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勇闯十三关
2020-06-18 11:43:16   作者:白虹   来源:白虹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他微喘了一口气,只好退了回来,白玉飞在洞外只看到他进去时就用剑挥舞着,他一出来就向他问道:“瑜弟!里面怎么样?”
  柳瑜轻叹了一口气道:“里面的毒物数不胜数,防不胜防,如果没有流星宝剑,进去了就出不来了!”
  白玉飞一呆道:“那我们现在要怎么办呢?”
  柳瑜沉吟了一下,抬头看了那山洞上的峭壁,口中自言自语道:“这山洞不知可不可以翻过去!”
  白玉飞也抬头向上望去,但见那峭壁差不多有十丈高下,她自忖大概只能上去到达三分之一罢了,她不由皱着眉头,自思她今天到这儿来,简直是成了柳瑜的累赘了,要不是她,柳瑜早就过去了。
  柳瑜突然向白玉飞道:“来,玉姐,我们试试看能不能翻过这山洞到那边去,这些毒物都不敢见阳光,我们在外面它们也就无可奈何!”
  白玉飞微微摇头道:“我上不去!”
  柳瑜微笑道:“玉姐你来试一下吧,我帮你忙,要上去大概没有什么问题的,这峭壁看起来虽然很峭峻,但旁边却很牢,是岩石的,我们有流星宝剑难道还过不去吗?”
  说着他右手一挥,流星宝剑如闪电般的插入岩壁,正好只露出一半。
  白玉飞一见,那流星宝剑离地还有五丈多高,她还是够不到,不由又皱了一皱眉道:“我还是够不上的!”
  柳瑜笑了一笑道:“不会的,我早算好了,你来试一试就知道了,我用力将你扔上去,那你就够得到了!”
  白玉飞微一沉吟,知道也只有如此了,柳瑜伸开双手白玉飞就站了上去,柳瑜低喝了一声,用力将白玉飞向上扔了上去。
  白玉飞在半空中翻了一个斛斗,身形落下,正好落在剑柄上。
  柳瑜见了,用力一提气,身形也腾了上去,又将白玉飞一扔,白玉飞顺势一提身子,正好上了山顶。
  但这下柳瑜可僵在那里了,他要再往上腾身不是不可,但垫脚借势用的流星宝剑该怎么取走呢?
  他沉思了一会,白玉飞在山顶上已经叫他了,他应了一声,右手伸出,运起了金刚指功,在墙上挖了一个洞,他拔出了流星宝剑,身形微沉之际,用流星宝剑一按那小洞,身形腾身而起,闪电般到了上面。
  一到上面心中不由大喜,原来已经到了第二峰峰顶了。
  白玉飞见他也上来了,连流星宝剑也带了上来,心中也不由非常高兴。
  二人正在向四面张望,准备再合力闯第四关,忽然看见自山中奔上来四个人,手中提着一个食盒向柳瑜道:“家师得知二位已经闯过三关,所以特派在下前来携点心一份,请二位略为充饥再进。”
  白玉飞疑惑地看着那四人,她心想这食盒要不是又是天南剑客的诡计罢。
  柳瑜向那人道:“你们四人放下吧,代我二人谢谢令师了!”他也不知是不是天南剑客要害他们二人,但他想反正收下来也不一定吃他们的,收下就算了。
  那四人一躬身,打开食盒,一抽一拉,正是一面小桌子,上面正放着四色小菜,还有两副筷子。
  身后那三人自手中抽出几根棍子,抽抽拉拉,立即成了两张小凳子,四人一躬身就一齐退了下去。
  柳瑜和白玉飞二人见那四人一翻好似魔术般的表演,呆在那里,那四人走了以后,才请醒过来。他们本来不想吃的,但看着桌上的美味,不由引起了食欲。
  山下又转上一人向二人道:“家师吩咐我来通知二位,食物中没有掺药物,二位尽管食用便是!”
  实在其中也没有什么,只不过天南剑客见二人进得太快了,前面尚未布置好才想让他们慢一些罢了!
  二人想了想天南剑客为人也不会如此,在食物中暗害二人,二人也就放心地坐了下来,吃了起来。
  两人食罢之后,马上又有人来收了起来,二人心中暗惊自己二人一举一动完全落在天南剑客眼中,他究竟如何才知道的呢?
