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 雪海双凶
2021-02-21 14:55:26   执笔人:倪匡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五湖龙王”萧之羽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这四人之中,旁的三人,名不见经传,还不怎样,那“白衣无常,笑面追魂”杜灵,却是近年来名震江湖的人物,也是一个照面,便被这自称“天雨上人”的怪客迫入水中,连怎样落水的也未看清,如果不是亲眼目睹,这种事简直不能够为人所信!
  “天雨上人”负手傲立半晌,又“嘿嘿”冷笑几声,道:“照这次大会规定,胜得十场的,便可以为水道盟主,但不知若是无人再敢下场,又该如何算法?”
  “五湖龙王”萧之羽心下暗中着急,本来,他自信水路英雄之中,自己的武功,虽已是顶儿尖儿,但二妹萧湄,却更胜一筹,只要她一出场,水道盟主之位,便可稳稳落在洞庭湖身上,所以才有恃无恐,可是眼前这个“天雨上人”,不但自己胜他,毫无把握,连萧湄能否胜他,也是难说!
  心中一面想,一面斜斜地向萧湄望去。萧湄艳比芙蓉的脸上,杀机隐现,扬声娇笑,道:“湖上英豪,何止数百,人人皆想争雄,焉有就此算数之理?”
  “天雨上人”目射冷电,直迫萧湄,道:“姑娘是那一帮人物?”
  萧湄“格格”一笑,道:“我是洞庭湖的,上人可要和我动手?”
  “天雨上人”衣袖微拂,群豪全都看得清楚,就在他衣袖漫不经意地微拂之际,水上擂台的周围,便已激起无数水柱,一时淅淅沥沥,像是下了一场小雨!
  这种内家无上气劲,也是只听人说,谁也没有见过!“五湖龙王”萧之羽心中暗叫一声:“罢了,只怕今日争雄取胜,已无可能。”
  “五湖龙女”萧湄见了,芳心也自暗惊,正在紧张万分之际,忽然听得那青衫少年“呀”地一声,道:“萧姑娘,像你这样冰肌玉骨的佳人,也要置身杀戮争夺之中,岂不是有负上天一番苦心?”
  这时候,湖面之上,虽然极是平静,山光水色,风景佳绝,但是却隐含杀机,人人都知道一个不好,湖水不难被染成血红!
  可是那青衫少年却在这个时候,讲出这种酸气冲天的话来!
  一时之间,人人都向他望了过来,青衫少年一双明目,却仍是注在萧湄身上,萧湄微笑,娇艳欲滴,道:“你只管看热闹好了!”
  青衫少年却自绣墩之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衣衫,道:“萧姑娘,在下下去,对那位先生说一声,叫他不可向萧姑娘动手,萧姑娘意下如何?”
  看他行动言语,全像是丝毫不知武林规矩的人,但萧湄却在他讲话之际,和他目光相接触,只觉得他双目之中,精光内蕴,整个眸子,像是涂着一层银辉,心中不禁一动,暗忖这迂腐青年,身处这样武林罕见的场面之中,竟然毫无惊疑之色,莫非正是身怀绝技的异人?
  她“格格”清笑,道:“也好,恐怕他会听你的话也说不定哩!”
  那青衫少年的话,奇到了极点,可是萧湄竟然答应他的请求,也可以说,奇到了极点!
  “五湖龙王”萧之羽甚至不顾身分,道:“二妹不可乱来!”
  但萧湄却只是倩笑不已,道:“哥哥,人家效毛遂自荐,自动请缨,难道我好意思拒绝么?”
  青衫少年在船上摇头晃脑,道:“言之有理哉!言之有理哉!”
  背负双手,竟然大踱其方步起来,众人俱都看着他,忽然见他一步踏向舷外,一个踉跄,便向湖中,直跌了下去!
  虽然情势严重,但见了这等情形,众人也不禁哄笑,那大船船头到湖面,约有丈余,众人哄笑未毕,青衫少年已将触及湖水,眼看要遭没顶,但突然间,竟而一个翻身,人已站在水面上!
