轻轻叹息了一声,此时天南剑客不知怎么样了。
  白玉飞望着柳瑜,也轻轻叹了一口气,心想像柳瑜这种人,恐怕以后还要吃亏的,这次如果她不在柳瑜身边,恐怕他不会去抓鹤腿,只会落下山谷去。
  柳瑜擦去了泪水,惊疑地望着白玉飞问道:“玉姐!你为什么叹气呢?”
  白玉飞笑了笑,低下头没有答话。
  突然她咦了一声,只见在左旁山半腰树倒了一大片,天南剑客狼狈不堪地挂在半山腰的一棵大树上。
  柳瑜也看到了天南剑客,他呀了一声,心想:“他还没有死!”他心中一喜,口中不由向白玉飞道:“我们去救他下来!”
  白玉飞抛头望着柳瑜,茫然道:“救他?”
  柳瑜点了点头,他根本没有想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但巨鹤飞降,没有时间让他停下,不一会,到了谷底,他向四周一望,谷底一片乱石,他向白玉飞道:“玉姐!你在这儿等一会,我去把天南剑客救下来!”
  白玉飞一手拉住柳瑜道:“瑜弟!你先不要走!”
  柳瑜奇异地望着白玉飞向她问道:“有什么事吗?”
  白玉飞双眼注视着柳瑜向他问道:“瑜弟!你救了他以后准备怎么办?”
  柳瑜一怔,低头想了一会道:“把他救醒送回去就是了!”
  白玉飞低头轻叹了一声道:“你以为你救了他,他就会放过你吗?”
  柳瑜又一怔道:“他可不致于会恩将仇报吧?而且他是一派宗师!”
  白玉飞轻哼了一声道:“那可不见得,刚发生的事你就忘了吗?”
  柳瑜沉默着低下了头,他知道白玉飞所指的是天南剑客用剑斩铁索的事。
  沉吟半响,他抬头向白玉飞道:“但我可不能不救他啊!”
  白玉飞低叹了一声,知道柳瑜一定还是要去救天南剑客下来的,但后果如何却很难预料,而且结果是好的机会反而比较多,她最后向柳瑜道:“瑜弟!你一定要去,我也不拦阻了,但你要处处提防,小心又上人当!”
  柳瑜点了点头,上了鹤背向上升起。
  到了山半腰,只见天南剑客还挂在那里,一动也不动,显然晕过去了,他过去将他抱起,一齐落回谷底。
  他到了谷底,看了看天南剑客,见他道袍已是撕成一片一片,全身全是伤痕,不由皱了皱眉向白玉飞问道:“玉姐!你身上还有没有药!”
  白玉飞一怔,反问道:“给他吗?”
  柳瑜轻轻点了点头,白玉飞无可奈何地苦笑一声,缓缓的自身边取出了一颗“少阴神丸”递给了柳瑜。
  柳瑜接了过来,用手拨开天南剑客的嘴,将“少阴神丸”放入他口中。
  但过了一会,天南剑客却没有一点动静。
  柳瑜咦了一声,用手刚要去试试天南剑客的脉搏,天南剑客突然自地面跃起,双掌用力向柳瑜胸前拍去。
  但他究竟是重伤之后,柳瑜身形疾退,闪了开去,掌风只在他身边擦过。
  天南剑客早就蓄势待发,一举不中,身形立即跟着逼近,再施一招“烟横万里”,直击柳瑜胸前。
  柳瑜身形一伏,心中也不由暗怒,真是恶性难改,他长啸一声双手翻起,一招“川流岳立”回迎了上去。
  四掌一交,“啪”的一声,天南剑客被震得直往后退,他功力虽较柳瑜要稍胜一着,但新伤之余,被柳瑜震得倒在地面上。
  他自命不凡,这一下以硬碰硬,居然败了下来,心中新仇旧恨一起发作,他双手一撑地,刚要起身,忽觉右手触到一样东西,他一回头,见那是一把剑柄。
  那正是柳瑜在半空中扔下来的流星宝剑。
  他一手拔起流星宝剑,身形弹起,一招“星虹枢电”,直刺柳瑜。
  柳瑜一见流星剑竟为天南剑客所得,心中不由大惊,剑风已近身前,他身形向后疾退,躲了过去。
  天南剑客也自知自己重伤之余,不可久战,心头主意直转,他双眼一瞥,正看见白玉飞吃惊地站在一边。
  他身形一闪,右手流星宝剑向白玉飞挥去。
  白玉飞一声惊叫,身形连忙贴地滚出。
  但天南剑客哪会轻易放过,他一直追向白玉飞。
  柳瑜自地面捡起了一把石子,十指连弹,手中石子如流星一般,不停地飞向天南剑客击去,企图阻止他。
  天南剑客见状心中狂怒,回手一剑悉数扫落柳瑜弹来石子,左手闪电般挥出,白玉飞已被制住。
  柳瑜心中大吃一惊,他身形一起,直扑天南剑客。
  天南剑客狂笑一声,一手抓住白玉飞,向身后追去,右手流星宝剑放在白玉飞脖子上,冷笑一声向柳瑜道:“你还不停手吗?”
