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 丹桂飘香
2021-02-21 14:56:13   执笔人:倪匡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司徒永乐心中一凛,立即改抓为掌,如排山倒海,疾涌而出,突然将青衫少年“腾”地震退一步!
  但同时也听得“嗤”地一声,他的蒙面青纱,也已被“拈花玉手”撕了下来。
  两道浓眉,一张马脸,脸色阴沉之极,正是青衫少年做梦也见不到的、不共戴天的仇人,“玄冰怪叟”司徒永乐!
  青衫少年哈哈大笑,语音凄厉无比地道:“想不到不用我北上天山跋涉,便与你在此相见!”
  在船上的“五湖龙女”萧湄,只见青衫少年被蒙面怪客司徒永乐一掌震退,极其关心地问道:“你,你受伤了没有?”
  青衫少年却像聋了一样,双眼精芒四射,停在“玄冰怪叟”身上。
  萧湄美丽的脸上,露出一丝失望之色,她心中暗念:“我连他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对他那样关心作什么?他会领你的情?”
  默默地叹了口气,又坐了下来。
  司徒永乐仰天一笑,道:“你身中我‘玄冰神掌’,尚敢自夸?”
  萧湄心中刚决定不要对这个青衫少年太关心,可是一听“玄冰怪叟”之言,又是一凛,武林中传言:“‘玄冰神掌’,见子不见午!”立时涌上她的心头,她娇秀的脸上,不禁浮起了焦急神色……
  青衫少年却毫不在意,只是喃喃地道:“我终于找到他了!”
  随手一抖,黏在“拈花玉手”上的“玄冰神芒”,立时散落,纷纷跌落湖中,伸手入怀,取出一只铁指环来,套在右手中指之上。
  “玄冰怪叟”司徒永乐浓眉倏地一竖,道:“我当是谁,原来是你!”
  青衣少年抬起头来,道:“不错,是我!”
  只听得“铮”地一声龙吟,悠悠不绝,他左手上多了一柄形如锈铁,色作漆黑,形式奇古的古剑!
  “玄冰怪叟”司徒永乐面色又变,青衫少年顺手一抖,手中古铁剑幻出点点墨星,向司徒永乐当头罩下!
  每一点墨星,俱都激起嘶空之声!
  司徒永乐大袖飘扬,身子一转,已然脱出了古铁剑的那一招“满天星雨”,厉声道:“小子,看你身后的是谁?”
  青衫少年猛地一怔,北天山“雪海双凶”,向称焦不离孟,行坐起止,绝不分离,难道二凶“雪花龙婆”华青琼已然悄没声息地掩到了自己的身后?
  “拈花玉手”向后一撩,玉光千旋,古铁剑剑尖向上一挑,宛如手中起了一条墨龙,“独挑天梁”刺向司徒永乐。
  青衫少年两招甫一使出,只听得身后“格”地一声怪笑,身形立时一退,只见一个满头白发飞舞,握着一根九曲十弯,墨形拐杖的老太婆,已然站在自己的身后,拐杖微一摆,已然封住了“拈花玉手”的进势!
  同时,只听得一声娇叱,道:“两打一,好不要脸!”
  一条娇小人影,飞掠而下,正是“五湖龙女”萧湄。
  也就在此际,却又发生了一件谁也意料不到的事情!
  月色清辉,再加上灯笼火把,洞庭湖上,本来如同白昼一样,萧湄语声甫毕,眼见一片乌云,已将月华掩住,同时,满湖上千百盏灯笼火把,却在同一时候倏地都熄灭了!突然之际,湖上变得漆也似黑!
  天上乌云盖月,当然是巧合,但湖上千百盏灯笼火把,同时熄灭,却不能说是巧合,虽然有些清风,但还不致于将千百火把,一齐吹熄,何况事起非常,事先根本一点迹象也没有!只有手执火把、灯笼的那些人,感到有一阵劲风袭来,眼前便是一黑。其他的人,一点迹象也未曾看出!
  顿成漆黑世界之后,群豪立时大乱,只听得“五湖龙王”萧之羽、易大舵主等首脑人物的声音,大声呼喝:“掌灯,快再掌灯!”
  群豪的喧闹之声,也渐渐地静了下来,不一会儿,若干火把灯笼,重又燃着,乌云飘开,明月重现,湖上重又如同白昼,但当众人一起向湖面上看去时,个个全都张大了嘴,合不拢来!“五湖龙王”萧之羽别出心裁,亲自督造的那座水上擂台,竟然已不知所踪!
  只是在原来是水上擂台的湖上,飘着不少木材,而刚才在水上擂台上面的那青衫少年、“五湖龙女”萧湄,以及北天山“雪海双凶”司徒永乐和华青琼,也全都没有了踪影!
  从飘浮在原来水上擂台周围的那些木材来看,显然水上擂台已被人拆去,“五湖龙王”萧之羽满腹疑惑!谁能在片刻之间,将那么坚实、全用铁箍箍起的一座擂台拆去?
  湖面之上,一时间静到极点,“五湖龙王”萧之羽想起妹妹也失踪,大声道:“快派五十小艇,一百潜水人,搜寻二小姐的下落,不论死活,找到为止!”
  洞庭湖水寨中的人,平时就训练有素,萧之羽一声令下,立即出动。只见五十只小艇,飞也似地划了开去,一百以潜水功夫见长的人,也全都穿上鱼皮水靠,跃下水中,满湖搜寻。
  但是直到天明,青衫少年、“雪海双凶”和萧湄四人,还是踪影全无,只在岸边上发现那“砚池怪客”,在呼呼大睡!
  “五湖龙王”萧之羽垂头丧气,他怎么也未曾想到,为了要做“水路英雄”盟主,结果会闹出这样的大事来,甚至将武林中谈虎色变、久已隐居不出的大魔头“雪海双凶”引到!
  当时若不是那青衫少年出头的话,只怕事情要更难办,但那青衫少年究竟是谁?何以两年之前,“三绝先生”公冶拙在“丹桂山庄”上所举行“丹桂飘香赏月大会”,成了神秘的谜之后,那武林异宝“拈花玉手”,竟会突然在那个青衫少年手上出现?
  怀有这些疑问的,不只是“五湖龙王”萧之羽一人,而是所有参加大会的人全都在内。
  “五湖龙王”萧之羽闷闷不乐了一天,突然拍案而起,吩咐备船,他心中已然有了决定!