  柳瑜和白玉飞向山下看去,但见山下一片绿色,不知这下下去,所遇到的又是怎么样的了。
  二人才走一段路,前面转出一个人,向二人道:“现在二位贵客才算真正开始闯敝派十关,这十关共有九个是阵法,现在是第一个阵‘百子阵’”!
  说罢身形一转移开,四面突然涌出数十人,每一人手中都握着一股不同的兵器,不知天南剑客如何想出这么多种兵器。
  柳瑜向四外一看,人可真不少,真是名符其实的百子阵,对方人虽多,不知道打起来是怎么样的。
  那数十人将柳瑜和白玉飞二人一围,就站在那里不动了,柳瑜心中暗奇,心想这阵好怪,见了这些奇形怪状的兵器心中就不舒服,有些像篙,有些像桨,这些还算好,有的竟像蜘蛛的腿,看得心中都起鸡皮疙瘩,难受十分。
  突然那数十人一齐将他们手中的兵器举了起来。
  柳瑜一扶白玉飞,随手就抽出流星宝剑,心想管你兵器多怪,只要你一碰到我手中的流星宝剑,那怕你不折!
  但过了一会,那些举在半空中的兵器竟然一动也不动,柳瑜心中不由大奇,心想这是干什么呢?既不攻,也不守,门户大开,好像等别人来攻一般。
  他手中流星宝剑如闪电般的刺出,向身前的那人刺去。
  他那剑势未至,突然百子阵如闪电般的绕行起来,众人手中兵器几乎同时向柳瑜和白玉飞攻来。
  柳瑜一拉白玉飞,身形一低,流星宝剑闪电似的收回,一招“云绕匡庐”用劲全力向四外扫去。
  但百子阵又突然停了下来,一发不中,不再动了,阵中人却一齐将手中兵器垂下,百十只眼睛一齐注视着柳瑜与白玉飞。
  柳瑜心中大惑不解,这百子阵到底是什么玩意儿,一发即收,但他们那些兵器一齐垂下那倒好看多了,心中也舒服多了。
  倏地!阵中诸人手中兵器一齐平举,手臂似僵直了一般,亦同时向上挑起,一齐向二人挑来。
  柳瑜一拉白玉飞,一齐起身躲过,刚想落身回去,百子阵一齐向中间撞来,手臂向上举起,向二人下盘打来。
  柳瑜看了心中不耐烦,口中轻啸一声,左手一推白玉飞向上推起,右手流星宝剑一落,随着身形向下砍去。
  “噹”的一声,阵中一柄扫帚形的兵器就被柳瑜手中流星宝剑斩断,但那人手臂伸直,仍然不变,用剩下的柄向柳瑜刺来。
  柳瑜心中微惊,心想原来是为了这个,他用剑将他柄一按,身形腾起,一手扶住白玉飞二人一齐向上升起。
  那下面的百子阵一齐齐声大喝,数十股兵器闪电似的向柳瑜、白玉飞二人飞来,而且发出劲风,使白玉飞和柳瑜不由自主的心中感到一股寒意。
  原来那些人的武功一个个均不会比金银双魔低,数十人将数十股奇形怪状的兵器扔向他二人,威力可想而知。
  柳瑜长啸一声,右手剑势一起,一招“银屋叠立”剑势起处,一片银色光芒罩在身外,剑影层层,剑光闪闪,如一座银色光幢,挂在半空。
  数十股兵器一齐撞上,均被弹回,柳瑜跟着又是一声长啸,身形一闪,剑势洒出,一招“瀑界千条”,剑影茫茫,向那数十人罩了下去。
  那数十人一齐大惊,一齐大喝一声,出力向他剑身震来。
  柳瑜身形微偏,反手一剑“迅雷轰地”,向身下那一堆人刺去。
  那些人一齐向四外让开,柳瑜和白玉飞一齐投身进入阵中。
  这一下情形大为扭转,那数十人手中的那些奇怪状的兵器一齐都没有了,而柳瑜手中还是握着那柄流星剑,双眼望着那数十人。
  那数十人中兵器一失,胆气互丧,虽然有近百人但已无心恋战。
  柳瑜已看了出来,他口中低喝一声:“看剑!”身形闪电般向四外流动,手中流星宝剑向外抖出,一片银星,洒向阵中诸人。
  那些人一见柳瑜之剑势,心中魂魄已丧,都以为柳瑜这一剑必定是向他而发,立刻一齐滚去。
  柳瑜一回手,收回了流星宝剑,静静地站着。
  那些人翻身站了起来,呆呆地站在那里,柳瑜连看他们一眼都没有看,拉着白玉飞向关走去。那些人呆看着他们两人,不敢拦阻。