  哄笑之声,突然停止,就像是刹那之间,发出笑声的人,都突然死去一样。
  刚才见过“天雨上人”凌波飞步,群豪已然叹为观止,但“天雨上人”也不过是如飞驰来,如今这青衫少年,却是一动不动地站在水面上!
  虽然同是“凌波飞步”绝顶轻功,但相形之下,却是青衫少年胜出多多!
  但是这青衫少年确是恂恂儒雅,无论你具何等慧眼,都只可能当他是一个读书公子,而无法知道他是身怀绝技的武林中人!
  “五湖龙女”萧湄,是何等冰雪聪明的人,也只不过是刚才和那青衫少年四目交投的时候,发现青衫少年眼中有一层异样的光辉,所以才想到他可能是武林中人,但是也想不到他一身功夫,俊成那样!
  湖水盈盈,群豪寂然无声,“天雨上人”两眼如电,罩在那青衫少年身上。
  青衫少年却仍是若无其事,轻轻巧巧,向前踏出一步,高吟道:“芳草连天暮,斜日明汀洲,懊恨东风,恍如春梦,匆匆又去,早知人病酒,酒更添愁!”
  一面高吟,一面又向前跨出了几步,跟着来到水上擂台边上,身形突然拔起,恍如风拂垂柳,摇摆不定,已然站在水上擂台边上。
  那“天雨上人”实际是武林中极其有名的一个人物,只因他此时青纱蒙面,是以没有人知道他究竟是什么人,还当他真的是“天雨上人”。
  但这时候,“天雨上人”心中也是大为犹豫,自己隐居极荒,数十年苦练之功,才练成了人间罕见的“凌波飞步”绝顶轻功,只当从此天下独步,怎知这看来二十左右的一介书生,不但也会这“凌波飞步”功夫,而且尚在自己之上!
  照那青衫少年的功力来看,若没有四五十年苦练,根本不可能达到,但他却是如此年轻……
  “天雨上人”心中,立刻想起一件事:昔年“天香娘子”所遗的三件异宝!
  那三件异宝,一是成为两年来武林中的大疑问,谜一样的“丹桂飘香赏月大会”的主角“拈花玉手”。另外两件,是“夺命黄蜂”和“驻颜丹”。
  这三件异宝,究竟落在何处,人言人殊。
  这个青衫少年,功力与年龄这样不相配,难道是“驻颜丹”的功效?
  闻说那“驻颜丹”,只要连服三枚,便可永驻青春!
  如果是依靠了“天香娘子”三件异宝之一,“驻颜丹”的功用,才使得他变得如此年轻的,那么对方又是仍什么人呢?难道他便知那三件异宝的下落?
  “天雨上人”心中迅速地想着,青纱面罩之内的一张怪脸,已然隐露杀机。
  但是那青衫少年,却仍是那么从容,向“天雨上人”轻轻一揖!
  “天雨上人”只当他乘机偷袭,身形掣动,一溜青烟,便后退丈许!
  但是青衫少年却轻飘飘地,毫无劲力发出!
  “天雨上人”青纱面罩之内的两道浓眉,倏地一竖,但未待开口,青衫少年已然发话,自己处处均被对方制住了先机。
  只听得青衫少年缓缓地道:“阁下自称来自昆仑‘天雨峰’,那‘天雨峰’名不经传,想必一定是世外桃源,洞天福地,又何必来此争夺什么水路英雄盟主?若阁下不是来自‘天雨峰’,那自然又当别论!”
  青衫少年讲来轻描淡写,但他的话却令得群豪心中一亮!
  昆仑山“天雨峰”?“天雨上人”?这都是闻所未闻的地名和人名!
  “五湖龙王”萧之羽“嘿”地一声,道:“原来阁下易名而来,莫非是另有苦衷么?”
  “高邮湖”的易大舵主,也哈哈大笑道:“这可新鲜透顶!想不到我们水上人物聚会,还会将其他人物,都引了来!”