×      ×      ×

  几天之后,朝阳方升,金芒万道,映得千里江流,幻成一片金黄。
  一条江船,放棹东来,船头上站着一个身穿华服,貌像威武的中年人。
  他正是“五湖龙王”萧之羽,九华山遥遥在望,萧之羽心情沉闷。
  他在洞庭湖中,那次“水路英雄争夺盟主”大会,毫无结果,不了了之之后,一直未曾得到妹妹萧湄的音讯。他想起当时奇怪的情形,蓦地忆起了两年前的“丹桂飘香赏月大会”。
  那次参加“丹桂飘香赏月大会”的,全是武林中的一流高手。除主人“三绝先生”公冶拙以外,其余为“京都镖局”总镖头“恨福来迟”雷明远、闽中大豪“闽中一剑”林清尧、鲁东一霸“崂山金眼神雕”向天飞等,连他自己,“五湖龙王”萧之羽在内,也全是武林顶尖儿的人物。
  那次大会,突然成为武林中的谜,别的参加大会的人,可能知道,但“五湖龙王”萧之羽。却是一点也不知道!他参加了那次大会,却不知道那次大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一点也不错,事实正是如此。
  两年来,“五湖龙王”萧之羽用尽心机,想向人打探那次大会的情形,但是参加过“丹桂飘香赏月大会”的人,不是避不见面,便是拒不肯言。
  别人以为“五湖龙王”萧之羽,也是从九华山“丹桂山庄”回来的人,他一定知道那次大会大概情形,也有人不断地向他打探,但他倒不是不愿说,而是切切实实地不知道,为了这件事,他妹妹“五湖龙女”萧湄还和他吵了好几次。
  “五湖龙王”萧之羽站在船头上,身沐朝阳,望着浩浩江水,回忆着两年前的事。