  柳瑜和白玉飞两人向前走了一段距离,前面转出一个人,向柳瑜道:“前面是敝派的‘金蝎阵’。”
  柳瑜一听,不由一愣,心想“金蝎阵”又是这些怪物,金蝎大概又是毒物了,不由微微皱了皱眉头。
  那人已将门打开,柳瑜和白玉飞两人不由自主地走了进去。
  进去之后,见里面一地都是金蝎,一个个都比拳头还要大。
  女人生怕蛇蝎,白玉飞见了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一眼,双眼惊恐地望着那渐渐爬近身的金蝎。
  柳瑜看了也不知怎么办好,心中暗怪这些金蝎怎么整整齐齐的,好像有人指挥着一般,那些金蝎慢慢地爬来,向两人旁边转围了过来。
  柳瑜眼睛向四外看了过去,见面前的那一排金蝎,中央那一个特别大,口中发出了低啸声,别的金蝎都听着它的命令,缓缓地向前逼近。
  擒贼先擒王,柳瑜从地面上拾起来了一颗小石子,右手运足的金刚指功用力向那只金蝎子弹去。
  那只金蝎子两眼逼视着柳瑜,见他右手一动,它立刻向旁边跳了开去,口中响起一片急促的低啸声,两旁的金蝎一齐攻向柳瑜和白玉飞。
  柳瑜右手抽出流星宝剑,一挥手向身旁的金蝎挥去,立时翻倒了十几只。
  中间那只金蝎一阵低啸,向柳瑜逼进,四面的那些金蝎也向他逼进。
  柳瑜一手将白玉飞拦在他身后,放眼望去,一二十丈之内全是一片蝎子金色的影子,令人汗毛直立!
  他左手向下挥去,先行将那些金蝎扫得向后退去,右手流星宝剑又迅速地向那只蝎王点去,企图一击而中。
  那只蝎王又一跳躲了开,双眼仍然紧紧地逼视着柳瑜。
  柳瑜心中暗惊,这只蝎王比起一般武林平庸之辈的身躯竟还要敏捷,闪腾之间竟可以避过他的流星宝剑。
  但他不知没有点到还是算他幸运的,蝎王一死,其余金蝎就会一涌而至,全部不顾死活的攻来,那就可以收拾下来也要大费波折了。
  那蝎王躲过了以后,又缓缓向他逼近。
  柳瑜心中大急,才过四关,难道到这金蝎阵就过不去了吗?
  他右手挥出,一片金蝎就全部变成了血雨,洒在地面。
  那只蝎王似是怒极,口中低啸一声,向柳瑜右手飞来。
  柳瑜此时武功已可算得上武林中顶尖人物,那会如此就被它跳了上来,他右手一沉,手中流星宝剑向那只蝎王撩去。
  但那只蝎王一跳,其余的金蝎纷纷效尤,一齐腾身扑向柳瑜和白玉飞。
  柳瑜心中一惊,情势紧急至不容再思虑,右手挥出,一招“满天血雨”,剑尖纷纷,向那些金蝎点去。
  刹时间就向半空中落下数十只金蝎。
  但那只蝎王虽然一扑不中,却已落在柳瑜剑圈之内,三爬两爬就爬上柳瑜脚上,蝎尾已经举起。
  白玉飞一声轻叫,柳瑜右脚一摔将那只蝎王摔了回去。
  柳瑜右手流星宝剑挥出,心中暗急,这样不知要怎么样才能脱出这一阵。
  他向四面望去,那只蝎王又缓缓地爬了过来。
  柳瑜心想这天南剑客可真毒,这些阵虽然不怎么样,但都很难缠,像这样就不到最后那一关,自己大概累都要累死了!不知用什么才能克住这些金蝎。
  他自地下捡起一手石子,一颗接着一颗,向那只蝎王弹去。
  那只蝎王左右闪避着,口中一直低啸着。
  最后那只蝎王愈跳愈慢了,口中也愈啸愈急了。
  柳瑜五指齐弹,那蝎王低叫了一声,倒在地面,显然它已经中了一石,但并没死,还在挣扎着。
  其余的蝎子一齐向柳瑜涌了过来,柳瑜眉头一扬,右手一挥,流星宝剑出手,闪电似的飞了出去,在地面飞绕了一个大圈。
  那些金蝎一齐横尸就地,都被流星宝剑斩于剑下。
  柳瑜收回了流星宝剑,一手扶着白玉飞,两个腾身就越过了那金蝎阵。
  白玉飞吃惊地看着柳瑜,她在碧湖已看过了柳瑜以气御剑,当时并没有很多的时间来问他,此时她不由向柳瑜问道:“瑜弟!你御剑之方是从那儿学来的!”