  青衫少年淡然一笑,道:“水道盟主之位,能够统率天下水路英雄,自然难免有人觊觑,这又何足为怪!”
  “天雨上人”冷笑连声,笑声冷峻,在湖面上迅速展布,道:“然则阁下又是何人?”
  “天雨上人”如此问法,分明已然承认了他根本不是来自“天雨峰”,也不是什么“天雨上人”!
  萧之羽叱责一声,立时有四五十艘小船,划了出来,将水上擂台团团围住!
  青衫少年却视若无睹,道:“我么?随风飘流,身如转蓬,既无姓名,亦无住址!阁下若肯听我一劝,离开洞庭,我们便可交个朋友,阁下若不肯听我所劝,我也无能为力!”
  这几句莫测高深的话,更说得“天雨上人”心中怦然,眼中精光陡盛,道:“要将我请出洞庭,只怕没有那么容易,你既上了擂台,为何还不动手?”
  青衫少年摇手道:“要动手么?”那情形像是十分害怕。
  “天雨上人”身躯一拧,双臂微分,身子倏地移前丈许,双掌连扬,狂飙骤生,水上擂台四周,立时水柱连天,声势之猛,无以复加!
  在水柱激升,化为水烟之际,群豪只见那青衫少年,身形向旁一侧,在水烟之中,蓦地起了一股无形大力,将“天雨上人”激起的无数水柱,全都撑在那无形的力幕之外!
  并还将水珠纷纷震出去,犹如突下骤雹,水滴落在湖面上,“铮铮”有声!
  “天雨上人”一招得手,脚踏迷踪,身形疾转,右掌似砍似削,卷起狂风怒飙,重又飞到。
  青衫少年行动仍极是从容,向后微微一侧。
  “天雨上人”只觉得他一侧之间,似有一股无形大力,将他的掌力,向旁牵引开去。
  “天雨上人”心中猛怔,自己的掌力,已然达到裂石开山的地步,若是对方硬以真力和自己对掌,事情还不足怪,但对方竟能在随意转身之间,将自己的内力牵引过去,莫不是淹没已久,只听传说的无上绝顶神功──“震天千引神力”?
  “天雨上人”立即收掌,身形后退,他此来本是想夺得水路英雄盟主。这样,可以在他纵横江湖,无恶不作这一点上,有极大的帮助。但是眼看盟主之位在握,却又不明又白地闯出了这样一个青衫少年!
  身形后退之后,“桀桀”怪笑,道:“想不到昔年独步天下的无上神功,‘震天千引神力’重见今日,阁下究竟是何人,难道竟一吝相告么?”
  那青衫少年的面上,一直淡雅无比,像是与世无争一样,就算他和“五湖龙女”萧湄对视之际,也只不过眼中射出异样的光彩而已。
  但此时,一听得“天雨上人”道出了他所使武功的名称,脸上却突露惨厉之极的神色,好一会才平复了下来,刹那之间,判若两人,道:“你既能识得我所使是‘震天千引神力’,敢问你是何人?”
  两人在水上擂台上,虽然只动手过了两招,但是双方所使,却全是惊世骇俗,见所未见的绝顶武功,但他们却全不知和自己动手的是谁,而要努力地去探测对方的来历,以作应付!
  “天雨上人”青纱面罩内的脸色一惊,心中暗道:“不好!自己一时口快,道出了他‘震天千引神力’,并世武林中人,能知道这个名称的并不多……”
  念头一转,立时哈哈大笑,道:“‘铁扇赛诸葛’之名,你可曾听说过?”
  “天雨上人”这句话一说,群豪立时愕然,“五湖龙王”萧之羽“啊”地一声,道:“你是‘铁扇赛诸葛’胡子玉?”
  “天雨上人”却是不置可否。
  青衫少年纵声大笑,道:“‘铁扇赛诸葛’胡子玉一目已眇,一腿已跛,腿跛许遇名医,得以治愈,但这眇去的一目,却无论如何也不能复明,阁下敢将罩面青纱,挑起一看!”