×      ×      ×

  那一天,正是八月十五日。
  各方高手,已然齐集,每一个人来到,都引起一番热闹,连久已隐迹江湖的侠盗,“铁扇赛诸葛”胡子玉也在内。
  各人面上虽都是客客气气的,但是每个人的心中,俱都怀着鬼胎。
  谁都知道,这次大会,名堂虽然是“丹桂飘香赏月”,但主人“三绝先生”公冶拙却有言在先,武林异宝,天香娘子所遗的“拈花玉手”,已然在他手中,参加大会的人,不妨比试,谁武功最高,便可以得到那“拈花玉手”。
  本来,若能够在“丹桂飘香赏月”大会上,武功第一的人,天下本也罕有其敌。但是“拈花玉手”,却是武林中人人争夺的奇宝,武功高了还想再高,人人俱都觊觎这件异宝,希望仗着这件异宝,为自己带来更崇高的地位和武功。所以表面上各人寒暄客气,心中却将每一个人,全当作自己的敌人。
  而且,来参加大会的人更知道,“三绝先生”名拙实巧,极工心计,“拈花玉手”既然落在他的手中,他还肯以武功定得主,说不定其中另有诡谋,但是却没有一人,识得透他究竟是什么用意。
  与会客人,俱各位在“宾馆”,有专人招待。正式的时间是在月华上升之后,地点则是在“丹桂山庄”的广场之中,“三绝先生”公冶拙已命人在广场周围,无数株桂枝上,挂起了各色各样的纸灯。
  当天黄昏,“五湖龙王”萧之羽出了宾馆,在山间信步而行。
  九华山风物灵秀,“丹桂山庄”本是在笔架峰山岭之上,萧之羽信步走去,走的正是上山的道路,不知不觉间,已然到了半山。
  萧之羽一望天色,夕阳西挂,红霞满天,有几朵乌云,周围金蛇乱窜,天色已将黑,若再不上山,只怕赶不上“丹桂飘香赏月”大会!
  正待上山,忽然听得附近林子之中,传来一阵凄怆欲绝的吟哦之声。“五湖龙王”萧之羽文武兼修,听出那声音吟的,正是一阕“八声甘州”:
  寒云飞万里,一番秋一番搅离怀,向清堤跃马,前时柳色,今度葛莱。锦缆残香在否,枉被白鸥猜,千古扬州梦,一觉庭愧。
  歌吹竹西难问,拼菊边醉着,含寄天涯。任红楼踪迹,茅屋染苍苔。几伤心桥东风月,趁夜潮流恨入秦淮,潮回处引西风,恨又渡江来!
  此时此地,这样凄怆的吟哦之声,“五湖龙王”萧之羽听来,也大感异样,面对林子,朗声发话道:“何方朋友,豪兴如此,可容萧某人打搅清兴么?”
  语毕,只听得林子中“窸窣”一声,像是有人迅速离了开去,却并没有人回答自己的话。“五湖龙王”萧之羽,为人极是自负,“哈哈”一笑,道:“朋友不屑相见么?”
  身形如箭,足尖点处,“飕”地掠到了林子之中。
  林子中却是静寂无人,只是在两颗松树的树干上,发现了两只手印──指甲长得出奇的手印。
  萧之羽一抬头,只见林子尽头,一条人影,快得几乎不像是人,正向外掠去。
  萧之羽雄心顿起,喝道:“朋友止步!”
  真气连提,也如飞赶了上去,那人影只是绕着林子打转,口中仍然是吟哦不绝,看那情形,他并不是在逃避萧之羽的追踪,而只是在自在地蹬方步。
  或者,萧之羽的追踪呼叫,根本不曾听在他的耳中!
  萧之羽心中“哼”地一声,突然一转身形,横空一掠,兜头迎了上去,喝道:“数次相唤,朋友何以不……”
  话未讲完,那人疾电也似,迎面扑到。
  夕阳西下,天下昏暗,以“五湖龙王”萧之羽那样的眼力,也未曾看清那人究竟是什么模样,只觉得那人尚在三丈开外,但一股劲风,已然当头压到,力赛千钧,势如奔马!
  “五湖龙王”萧之羽连忙真气一凝,沉胯坐马,手腕翻飞,“呼呼”两掌拍出。
  可是他的掌力,才与对方身形疾飞所带起的那股大力相碰,便全被撞了回来,腕骨欲折!
  “五湖龙王”萧之羽心中猛地一凛,知道自己运了八成功力的掌劲,既然被对方如此轻而易举地挡了回来,那股劲力要是压到身上,不粉身碎骨者几稀!
  尚幸他极见机,见身旁有一技老粗的石笋,比人还高,疾忙身形飘动,向石笋旁飘了过去,才隐身在石笋之后,便听得“轰”地一声,一股狂飙压到,石笋四面的树木,纷纷摧折,那么粗大的一枝石笋,也像是摇摇欲坠!
  萧之羽鼓足全身真气,以待迎敌,又听得“叭”地一声,起自头顶。
  抬头一看,只见一只瘦骨嶙峋的手,五指如钩,正抓在石笋顶上!
  那只手,肤色如火,指甲长约两寸,也正是刚才萧之羽在林中看到的那只手印的形状。
  那石笋在那只手一抓之下,碎石骤雹也似地射了出来,萧之羽正隐身在石笋下面,一块碎石,呼啸飞到,正撞在他的“肩井穴”上。
  萧之羽全身真气早已鼓足,体逾金钢,但那枚石子一撞到,真气略散,“肩井穴”已被封住!
  萧之羽此刻,已然知道那人功力之高,简直匪夷所思,而自己穴道已被封住,怕就要丧生在这九华山笔架峰上!
  然而那人突然长啸一声,萧之羽只见一溜黑影,电射而出,已然不见了踪影。
  萧之羽翻眼看时,那石笋经那人一抓,约莫有尺许长短的一节,已成粉碎,这一抓,要是抓在头上……萧之羽简直不敢设想。
  以“五湖龙王”之名,前来参加“丹桂飘香赏月大会”,但是却被封住了穴道,定在这里,被人看到,以后还怎么见人?
  因此萧之羽运转真气,冲击穴道,但也直在两个时辰之后,才将穴道冲开!
  其时,明月高悬,“赏月大会”只怕早已开始,“五湖龙王”萧之羽急急向上飞驰而去,然而到那广场,不由得一呆。
  挂在桂枝上的各式纸灯,全都破烂不堪,灯火熄灭,只有“铁扇赛诸葛”胡子玉手上,拿着一支比寻常火折大些的火折,发出光芒但也显得暗淡无比。
  在正中一张八仙桌上穿了一个大洞。
  参加大会的人,全都呆若木鸡地或站或立,一点声音也没有。
  萧之羽虽然不知道曾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也知道是发生了极不寻常的事!
  他没有出声,也僵立在广场上。
  不一会,胡子玉手上的火折,倏地熄灭,只余明月清辉,照在广场上,照在残破的纸灯上,照在每一个面如土色的武林高手身上!

相关热词搜索:江湖夜雨十年灯

下一篇:十四 天香三宝
上一篇:
十二 雪海双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