  柳瑜双眼失神地望着被天南剑客抓着的白玉飞,心中充满了后悔及无奈,他双手缓缓地垂了下来。
  天南剑客狂笑一声道:“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吗?”
  柳瑜呆呆地望着白玉飞道:“你把她放开,我们两人的事,应由我们两人解决,你不应该抓住她的。”
  天南剑客大笑道:“我不应该?这儿只有我们三人,有什么应该不应该的,你实在痴人说梦话。”
  柳瑜心中后悔为什么不听白玉飞的话,现在弄得白玉飞被擒,自己受制,对天南剑客他要再多防备一下就好了。
  他叹了一口气向天南剑客道:“你不要为难她,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天南剑客心中一动道:“真的吗?”
  柳瑜轻轻点了点头。
  白玉飞虽被点了穴道,身体不能转动,但口尚能言,她闻言立即大声道:“瑜弟!千万不可如此!”
  天南剑客哼了一声,一反手又闭上了她三个穴道。
  柳瑜面色一变,口中急道一声道:“你!”
  天南剑客一抬眼,向他道:“你不许动!”他只好仍然站在原地。
  天南剑客看了他一眼道:“你知道,你和她的性命都在我手中,你要不听我的话,我就要她的命!”
  柳瑜缓缓地低下了头,没有说话。
  天南剑客又道:“要我放过你们两人也可以,只要你到飞龙城去把‘飞龙秘笈’取来,我就放你。”
  柳瑜心中不由一惊,对于什么叫“飞龙秘笈”,他根本连听都没有听过,到底要到什么地方去找呢?
  天南剑客也知道这种事柳瑜也不会知道的,他看着柳瑜道:“在什么地方我会自己带你们去的!”
  柳瑜抬眼向他问道:“去偷吗?”
  天南剑客哼了一声道:“就是说偷又怎么样!”
  柳瑜轻声道:“那……”
  天南剑客用流星剑比了比白玉飞道:“你不愿意吗?”
  柳瑜抬头望着他道:“那你为什么不去呢?”
  天南剑客怒哼了一声道:“你究竟去不去!”
  柳瑜看了看白玉飞,口中低声道:“去!你把她放了吧!”
  天南剑客看了看他没有动。
  柳瑜抬头望着天南剑客微怒地道:“你难道还不相信我吗?”
  天南剑客轻哼了一声,口中道:“我就算先饶了你们一次!”说着他拿开了流星宝剑,左手一挥,将白玉飞丢向柳瑜。
  柳瑜替白玉飞解开了穴道,白玉飞一站起身立即向柳瑜问道:“瑜弟!你刚才答应了他什么事!”
  柳瑜低头轻声道:“没有什么!”
  天南剑客大笑道:“你急什么!他只不过答应替我去取‘飞龙秘笈’罢了。
  白玉飞闻言不由脸色倏变,她双眼怒视着天南剑客尖声斥道:“你好狠呀!你自己为什么不敢去!”
  天南剑客咦了一声道:“难道你也知道‘飞龙秘笈’吗?”
  白玉飞怒道:“难道天下只许有你一个人知道吗?”
  天南剑客脸色微变向她问道:“你是何人的弟子!”
  白玉飞朗声道:“这不用你管!”
  天南剑客铁青着脸站在那里,他不知道白玉飞是从哪里知道‘飞龙秘笈’这回事的,看她武功不高,柳瑜知道那也许还有些可能,她怎么知道的呢?
  但他还要利用柳瑜和白玉飞两人,此时自己如果再逼白玉飞反而不好,只好站在那里,进退不得。
  柳瑜虽也在江湖走了一些日子,但在这方面的知识还是少得可怜,他看着白玉飞和天南剑客,不知道“飞龙秘笈”到底是什么东西。
  天南剑客哼了两声向白玉飞道:“你不说也没有关系,我以后自然会知道的,届时再算总帐!”
  白玉飞哼了一声道:“你手上的流星剑是我的,快还给我!”
  天南剑客看了看手中剑道:“没有这么容易!”
  白玉飞心中闷气无法发泄,见天南剑客不肯还剑,她大声道:“你自命为天南剑客,难道还要抢我的剑吗?”
  天南剑客心中实在不愿意还剑,但他心念一转,暗想既然想要让他们去挡头阵,就是把剑还他们也无所谓,主意既定,他看了看柳瑜向白玉飞道:“剑还你可以,但你一定要把你的师门告诉我!”
  白玉飞知道流星宝剑要不回,这一关就无法过,反正告诉天南剑客他也不一定知道,她微微点了点头就答应了。
  天南剑客见白玉飞点了点头,他一手就将流星宝剑扔回至白玉飞脚边。
  白玉飞拾起了流星宝剑道:“我武功是我父亲教我的,没有什么师承!”