  讲到后来,语气冷峻已极。
  青衫少年在习那“震天千引神力”之际,传他“震天千引神力”之人,曾说如能在一招之中,便认出这“震天千引神力”的,并世之间,只有寥寥数人!“铁扇赛诸葛”胡子玉虽是其中之一,但还有两人,却是他不共戴天的杀父大仇,是以青衫少年,才面容突转惨厉,逼问究竟!
  “天雨上人”一听青衫少年要他挑起面罩一看,“桀桀”怪笑声中,突然向前跨出两步,手掌微微一扬,便有一蓬紫星芒雨,暴射而出,众人只觉眼前一片紫光闪映,那一蓬紫星,已然结成一片光幕,去势迅快激厉已极,向青衫少年,当头罩下!
  变生肘腋,那蓬紫星才现,群豪之中,已有不少人发出声声惊呼!
  那些惊呼声,倒不是为这青衫少年的安危而发,而是悟出那蓬紫星,正是“雪海双凶”,大凶“玄冰怪叟”司徒永乐的“玄冰神芒”!
  那天山“雪海双凶”,大凶“玄冰怪叟”司徒永乐,二凶“雪花龙婆”华青琼,这两人在江湖上享有何等名声,如今突然“玄冰神芒”在洞庭湖上出现,“五湖龙王”萧之羽这样的人物,叫了一声以后,也瘫在金交椅上,出不了声!
  眼看那片紫幕,在青衫少年头顶,电簇飘急地转了两转,“轰”地一声,如正月里的花炮也似,突然爆了开来,向青衫少年直压了下去!“五湖龙女”萧湄倏地站了起来。
  可是晃眼之间,急压而下的“玄冰神芒”,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眼光快的,也只看清紫光突然收敛,向青衫少年右手飞去。
  而青衫少年手上,则持着一只通体莹白,闪闪生光,乍看似玉,细看却又不是,拇指、食指微曲,其余三指较直的玉手。
  在玉手之上,如蚁附腥膻,蜂集花蜜,密密麻麻,黏满了寸许长短,细如牛毛,紫光闪闪的“玄冰神芒”!
  这一刹那间的变化,惊得人人目瞪口呆,连假冒“天雨上人”之名而来的北天山“雪海双凶”,大凶司徒永乐在内!
  静了好一会,才有人叫道:“‘拈花玉手’!‘拈花玉手’!分水辟火,暗器无功!‘拈花玉手’!”
  此次聚集在洞庭湖上的水路豪杰,武功尽管不算太高,但全都见闻广传,武林异宝,“天香娘子”所遗的“拈花玉手”,更是人人皆知。
  为了这只“拈花玉手”,两年前,“三绝先生”公冶拙曾在丹桂山庄召开“丹桂飘香赏月大会”,声言谁的武功最高,便可持有这只“拈花玉手”。
  可是结果,丹桂山庄上的“丹桂飘香赏月大会”,经过情形,究竟如何,除了曾经参加这次大会的人以外,竟然没有一个人知道。
  这是武林中最大的谜!
  同样地,“拈花玉手”的下落,也成了一个谜,但如今却突然在这个谁也没有见过,来历不明的青衫少年手上出现!
  众人哄闹声中,“玄冰怪叟”司徒永乐尽管心中吃惊,但是却依然发出震人心魂的怪啸声,将众人的呼叫之声,尽都压了下去,道:“想不到‘天香娘子’所留的‘拈花玉手’,原来落在你的手中,拿过来!”
  一言甫毕,五指如钩,荡起一阵锐利已极的嘶空啸声,直向青衫少年的脉门抓到!
  青衫少年竟如懵然不觉,两眼定注在“拈花玉手”上的玄冰神芒上,突然发出了一阵惨厉已极的笑声,笑声未毕,司徒永乐五指已将要触及“拈花玉手”,青衫少年手腕随意一震,突然激起千旋玉光,在司徒永乐五指隙缝之中,“刺”地穿过!

相关热词搜索:江湖夜雨十年灯

下一篇:十三 丹桂飘香
上一篇:
十一 天雨上人