  柳瑜道:“是我元慧师伯教给我的,那就是在‘凤凰秘笈’中记载的!”
  白玉飞“哦”的一声,问道:“你师伯他武功这么高,怎么会死呢?”
  柳瑜低叹了一声,刚想说,前面已飞落一条身影,落在二人身前。
  那人向柳瑜一躬身道:“家师刚才看到了柳小侠的神功,特派在下前来通知柳小侠,下面几阵可以不要试了,请柳小侠直接去第四峰,试最后两阵即可!”
  柳瑜心中微惊,想不到刚才御剑斩金蝎之时天南剑客竟在身旁,不过后面这几阵不要试倒是好事,但不知他最后两阵之中是些什么?
  他微一点头道:“好的!就烦你带路了!”
  两人在后,跟着那人向前奔去,翻过了第二第三峰,就到了第四峰。
  第四峰已是峻峭十分,此时,上面已经立着五个人,站在一齐,每人手中都倒提着一柄宝剑。
  柳瑜上了峰顶,知道又要斗了。
  那五人昂然而立,对柳瑜及白玉飞二人全然不理。
  柳瑜站在峰顶,向右方第五峰看去,只见第五峰比第四峰更直立,几乎四周全是峭壁,但在第四峰和第五峰之间,连接着一根铁索。
  那人沉声向柳瑜道:“这是天南剑客的五星阵,你们二人只要闯过去之后就可以到第五峰去了。
  柳瑜微微点了点头,那人就退了下去。
  白玉飞看了看那五人,为了探明阵势,向柳瑜低声道:“瑜弟!你把流星宝剑交给我,我先去闯一闯看!”
  柳瑜迟疑了一下,白玉飞道:“你自己就在我身旁,你怕什么呢?”
  柳瑜微微点了点头,就将手中流星宝剑交给了白玉飞,他也知道白玉飞一直没有动过手,现在她也要动一动手了。
  白玉飞右手提着流星宝剑,她自闯关以来,老是要柳瑜照顾着她,心中自然不舒服,见这是最后第二关了,再不出手大概就没有机会动手了。
  那五人一见白玉飞向他们五人走去,鼻中立即不屑地哼了一声,只走出一人,大步向白玉飞迎去。
  白玉飞蛾眉微扬,这五人,对她竟如此轻视,她虽然自知武功不够,但也不愿受人如此轻视,而且她手中所持的还是一柄流星宝剑。
  那人走至白玉飞身前,右手一举,长剑横在胸前,拦着白玉飞。
  白玉飞流星宝剑一晃,一招“星分翼轸”向那人胸前刺去。
  那人嘿嘿冷笑一声,手中长剑如闪电般向白玉飞颈间横砍过去。
  白玉飞身形一矮,流星宝剑挑起,向那人长剑划去,心想一剑出手将那人手中长剑剁成两段。
  但那人早已知道白玉飞手中之剑是一柄宝剑,那肯如此被她挑中,他长剑一收,右腿抬起向白玉飞脚膝踏去。
  白玉飞一剑没有挑中,连忙双脚一蹬地面,身形借势向上纵起,右手流星宝剑向那人头顶划去。
  那人武功原比白玉飞高,只不过因白玉飞手中所持的是流星宝剑而稍受限制罢了,其实即使白玉飞手中有流星宝剑也不能取胜的。
  但那人心中惧怕在身旁的柳瑜,他们虽然装出旁若无人的态度,但早已听天南剑客告诫过他们,柳瑜能飞剑出手伤人,虽然心中不信,但也不由不怕。
  他身形一低,长剑反挑白玉飞,唰的一剑,向白玉飞双腿斩去。
  白玉飞仗着手中使的是流星宝剑,那人不能亦不敢跟他硬碰,她右手一回,又向那人手中长剑削去。
  那人无法,只有收回长剑。
  白玉飞得势不饶,右手流星宝剑又出,直削向那人右臂。
  那人低喝一声,身形又低,右手长剑向白玉飞五指削去。