  天南剑客脸色微变道:“你父亲是谁!”
  白玉飞看了看柳瑜道:“我父亲叫白云!”
  天南剑客迷惑地看着白玉飞,口中只是一直低念道:“白云!白云!”他始终记不起这人的姓名。
  他看着白玉飞哼了一声,心想“飞龙秘笈”普天下没有多少人知道,莫非是她骗我,她父亲叫白云?
  他想着突然一抬头道:“你是白剑南的女儿吗?”
  白玉飞心中一惊,心想他怎么知道我父亲真名的,白云就是白剑南这普天下恐怕只有她一人知道,别人只知道她父亲叫原野奇侠白云。
  天南剑客见她呆住,鼻中哼了一声,心想究竟是自己猜中了,但不知道为什么神鹰白剑南他女儿的武功却这么低。
  白玉飞知道无法再瞒了,她反向天南剑客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柳瑜呆在一旁,他平时很少问起白玉飞的家世,白玉飞也没有对他说,他一直认为白玉飞的父亲就是原野奇侠白云,想不到突然又变成了白剑南。
  天南剑客望着白玉飞冷笑道:“想不到昔年自称为中原大侠的白剑南竟然会教出这样的女儿!”
  白玉飞脸色微变,天南剑客似乎对她父亲很熟,而且相处得不太好,但为什么自己父亲对自己根本就没有提过天南剑客其人。
  她心中实在气不过,立即反唇向天南剑客道:“我也想不到自称为天南剑客的你如今会是这样子!”
  天南剑客一怔,看了看自己,见自己身上东一片西一片,全身衣服没有一个地方完整,全是被树枝挂的。
  他哼了一声无话可说,心中暗想,不知神鹰白剑南现在怎么样了,怎么让他武功这么低的女儿在江湖上乱闯,如果他还在的话,那倒很麻烦。
  他抬头看了看白玉飞向她问道:“你父亲现在在什么地方呢?”
  白玉飞微闭了一下眼道:“这你问不着!”说着一拉柳瑜的手轻声道:“瑜弟!我们想办法上去吧!”
  柳瑜点了点头向天南剑客道:“我们上去吧!”
  天南剑客摸了摸身旁那只巨鹤的颈子,点了点头道:“好,我先上去,等一下叫这鹤儿来接你们两人!”
  柳瑜点了点头,天南剑客就首先上了鹤背,趁鹤而起,往峰顶飞去。
  天南剑客一走,白玉飞将手中流星剑塞到柳瑜手中道:“瑜弟!流星剑你收起,我们另找出路,‘飞龙秘笈’是千万不可去偷!”
  柳瑜见白玉飞说得如此郑重,不由一怔道:“但是我已经答应了他了!”
  白玉飞微怒道:“瑜弟!这一次你一定要听我的,君子不可以小信而亏大节,你连这个都不懂吗?”
  柳瑜脑中一震,心中顿时一清,喃喃念道:“君子不可以小信而亏大节!”
  他自出江湖之后,处处拘于小信,以致于时时以身蹈险,戴南星等人之死,自己也不能说完全没有责任。”
  白玉飞见柳瑜呆在那里,她拉了拉他道:“瑜弟!你怎么啦!”
  柳瑜眨了眨眼,向四外看了看道:“没什么!”
  白玉飞道:“‘飞龙秘笈’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也不太清楚,但我父亲曾告诉我,普天之下有三个地方无论如何都不可以去,第一个是飞鲸岛,第二个是剑池,第三个就是飞龙城,‘飞龙秘笈’就在飞龙城内!”
  柳瑜奇道:“那这三个地方不可以去是为什么呢?”
  白玉飞微微摇了摇头道:“那我就不太清楚了,那时我年纪还很小,记得我父亲对我说时,好像说这三个地方凡是去的人必定死!”
  柳瑜听了心中不由升起一股无名的恐惧,心中实在想不透白玉飞她父亲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既然是她父亲对她说的那还有假的吗?
  他看了看白玉飞,心中想不透怎么她父亲知道得这么多,自天南剑客口中听来,她父亲好像是以前中原有名的剑客,但怎么她武功竟是如此差。
  这时巨鹤已经由天而降,白玉飞一拉他手臂口中急道:“瑜弟!快走!”两人身形连忙向旁躲去。
  只见巨鹤降至地面,先行长鸣了两声,一见四外没有一个人影,它鼓了鼓翅膀,立即腾空飞起。
  柳瑜和白玉飞探出身子,向四外看了看,见这峡谷两旁高山,中间有一条通路,但不知道这条路能不能通行,两人向四外看了看就沿着峡谷向下奔去。

相关热词搜索:剑气冲霄录

下一篇:第二十章 路见不平
上一篇:
第十八章 勇闯十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