  白玉飞一见对方来剑,不由心中暗惊那人出招之快,刚要想躲,那人身形暴起,长剑直刺她前胸。
  白玉飞用力向旁躲去,那人一见将要刺中,心中微喜,突然念及身旁柳瑜,连忙向柳瑜一瞥眼,见他已是作势欲起。
  那人心神一分,白玉飞已脱困而出。
  白玉飞在险败之下,心情不由大愤,轻叱一声,右手流星宝剑立即如长虹一般,向那人扫去。
  那人一见白玉飞扫来之剑势,心中一愣,还没有想出白玉飞怎能脱困而去,白玉飞右手长剑已至,心中微惊,突然之下,他竟然忘记了白玉飞手中所持的是一柄宝剑,右手一举,将手中长剑迎了上去。
  一声轻响,白玉飞手中流星宝剑已断剑而至,向那人切了下去。
  那人一惊连忙向身旁滚去。
  其余四人一齐出剑向白玉飞刺去。
  柳瑜在旁,哪里容得他们四人向白玉飞攻去,他身形一动,闪电似的拦在四人身前,右手四指弹出,足用了金刚指功向那四人长剑弹去。
  那四人一齐收剑后退,柳瑜横身拦在那里。
  白玉飞也收剑站住,那刚才和白玉飞打斗的人停下身来,逃了回去。
  他们五人想不到居然他们连柳瑜的副手白玉飞都战不下,反而被她用流星宝剑剁断了一柄剑,五人不由心志一齐沮丧了下去。
  柳瑜自白玉飞手中接过了流星宝剑,朗声向五人道:“在下柳瑜,现在就来领教五位的五星阵!”
  他刚一发话,山顶下又上来了一个人,双手捧着一柄剑,原来天南剑客早就派人在看着,见那人长剑已断,就派人送来了一柄。
  那人接过了长剑,五人一分就排成五星之形。
  柳瑜微一吸气,身形飘落阵中,双眼向四面一望,见那五人一齐看着他。
  那五人是见柳瑜已飘身入阵,知道这一场是非打不可了,虽然没有胜的把握,但至少相信可以阻止柳瑜,困他一个时期。
  他们五人长剑一齐晃动,一齐向柳瑜刺去。
  柳瑜身形腾起,躲了开去,流星宝剑向那五人手中长剑划去。
  那五人的武功虽比起柳瑜来,是要差多了,但究竟都不是一般等闲之辈,而且又是五人对一人,此时,他们五人一齐将剑身一沉,一齐使出“川流岳立”这一招,刹时,但见一片茫茫剑影,直刺柳瑜。
  柳瑜剑尖微晃,手中流星宝剑剑尖泛起无数的剑光,一招“电光穿壁”,剑影如梭,直点那五人右手长剑。
  那五人知道流星宝剑之锋利,长剑一齐撤回,跟着又向前划出,一招“瀑布飞流”,直扫向柳瑜。
  柳瑜反手一剑“龙烛忽火”,剑尖如烛火闪烁,连连扫向那五人长剑。
  那五人连忙身形伏下,长剑连出,一招“绕电开灵”,直扫柳瑜双腿。
  柳瑜微一吸气,身前腾起,右手流星宝剑向下划出,剑尖立即溜过一道光芒,连连扫向那五人。
  那五人心中一惊,一齐闪身躲过,出剑去挡柳瑜的流星宝剑。
  柳瑜微微一笑收剑站住,他自知这一剑扫去那五人长剑就将齐断,但他不愿如此就将那五人长剑截断。
  但他没有想到现在他虽没有危险,但天南剑客既然定下了这一步棋,就不会如此简单,他岂可于此时逞英雄。

相关热词搜索:剑气冲霄录

下一篇:第十九章 飞龙城中
上一篇:
第十七章 跃上哀牢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